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然而就當兩人分開向着兩邊逃跑時,身後追殺着兩人的趙小川也有了新的變化。

“吼!”

趙小川大吼一聲,舉起手中的匕首,渾身的殺氣向着匕首中彙集。

匕首“嗡嗡”作響,不斷震顫起來,隨後一股股血霧圍繞着匕首沸騰起來,漸漸在空中形成一個人形。

霸氣無雙,煞氣沖天,是霸王!

分開向着兩側逃跑的黃大師和夏雨青看到身後景象,不由嚇了一跳,這麼一來,分不分開似乎沒有什麼區別了。

然而這並沒有結束,趙小傳召喚出白霸王后,似乎並不滿足,而是身前兩個血色漩渦驟然出現,然後一隻只綠色眼眸從其中顯現出來了。

“吼,吼,吼。”

一聲聲獸吼聲傳出,一隻只戴着白骨面具的怪物再次出現,然後分成兩股。

趙小川帶一隊,向着黃大師追去,霸王靈體帶一隊,向着夏雨青殺去。

“不要跑!”趙小川在黃大師身後吼道:“讓我殺你了!”

黃大師回頭喊道:“****纔等着讓你殺呢!”

然後,黃大師從褡褳中掏出一疊黃符貼在自己身上,速度暴增。

“吼吼!”霸王靈體在夏雨青身後嘶吼。

夏雨青咒罵道:“該死的黃皮子,等這一次結束了,我一定要你好看!”

說完,她向後射出無數只冰箭,同時速度也猛然加速。

“看樣子,他們都自身難保了!”

衆人看到兩人各自被一大隊人馬追殺着,幽幽的嘆息道。

凌影忽然驚叫道:“你們看,那李若曦似乎又有了新的變化!”

然而在她剛說完後,便被星兒粗暴的打斷了。

“閉嘴,現在最重要的是我的兒子小寶。既然黃大師和夏雨青不能下來,那麼你們就好好的想想怎麼救助我的兒子,快點想出辦法,不然我就殺了你們!”

星兒眼中光芒不定,顯然神經已經有些不正常了。

凌影不滿自己的話被打斷,怒道:“老太婆,你發什麼瘋?連你都沒有辦法?我們能有什麼好主意?”

夏雨青猛然轉頭看向星兒,手中快速的匯聚成一個星盤,扔向凌影。

“小心!”

“快躲開!”

衆人被夏雨青二話不說就出手的手段嚇了一跳,連忙大聲叫道,同時他們也意識到眼前的夏雨青並不是開玩笑。

凌楓又驚又怒,快速衝出人羣,將發呆的凌影抱在懷中,同時感受到星盤上面蘊含的強大能量,不由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殘陽似血,黃昏已至,時間正在一分一秒的過去。

李洪天辦公室內,氣氛壓抑,除了秦穆然外,李家人個個都替秦穆然捏了一把冷汗。

「穆然,再有半個小時,可就要封盤了!」

李洪天提醒道。

「我知道。」

秦穆然淡然回道。

李洪天和李宏強對視一眼,父子二人神情詫異,他們越來越搞不懂,秦穆然到底在玩兒什麼套路?

