未分類

那種捨生忘死的悲涼氣息如同一個偉大的族群在歷史長河中的一次次抗爭,寧願身死道消也要守護族群的尊嚴!

「這是什麼鬼東西?不可能,不可能,我的一象罡力竟然無法運轉!我是道子,我是金丹期的天才,不可能,誰都不可能擊敗我!」狂鷹子嘶吼起來,卻是起不到半點作用,眼睜睜的看著纏繞住自己的巨龍身上綻放炫目光芒!

轟!

天空中猛烈炸響,恐怖的氣浪朝四面八方衝擊,三十裡外的一片山脈攔腰截斷,無數妖獸在剎那間盡數化成齏粉!

「這、這、這到底是什麼道法?為什麼我看到了一絲法門的氣息?」白越池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就是他的最後底牌嗎?不對,不對,絕不可能!」雷無忌更是無法相信,在他看來湯問應該掌握某種強大的頂級寶器或者半成品的道器,不然一個築基期是不可能從小世界雛形中逃生的!

幾人當中唯一看好湯問的四皇子此時卻是最吃驚的一個,他嘴角抽動的說道:「難道你們都沒有發現嗎?這一招跟之前的兩招是同一招,湯問是在磨練融合道法,一個築基期面對金丹期的道子,居然把對方當成試驗招式的磨刀石!」

草原之上,轟的一聲,塵土飛揚,憑空多出一處數十丈方圓的大坑洞,裡面艱難的爬出個衣衫破爛的男子,渾身是血,遍體鱗傷!

「我敗了,我竟然敗了,敗給了一個無名的築基期!」此時的狂鷹子就好像大街上的乞丐一般,口中瘋癲似的喃喃自語。

「殺!殺!我要殺了!」無法忍受這種恥辱感,狂鷹子發瘋似的朝湯問殺來。

明黃道袍閃現,四皇子冷冷說道:「三招已過,狂鷹子你莫非想當眾食言?還是想同時與我們四人做對?」

白越池皺了皺眉,卻不得不硬著頭皮上前說道:「四皇子所言極是,別說我了,想必同為青雲宗的雷無忌第一個不會答應!是吧,雷兄?」

!! 左雅正興奮緊張著台上的七七,並沒有注意到這些。

「七七。」

左雅一聲驚呼,直接站了起來,嚇得安小蠻條件反射似的跟著站了起來。

我的生活能開掛 ,她一個沒有顧上,胸口被挨了一劍。

本來大紅的衣服,那一片染成了深紅色。

眾人也跟著緊張起來,皆是不約而同的站了起來。

龐茗這個打法,甭說是雲七七這樣的小姑娘,換一個漢子怕是也招架不住。

雲霄卻是突然緊握住了雙手,心中更是緊張不已,若不是書院,那龐茗怕是早已經死一百次了。

看著七七胸口的紅色花朵,他這心,一抽一抽的,生疼。

他發誓,絕對不會讓龐茗在書院蹦躂到最後,一定找理由讓他給開除了,才對得起今日這一劍。

燕煜城看向那龐茗,也是恨不得直接宰了他,竟敢傷了七七,看他以後不收拾他。

趙明軒的手也不自主的握住了,他知道龐茗絕對不會下輕手,甚至可能為了報復七七,做出什麼更瘋狂的事情,他決不會坐視不管。

不管如何,這一次他一定要護住妹妹。

底下的人都為七七感到緊張,而受了傷的七七彷彿沒事一般,只是痛的齜牙咧嘴一下,瞬間就恢復了常態,再次看向那龐茗,眸中突然多了幾分的戾氣。

本以為龐茗已經精疲力竭,沒想到還是這麼有力氣,到底是練武的男人體力好嗎?

可是,那又如何?

剛剛是她大意了。

七七這一次不敢大意,整張小臉也緊繃了起來,彷彿換了一個畫風,瞬間化身同樣瘋了一般的小惡魔。

你會發瘋,我也會,看誰瘋的厲害。

哼。

七七心中這麼一想,手中的劍突然轉變了方向,看到龐茗那跟她相同的劍法,不屑的勾嘴。

看她如何用同一個劍譜打敗他!

瞬間,劍鋒一轉,愈發的凌厲,好似變了招式一般,這招式愈發的精妙。

眾人彷彿看懵了,七七的劍光晃動的人眼花繚亂,幾乎看不清她是怎麼出手的,只覺得那劍彷彿有了靈魂一般,十分的靈動。

只片刻的功夫竟是逼迫的龐茗節節後退,到了那比斗台的邊緣,七七一劍揮過來,龐茗猝不及防的抵擋,一個不穩,趔趄一下,差點摔下比斗台。

台下的人振奮無比,驚訝的看著那同樣瘋了一般的雲七七,感覺她就是一個惡魔,專門來整人的。

「七七好棒,快,快打他,讓他打下台!」

左雅完全震驚了,一個驚喜襲來,竟是蹦跳著呼喊。

七七自然不會給龐茗再次翻身的機會,趁勝追擊,這一次,畫風竟然突然反轉,先前主動攻擊的龐茗倒是被追擊的只有躲閃的份兒了。

可是他躲閃的速度怎能比得上雲七七?

