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鄭硯道:「不能。」

只有心比天高,哪有飛機比天高的。

胡非絲毫沒有被打擊熱情,繼續道:「那那那鄭叔叔你有變形金剛嗎?」

「……」鄭硯低頭看他,道:「要那個幹嘛?」

「你有沒有嘛,」胡非晃了晃鄭硯的胳膊。

哎呦這還了得,鄭硯心裡邊登時化成一灘水,馬上要什麼給什麼。

幾分鐘后,從空間逃出來一個變形金剛的模型送給他。

胡非抱著變形金剛馬上把鄭硯拋棄了,跑到李昀眼前,眨著水汪汪的眼睛,問:「李叔叔,你能不能讓變形金剛自己走路?」

其他人:「……」

鄭硯環胸道:「你個小兔崽子,很聰明啊。」

田橙附和道:「那當然啦,非仔是天才。」

變形金剛是鋼鐵製品,李昀是金系異能者,既然能夠操控金屬,那麼讓變形金剛走路,不過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李昀接過變形金剛,笑著搖動手指,變形金剛的胳膊輕輕地抬起來一厘米。

胡非驚喜的哇了一大聲。

鄭硯頓時有點心酸,小小年紀見異思遷,太不學好了。

李昀把變形金剛還給胡非,在手掌心擺弄螺絲釘,釘子在他手裡旋轉幾圈,像是一個小陀螺。

隨後在眾人眼睜睜的注視下,竟然慢慢的離開他的手心,在空中飄飄蕩蕩的飛了起來,浮在他們的頭頂上,居然還挺穩當的。

田橙忍不住感慨大自然的造化,「簡直像做夢一樣。」

她低頭,從牆根下拿出一瓶礦泉水,擰開瓶蓋,傾斜瓶子往外倒了幾滴。

幾滴礦泉水往下滴落,還沒落地就在半空中靜止了,田橙擰上瓶蓋,將水滴慢慢的托上來。

周子康看的眼饞,伸出手指摸了摸水滴,啪的黏到他的手指上。

周子康收回手,心情不太明媚,問道:「鄭硯……覺醒過力量異能的人,還有沒有可能覺醒五行異能?」

鄭硯道:「沒有可能吧……」

周子康登時大怒,「霍賢為什麼可以!這不公平,你在撒謊。」

周子康盯住鄭硯的眼睛,鄭硯無語的把他推到一邊,「當自己催眠師?」

周子康落寞的低下頭。

李昀能量耗盡,螺絲釘失去托力,啪嗒掉下來,李昀穩穩的接住。

霍賢看了幾秒,碰了碰鄭硯的肩膀,問道:「有長釘嗎?」

鄭硯啊了一聲,長釘,又要長釘幹嘛?

周子康道:「當武器?」

霍賢道:「只是建議。」

鄭硯想了想,長釘也是屬於重量比較輕,更容易操控的一類,而且帶著很鋒利的尖端。對於李昀這種金屬異能者而言,確實不失為一件合手的近乎於獨一無二的兵器。

雖然有點不倫不類。

周子康望著李昀,李昀許是也想到了作為武器的這一層,點頭道:「很好的提議,長釘有嗎?」

鄭硯翻了翻空間,搖頭道:「這個真沒有。找出幾個螺絲釘帽都很出我的意外了,沒有留意過準備這些東西。」

李昀雙手環胸,網村子的方向看了看,道:「村裡應該有五金商店吧?」

「說不準,可能有可能沒有,雖然是一個大村。」田橙道:「我在農村待過,勸你不要抱太大希望,這裡太偏僻了。不過你們可以注意裝修的門市,搞裝修的工人一般都會有。」

「那就要拜託各位幫我留意了。」李昀點點頭,笑道。

李光明道:「客氣了。」


鄭硯看了看手錶,快要十點了,耽擱了將近一個小時,看來這回又不能早點出發了。

想了想,鄭硯從空間里扒拉出來一個掛式鐘錶,裝上電池,掛在坦克的牆壁上。

這樣看時間的時候比較方便直觀。

「李昀的問題解決了,」鄭硯舒了一口氣,心想反正都晚了,多耽擱一會也沒什麼索性坐在地上。

鄭硯道:「這位霍大俠,能否解釋解釋這回吸收晶核的意外情況?是怎麼一回事?」

數雙眼睛齊齊投在他身上。

霍賢覷他一眼,知道鄭硯在問什麼。

霍大俠挺平靜地道:「這次我一次性吸收了三十枚晶核。」

鄭硯:「……」

其他人:「……」

鄭硯指著他說不出話來,雖然早就知道二十枚凈化晶核能量相當於普通晶核的四枚。這個比例太讓人心碎和蛋疼,不出意外的胡,想必吸收晶核的數量是可以提升的。

他以為是一顆一顆的提升,沒想到一次性提高二分之一啊!