此刻,秦穆然盤上的五十億資金,已被消耗殆盡,幾乎十不存一。

「老公,你到底還在等什麼,萬一姜陸兩家此刻套現,咱們可賠大了。」

陸傾城擔憂道。

「老婆,放心,姜家和陸家,是不會這時候套現的。」

秦穆然自通道。

雖然,他和姜志國還有陸天魁只見了幾面,但他們兩人的性格,早已被秦穆然看透。

在沒有徹底吃掉秦穆然所有資金前,兩家是絕不會輕易套現的。

貪心,是所有資本家的共性。

「秦先生,我實在搞不懂,您這麼做,到底是打的什麼牌?」

李宏強驚奇問道。

「李少爺,別著急,等時機到了,你們自然會知道。」

秦穆然輕輕笑道,笑容深邃,讓人捉摸不透,即便是陸傾城,也被蒙在鼓裡。

周志清目不轉睛,死死盯著大屏幕上的股市走向,額頭已經出了一層密汗。

「秦先生,咱們的資金被吞噬的速度越來越開,而且封盤時間馬上就要到了,再這樣下去,恐怕……」

周志清沒再多言。

身為李家頂級操盤手,他對目前盤上的形勢,抱有一種悲觀態度。

秦穆然將手中煙頭兒掐滅,抬頭看了眼時間后,嘴角揚起一絲笑意。

「不錯,看來是該行動了。」

秦穆然說道。

聽到秦穆然的話,李洪天父子,終於鬆了口氣,秦穆然終於要出牌了!

秦穆然走到電腦屏前,仔細打量幾眼股市形勢后,言道。

「現在盤上,差不多有一百八十億,湊個整,投二十億進去吧!」

秦穆然話音落下,所有人都有些費解。

現在盤上的一百八十億資金,幾乎都已經被姜陸兩家吞噬,秦穆然此刻再投二十億進去,這無異於是杯水車薪,白白撒錢呀!

「秦,秦先生,我沒有聽錯吧!」

「二十億?」

「這二十億投進去,不是白扔了嗎?」

周志清語氣驚愕,百思不得其解,他甚至開始懷疑,秦穆然該不會是不懂怎麼打金融戰吧?

又或者是,秦穆然手頭沒有更多資金了?

「現在距離封盤,只有短短十分鐘,按照現在的速度,封盤前,他們吞不掉這二十億。」

秦穆然說道。

「不錯,確實吞不掉,可那又如何?」

周志清詫異問道。

在他看來,秦穆然今天至少要虧損六十億。

「哼哼……如果你是對方的操盤手,遇到這種情況,你會怎麼想?」

秦穆然笑著問道。

周志清眉頭一皺,沉思片刻后,回道:「如果我遇到這種情況,第一預判是,對方已經沒有資金了,所做的一切,不過是在做困獸之鬥罷了!」

「不錯,我相信姜家和陸家,現在一定也在這麼想。」

秦穆然笑道。

「秦先生,我實在搞不懂,即便是給了姜陸兩家這種錯覺,又有什麼用?難道你還有下一步計劃?」

「六十億,萬一兩家此刻套現,你可是要血本無歸的呀!」

周志清擔憂道。

周志清的擔心,也正是李家人的擔心。

對於這一點,秦穆然心裡很清楚,不過他更相信自己的判斷,那就是只要盤上還有自己一分錢,姜陸兩家就不會套現。

而且,尤其對姜家而言,他想要的,不僅僅是錢,更多的還是洋城老街的土地股份。

十分鐘后,牆上的時鐘,指向六點整。

與此同時,股市全部被凍結封盤。

而此刻,秦穆然再次投進去的二十億,現在只剩下了十五億,在短短半小時內,姜陸兩家,便一具吞掉了十億資金。

「老公,你這是什麼意思?錢多的沒地兒花了嗎?」

陸傾城詫異道。

短短一天,秦穆然便白白虧損了六十億資金,這讓陸傾城有些不解。

作為盛康集團的總裁,陸傾城並不生氣,六十億,他們還是輸得起的。

她只是想不通秦穆然這麼送錢,意義何在?

秦穆然嘴角一揚,露出笑意。

「老婆,放心,先送他們六十億,反正咱們家錢多,哈哈……」

李洪天父子相視一樣,神情都有些驚愕。

六十億,對洋城李家而言,一年盈利都未必有這麼多,可秦穆然居然直接白白送給自己的敵家?

這是什麼神操作?

