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衝進來的王大少在深深的喘了幾口氣后,匆忙說道。

長老院中,只有大長老是他父親那一派的,他現在用大長老來壓二長老,也不知道行不行。

這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好方法!

先穩住執法隊,再做其他!

「放肆!你一個下人,一個低賤之人,就算是顏兒要殺他,他也不能反抗,現在居然還敢將她打傷,他必須要死!」

王大少的話似乎起到了相反的作用,不聽還好,一聽他說完,二長老勃然大怒!

王凌竟然敢用大長老來壓他,甚至於阻止執法隊行事,這完全就是不將他放在眼裡,叫他怎麼能忍!

長老之間相互限制,但是卻並不是絕對的,二長老除了修為低於大長老院,其他的任何方面都要強!

無論是權勢還是財力,這些因素讓他在長老院呼風喚雨!

「你算什麼東西,你有什麼資格!」

「你居然敢用大爺爺來壓二爺爺!」

目光掃過兩人,看著二長老陰沉的面容,王羽顏趕緊添油加醋!

她要報復,怎能讓王大少破壞?

她懂得怎樣去利用衝突,大長老畢竟是明面上長老院的掌控者,如果二長老認為不值得,恐怕就聽之任之了,她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王羽顏的話音一落,二長老的面容明顯越來越猙獰!

甚至於連手掌都為之繃緊!

「二爺爺,只是一個下人,一個招募護衛而已,又何必如此?」

「大爺爺都發話了,二爺爺再如此針對一個招募護衛值得嗎?」

王大少的反應跟不上王羽顏,他想的沒有那麼多,他還在按照一開始想的去勸說二長老,卻沒想到現在如此說,只會適得其反!

正因為沒有意識到這一點,看著二長老的沉默,王大少似乎以為自己成功了!

絲毫沒有意識到二長老憤怒!

「王無雙聽令,不惜一切代價給我誅殺姜龍!」

正當王大少暗自欣喜時,二長老憤怒的冥音傳出。

這是傳音更是警告,他讓王大少聽清楚了這穿透虛空的傳音!

他就是要讓王大少明白,他不懼任何人,就算是大長老又能如何!

他要做的事情沒有人能夠阻止!

「什麼!」

聽到這句冥音,王大少整個人都為之一震!

看到王羽顏嘲諷的神色,王大少才明白過來。

從王羽顏開口之後,他的話就越說越錯,錯的離譜,甚至於催發了二長老對姜龍的必殺之念!

「現在你明白了嗎?」

傳出冥音后,二長老面無表情的看向王大少,幽聲說道。

這個廢物如果不是仗著自己的身份,怎敢如此囂張!

二長老打心眼裡看不起王凌,竟然在他面前放肆,他沒有動手懲戒他,就是很給王天軍面子了!

王無雙是二長老一手培養起來的,作為執法隊統領,他擁有很大的權勢,在他的命令下,他相信王無雙絕對不敢違背!

「二爺爺,王,凌,告,辭!」

目光陰沉的閃爍,王大少抱拳一拜,一字一句的說道!

在他來到演武堂時,大長老便已經或多或少的預料到了這件事。

他可以為王大少暫時阻止執法隊,但是絕對不會真正的跟二長老去死磕!

在家主沒有指令前,大長老絕對不會輕舉妄動!

現在王大少必須儘快去找他父親王天軍,現在他是唯一能夠救姜龍的人!

抱拳告辭之後,王大少快速離開了演武堂,朝著中央王庭衝去!

「姜龍等著,堅持住,不要死,我在儘力!」

撒腿狂奔間,王大少在自己心中暗暗念叨。

執法隊的成員絕對比他快,如果姜龍支撐不住一開始的衝擊,那麼他的努力將全部白費!

演武堂中,王大少離開之後,二長老陰聲冷笑。

「你算什麼東西,一個基因廢物!」

「就是,就這樣的廢物,也敢來威脅二爺爺,純粹是找死!」

嘲諷之聲傳來,他們所有人在暗地裡都瞧不起王凌,因為他的基因出錯了,他從父母那兒獲得了過多的血脈,雖然這樣讓父母更加疼愛他,可是他的修為晉陞卻比所有子弟都慢! 而且因為血脈的差距,其他人都對其非常排斥!

「姜龍必死無疑!」

秀手一握,王羽顏臉上帶著冷笑,心中暗暗想到。

她與姜龍素不相識,怪只怪姜龍不該招惹她!

對於她來說,除了王家人,其他人都低人一等,是下賤人,這樣的下賤人怎麼可能與她相比!

居然敢打傷她,她一定要殺了他,不依不饒!

青岩屋舍,一尊古樸的黑鼎聳立在床榻之上,一縷縷黑絲散布四周時刻探測著周圍的動靜!

姜龍本體已經進入了戰龍空間經受洗禮,他的位置被戰龍鼎所代替。

為了不受影響,姜龍利用戰龍鼎特有的空間之力,在其四周塑造了一道防禦圈,全程注視四周,以防被人攻擊。

王家長老院的攻擊,時刻都要提防!

戰龍空間內,姜龍盤坐其中全力吸收涅槃珠的力量。

戰龍鼎的第二層已經隱約有了脈絡,姜龍必須要儘快擁有足夠的力量進去!

蠻荒妖界,隱藏著莫大的危機與機遇。

他的修為雖然經過了提升,可是如果想要再次提升,就必須將靈魂穩固到一定的程度!

