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到得一個月時分,龍雲舟終於睜開眼睛。身體里所有的傷勢已經在藥力和自身修復的情況下全部恢復,如果現在放他出去,照樣可以去再次闖一闖李府。

玲瓏和雨桐經過半個月的休息,身體也已經完全復原。看到龍雲舟睜開眼,一直沒敢打擾他的兒女都有些興奮。

「幻仙境的高手,出手果然不同啊。這次能死裡求生,當真是不容易啊。」龍雲舟看著二女,不由長聲感嘆。

「我們要儘快離開此地,快些去千木靈山。你大鬧李府,他們肯定不會放過我們。」玲瓏擔憂的看著龍雲舟,龍雲舟也是默默點頭。

雨桐卻在此時沉默了,當初在藥王神谷時龍雲舟便和她說過,等救回了玲瓏,最好大家分道揚鑣。因為她身上藏著的秘密,可能會最終害了所有人。

她有些猶豫不決,如果讓她選擇,一輩子也不想離開龍雲舟。可龍雲舟卻對她半分好感也沒有,這怎能讓她不心痛。

「雨桐姐姐,我告訴你啊,千木靈山是個很漂亮的地方………..」玲瓏轉過頭,開心的和雨桐說了起來。

過了好久,雨桐突然抬起頭說道:「我,我不和你們一起走了。」

玲瓏頓時一愣,就連龍雲舟也是一愣。雨桐的心思玲瓏不知道可龍雲舟知道,他知道此女一直跟著他們只是想尋求一份保護。但是雨桐突然說出不要和自己一同走了,這真的讓他很是詫異。

「為什麼啊雨桐姐姐,你不想去千木靈山了嗎?你不想和我一起了嗎?」玲瓏有些焦急的問道。

「不是……..只是,我跟你們在一起………只會連累你們。」雨桐眼角滑下淚水。

「不會的雨桐姐姐,你怎麼會連累我們呢。雲舟會保護你的,到了千木靈山,我父王也會派人保護你的。」玲瓏說道。

龍雲舟大致了解雨桐今天為何如此反常了,肯定是因為自己當初在藥王神谷時對她的態度。他不後悔當初用那種態度對待她,因為她真的威脅到了自己的安全。

「說吧,那些驅趕魂獸的吞魂族人,到底是怎麼回事?」龍雲舟也不拖泥帶水,他知道等下玲瓏就會來央求他,不如現在就把話給挑明了。

雨桐欲言又止,看著龍雲舟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說吧,到現在還有什麼可以隱瞞的。你想活下來,就要給我一個合理的理由。讓我看看,這個理由,值不值得我用命來替你承擔下危險。」龍雲舟決然說道。

