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凌莫邪這一出價,宇文輕羽便跟瘋狗似的咬上來了,大聲的出價道:「我出一千七百萬!」

「一千八百萬!」宇文輕羽話音剛落,一號貴賓室中的東方思雨便出聲說道,似乎是下了決定。

凌莫邪沒有猶豫,要得罪,早都已經得罪了,現在沒有什麼可猶豫的,接著出價道:「一千九百萬!」

宇文輕羽也連忙出價:「兩千萬!」凌莫邪嗤的冷笑一身,對著話筒說道:「我要求拍賣會查驗宇文輕羽的資產,就算他是宇文家最受寵的孫子,一下拿出這麼多靈石來,也有些不可思議呀!」說道「孫子」兩字的時候,特意加重了語氣。

「咯咯!」一號貴賓室中,本來正因為語文輕羽的出價而生氣的東方思雨,捂著嘴輕笑一聲,說道:「這個凌莫邪倒是有趣。」

宇文輕羽張狂的笑容一滯,對著被自己踹倒在地的小廝說道:「小陳,我的零花錢還有多少來著?」

小陳帶著哭聲,說道:「少爺啊!咱們只有一千八百萬靈石!剛剛,您叫得太快,我還來不及阻止你!在大拍賣會報虛價,這……」小陳恐懼得直打哆嗦,話也說不清了。

宇文輕羽神情一變,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此時從光屏傳來拍賣師的話,拍賣會已經同意了凌莫邪的請求。

怎麼辦?怎麼辦?宇文輕羽不斷的思考著,忽然,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拿起話筒,說道:「眾所周知,他凌莫邪所在的凌家論錢財,跟我的家族沒法兒比!更何況,他是不久前才被接回來的。如果我沒有這麼多靈石,他又怎麼會有?我也要求查他的資產!」 「不用查了!」一個聲音陡然從場中響起,傳遍了大廳和二樓的貴賓室:「我可以證明,凌莫邪有著這麼多靈石!」

「你是誰?你有什麼資格證明?」宇文輕羽發瘋似的大叫著,沒有理會身旁的小廝竭力勸阻。「哈哈!」那聲音冷笑一聲,說道:「沒想到這宇文家年輕一代的第一人竟然不認識老夫啊!你們說說,老夫是何人,有沒有資格為凌莫邪證明?」

「哈哈!」一樓大廳中的人們紛紛大笑起來,議論起來,諷刺至極。台上拍賣的老頭兒也看了看九十八號包廂,張嘴說道:「這位是我們大拍賣行天風城分行的負責人,龍老爺子。你說他有沒有資格證明?」

「什麼?這……」宇文輕羽一下跌坐在沙發之上,雙眼無神。不一會兒,查驗宇文輕羽資產的工作人員回來了,對著白髮老頭兒耳語了幾聲。

白髮老頭兒眼神閃過一絲凌厲,拿起身前的話筒說道:「已經查證,宇文輕羽可以動用的資產為一千八百萬靈石,剛剛屬於報虛價的行為,我們大拍賣行就暫時把你扣下了,叫你們宇文家的家主來道歉、領人吧!」

說完,看了看大廳中各人的反應,又恢復成和藹的神色,說道:「好了,現在我們接著拍賣這柄風雲劍,宇文輕羽之前的喊價不算,現在是凌莫邪所出的一千九百萬,還有誰出價的,儘快了啊!」

一號貴賓室之中,東方思雨絞了絞手指,輕聲說到:「算了,現在這情況看來,凌莫邪可不止擁有兩千萬靈石啊!罷了,就讓給他吧!」

場中頓時安靜了下來,沒有人再出價。最後三錘落定,這柄風雲劍被凌莫邪拍了下來。眾人便準備離席了,這風雲劍是壓軸之物,拍賣會至此已經結束了。

「還請一號二號貴賓室的朋友留步!」凌莫邪突然拿起話筒說道:「小子買這風雲劍實是為了尋找家父線索,兩位既然與我相爭,想必也是有些目的,我願與二位共同研究此劍。並且,我只要家父的線索,其餘諸如藏寶圖,二位盡可拿去!」

「小七?」老二幾人驚訝的看向凌莫邪,為何他花了大價錢買來的風雲劍,卻主動說要與別人共同研究?

