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門戰陣曾被辰家歷史上傑出的天才辰封,也即是辰清漣的曾祖父,應用於太空艦隊陣形中,在第三次斯諾河戰爭中,便一舉擊敗聯盟的炎龍軍團,堪稱一段傳奇。

「這個小子,真是見識粗淺,不自量力。」辰烙暗自搖頭冷笑。

然而,下一刻,辰烙臉上的笑容驟然凝結,繼而迅速消失在臉上。只見人群之中,孫言豎掌而立,直切入戰陣的一處破綻,隨後,便如切豆腐一樣,輕而易舉突破重圍。

一道淡淡的身影閃過,孫言已突破了人群的重重封鎖,來到辰烙面前。

「你,怎麼……」辰烙頓時目瞪口呆。

捫心自問,就算換成辰烙自己,他對【千瘡百孔陣】了如指掌,也沒法做到像孫言這樣,在重重人群中如入無人之境,轉眼之間,便橫穿【千瘡百孔陣】,讓這門戰陣不攻自破。

站在辰烙面前,孫言笑嘻嘻道:「烙大哥,這樣算不算完成訓練了?還有,快點去吃早餐吧,我餓死了。.83kxs.」

說話間, 三百年前我是你 ,跳到他肩頭,四平八穩的端坐著,「汪汪」的叫喚兩聲,彷彿也是在說,它也快餓死了。

身後不遠處,一群彪形大漢收勢不住,在中間的不少人已撲了過去,卻突然失去了目標。既然紛紛跌倒在地,人擠人,人疊人,響起一陣陣吃疼的慘叫

看著這一幕,孫言摸了摸鼻子,頗有些不好意思。剛才他能安然穿過【千瘡百孔陣】,乃是將一絲星羅真意融入到【吞海掌】之中。

對於星羅真意,孫言僅領悟了最粗淺的皮毛,但是,已能感受到這種武道真意的奧妙無窮。

正在這時,訓練室的電梯忽然打開,辰清漣穿著黑色西服,負手走了出來,頓時,在場的保鏢們紛紛站正身形,一個個昂首挺胸,高喊道:「大小姐,早上好」

一陣陣悶雷般的嗓音匯聚到一起,宛如平地一聲雷,震得孫言耳朵嗡嗡作響,同時,他算是見識到辰清漣在這群保鏢中的地位。難怪剛才聽到他要當辰清漣的貼身保鏢,一群人恨不得將他生吞活剝了的樣子。

噔噔噔……,踏著白色皮鞋,辰清漣走了過來,她此刻面色淡淡,看不出喜怒,平靜問道:「怎麼一大早,你們精力就這麼旺盛,人擠人,這是疊羅漢呢?還是你們這幫爺們,忽然都對同性產生了興趣?」

這一番話,頓時讓在場的彪形大漢們面紅耳赤,一些人恨恨地瞪著孫言,那眼神真是恨不得將這少年給活剮掉。

別這麼看我啊這些事明明是你們先挑起來的。

孫言感到很委屈,旋即笑道:「辰姐姐,烙大哥在對我進行保鏢培訓丨呢剛才是諸位大哥在提點我,他們說我很不錯,很有當保鏢的天賦。」

狗屁靠,這小子睜著眼說瞎話呢

頓時,在場的一群保鏢們,包括辰烙在內,一個個心中怒火狂炙,恨不得當場跳出來,控訴孫言在胡言亂語,他們根本就沒有誇獎這小子。

可是,接觸到孫言微笑的眼神,一群人立時就虛了。現在這場面,被辰清漣逮了個正著,如果不是在進行訓練,那就肯定是在欺負新人了。

這小子又是大小姐親點的,如果讓大小姐知道真相,在場所有人的下場都會相當凄慘。


想及此,一群彪形大漢們苦著臉,於笑著連聲附和,聲稱這個少年天資不凡,肯定能夠保護好大小姐的安全。

見眾人一個個出言稱讚,辰清漣露出驚訝之色,旋即微笑道:「讓小言擔當我的貼身保鏢,之前我還擔心這個決定是不是太莽撞了。現在看起來,他能得到大伙兒的認可,那就是沒問題了。」