雨桐面色黯淡,似乎思考了很久才說道:「好吧,我說。那些吞魂族人確實是來找我的,他們找我的原因,是想從我這裡得到一件我父親的遺物。」

龍雲舟皺眉,冷冷問道:「什麼遺物?」

「魂獸之靈。」雨桐淡淡回答。

龍雲舟的眉頭皺的更緊了,玲瓏則詫異的看著雨桐,像是第一次認識她一般。

「你父親,也是吞魂族人吧?」過了好一會兒,龍雲舟才緩緩問道。

雨桐點點頭:「是,他不但是吞魂族人,還曾經是吞魂族內重點培養的魂神。吞魂族把最重要的魂獸之靈給了父親,但是父親最終叛逃了吞魂族。」

「起初吞魂族追殺父親,但是魂獸之靈實在是太強大。凡是追來的吞魂族人全都成了魂獸之靈的祭品,所以直到父親死前,都沒有一個人敢來找他的麻煩。」雨桐回憶著往事。

「怪不得,你父親無門無派,居然能在尚陽國這種注重出身的地方混的風生水起,原來是有如此的背-景。」龍雲舟恍然大悟。

可隨即他又問道:「你父親死了,所以吞魂族人來找你索要魂獸之靈。那麼魂獸之靈,到底是什麼東西?」

雨桐搖頭:「其實我從來沒見過魂獸之靈,父親的所有往事我都是在他死後從他的書房一本小冊子內得知的。」

「顯然父親知道將來或許會有不測,所以提前留下了訊息。他說如果他死了,就去一個地方尋找獸魂之靈。凡是他的後人,都可以得到那獸魂之靈庇護,從而保護其一生平安。」

龍雲舟沉思起來,當初他可是見識過那些魂獸的厲害。就算是他有瞳力的協助,也殺不死那些魂獸。

但據雨桐所說,那獸魂之靈比所有的魂獸加起來還要厲害,簡直可以說是所有魂獸的神靈。那種東西該是多麼可怕的存在,若是擁有了那魂獸之靈,實力恐怕要成倍的提高。


「你知道那魂獸之靈在什麼地方嗎?」龍雲舟看著雨桐,毫不掩飾的說道:「說實話,我想要那魂獸之靈。至於為什麼,只能告訴你,我想變得更強。」

他毫無掩飾的說出自己所想,倒是把雨桐給愣住了。 良躍農門

不過沒過多久,雨桐便點頭道:「好,我帶你去。不過我有一個要求,要是你能獲得魂獸之靈。答應我,讓我跟在你身邊一輩子。」


… 小雨淅淅瀝瀝的已經下了三天,黃土高原上到處都是一片泥濘。隨處可見的深溝里漆黑一片,也不知道埋葬了多少歲月以及往事。

這樣的天氣里,即使是住在本地的居民們也不願意冒雨出行。雖說只是小雨的天氣,但泥濘道路下隨時可以出現一個吞噬人生命的陷阱。

一陣大風吹過,三個人影艱難的從雨幕中行來。雨水讓他們的身影似乎有些歪斜,泥濘的道路讓他們每前行一步都是無比的艱難。

可那三人卻沒有半分退縮的意思,一步一步的向著更遠的黃土高原走去。這三人,便是龍雲舟和玲瓏雨桐。

在楊平公主府的廢墟里躲了三個月的時間,龍雲舟想外面的搜捕應該已經沒有那麼嚴密了。畢竟三個月的時間都沒有找到人,李家的搜捕範圍應該擴大到更遠的範圍。

龍雲舟帶著二女出了那洞府,化妝成普通人的樣子混出了城。一路上又兜了好幾個圈子,確定沒有人跟蹤他們,這才算真的鬆了一大口氣。

他們的目的地並不是千木靈山,而是去雨桐所說的她父親留下獸魂之靈的地方。

據雨桐說那是個非常神秘的地方,很少有人會去,並且掩藏獸魂之靈的地方非常隱秘,只有她父女二人有開啟的辦法。

龍雲舟心中非常渴望得到那獸魂之靈,如果有了一個可以超越同級的強大獸魂幫助,那無異於是如虎添翼。就算他修為不足的情況下,也不用再怕那些比他修為高上許多的老怪了。

從他們的腳下一直到天盡頭,無邊無際的全都籠罩在一層淡淡的雨幕之中。天空像是漏了一個洞般,下起雨來便沒完沒了。

他們不敢御風飛行,那樣無疑會增加暴露身份的危險。只敢腳踏實地的一步一步朝那埋藏魂獸之靈的地方行去,也只有這樣才能躲避李家的追捕。

又是三天過去,他們已經深入了黃土高原的中心地帶。

放眼所望,已經看不到一戶人家。記得上一次看到有人居住的地方還是在三天天前,這裡簡直就像是被遺棄的地方,一眼望去,除了雨水就是滿眼的黃。

這片黃土高原在龍魂大陸上屬於沒有人認領的地帶,這片地方實在是太荒涼了,沒有任何的佔有價值。甚至就算那些國力非常弱小的國家,也沒有興趣來佔領這片黃土高原以擴充自己的國力。

