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 「薩米麗姐姐,蕾妮姐姐這麼早,將我們都叫到一起,有什麼事情?」

依然是那間寬敞無比的房間中,澤娜妮坐在椅子上朝著薩米麗道。在她旁邊,便是已經恢復了原來打扮,依舊穿著魔法師長袍,卻沒有將斗篷戴上,露出一頭火紅長發與兩隻尖耳的露比。

「這……我也不太清楚。」

薩米麗臉色緋紅,似乎有些不敢看眾人一般。昨晚的瘋狂,依然歷歷在目,戴維這傢伙,將她擺成各種羞人的姿勢,要了她一次又一次,只把她折騰的渾身酸軟無比,幾乎整晚都沒怎麼休息。直到天邊露出一絲魚肚白,小混蛋才像偷完了腥的貓兒一般,意猶未盡的悄悄離開了薩米麗的房間。

而就在早晨,蕾妮敲響自己房門,看到自己一臉春潮時若有所思的樣子,薩米麗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又看到不遠處的戴維,一臉懶洋洋,與他身旁的萊蒂維婭輕聲問詢的模樣,薩米麗又忍不住有掐死這小混蛋的衝動。

只是這一夜,在戴維口中所謂的「雙修」幫助下,薩米麗只覺自己體內鬥氣,被戴維滋潤的愈發渾厚,本就已經臻至六級巔峰斗王許久的她,更是感覺觸摸到了七級斗聖的瓶頸,恐怕用不了多少天,自己就能衝擊七級斗聖的境界。

「那個……薩米麗姐姐,你的臉好紅,是不是生病了?」就在薩米麗正紅著臉回想時,小狐狸露比望著薩米麗,忽然說出這樣一句話來。

「噗。」

卻是澤娜妮一聽到露比的話,終於忍不住笑出聲來。看到薩米麗的樣子,已經是過來人的澤娜妮,怎麼不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就連旁邊和戴維說話的萊蒂維婭。也望著薩米麗,不禁莞爾。

聽了露比的話,薩米麗羞愧欲死,狠狠的瞪了一眼一臉尷尬的始作俑者戴維。

幸好在此時,開門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一襲白衣的蕾妮緩緩走了進來。

「蕾妮妹妹來了。」萊蒂維婭站起身來迎了上去,「蕾妮妹妹有什麼事情嗎?」

「是好消息。」蕾妮朝著眾人施了一禮,這才拉住萊蒂維婭的手道,「前幾****不是說,曾經聯繫了一名九級紅衣主教。而今安德魯西紅衣主教已經將境界鞏固穩定,他已經答應出手,幫忙看一看萊蒂維婭姐姐的靈魂傷勢。如果大家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們現在就可以出發了。」

「太好了!」澤娜妮笑著跳起來,幾步跑到萊蒂維婭身邊。一臉喜色道,「有九級紅衣主教出手,一定能夠將萊蒂維婭姐姐的靈魂傷勢治好的。」

「多謝蕾妮小姐。」戴維也站起身來走到蕾妮身邊,施了一禮道,「若能將萊蒂維婭的傷勢治好,戴維馬上會將越空提升秘法,交予蕾妮小姐。」

「萬分感謝戴維閣下的慷慨。」聽到戴維的話,蕾妮一臉驚喜。不過很快,她的臉色又恢復平靜。「蕾妮不敢保證,安德魯西大人一定會將萊蒂維婭姐姐的靈魂傷勢治好,只是蕾妮會動用整個法蘭克林家族的勢力,尋找能夠治療萊蒂維婭姐姐傷勢的辦法。」

戴維點點頭,「若蕾妮小姐方便,我們這就出發吧!」

「好!」

……

……

由弗倫小鎮再向北走約莫十餘里。便能夠到達整個光明神教總部的聖地,光明聖教堂。

雖說距離朝聖日還有整整一天的時間,但已經有無數人群,開始從四面八方,朝著光明聖教堂的方向前行。官道上已經人滿為患。只是卻沒有一輛車、一匹馬夾雜在其中,所有人,全都慢慢的走著,臉上寫滿了虔誠。

