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個……我也不知道,他無緣無故的便來找我!」夢昕瑤臉上露出一絲疑惑,接著又說道,「嗯,他動手前還說,他聽別人說我是玉女宮第一高手,自誇修為勝他十倍,他不服!特來討教!」

王天雙目眯起,轉過身,冷冷的看向遠處的元殊和周玉淑!

此刻正向著那光罩打出一道道雄渾攻擊的元殊,身形一怔,轉頭向著王天的方向看了過來,她感受到王天眼中肆無忌憚的殺意,心間不由的一顫,怒哼一聲,瞥過頭去!

但是她的心卻不在平靜,因為她驚恐的發現,王天的成長速度,實在是太過駭人了!!

「不行,必須得想個辦法,把那倆對狗男女一起殺了!順利讓玉淑當上掌門!」心中不安,元殊低語一聲,臉上露出一片猙獰之色,讓其她玉女宮的子弟看到后,不由的一陣心寒!

「嘿嘿,昕瑤,如果我要是殺了元殊那老妖婆,你會不會不開心?」

王天冷不丁的向著一旁的夢昕瑤問道!

夢昕瑤眉頭微微蹙起,臉上露出一抹憂傷,低聲道:「不要殺玉女宮的人好不好,畢竟那是養我的地方!還有……師傅,會傷心的!」

低頭看向夢昕瑤,王天微微一笑,輕聲道:「好了,聽你的,是你太善良了!」

在王天與夢昕瑤談話間,在眾人的狂轟猛炸下,半空中的光罩也是變得黯淡起來,破裂了數層!隱隱可見裡面有數個光球懸浮!

「對了,昕瑤,自從外面的封印破開,到現在幾天了!」隨手打出一記攻擊轟響拿出光罩,感受到光罩的強度,王天彷彿想到什麼,向著旁邊的夢昕瑤問道!

「三天了,怎麼了?」

「什麼?」王天大驚,眼眸中隨即露出一抹興奮之色!

「原來血界內時間流速竟然與外面的不一樣嗎,造化境!當真神奇啊!」

「嗷!!!」

便在此時,半空中的光罩變得更加暗淡,一道道仿若獸吟般的吼聲從內傳了出來!

大殿上幾乎所有人手中的動作都不由的一怔,然後便是凝固在那光罩之內飛舞的數道光彩之上,透過薄薄的光芒,能夠看見,那數道光彩,似乎呈現,槍,戟,劍,刀等等模樣,而且在其本體與妖獸模樣間轉化不休!

「靈寶!!!」

望著這些光彩,周圍的所有修者眼瞳當下便是緊縮了起來,深吸了一口冷氣,裡面至少有十幾個光團,居然全部都是靈寶!

鴻蒙大陸之上的修者,人人皆有本命法器,但是這靈寶不但是元武晉級的物品,而且可以留下烙印,為己所用,威力甚大!

「好大的手筆,這下有得看了!昕瑤,等會給你搶一個!」

王天喃喃自語,心臟也不由的跳動了下,隨即掃視全場!將幾個棘手的人物默默記在心間!可是便在他收回目光的瞬間,便是猛的將目光掃向大殿之中的一處角落裡!

那裡有一個白衣男子,手裡握著一把秋水般的寶劍,隨手一揮間,射出一道道算是中肯的攻擊!他雖然樣貌平平,但彷彿存在著一種異樣的魔力,吸引著別人的注意力一般!越看越是覺得此人的不同尋常!

「怎麼了!」

夢昕瑤奇怪的看了一眼王天!

「這人不簡單!很不簡單!」王天面色凝重,因為他驚人的靈覺告訴自己,那人給自己一種極為危險的感覺!

「兄弟,咋地了?」

忽地,一道略帶著斯文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使得王天的身體一怔;隨即猛地抬起頭看向那白衣男子!

王天雙眼一眯,隨即傳音道:「沒事,交個朋友!」

「呵呵,好啊,我叫錦南!一會別和我搶靈寶哈!」

聽到那略帶稚氣的平淡聲音,王天神色一楞,點了點頭!