說著,辰清漣示意孫言,「走吧,小言。陪我出去一下,我有點事要辦。

「好的。」孫言立刻顛顛的跟了過去,兩人一前一後走進了電梯。

在電梯門關上前,孫言還不忘向在場眾人鞠躬:「謝謝各位大哥的指點,也謝謝各位大哥的誇獎,以後還請多多關照」


隨即,電梯門關上,訓練室內的眾人面面相覷,繼而發出一陣陣的哀嚎聲

不少人信誓旦旦,以後找到機會,一定要把這可惡的小子狠狠修理一頓,方能解今日的心頭之恨。

電梯里,門剛一關上,辰清漣立時露出嫵媚的笑容:「言小弟弟,快準備一下偽裝,咱們從後門開溜。」

「呃?」孫言一愣,詫異道:「辰姐姐,你不是說要出去有事么?為什麼要從後門開溜呢?」

「廢話不從後門開溜,讓辰管家那老東西跟著咱們,還能吃好喝好嗎?那老傢伙,可是一個老古板,嚴禁我去碰那些美食的。」

孫言一陣無語,看來他這個貼身保鏢有些名不副實,改成「貼身陪吃」倒是更貼切一點。

片刻后,電梯升上來,門朝兩邊滑開,卻已不見孫言和辰清漣的身影。


谷風星洲際大陸西部的辰風市,座落在高原之上,海拔約16米,氣候宜人,風景如畫。

這座城市的北部是延綿不絕的雪山,東部則是方圓數千平方公里的茂密原始森林,西邊一彎彎的內陸海匯聚,由高空俯瞰,這些內陸海猶如一塊塊天然的翡翠。正是這些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造就了這座城市美麗的風景。

清晨的辰風市,沐浴在一片陽光中,街頭巷尾,行人來往如織,繁榮似錦。街道上,行駛的交通工具五花八門,有最老式的馬車蹬蹬奔跑,也有最新款的量子雙渦輪三棲跑車呼嘯而過,匯成一幕奇妙的街頭景觀。

辰風市的城市規劃,除去佔據城市一半面積的辰家莊園外,這座城市劃分為四個區域——商業區、休閑區、風景區和黃金交易區。

此刻,孫言和辰清漣便是在休閑區的美食一條街,兩人穿著寬大的黑色兜帽風衣,戴著厚厚的大墨鏡,手裡抓滿了食物,正吃得滿嘴流油。

一手提著一個大大的食物袋,辰清漣另一隻手夾著四根烤肉串,一邊吃著,一邊愜意道:「哈哈,就是這種感覺,就是這個味,真是太美味了怎麼樣,小弟弟,姐姐我說請你吃大餐,沒有食言吧?」

與辰清漣一樣,孫言也是一手提著大大的食物袋,另一隻手夾著四根雞腿,一邊吃著,一邊鬱悶的回應:「辰姐姐,我有名字的好不好?你難道不知道,男人對弟弟,這個稱呼,那是相當忌諱的嗎?」

「男人?」辰清漣一愣,上下打量面前的少年,詫異道:「你資料上顯示的年齡是16歲,才這麼丁點大,還好意思說自己是男人?行吧,如果小弟弟你已經上了超過個位數的女人,我就承認你是男人。」

「你……」孫言頓時一臉悲憤。

12~^*d^21^b*^e~45 見辰清漣斜著眼,一臉鄙視的戳到自己痛腳,孫言既是鬱悶又是悲憤,心說這美妞諷起人來,真是舌如刀鋒,不留餘地呀。

奶奶個熊,欺負哥哥我是處男是不是?除了男女方面的經驗,哥哥我從上到下,無處不像個剛猛無比的男人。哼信不信哥哥我把那根殺器亮出來,就憑你胸前那對兇器,都未必能夾得住。

