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微型雷火殺陣荻花,在我擁有足夠的實力之前,盡量少外出!」

「當務之急,是增加自己的實力。」

林銘想了想,從須彌戒中拿出了兩樣東西——霹靂邪火珠和血靈芝。

血靈芝他不著急吞服,之前吃下的紅金龍髓丹和金蛇赤膽丸還有些葯毒留在了身體里,需要發明的,可能天衍大陸早就有了。

這還是林銘第一次發現天衍大陸有神域沒有的東西。

「任何一個位面,即便歷史短一點,也不能小覷,畢竟這數萬年來,湧現出的天才不知有多少!」

「不過陣珠這東西,神域也不一定真的沒有,很可能只是那陣法師大能沒有學到罷了#小說。」

神域廣闊無比,傳承無數,有什麼沒有學到太正常不過了。

因為研究這陣珠,林銘將那位陣法師大能關於陣法的記憶仔細融合了一遍,這一融合,就是一整晚的時間,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林銘才理清了所有的脈絡。

「原來如此,在珠子之中,雷和火涇渭分明,如果用真元引動它們,讓雷火相交,就會引發爆炸,如果不懂這使用方法,極有可能炸到了自己!」

「這小小陣珠中蘊含的能量極強,初入凝脈期武者如果被近距離炸到的話,恐怕都要殞命了!」


「怪不得歐陽荻花看到我拿到珠子時露出了詭異的神色,他是巴不得我自己把自己炸死吧。」

隨著融合記憶,陣珠中各種陣符的作用,林銘已經完全弄清楚,甚至,他還有一定的把握製作出來一個複製品霹靂邪火珠,當然,林銘製作的霹靂邪火珠威力要小的多,頂多也就是對付一下練體三重以下的武者。

「陣法的複雜程度比起銘文術有過之而無不及,我要是想在陣法上取得一定的成就,製作出比我自身攻擊力還要高的陣珠,要投入大量的精力和時間,現在我時間緊迫,這陣法,只好先放一放了。」

雖然眼饞各種陣珠的威力,但是這畢竟是身外之物,不能直接提升自身實力,加上要耗費大量的時間學習,所以林銘只好暫時放下了。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研究,林銘甚至發現了一些改進霹靂邪火珠的方法,能將霹靂邪火珠的威力提升幾成,當然,想要完成這種改進同樣需要足夠的陣法基礎,林銘目前是無法完成了。

用了一整夜的時間研究霹靂邪火珠,雖然沒有什麼實質性收穫,但是這珠子卻給了林銘很大的啟發,讓他又看到了一種提升戰鬥力的方法。

鋼鐵城市 ,最根本的戰鬥力提升,還是要看自身!

林銘現在首先要做的事情,還是鞏固易筋期的修為。

除此之外,還有就是為重玄軟銀槍銘文。

林銘早已經為自己選好了最適宜的銘文術,這銘文術的名字只有一個字——「罡」。

「罡」不帶任何屬性,真元增幅能達到驚人的五成,同時附帶一個特殊的銘文之技——槍罡。

說這銘文之技特殊,是因為它不增加武器的戰鬥力,而是延伸武器的攻擊範圍。

催動槍罡之後,真元將會凝聚起來,成為槍的一部分,從理論上說,只要武者真元足夠強大,槍就可以無限延長!

這套銘文之技用到的材料價值不菲,雖然比起銘身符還是容易很多,不過想要在短時間內湊齊,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林銘直接將材料列出清單來,拋給了銘文師公會,還是老辦法,材料換銘文符,誰想請他銘文,誰就準備好他需要的珍稀材料。

