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鼻環的含怒一擊,直接廢掉了男人的半條命,要說也算他倒霉,誰讓他和唐崢的身高差不多呢。

嗡,新人們看到鼻環施暴,一下子閃向了兩邊,留出了空蕩。

「看什麼看?全都低頭!」鼻環咆哮,伸手揪住了一個女新人,揮拳就要打。

「我不是你們團的!」女人尖叫出聲,嚇的臉上血色都褪盡了,朝著唐崢大喊,「團長,救命。」

鼻環進退兩難了,不打,豈不是說自己怕了唐崢,可是動手,這就是挑起爭端,自己絕對沒好果子吃,戰錘隊那些人,可不是善男信女。

「衝動解決不了問題。」澹臺不在乎新人被打,趁機抹黑他們的形象,安上了一些負面辭彙。

「放開她!」董梓萱作為正義女警,自然不會眼睜睜地看著鼻環施虐。

「你鬧什麼?放開她!」付天曉勸阻,不想和戰錘隊關係鬧僵,可惜這些話,越發讓皇馬球迷他們覺得她背叛了大家。

小白臉更是幾乎氣死。

「你,你,還有你們三個,和國強哥去執行任務。」鼻環鬆開女人,氣呼呼地選了五個看上去比較結實的男人。

「什麼任務?」一個男人問了一句,就差點被扇耳光。

「哪來那麼多廢話?讓你們做什麼就做什麼,不然滾出團隊。」皇馬球迷白國強站了出來,陰著一張臉,準備給新人來個下馬威,以便以後容易指揮。

「那為什麼他們不選?」一位氣質成熟的西裝男扶了一下眼睛,詢問白國強,「我們不怕死,但是總的給個讓人信服的理由吧?」

白國強嘴唇翕動,但是開不了口,這場面讓他窘迫的無以復加,難道說因為己方人不夠,才挑選新人替代?那也太丟分了。

「這是合作,人家多出了兩位征服者,我們這邊就多出五位新人。」付天曉不得不打圓場,她看到新人們都不服氣了。

戰錘隊的新人聽到這話,頓時覺得很有安全感。



「那為什麼咱們不多出幾位征服者?新人們不適應戰鬥,出去也會死吧?」西裝男是為律師,論口才,絕對不會輸。

「這是兩位團長的決定。」白國強決定讓唐崢背上黑鍋。

「哼,就算給你們十天時間,你們也成長不起來,最後都是橫死異鄉的命。」小白臉鬱悶中,口無遮攔,說完就引起了新人們的公憤。

「團長,真的是這樣嗎?」震驚的新人紛紛看向了唐崢,至於站在他身旁的岳荊,直接被無視了。

岳荊就像被赤~裸~裸扇了一記耳光,要不是臉太黑,絕對看出羞愧的紅暈。

「是的,百分之八十的死亡率!」唐崢點頭,新人們再一次吵雜了,七嘴八舌的議論,剛才已經見識了死亡,所以並沒有太懷疑他的話。

「原來如此,我還以為唐崢允許他們挑新人,是爛好人性格又發作了,原來是在這等著他們跳坑呢。」阮菲菲恍然大悟,看看新人們態度,雖然還是不敢反抗,但是歸屬感已經徹底降到了冰點。

「厲害!」衛賓白再次提高了對唐崢的評價,看向了穆念琪,「我算是明白你為什麼願意屈居與他之下了。」

天然呆迷惑,還是不太了解發生了什麼,不過只要姐夫厲害就好了。

等新人們議論了十幾秒,發泄了一下后,唐崢舉起了雙手,做了個安靜的手勢。

坑道內頓時靜了下去,新人們全都看向了唐崢,彷彿羔羊一般,等待他的救贖。

「你們人中有一些會死,但是也會有一些,成為和我們一樣的征服者,你們要花多少年,才可以億萬富翁?才可以享受無憂無慮的生活?不用為每天柴米油鹽的瑣事煩心?」唐崢的嗓音略帶磁性,充滿了蠱惑力,「但是對於征服者來說,每個人都是億萬富翁,金錢,美女,地位,這些你們苦苦追求的東西,他們已經不在乎了,他們要的是更健康的身體,更漫長的生命。」