不由的,孫言的目光落在辰清漣胸前,饒是穿著寬大的黑色風衣,那胸前依舊像塞了兩個結實的饅頭,讓人遐想聯翩。

注意到孫言的舉動,辰清漣蠻腰一挺,頓時,胸口便是波瀾起伏,乳波蕩漾,那情景瞧得少年目瞪口呆,一口食物咽在氣管里,立時連聲咳嗽起來。

「哼瞧你就是一個稚兒,還好意思說自己是男人,再等個三年吧,小弟弟。」辰清漣莞爾一笑,邁著小皮靴走在前面,吆喝道:「走,今天姑奶奶帶你吃遍整條街」

聞言,孫言瞠目結舌,失聲道:「還吃?你還吃得下么?再說,辰姐姐你還能騰出手來拎東西么?」

「走啦,走啦忄婆婆媽媽的像個娘們,小弟弟你的飯量不會比我還小吧?」說著,辰清漣露齒一笑,絕美的笑顏中帶著調侃,「聽說男人的食量比女人小的話,在床上也是很沒功能的哦。」

我勒個擦,這妞真是女人么?怎麼說話比我們男人還彪悍,奶奶個熊,不能忍

旋即,孫言再不說話,跟在辰清漣後面,兩人沿著這條長長的美食街,邊走邊逛,邊吃邊看,用辰清漣的話來說,這是「吃通街」。

辰風市的這條美食街,橫貫整個休閑區,這裡有各種各樣的美食。

這裡有晶角羚羊的胃製成的囊熏肉;有綠斑七節馴丨鹿的七節鹿茸湯;有仿製聯盟的鐵面夾餅等等,對於孫言來說,這些美食根本聞所未聞,著實讓他大開眼界,大飽口福。

這一條長街不僅有美食,這裡的建築亦是各具特色,由地球古風的木製、竹制小樓,亦有合金鑄成牆壁的店面,還有鏤空的懸浮樓閣,甚至還能看到中央五大星域的很多建築風格。

兩人邊走邊買邊吃,不知不覺已到了下午,手中的食物不但沒有減少,反而越來越多,孫言的黑色風衣幾個口袋裡,還揣著兩塊鐵面夾餅,三塊晶角羚羊囊熏肉。風衣前胸的口袋裡,小狗崽樂樂正啃食著一塊鐵面夾餅,圓鼓鼓的肚子顯示小傢伙已經吃的很飽了。

這時,兩人路過一個小店面,裡面售賣的是松豬冷白肉。松豬是一種兩級異獸,其肉質極為鮮美,而由松豬肉製成的冷白肉,孫言曾聽死黨木同口水直流的說起,那是一種極為美妙的滋味。

瞧見這家店面,辰清漣眼睛頓時一亮,快步竄進門,喊道:「老闆,來兩份松豬冷白肉打包帶走,快一點」

噗通

孫言差點當場跌倒,瞠目結舌德瞪著少女的背影,從早上吃到下午,饒是武者的食量驚人,他現在也已快吃不下了,可這妞怎麼還這麼有胃口。風衣前胸的口袋裡,小狗崽樂樂斜躺著,也是捂著肚子低聲哼哼,小臉擠到一起,它也是一路吃到現在,再也塞不下一丁點兒食物了。

