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哲法有些擔憂.阿米莉亞拿了不該拿的東西.她又一次隱瞞了自己.

一片月神雕像的碎片.才是阿米莉亞此行真正的目的.哲法有些氣結.但又十分無奈.對方就是這樣.明目張胆地欺騙自己.又知道自己絕對不會對她怎麼樣.

特別是現在.哲法吃了屬於阿米莉亞的萬山之心.這份情.欠的有些大了.

哲法的身體.已經逐漸適應萬山之心的藥力.或者說他的心臟已經徹底接納了兩顆萬山之心留下的種子.不至於讓哲法出現身體力量失衡.不小心碾碎木床的情況.

心跳聲已經變得平緩.但哲法依然有些不適應這種三連跳的感覺.三個心臟.意味著更強大的力量.哲法曾經小心地試了試.他一手拎著花椒.一手拎著楓牙.

兩頭巨大的座狼猶如安靜的兔子.在他手中害怕的微微顫抖.卻絲毫不敢抵抗.兩頭狼超過一噸的體重.哲法卻絲毫不覺得累.

他看了看腰間佩戴的長劍.自嘲著想到:或許該學學安蘇.扛一把…不.扛兩把雙手錘作戰.

哲法也只是想想.有了秘藍鬥氣.他手握長劍的威力絲毫不輸魔法的力量.至於武器.劍依然是更加有效的殺敵利器.肉體強大.揮出的劍也可以更快、更鋒銳.

「有人在嗎.」哲法的房門被敲響.是阿米莉亞.第一次對方對自己如此禮貌.不是直接推開房門或者用腳踹.哲法覺得有些不一般.

果然.

房門打開.阿米莉亞身後還站著塞班長老.將客人迎入自己的樹屋.塞班長老開門見山地說道:「外來者.你們的任務已經完成.可以走了.」

哲法驚訝地看著對方.然後又看看阿米莉亞.但少女躲在精靈長老身後.用同樣困惑的眼神直視哲法.

有情況.. 「人類領主.我們拜月族接下來將要舉行一系列慶典.不適宜招待外來的客人.希望你們理解.」塞班長老的理由無懈可擊.哲法很清楚一個被修復的灌注著神力的神靈雕像意味著什麼.


真神的祝福不是空洞的謊言.是真正的神力.它將化作力量通過賜福分享給每一位拜月精靈.

拜月精靈的祈禱儀式.即便沒有銀月祭祀的參與.有了修復好的神像.也可以直接傳達給月神.

拜月精靈可不會和人類分享月神的祝福.哲法、阿米莉亞等人類必須離開.

「那我們明天就啟程.」哲法問道.但這顯然不是塞班長老想要的答案.精靈長老神情尷尬.趕走對部族有恩的客人.違背了高貴的上層精靈的修養.

「不.我們現在就走.」阿米莉亞站出來主動說道.

有了她的堅持.哲法自然點點頭.雖然不解. 白夜晴朗 .

塞班長老讚賞地看了阿米莉亞一眼.確實是不錯的女孩.如此美麗.如此優秀.如此聰慧.

如果是在平時.塞班長老一定願意盛情款待阿米莉亞.但是此時不行.

當哲法的隨從們打包好行李.一行人緩緩向著來時的方向而去.狂歡的精靈中.只有一個紅色的身影朝著他們離去的方向多看了幾眼.其他人.都把目光聚焦到了月神雕像不斷灑出的銀光中.

那是艾露恩的賜福.能夠激發精靈的血脈和天賦.

或許.不久的將來就會有年輕的高階德魯伊產生.甚至會有人轉職成為月神祭祀.

雖然比不上銀月祭祀那樣擁有悠久的傳承.但僅僅在侍奉艾露恩女神及完成月神教祭典的工作上.他們已經足夠勝任了.

確定哲法一行人都已經離去后.塞班長老並沒有參加持續不斷的月神祭典.那些神恩塞班並不需要.他已經有了傳奇高手的實力.需要的是奇遇、積澱和悟性.

月神雕像散播的激發天賦的神恩對他並沒什麼作用.

塞班回到金葉樹屋.嵐歌長老早已經安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待著他的歸來.

「他們都已經離開了.是嗎.」嵐歌的笑容優雅美麗.彷彿一幅油畫中的貴婦人.安靜祥和.任誰也不會想到.她才是掌握著拜月精靈族大權的長老.

「是的.」塞班長老微微躬身.論年齡.嵐歌比他大了五百歲.對方曾經看著自己長大.對於嵐歌的一切要求.塞班長老都從未拒絕.

