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抗打擊能力不錯,不過總歸是受傷了吧?」看著鐵羽雷鷹左翼根部被染紅,衝天很滿意。

剛才九條青銅小龍,集中攻擊鐵羽雷鷹的兩隻翅膀,效果十分顯著,尤其是左翼根部的傷口。

看到地面的衝天,鐵羽雷鷹的眼睛直接就紅了,以它的智慧,當然明白一切的根源來自衝天。 鐵羽雷鷹猛然……拔高,出乎衝天的意料之外,憤怒的鐵羽雷鷹,竟然選擇退去飛走了嗎?

鐵羽雷鷹越飛越遠越飛越高,然後猛然一個大迴轉,從遠處的高空向衝天直射過來。

從天而降的鐵羽雷鷹,在重力、翅膀扇動的同時加速下,速度越來越快,化成一道黑色閃電。

剛才的飛走爬高,並不是因為它怕了,而是為更猛力的攻擊蓄勢。

衝到有效距離的時候,鐵羽雷鷹兩隻翅膀猛然合攏,兩腿伸直,嘴巴伸直向前,整個形成一個滾遠的梭子的形態而來,高速旋轉的梭子,就像是一個鑽頭一樣,帶起一股強勁的旋風。

好強!

等鐵羽雷鷹撲下來,形成梭子速度猛然倍增的時候,衝天躲避就有點來不及了。

哼!

衝天冷哼一聲,既然躲不開了,硬抗,誰怕誰?

他的資質超凡,儘管還是築基八重的修為,可是實際力量水準,也已經到了神通境初期了。

湮滅碎空拳,毀滅洪流!

衝天一聲怒喝,沉腰坐馬,蓄力,然後猛然從右拳爆發出去,聲勢驚人激流浩蕩。

一人多高的拳頭轟然飛出,就像是洪水決堤,千軍萬馬一般,勢如破竹摧枯拉朽的衝出去。

強大的力量經過,地面都為之開裂,前進路上的一切障礙,都被強大的拳頭粉碎。

轟!

一聲轟鳴,緊接著兩個影子飛出去,造成轟隆隆的一陣巨響,大樹至少被撞斷數十株以上。

衝天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激烈的碰撞產生的力量太強大,他直接就被撞飛出去,右手一陣火辣辣的疼痛,渾身也是一陣不舒服,畢竟在他後退的時候,接連撞斷十多根比他粗得多的樹榦。

最後,還撞碎了一塊兩米多高的岩石,換成一個身體強度不足的,可能此時已經性命垂危了。

鐵羽雷鷹也不好受,同樣的翻滾出去,因為體型比衝天大得多,在一路翻滾的時候撞擊更多,此時左翼以一個違反常理的角度,耷拉在它身後,顯然已經折斷了,只剩下右翼基本完好。

兩隻翅膀折斷一直,鐵羽雷鷹已經失去翱翔天空的能力,攻擊力被廢一半以上。

天上飛的妖獸,一旦失去飛行能力,多半要遭殃!

殺!

衝天當然不會放過好機會,九龍印像一座二十多米高的小山,從天而降的砸下來。

轟!

鐵羽雷鷹當然不會束手待斃,尖利的嘴巴猛然啄上去,速度、力度,絕不下於一把鋒利長槍。

嘴巴和爪子,是鐵羽雷鷹最常用的,也是最忌殺傷力的武器,尤其是它的嘴巴,甚至比爪子還堅硬,在強勁的撞擊之下,九龍印就然微微頓了一下,然後重新轟然一聲,硬生生砸下去。

咔嚓!

鐵羽雷鷹的脖子硬生生被砸斷了,死於非命!

衝天長出一口氣,終於殺掉了,甩甩還有些刺痛的右手,過來砍下一隻爪子當作擊殺證物。

在接下來的時間裡,衝天又擊殺一隻神通境的妖獸,和三隻築基巔峰的妖獸。

太陽快要落山了,衝天決定回去,萬一因為遲到一點,被取消資格就太冤枉了。

「兄弟,等一下!」距離集合點不遠的時候,衝天遇到三個人,兩個築基八重一個築基九重。

他馬上就戒備起來,三個人恐怕心懷不軌,此時此地攔下他,九成是要他拿到的獵殺證物的。

「有事?」衝天示意對方不要靠近。


「敢問兄弟,你殺了多少妖獸?」為首的築基九重強者,被衝天阻止靠近有些不情願的樣子。

「不多!」衝天並沒有報出來。

「別誤會,我們不會搶你的,這樣,如果兄弟你有多餘的,我們收購,靈石,法器,只要你開個價,我們公平交易如何?」築基九重強者向前走了一步,不過並沒有拿出任何兵器來。

買?

衝天稍稍愣了一下,隨即釋然,參加選拔的人,不乏各大勢力的子弟,就算是有些人依靠特殊關係,能夠順利進入學院,可畢竟是少數,絕大多數人,都需要走一遍選拔流程才能進去。

而這些人手裡是不差錢的,如果能用錢買到,他們是不介意多花一些錢的。

他們信奉一句至理名言:能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大問題!