這妞的胃是什麼做的?簡直就是一個無底洞,難怪胸部那麼大,估計吃得營養都跑到那裡去了。

瞧著辰清漣從店員手中接過兩份松豬冷白肉,孫言不由鬱悶的思忖,隨後無奈地取出萬能背包,準備把這兩份食物裝進去。既然身為一名「貼身陪吃」,孫言自然要表現的專業點。

誰知辰清漣拿著兩份松豬冷白肉,隨手一丟,便扔進風衣后的兜帽里,整理了一下衣領,揮手道:「走,咱們接著吃正好,馬上傍晚了,姐姐我帶你去幾個好地方。」

身後,孫言和樂樂注視著少女的背影,這次是徹底的目瞪口呆,難怪這妞要準備這樣一件兜帽風衣,竟是拿來這樣使用,真是一個標準的專業吃貨。

拎著滿滿的食物,由美食街慢悠悠轉出來,辰清漣並沒有選擇乘車,而是領著孫言徒步,朝著辰風市的西邊走去,那裡是這座城市的風景區。

趁著這個空檔,孫言終於有機會欣賞這座城市,順便消滅手中的食物,風衣前胸的口袋裡,樂樂也緩過勁來,嘴裡含著一塊肉,正在賣力的咀嚼著。

相對於孫言,辰清漣明顯對樂樂的興趣更濃厚,女孩對於這樣的寵物都沒什麼抵抗力。不過,她好幾次想抱起樂樂,都被小狗崽汪汪直叫的拒絕了,這讓少女感到相當的鬱悶。

任由少女伸著沾滿油光的纖指,不斷逗弄樂樂,孫言則是一邊吃東西,一邊左顧右盼,時刻警惕著周遭的突髮狀況。雖說谷風星是辰家的大本營,辰風市更是辰家的大後方基地,但是,他還是盡職的做好一名保鏢的本分。

行至城市的西邊,路面逐漸寬闊起來,一塊塊五米見方的黑色岩石,鋪砌成一條厚重的道路。每一塊黑色岩石上皆雕刻著花紋。這些花紋千奇百怪,有奇異的動物,有山川河流,有不知名星球的圖案,有猙獰的異獸……,一路走過來,孫言發覺這些花紋的圖案竟沒有一個重複的。

「這路是誰監督鋪就的?如此奇特。」孫言不禁驚嘆。

瞧著少年震撼的神情,辰清漣微微撇嘴:「這條路是我曾祖一輩的一個老傢伙親手鋪砌的,那老傢伙也自負的可以。說要建造一條道路,堪比荒皇星的森羅萬象路。可那老傢伙耗費了一輩子的時間,也只將這條道路建造了三分之一,最後那老傢伙心力交瘁,還沒到400歲就掛掉了。」

說到這裡,少女抿嘴一笑:「如果我和那老傢伙同一輩,一定在他臨死前,狠狠鄙視挖苦一番,讓他死不瞑目哈哈哈……」

望著辰清漣的模樣,孫言一陣無語,「辰姐姐,這位老人家好歹也是你長輩,你這麼說,未免太不尊重了點。」

「尊重?」辰清漣鼻子皺了皺,白皙的臉頰泛起惱怒的神情,「我曾祖那一輩,那老傢伙原本是家族最出色的兩位領導者之一,與我的曾祖父,也是當時的家主辰封並稱辰家雙壁。他們兩人的出現,本來被認為是辰家的勢力更上一層樓的徵兆。」

「誰知道他100多歲時,突然鬼迷心竅,竟一門心思想要建造這條道路。否則,辰家在我曾祖那一輩,必定已凌駕在杜蘭多家之上,今天也不需要我來負責慣例家族的大小事務。哼這個老混蛋,不務正業,活該死的早。」

孫言無奈撇嘴,他總算明白少女為何這麼大怨氣,如果建造這條道路的那位老者依舊在世,那辰家的重擔就落不到辰清漣頭上,少女就能心安理得的當一個專業吃貨了。

又行走了一段路,果然如辰清漣所說,前方的道路平整如鏡,再沒有那些瑰麗奇異的花紋。卻是一棵棵參天巨樹立於道路兩旁,這些巨樹的樹於有十人合抱粗細,樹蔭如一頂頂華蓋,夕陽透過樹蔭的縫隙,一縷縷照射下來,周圍的一切靜謐恬然,讓人神清氣爽。

靜謐的環境,讓小狗崽樂樂哈欠連天,小傢伙揉了揉圓鼓鼓的肚子,縮進風衣口袋裡,隨後一動不動,已陷入沉睡中。

「這小東西還真是又能吃又能睡,奇怪,怎麼就是不見長肉呢。」孫言無奈搖頭。

沿著這條樹蔭大道又走了片刻,穿出樹蔭時,視野中的景色又是一變,孫言發覺正站在一處山坡上,遠眺前方,一彎彎的內陸海呈現眼前,夕陽照射下,這些內陸海的水色深淺不一,宛如一塊塊晶瑩剔透的翡翠,瑰麗而雄奇。