就像今天.

「我已經把巨龍糞便的粉末放了一些到他們的行囊中.相信很快就會被那些大傢伙發現.」塞班長老的聲音平淡不驚.但說話的內容卻十分致命.

「是嗎.」嵐歌長老從容地站起身來.彷彿事不關己地說道:「可憐的年輕人.第一次來到綠海森林.就要死在食人魔遊盪者的手中.真是太不幸了.」

「是.」塞班輕聲答道.

他一直如此謹小慎微地侍奉在嵐歌長老的身邊.才能獲得今天的位置.儘管他的日常工作大多是在伺候嵐歌長老.讓她繼續無憂無慮地過著舒適尊貴的生活.比如每日為她吟唱喜歡的詩歌、彈奏悅耳的豎琴.

任誰也想不到.拜月精靈的長老.會用一小搓已經乾燥呈粉末狀的巨龍糞便.引誘食人魔追殺剛剛為拜月精靈提供幫助的人類.

就像阿米莉亞為了自己的需求竊取女神雕像的碎片.同樣的.嵐歌長老亦不希望人類能夠再次在綠海森林中找到拜月精靈樹屋的位置.

嵐歌長老討厭被打攪.這裡是她的王國.不歡迎任何外來者.

行走在林間的哲法等人.帶著困惑走向綠海森林和黃沙高地交接之處.此行哲法雖然破解了提瑞斯法身份的秘密.卻未有更多的收穫.

倒是阿米莉亞煉製的萬山之心成為了意外之喜.

哲法肉體的力量.一舉提升到了媲美十五級聖域騎士的水準.而他的魔法修為.卻尷尬地停留在十二級.

這是無奈.也是早已經預料到的事實.

哲法的元素感知力一直較差.這使得他凝聚和提升魔力的速度較慢.在勉強達到正常人的水準后.那些強者早已經把元素感知的能力提升到了天才的標準.

這樣的差距.讓哲法在晉級的路上越走越慢.而讓人無比尷尬的時.哲法對力量的理解、對規則之力的分析卻越來越透徹.

隨著實力的提升.真實之眼所能呈現的世界也開始變得不一樣了.

儘管具體說不上來有什麼不同.但哲法至少能感覺到.所有十五級聖域的力量.對於他來說都不是無法理解的.

也就是說.只要積澱達到一定程度.哲法將順利地突破.晉級聖域的世界.

正在感嘆自己命運變化無常的哲法.突然感覺到大地一陣顫動.


「怎麼回事..」

由於是在森林中.哲法並沒有讓花羽在天空中巡視.茂密的叢林足以遮擋鷹的眼睛.薩魯法爾趕忙派出花椒.還不忘狠狠地踹了一腳黑狼的屁股.

如此劇烈的震動.大地也為之搖晃.花椒和楓牙居然都沒有絲毫反應.這實在是不太正常.

「不好.可能是食人魔.」唯一的黃沙高地原住民.女獸人薩滿先知歌莉婭警覺了起來.「座狼沒有聞道氣味.說明至少在幾公裡外.這樣的震動.這樣的力量……不好.這不是一般的食人魔.極有可能是食人魔遊盪者甚至雙頭食人魔.」

哲法大驚.

哲法唯一見識過的食人魔.是那個叫戈爾的小傢伙.雖然還處在幼年.就已經具備了十三級的力量.

而哲法要遭遇的不論是食人魔遊盪者還是雙頭食人魔.都是超越普通成年食人魔的存在.是食人魔中的強者.相當於十八級左右強大聖域的存在.

花椒黝黑的身影在密林中穿梭.很快回到了薩魯法爾身邊.儘管它不會說話.卻用肢體語言清晰地表達著一個意思:大塊頭.

果然是食人魔.

哲法大聲喊道:「保持隊形.全速撤出森林.」

食人魔是群居生物.如果來的是不止一頭食人魔.哲法和他的人馬極有可能全部折損在這裡.作為領主的哲法不會為了逞強迎戰.他親自在隊伍後面壓陣.指揮著所有人快速向南方撤退.

但是.大地的顫抖越來越明顯.如此清晰的方向感.對方顯然是沖著自己來的.

「是什麼東西.能夠吸引食人魔.」哲法大怒.他不相信這一切會是巧合.在結束這場災難后他一定要搞清楚真相.

但首先.他要面對一頭身高近十米的巨型食人魔.

而且.它有兩個頭. 雙頭食人魔.

