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小懶聽后昂起頭大步向前,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

天地門,天珠峰上。

「帝昕師弟,你真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你如今已是靈息境界初期巔峰,用不了多少時日,你便可突破靈息境中期階段。」一身青色道袍之人,髮髻高高束起,眉清目秀,唯獨雙眼深邃無比的年輕人緩緩說道。

此人正是曾經陪同帝昕和帝都城碧霄將軍到青山村落里視察的天地門使者玄清,靈息境界後期大圓滿。

帝昕微微一笑,手中摺扇打開春風滿面道:「如果不是玄清師兄一年前幫我尋得靈息草助我成就靈息境界,我也不會有今日之成就,說來還要多謝師兄幫忙才是。」

玄清聽后開懷大笑回應:「那倒不必,當日帝昕師弟不是也給了我三百塊元晶嗎?」

「作為師弟自當孝敬師兄才是」帝昕合住摺扇拱手說道。

兩人哈哈大笑起來,帝昕雖然只有十四歲,談吐舉止卻成熟無比。

正在這時,王貴上前在帝昕耳邊低聲悄語,帝昕聽后眉頭緊皺,隨後臉上浮現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看到帝昕面容之變化,玄清遂問道:「師弟,可有事?」

帝昕呵呵一笑,說道:「眼下卻有一事要玄清師兄幫忙。」

「但說無妨」玄清抿了一口清茶說道。

帝昕走進跟前,附在玄清耳邊說了幾句話,帝昕聽完滿口答應,聲稱此事不難,事後不留任何蛛絲馬跡。

「師兄,此事若成,中階靈器我一定奉上。」帝昕說道。

玄清一聽中階靈器,心跳迅速加快,靈器乃是靈息界極品武器,靈器本就難求,更何況是中階靈器?

「若是如此,那我等此刻就出發。」玄清急不可待。

無望峰中,雲若正從峰主蔡瑁修鍊房走出,前些日子,他在靈息境選拔賽上大放光彩,如今他已成為天地門無望峰內門弟子,擁有學習仙術的權利。

此刻他手中所拿的就是峰主蔡瑁給他的功法秘籍《三九式劍法》和一柄飛劍乃低階靈器,這些都是雲若平日里做夢都所求的東西,想想日後,每年都可在門派中領取靈息丹一枚,心情更加激動。

正走在路上,一聲呼喚傳來,雲若回頭一看,是帝昕等人。

「雲若師弟,我們正要找你呢?」帝昕面帶微笑說道。

雲若心中不滿,按照輩分來說,這個帝昕無論如何都要稱呼他一聲『師兄』才是,如今卻叫他為『師弟』?

「你找我何事?」雲若性子直,沒好氣的開口問道。

「首先恭喜雲若師弟晉陞靈息境界,作為同門師兄弟,這是我為雲若師弟準備的賀禮,還請笑納。」帝昕說完,從袖中拿出一張金黃色的符咒。

金黃色符咒上面寫著一個『爆』字,天地門中威力無窮的爆炎符,爆炸的威力相當於靈息境後期大圓滿的實力。

看到這張符咒的同時,雲若驚呆了,眼神之中帶著深深的渴望,一張爆炎符可在關鍵時刻保住一命,其珍貴程度可想而知。

玄清眉頭緊皺,心中頗有些懷疑,帝昕只不過剛剛入天地門不到三個月的時間,為何他身上的寶物層出不窮?這種門派之內的爆炎符,他都沒有資格擁有。

雲若遲疑了一下,不過最後還是伸出了手,接過爆炎符之後,臉色緩和了許多,說道:「多謝。」

帝昕微微一笑問道:「不知葉天何在?我也有些禮物要送與他。」

雲若一聽,此人果然出手不凡,他知道此人和葉天是故交,於是便告訴了葉天的去向,帝昕提出讓雲若帶路去尋找,雲若本想拒絕,但是顧忌到自己已經收了人家的禮物,如果拒絕反而不好,於是答應。