山坡下,有一座八角菱形塔的建築,這座建築的飛檐上,懸挂著一串串金色風鈴,微風吹過,傳來一陣陣清脆的鈴聲,猶如風兒在歡唱一般。同時,那座建築里還不斷傳來一陣陣鐘聲,蕩滌心神。

指著那座建築,辰清漣笑了起來,揮手道:「走,跟姐姐過去。這座鐘鼓樓里的美食,可以說是辰風市之最。不過,鐘鼓樓里有三道菜是鎮店之寶,已經近100年沒人品嘗到過,不知道咱們今天有沒有這個口福。」

「鎮店之寶? 獨寵舊愛·陸少的祕密戀人 ?」孫言不禁詫異。

未等少年反應過來,就被辰清漣抓住手,連拖帶拽,朝著山坡下奔去。

奔至山坡下,來到那座八角菱形塔的面前,孫言才發覺這座建築的奇特之

這座八角菱形塔的牆壁上,鏤刻著一幅幅圖案,竟全部是一道道菜肴,而飛檐上懸挂的一串串金色風鈴,並非是金屬的材料,是由極稀有的櫞金木製成,其風鈴聲清冽動人,縈繞不絕。

這一整棟樓的建築,則是由一種不知名的巨大獸骨鏤空雕砌而成,晚風吹拂而過,湧進那些鏤空之處,立時傳來一陣陣的迴響,宛如鐘鼓齊鳴,悅耳動

「這就是鐘鼓樓么?名副其實啊」孫言不由嘖嘖讚歎,「建造這棟樓的設計者匠心獨運,真是厲害這獸骨的材料,至少是七級以上的異獸骨骼吧?

12~^*d^21^b*^e~45 「言小弟弟你倒是蠻識貨嘛,建造這棟鐘鼓樓的材料,乃是一根八級異獸的腿骨。」

抬頭望著這棟八角菱形塔,辰清漣墨鏡下的美眸冒火,一陣咬牙切齒,「這根腿骨是當初巫岩橋大武宗送給我們辰家的,一直被供在主宅里,沒人敢打這東西的主意。後來,趁著辰封祖爺爺外出,卻被辰閑這個敗家貨拿來建成這棟鐘鼓樓,這個不務正業的閑人,根本是我們辰家的恥辱。」

「辰閑」

孫言眉角一陣抽搐,關於辰閑這個人,他從死黨木同那裡聽說過,那可是將整個奧丁星域所有星級飯店都騙吃騙喝了一遍,至今還在星空酒店聯盟黑名單上的第一號流氓人物。

據死黨木同言及,辰家的上上上輩,也就是辰清漣的曾祖一輩,出了三個才華橫溢的男子,整個奧丁星域都是大大的有名。與當時的張正日幾乎齊名,被稱為是辰家的混世三傑。

這三個人中,老大辰封雄才大略,傳聞有辰家先祖辰陵的風範,而老三就是辰閑,這個鬧遍了整個奧丁星域的星際流氓。不過,能鬧出這麼大的動靜,辰閑自身的實力之強,那也是可見一斑。