然而對很多修鍊者來說,恰恰相反,最缺少的就是資金,如果能用一點多出來的狩獵證物,換取不菲的收入,相信獵物比較多的、手頭比較緊的修鍊者,很樂意讓出一部份獵物來換。

狩獵規則並沒有規定,一定要親手捕獵才行,他們只看結果。

至於十個監督的學員,也是監督不過來,再者即使他們看到,也不一定能管這些背景深厚的人。

「抱歉,我沒有多餘的!」衝天說完邁步就走,他需要良好的成績,以便拜入李重峰的門下,當然不會出讓,甚至如果可能的話,他還想要更多的獵物,只是此時時間已經不允許了。

「看來你是不給面子了?」築基九重臉色一下陰沉下來。

「小子,你聽清楚了,他是韓慶峰,他哥哥是學院的神通境學員,識相的趕緊獻出來破財免災,否則就算你能進入學院,以後也有的你好受的。」一個築基八重強者執照築基九重強者說。


顯然買不到開始威脅了,不過衝天一點都不在乎,直接邁步向前進。

唰!

就在他剛邁步的時候,一把飛劍電閃而至,從他身後射來,分明就是想要他的命。

是韓慶峰,從飛劍射來的方位,衝天就已經鎖定兇手。


閃!

衝天戰鬥經驗豐富,一個閃身,飛劍從他身邊擦身而過,擊中側面一塊五米高的尖端岩石,一穿而過,可想而知要是刺到人身上,絕對比岩石上的後果更加嚴重,命,就會被飛劍帶走。

「你要殺我?」衝天扭回頭,面對韓慶峰殺機森然,渾然不顧他面對的是三個敵人而不是一個。

「是你自找的,兄弟們,滅了他!」韓慶峰招呼另外兩個人,三個人組成一個三角形包圍。

嗖!

就在此時一個人從天而降,赫然是一個光明學院的學員,是十個負責監督的學員之一。

「你們在做什麼?自相殘殺嗎?」從天而降的學員,看到四個人的架勢,當場就把臉沉下來。

按照規則,是不允許自相殘殺的,否則直接廢除參加考核的資格。

「是王曉磊大哥,您放心,我們馬上解決,絕不會連累您。」令衝天十分意外的是韓慶峰的招呼。

「哼,如果被導師發現了,就是你哥哥也保不住你,手腳乾淨點。」說完,王曉磊直接飛走了。

好一個監守自盜!

衝天有點惱火,本來他們十個人,是為了維護考核的公正而存在的,結果反而成助紂為孽。

看來,韓慶峰的哥哥,在學院中應該有一定的勢力,否則也不會請動他們來照顧弟弟。

殺!

王曉磊剛剛飛起來,還沒在眾人的視線中消失,衝天就採取主動進攻的手斷了。

暴風身法!

四倍力量超負荷!

三倍超速度!

閃電般,他已經到了一個築基八重身邊,一拳揮出。

湮滅碎空拳,撞山破!

精純力量形成的拳頭,一人多高,帶著沉重的破空聲,勢如破竹摧枯拉朽而來。

「不好,王力快躲開!」剛目送走王曉磊,韓慶峰就發現衝天的閃電快攻,連忙提醒同伴防備。

然而他的提醒太晚了,他們的同伴已經早一步發覺,並且十分從容的發出劍氣反擊。

轟!

巨大的撞擊聲響起,當場就有一個人飛出去,在半空的時候響起密集的骨折聲,鮮血噴洒,是王力,畢竟他只是一個正常稍強一點的築基八重,和衝天這等妖孽一般的築基八重相差太遠。

神通境初期的攻擊力,粉碎劍氣,然後轟擊在人身上,直接造成一個重度昏迷。

「趙龍,去照看一下王力,我來收拾他!」韓慶峰十分惱火,竟然在他眼皮底下打傷他的跟班,不可原諒,簡直是在打他的臉,幸好沒有多少人看到,他又多了一個殺人滅口的理由。

然而他的提醒還沒結束,衝天的第二次攻擊開始了,一個青銅印章飛出砸向趙龍。

青銅印章看起來十分不凡,上面的九條小龍更是威武精靈,讓韓慶峰馬上提醒趙龍小心應敵。

轟!

毫無意外,第二個重度昏迷的傷號造成,甚至韓慶峰趕去救援都沒來得及。

順利解決掉兩個人,衝天轉回身來面對韓慶峰,只剩下一個就容易對付多了!

「我負責任的告訴你,今天你死定了,誰也救不了你。」韓慶峰咬牙切齒的衝到衝天面前。

殺!