魔域森林之中,葉天跟在小懶身後不斷前行……


「小懶,不能再往前走了,再繼續走下去,就真正的進入了魔域森林了,到時候我們就危險了。」葉天環顧四周,感覺危險的氣息一步步逼近。

小懶搖了搖尾巴,表情豐富無比,做著各種動作,葉天和小懶心有靈犀自然能夠看懂其含義,於是問道:「你的意思是,要帶我去一個神秘的地方,而且很快就到了?」

小懶搖了搖尾巴點點頭。

葉天思索片刻,最終答應和小懶一同走下去。

「嗚嗚~」一聲狼嚎聲劃破天際。

小懶聽到狼嚎聲也「嗷~」怒吼一聲,頓時狼嚎聲消失在廣袤無垠的遠古森林之中。

葉天看向小懶,嘿嘿一笑說道:「小懶,可以啊,都可以嚇走五階凶獸了。」

一人一獸行走在魔域森林之中,到處危險重重,路途之中遇見一些凶獸,被葉天和小懶直接嚇退,直到下午時分,這一人一獸走到了一顆古樹跟前。

小懶直接鑽進了古樹榦中,葉天疑惑片刻,也鑽了進去,鑽進去之後,才發現這顆古樹榦之中竟然別有洞天,不,確切的說,這顆古樹榦只是某個區域的一個入口。

進入古樹榦后,竟然是另外一片天地,整個天地灰黯無光,寒風嗖嗖刮過耳邊,滿地的骷顱,猶如世界末日一般。

「這是哪裡?怎麼會如此凄涼?」葉天倒吸一口涼氣,感覺眼前的世界就像是一處遠古戰場一般。

小懶搖了搖頭,然後朝著前方跑去。

葉天緊跟其後,發現在前方不遠處,竟然有一個龐大的屍體。

屍體體型龐大,金光燦燦,足足有一丈之高,兩眼如同燈籠一般頂在頭上,嘴巴尖銳較長,身體細長,透過身體之內,看以看見身體內部晶瑩剔透的血液,尤其是背上那雙金光閃閃的雙翼,讓人望而生畏。

「這,這是……蚊獸。」葉天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妖獸,心中難免有些恐懼。

他曾經在天地門的「萬獸牆」之上看過蚊獸的資料,普通蚊獸是灰色的,只有六七尺之高,像如此一丈之高,而且渾身金光燦燦的蚊獸,想必已經踏入妖獸的行列,只可惜,不知為何會死在這裡?

「妖獸屍體……價值連城,快,想辦法收起來。」葉天緩過神來之後,有種想要霸佔這具蚊獸身體的衝動,可是偌大的蚊獸屍體,如何才能搬走?

就在此時,一陣陣『嗡嗡』聲由遠及近,這種聲音帶著些許魔性,聽之鼓膜震蕩生疼,頭暈腦花,實力低下者,可造成精神失常發瘋。

小懶聽到這種『嗡嗡』聲后撒腿就跑,葉天緊隨其後,回頭望去,只見天空之中黑壓壓一片蚊獸朝著他們潮水般湧來。

身後追擊他們的蚊獸才是萬獸牆上所記載的蚊獸,七尺有餘,渾身灰色,又被稱為是『尖嘴嗜血凶獸』。

粗略算計,身後追擊蚊獸竟然不下萬隻,而且每一隻蚊獸都擁有靈息境高手的實力,這讓葉天心中膽寒,恐懼襲上洗頭。

「小懶,你可有對策?」葉天扭頭看向小懶,他相信小懶既然有膽量進入這神秘空間,就一定有辦法逃脫。

小懶朝著前方嗷嗷直叫,只見前方不遠處,有一座孤山,陰雲密布,看不清其面目。

「你的意思是我們朝著那座小山逃去?」葉天急問。

「嗷」小懶回應,並朝著那座被陰雲覆蓋的小山跑去。

跑到小山附近,腳下『嘎嘣』亂響,低頭一看,竟然全部都是森森白骨,葉天停下腳步,頭皮發麻,在自己面前的小山,竟然是用白骨堆積起來的山峰。

總裁,惹火莫燒心 ,紛紛繞著白骨山亂飛,久久之後才離去。

「嗷嗷~」小懶趴在地上一片疲憊之意。

葉天苦笑一聲說道:「剛才那些蚊獸都是守護那隻金色妖獸蚊獸的?妖獸都死了很久了,還有什麼好守護的?」

小懶翻了翻白眼,正在這時,白骨山中,一聲『喋喋』的怪笑聲在白骨山四周響起,聲音夾雜著風聲,讓人毛骨悚然。

葉天回頭看了看小懶,那醜八怪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一般,表示自己不知道怎麼回事,剛剛放鬆下來的心瞬間又提到了嗓子眼。 天空變得漆黑無比,伸手不見五指。