凌莫邪放下話筒,對著驚異的凌老二幾人笑了笑,說道:「就如我所說,我只是想要老爹的線索而已,而且,你們不是說這兩人不可得罪嗎?看他們的樣子,明顯是對風雲劍也有些了解的,比我自己瞎摸索好多了。一舉多得,何樂而不為?」

「咚咚!」就在凌莫邪與凌老二幾人交談間,房門已經被敲響。打開門一看,是龍老和一個鬚髮皆赤的老頭,還有一個雍容華貴的女子。

「龍老?」凌莫邪有些驚訝的出聲道。龍老笑了笑:「哈哈!你小子,我這不是給你送風雲劍和剩下的靈石來了嗎?」

說著,拿出了一個儲物戒指,遞給凌莫邪。凌莫邪客氣的點了點頭,接過戒指放出精神力一看,裡面的空間中果然漂浮著一柄長劍,然後便是成堆的靈石,買了風雲劍之後,拍賣所得的靈石還有兩千三百萬,難怪堆積成山了。

「謝謝龍老了,還麻煩你親自跑一趟。」凌莫邪把儲物戒指套在自己手上,在修仙世界中,儲物戒指並不值錢,所以龍老也沒有要收回的意思。

「我本來沒打算過來的,誰知道你這麼大方啊!近乎兩千萬靈石買來的風雲劍,竟然願意拿出來共同研究,我自然要來湊個熱鬧了!你沒意見吧?」龍老撇著嘴說道。

凌莫邪笑了笑,說道:「自然沒意見,人多力量大,也好找出風雲劍的蹊蹺,反正我自己怎麼看都是一柄普通的劍啊!」

聽到凌莫邪這樣說,站在一旁的紅髮老頭兒一下拍在凌莫邪的肩上:「我就喜歡你這樣爽快的人!哈哈,以後要是想打造什麼靈器,儘管來找我!」

「咯咯!」那雍容華貴的女子也低頭掩嘴輕笑一聲,說道:「小兄弟倒是有趣,比那宇文輕羽識趣兒多了。我也不瞞你,我確實是聽到風雲劍暗藏藏寶圖的消息,才對它起了心思的,若是真找出藏寶圖,我會給你一定的補償。」

「補償就不需了,我也說了,我只是想要找到家父的線索而已,若是真找到藏寶圖,就當是給你幫助我研究風雲劍的報酬好了!」凌莫邪笑著說道,眼中沒有任何貪婪神色,可以看出,他確實是這樣想的。

東方思雨看著凌莫邪的眼神一愣,隨後慌忙錯開,她身處權利漩渦之中,還未見過凌莫邪這樣的人。在她的世界中,所有的人都在想方設法得到更多,而不會推脫好處。

兀然見到凌莫邪這樣竟然不要她的補償的人,超出了自己的理解,有些疑惑,也對凌莫邪多了一絲好奇。

「對了!高老,您也是想找藏寶圖?」凌莫邪突然想起似的,對著攬著自己肩膀的高刺陵問道。

「嘁!什麼藏寶圖?庸俗!難道你不知道嗎?這柄寶劍是一代煉器大師,鍾無邪老前輩所鑄,對我們煉器師來說,能夠研究前輩煉器的技巧,比什麼藏寶圖重要多了!」高刺陵瞪大眼睛,憤然的說道,顯然是對凌莫邪把他歸於想要找藏寶圖的庸俗之人,感到不忿。

就在幾人聊著天的時候,一聲爆喝傳來:「你這個小兔崽子!你……」

凌莫邪談笑的神色一僵,對著龍老問道:「龍老,這是怎麼回事?不會是被人給挑場子了吧?」

龍老冷冷的嗤笑一聲,說道:「你小子想什麼呢?真當我們商會是好惹的?我沒聽錯的話,這是宇文家那老頭兒的聲音吧?怎麼樣?要不要去看看,剛才宇文輕羽那小子可是在針對你呢!」

「有何好看的?」凌莫邪眯了眯眼睛,笑了笑,針對自己嗎?明天自己會親自要他好看的!

「好了,就這麼說定了!你們在我與宇文輕羽比試之後,便來我家與我共同研究著風雲劍吧!今日我就先告辭了!」 「等等!」凌莫邪正轉身離去的時候,那雍容華貴的女子突然伸了伸手,對著凌莫邪叫到。

「怎麼了?凌莫邪眉間閃爍著疑惑之色轉過了身來,東方思雨臉色紅了一下,說道:「我叫東方思雨。」「嗯,怎麼了?」凌莫邪奇怪的說道,叫住自己就為了說個名字?