如此暴虐的生物.在它一出場時便震懾了哲法和他的隊伍.

一頭成年的食人魔即可達到十五級初階聖域的水準.而它如果成為食人魔戰士.也就是所謂的食人魔遊盪者.那就說明它具備了聖域強者的實力.

但更可怕的.便是雙頭食人魔.在它生長的兩顆頭顱中.一個腦袋長有兩隻眼睛.目光兇橫但更加深沉.而另一個腦袋只有一隻眼睛.充斥著血色紅光.如同暴走的凶獸.

一手持粗笨的生鐵反覆捶打而成的砍斧.另一隻手卻拿著木槌狀的法杖.雙頭食人魔用它的三支眼睛死死地盯著哲法等人.

「騎兵.」哲法大聲喊道.他身後的隊伍中.一隊身披堅甲的騎士在一個矮子的率領下聚攏在哲法身邊.

「頭兒.下命令吧.」雷哲?烈酒嚷到.他雙手端著心愛的戰斧.遍布鬍鬚的大嘴嘎巴這隨時準備吟唱戰歌.

「舉盾.」哲法一聲令下.同時開始輕頌咒語.一層層防護魔法籠罩在全隊人的身上.幾百米外.雙頭食人魔已經肉眼可見.正以極快的速度沖向哲法.

高大的紅杉樹、低矮的灌木.在雙頭食人魔強壯的身軀下被一路平推.在它的身後.一條寬闊的大道已經被打通.食人魔的一舉一動.已經到了能改變地貌的程度了.

「喝吼~~~~~~~…..」

食人魔身體未到.吼聲卻伴隨著魔法攻擊先到了.

一顆碩大如巨石般砸落的奧術魔彈.落在了哲法和騎士們站立的地方.

大地一陣顫抖.當爆炸揚起的泥土塵埃落定.雙頭食人魔已經來到了奧術魔彈的爆炸點.但雙頭食人魔沒有見到期待中死傷遍地的場面.而是高舉著盾牌的人類.他們略顯狼狽.卻精神抖擻.

「黛兒.上吧.」哲法一聲大喊.要說他的隊伍中戰鬥力最強的.依然是星空魔法師和自己.

阿米莉亞是拒絕參加戰鬥的.就和她的老師一樣.此時.哲法無法依賴光明教會的力量了.

兩道從不同方向襲來的火牆.很快便將雙頭食人魔包圍.周遭的植物都被引燃.在森林中作戰.放火是最無奈的手段.那很有可能讓自己也陷入火海.

食人魔的步伐被暫時阻止.哲法立刻對身後的隊伍揮揮手.除了騎兵們和黛兒.其他人繼續向綠海森林外撤離.

「只有一頭.」哲法略感慶幸.留下的人都進入戰鬥狀態.火海阻擋不了同樣施展魔法的雙頭食人魔太長時間.

果然.哲法遙望火海中的食人魔.它將砍斧收起.搖動著粗糙的法杖吟唱著哲法無法理解的音節.很快.空氣中便有了寒意.雨水和雪花從天而降.這是食人魔召喚的魔法.

大火很快被熄滅.雨雪也適時停住.

雙頭食人魔咆哮一聲.朝隊伍前段的哲法便沖了過來.

「果然是擋不住啊.」哲法對自己的魔法略感失望.但他手中的長劍也早已經蓄勢待發.灌注著秘藍鬥氣.湛藍色的光芒籠罩著劍身.

巨響.

哲法的劍. 仕途青雲 .

但他沒事.

這就是萬山之心賦予自己的力量.哲法難以置信地看著自己的雙手.那長劍在第一次與食人魔砍斧的碰撞中就卷刃了.但哲法卻並沒有在這次對碰中吃太大虧.

碰撞后不合常理的結果也讓雙頭食人魔愣住了.它慣性地認為自己的斧頭會撕碎眼前的人類小不點.然後把他身後那一堆小傢伙也打翻在地.這才是食人魔的作戰習慣.

然而.一切從剛開始就不正常.

「人類.」雙頭食人魔第一次吐露哲法能聽懂的語言.「你.力氣很大.但.戈哈的力氣更大.吼.」

名叫戈哈的大塊頭雙腿一蹬.用不符合他肥胖身體的靈活度高高躍起.這是要從哲法的頭頂落下.將自己的目標砸成肉泥.

「哲法小心.」黛兒驚叫一聲.手中的魔杖射出早已經蓄勢待發的攻擊.一道冰河.自空氣中凝結.延伸著阻擋在哲法與半空中的食人魔之間.