二話不說,飛劍七,縱橫交錯的數十道劍氣,組成天羅地網一般罩下來。

韓慶峰的攻擊還是十分犀利的,至少一般的築基九重發出的攻擊,很難比上他發出的攻擊。

「如果你只有這點本事,可以去死了,湮滅碎空拳,汪洋洪流!」衝天冷笑一聲,沉腰坐馬,緊接著元力涌動匯聚在右手上,轟出一個小房子一般的拳頭,帶動風聲呼嘯直奔韓慶峰。

拳風激蕩,壓力猶如一座山峰,讓韓慶峰的呼吸有點困難,他意識到踢到鐵板了!

事實上衝天重創他兩個跟班的時候,他就意識到可能壞了,只是還抱有一點僥倖心理而已。 伴隨著一聲轟然巨響,人影飛出,是韓慶峰,在強大的打擊之下被打飛出去陷入昏迷狀態。

從天來到集合地點,已經有二十多人歸來,衝天回來的時候,太陽已經接近地平線了。

最終有四十一人在規定時間內歸來,另有兩人在規定時間后歸來,被取消繼續參加考核資格。

剩下的七個人,凶多吉少,令周雲鵬意外的是,十個學員竟然也有一個沒有出現。

王曉磊看衝天的時候,眼神很古怪,衝天當然明白他想什麼,他大概在想韓慶峰三人是不是死了?

然而他不能說出來,因為此時根本就見不得光,作為監督人員,看到的時候就必須抓出來,而不是留到事後算賬,一旦他揭露衝天,勢必會牽扯出他自身的責任,造成兩敗俱傷的局面。

「肖逸風怎麼沒出來?」周雲鵬向其他九個學員詢問,然而九個人也都不知道蕭逸風的下落。

「哼,就地統計成績!」周雲鵬按照歸來的先後順序,開始統計個人捕獵凶獸的多少和等級。

「趙海生,修為築基七重,捕獵兩隻築基八重妖獸,一直築基六重妖獸,不合格。」第一個人就是被淘汰的,三隻的數量滿足了,然而有一隻妖獸比他修為等級低,當即就成為被淘汰的一員。

「林廣豐,修為築基四重,捕獵……」

周雲鵬在一旁監督,九個學員有三個留下來開始統計,剩下的六個返回森林尋找其他人員。

「鍾天……」終於到衝天化名的衝天了,此時他拿出從獵物身上割下來,作為捕獵證物的物品。

「嗯,築基九重的大地魔熊的耳朵,還很新鮮,是剛殺死的,有效;神通境的?雷霆飛鷹一隻,有效……」看到衝天竟然能以築基八重的修為,干點一隻雷霆飛鷹,檢查他成果的學員,不由得多看他幾眼。

神通境的妖獸,即使是神通境的學員要殺也不容易,對於築基八重來說難度就太大了。

難道是有背景的人?

檢查衝天狩獵成果的舒慶海回憶了一下,他們這一組中有一些人是需要注意的,是有大背景的,然而需要注意的人中,根本沒有一個就叫鍾天的,也就是說有九成,使自身能力狩獵的。

面對衝天,舒慶海不由得有些驚異,什麼時候又出了一個天才呢?

最終經過統計,衝天以兩個神通境初期妖獸,八個築基期妖獸的成績,成績位列本組的榜首。

五十個人蔘賽,最終通過的,竟然只有九個人,至少都獵殺三隻妖獸才合格的。

實際上衝天聽周圍的人小聲議論,往年的時候,只要能狩獵兩隻,不比自身差很多的妖獸即可,然而今年因為李崇峰有出山收徒的意向,導致生源大幅度增加,所以要求就水漲船高很多。

衝天的成績出現之後,羨慕嫉妒恨,一雙雙火焰、鋼針一般的眼神,在他身上掃來掃去。

「不錯!」周雲蓬點點頭,以築基八重的修為,在一天之內獵殺十隻妖獸,其中還包括兩隻神通境的妖獸,尤其是其中還有一隻難纏的雷霆黑鷹,這個成績足以衝擊一下單項測試的總冠軍了。

就在此時六個進入森林尋人的人都回來了,韓慶峰三個人,一瘸一拐的跟在六個人身後。

看到衝天,韓慶峰的兩隻眼睛都要噴出火去,衝天打暈他們還洗劫了他們,上交的十個狩獵憑證,其中就有他們的功勞,不過他們怨恨歸怨恨,卻根本就不敢說出來,只能吃啞巴虧了。

他們也明白,王曉磊根本不會為他們作證,今日之仇,只能未來慢慢找回場子了。

出他們三個人,還有兩人確認死亡,剩下的可以推斷死亡,不過卻找不到他們的任何痕迹。

傷亡比較大!

周雲鵬大手一揮,回去,每年都有人在考核中死亡,今年只是比例大一點。

「鍾天,咱們走著瞧!」韓慶峰從衝天身邊走過的時候,咬牙切齒的,恨不得咬衝天一口。


那穿著異服的青年連忙拉著老農夫:「請問這是哪裡?嗯,是歐洲?」

Previous article

張桐華眸子一沉,點了點頭之後,笑容如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