東方思雨一愣,跺了跺腳,嘟著嘴驚訝的說道:「你不知道我?」凌莫邪皺了皺眉頭,「嗯,出雲國公主,聽說過,怎麼了?」

「你知道?那你也應該知道我所說的補償會是多麼豐厚了吧?為什麼拒絕?」東方思雨眼中閃爍著疑惑的神色,定定的看著凌莫邪。

凌莫邪啞然失笑,難怪之前跟龍老、高老聊天兒的時候,就這丫頭坐在一邊不說話呢,原來還在糾結這件事呢!

「我不是已經說了嗎?這是你幫我,我又怎麼能要你的補償呢?」

「但是,但是…如果找到了藏寶圖,是我佔了便宜啊!」東方思雨昂著小腦袋,眉心緊皺,她實在想不通。

凌莫邪哈哈一笑,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腦袋,說道:「佔便宜就佔便宜唄! 甘棠以白 ?」說著突然湊近東方思雨眼前,眨了眨眼睛。

「轟!」的一聲,凌莫邪直接被轟了出去,卻是東方思雨身邊,那個一直不引人注意的小丫鬟出手了,擋在了東方思雨面前,對著凌莫邪橫眉豎眼,氣勢洶洶的說道:「不許調戲公主殿下!」

「調戲。」東方思雨愣愣的低喃一聲,臉上浮起一絲紅暈,伸手捏住了那丫鬟的耳朵,狠狠的說道:「好呀!小幕!你說什麼?你說我被調戲了?皮癢了是吧?」

小幕像老鼠遇到貓一般,氣勢一下子沒了,縮著腦袋怯怯的看著東方思雨,可那眼神兒明顯就是在說,可不是被調戲了嗎?

凌莫邪捂著胸口站了起來,搖著頭走了,自己修為還是太低了啊,那丫鬟一下,就打掉自己五分之一的血,而且以那丫鬟的氣勢判斷,至少是心動期。

見到凌莫邪離開,凌老二這幾個凌家兄弟也是連忙跟上,今天跟著凌莫邪他們可算是長了見識了。他們自己可能一生都不會遇到這麼精彩的事情。

「好啦!思雨,就別責怪你那丫頭了,沒見人都走了嗎?」龍老頭站起來說道,隨後也走出了三號貴賓室。

東方思雨動作這才一頓,一下坐在了房間中的沙發上。一旁的高老頭兒也站了起來:「哈哈,那老頭兒我也走啦!公主你呢?」

東方思雨揮了揮手,含糊的說著:「走吧!走吧!別管我!」自己卻是仰躺在沙發上,撫著額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公主,你不會是喜歡上那小子了吧?要知道,以前別人要是敢靠近你一米,我把他們轟出去,你都不會說什麼的。」小幕委屈的說道。

「不可能!」東方思雨大聲的驚呼道,隨後恢復威嚴的樣子,說道:「走吧!我們也回去驛站,明日,我要去看他與東方輕羽的比試!」

離開大拍賣行,凌莫邪直接回到了凌府自己的小院子之中。

一夜過去,大街之上突然出現了兩個傳言,傳得沸沸揚揚。一個傳言自然是宇文輕羽當日在大拍賣會上報虛價的事,那些八卦者們簡直是把宇文家主來接宇文輕羽的憤怒都傳得惟妙惟肖!

另一個傳言,卻是關於凌莫邪的。孫小小深夜從凌莫邪小院離開的消息,再加上去拍賣會拍賣的那些「怪異」物品的消息,一起被傳了出去,然後,凌莫邪的頭上便被冠上了好色之徒的稱呼。

一覺醒來,從小廝那裡得知這兩個傳言的凌莫邪那是苦笑不得,只不過,看著任務面板上的主線任務進度條兒,已經走到了百分之四十九,還是高興的笑了起來。

畢竟,這個任務只說是揚名,卻沒規定必須要揚美名啊!