葉天抬頭定睛一看,白骨山瞬間被密密麻麻的黑色靈魂一樣的東西所覆蓋,靈魂呈現黑色煙霧,形成一張張恐怖至極模糊的面容之象。

這種景象讓葉天一下子想起了帝都城祭天湖中那些魂魄。

一個個恐怖的靈魂張開猙獰的血盆大口朝著葉天和小懶潮水般湧來,準備蠶食他們的肉體和靈魂。

突然,葉天胸口的黑色石頭開始劇烈的抖動起來,如同上次在祭天湖一樣,黑色石頭再次變化為一道黑色的漩渦開始瘋狂的吞噬這些猙獰恐怖的靈魂。

「嘶嘶~」靈魂們發出凄慘的叫聲,一時間,亡靈四處逃竄起來。

黑色漩渦形成了一個無底深淵,此次吞噬的靈魂要比祭天湖中多出數倍不止,此刻的葉天靈魂深處暢快無比,如同飢餓很久的人吃飽飯一樣的滿足感。

黑色神秘石所吞噬的靈魂神奇的化作春雨般浸透葉天的每一寸肌膚,此刻葉天深刻感覺到身體內的靈息充盈無比,似乎時刻都能突破靈息境界,但卻無論如何都無法找到這個突破口。

許久之後,黑色漩渦消失,葉天緩緩睜開雙眼,發現黑色石頭竟然化成一副心形紋身烙印在了胸脯之上。

「神秘石進入到身體裡面了?」葉天心中微微驚愕,竟然能夠感觸到黑色神秘石中的力量波動,自己的精神似乎和這神秘石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葉天思忖片刻,集中精神力探入神秘石中。

神秘石內,依然是萬丈天橋,橋下滾滾黃水不見盡頭,橋上『奈何橋』三個字若隱若現,這正是母親離開之時出現的場景。

葉天想起母親,心中黯然傷神,他試圖踏上天橋,卻發現自己的腳無法邁步,就像踩入泥潭之中。

「這黑色的神秘石果然和魂魄有關,吞噬的魂魄越多,我得到的力量就越大,看來以後一定要尋找魂魄吞噬才行。」葉天心中狂喜。

就在這時,一團火紅色的火球朝著葉天極速襲來,葉天本想躲避,卻沒想到火球飛到他的面前,突然停了下來,圍繞他的身邊不斷旋轉,溫柔無比,如同孩子找到母親一般。

「這是鬼火?」葉天大驚。

在帝都城祭天湖中,汪泓將軍和鬼佬大戰之時,黑色神秘石變成漩渦吞噬魂魄,想來這鬼火就是當時鬼佬手中十二鬼火其中被吞噬的一隻。

葉天輕輕抬起手臂,鬼火很溫柔的飛入他的手中,頓時間,葉天的腦海中便和這鬼火有了一絲聯繫。

「去~」葉天大喝一聲,鬼火從手中呼嘯而出,奔向遠方。

「回~」葉天又是一聲大喝,鬼火從遠方呼嘯而來,重新落入手中。

葉天大喜,自己竟然能夠控制鬼火,鬼火威力無窮,乃是珍貴法寶,千金難求之物,只是不知這鬼火為何會聽從自己的吩咐?

想到此處,葉天感覺頭痛欲裂,精神力萎靡不振起來,眼前越來越模糊,心想:「不好,看來我在這神秘石之中不能逗留太久。」

葉天猛然睜開雙眼,回到現實中。

小懶看到葉天睜開眼睛,『嗷嗷~』吼了幾聲。

葉天聽完震驚外加好奇道:「什麼?你說我剛才昏迷了兩個時辰?」

小懶點了點頭,好奇的望著葉天。

葉天不敢相信,剛才只不過是半刻鐘的時間過去,怎麼可能過去兩個時辰,難道黑色神秘石中的時間和現實中的時間不一樣?

思來想去,葉天再次集中精神力,試圖探入黑色神秘石,可是此時精神疲憊至極,根本無法進入神秘石之中。

就在此時,白骨山中傳來一聲蒼老雄厚的疑惑聲:「咦~有意思……」

葉天循聲望去,發現並無他人,於是問道:「何人在說話?」

「哈哈,好大膽的小輩,小小靈息境竟然敢闖亡魂谷,讓老夫從沉睡中醒來。」白骨山中依然聲音雄厚而蒼老。

葉天不敢放肆,心想這亡魂谷中定是一些潛修的大能,於是恭敬回答:「晚輩葉天,不經意間打擾前輩休息,還望前輩海涵,晚輩這就離開。」說罷欲走。

「慢著,我且問你,你身上魂界從何而來?」老者問道。

「魂界?何為魂界?」葉天迷茫,不知老者所指魂界為何?