這是整個德米特大陸一條不成文的規定,在進入光明聖教堂十里範圍之後,無論身份多麼高貴,都要放棄車馬,用自己的一雙腳,慢慢走到光明聖教堂。這也代表了整個德米特大陸上所有人,對光明神教的無比尊敬。

雖然有些腹誹,可戴維卻也不想破壞這規矩,只能入鄉隨俗一般,跟隨著大隊人流,走向光明聖教堂。

側頭看了看萊蒂維婭,似乎是因為終於見到戴維,少女的氣色好了很多,邊走還邊與其他諸女說笑,這讓戴維有些懸著的心放了下來。其實他的本意,是要抱著萊蒂維婭走的,可如此大庭廣眾之下,任戴維說什麼,萊蒂維婭卻是怎麼也不肯。

就這樣,走了大約半個小時左右,戴維一行人,終於來到距離光明聖教堂里許開外,眼前的光明聖教堂,終於越發清晰起來。

近了看這一座德米特大陸最為著名的建築,眾人更加震撼不已。高聳入雲的巨大建築,彷彿亘古便存在於天地間的巨人一般破入天際,即便站在遠處抬頭仰望,依然看不清楚頂部的情形。古樸而神秘的教堂表面布滿了數不清的玄奧花紋,無數氤氳霧氣,在聖教堂周圍繚繞,散發著白色的的光芒與磅礴的氣息。其中更是隱隱夾雜著宏大的唱詩與禱告聲音,聲音安寧而祥和,在這聲音的包圍下,即使最紛亂的人心也會變得平靜,靈魂彷彿都受到洗禮。

而在聖教堂周圍,大小不同的樓閣,從兩三層到七八層不等,如眾星拱月一般,呈半弧形將聖教堂圍起來。在聖教堂的正前方,則是一片巨大無比的,鋪滿了青石板的穹型露天廣場。

莫說第一次見到的戴維,就是在弗倫小鎮生活了數日,幾乎每一天都能夠看到光明聖教堂的薩米麗等諸女,皆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旁邊蕾妮開口道:「這一座聖教堂,已經在德米特大陸屹立了不知多少個年頭,是我們所有光明神教神職人員的聖地,也是整個德米特大陸人們心中的聖地。在這裡,所有的原罪都會被滌盪,一切醜惡與黑暗都將被凈化。」

戴維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輕嘆一聲道:「好濃郁的光明元素氣息。」

他的混沌之體,對天地間所有元氣,皆敏感無比。而隨著越來越接近光明聖教堂,戴維只覺一股股濃郁無比的光明魔法元素撲面而來。這裡的光明魔法元素是如此厚重,刺激的戴維體內法力,都忍不住緩緩流轉起來。

「哪裡有光明元素的氣息啊?我怎麼感覺不到?」一旁的澤娜妮歪著頭感受了一下,皺起好看的黛眉道。

「戴維閣下,您在這裡,竟然就能感受到光明元素的氣息?」其他人倒還罷了,一旁的蕾妮卻是驚訝的睜圓了雙眸道。

「是啊!怎麼了,有什麼問題么?」戴維望著蕾妮吃驚的樣子,有些意外。如此濃厚的光明元素,感受不到才怪!

「哦,光明神在上!」蕾妮吃驚的聲音傳出來,「距離如此遠,您竟然就能夠感受到光明元素的氣息,看來戴維閣下,您實在具有很強的修習光明鬥氣抑或光明魔法的天賦。若是您參加朝聖的話,一定能夠被選為光明神教的神職人員的。」

沒等戴維答話,蕾妮又開口解釋道:「戴維閣下,您們不是我德米特大陸之人,對我德米特大陸的光明神教可能不太了解。」她指了指周圍的人群道,「戴維閣下,您們有沒有發現,在朝聖的隊伍中,有很多少年男女?」