「七少爺!七少爺!不好了!」一個小廝大叫著跑了進來。

凌莫邪眉頭一皺,說道:「什麼不好了?我可好得很呢?發生了什麼事,慢慢說來。」

小廝喘了幾口粗氣,說道:「那宇文輕羽在大街上擺了擂台,讓人敲鑼打鼓的去各個街道宣傳,說要,說要在擂台上報昨日少爺辱他之仇!」

「呵呵!他倒是有些心思,是想要讓我再眾人面前敗給他,丟盡臉面嗎?不過,今日,將要丟臉的一定是他!」凌莫邪雙眼微眯,自言自語的低聲說道。

雖然他早已經向宇文輕羽下了戰貼,但知道這件事的百姓也就是那些消息靈通的,還是有很多人不知道的。宇文輕羽這麼一宣傳,幾乎所有的百姓都會去觀看這場比試吧!

畢竟,宇文輕羽可是天風城年輕一代第一人,他十數年來積累起來的名聲,倒是要比異軍突起的凌莫邪大多了。

「這怎麼不好了?這可是好事啊!」凌莫邪哈哈一笑,抬腳便向著凌府外走去。

剛走出凌府,便見到一個火紅的身影,旋風似的向著自己就沖了過來,自己還來不及躲避,便被撞傷了。而那火紅的身影也被反震之力震得向後倒去。

凌莫邪連忙一把摟住了她的腰,無奈一笑:「孫小小?你又來了?還嫌我的傳言不夠多,名聲不夠臭嗎?現在那些百姓可都說我是好色之徒啊!」

孫小小聽到凌莫邪的話,冷哼一聲說道:「難道不是嗎?那些百姓說得很對啊!」隨後,又想起了什麼似的,拉著凌莫邪的手說道:「你別去跟宇文輕羽比試了!」

「怎麼?就因為他把這件事鬧的沸沸揚揚,將會有很多人去看嗎?我說了,會輸的,只會是他!」凌莫邪放開孫小小,挑了挑眉自信的說道。

「不是因為這個啦!聽說他覺得自己昨天在拍賣會受辱,又被宇文家主訓斥,悲憤之下,竟然再行突破了!也就是說,他現在是心動初期了!」孫小小一字一頓的說道,想要讓凌莫邪認識到這件事的嚴重性。 凌莫邪動作一頓,心動期?每個大境界之間的差距都是很大的,今天心動期的宇文輕羽,與昨天辟穀後期的宇文輕羽絕對不可同日而語。

「小七!」就在凌莫邪愣住的時候,一個聲音從身後響起。凌莫邪連忙轉過身來,看向說話的凌嗣炆說道:「你也是來勸我不要去的?」

凌嗣炆眉頭緊皺,久久沒有說話,很久之後才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說道:「不是,現在就算你不去恐怕都不可能了!」

「為什麼?」凌莫邪皺著眉頭說道,雖然他從來就沒有想過逃避,不去赴約,但這樣被動的不得不去的感覺還是很不爽。

凌嗣炆站在府門外的台階上,低頭看了看凌莫邪,隨後出聲說道:「我也要去看這場比試,還是……裁判。」

「他們請了多少裁判去?」凌莫邪一愣,隨後嘲諷的揚著嘴唇說道,簡直是囂張,真以為自己有百分百的把握了嗎?

凌嗣炆聽到凌莫邪的問話,欣慰的點了點頭,這小子還是不傻,至少認得清敵人。宇文輕羽雖然是天風城年輕一輩兒第一人,但要想請動多少有分量的人物,還是不太可能的,但如果是宇文家的家主,宇文驄那就另當別論了。

「我已經派人打探了,他們請了拍賣行的龍老,器閣的高老,還有正好來到天風城的思雨公主。」

凌莫邪聽著凌嗣炆一個個說出裁判們的名字,眼睛漸漸的眯了起來,宇文家這次玩兒得有點兒大啊!不光是為了對付自己,還是想讓這些裁判們看看,他們的眼光出錯了,凌莫邪,根本比不上宇文輕羽。

這是對昨天在拍賣行中,這幾個人對凌莫邪另眼相看,卻讓宇文輕羽,包括宇文驄都出了丑的反擊。

凌嗣炆看著沉思的凌莫邪,搖了搖頭說道:「也不知道他這一手下得是好是壞,好的話,這幾個大人物便可以看到宇文輕羽的厲害,從而對他宇文家另眼相看,壞的話,可就讓這些得罪不起的人,對他宇文家有了隔閡,這是在賭呀!」