湊近身,孫言小聲道:「辰姐姐,那你進鐘鼓樓,沒有問題么?」在少年看來,既然鐘鼓樓是辰家的恥辱,那以辰清漣的身份,進入其中似乎相當的不妥當。

「哼」辰清漣瞪了他一眼,撇嘴道:「如果以我辰家這一輩繼承人的身份,當然這一生也不能踏足這裡。不過呢,咱們現在只是兩個食客,又有什麼問題呢?走,跟姐姐進去。」

整了整寬大的黑色風衣,辰清漣戴著大大的墨鏡,蹬著米潢色的小皮靴,抬腳就朝著鐘鼓樓里走去。

望著少女的背影,孫言無奈搖頭,或許對於辰清漣這樣的頂級吃貨來說,如果有美食在前,什麼家族恩怨都能暫時放在一邊。

走進鐘鼓樓內,大廳中已坐滿了客人,這些人大多輕聲細語,聆聽著風鈴、鐘鼓聲的和鳴,一個個都是文人騷客的模樣。

辰清漣輕哼一聲,低聲道:「瞧這些人的樣子,一個個裝模作樣的,看了就煩。」

站在身後,孫言一言不發,面對辰清漣這樣彪悍的妹子,他覺得還是少說點話,省的被少女諷得體無完膚。

這時,一名靚麗的女服務員迎了上來,臉上帶著甜甜的微笑,鞠躬道:「兩位,請問有預訂么?」

辰清漣一揮手,道:「沒有預訂怎麼了?別廢話,給我們一個頂樓靠窗的位置,快一點」

說著,辰清漣伸出手,用她那隻白嫩如玉的小手,在女服務員細腰上掐了一把,柔聲道:「妹妹乖,快點給我去弄一個好位置。」

也不知是否辰清漣掐得位置異常敏感,這名女服務員登時身體一軟,差點當場癱軟在地,她勉力支撐著身體,滿臉通紅,輕聲道:「好的,請……,請兩位跟我來。」

說著,似是生怕辰清漣再有什麼異樣的舉動,這名女服務員轉身就走,領著兩人朝頂樓而去。

旁邊,孫言則是一臉的悲憤欲絕,心中狂罵,奶奶個熊,一個絕色美女當眾調戲女人,還把不把我這個大男人放在眼裡?這簡直沒有天理。

不一會兒,在這名女服務員的帶領下,兩人來到頂樓靠窗的一處座位坐下。此時已是傍晚時分,頂樓的客人並不多,擺放著數百張餐桌,卻只有寥寥十數桌人。不過,據孫言猜測,鐘鼓樓的頂樓估計屬於貴賓席位,並不是想來就來的。卻不料辰清漣輕輕一掐,就讓女接待員糊裡糊塗的把他們帶了上來。

對此,孫言只能暗中感嘆,絕色美女一旦耍起流氓來,那真是無人能敵啊

這時,辰清漣已打開菜單,一口氣點了十數道菜,也不問孫言的意見,就將菜單又遞還給女服務員。

「兩位請稍後,一會兒會有人來負責送餐。」這名女服務員說完,幽怨的瞥了辰清漣一眼,逃也似的竄下了樓梯。

望著女服務員的背影,孫言則是目瞪口呆,那欲縱還迎的眼神是什麼意思?這也太離譜了點吧。

坐在座位上,吹著習習的晚風,辰清漣秀眉一挑,笑道:「言小弟弟,怎麼樣?泡妞把妹就該像姐姐這樣,學著點,以後你用得著。」

孫言低著頭,默然不語,面對這樣一位絕色女流氓,他還能說什麼呢?沉默是金。

片刻后,就有服務生端上一盤盤菜肴,放滿了整整一桌。這一次,孫言真正有大開眼界的感覺,這些菜肴他一個不認識。

夾了一口菜放在嘴裡,孫言乍舌道:「太好吃了,真是人間美味」

辰清漣得意笑道:「那是當然的,姐姐我說要請小弟弟你吃大餐,怎麼可能食言呢」

一邊說著,她一邊舉著筷子對著桌上的美食進行掃蕩,那狼吞虎咽的模樣,哪裡有半分請人吃飯的客氣謙讓。

轉眼間,一整桌菜已被辰清漣掃蕩一小半,她伸出香舌,舔了舔紅唇,回味道:「好吃,真是好吃沒錯,就是這個味兒,這裡的味道還是和10年前一樣,一點兒沒有變呢」

對面,孫言舉著筷子,木然的注視著少女;餐桌上,小狗崽樂樂聞到香味,已經醒了過來。正蹲在一旁,睜著一雙小眼睛,瞪視一臉若無其事的少女,它也著實被嚇倒了。

見孫言和樂樂愣愣地望著自己,辰清漣詫異道:「怎麼了?快點吃啊,錯過了今天,以後可未必再有機會哦」


鄭硯道:「不能。」

Previous article

那穿著異服的青年連忙拉著老農夫:「請問這是哪裡?嗯,是歐洲?」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