這裡常年寸草不生,生物基本上絕跡。生活在這裡的人類,都是一些獵戶在此捕捉天空中的鷹隼。

雖然這裡如今看起來像是一塊死地,但是在多年之前,這裡卻到處是生機勃勃。

從那些不時出現的深溝內就可以看到,累累的動物白骨幾乎堆成了山。只是這些動物為何最終會死在這裡,卻是沒有人能給出答案。

嗤的一聲輕響,龍雲舟幾乎半個人陷進了黃泥之中。他苦笑一聲,真氣運轉,頓時整個人緩緩的從泥土中上升。腳下那些黃泥像是變成了堅硬的土地,托著他一直升到頂端。

「你父親在臨死前還有時間把魂獸之靈給送到這片鬼地方?我記得,你好像說過,你父親是戰死在沙場之上的。」龍雲舟有些狐疑的看著雨桐。

雨桐點點頭道:「是的,父親是戰死的。不過在他死之前,他釋放了身體里封印的魂獸之靈。沒有了束縛后,魂獸之靈便會回到這裡,因為這裡是魂墓。」

「魂墓?」龍雲舟看著雨桐。

「對,這裡就是魂墓。」雨桐轉頭四顧,指著周遭龐大的黃土高原道:「這裡曾經是一片樂土,但是有一天魂獸出現后,這裡就變成了死亡之地。」

「所有的動物很合人類魂魄死後都集中在此地,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它們一輩子也無法從這裡出去。只能等有人來帶走它們,它們才可以離開此地。」

龍雲舟驚愕的看著不遠處深溝里的白骨道:「你是說,只要是動物和人死後的魂魄,都會來這裡嗎?」

雨桐點頭:「父親留下的遺言里是這樣說的,具體為什麼會這樣我也不知道。他只說只要是龍魂大陸上所有的魂魄,甚至於妖獸死後的魂魄全部會歸攏於此地。」

「妖獸的魂魄比較強大,會不斷的吞噬比它們弱小的魂魄從而使主魂變得更加強大。這就是一個循環,強者吃弱者,等到那強者的主魂符合我們吞魂族人要獲取的要求時,就會有人到此地來收了那些強大的主魂!」

貼身男助理 。如果在任務中死掉的話也不會有人同情,在吞魂族裡,弱者是不值得同情的。」

雨桐說完,龍雲舟便點頭道:「怪不得這周圍沒有一個人住,就算是三天前見到的那戶人家也有些古古怪怪,似乎……..」

突然,他眉頭緊皺,大聲道:「不好,這裡既然是魂墓,那就根本不應該有活人。可我們已經見到了最少三次有人居住在此地,那隻能說明,我們的行蹤已經被吞魂族人所知曉了。」

龍雲舟這麼一說,雨桐和玲瓏都是有些緊張起來。吞魂族人的手段在藥王神谷時她們都見識過,那種驅使恐怖獸魂的能力,至今讓人無法忘懷。

「那怎麼辦啊雲舟?咱們是不是要先離開這裡?」玲瓏焦急的問道。

龍雲舟眉頭緊皺,臉色卻是平淡的道:「不必,如果我猜的沒錯,此刻這魂墓的四面八方已經被吞魂族的人給包圍了。我們前進會碰到他們,退後也必然會碰到他們。」

他冷哼一聲道:「在藥王神谷時,我只是幻天境的修為都沒有怕過他們。現在我已經進入幻神境,難道還怕了他們不成。既然他們不讓咱們走,那咱們就大步朝前走奪了那魂獸之靈。到時候我要看看,還有誰能阻攔我們的去路。」