「咦,真的耶!」戴維還沒有說話,旁邊的澤娜妮已經開口道,「蕾妮姐姐,這是怎麼回事呢?」

「朝聖日,除了是德米特大陸上民眾一年一度來這裡禱告祈求的日子以外,還是光明神教一年一度選取神職人員的時候。」蕾妮款款道,「朝聖日的那一天,光明聖教堂中幾乎所有的八級以上的紅衣主教、光明聖女與審判者,將會聯合起來,聚集光明聖教堂周圍的所有光明元素,激發光明神教內最神聖強大的神器——光明權杖,來施放出大規模的神聖守護。」

「屆時,朝聖人群中所有年滿十二歲到十八歲的少年男女,都會集中到一起,被神聖守護所包容。到時候光明神教將會篩選出其中與光明元素最為契合的少年男女,作為光明神教的神職人員來培養。」


「哦,原來如此。」戴維這才明白,為什麼周圍有如此多的少年男女,他忽然撓了撓頭道,「不過,若是那些少年男女不願意成為光明神教的神職人員怎麼辦?」

「不願意?!」蕾妮像看怪物一樣望著戴維,「不可能的戴維閣下,您所說的情況絕不會出現。成為光明神教的神職人員,乃是整個德米特大陸上所有人共同的夢想,怎麼會拒絕……咦,我們到了。」

說話間,蕾妮已經帶眾人來到了光明聖教堂外,那些林立的樓閣中的一個前面。看到眾人都在不停的四處張望,蕾妮解釋道:「聖教堂周圍這些樓閣,乃是光明神教重要的神職人員的居所。幾乎所有八級以上的紅衣主教、光明聖女與審判者,都居住在這一片區域。在這一片區域居住,也能讓他們更好地修鍊光明魔法與光明鬥氣。」

她指著身前的一間三層小樓閣道:「這裡便是安德魯西大人的居所。不過等到朝聖日過後,已經晉陞到九級紅衣主教的他,便會搬到更裡面的樓閣中去修鍊了。」

說著她朝眾人招手道:「走吧,我帶你們去見安德魯西大人。」(未完待續。。)

… 這一間小小樓閣看上去不大,裡面卻很是寬敞,照明魔法石將一樓的廳堂照的纖毫畢現。廳堂中陳設也很簡單,除了兩旁的兩排書架之外,便是正中的一張桌子與幾把椅子。除此之外再無他物,在廳堂的角落,有一道狹窄的樓梯,通往二樓。

「大家先在這裡等一會,我上去見安德魯西大人。」蕾妮見眾人都走進來之後,開口道。說完,她邁開腳步,拖著長長的白袍,朝二樓走去。

隨著蕾妮的身影隱沒在二樓,戴維有些百無聊賴,見到周圍的書架,他心中一動,朝著牆邊的書架走去。

來到書架旁,戴維大概的瀏覽了一下,大部分都是光明神教的教義,與大陸通史之類的書籍。偶爾也夾雜著一些光明魔法的原理,卻都是一些低級魔法,戴維隨意的拿出一本介紹初級光明魔法的書籍翻了翻,便放在了原處。

又找了找,似乎沒有找到自己想要的,有關記錄異族內容的書籍。戴維心中略有些失望,本來他還想通過光明神教,找一找有關萊卡身世的線索,不過看樣子,這裡的書籍中,並沒有相關的介紹。

看起來,要想探尋萊卡的身世,怕是不太容易。不知道光明聖教堂中,有沒有其他更加詳細的典籍,若是有的話……不過就算有,人家願不願意借閱給自己還不一定。雖說蕾妮能夠代表法蘭克林家族,不過在光明神殿這樣的龐然大物之下,就算是法蘭克林家族,也不一定能有多少話語權吧!