「這不可能。」西裝男質疑。

唐崢打了個響指,女火槍手出現,隨後又消失。

「看到了嗎?這不是魔術,而是能力,當你們達到我們的考核條件,就會從新人中脫穎而出,成為我們值得信賴隊友,然後擁有這種神奇的能力。」

「諸位,聽我說!」岳荊知道不能再讓唐崢說下去了,不然新人的心都跑光了,可是他開口,根本沒人聽,直接被各種詢問的噪音壓垮了。

「如何才能成為你們的隊友?有什麼條件?」

「那種能力怎麼獲得?」

「都閉嘴!」岳荊被炒得頭大,吼了一句,總算壓下了所有的疑問,不過坑道內剛靜了一下,那個西裝男又趁機開口了。

「可是我們會死呀,淘汰率太高了。」西裝男其實也在用這種方式表現自己,競爭就是如此,你的不斷地展現出自己的亮點。

唐崢知道西裝男的心細,於是投過去一個讚賞的眼神。

西裝男立刻心領神會,有點小激動了,他知道自己比別人更近了一步。

「呵呵,這個穿西裝的傢伙腦子挺活呀!」衛賓白譏諷,唐崢利用人的本事,真是不錯。

「這傢伙原來也很腹黑呀!」於德業鄙視唐崢。

「再說唐崢的壞話,小心我們翻臉!」徐良茂警告於德業,絲毫沒有因為等級低就害怕。

「嘖嘖,沒看出來,那小子在團隊中的威望還挺高。」衛賓白笑了,「穆姐,估計就算你想搶團長職位,也拿不到手吧?」

「天下有白吃的午餐嗎?」唐崢回問,「人生,就是在戰鬥,你們用一輩子,甚至是幾輩子都換不來的東西,在現在的世界,只要十五天,就可以見分曉,難道你們不想搏一把嗎?難道你們還想像螻蟻一樣碌碌無為的活著?」

新人們沉默,心思蕪雜!

「未戰先怯,未雨綢繆,說到底,還是你們怕了,想留一條後路,哼,沒有項羽破釜沉舟、沒有韓信背水一戰的氣勢和決心,你們的成就也就於此了。」

聽著唐崢慷慨陳詞,龐美琴和李欣蘭覺得他真棒,完全主導了局勢。

「這小子肯定偷偷練過演講了。」阮菲菲畢竟是專業的主播,聽出唐崢使用了一些技巧。

唐崢說的不完全對,但是此刻,無疑是最好的宣言,因為他可以給新人們力量,祛除他們的膽怯。

董梓萱看著唐崢,覺得從他身上看到了父親的影子,面對任何困難,都會迎難而上,用肩膀給大家撐起一片天空。

「好了,去執行任務吧,澹臺副團長會儘力保護你們的,雖然死亡率很高,但是大家同心竭力,一定可以活下去。」


被選中的新人也不再多話了,服從安排。

「好厲害呀!」付天曉美目異彩連連地看著唐崢,恨不得把他吞下去,她想要這個男人,岳荊和他一比,完全就是一坨屎。

「那個,團長,我不是他們團隊的。」一個新人舉起了手,「我不怕死,但是我只想跟著您戰鬥!」

「你去!」鼻環又揪出了一個新人。

「抱歉,我也不是。」新人不傻,趕緊撇清。

「怎麼,你也不是?」鼻環再次抓住了一個新人,對方還沒開口,就惡狠狠地問了一句。

新人們本來想撒謊,可是在鼻環凌厲的目光下,放棄了。

坑道中的新人,涇渭分明的分成了兩撥,屬於戰錘隊的,都露出了鬆了一口氣的表情,覺得慶幸無比,而岳荊團,則是羨慕,有一些甚至準備私下裡問問征服者,有沒有成為他們團員的可能性。

「一切小心!」看到澹臺帶隊離開,唐崢安撫新人,「林哥已經去找物資了,我相信很快就會有食物和武器。」

「你為什麼可以這麼肯定?」小白臉還想打擊唐崢,讓他丟面子。

「我看過坑道和指揮室的環境了,從遺留的痕迹來看,他們撤走的很蒼茫。」唐崢指了指地上的那些紙張。

「什麼意思?」鼻環和小白臉面露不解。

「怎麼?不明白?」顧雪琪終於出聲了,「這些都是作戰圖,士兵來這些重要的東西都來不及收拾,可見撤走的很匆忙,你覺得他們能搬走物資嗎?」

「你是?」付天曉看著年輕的過分的校花,詢問。

「新人得分記錄的季軍。」沙歐很簡單的一句話,讓付天曉諸人無語,戰錘隊,真是太可怕了。

……….