「哼!我提出的挑戰,竟然成了他宇文家豪賭未來的賭約,不爽啊!」凌莫邪低著頭輕聲的說著,又抬頭看向凌嗣邪,嘴角掛著一絲邪笑說道:「宇文家的丹藥生意做得怎麼樣了?」

凌嗣炆一愣,這都什麼時候了,現在最要緊的比試,說什麼丹藥生意?但還是回答道:「有著你提供的春風化雨丹,我們凌家丹閣總是壓他們一頭的,但對他們也不是什麼致命的打擊,畢竟他們還有著從我們凌家挖過去的那個二級煉丹師,丹藥種類多我們一些,這也是他們的優勢。」

「呵呵,知道了!」凌莫邪眯了眯眼睛,意氣風發的說道:「老爺子,這次比試之後,咱們合作一把吧!」

「哈哈!好!」凌嗣炆一愣,隨後大笑起來,說道:「走吧!去跟宇文輕羽比試去!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讓他們這次自己高高揚起的手掌,最終拍到自己臉上去!」

說完,對著凌莫邪揮了揮手,指著不遠處的轎子,讓凌莫邪跟自己一起去。

孫小小焦急的看著凌莫邪與凌嗣炆的對話,踱著腳說道:「哎呀!凌爺爺,你怎麼也跟著凌莫邪胡鬧呢!宇文輕羽他可是心動期了啊!」

凌嗣炆看著孫小小,眯著眼睛笑了笑,說道:「丫頭,做莫邪的女人,最好要相信他!」

孫小小一愣,隨後紅著臉跺腳道:「凌爺爺,你說什麼呢?那,那只是傳言,不可信啊!」

凌莫邪也尷尬的笑了笑,對著凌嗣炆說道:「好了!快走吧!說不定他們現在已經在說我們被嚇得不敢去了!」


凌嗣炆對著凌莫邪意味深長的笑笑,哈哈大笑著邁著大步向著轎子的方向走去。凌莫邪拍了拍孫小小的頭:「別放在心上!」然後也大步跟了上去。


孫小小咬著唇怔怔的看著凌莫邪離去的方向,心裡不斷的不滿的呢喃著,什麼別放在心上嘛,就這麼不想跟人家有什關係嗎?哼!

呆立了好一會兒,知道轎子遠去,孫小小才回過神兒來,靈力運轉,幾下往著比試擂台的方向跑去。既然你要去比試,我說了我會來觀看的。

轎子行之比試擂台搭建的大街,人流擁擠,根本記不過去。凌嗣炆皺了皺眉頭,說道:「看來是要在此下轎了。但是就這麼走過去的話,難免又要被宇文家的人嘲諷。我倒是可以飛過去,你怎麼辦?」凌嗣炆看向倚著轎子的窗子,面色平靜的凌莫邪。

「這算是下馬威嗎?倒是有趣!」凌莫邪輕喃一聲,臉上全無焦急之色,倒是凌嗣炆緊皺著眉頭,說道:「算了,嘲諷就嘲諷吧,只要待會兒你贏了那宇文輕羽,他宇文家打在我凌家臉上的巴掌,都會更重的打回去!」

「嘲諷?宇文家嗎?」凌莫邪嘴角勾起一個諷刺的笑容,從背包裡面拿出一個指環來,說道:「此物名為浮空指環,待會兒還需老爺子相助了!」

「如何相助?包在我身上!」凌嗣炆眼睛一亮,拍著胸脯說道,凌家的面子,自然是不丟為好。

「只是待會需要一股東風,吹向擂台的東風罷了!」凌莫邪語氣平淡的說道。

「嘩啦!」一聲,凌嗣炆和凌莫邪同時從轎子里掀開轎簾出現,緩緩的升入了空中,無人察覺的,一股微弱的風向著擂台吹去。

人們只看見凌莫邪竟然跟凌嗣炆一起,飛在空中,越過擁擠的人群,最後穩穩的落在了擂台之上,沒人看到,就在擂台上方,凌莫邪悄悄從手指上取下一枚指環。


百姓們,擂台上的裁判們,宇文家的人們都瞪大了眼睛張大了嘴巴,看著凌莫邪落在擂台上的瀟洒身影。怎麼可能?不可能!凌莫邪不過是辟穀中期而已,怎麼可能能夠飛行呢?

