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皇天門,無峰上,林泉和唐佑一起盯著手中的圖像,眼珠子差點沒瞪出來。

「老大就是老大,走到哪裡都是風雲人物!」唐佑很羨慕。

林泉直接就給了他一巴掌,沒好氣的道:「風雲個屁,現在是說這話的時候么,四大教派的弟子全部都給鎮壓了,劉元龍還好說,但是另外三個人,麻煩就大了,還有神風門那邊啊!」

天雲峰之上,秦羅張大了嘴巴,盯著手中的圖繪看了半天,而後小聲的嘀咕:「這小子果然是個災星,走到哪哪就會倒霉,幸好這次沒有在旁邊,要不然可就悲劇了。」

天女峰上,一個雍容華貴的女子望著石桌上的畫卷,搖頭輕笑,正是天女峰主玉無顏,在她旁邊,葉秋雨微微蹙眉,不久后也笑了起來,輕輕的搖頭。

「這件事,不知道和小雪兒有沒有關係。」

「或許有那麼一點吧,這個年輕人,我很欣賞。」玉無顏站了起來,笑道:「看來,我應該到長老殿去找門主談談,其它三個門派可不是那麼容易交代的。」

「冰宮那裡不用擔心,有人會幫他擋住一切。」

「是嗎,沒想到他在那個冰冷的地方也有交織,讓我有些意外。」

玉無顏,葉秋雨,兩人彷彿不是峰主和弟子,更如同是朋友一般,平輩論交,不久后,玉無顏站了起來,騰空而起,朝著長老殿而去。

紫微以東,這裡靈脈不絕,山川巍峨,磅礴的氣勢恢宏無比,在那無盡的靈脈之上,無數殿宇橫立,諸多靈島懸浮,氣度非凡,一看就知道是曠世大教。

「去找皇天門主要人!」

這裡是紫微教所在,就在這一天,冷漠的聲音從zhongyang神殿中傳出,震的蒼穹都顫抖了一下,顯然,紫微教已經查清了姜小凡的來歷。

與此同時,紫微星正四方,紫陽宗有長老級人物出動,這是一個老者,乃是慕容凌的師傅,他神se冷漠,周身瀰漫著強大的氣息,朝著皇天門而去。

冰雪飄零,冰原之上,最zhongyang那座雪峰高的有些嚇人,在一座冰殿之中,一個老嫗將其震成粉末,紛紛揚揚,她面帶怒容,站了起來。

冰殿中還有另外幾個女人,都是長老級存在,其中有一個中年女子望向前方,頗有些驚訝,低聲道:「這個年輕人,他……」

這位正是之前跟隨在冰心身邊的那個人,姜小凡兩次出現在冰宮,她都有見過,自然是知道的,此刻收到這樣的消息,看著圖畫中的那個人,她有些詫異。


紫微年輕一代的盛會,冷丹琴被人鎮壓,李月自然憤怒不已,她直接站了起來,寒聲道:「這個小畜生,該死的東西,敢如此對我李月的弟子,當誅!」

她面帶殺意,老臉都褶皺在了一起,看上去有些猙獰,朝著殿外走去。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門外出現了一個白衣女子,蓮步而來,邁入大殿中,掃過幾個長老,最終看向李月,平靜的道:「這件事我來處理,你不要亂動。」

「丹琴是我的親傳弟子!」李月惱怒,森然道:「這個小畜生竟敢動我李月的弟子,他以我沒有在紫微走動了,就敢如此,老身豈能留他!」

「他是太上長老的救命恩人!」

「那又如何,一碼歸一碼,老身絕不放過這個賊子!」

冰心的臉se當即冷了起來,道:「我再說一次,他是太上長老的恩人,事情的真相還有待考究,這件事我來處理,誰也不許插手,否則別怪我無情!」

「你……」

李月憤怒,眼中噴火,但是卻無可奈何,她雖然是冰宮之主最親的侍女,但是在冰宮的這位聖女面前也無能力,縱然處在人皇境也毫無優勢。

她難以忘記上次的事,冰心抬手就將她鎮壓封印了,若非冰宮之主相助,她估計還是一塊人型冰雕,這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女子,連冰宮之主也難以奈何。