他突然伸手抓住雨桐和玲瓏的胳膊,輕笑道:「咱們這就抓緊趕路吧,既然這裡已經沒有李家之人的威脅,我們還是御風飛行吧。」

他腳下閃過一道青光,接著帶起二女衝天飛去。朝著雨桐所指的方向,破雨飛行。

在龍雲舟二人兩天前離開的那戶人家外面,一個乾瘦的老者就站在小雨之中。任憑雨水打濕他的身體,此刻他也是一動不動。

片刻之後,大地忽然顫動起來。泥濘的地面突然向地下凹陷下去,一陣陣獸吼之聲仿似從地下深處傳來,一股股腥風更是撲面而來。

那乾瘦老者仍是怡然不動,似乎早就習慣了這樣的場面,甚至連眼角都沒有跳動一下。

一聲大吼,一道巨大的身影從地底躥了出來。接著又是一道…….一連躥出了二十條巨大的身影,這才沒有了聲響。

在乾瘦老者的面前,十九隻身長超過十丈的虎型魂獸咆哮著站在黃土之上。它們的額頭出都站著一個人,赤裸著上身,看起來魁梧猙獰。

十九隻虎型魂獸中間,站著一隻更加巨大的魂獸。此魂獸看起來像是麒麟,但又有些像是老虎,身上卻還有鱗片,咆哮之聲迅速壓過了周圍所有的魂獸。

其額頭處也站著一人,獸衣皮裙,身材妖嬈,眼神嫵媚,竟是一個絕世美女。只是美中不足之處,她的右臂竟然齊根而斷,看起來不由有些大煞風景,讓她整體的美頓時下降許多。

此女正是前些時日在藥王神谷內被龍雲舟斷去一臂的吞魂族五靈使者,此地再次見到她出現,但見眉眼含煞,媚態之中透著一股怒容。

五靈使者輕巧的從那魂獸眉心落下,落在了那乾瘦老者面前。

乾瘦老者連忙彎腰行禮,恭敬的道:「屬下見過使者大人。」

五靈使者也不廢話,輕哼一聲道:「你所傳來的那三人樣貌,確定沒有搞錯嗎?」

乾瘦老者抬起頭,雖然很謙卑,但語調卻是不卑不亢:「屬下已經在這魂墓守護了將近兩百年,每隔十幾年才能看到一次陌生人。所以對每個新來之人的樣貌記得非常熟悉,屬下敢用性命擔保,絕不會錯。」

「很好。」五靈使者微笑說道,但那笑容里卻有種說不出的怨毒。

她猛的轉過身,飛身跳上那魂獸的眉心之處。

乾瘦老者急忙叫道:「使者大人,族長傳下的命令,是要等所有人全部聚齊之後才可以進攻的。族長說了,這一次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已經飛上魂獸眉心處的五靈使者輕輕轉過頭,冷笑道:「你是覺得憑我根本無法奈何那個小子嗎?」

「屬下不敢!」乾瘦老者誠惶誠恐。

五靈使者臉上怒容一閃而過:「放心吧,這一次,那小子的命不但是我的,就連那魂獸之靈,也是我的。」

一聲獸吼響起,二十隻魂獸猛的向黃土高原的深處飛奔而去,轉眼便消失在雨幕之中。

乾瘦老者直等那二十人去遠后才抬起頭,他沒有猶豫,立即從懷裡取出一根長長的竹竿。對著底部輕輕一拍,一團煙火轟的一聲在天空中炸響,隨即幻化出一條妖嬈的龍形,彷彿在空中吞雲吐霧一般。

王牌軍痞:傲嬌老公限時寵 ,緩緩走進了木屋之中。

… 龍雲舟回過頭,看著天邊那似有若無的龍形煙火在空中翻滾,似乎即將就要張開大口追來一般。

「吞魂族的人來了。」龍雲舟轉過頭,臉上一片肅容。

「怎麼這麼快?」玲瓏小臉有些白,轉頭問雨桐:「雨桐姐姐,到底還有多遠啊?」

雨桐面容也是有些發白,思考了一會兒,又看了看腳下的地形說:「如果沒錯的話,應該還有半天的時間咱們就能到了。父親說了,魂獸之靈埋葬的地方在一座巍峨大山之中。這裡一片開闊,要是有山肯定能看見。」

龍雲舟嘴角突然帶起一抹笑容:「那就對了,前方的那個黑點,肯定就是我們要去的地方。」

兩女立即順著他眼神所指方向看去,果然在雨幕之中,一片朦朧的影子出現在極遠的地方。就像是一個黑點,如果不注意觀察根本無法發現。

「你們抓緊我,我要加速了。」龍雲舟哈哈一笑,身形突然加快了一倍,向前方那黑點之處疾馳而去。

雖然他修為只是在幻神境初期,剛剛突破了幻神境第二重。不過強化后的血統讓他的身法可以和幻神境中期的修士相媲美,速度更是能隱隱追上幻神境巔峰的修真。

身形展開,他帶著二女就像一道霞光閃過天際,眨眼間已經去的很遠。雨幕被他沖開了一條條波紋,直到他去了很遠之後,那些波紋才恢復成原狀。

而在他身後,大約一天的距離左右。吞魂族的五靈使者面容冷厲,坐在魂獸的眉心處死死盯著前方。她的魂獸已經領先了其它魂獸一大截,大地之間只剩下它狂奔的身影。

「小子,這次是你自己送上門找死。正好省得我到處去找你了,新仇舊恨,咱們一起算了。」她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斷臂,似乎又是一陣劇痛襲上心頭。