突然白骨山嘩嘩作響,整座白骨山開始解體,骷顱頭瞬間崩潰,緊接著從白骨山中走出一副白色骨架,每走一步,這白色骨架都發出一種『咯咯』聲,毛骨悚然。

葉天定睛一看,剛才說話者竟然就是這幅白色骨架?頓時後背冷汗直冒,這世間竟然骨架還有生命?

「你身上的黑色石頭就是魂界,乃是魂族至寶,擁有魂界者得魂族,十年前人族和魔族大戰,魂族被滅,魂界從此消失,我若猜測不錯,你是魂族之後人。」白色骨架說話之時,白骨下巴吧吧作響。

葉天聽后大驚,眼前之人果然是大能者,一眼看穿他所有秘密,遂問道:「魂界,我身上的神秘石叫做魂界?請教前輩,十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魂族又是被誰所滅?」他心中此刻充滿了希望,自己的身世之謎,或許就要揭開。

白色骨架深深嘆息一聲道:「天機啊,所謂天機乃是冥冥之中註定,你若真想知道,等你踏入淬體之境,靠著雄厚的精神力自然能夠進入到魂界之中,想必傳承你魂界之人,就在魂界之中等你。」

「淬體境?母親在魂界之中等我……」葉天眼神迷茫,淬體境乃是仙人之列,踏入淬體境,便可得永生,這一刻,他的眼神由迷茫慢慢變為堅毅。

「小子,你我做一筆交易如何?」突然白骨架老者說道。

「何種交易?」

「我被亡魂谷亡魂之精利用魂鏈困在此地,你若是能答應我,他日有實力助我脫困,我便幫你離開這亡魂谷,在我脫困之日,幫你取得妖獸金色蚊獸屍體,你看如何?」

葉天看向白骨老者周圍,發現在白骨老者身上竟然浮現出若隱若現的絲絲黑線,想必就是困住白骨老者的魂鏈。

葉天心中思忖片刻,此刻憑藉自己的實力,根本就逃不出這亡魂谷,更加不用去想能夠得到金色蚊獸屍體。


「前輩,你怎麼知道我日後會有能力幫你脫困?」葉天有些疑惑,難道這位前輩能夠未卜先知?

「憑你身上流淌著魂族血液,你是魂族的希望。」老者信誓旦旦。

「魂族?希望?」葉天不解,但也無需多問,一切都要靠自己努力才行,便答應:「好,我答應你,若是我有能力,便幫前輩脫困。」

白骨老者呵呵一笑,雙手結印,動作利落無比,將一張黑色符咒貼在一截白骨之上,說道:「這種迷香可以驅逐蚊獸,你若是在一炷香之內,能夠逃出亡魂谷,或許還有生還的餘地,若是不能……」

葉天知道,亡魂谷除了蚊獸之外,或許還有其他更加妖孽的妖獸出現,自己的生命生死一線之間而已。

接過迷香,葉天毫不猶豫極速而去,小懶也耷拉著腦袋緊隨其後。

走出亡魂谷,葉天長長舒了一口氣,瞪了小懶一眼,小懶不斷蹭著葉天的褲腿做無辜狀。

「小懶,差點被你害死,咱們快走,此地不宜久留。」葉天說完朝著魔域森林邊緣走去。

就在一人一獸剛剛走出魔域森林的那一瞬間,小懶「嗷嗷~」亂叫,葉天停下腳步,四周掃視,他也感覺到周圍有人。

突然一道藍色劍氣從天而降,直劈葉天,葉天急忙躲閃,躲過了劍氣,藍色劍氣將其身後古木擊碎,劍氣餘波也將葉天震翻在地,一口鮮血噴出。

葉天定睛一看,竟然是帝昕從他側面偷襲,在帝昕身後,是雲若和玄清兩人,眼中甚是不解。

「帝昕,你為何要傷我?」葉天站立起來擦了擦嘴角的鮮血赫然問道。

「帝昕,你……」雲若被帝昕的舉動也搞得不知所措。


帝昕冷笑道:「雲若,多謝你帶路」隨即又轉向葉天說道:「葉天,你太天真了,從一開始,你就被我玩弄於鼓掌之中,現在連你的師兄雲若都出賣了你,這一切,不都是因為你身上的寶物而惹的麻煩嗎?。」


但是南歌傾月的想法是,東樂神尊是一定要處罰她的,她也認為不管自己怎樣,都是應該受罰的,那麼,就不能再連累紫川哥哥了。

Previous article

可是還沒有見到秦鎮南,便是見到了一位絕美的女子。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