如同這樣的事,不可能會驚動各大教派的真正主人,最多也就是長老級人物相互間商議,所以對此,冰宮之主自然也不會出面,這裡冰心最大。

沒有在意李月的表情,冰心邁出這座大殿,出現在一株寒樹下,朝著冰原之外望去,眸子中霧氣朦朧,良久后才低聲自語:「這個傢伙……」

紫微星已經掀起了一場天大的波瀾,神風門主更是震怒了,掀翻了一座閣樓,震碎了大片林宇,在紫微傳出必殺令,誓要割掉姜小凡的頭顱,血祭親子部下。

此時此刻,在某條清幽的小路上,葉緣雪磨動銀牙,捏著姜小凡的耳朵不放,紫微這場風波自然已經傳到了她的耳中,大小姐的小宇宙還是忍不住爆發了。

「小雪兒輕點……」

姜小凡覺得自己很無辜,這又不能怪他。

「哼哼!」

葉緣雪也知道,所以她也就是象徵xing的扯了扯就鬆開了玉手,不過姜小凡這一次惹的麻煩真的太大了,大的不是一星半點,讓旁邊的兩兄妹瞠目結舌。

「姜兄,你先避一避吧,蕭家堡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安危要緊。」蕭文道。

姜小凡搖頭,笑道:「沒關係,不會有事的。」

不久前,兩兄妹向姜小凡出了一個不情之情,懇請他可以出手幫助一下他們的父親,否則不久后,蕭家堡將會被神風門吞併,就此在紫微消失。

他們知道這個請求有些過分,有些強人所難,可是身子女,他們的修不夠,難以幫助到自己的父親,此刻有幸結交了姜小凡,自然希望尋求到幫助,也算自己盡一下孝道。

葉緣雪身就是出來歷練的,沒有什麼經歷就有些不滿,再加上和蕭玉也算投緣,所以姜小凡也就答應了下來,只是蕭家兄妹沒有想到,消息傳的這麼快,短短几個時辰而已,整個紫微都近乎知道了這件事。

「可是……」

蕭玉還是有些不放心,她和蕭文雖然都希望姜小凡能夠立即去蕭家堡助他們的父親一臂之力,但是兩人更擔心姜小凡的安危,畢竟蕭家堡的事情和姜小凡沒有一點關係,他們不想因自己的事而讓姜小凡陷入危機。

「放心好了,我們不會有事的,還是趕路吧。」姜小凡道。

「嗯,玉兒姐姐趕路吧,沒事的。」葉緣雪也開口。

他的確不是很擔心,他也不是傻瓜,在鎮壓勾正星等人的時候,早就想到了這其中的關係。

如今他可以給皇天門煉製品質極佳的辟穀丹和元丹,對於皇天門而言,他現在是非常有價值的,了這些丹藥和門派未來的發展,皇天門主絕對會保住他。

最主要的是,他僅僅只是鎮壓了這四人而已,並沒有擊殺,大不了到時候放出來就可以了,這樣的事,姜小凡相信皇天門是可以輕鬆擺平的,並不難。

而至於神風門,他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一切都是那紫衣男子自找的,怪不得他,且他想起了當初第一次趕往冰宮的時候,在那座茶樓中所遇到的事。

當時就是神風門的一群人,行過分的令人髮指,他們都是強大的修者,但卻對一個普通的小男孩動手,手段殘忍,讓他動怒,最後將一群人丟了出去。

對於這個門派,作威作福,欺軟怕硬,他沒有點滴的好感。

這也是他答應幫助蕭家兄妹的理,且神風門主已經對他傳出了必殺令,早已經無解,那麼就趁這次機會讓它走向終結吧,至少現在,他去相助蕭家堡,也算是擊殺共同的敵人,蕭家堡還算是他的盟友。 這裏,是陳倉城。

這裏熱鬧非凡,車水馬龍。

這街上的人若是揮一揮衣袖,便可擋住天上的太陽,這街上的人若是一起垂下一把汗,那便是場漫天大雨。

實際上,陳倉也稱得上這般形容。

設施齊備,且防禦森嚴的一座主城,確實經得起這般形容!

這時,一道毫不起眼的男子身影,悄悄的自牆角一轉,自小巷中走了過去,逃開了那正街上一隊隊巡查的士兵!

這男子揹着一個嬌弱女子,面色蒼白,氣若游絲,可不正是爲熊淍捱了劍的夏芸!?

“芸妹,我已經打聽過了,這陳倉城內住着一個名醫,定能醫的好你,你可要撐住啊。”熊淍已是累的有些喘息連連,額頭上黃豆般大小的汗珠直往下墜,但他的腳步卻依舊迅捷,穩健。

本不算長的路,在小巷的曲折路徑裏倒顯得更加漫長,也不怪熊淍,夏芸受的是劍傷,若是被官兵發現了,怕是少不了一番麻煩,因此也只得繞路走。

“颼!”