這種修鍊一般來說只能經過時間的沉澱,或者出現一次頓悟!

但是青翼雷龍給了他一個提示,那就是廝殺,無窮無盡的廝殺!

龍族的修鍊相比於人族需要更多的時間,但是龍族的實力增長卻比人類更快!

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它們從出生開始就處在無盡的殺戮中!

龍生九子,能活著的永遠只有一個,成年神龍會照顧幼龍,但是在九子死到只剩下一個之前,它們不會有任何動作,哪怕是九子全部死絕!

這樣能夠保證它們的獸魂在極限的殺戮中快速成長,從而讓自身幾乎沒有任何瓶頸,修為極限上升!

龍族的數量稀少實力強大,正是因為它們成長的過程太殘酷了!

只可惜連天地都容不下它們。

現在青翼雷龍為姜龍淬體,一旦打通戰龍鼎第二層,就能擁有足夠的殺戮。

在青翼雷龍的心裡,只有那樣的淬鍊才算是真正的成長!

不過這一次姜龍的淬鍊無法持續下去了!

青岩屋舍的外圍,白衣紋虎的王無雙正一步步的走來!


他的身軀懸浮,距離地面接近一寸的距離,他是地武大圓滿巔峰的武者,已經開始了感悟天道之力,雖然還沒法同天武境一般凌空虛度,但已經擁有了脫離地面的能力。

「哼,地武後期第一層,弱者不堪一擊!」

望著前方的青岩屋舍,王無雙握了握拳頭輕蔑一笑,咧起的嘴角處出現了一絲陰冷的笑容。

殺一名弱者沒有任何壓力,王無雙現在只想著該怎樣折磨姜龍,該怎樣才能讓自己獲得最強大的殺戮快感。

「不好!」

與此同時戰龍鼎內,滿臉猙獰的姜龍快速衝出了淬鍊光團!

「雷龍前輩,我等會再進來!」

大叫一聲之後,姜龍直接沖了出去,留著青翼雷龍愣神愣眼。

黑鼎顫動,玄奧的青煙一閃而出!

青煙瀰漫之後,黑鼎消失,姜龍出現在了床榻之上。

渾身衣裳已經完全破碎,身上血流不止!


「聚神訣!」

神訣發動,無盡的靈力從戰龍鼎內衝擊而出,讓姜龍身上因為淬鍊而產生的傷勢快速恢復!

「砰!」

不出姜龍所料,在他剛剛調息完畢時,青岩石門被一腳踹開,一道白影一閃而過!

黑白兩道匹練從兩側衝擊而來,試圖把姜龍束縛住!

「你是什麼人!」

匆忙一躲,憑藉肉身的力量將床板倒放過來,就勢一滾衝出了石屋!

站起來之後面無表情的說道。

「哼,殺你的人!」

一聲冷哼,白影再次衝來!


無邊的靈力壓迫衝擊而來,讓姜龍眉頭緊皺!

「聚影分身,螺旋斬!」

皺著眉頭,姜龍站在原地,雙手掐訣,天隕劍懸浮而出,整個人在一瞬間身化萬千,連帶著天隕劍也分化而出!

在每一名幻影手中,天隕劍都在瞬間一分為二!

在王無雙衝擊而來的瞬間,所有的幻影前傾!

手中雙劍左右猛然旋轉起來,無數個漩渦衝破靈力壓迫,朝著王無雙攻去!

聚影分身,螺旋斬,是神術,是姜龍身為神族少主時,習得的最低級神術!

是肉身經過淬鍊之後,是他現在唯一能動用的神術!

此人的修為太強了,與其去用其他武器試探,倒不如用壓箱子的東西,一舉擊垮他!

「什麼?」

螺旋斬的出現讓王無雙猝不及防!

神術的威力太大了,這樣的攻擊他連見都沒見過!

一個人就是能夠用戰技幻化幻影,也最多就是一兩個殘影,怎麼可能身化萬千,並且還具備一定的攻擊力,根本分不清到底哪個才是實體!

「你到底是什麼人!」

無數螺旋斬的衝擊,把王無雙的退路全部封死!

雖然攻擊力無法完全爆發,可是這樣拖下去,不出一炷香的時間,王無雙必死無疑!

「陰溝裡翻船,該死的!」

手持一把巨斧,王無雙不斷的抵擋著螺旋斬的攻擊!

時間還只過去了三息,他的身上已經增添了數道傷口,也許他連一炷香都無法接受!

神術的威力堪稱逆天,越五層而戰,姜龍居然擁有擊殺王無雙的可能!

如果現在有人看到這一幕,恐怕將會驚恐至極!

只不過現在天色有些暗,並且對抗太過激烈,神術的施展掩蓋了四周的一切,現在誰出來都會被囊括進去,除了王大少,這個家族中每一個人都是姜龍的敵人!

半柱香的時間完全能夠耗死王無雙,可惜姜龍耗不到那個時候!

神術的施展耗費的靈力巨大,才剛剛過去五息的時間,姜龍的靈力已經不足一層!

並且因為缺少靈力,被強化過的身體已經無法承受這麼高強度的神術運轉!


其實不然,秦嶺曾經也有一段輝煌。

Previous article

「那個……我也不知道,他無緣無故的便來找我!」夢昕瑤臉上露出一絲疑惑,接著又說道,「嗯,他動手前還說,他聽別人說我是玉女宮第一高手,自誇修為勝他十倍,他不服!特來討教!」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