「秦,秦先生,您該不會是有什麼難處吧?」

李宏強詫異問道。

「沒有。」

「那您這種送錢行為,還真是讓人捉摸不透。」

短短一天,虧損六十億,居然還能笑得出來,這種樂觀心態,連李洪天都自嘆不如。

「我說過,放長線,才能釣大魚。」

秦穆然笑道。

「穆然,可你這線放的也太長了,就不怕斷線嗎?」

李洪天說道。

「放心,明天,自有分曉。」

「好了,大家都忙一天辛苦了,晚上我請客。」

秦穆然神情自若,彷彿對他而言,虧損六十億根本不值一提。

……

此刻,在陸氏集團指揮部內,歡聲雀躍。

「陸家主,姓秦的腦子壞了吧!」

「明明敵不過咱們,居然最後關頭,又砸進來二十億,真是自不量力!」

姜志國神情得意道。

而陸天魁卻臉色凝重,沒有絲毫高興的樣子。

就今天戰果來看,一天,姜陸兩家便侵吞了秦穆然六十億資金,可謂大獲全勝,但他內心卻莫名有種不安的感覺。

「姜家主,不要高興太早,你不覺得事情很奇怪嗎?」

陸天魁言道。

「奇怪?哪兒奇怪了!」

姜志國絲毫沒有感到異常。

「姓秦的明知再投二十億,也是杯水車薪,可他為什麼還要多投這二十億?事出反常必有妖,咱們可得小心,儘快套現,以防夜長夢多……」

陸天魁畢竟從事金融行業幾十年,在這方面,他極具天賦。

「陸家主,我看你是想多了,姓秦的只是不甘心就這麼敗了,投二十億,不過是困獸之鬥,垂死掙扎罷了!」

姜志國自信滿滿,彷彿已經勝券在握。

「但願如此吧!」

陸天魁面色凝重,心中仍舊隱隱不安,不過想起自己身後的靠山,他不禁自嘲一笑。

或許,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凌楓絕望的閉上了眼睛,周圍人驚恐的看着眼前。

誰也沒有想到夏雨青竟然如此的狠厲,或者說眼前小寶的異常已經讓夏雨青喪失了理智。

“凌楓死定了!”

所有人心中不由自主的浮現在這樣一個念頭。

然而就在此時,一簇火苗從旁邊斜斜插來,狠狠地撞擊在星盤之上。

“波”的一聲輕響,火苗和星盤相互撞擊,然後湮滅,最後同時消失在空中。

“讓我來試試!”

是葉楓,是葉楓在最後關頭出手救下了凌楓和凌影。

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葉楓身上,看到葉楓正笑意盈盈地直視着夏雨青。

“葉楓竟然笑了?在這個時候笑了?莫非..”

凌楓看到葉楓的笑容微微一愣,心中有了一個猜測。

一個熟悉調皮的聲音從他的耳邊響起,同時一隻素手將凌楓攙扶了起來。

“凌楓?坐地山這麼久,你就不怕得痔瘡麼?”

凌楓轉頭,臉上露出狂喜的神色。

“美美?你沒事了?”

“還要多虧你之前給我的傀儡娃娃,不然我也不會這麼快復原。”

崔美美調皮的說道。

傀儡娃娃,有着三次可以代替主人死亡的功效。

當初是凌楓將傀儡娃娃交給了崔美美,只可惜凌楓之前用了一次,所以傀儡娃娃只有兩次保命的機會。

而崔美美也正是因爲傀儡娃娃的緣故,才克服了自身遇鬼就暈的體質,而且這一次也是傀儡娃娃救了他。

凌楓臉上露出恍然的表情,剛想要說什麼,但是凌影卻插嘴道:“別說話了,還是快點看看葉楓大哥吧!”

看着突然插在自己和崔美美之間的凌影,凌楓臉上露出無奈的表情,他看的出來自己的妹妹似乎不高興了。

崔美美饒有興趣地看着凌影,直到凌影臉色漲的通紅,才轉頭看向葉楓。

“你可以救小寶?”星兒激動地說道。

我卻不被他“挑撥”,心中滿是溫暖地說道:“她對我兩個嫂子,如同對待家人一般,就憑這一點,我還有什麼可以抱怨的呢?”

Previous article

過了一會兒又忍不住的看向墨九狸的方向,然後在心裡說道:「臭女人,你也要保重,希望還能再見到你!」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