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無論如何,這一次也只能靠它了,一炷香后,是死是活,在此一舉。」吳昊眸中射出璀璨的神光,瞬間便看到了丹田之海中的神秘小塔。

這神秘小塔古樸自然,磅礴大氣,宛如一尊絕世高手般凌空虛立,自有一股鎮壓虛空大千的氣勢。

在這股氣勢下,吳昊感覺自身渺小的連螻蟻都比不上。

「吼……」

忽然丹田之海中一聲龍吟,緊接著一條巨大無比的五爪神龍從天而降,吳昊的靈魂站在龍頭上,遙遙的看著神級小塔。

此時,因為氣運神龍的出現,丹田之海中掀起了驚濤駭浪,波濤洶湧,氣勢磅礴震蕩,駭人無比。

而饒是如此,神秘小塔依舊四平八穩,半點動靜也無。

「氣運神龍,去!」

吳昊靈魂一拍龍頭,氣運神龍立刻衝天而起,帶著潛龍出淵,威震天下的氣勢,直接朝著神秘小塔撞了過去。

轟!

一聲巨響,氣運神龍毫無花哨的撞在了神秘小塔上,爆發出了劇烈的波動,氣運神龍的身形寸寸碎裂,眨眼便化成了一團朦朧的氣運濃霧。

吳昊的靈魂第一時間便凌空飛了起來,避免了與氣運神龍同樣的下場,目光爍爍的盯著神秘小塔,臉色越發難看了起來。

在氣運濃霧之中,神秘小塔沒有半點的動靜,就好像只是一粒塵埃撞在了其上一樣,塵埃粉身碎骨,卻沒有對其造成絲毫影響。

!! 看到這一幕,吳昊深吸了口氣,飄身落了下來。

站在神秘小塔的塔基之上,吳昊仰頭看去,只覺得其高達萬丈,偉岸無比,有一股震撼諸天的威嚴氣勢。

「以靈魂之力催動如何?」

他運轉靈魂之力,要推動這小塔,卻感覺自己好像在推動一座遠古大山,根本就無法撼動分毫,反而靈魂壓力大增。

以他現在的力量,就算真的是一座大山,恐怕也能被撼動,但是卻對神秘小塔無可奈何,彷彿神秘小塔比遠古大山還要沉重。

「血脈之力又如何?」

隨後,吳昊又催動血脈之力,將神秘小塔洗刷了一變,整個小塔都幾乎染成了赤紅色,也依舊無法催動分毫。

這神秘小塔賴在丹田之海中就好像一個祖宗,怎麼都不動,吳昊想盡了辦法,幾乎都快要崩潰了。

「看來此路不通。」

吳昊嘆了口氣,心中一陣挫敗了起來。

「以往的幾次,都是神秘小塔遇到了感興趣的東西才會主動出擊,比如說極光血脈、又比如說靈脈,看來想要他動,必須要投其所好。」

停下來之後,吳昊心中再次恢復了冷靜,忽然想到了以往的數次神秘小塔出手的原因了,心中忽的一動。

「血脈之力極為罕見,不好利用,但我身上現在不是正好有龍拳皇令么,其中可是存在著靈脈的,若是能將其取出來的話,那麼……」

想到這裡,吳昊心中越發的覺得可行,再也不糾結於怎麼催動神秘小塔了,而是迅速的取出了黃銅龍令。

黃銅色澤的盤龍令上,一陣陣靈光散發著,也許是被龍拳皇令所束縛,靈脈的絕大部分氣息並沒有透發出來。

「破!」

吳昊忽然一指點出,快如閃電,直接點在了龍拳皇令中央,咔嚓一聲,黃銅打造的龍令瞬間就破碎了開來,宛如紙糊的一般。

龍令破碎,剎那間便有一股醇厚磅礴的靈脈氣息衝天而起,五色光芒衝天,虛空天地都便的靈光激蕩,浩瀚無比。

「嗯?」

龍天霸看到吳昊破碎黃銅龍令,臉色微微一變,有些摸不准他想要幹什麼,只是隨即又冷笑了兩聲,無論吳昊想要幹什麼,都不可能低檔的了血龍的一擊。

要知道這一擊的力量,可是靈神境強者的一擊,別說是吳昊,哪怕是靈橋境九重的強者,也絕難抵擋。

可以說,吳昊必死無疑。

……


「嗡!」

破碎了龍拳皇令,靈脈之力驚動一方,吳昊卻沒有太多關注,而是將目光投到了丹田之海中的神秘小塔之上。

在吳昊期待的目光中,神秘小塔果然沒讓他失望,一瞬間便散發著一股驚天動地的氣息,朦朦朧朧,彷彿攪動了時空變化。

下一刻,神秘小塔便消失在了丹田之海,出現在了邪王戰場中。

嗖!