霍賢看著自己的手掌,劇烈的灼痛感還隱約能回味,道:「同樣在我的意外之外。我低估了晶核可吸收數量的擴張性,預估最高不超過十枚,所以只準備了十枚。但是經過實際試驗之後,這個數字可以升至十五枚。」

哦……

原來不是二十枚,不是二分之一,是二分之一點五。

田橙悄悄地問周子康,有點不太確定的道:「這是不是我們認識霍賢以來,他說話字數最多的一次了?」

周子康:「……」

周子康掰著手指算了算,道:「還真是……」

李光明和李昀不像他們兩個胡思亂想一些沒用的。

李光明分析道:「十五枚……加上基礎晶核二十枚,這將近翻了一倍啊,三十五枚。如果在三十五枚晶核的範圍上穩定下來,以後能不能再突破,比如說升至五十枚?」

霍賢道:「理論上沒有問題。」

田橙倒吸了一口涼氣,道:「如果按照這個趨勢發展,有沒有可能,我們往後吸收晶核的數量會超過五十?」

「區區五十。」周子康不屑道:「田橙你長點志氣,現在都三十五枚了,而且剛剛不是霍賢不是說過了嗎,你有沒有認真聽講,理論上是可以的。」

田橙難得的沒有跟她拌嘴。

田橙道:「抱歉,剛剛我的話有歧義。我的意思是,普通異能者吸收晶核的數量可以達到五十。我們兩種晶核的能量儲存量的高低不一樣,不是說過嗎,五枚凈化晶核的能量總值才抵得上一枚普通晶核的含有量。所以……經過換算以後,我們會不會有可能每天吸收晶核超過五百枚,相當於普通晶核能量的五十枚?」

鄭硯被數字和晶核轉的有點頭暈,默默在心裡整理信息。

「五百枚?」周子康失笑道:「你會不會太貪心了,五百枚晶核這一天得殺多少喪屍才供得起你?」

鄭硯捋順思路,道:「並不能排除這個可能性。五十枚晶核如果是巔峰……也許你們不大可能超過五百,能量上既然佔了上風,數量上也許就會吃點虧,哪能所有便宜都給我們佔了。」

霍賢似笑非笑,瞧他一眼,你現在占的便宜還少?

說到這裡,一直沉默的李光明突然開口說道:「我心裡壓著一個問題很久了,正好借這個機會和你們討論一下。」

李光明鮮少提出過自己的建議和觀點,鄭硯微微訝然看他,道:「你快說。」

李光明道:「既然凈化過的晶核吸收數量可以增長,難道普通晶核每天最高吸收晶核的數量一直都是持平,始終保持在五十?沒有可能再增加了嗎?」

鄭硯想了想,搜索記憶道:「我還真的沒聽說過有人增加。」

李昀眼睛微微一閃,卻沒說話。

李昀默然片刻,最終將心裡的疑問壓在心底,順著李光明的話頭說道:「光明說的在理。按照你說的,那麼異能者的等級應該都是差不多高的吧?同一批覺醒的異能者,最高吸收量也僅僅是五十枚,力量增長的速度很有限制。」

田橙笑道:「你們這麼一說,我也覺得很奇怪。」

田橙繼續道:「末世剛爆發的時候,覺醒五行異能者的不在少數。五十枚晶核,說少不少,說多,卻也不多。難道我們大家的本領以後差不多都是一個層次,勢均力敵?」

李昀道:「我並不認為,人們會齊心協力共同對抗喪屍。在權力和利益的驅使下,怎會一條心?」

鄭硯嘆息道:「你們想的真遠,不過都忽略了一個問題。」

「其實我一直有一種感覺。不管身處逆境還是順境,都有規則和底線約束。像你們剛剛所說的,五十枚晶核是上限,是誰規定的,為什麼大家都要遵守。你們不覺得冥冥中像是有一隻手,在主宰這一切?」

一直沒能插上嘴的胡非顫顫巍巍地說:「鬼……鬼?」

鄭硯摸了摸他的腦袋。

鄭硯繼續道:「李昀說得對,人和人之間永遠不可能平等,總會分出層次和等級,像是窮人和富人,弱者和強者,都會有所不同,怎麼可能都是一個模子里印出來的?日後除了軍方基地之外,有能力建立民用基地的人大多數是抱團,團隊人多力量大,他們擁有權力,自然想要享受……怎麼說呢。」