眼看著雲七七殺過來,龐茗一個咬牙,只有拼了!

這一次他換了個劍法,劍鋒如虹,透著兇狠。

「龐茗,有什麼本事只管使出來!」

七七厲喝一聲,本來軟萌的聲音竟是也透著幾分的凜冽。 「那是自然!你狂鷹子是道子,難道我霸雷子就不是道子嗎?三招已過,湯問已經贏了,再想動手,我可不答應!」雷無忌瓮聲瓮氣的說道,隨即重重拍了拍湯問的肩膀,後者劇烈咳嗽了兩聲,身體顫動,似乎非常虛弱,就連幾下隨意的拍擊都支撐不住。



雷無忌哈哈大笑道:「抱歉,抱歉!我都忘了湯師弟現在也是受傷不輕,剛才那一招耗光了你全部法力吧?不過沒關係,有師兄在,狂鷹子不敢動手!」

「多謝師兄!我消耗太大,至少需要十天才能恢復過來,期間就有勞師兄費心了!」湯問臉色蒼白,又是咳嗽連連,身上的氣息也是極其微弱,好似風燭殘年的老人般虛弱。

但是沒人知道此時的虛弱都是他裝的,血脈激活后,肉身強大了數倍,光是肉身的力量就高達三千馬,不動用法力就能夠與半步金丹抗衡,此時的湯問不僅沒有虛弱,反而是處在一個巔峰狀態!

「好!好!你們真是好啊!來日放長,我早晚會讓你們後悔今天的行為!」狂鷹子咬牙切齒的說道,一對暗紅鷹翼展開,猛烈一震,捲起勁風獵獵,兩三個呼吸間就消失在天際。

「抱歉了,諸位,這事都怨我,害得諸位師兄得罪了狂鷹子!」湯問說道。

四皇子擺擺手,道:「無妨!這狂鷹子不過是有個實力不錯的散修師父,散修畢竟是散修,就如同粗野的流浪漢,以為各大門派給他點面子就真當自己能平起平坐了!」

「確實如此,狂鷹子太囂張了,簡直就沒把我們這些大門派大勢力看在眼裡!他那師父鷹王老人再強也只是孤身一人,如何與我們背後的大勢力抗衡?」白越池陰冷說道,想來是早就看他不順眼了。


「狂鷹子走了也好!此次我們前去北極玄冰國度獵殺天魔,雖說只是門派前輩已經探索過的區域,危險性並不大,但有個不合群的人在,早晚要壞了大事!如今,狂鷹子自己走了,我們四人便可齊心協力,共同剷除天魔,賺取大量功德值!」雷無忌笑呵呵的說道,看上去模樣憨厚,任誰都很難把他與霸道無比的雷無忌聯繫在一起。

四皇子大袖一揮,一艘紫光蒙蒙的龍舟出現,上面雕欄畫柱,精緻非凡,一股皇室的尊貴之氣撲面而來,令人不禁心生嚮往!

「此去北極玄冰國度還有二十餘萬里,若是一直催動飛行道法,等到了目的地必然消耗巨大,不利於剿殺天魔。各位不嫌棄的話就乘上本皇子的紫玄方舟吧,可以省去大量消耗,保存實力與巔峰狀態!」四皇子頗為自傲的說道。

四人乘上紫玄方舟,頓覺空間擴大了十倍,在外面看去只有半畝地大小,真正站在紫玄方舟上才發現裡面的空間至少堪比一座二三十畝地的豪宅,而且速度極快,只比金丹期一重施展飛行道法慢了一籌,人站在上面卻是如履平地,絲毫感覺不到自己的高速飛行!

「這就是大玄皇室的方舟啊,傳聞這種方舟是仿製大玄王朝的鎮國道器造化方舟,共分為青玄、紫玄、金玄三個級別。光是這紫玄方舟就堪比上品寶器,不知大玄皇帝所乘坐的金玄方舟是何種品級?」白越池感嘆道,對四皇子的紫玄方舟羨慕不已,這是大玄皇室金丹期成員所獨有的飛行寶器,外人根本不可能得到!