吳昊心中一動,再也不敢遲疑,將手中靈脈猛的一拋,直接就落在了龍爪之上,靈光衝天,五色迷人。

轟隆隆!

神秘小塔從虛空之中一閃而出,偉大浩瀚的力量彌散虛空,整個大千宇宙都彷彿在顫抖,瞬間便朝著那龍爪而去。

神秘小塔速度極快,只見一道灰濛濛的光芒一閃而逝,緊接著便有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憑空出現,席捲天下。

只是一眨眼,灰濛濛的光芒憑空一掃,便將靈脈、血色龍爪,以及漫天的煞氣通通一掃而空。

「這是……」

龍天霸沒想到會突然出現這一幕,頓時就瞪大了眼睛,就寫難以置信了起來,怎麼回事,龍爪怎麼突然消失了?

神秘小塔的速度太快了,並沒有顯現出形體,哪怕是龍天霸瞪大了眼睛,都沒有看出個所以然來,神色錯愕,如同看了到了什麼恐怖的事情一般。

「發生什麼事了?」

不只是龍天霸,本來在承受著龍爪龐大壓力的金象也十分迷惑,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神秘小塔不僅速度快,更被一層朦朧的灰光包裹著,在場除了吳昊以外,沒有任何人看到它的形體。

吳昊儘管知道神秘小塔的強大,但還是在這一瞬間被震驚了。

對他來說強橫到了極點的龍爪,在神秘小塔的力量下幾乎半點反抗之力都沒有,直接被收走了。

甚至可以說,收走龍爪只是神秘小塔順勢而為,它的目標很簡單,那就是靈脈。

神秘小塔出現,收走靈脈、龍爪,幾乎只是片刻的事情,還沒等人回過神來,神秘小塔便不見了,再次回到了吳昊的丹田之海。

只留下在場所有人都神色錯愕,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

「吼……」

在一片血色蒼茫的世界中,忽然一處血色深潭之中升騰起浩大無邊的力量,重重血浪滔天而起,驚天動地。

一聲憤怒的龍吟,響徹虛空天地:「是誰,是斬斷了我的龍爪?」

憤怒的聲音咆哮天地,整個虛空都搖曳了起來,天地色變,深潭之中忽然衝出一條長約百丈,身形巨大的神龍。

這是一條三爪神龍,渾身鱗甲森森,宛如金鐵澆鑄,銅鈴般的龍眼中射出赤色如血的凶光,渾身血氣衝天,將整個虛空都浸透了。

只是在這三爪神龍的身下,有一條腿上利爪齊根斷裂,鮮血如瀑,不斷地流淌了下來,好像剛剛被人斷了龍爪。

也正是因為這龍爪,才是的這血龍如此憤怒。

……

「那是什麼力量?」

沒有人知道,在邪王戰場的最高處,正有四個人影凌空虛立,彷彿察覺到了什麼,將目光投了下來。

「不知道,是一股神秘的力量,很強!」四人都十分年邁,鶴髮雞皮,蒼老無比,但是目光卻十分銳利,如蒼鷹一般。

問話的是一名身形魁岸的老者,而回答的則是一名眸光閃爍金芒的老者,神色都十分的凝重,透著迷惑之色。

另外的兩名老者長得一模一樣,就連身穿衣著都一般無二,唯一的區別就是一個右眉赤紅,一個左眉青藍,十分奇異。

「當然強大,連靈神境的龍爪都能收去,這種力量絕對在我等之上。」左眉青藍的老者怪笑道。

「是那個小子出手的?」赤眉老者神色冷峻,忽然抬手指著吳昊,問道。

「應該是那個小子,只是也不對勁,以他的實力雖然算是妖孽,卻也不可能有那等強橫的力量,這事古怪!」青藍眉毛的老者搖頭道。

「此事非同小可,需要立刻報給龍神大人。」身形魁梧的老者開口,聲音轟隆,十分響亮道。

「不錯,我等籌謀已久之事,決不能出任何問題。」那眸光閃爍金芒的老者也點頭,神色凝重道。

「那你們去吧,我們哥倆盯緊這幾個小子。」青藍眉毛的老者說道。

!! 「神秘小塔太強了。」

在所有注意到這一幕的武者中,只有吳昊對事情的始末最為了解,畢竟神秘小塔就在他的體內。

儘管他將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神秘小塔上,卻還是有些沒把握,但沒想到的是神秘小塔的強大完全超乎了他的預料。

甚至他有一種感覺,神秘小塔所展現出來的力量,恐怕不足其自身能力的萬一,若不是吳昊完全不會操控這小塔的話,恐怕他早就無敵於年輕一輩中了。

「可惜,太可惜了,這神秘小塔操控太過困難,彷彿自有靈性。若是能為我所用的話,整個東玄大陸,還有誰是我的對手?」

吳昊心中一陣嘆息,對於自己不能操控神秘小塔十分的不甘心。不過他也知道這種事情強求不得,自己不能操控,除了小塔自身靈性以外,恐怕還有一點就是自己的實力太差了,配不上神秘小塔。