——————

天運城,聯合商會——

張冠玉已經躺在床上昏睡了一天一夜,他臉色蒼白如金紙,右手從手腕處被截掉,此生除非有能讓斷肢重生的天材地寶,否則註定要殘廢了。

在張冠玉身邊,有六個丫鬟服侍著,某一個時刻,張冠玉的眼皮突然動了一下。

「少爺醒了!」

丫鬟們看到張冠玉醒來,立刻通報出去,一個保養十分好的貴婦聞言快步走了進來,看到張冠玉凄慘的樣子,她的眼淚立刻如斷了線的珠子一樣滾下來。

這貴婦正是張冠玉的母親,也是張奉先的正妻,作為聯合商會的第一夫人,這個女人十分狠毒,常言道有其子必有其母,張冠玉會有如此乖張的性格,很大程度上遺傳自她的母親。

「我的兒啊!」貴婦哭訴起來。

張冠玉彷彿完全沒有聽見他母親的哭喊,他看著自己右臂的斷腕,嘴唇都在哆嗦,他的手沒有了!

「我的手!!」

張冠玉怒極攻心,「噗」的吐出一口鮮血!如他這樣心氣高傲的人,遭遇如此重大的打擊,最容易氣火攻心,甚至氣死,氣瘋的都有。

「不!還有希望,將《合歡神功》修鍊到第八重,或是找到斷肢重生的天材地寶!還有希望!」張冠玉咬著牙運轉《合歡神功》,據說《合歡神功》修鍊到傳說中的第八重可以斷肢重生!

可是這一運功,他直覺渾身疼痛如針扎!

內視一看,自己的經脈……竟然已經寸寸斷裂!

「不!」

張冠玉嘶吼一聲,眼前一黑,直接昏死過去。

張冠玉再次昏迷,他的母親和幾個丫鬟頓時手忙腳亂,歐陽荻花站在門外,面色陰沉的看著這一切,他明白,張冠玉就此廢了。

張冠玉一廢,他來天運國的計劃就毀了一半!

純陰十二子,不可能湊齊了。

聯合商會操辦人口丫鬟買賣,湊齊純陰十二子有天時地利,可是其他勢力,都只能在良民之中尋找,這種怨天尤人的事情,不可能大張旗鼓的在百姓之中進行。

歐陽荻花握緊拳頭,這一切都是拜林銘所賜。

林銘不但攪黃了自己的好事,而且還在眾目睽睽之下掃了他的面子,不顧他的警告重傷了張冠玉!

最丟人的是,他出手還沒能打到林銘,氣勢壓迫也對林銘毫無作用……

這口氣,他無論如何都忍不下來。

「林銘……我必定弄死你!」 林銘弄廢張冠玉的事情,很快就傳遍了整個天運城。小說排行榜top.

在此之前,張冠玉可是整個天運城內,僅次於秦杏軒的天才武者,這樣一個天之驕子般的人物,一夜全廢,這可是了不得的事情!


而且,林銘廢掉張冠玉還是當著歐陽荻花的面,本身修為已經達到凝脈期的歐陽荻花親自出手,竟然沒能攔下林銘。

之後,林銘面對歐陽荻花的氣勢壓迫寸步未讓,如果不是七玄武府府主及時出現,那天晚上根本就沒法收場了。

這一系列的事情,讓林銘的形象一下子顯得果決狠辣起來。

僅用兩個半月的時間,就戰勝了張冠玉,日後林銘超過凌森、拓苦已經毫無懸念,他現在第一百五十六章

吞噬熔岩之火才十五歲,這樣的人物,未來的成就可想而知。

如果這麼一個猛人,再果決狠辣一些的話……

想到這裡,人們不禁都萌生出一個念頭,這林銘,他們萬萬惹不起的。

七玄武府,天怒火山群——

這片火山,位於距離大周山七百里的正西方。

這裡是天運國最活躍的火山群,走在火山口附近,到處瀰漫著嗆鼻的硫磺氣體,腳下的岩石熱的能用來煎雞蛋,岩漿河就在腳下,可以清楚的看到冒著氣泡的岩漿如同暗紅色的鐵流一般緩緩的流動著。