【自此,鴻蒙大陸上又一個風雲人物閃亮登場!亦是揭開了鴻蒙大陸上一個隱秘勢力的神秘面紗!】 光罩內顯露出無數靈寶之後,眾人手上的力道不由重了幾分,眼中盡皆帶上一抹狂熱之色!然而他們在看向四周的目光中,卻也多了一絲警惕和戒備!

「咔嚓!」

突兀間,轟鳴聲中有了一絲細微的破碎聲響起,剎那間,大殿之上變得鴉雀無聲起來,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死死的盯著光幕上緩緩裂開的裂縫!

「咔嚓,咔嚓,咔嚓!」

那裂縫在眾人的眼中,急速的擴大,最後幾乎是遍布了光幕的每一處角落!隨之在一聲爆響中,碎裂開來!

大殿之上的氣氛也在這一刻被徹底點燃!

就在光幕爆裂的那一霎,安靜了瞬間的大殿之上,幾乎是在頃刻間爆發出一道道雄厚異常的元力,所有人目光,都是在此刻變得有些血紅起來!其中更有數人眼中帶著貪婪之色,身形一躍而起,向著空中的靈寶抓去!

「昕瑤,走!」

也就是在這些人動手的剎那間,王天也是腳下光芒閃爍,抓著夢昕瑤手掌,掠上了半空!

「老大,光影後面!」


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使得王天的身形一怔!

「怎麼了!」夢昕瑤臉上露出疑惑之色,小心的問道!

「嘿嘿,沒事!我們繞過去!」

王天咧嘴一笑,小胖這小子,睡了這麼久才醒來!不過小胖的鼻子可是很靈的!此時,絕大多數人都是向著那些靈寶光影搶去,看到這一幕王天心中也是嘿嘿冷笑一聲,身形一轉,同時黑霧騰起,將夢昕瑤與自己的身形遮掩,直奔光影之後奔去!

繞到大殿之後,穿過一處走廊,王天來到一處密室內!

在那裡有一把青色寶劍,劍刃清清如秋水,瑞氣蒸騰,在劍刃之側隱隱寫著「星龍刀」三個古樸大字,散發著極為隱晦的青光!王天在看到那抹青光之後,瞳孔卻是猛然一縮!

「好驚人的靈氣啊!」

「哼!」

這時,一道冷哼傳來,王天沿著聲音看去,卻發此地早已有了數人,其中一個便是軒轅宗的嚴天鴻!

另外還有倆人,一個是之前的錦南,另一個卻是陌生的面孔,樣貌頗為俊俏,手裡握一把銀色寶劍!

「看來不光是我自己一個人發現這裡的異樣啊!」王天喃喃,瞥過頭看向夢昕瑤,柔聲道:「喜歡嗎?我拿給你!」

夢昕瑤握著王天的手猛然緊了緊,將腦袋輕輕的靠向王天,輕聲道:「讓他們去爭吧,昕瑤有玄夢劍了,是師傅給的,比那把好!」


「好膽!!!」

便就是在此時,卻見嚴天鴻發出一聲怒喝,原來是錦南與那銀劍少年率先對著「星龍刀」沖了過去!

嚴天鴻一聲暴喝之後,雙手一握,頓時有倆股雄厚異常的元氣化作倆條毒蛇,將倆人攔下!

錦南與那銀劍少年臉色微變,卻不慌亂,聯手攻向嚴天鴻,竟與其鬥了個不想上下!

身後轟鳴聲,怒斥聲不絕,嚴天鴻心中大為惱火!

本來那把「星龍刀」是自己在一處奇遇中,得到的書中提過的!他藉助那次書中的印記才能發現此處!而且那把「星龍刀」對他有大用!

我的嬌俏女房客 ,更可惡的是,這裡的異樣很快就會被後面的人發現,到那時候……

想到這嚴天鴻,臉上閃過一絲厲色,身上的氣勢霎時大漲!