要知道,憑空飛行是元嬰期強者的專利,金丹期也只有御器飛行而已,而辟穀期,與這兩個境界還差得很遠! 「宇文驄,應你邀約,我來給這場比試當裁判了!」凌嗣炆站在擂台之上,對著坐在裁判席上的宇文驄說道。

宇文驄還沉浸在凌莫邪竟然飛上擂台的驚訝之中,聽到凌嗣炆的話,久久沒有反應過來,還是旁邊的高刺陵站起來說道:「哈哈!凌家主,你們凌家可真是人才輩出啊,前有凌厲雲,後有凌莫邪。你這家主,怕是當得此生無憾了吧!來,來來!快過來坐,看看今天這兩個小子要給我們上演怎樣的一場好戲!」

凌莫邪看向裁判席的方向,對著高老、龍老以及一邊看著東方思雨點了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凌嗣炆也已經落座在裁判席上。

總共五個裁判,凌嗣炆、宇文驄、高刺陵、龍老、思雨公主。此時宇文驄已經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看向凌莫邪的目光很是不善。

如果不是凌莫邪的話,羽兒也不可能被扣留在大拍賣行,更不可能要自己親自去道歉領人,自己堂堂宇文家家主的臉都丟盡了!

哼!這次羽兒不但突破到心動期,還有著我給的「秘密武器!」我就不相信還都不過你區區一個凌莫邪。我要讓全城百姓都看到你比不過我家羽兒,我要讓這些沒眼光的人看看,我家羽兒,不是一個曾經的廢物可以比擬的!

宇文驄的所思所想,都表現得再明顯不過,他有著十足的把握!

東方思雨看了看擂台上的凌莫邪和一旁的宇文驄,皺著眉頭說道:「聽說宇文輕羽突破到心動期,比凌莫邪高了一個大境界,這場比試,不太公平吧?」

宇文驄眼睛一眯,恭敬的對著東方思雨說道:「公主殿下!您可知道,這場比試可是凌莫邪主動向我孫兒宇文輕羽發起的,又怎麼會不公平呢?」

「這……但是,宇文輕羽已經……」

「好了,公主殿下,這場比試確實是我對宇文輕羽提出挑戰的,既然他已經應戰了,就讓我們完成這場比試如何!」凌莫邪上前一步,來到裁判席面前,對著東方思雨說道。

東方思雨驚愕的抬起頭,看著眼前居高臨下看著自己的凌莫邪,從那雙幽黑的眸子中,她看不出一絲恐懼,只是慢慢的怒火與戰意!

「宇文輕羽在哪裡?」凌莫邪轉頭對著坐在一邊的宇文驄問道,語氣中毫無恭敬的之意,他是個愛恨分明的人,既然是敵人,就不用假惺惺的客氣。

「怎麼?你就這麼想要早點兒被我虐嗎?真是賤啊!」就在凌莫邪話音落下之後,便只聽見一個聲音傳來,是宇文輕羽無疑。

宇文輕羽在街道旁的一個高樓之上,說完這句話,輕輕一躍便跳到了擂台之上,讓凌莫邪眼睛一縮,這種程度的彈跳力,確實比自己強一些,宇文輕羽是真的突破到心動期了!

隨後,便自我嘲諷似的搖搖頭,管他突破沒突破,這場比試,是逃不掉的,或者說,他們兩方都沒想過要逃避。

凌莫邪沒有因為宇文輕羽的話而生氣,現在就算吵起來,對宇文輕羽也不算什麼傷害,還不如待會兒好好揍他一頓!

「現在可以開始了嗎?」凌莫邪面對宇文輕羽站著,眼睛微眯,對著身後的裁判們問道。

「哈哈!當然可以開始,現在就開始!你說對吧?羽兒!」宇文驄大笑一聲說道,那樣子,簡直是自己已經獲得了勝利那樣。


哲法有些擔憂.阿米莉亞拿了不該拿的東西.她又一次隱瞞了自己.

Previous article

「別說的一副,你好像什麼都看得很通透的樣子!」柳眉望著面前這個同樣驕傲,且不失美麗與儀態的女子,心中糾纏在一起的情緒,忽然化作一句話,脫口而出——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