即便是看起來沒什麼問題的地面,也不能輕易踩踏。因為說不準這塊地面就是剛剛凝結的岩漿殼,一腳踩上去,踩碎了岩漿殼,下面噴涌而出的岩漿就會將人吞噬掉。

這裡便是七玄武府七大殺陣之一的火之陣——熔岩窟。

林銘通過七玄武府的傳送陣來到這裡。頓時感到了如火一般撲面而來的熱浪,腳下的岩石都是暗紅色的,普通人來到這裡根本就落不下腳。

「好一個熔岩窟!」林銘嘖嘖稱嘆,熔岩窟與瀑布寒潭一個極第一百五十六章

吞噬熔岩之火熱,一個極冷。

兩者的作用相仿,不過又稍有區別。

瀑布寒潭側重於淬體的,讓武者在抵抗寒冷的時候,真元深入**的每一寸肌膚。每一段骨肉。

而熔岩窟則側重於淬鍊真元,武者練武,真元因為種種原因,總會含有一些雜質。不能精純,熔岩窟的作用就是讓武者在用真元抵抗灼熱的時候,灼燒,煉化真元中不純的部分。

林銘修鍊《混沌罡斗經》,體內的真元純凈而又凝厚。本來用不著來熔岩窟。

但是之前林銘連續服下了紅金龍髓丹和金蛇赤膽丸兩顆直接增長修為的丹藥,雖然這兩顆丹藥都是有價無市的極品,但是還是在林銘的真元之中留下了一些雜質和丹毒。

通過這些日子的修鍊,林銘也在不斷的將這些雜質煉化掉。不過總是遺留了一點,沒有徹底去除。

如今林銘要服用五百年血靈芝。要保證體內的真元盡量純凈,否則雜質累積起來。再除就更加困難了。

「林師弟,來了啊。」負責熔岩窟的執事師兄笑呵呵的說道,守衛熔岩窟可是一個苦差事,雖然武者不怕這等程度的熱浪,但並不代表他們喜歡呆在蒸籠里。

「十一級難度,兩個時辰,謝謝師兄了。」

第一次來熔岩窟,林銘還是按照自己的能力選擇了相應的難度,至於十二級難度,連凌森也支持不了多久,他暫時還沒打算嘗試。

「嗯,好!」這名執事絲毫不認為林銘抗下十一級難度有什麼勉強的地方。

七大殺陣中的其他幾個殺陣,都是利用陣法來增幅自然之力,比如瀑布寒潭是讓瀑布的力量更大,寒潭更冰冷,狂風洞則是讓風更猛烈,出現種種漩渦亂流。

而唯獨這熔岩窟反了過來,陣法的主要作用,是削弱自然之力,讓熔岩的溫度降下來。

一般熔岩的溫度比沸水要熱十倍甚至更高,而天怒火山中的熔岩甚至要更熱。

因為天怒火山出產玄鐵,熔岩中摻進去了玄鐵礦物,溫度更高,可以達到沸水的二十多倍。

莫說是練體期武者,就算是後天武者跳進去,也要燒成白骨了!


