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叮叮!」

「鏘鏘!」

一陣金屬交擊的嗡鳴聲響起,葉翌人在空中,只感覺虎口一震,拿劍的左手險些被震飛。

一萬二千斤的力量。

高台上, 天絕末路 ,驚呼道:「這小子的怪物怎麼這麼強,這怪物恐怕有天師二階的修為了?」

場中,葉苦握緊著劍柄,不讓長劍脫離手中。

隨後,手腕一轉,大吼一聲,向前揮出一劍,絢爛的光芒自劍中逸出,攜帶著排山倒海的氣勢朝葉苦而去。

「來得好!」

葉苦冷冷一笑,黑色怪物凄厲慘嚎,在地上留下了一個大坑,跳了起來,飛向劍芒。

令人意外的是,葉翌的劍光呈現三道詭異的弧形軌跡,彷彿長了眼睛般,從半空之中轉彎,繞過黑色怪物,直接朝著葉苦飛去。

葉苦眉頭一皺,雙耳豎起,聆聽著,他發現這道劍氣竟然沒軌跡可尋,那難以判斷它們會從哪個方向而來,說時遲,那時快,電光火石之間,葉苦仰天-怒喝:「幽宮絕技,變化之術!」

那頭黑色的怪物好像心有感應般,猛地落地,向天嚎叫,聲威震天,它的身前地面塊塊龜裂,轟隆隆聲中,十根白骨自地底升起,白骨中飛出一大片黑色的光芒,齊齊的落到黑色怪物身上。

「嗷嗚!」

它的身體之中瞬間分裂出來三個黑色,滿面猙獰,臉上都布滿了蛆蟲的怪物,分四個方向把葉苦圍護起來,劍芒落在怪物身上,「嗤!」「嗤!」冒起白眼,除了讓怪物更加暴躁瘋狂之外,對葉苦一點傷害都沒有!


葉天雄從看台上站起來,神色緊張,一臉的凝重,在高台上,眾人都坐著,他一個人站起來顯得有些醒目。

但馬上一個人變成了二個人,第二個站起的赫然是地位尊貴大長老。

「這就是幽宮的不傳絕技嗎!」

充滿了吃驚的聲音,從大長老的口出說出。

在場的也許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幽宮功法的厲害,但是大長老對東洲三宮之一的幽宮功法印象極其深刻,多年前他見識過,簡直是石破天驚,驚濤駭然?那充滿死寂,毀滅的力量彷彿是來自九幽。這幽宮的功法好像天生為破壞,滅世而出一樣!可怕的嚇人!他的感官何其銳利,他能清晰的感覺到,那從黑色怪物上分裂出來的怪物實力,是和主體一樣強大的,都是天師二階的修為。每個怪物的身上都帶著滔天的死氣。

最令人驚嘆的是,三個怪物能夠完美結合,形成了疊加的力量,怪物在身體上那是刀槍不入,力量強橫,而葉苦竟然能憑這點阻止葉翌的千鈞劍勢。

「不錯,不錯,兩人都是年輕一輩的高強角色。」

大長老看著場中讚歎道。

場中比斗的兩人卻是僵持住了,招式層出不窮,一會兒的功夫,已經鬥了一百多招,誰也奈何不得誰?顯然,誰也沒想到是這番局面。

葉苦可是在葉家成名已久人物。而葉翌以前完全是一個被眾人鄙視的廢物。在他們的觀想里,是葉翌這個廢物一上場,就被葉苦打下來。

葉翌,已經超出了他的預料。他的廢物之名,正式在葉家人的感官里去除了!

葉翌看到葉苦防禦的滴水不漏,知道不能再拖,葉苦一直都是怪物在戰鬥,他體內的真元根本沒耗損多少,在這樣下去對自己不利。

心中百轉千結,葉翌手腕一旋,青色之劍為之一轉,轉變為了白色之劍。

葉苦臉色凝重起來,他吃驚的看著那耀眼白光之劍,道:「想不到你把家族裡的三色劍法練到大成了。」


「不錯,看我日劍焚天!」

葉翌大吼一聲,一道絢爛的白色劍光在他身邊形成。誰也沒有注意到他的腳上,冒出了一縷黑光。當他腳上纏繞著黑色火焰的時候,大家這才驚覺。

… 「天哪!那是什麼?」

「似乎是天魂!」

葉翌攜帶著白色之劍,腳上燃燒著一股黑色的火焰,虛浮在半空中,眸中殺氣閃爍,毒蛇一樣死死的盯著葉苦,就像個來世間收割人命的死神,他緩緩的把劍舉過頭頂,劍上的白光越來越亮,越來越亮,漸漸的變成了一個小太陽,讓一些修為弱的人忍不住閉上了眼睛,害怕被這劍招刺瞎雙眼。