冷冷的抬起頭,她眼中的冷芒更加大盛:「我一定要把你給生生煉化了,以報斷臂之仇。」

座下魂獸突然吼叫一聲,身形猛地在空中折轉了一個方向。五靈使者眉頭微蹙,隨即便緩和了下來。

她和這魂獸心意相通,用一種特殊的方式進行溝通。魂獸剛剛告訴她,追蹤的那三人改變了方向,向著另外一個地方逃去。

雖然她不知道龍雲舟三人會去往何方,但只要有座下魂獸帶路,就是天涯海角,那三個人也無法跑掉。

「還要謝謝你們帶我去尋找魂獸之靈。」五靈使者呵呵冷笑:「等我拿到了獸魂之靈,我便是下一任吞魂族的族長啦。」

想到此,她更加得意起來。竟然不顧自己的儀態哈哈大笑起來,神念微動,座下的魂獸速度更加快了起來。就在她身後不遠處,那十九頭虎型魂獸緊緊的追了過來。

而此刻,在那乾瘦老者的屋外,已經站了大約幾十隻體型巨大的魂獸。每一隻在它們生前都有著六級妖獸的能力,即使變成了魂獸后,它們的能力也沒有虛弱多少。

幾十隻兇惡的魂獸此刻猙獰咆哮,在它們的面前,黃土地上跪著一個人。他態度恭謹,近乎於虔誠,赫然正是那乾瘦的老者。

「我的好女兒就這樣獨自進去了?」突然間,一道威嚴的聲音如同從天際傳來。

轟隆隆的像是悶雷一樣砸進那乾瘦老者的耳朵內,讓他渾身不由顫抖起來。

乾瘦老者吞了口吐沫,戰戰兢兢的抬起頭道:「啟稟族長大人,使者大人帶著一干手下,大約有二十人的樣子直奔魂墓深處去了。」

「她總是這樣子,上次才吃了虧,就不知道收斂點嗎?」那威嚴的聲音呵呵一笑。緊接著,那群魂獸里暮然走出了一隻高大的麒麟魂獸。


麒麟魂獸全身散發出濃濃金光,威武不可一世。一個高大的男子坐在麒麟獸的眉心處,桀驁的看著下方的乾瘦老者。

「除了那三人進入魂墓外,還有沒有發現其他可疑人進入?」那高大男子冷冷問道。

「沒有!」乾瘦老者回答。

「很好,既然如此,那就開啟魂墓吧。外來者,必須要付出代價的。」高大男子哈哈大笑。突然間從他手心處散出一道金光,身下的麒麟魂獸怒嚎一聲,驀然間把那金光吞了下去。

只是片刻的功夫,麒麟魂獸全身金光大放,像是太陽一般四散照耀開去,射向了魂墓的四面八方。隱隱的,魂墓之中,似乎有什麼東西活了過來。

龍雲舟飛的很快,遠處那個黑點已經逐漸有了山的形狀。隱隱的還有潺潺流水之聲傳來。

這聲音和這魂墓的死氣沉沉完全是格格不入,從進入魂墓開始,入眼所及之處都是一片死氣。

可龍雲舟卻能感覺到,前方那座只顯出一點輪廓的大山裡充滿了勃勃生機。心頭突然砰的一跳,像是被什麼東西牽引了一樣,很是奇怪。

越是靠近那大山,心跳也就越快。龍雲舟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口,那裡有一點螢綠亮了起來。帶著一絲溫暖的感覺,竟然和自己的心跳速度一樣。



「那個……我也不知道,他無緣無故的便來找我!」夢昕瑤臉上露出一絲疑惑,接著又說道,「嗯,他動手前還說,他聽別人說我是玉女宮第一高手,自誇修為勝他十倍,他不服!特來討教!」

Previous article

「無論如何,這一次也只能靠它了,一炷香后,是死是活,在此一舉。」吳昊眸中射出璀璨的神光,瞬間便看到了丹田之海中的神秘小塔。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