PS:第三更9點前送上! 正文]第16章大力栽培

————

呂陽聽到呂月瑤的話,實在太驚訝了。

他簡直懷疑自己聽錯了。

像四小姐這樣的豪m-n貴nv,主動前來找他,就已經足以令人驚奇了,更加令人驚奇的是,她前來的目的,竟然是為了問他想不想學武。

大玄王朝對武道的管束極為嚴厲,尋常人沒有得到允許,就傳授武道給他人,或者偷師練武,都叫做「sī相授習」,被官府發現之後,要嚴厲查辦,甚至流放充軍。

像呂家這樣勢力極大的世家,根本不把這條法令放在眼裡,自己就修建了三大武堂,用來培養效忠家族的武道高手,不過這畢竟是sī底下的c-o作,擺在明面上,也不好看,所以,以呂陽的奴僕身份,在遇到四小姐之前,根本就沒有資格接觸武道,學到武功。

學武,這可是不是普通人能夠享有的權利,更不要說呂陽這樣的奴僕家生子了。

「四小姐竟然問我想不想學武?她這麼問是什麼意思,難道說,我現在的根骨已經被她看穿,她誤以為我是天生的奇才,不練武l-ng費了?」

呂陽的心中,像掀起了滔天巨l-ng一般,久久無法平靜。

「沒錯,只有這樣,才能解釋她為什麼要我學武,她是不想l-ng費人才啊。」

「機會!我的機會,終於來臨了!」

呂陽心中,無比的狂喜,簡直就要放聲大笑。

他等待這一天,等了多少年啊,自從目睹父母為了保全自己,拚死抵擋刺客,以x-ng命換得自己m-ng受呂家蔭庇起,他就在心中暗暗發誓,總有一天,要脫離奴籍,掌控自己的命運,不再受人擺布。

別人都說他的父母是忠僕,是為了拯救那名呂家嫡系子弟,才奮不顧身地衝出去,以身體抵擋刺客刀鋒,只有呂陽才知道,父母不是為了那名呂家嫡系子弟,而是為了自己,他們是為了自己的前途命運才這麼做的。

主人遇刺身亡,奴僕卻苟活,事後肯定要遭到清算,父母正是清楚知道這一點,才做出所謂忠僕救主的壯舉。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個世上,人x-ng本sī,乃是亘古永恆,顛撲不破的真理,哪會有人真的那麼傻,為了救主子而白白葬送自己的x-ng命?如果真的有那樣的人,那不是人,而是沒有靈魂和思想的傀儡,一具行屍走r-u!」

呂陽的心,突然隱隱作痛。

他清楚地記得,那天父母本可以和自己一起躲在櫃檯下,保全x-ng命,但一番猶豫之後,還是毅然沖了出去。

這是因為,和x-ng命相比,有些東西更加重要。

父母雙亡之後,呂陽得到了呂家的照顧,一直以來都生活得很好,但他心裡卻很清楚,這個世上,真正毫無保留對自己好的,永遠只有兩個人,那就是自己的骨r-u至親,生父生母。自己是父母的唯一骨r-u,是父母生命的延續,父母對自己好,也是sī心所在,正是這份sī心,才造就了現在的自己,並不是說,呂家白白地供他吃住,白白地提拔他為一等奴僕。

「怎麼,你沒有聽清楚嗎?」呂月瑤見呂陽只顧發獃,久久沒有回答,不由得問道。

「不,我聽清楚了。」呂陽回過神,連忙說道。

開玩笑,學武啊,有誰會不想?這樣的機會千載難逢,怎麼可能白白放棄?

不過,想歸想,呂陽心中,還是有些遲疑和顧慮。

「學武的話,小人當然想,只是,以小人卑賤出身,怎麼能……」

「只要你有心就行,出身之事,不必考慮。」呂月瑤聽到了肯定的回答,立刻打斷他的說話。

「從今以後,你名義上是我哥的跟班,但實際上,卻是跟著我學武。你唯一的任務,就是潛心苦修,把武藝練好,他日若是有機會,我會想辦法給你取到增加武者功力的靈丹妙y-o,讓你突飛猛進,到時候,你可以輕易修成寰通境,成為後天六重的高手,至於更高的境界,就要看機緣了,如果你可以突破到後天七重抱元境的話,我不僅會再幫你求一枚靈丹,還會重重地加賞於你,到時候,你想要什麼,只要不過分,我都會賞賜給你。」