四皇子笑了笑道:「金玄方舟乃是元嬰期長輩乘坐的,品級應該在頂級寶器之上,道器之下。至於傳說中的鎮國道器造化方舟,本皇子從小到大尚未見過一面,恐怕只有父皇清楚!」

「諸位,這是房間的鑰匙,在到達玄冰國度之前就請大家先在房間里休息,調整狀態。」四皇子分給三人一人一把紫玉鑰匙,能夠開啟紫玄方舟上的房間。

紫玄方舟上房間眾多,舒舒服服的住個三五百人絲毫不成問題。傳聞大玄王朝在戰爭時期會將青玄紫玄金玄方舟用來運送兵力,光是一艘青玄方舟就能一次運送上千人,紫玄方舟更是一次運送上萬人,更高級別的金玄方舟能運送五萬以上的兵力,傳說中的鎮國道器造化方舟,曾經一次運送百萬大軍,直接將一場大戰局勢瞬間扭轉!

就實力而言,大玄王朝甚至要比青雲宗、歸風劍宗這種四品宗門高出一籌,在北域的西部地區,僅僅弱於五品宗門紫陽門,兩者相差的只是一位道神期巨擘。一旦大玄王朝出現一位道神期,就能立刻晉陞為五品勢力,真正與紫陽門平起平坐!

湯問所住的房間位於紫玄方舟的南部區域,與四皇子的房間相鄰。

推門進去,豁然開朗,方舟上的房間足足有一個籃球場大小,非常寬敞,裝飾傢具精緻而奢華,處處彰顯著皇室的尊貴,而且其中靈氣濃郁,是外界的五倍以上,修鍊起來事半功倍。

「紫玄方舟,好東西啊,若是我能擁有一艘就好了!」湯問感嘆道。

經過血脈激活,湯問的狀態一直處在巔峰,根本不需要什麼休息調養,剛才的虛弱不過是裝給他們看的,隱藏實力,不願暴露太多。

「哥哥,你志氣也太小了。這紫玄方舟不過是件上品寶器,剛才他不是說了嘛,大玄王朝的造化方舟可是一件真正的道器,哥哥要是把造化方舟搶奪過來,那才厲害,至於這紫玄方舟,比起來就相差太多了!」琉璃吃著桌子上的靈果,含糊不清的說道,似乎在她眼裡搶奪一件道器是稀鬆平常的小事。

湯問卻是聽得大驚失色,連忙勸說道:「別亂說話,那可是一件道器,而且是有主的道器,我是正人君子,怎麼能搶奪他人的法寶?再說大玄王朝的實力甚至在青雲宗之上,我們萬萬不可招惹!」