剛一轉入曲徑,遠離了外面的巡邏士兵,熊淍便是猛地一個跟斗捲起,身形平地拔起,一下子閃掠到了小巷的屋頂之上,旋即邁開雙腿,狂馳開來,在其輕功全力施爲之下,速度快到如風一般,幾乎都看不到他的身形,只能看到淡淡的殘影而已!

“咔嚓嚓嚓!”

一陣陣屋頂瓦片傳來的輕聲震響,隨着熊淍步伐的加快,速度也是愈來愈快,最後甚至是聲還未響,形卻已過… ….

就是這般狂奔了一時三刻,熊淍猛地一彎膝蓋,身形一個跟斗折轉而下。

“啪!”


一聲輕響發出,熊淍身形已然落地,他瞧瞧的自牆內探出半個頭,看着對面那座略顯闊麗的府邸!

這地方,便是那陳倉的醫道聖手,魏燦的家無疑!

其實,只看這地方,也能猜出,居住在此的人不一般,因爲這府邸實在有些富麗堂皇,甚至是… ….繁華!!!

其門前立一對石獅,左雄右雌。雄獅腳底踩圓球,象徵腳踏環宇,也就是權利。雌獅腳底則往往是幼獅,象徵子孫綿長。

而獅子正央,則是懸着一塊匾額,上面端正的寫着四個大字;“妙手回春!”

熊淍只是蜷縮在小巷口,揹負着夏芸靜靜的瞧着,仔細的探查着,作爲一個殺手,他知道,貿然出擊只會打草驚蛇!

街上的人來來回回不斷,巡查的甲士也是一波一波源源不絕,好似在這陳倉城中,永遠都不會有寂寥這二字一般!

“踏踏…. ….!”

熊淍沒有多於動作,只是靜靜的走着,跟隨着人流走,沒有直朝着那府邸走去,而是順着路走去。

步伐一步步的邁進,迎面而來的巡查甲士也是迎面一步步迫來。

熊淍的嘴角猛然微微浮現出一絲弧度,只聽得幾乎蚊子聲一般的輕響發出後,再回首,熊淍卻已經消失的不見蹤影。

不彎膝蓋,甚至連肩膀都不抖動,上下身都不動彈,但是卻能僅僅以腳掌的點地使得揹負着夏芸的身體猛然拔起,這一手輕功,不敢說天地無雙,但也敢說精彩瀲灩!

這一手,便是江湖中廣爲流傳的‘扶搖!’。

這是即便連白玉京都沒有習會的輕功,扶搖,不但對人要求極高,對身體強度要求也是極高,熊淍也是好運,拜了逍遙子爲師,這才學到這麼一手。

“颼!”

只是一度輕響,熊淍整個人已然詭異的浮現在了屋檐之上,雙瞳之中,泛起淡淡的精光。

醫道聖手,陳倉第一神醫,若是他都醫治不了芸兒,恐怕芸兒便也真的無救了,那我熊淍孤零零一人,便也隨她一起去了罷。

哪怕九幽黃泉,也陪佳人共赴。

三份付出一份甘甜,任他山高奇峯險,自古英雄出少年。

“咔嚓… …”

瓦片發出一生悄然的脆響,熊淍扶着夏芸的身子,慢慢的蹲下,貼耳在瓦片上,他在等待,等待着他的機會。

爲了躲開士兵,他自然不能昂首挺步的請這神醫。

況且魏燦在陳倉能有一席之地,定然離不開朝廷的支持,他熊淍自京城逃獄,到現在還是通緝犯,若是直接請求他醫治芸兒,恐怕自己的命便也要搭上了,到時候也是無用功。

但無論魏燦是否願意施救,熊淍也要來一試,更何況,熊淍自然有能讓魏燦施救的手段,這世界上,即便再無可能的事,也必有打動它的一把鑰匙。

沒有人願意死亡,但熊淍卻依舊奪走了他們的生命,這些靠的,當然並不是一張嘴,還有他熊淍手中的劍。

人們懼怕死亡,當他們自覺危險迫近,哪怕你叫他去做辱及祖宗的事情,他也做得出來。

這,便是人性。

這便是一個在黑暗中生活已久的人眼中的世界。

人,沒有男與女,沒有歡與哀,沒有尊與卑。

有的,只是生亦死!