正在思忖間,樓梯上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戴維抬頭。便見蕾妮已經從二樓轉了下來,走到眾人面前道:「我已經與安德魯西大師說好,不過安德魯西大師不希望有太多人上去,這樣……戴維,你與萊蒂維婭隨我上去可好?」

戴維點了點頭,蕾妮這才朝著薩米麗等人施了一禮。歉聲道:「薩米麗姐姐,你們先在下面等一會,瀏覽一下書架上的典籍消磨時光,我與戴維和萊蒂維婭姐姐上去。相信如果安德魯西大師能夠治療萊蒂維婭姐姐的傷勢的話,應該很快便能下來。」

「嗯沒事的,治療萊蒂維婭妹妹的傷勢要緊。」薩米麗不以為意道。

「好!」蕾妮說完,率先朝樓梯口走去,戴維與萊蒂維婭對望了一眼,也緊跟在蕾妮身後。上了二樓。

二樓比起一樓,面積小了些,陳設也多有不同,幾張大大的長桌上擺滿了各種瓶瓶罐罐和一些特殊的羊皮卷。看來這名紅衣主教除了平時修習光明魔法之外,似乎對魔法藥劑和魔法捲軸也有一定的研究。

不過整個二樓也沒有任何人影,而蕾妮到了二樓並沒有停留,直接順著樓梯,上到了三樓。

戴維與萊蒂維婭跟了上去。

較之二樓。三樓的面積更加窄小,看上去似乎像是一間卧室的樣子。正對樓梯的牆壁擺放著一個大大的,鑲著透明水晶的柜子。柜子中除了一些書籍之外,還有幾個大小不等的盒子,兩根沒有打磨與鑲嵌魔獸晶核的法杖,與十來個瓶罐。除此之外,幾支似乎已經完成的魔法捲軸也放在柜子中。雖然隔著櫃門,也能感覺到其散發的淡淡的魔法波動。

而在房間的裡面,則是一張長桌,長桌后是一把很普通的木椅,木椅的後面。則是一張小小的床。看起來,這個房間,才是蕾妮口中的安德魯西大師,修鍊與休息的地方。

上到三樓之後,戴維一眼便看到了,坐在長桌後面,一名身披紅色披風,裡面是一件白色長袍的老人。

老人看上去足足有六七十歲年紀,有些灰白的頭髮與稀疏的鬍鬚,額頭上的皺紋很多,臉色看上去卻極為紅潤,整個人也十分精神。

他鼻樑上頂著兩片由上好的透明水晶打磨而成的鏡片,正目不轉睛的看著手中的一本書籍。

戴維隨意的掃了一眼,心中一驚,老者手中的書籍,竟是一本《高級光明魔法》。

聽到樓梯口的聲音,老者才放下了手中的書籍,見是蕾妮來了,老者臉上露出一絲慈祥的笑容。

蕾妮走上前,施了一個神職人員之間特有的禮節,開口道:「蕾妮見過安德魯西紅衣主教大人,願主的光輝永遠照耀著您!」

名叫安德魯西的老者站起身來,微笑著點了點頭。蕾妮這才轉過身朝著戴維道:「戴維,萊蒂維婭,這位便是九級紅衣主教,安德魯西大人。」

戴維與萊蒂維婭上前,朝著安德魯西施了一個德米特大陸的禮節。沒辦法,他們是亞希大陸之人,恐怕只有法蘭克林家族最高層的幾名族人知曉,眼前的安德魯西恐怕並不知道。為了避免麻煩,戴維與萊蒂維婭還是用了德米特大陸的禮節。

「見過安德魯西大人。」

「呵呵,不必多禮了。」安德魯西看上去十分隨和,擺了擺手笑道,「法蘭克林家族每年都為我光明神教捐贈大量錢財物品,光明神教上下都對法蘭克林家族甚是感激。更何況蕾妮乃是我光明神教潛力無限的聖女,平日里對我的一些魔法實驗也是多有資助,如今相求於我,我也會儘力而為的。」

他從桌子後面走了出來,看著戴維與萊蒂維婭二人,一股隱晦,卻極為澎湃的精神力波動,將二人籠罩。

戴維只覺這一股精神力波動磅礴無比,心中震驚,自己雖然也修了神識,卻完全無法比擬。然而這一股精神力波動雖然極為強烈,卻並不像其他魔法師那樣,具有強大的威壓,而是如同溫泉一般,將戴維與萊蒂維婭包圍,讓二人感覺十分舒服。