便在此時王天盯著嚴天鴻的目光帶聲一抹寒意,對著夢昕瑤,輕聲道:

「昕瑤,你知道那銀劍男子是何人嗎?」

夢昕瑤本來對這爭鬥沒有絲毫的興趣,她只是死死抓著王天的雙臂,只盼這一刻能夠直到天荒地老,當她聽到王天的話時,才抬起頭掃了一眼遠處,道:

「那是神秘劍客,慕容夏宇老前輩的徒弟,李林,與我師父有舊!」

你是我所有的回憶 嘿嘿,那就好,昕瑤你等一會!」

邪邪一笑,王天腳下光芒一閃,頃刻間,便在身前幻化出一條巨大的黑龍,咆哮間向著嚴天鴻衝去!


正在爭鬥的嚴天鴻,後背寒芒乍起,只見他雙手掐一奇異劍訣,宛若蘭花,隨著他一聲大喝,頓時化作無數劍影將錦南與李林的攻擊阻了一阻!在這一阻間,嚴天鴻猛然轉過身子,眼中血紅,連忙道:

「王天你就此離去,我可以不計較你殺死嚴威之事!莫要忘了你還是軒轅宗的子弟!」

「哼!」

聽到嚴天鴻服軟的話,王天卻是冷笑了一聲,絲毫未曾說半點廢話,心神一動,乾坤護臂與戰靴直接出現在身上,金光大放!!!

「開天之力!」

沒有絲毫的前湊與試探,一股滄桑之氣攜著恐怖的力量迅速在王天身前凝聚!

「錦南,李林那把劍是你們的,我只要嚴天鴻的人頭!」

一聲暴喝,王天的拳頭已然來到嚴天鴻身前,猛地轟出!

而這時,一旁的錦南與李林對視一眼,紛紛出手!

見到如此一幕,嚴天鴻雙目霎時通紅一片,一股極度憋屈與憤怒填滿胸口,只見他伸出手指對著身上連點數下,一股詭異粉紅之氣隨之瀰漫其全身,將其身形遮掩!

「砰!」

金色的拳頭,帶著恐怖的力道轟進粉色迷霧中,卻是如中敗絮,如同打在無盡的海綿之中,力道被層層削去!

王天一驚,抽身後退,他感到嚴天鴻之前的氣息逐漸消失,而一股邪惡的氣息在粉紅迷霧漸漸升騰而起!

「嗯……是你們逼奴家的!」

幾乎就是在王天後退的那一剎,突然的,從那粉紅煙霧中傳出了一聲蕩漾心神的呻吟之聲,就連嚴天鴻的聲音也似乎,變得如同「女人」!

這是一個很古怪的聲音,似哭非哭,似吟非吟,聽到后如有人在耳邊輕輕吹氣,落在心中彷彿化作一股柔膩,使人心臟不由自主的加速跳動起來,甚至就連全身的氣血,也都流動快了不少!

「這是……」

王天皺起眉頭,這聲音聽得讓人煩躁,甚至與腦海里也出現剎那的混亂,卻是被他驚天的意志生生鎮壓!

但是不遠處的錦南與李林卻是怔在當場,臉色一時間變得一片通紅起來!

就連遠處的夢昕瑤也是眉頭微皺,臉上出現一抹嫣紅之色!

「哼!」

王天盯著那團不停翻滾間,發出詭異聲音的粉色煙霧,冷哼一聲!

隨著其冷哼, 都市全能快遞員 ,充斥王天全身,順著其後來化作蘊含了蕭殺的聲音,驀然響起!

這聲音,帶著滔天的煞氣與濃郁至極的陰力,使得周圍的聲音驀然一清!

不遠處的錦南與李林,在王天的這一聲冷哼中猛然驚醒,臉色大變間,連忙後退!

「王天,倒是奴家小看你了……,本想讓你多活一段時間,不過現在給奴家死去吧……」

此時粉色煙霧驀然翻騰間,再次傳出嚴天鴻的聲音,不過他的聲音卻是輕柔,再沒有絲毫的陽剛之氣,若蘊含了無盡的嫵媚,在話語傳出時,從粉霧中伸出了一隻手掌,不過那手掌亮白纖細,手指細長,很是怪異!

在其手掌抬起,有輕柔的聲音再次響起,而起手掌很是輕柔的,向著王天隔空輕輕的一點!