而熊淍,便是能夠駕馭劍的尊者,此時此刻,熊淍已經倚着一柄鋼刀,一柄尚還帶着豁口的殘缺鋼刀。

刀名,追魂!

“老爺,陳倉守軍都統張將軍給您發來一封密信。”這時,一聲嬌喝聲自庭外傳來,聽其對魏燦的稱呼,想必應是夫人或是妾子等的存在。

熊淍聞言,趕忙摟着夏芸再度緊了緊身子,使自己二人的身軀儘量伏在屋頂上,成爲一道筆直的線。


“拿來我看。”一聲有些滄桑的男子聲音傳出,想來便是陳倉醫聖魏燦了。

作爲一個殺手,聽聲辨位自然是他的看家本領,熊淍此刻緊貼屋頂的身子也是朝左輕挪了三分。

就這樣,一陣小聲的讀念聲換換自那魏燦口子一字字吐出,雖然緩慢,但卻聲音很小,即便是熊淍這般耳力,都是聽不清楚!

只是一刻鐘之後,那魏燦猛然仰天長笑道;“好,這大地飛鷹,一個小小的江湖宵小,竟仰仗着武功高強,不過數年時間,將我的靠山都給扳倒了去,這次被那姓熊的逃犯重創,相比是不會再分心管我了,這次可真是天助我也啊!!!”

顯然魏燦平常不是一個愛大笑的人,他這一笑,旁邊的婦人竟詫異道;“老爺,怎麼了?到底是何天大喜事,讓老爺如此高興?那卜鷹厲害得緊,老爺還是勿要隨口議論爲好呀,若是傳到他耳朵裏…. …. ”

“砰!”

魏燦猛然一掌拍打在木桌上,身形也是立展而起,大笑道;“哈哈哈,傳到他耳朵裏?他一個紫禁的近衛長,卻總是狗拿耗子多管閒事,這次總算碰到一個硬茬,他這一傷,我再走私貨運藥,他便再也管不着了吧?還好有個姓熊的傻小子,雖然他這算是誤打誤撞的幫了我,不過既然朝廷下了令說他朝着大散關方向逃竄,若是落到老夫的手裏,哼哼……”

魏燦猖狂的陰冷笑着,顯然,他的這封密信講的便是卜鷹與熊淍一戰,以及熊淍的動向!

熊淍緊靠在房頂上,沒有絲毫驚慌。

笑話,自己這般遊山玩水的逃竄,若是偌大一個朝廷都抓不到自己的動向,豈不是太過可笑了?

“鏘啷啷!”

一聲劍器長鳴,旋即一道殘影已經飛掠而下。

“鏘!”

還不待魏燦反應,一把寒劍已經搭在了他的脖頸上,接着,一道如似修羅的冷聲便從其身後傳來;“那個女人說的對,你最好還是不要隨口議論爲好… ….” 蕭家堡是一個小勢力,在紫微眾多的小門派中並不出名,其門下總共也就數百名弟子,幾乎都是在入微這個境界,覺塵境都很少,就更不要說是幻神境界的高手了,這等境界的存在,整個蕭家堡也就那麼幾人而已。

「父親,我們回來了!」、

蕭家堡坐落在一條小靈脈上,是一座大院,佔地大概方圓數百丈,相比於皇天門和冰宮這樣仙道門派而言,蕭家堡無疑顯得蕭條了很多,堡中靈氣很弱。

就在這一天,一道黃鸝般的聲音從遠遠的傳來,讓守在蕭家堡外的兩個子弟都是一驚,有些jing惕的朝著遠方望去,不過當發現來人後,當即放鬆了下來。

「小姐,少爺,你們回來了。」其中一人走上前來,神se雖然帶著尊敬,但卻並不謙恭,他們有些疑惑的掃過姜小凡和葉緣雪,道:「這兩位是?」

「我們請來的貴人,可以幫助蕭家堡渡過難關。」蕭文道。

兩個子弟立刻變得尊敬起來,道:「剛才多有得罪,兩位裡面請。」

「剛才那個黑衣人怎麼總覺得有些熟悉呢?」


「無論如何,這一次也只能靠它了,一炷香后,是死是活,在此一舉。」吳昊眸中射出璀璨的神光,瞬間便看到了丹田之海中的神秘小塔。

Previous article

端坐在那裡,孫言愁眉苦臉,失魂落魄,前幾天【天地無畏號】才受到嚴重損傷,現在剛到手的【深藍之殤】又已報廢,這樣的人生真是灰暗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