自古一來,強大的寶物都能澤主,神秘小塔擁有靈性,恐怕也是那種寶物。之所以在吳昊身上卻不能被吳昊所用,應該就是吳昊自身的原因了。

這一點,吳昊自己也清楚,卻無可奈何。

不過只要神秘小塔還在自己身上,那就早晚能夠使用,現在最主要的還是儘快提升自身實力要緊。

「龍天霸實力詭異至極,底牌層出不窮,我雖然能殺他,但還是算了,若是逼急了,恐怕我自己也難逃險地。」

解決了龍爪之後,吳昊心情大松,本來必殺龍天霸的念頭也沒有那麼強烈了,目光閃爍了兩下,收起金象,迅速離去。

「主人,此次我受傷頗重,想要恢復,恐怕至少也需要一條小型靈脈才行。」儲物戒指中,金象朝吳昊傳音道。


「小型靈脈?」

吳昊目光一閃,卻沒有說什麼,而是點頭道:「我會給你兩塊黃銅龍令。」

金象聞言頓時一喜,連忙恭敬道:「多謝主人。」

「你先療傷要緊。」

吳昊點頭,沒有在多說什麼。

以吳昊對金象的了解,自然知道它療傷需要一條小型靈脈絕對有些誇大,但是他卻不準備揭穿。

畢竟這一次若不是金象主動出手,在吳昊想到利用小塔之前,恐怕就已經被龍爪拍死了,那種生死危機,吳昊現在想來都有些心有餘悸。

再者說了,金象雖然性格跳脫,但畢竟與自己靈魂相連,翻不出什麼大浪,它的實力能夠提高的話,對吳昊來說也是好事。

因此,吳昊決定給它兩條黃銅龍令。

對其他人來說,黃銅龍令也許很珍貴,得到一枚就已經是僥天之幸了,但對吳昊來說,黃銅龍令並不算什麼。

以他的實力,若是想要黃銅龍令,太簡單不過了,直接去搶奪便是。

在這邪王戰場上,除了少數的幾個人以外,其他人遠非吳昊的對手,再加上吳昊還要掠奪氣運,到時候龍令想必不會少。

「吳昊,你沒事吧?」

頃刻之間,吳昊便已經來到了吳菲雪的面前,小妮子立刻迎了上來,俏臉上滿是關切之色,問道。

「沒事,我們走吧!」

吳昊搖了搖頭,也不打算說神秘小塔的事情,朝著吳象點了點頭,便直接要離開此地,畢竟對於龍天霸他還是有些忌憚的。

「吳昊,你和菲雪走吧,這邪王戰場我打算孤身闖一闖。」吳象拒絕了吳昊的邀請,神色鄭重的說道。

從他的神色中,吳昊看到了高昂的戰意和堅定的意志決心,頓時吳昊就知道吳象的路跟自己並不一樣,日後成就也不會差。


既然吳象想要獨自闖蕩,吳昊自然不會阻攔,他很清楚,以吳象的實力,只要不遇到像龍天霸這樣的強者,應該足以橫行無忌了。

「也好,保重!」

吳昊尊重吳象的選擇,點頭道。

「哈哈,放心吧!」吳象哈哈大笑,轉身去了,縮地成寸,幾個眨眼便不見了身影,如同鬼魅一般。

人走了,但是爽朗的笑聲卻並未散去。

「吳象好洒脫!」

吳菲雪也好像看出了什麼,神色有些羨慕道。

「你與他不一樣。」吳昊自然明白吳菲雪的意思,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柔聲說道:「我們也走吧。」

說罷,他拉住了吳菲雪的手,身形一晃便消失不見了。


「此人日後必然是我的宿敵!」

看著吳昊與吳菲雪的身影消失在遠方,龍天霸目光閃爍,神色凝重到了極點,這一次沒有殺了吳昊,幾乎是放虎歸山,日後成長起來,龍天霸心裡都沒有穩勝吳昊的信心了。

「一個靈無,一個此人,不知道還有沒有其他人,應該有吧,畢竟整個東玄大陸廣袤至極,武者數以千萬計,年輕一輩的人雖然不多,但也絕對不少。我的實力還不算高,遠遠不算啊。」

龍天霸感嘆著,一步踏出,也消失在了山巒之上,只留下聲音在風中回蕩,徐徐散去,經久不息。



到得一個月時分,龍雲舟終於睜開眼睛。身體里所有的傷勢已經在藥力和自身修復的情況下全部恢復,如果現在放他出去,照樣可以去再次闖一闖李府。

Previous article

皇天門,無峰上,林泉和唐佑一起盯著手中的圖像,眼珠子差點沒瞪出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