她一口氣jiāo代下來,向呂陽講清了他如今要做的事情,並且許諾將來的好處,顯示出了雷厲風行的風格。

「多謝四小姐栽培。」呂陽只得說道。

呂月瑤似乎真的把呂陽當成了天生的武道奇才,開始悉心栽培起來。

幾天後,呂陽把所有的衣物,細軟,雜物,都收拾妥當,然後便以大公子跟班的名義,安排進了呂家武堂,正式成為八千白衣弟子的一員。

也就是說,從今以後,他可以光明正大地前往演武校場,聽取教頭傳授練武修身之法,再也不用偷偷mōmō。

甚至,連呂家秘傳的無上玄功,補天訣,都可以光明正大地修鍊了。

「機不可失啊!」呂陽暗自欣喜,「雖然像我這樣的人,能夠接觸到的,最多也就是普通弟子修鍊的基礎版本,並不是真傳,不過也比天下間流傳的所謂上乘功法高明多了!玄功法訣,玄功法訣,哼,哪怕隻言片語,也擁有無比奧妙的功用,不是普通功法可比的。」

「而且武堂授課的內容,非常豐富,除了基本的武學道理,還有騎御,sh-藝,密探,刺殺,兵法,軍規,等等許多雜科,這就好像科舉考試,有秀才,明經,術算……我偷聽了多年,終於有機會學騎馬,學開弓sh-箭了。」

「學會的東西越多,我的實力就越強,將來也有更多的可能,脫離奴籍,獲得自由,只有到那時候,我呂陽,才是真正的自己!」

心知機會來之不易,呂陽除了潛心苦學,還是潛心苦學,武道一途中,所有該補東西的都補上來,結果,經過了一番查缺補漏之後,他突然發現,自己對武道的理解似乎更上一層樓了。

其實他早就有偷偷練武的打算,也付諸了行動,但武道一途,光靠自己鑽研還是不行,特別是在剛開始的時候,根基不穩,進步就緩慢,怎麼也比不上前人的經驗高明,如果靠自己mō索,不知道要什麼年月,才能修鍊到上乘地步。

隨著心情和感悟的變化,呂陽突然略有明悟,站了起來,龍行虎步,踏斗布罡,即興在院子里練起了武功。這時候,他武道略有小成,更加看重的是招式套路,內外勁道之間的運用,一整套完整的「虎魔拳」、「破陣十二式」、「撼天神拳」等等招式練下來。

這些武功,都是南嶺呂家從各處收羅而來,充實家族武堂的。

「猛虎下山,虎刨泉,虎掏心,虎嘯林!」

「龍升天,裂馬勢,燕掠水!」

「撼天神拳——風雲變!」

「天崩裂!」

「地塌陷!」

呂陽細細地品味著心中那股猶未散盡的喜悅與m-茫,一瞬間的鬆動,一瞬間的m-失,全都融入了自己的拳法中,招架越來越散,空有形象而無神意,如果這時候有高明的武師看到,一定會搖搖頭,嘆息這些「huā拳綉tuǐ」的招式。

招是妙招,但呂陽現在使出來的時候,只有huā架子,並沒有一絲神意,彷彿不單是他本人,連拳法武功,也陷入了腐蝕m-茫的境地之中。


然而就在這時,一股剝極而復,破而後立的神意,忽然從腦海的最深處迸現出來。 唐崢的洞察力很強悍,再一次讓岳荊團的諸位吃驚,也深深的忌憚,新人們則是覺得那位英俊的團長太厲害了。

「不可能,這只是你的一面之詞。」小白臉還想爭論,只是不用唐崢回答了,匆匆跑來的一個新人直接打了他的臉。

「團長,找到了,好幾個倉庫,裡面都是吃的,還有一些武器。」

新人們愣了一下,隨即歡呼起來,這一刻,唐崢的聲望攀升,壓得岳荊暗淡無光!

「稍安勿躁。」唐崢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新人們不敢忤逆,全都像精密的齒輪,停了下來。

「秦嫣,欣蘭,你們去安排一些哨卡,確保坑道的安全。」



一個顫抖但卻無比堅定的聲音突然回蕩在這狹小的空間內,黑衣人停止了舞動,森然的轉過頭去。龍雲心全身都被打濕,如同一個孱弱的少年般死死的看向他。在他的身後,黃新珏不由倒退開去,和龍雲心拉開了距離。

Previous article

君清夜當即冷笑道:「真是不打不相識,單公子當時還殺了我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