所以想用熔岩煉真元,需要通過陣法將溫度降下來,如此才能讓武者使用。

林銘選擇的十一級難度,熔岩溫度為沸水的八倍多,已經能融化不少金屬了。

來到十一級難度的熔岩窟,林銘將全身的衣物都脫了下來,衣服落入熔岩池中立刻就會燃燒,自然不能穿。

赤腳踩著灼熱的岩石來到熔岩池,通紅的熔岩如同沸騰的鐵水,映的林銘臉上通紅。偶爾有巨大的氣泡從熔岩中冒出,爆裂開來,發出沉悶的響聲,噴放出灼熱的有毒氣體。

跳進這熔岩池,需要極大的勇氣,心性不堅的武者甚至都不敢用熔岩窟來修鍊。

林銘將真元催動到極致,深吸一口氣,縱身跳進了熔岩。

「噗!」

林銘只是雙腳陷入了熔岩之中,然而身體卻以一個緩慢的速度下沉,熔岩的粘滯力大的超乎尋常,若是武者的速度足夠快,甚至可以在熔岩上奔跑。

「好熱!」

林銘感覺雙腳像是踩進了火盆中,雖然有真元的保護,但那種滾燙的疼痛感還是如刀割一般,讓人難以忍受。

下降的阻力很大,林銘沉下一口氣,頓時全身浸浴在了火熱的熔岩之中。

熔岩之中的世界,一片暗紅,到處是灼熱的紅光,能見度完全是零,林銘連自己的手掌都看不到。

操縱著真元在體表凝結成一層真元紗衣,然而饒是如此,林銘依然能感覺到透過真元紗衣的熱流帶來的針扎一般的疼痛感。

在瀑布寒潭,武者的**直接接觸到寒潭水,引寒氣入體,淬鍊五臟六腑,骨肉筋膜。

而在熔岩窟,再厲害的武者也不敢讓**直接接觸熔岩,熔岩裡面不但有熱毒,而且有各種有毒的熱氣,吸上幾口,就能致人死亡了。

所以必須要凝結真元紗衣,將熔岩隔離開來。而後小心翼翼的將熔岩之火引入體內,灼燒體內雜質。

這是一種極為危險的修鍊方法,修為不夠的弟子很容易被燒傷經脈,造成不可治癒的損傷。

即便修為夠的弟子,長期使用地火淬鍊身體也容易留下隱傷。


所以在七大殺陣之中,熔岩窟非常冷清,根本不需要預約,隨時都有位置。

「哧哧哧哧!」

林銘甚至可以聽到火焰灼燒真元的聲音,他並沒有著急引入熔岩之火,而是閉目冥神了半柱香的時間,讓心神完全放鬆下來,進入空冥狀態,這才小心翼翼的在身體內引入了熔岩之火。

一小股火焰,一進入林銘體內,立刻如同一條凶戾的火蛟一般左衝右突,然而林銘體內真元凝厚無比,任憑它怎麼沖,也造不成什麼損傷。

林銘很快制服了這一縷熔岩之火,讓它乖乖的在體內經脈中循環,灼燒雜質。

熔岩之火不但會灼燒掉雜質,也會灼燒掉純#小說凈的真元,不過純凈真元灼燒了還能補充,雜質煉化了自然就沒有了。

林銘陸陸續續在體內引入熔岩之火,慢慢的,林銘體內已經有幾十縷熔岩之火在循環了。

一小股火焰不算什麼,但如此多的火焰衝撞起來,饒是林銘體內真元凝厚,也有種難以掌控的感覺。

他面色通紅,額頭青筋暴起,身上不斷的滲出大顆大顆的汗珠來,汗珠遇熱,立刻蒸發掉。

因為真元紗衣的萎縮,林銘的發梢已經被火焰烤焦了,一碰就斷。

林銘從須彌戒中取出一顆真元石,捏在手裡,一邊吸收真元石中的真元,一邊咬著牙運轉《混沌真元訣》。

在這樣艱難的狀態下,林銘體內的雜質,在以一個緩慢的速度被灼燒煉化著……

一個循環又一個循環,雜質不斷的減少,真元石也用掉了一顆又一顆。

半個時辰一顆純凈真元石,這種燒錢的速度連世家子弟都燒不起。

一顆純凈真元石就是一千兩黃金,也就相當於半件寶器。


體內的熔岩之火越來越狂暴,林銘渾身的細小單元以同一個頻率律動,鎮壓著躁動的火焰,可是即便如此,他也支持的越來越困難。

林銘已經在考慮,暫時離開熔岩池了,否則這樣下去,很可能損傷經脈,甚至五內俱焚而死!

可是離開熔岩池,半途而廢,煉化雜質的效果肯定大打折扣。

林銘正在掙扎著猶豫,而就在這時,一縷熔岩之火沿著大動脈衝進了林銘的心臟。




君清夜當即冷笑道:「真是不打不相識,單公子當時還殺了我呢!」

Previous article

哲法有些擔憂.阿米莉亞拿了不該拿的東西.她又一次隱瞞了自己.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