在這一點之下,立刻在其指尖處有一層波紋蕩漾而出,如這天地此刻成為水面,因這手指的碰觸,出現了陣陣水面的漣漪,掀起了波動的同時,無數粉霧騰起!

隨著無數粉霧的出現,竟然在虛空中幻化出無數美麗的女子,面色痛苦中帶著怨毒,卻是用她們的身體不斷的擺出各種誘惑的姿勢,雙手撫摸著自己的身體,發出陣陣呻吟之聲!

在其勾人心魄的聲音響起之時,後面的錦南與李林臉色大變,面色通紅間,似乎在忍受著什麼,最後不得不連連後退!

王天皺著眉頭,一股異樣的感覺逐漸湧上心頭,卻是被他生生壓下!

在那無數粉紅煙霧所化的女子臨近,露出極為歡愉之後,張開其雙臂,看起樣子似乎是要把王天抱住一般!

便在此時,王天突然想起嚴天鴻手下瘦猴的話,「我們是聖子嚴天鴻的手下,聖子為修鍊一門功法,威力極大,但是極為淫邪,需要美色女子作為祭品!」

「嚴天鴻,你該死!!!」

王天目光猩紅之芒大盛,殺氣大增,而其手中戮仙劍似有所感,劍氣衝天,^H小說紅芒大盛!

而隨著紅光的亮起,王天頭髮緩緩變成了血紅,就連額頭之上的血色蓮花印記也隱隱出現!如此狀態的王天,煞氣繞身,如同上古魔神,向著前方猛然揮出了一劍!

解封狀態的戮仙劍威力大增,頓時化作萬丈紅芒,向著撲來的無數女子絞殺而去!

「啊!!」

那無數女子被戮仙劍劍氣絞殺,頓時化作無數粉色煙霧爆開,卻是詭異的回到嚴天鴻所在的粉霧之中,幽怨的看向王天!

「好狠的男人啊,王天既然你找死……」嚴天鴻陰柔之聲再次傳出,接著卻是彷彿被踩到尾巴一般,驀然變得尖銳起來,「混賬,敢搶奴家的東西!」

王天四目掃視,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原來在嚴天鴻身後,那倆個小子居然趁其與嚴天鴻爭鬥,悄悄的摸到「星光刀」之旁,聯手攻向星光刀之上的防禦光幕!

那「星光刀」似乎對嚴天鴻很是重要,其尖銳的話語傳出之時,人便已經對著星光刀方向衝出!

王天咧嘴一笑,腳下金光爆閃,速度猛增間,揮動著戮仙劍攻向嚴天鴻!

「王天,是你逼奴家的!!!」

嚴天鴻眼見星光刀就要被奪,而自己卻被王天所阻,一時間變得暴怒起來!

只見其周身的粉色煙霧劇烈翻滾間,驀然湧出無數絕色美女,身體扭動,發出極為尖銳的嘶吼,化作倆股,分別沖向王天,以及錦南與李林的方向!

「又來?」

王天冷笑一聲,舉起戮仙劍剛要斬下,卻是聽到嚴天鴻語氣中,帶著一絲瘋狂的尖銳之聲!

「粉色骷髏!給奴家爆!!!」 「啊!!!」

凄厲的慘叫聲驀然在整個密室中響起,轟的一聲,無數絕色女子在粉色煙霧中驀然爆開!

在其身體爆開的剎那間,一股無形大力驀然湧出,但其頭顱卻是詭異的保持完好!那些無數頭顱的雙目中露出瘋狂與怨毒,盯著王天,齊齊發出了一聲尖銳的嘶吼!

這嘶吼之聲形成了音浪,與那股大力融合在一起,掀起了虛空的波紋,其音浪之強,如無數根鐵針刺入王天耳中,讓王天的雙耳轟轟,身子立刻後退的同時,眼前出現了詭異的幻象!



衝進來的王大少在深深的喘了幾口氣后,匆忙說道。

Previous article

到得一個月時分,龍雲舟終於睜開眼睛。身體里所有的傷勢已經在藥力和自身修復的情況下全部恢復,如果現在放他出去,照樣可以去再次闖一闖李府。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