但是用處不大.

食人魔戈哈的力量更勝黛兒.它有兩個頭.它是成年食人魔中的強者.一層在它看來薄薄的冰層.根本承受不住自己的威力.

冰河阻擋了戈哈下落的進度不到兩秒.就食人魔俯衝落下的力量碾碎.

但這點時間足夠哲法和他訓練有素的騎兵們逃離險地.當戈哈落下.他只砸扁了一片低矮的植物和石頭.哲法早已經帶著人避開.

「喂.大傢伙.你為什麼攻擊我們.」哲法一邊帶著人馬向南撤退.一邊回頭喊道.

「你們身上.有討厭的味道.」雙頭食人魔舉起大斧.咆哮著追來:「你們的主人違背的誓言.即便它們不親自來.也不能派遣自己的奴隸踐踏這片綠海.這裡是食人魔的國度.滾出這裡.巨龍的僕人.」

「巨龍的僕人..」哲法嚇了一跳.他曾隱約從書中閱讀過這樣的知識:食人魔與巨龍.諾德蘭生命物種中肉體進化到極限的至強種族.彼此有著無法調和的矛盾.

無數次大戰奪走了數以百萬計的食人魔與巨龍的生命.終於.兩族定下契約.在諾德蘭上古諸神的見證下.立下了永不踏入對方領土的誓言.

巨龍.從此不再進入綠海森林.而食人魔.亦不會踏出這片土地.

「該死的.我們怎麼會被當做是巨龍的僕人.」哲法十分不解.巨龍.卻是有奴役下等種族的習慣.

它們過於龐大的身軀不便於巨龍在世間行走.數量少龍族甚至比精靈還少.繁殖能力底下、壽命不如精靈.使得巨龍一族儘管可以稱得上是世上最強大的個體.卻無法成為最強大的一族.

侏儒、矮人、獸人甚至人類.在過去的歷史上都曾經是巨龍奴役的對象.但隨著綠海森林外曾經強勢的獸人帝國的瓦解.人類逐漸統御了諾德蘭的大部分土地.

一代又一代傳奇強者的誕生.如伊萬?科夫這樣的強者甚至轉職成為巨龍屠夫.繁殖能力較為出色、壽命雖短卻成長快速的人類很快擊退了巨龍.

如今.在三大人類國度統御的範圍內.已經找不到巨龍的巢穴了.

「一定有什麼東西.吸引這個大傢伙找到我們.」哲法突然想起什麼.驚道:「味道.它剛才說什麼.我們有它討厭的味道.」 雙頭食人魔的出現絕不是偶然.

一邊指揮著隊伍抵擋食人魔的攻擊.哲法一邊思考進入森林以來的所有環節.到底是在什麼時候.自己有可能和巨龍掛上了關係.

提瑞斯法的書屋、拜月精靈的部落、月神的祭典……

月神的祭典.

哲法想起了自己一行人是如何被拜月精靈的長老送出了部落.他們不僅僅是希望自己迴避月神的祭典.

他們希望自己儘快離開.然後遭遇食人魔.

「這群可惡的精靈.」哲法怒了.如果拜月精靈的倉庫能夠拿得出幼龍的牙齒.那麼再有些什麼其他與巨龍有關聯.並且能吸引來食人魔的東西也不足為奇.

想通了這一點.哲法立刻朝著隊伍前方正在撤離的薩魯法爾喊道:「讓花椒和楓牙查一查.我們的行李中有什麼帶有精靈氣息的東西.那東西吸引了這頭該死的食人魔.」

哲法話音剛落.一聲慘叫傳來.

沒有他的阻攔.一名傭兵騎士在食人魔的大斧下被剁成了肉泥.


「撐住.」哲法回過頭.吟唱出一段咒語.幾秒鐘后.二十隻低階鐵背魔熊被召喚出來.這些笨重遲緩的魔法生物顯然不是食人魔的敵手.但卻能爭取時間.

同樣是用生命消耗食人魔的攻擊.傭兵的生命顯然更加珍貴.

兩頭座狼開始在隊伍中來回穿梭.它們的任務至關重要.很快的.阿米莉亞和幾個普通的行囊成為了眾人關注的目標.


微型雷火殺陣荻花,在我擁有足夠的實力之前,盡量少外出!」

Previous article

凌莫邪這一出價,宇文輕羽便跟瘋狗似的咬上來了,大聲的出價道:「我出一千七百萬!」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