鄭硯撓了撓頭。

田橙道:「周子康,你聽明白了嗎?」

周子康遲疑道:「七七八八。」

田橙鼓勵道:「周子康都能聽懂大半,你直說就可以。」

周子康:「……」


鄭硯略去燉心靈雞湯的步驟,想了想,直說道:「不鋪墊了,亂世英雄梟雄層出不窮,這些雄想要立足,肯定在異能的能力上和其他人拉開了層次。我曾經說過,五行異能喪屍的晶核,一枚等級稍微高一點的,就能抵成千上萬枚。 步步毒謀:血凰歸來 。」

周子康道:「可是……變異喪屍不常見啊,雖然難打,不過戰利品也很豐厚嘛,問題是太罕見了,昨天我們這麼多人,一共打了那麼多枚晶核,都沒碰上一隻多重變異喪屍。」

而單系變異喪屍的晶核看起來和普通晶核無異,能量也許稍微高一點,但基本上可以無視了。

涼意灌進脊背,從頭到腳都有點發冷。

田橙注視鄭硯,乾巴巴道:「你這麼一說,我怎麼覺得涼颼颼的。」

周子康道:「你涼什麼涼,要不要去外邊坐一會,馬上就暖和了。」

田橙道:「你以為都跟你一樣沒腦子。我是說,五行異能者的晶核能夠加速升級……這樣的話……有足夠的防身本領,哪裡會有這麼多自然死亡的異能者喪屍?」

肯定會有人喪心病狂,為了自身升級,從而殘殺五行異能者,甚至是親人和朋友。

鄭硯起身道:「涼颼颼就對了,保持警惕是一件好事。強者生存,你只有快點升級,不然保不住就有人誘騙你感染成喪屍,等著挖你的晶核呢。」

田橙垂首想了一會,哈哈哈道:「防人之心不可無,我除了你們,誰都不信,你們總不會也害我吧?」

鄭硯手裡發了點汗,道:「我不會,我們不會,不擔保別人不會。比如你的敵人和陌生人,還是升級比較好好嗎。」

「我知道了啊。」田橙道:「你不要教訓人了。」

浪費半天時間,該說的都說了,室內一時間沒人說話,陷進長長的靜謐。

周子康沒事需要煩擾,道:「我們還去不去打喪屍,這都很晚了,不去我就睡覺了。」

「去去去,」鄭硯瞧了瞧霍賢,問他,「你今天還能出去嗎?」

霍賢頷首,表示沒問題。

鄭硯打趣道:「不是逞強吧?」

霍賢笑道:「怎麼會,早去早回,我需要兩個小時的時間。」

鄭硯想起來剛剛跟他說的那段話,霍賢一副正人君子的態度說現在沒空……臉刷的就紅了。

「你怎麼了?」田橙歪著腦袋問:「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鄭硯掩飾性的輕咳一聲,道:「嗯……現在?」


夜色深而黑,鄭硯想起來對講機,忙從空間里拿出來幾個盒子。

「這是什麼?」胡非一隻手抓著變形金剛的一條腿,讓他往前走,胡非和變形金剛一起看小黑子。

鄭硯道:「來,讓霍叔叔去教你怎麼用。」

鄭硯隨手撤開一個包裝盒子,從裡面抓出來一個對講機,塞到胡非懷裡。

這並不是專業的軍統對講機,更加偏向於遊戲的性質,包裝很嚴密,一盒一個,有將近三十個信息頻道,可以同時和幾十人對話。

包裝色彩不太豐富,除了黑色就是軍綠色,都是比較容易掩藏的顏色。

胡非擺弄著對講機,嘟囔著說:「好重啊。」

鄭硯一人發了一個。

因為到底不是專業的,也沒有樣式供挑選,很沉吧不說,還不能往頭上戴,只能塞到后腰裡,攜帶起來也不太方便。

不過呢有一個優點,就是可以插耳機。

而且通話的範圍也很廣闊,這款對講機在城市農村房屋層層疊疊的情況下,也能保持至少方圓一千米都有信號。

「這個怎麼用啊?」田橙稀奇的翻來覆去的看,撥開開關,就傳來一陣沙拉沙拉的嘶啞的響聲。




… 「薩米麗姐姐,蕾妮姐姐這麼早,將我們都叫到一起,有什麼事情?」

Previous article

這門戰陣曾被辰家歷史上傑出的天才辰封,也即是辰清漣的曾祖父,應用於太空艦隊陣形中,在第三次斯諾河戰爭中,便一舉擊敗聯盟的炎龍軍團,堪稱一段傳奇。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