望著氣勢超過了天師,天士一階的葉苦,臉色變得極為沉重,他知道葉翌根本就不是他認識的廢物了。

雖然不知道這個廢物為什麼會變得這麼強大,但是他葉翌現在醞釀一記大招,如果被他這招釋放出來,這劍的威力一定石破天驚,他死定了。我可不能輸給廢物,絕對不行。

一咬牙,葉苦低喝道:「拼了。」

葉苦的臉色瘋狂,猙獰可怖,一道道黑光就像是蟲子,在他的臉上亂竄著,他頭頂之上出現了一隻黑色的巨熊。

漆黑的臉上猙獰無比,巨熊咆哮一聲,化作了四道黑光,沖向四隻怪物體內。

葉苦大吼道:「廢物,你贏不了我!」

四個怪物猛地漲大了一圈,葉苦的眼鏡也變得墨綠之色,嘴角逸出黑色的黏液,看去邪-惡無比,他對著葉翌咧嘴怪笑!

「呼!」

一陣狂風吹起,葉苦的劍出了,很可怪,這劍出了之後,白芒消失,變成了一把毫無特點的鐵劍,這一劍,如風般溫柔,輕輕的,象一陣微風卷向葉苦,剎那間,一剎那,這一劍,看似緩慢,實則迅速無比。

這柄劍出劍極快,似乎融入風中,劍勢飄忽不定,劍氣無孔不入,捷、快、急,威力驚人。

「讓一切榮耀灑在我的身上!」

葉翌哈哈一笑,頭頂上出現了一隻燃燒著火焰的左足,在底下看的眾人,心中都感覺非常的奇怪。這就是這個廢物的天魂嗎?是左足,難不成這個廢物吃了狗屎運了,覺醒的天魂竟然是變異天魂。

「咻!」

本來速度如風的葉苦,在到達葉苦的頭頂之時,速度突然慢了下來,隨即,葉翌手上的長劍中化出一道洶湧波濤白芒,帶著一股席捲天下的狂風,這陣大風就這麼籠罩住了葉苦與他的四隻怪物,令葉苦與他的怪物都無處可躲。

「嗷嗚!」


四隻怪物大聲咆哮,瞬間竟然找到了狂風的幾個縫隙,就要突破囚籠,不過那縫隙馬上癒合。

「不可能,我不會輸給你這廢物的」,葉苦不甘的怒吼道。


葉翌見自己的劍陣經困住了葉苦,冷酷一笑,腳下的黑輪立即飛出,化成兩道黑色的流光,「呼呼」急速旋轉沖入劍陣中。

「日月凌天。」

葉翌執著長劍,傲立虛空,張狂無比的大笑著。

「咻!」

說著,甩手一揮,又是一劍光飛去,瞬間到達了葉苦的頭頂,猛地向被困在劍陣中的葉苦當頭落去。

劍刺向葉苦的天靈蓋。

「當!」

一聲脆響,竟然是金屬的觸碰之聲。

「啊!」

裡面發出了葉苦的凄厲的嘶吼,「轟!」,劍陣狂風猛地四散開來,塵煙滾滾。

當場景漸漸明朗后,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了眾人的視野中,是葉苦。

此刻,他的身邊已經沒有怪物了了,不,應該說四隻怪物了都已融到了他的身體中,他自己就變成了一隻怪物了。

「去死吧!」

全身籠罩在一團黑色的光芒中,葉苦身上帶著濃厚的死氣,全身散帶著無盡黑芒,夾帶著滔天威勢像空中的葉翌飛去。

葉翌臉上大變,急速後退。

「要你死。」

那「黑團」中發出殘忍的大笑聲,突然從黑光中飛出一隻布滿著蛆蟲的手掌,一股青色的屍氣就這樣從手掌中飛射而出,葉翌退之不及,被熏到了。

葉翌聞到氣味,感覺到全身無力,身體也慢慢的軟倒下來,降落地面半跪下,他臉上蒼白的毫無血色,眸中滿是不甘之色的看著葉苦,艱難道:「咳咳,這……是什麼,我的真氣……怎麼……運轉不了!」