「放心,我已經檢查過了,房間內並沒有什麼竊聽窺視的陣法,我們無論說什麼都不會有人知道,非常安全!」琉璃嘿嘿的笑道。

湯問咳嗽了兩聲,說道:「那,要不我們現在就商量下怎麼把造化方舟弄到手!」

!! 「雲七七!」

龐茗咬牙一聲,恨不得讓雲七七給抽筋拔骨。

面對他的憎恨,雲七七隻是雲淡風輕,繼續按照剛才的招式應對。


有特別懂劍法的人,竟是猛然一驚,彷彿發現了什麼一般,遏制不住的激動起來。

「天,雲七七用的還是剛才的劍法,只不過她是倒著來的!」

經過他這麼一提醒,眾人也立馬發現了這個貓膩。

各個是震驚不已。

雲七七也太聰明了,竟然想到倒著用。

而且這麼一倒過來,這比正常的劍法還要凌厲,愈發的靈活。

這是龐茗換了劍法,若是還按一樣的劍法來應對,以雲七七這這種反其道而為之的劍鋒,早就打敗他了。

「她又變換招式了!」

又有一人驚呼起來。

只見雲七七突然又變了招式,這招式依舊讓人覺得熟悉又陌生,還是先前最懂劍法的那個人簡直要嘖嘖稱奇了。

「還是那個劍法,她竟然能夠如此變化著用,簡直是奇才啊。」


眾人覺得今日這場比斗不亞於江湖上那些武林大會,實在是讓人驚嘆,又讓人受益匪淺。

真是,嘆為觀止啊。

一個勇猛的漢子,竟是被一個小女娃這樣追著打,也是沒誰了。

從來沒見過一個女孩會這麼厲害,這麼機靈,這麼聰明,這麼靈動,這麼……

一切美好的辭彙似乎都要在她身上體現。

此時此刻,全場都已經站了起來,所有人的心,都跟著雲七七的劍而提著吊著,渾身緊繃著。

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女孩的勝利。

就連先前那龐茗的爪牙也是默不作聲,站起來,目光里再也不是龐茗,而是那紅衣女孩。

沈藍雙也是眉頭一緊,不可思議的看著那一幕,聲聲喊不出一句話來。

衛玄舞更是滿臉讚歎,今日也是受益匪淺,感覺能跟這樣的女孩認識,簡直是三生有幸。

雲七七沒讓觀眾們等太久,在她凌厲的攻勢下,龐茗終於招架不住。

畢竟先前他已經累的精疲力竭,這時候的爆發只是困獸之鬥而已,終是抵擋不住七七的窮追不捨,一個大喘氣,七七一劍就刺向了他的胸口。

跟九叔叔學習了那麼長時間,七七自然知道一個人的心臟在哪個位置。

想到這龐茗做下的各種惡事兒,她就恨不得直接一劍刺死他得了。

可是,比斗不能傷及性命,否則她也就被開除了,所以,她不能,只能忍下。

龐茗看她劍尖的位置,直接嚇得腿一軟,瞪大了雙眸,不可思議的望著眼前的女魔頭。

「雲七七,你不能殺我!」

大吼一聲,似乎在提醒雲七七。

「那你認輸啊!」

雲七七狡黠一笑,那詭異的笑容,看在龐茗眼中,竟是如同索命的女鬼一般,讓他膽戰心驚。

雲七七瘋了!雲七七要殺了他!

龐茗只有這麼一個念頭,莫名的慫了。

他害怕了,他是真怕了這女魔頭。

為了性命,他可以不要男人的尊嚴了,他要認輸。

剛還沒叫出來,雲七七的劍突然一個偏離,直接刺入了他的胸口! 紫玄方舟大如小島,飛行在雲層之上十分壯觀,一天就能飛行三萬多里。對於金丹期強者來說或許不算什麼,但考慮到紫玄方舟如此龐大的體積,這種速度已經只能用驚人來形容了。

隨著離北極玄冰國度越來越近,外界的氣溫呈現出懸崖式的下降,大地上的景物逐漸被冰雪所覆蓋,氣溫徹骨冰寒,好在紫玄方舟上有種種陣法保護,一直溫暖如春,不受外界干擾。

七天之後,轟隆一聲巨響,紫玄方舟重重的降落在一座巍峨冰山之上,四個氣質相貌各異的年輕人緩緩下來。

「這裡就是北極玄冰國度的外圍,氣溫非常嚴寒,比大羅國的冬天還要寒冷十倍二十倍。」白越池淡淡笑道,一襲白衣如雪,與周圍的冰雪環境相得益彰,在其中行走自如,絲毫不受影響。

雷無忌身上噼里啪啦一陣脆響,雷光閃爍,瞬間就把嚴寒氣息一掃而空,走到哪裡,哪裡的冰雪就自動融化,囂張而霸道!

四皇子則是淡然處之,明黃道袍上一條五爪金龍活了一般在遊動,任何寒氣都無法近身。

「這只是玄冰國度的外圍,到處遍布三陰寒氣,若是被其侵入體內,筋肉破壞,血液凝結,肉身將受到難以癒合的損傷!湯師弟如果支撐不住,可以隨時向師兄我求救嘛!」雷無忌哈哈大笑,以為湯問尚未完全恢復,也許抵擋不住三陰寒氣。

湯問剛走下紫玄方舟似也是一個哆嗦,不過他的肉身已經得到了極大的改造,靈魂深處的龍族傳承與這一世的肉身融合,將普通的血脈改造成龍族血脈,雖然無法與真正的太古巨龍相提並論,但擁有了一絲龍血,體質已經遠遠超出常人百倍千倍,就算不動用法力都能輕鬆抵禦三陰寒氣。

見到湯問並未施展法力抵擋三陰寒氣,白越池嗤笑道:「湯師弟,逞強也該選個時候,三陰寒氣可不是鬧著玩的,可別寒氣入體,到時候剿殺天魔不僅出不了力,反而拖我們的後腿!」

「白師兄教訓的是!」湯問尷尬一笑,立刻運起赤帝護體甲,周身一層火焰寶甲包裹,將寒氣抵禦在一丈開外。

其實湯問根本不需要這麼做,單單憑藉強橫的肉身就足夠,但既然白越池都這麼說了,如果不聽,難免顯得太託大、太囂張,這才不得不運用法力抵禦三陰寒氣。

「三陰寒氣?正好來試試我的肉身有多麼強大!」




端坐在那裡,孫言愁眉苦臉,失魂落魄,前幾天【天地無畏號】才受到嚴重損傷,現在剛到手的【深藍之殤】又已報廢,這樣的人生真是灰暗啊。

Previous article

這片地兒再次熱鬧了起來,看好東方墨玄的場外觀眾在這一刻簡直瘋狂了,只有那莊家苦著一張臉,心頭直祈禱著東方墨玄輸!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