「哈哈哈,廢物,中了我的噬魂屍氣,看你還怎麼跟我斗。」

黑光落到地面,化為葉苦,此刻的葉苦臉上滿是黑光,長著白毛,嘴角濃濃的黑黏液,就像是一隻黑色的猩猩。

「是嗎?」

葉翌突然詭異一笑,邪氣無比。

「什麼!」

總衛長的神女友 ,中計了,一陣巨大的危機感襲來。

可惜的是不等他再度變身,一道黑光突然從葉苦後方升騰起,彷佛小李飛刀般,例不虛發,一下射入他的身體里。

他的身體「轟」的一下倒在地上,「呼呼呼!」,倒在地上后,四隻黑色怪物瞬間從他身體分離了出來。

他又變回了七尺高。

「噗嗤,」葉苦吐出口血水,艱難地抬頭,形容枯槁,披頭散髮,神色凄然,「咳咳!」一連吐出了數口鮮血,苦笑道:「一萬斤力量。」

「敗在我天殘腳之下,葉苦,你輸得不冤。」

葉翌冷漠的站在他的面前。淡淡道:「你值得做我的對手。」說著,慢慢的走下了台去。留下一眾吃驚的人群。

風長老冷靜的宣佈道:「這場比武,葉翌獲勝!。」

「這還是我認識的哪個廢物葉翌嗎?」

「噓,小點聲說話,他這麼厲害忙,你這樣說小心被他聽到報復你。」

「葉苦真垃圾啊。」

「是啊,被廢物打敗了。」

「哇」,葉苦慘嚎一聲,又噴出了一大口鮮血后,暈倒過去。

立刻有數人衝上擂台,把他扶了下去。

大長老露出可惜之色,自語道:「若不是葉翌的天魂太過霸道,近戰威力巨大,葉苦不可能輸。」

風長老淡淡的掃了眼四周,朗聲道:「進入下一場比賽賽。」說著,風長老看了一眼被抬下去的葉苦,大手一揮。

「轟隆隆!」

偌大的比武場整個震動了起來,只見在廣場中各處漸漸的浮起十座龍形擂台,擂台上金邊繚繞,奢華厚重,氣息古樸滄桑,一看就是年代久遠之物。

許多本來還在小聲私語的參賽者或者休息的參賽者都瞬間被傳進了擂台之上。

台下面,眾人都議論紛紛起來。

「下一場開始了。」

「葉華,神功蓋世,武功滔天。」

「哈哈,你們看,葉平竟然碰上了葉陽,悲劇人物啊。」

「誰說他倒霉啊,最倒霉的明明是葉放,本是葉家三大青年強者之一,可惜,碰到了魔箭公子葉雲,這悲催的傢伙。」

在擂台之上,葉華看著葉翌,臉上那道眼角自下頷都刀疤,微微蠕動起來,給他清秀的臉添了幾分猙獰,嘴角泛著笑容,孤傲站立,有股說不出的妖異。

「葉天雪對葉雲。」

「葉華對葉翌。」

「葉平對葉陽。」

葉華居高臨下的眼睛,就像是看待一隻螞蟻,獰笑著。。

「葉廢物,這一戰我一定要廢了你,讓你成為真正的廢物!」

「你不行。」葉翌平淡道:「前段時間打斷我我腿的仇,現在是我報的時候了。」

葉華仰天一笑:「廢物,嘴巴厲害是沒有用的,我要打殘你。」

「呵呵,這正是我要說的話。」葉翌笑笑。

就在這時候,葉翌加油,一把清脆的語聲傳來,葉翌轉過頭看去,說話的人竟然是徐橋夢,他驚喜的發現,徐橋夢此刻也在看著他,美眸中閃過一道柔情。

她一看見葉翌的目光,神色一慌,馬上移開了視線去。

看著徐橋夢的窘態,葉翌哈哈一笑,心道:「原來她的心裡是有我的。」瞬間,他感覺全身的熱氣在沸騰,全身的血液也像要洶湧而出似的,心中升起豪情萬丈,為卿與葉華這樣的強者一戰,有何懼哉?

他沒有發現,在他轉過頭片刻,徐橋夢的美眸又回到了他的身上,一時溫柔似水,轉瞬不見,

「廢物,我不許你用那種目光看她。」


葉翌「色眯眯」的看著徐橋夢。葉華自然看到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在葉華的眼裡,徐橋夢早已是他內定了女人了,葉翌這個廢物竟然用他的狗眼看她。葉華非常的憤怒,爆喝一聲。全身的真力流動出來。

屬於天士五階的實力猛的爆發開來,「在門派里我還沒有找你麻煩,你就跑回家了,現在,我看你還能往哪裡跑?」

「憑你這個垃圾,也想教訓我。」葉翌負手站定,環顧四周,絲毫沒有一點害怕之色,傲睨天下,不可一世道:「你要戰,我便戰。」

「狂妄。」葉華眼神中寒光一閃,頭頂上一隻冰凍的怪鳥天魂出現。他五指一握,冰刀化為一排四方形的刀陣,向著葉翌籠罩下去。

葉翌冷靜沉著,就在冰刀臨頭時,動了!他全身肌肉驟然活躍開來,膨脹,就像是一隻大猩猩,一股如上古巨獸般澎湃的力量,瞬從他的身體上洶湧而出,踢出一腳。

無影腳。

一萬斤力量

在這一股浩蕩的勁氣下,冰刀全部融化!

眾人眨眼間,葉翌已然消失不見!




「別說的一副,你好像什麼都看得很通透的樣子!」柳眉望著面前這個同樣驕傲,且不失美麗與儀態的女子,心中糾纏在一起的情緒,忽然化作一句話,脫口而出——

Previous article

他的人也已站了起來,向著走去,他的語氣也柔和了不少:「大家都起來吧!」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