龐大的精神力只是籠罩了戴維與萊蒂維婭一會,便收回到安德魯西腦海之中。只見他皺了皺眉,緩緩道:「若是我看的沒錯,應該是這名小姑娘,靈魂受了創傷吧?」

萊蒂維婭點點頭,戴維卻是心中暗喜,僅憑精神力查探,便能確定萊蒂維婭靈魂的傷勢,不愧為九級紅衣主教,也許他真的能將萊蒂維婭的靈魂創傷治好。

安德魯西沉吟了一下,伸手朝無名指上的空間戒指一抹,一枚足有頭顱大小的魔法水晶球,頓時出現在他手上。他雙目微合,口中輕輕的念動了幾個字元,便見手中的水晶球猛然發出一陣強烈的白光。

戴維等人下意識的閉上了雙目,幾息的功夫才張開。這時安德魯西手中,魔法水晶球所散發出來的白光已經柔和了許多,只聽安德魯西肅聲道:「小姑娘,將你的手,放在水晶球上。」

萊蒂維婭伸出玉手,按在了水晶球上。安德魯西龐大的精神力,又一次散發出來,不過這一次卻是只將萊蒂維婭一個人包裹。與此同時,被萊蒂維婭碰觸的魔法水晶球,光芒忽明忽暗,絲絲縷縷的白色霧氣,在水晶球內出現,緩慢卻雜亂無章的繚繞著。

足足五分鐘的時間,安德魯西才緩緩睜開了雙目,精神力也如同潮水一般退回了他的體內。他示意萊蒂維婭將手拿開,凝視著手中水晶球內的絲絲霧氣,臉色有著前所未有的凝重,緩緩開口道:「這小姑娘的靈魂創傷,要比我想象的,還要嚴重啊……」

「安德魯西大人,到底怎麼回事?」聽了安德魯西的話,戴維的心有些發沉,急急開口道。

「看到水晶球中的霧氣了么?」安德魯西將水晶球抬高到眾人眼前道,「這是我用精神力,以水晶球為媒介,將這名小姑娘如今的靈魂狀況,投影到裡面。」

他指著水晶球中的縷縷霧氣道:「一般來說,魔法師的靈魂狀態,應該是一種極有規律的運動。因為魔法師要利用靈魂推動精神力,來支配和控制天地間的魔法元素,所以每一名魔法師的靈魂的運動,都會趨向於他所控制的魔法元素運動方式。只有這樣,才能更好的支配魔法元素,靈魂的運動越規律,魔法師的精神力和控制魔法的能力越強。」

「但是……你們可以看到,這名小姑娘的靈魂運動,卻是極為雜亂無章並且緩慢。這種情況,只有普通人……不,甚至一些強壯的普通人的靈魂運動,都要比這小姑娘的更加活躍。這意味著,小姑娘如今的靈魂,甚至不如一名普通人的靈魂強大與充滿活力,這種現象很不好……」

「安德魯西大人,您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萊蒂維婭她……到底能不能治好?」戴維的心,已經沉到了谷底,他已經隱約明白,安德魯西說的是什麼意思了。可心存一絲僥倖的戴維,卻仍忍不住朝著安德魯西問道。

也許是聲音有些大,旁邊的蕾妮輕輕拉了一下戴維,低聲道:「戴維,你別太激動了,我們聽安德魯西大人繼續說吧!」

戴維深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心情,緩緩點點頭。

「小夥子,這小姑娘,應該是你的愛人吧?」安德魯西並沒有因為剛才戴維的些許無理而動怒,依然平靜道,「我不知道她的靈魂到底是怎樣受到創傷的,這種靈魂上的創傷,可謂極為罕見,甚至千萬魔法師中,也不一定有一例。雖然不想說,可我不得不告訴你,想要治療好小姑娘的靈魂創傷,很難……最嚴重的,如果照這個情形下去,小姑娘的靈魂運動會越來越緩慢,直到最後……」

接下來的話,安德魯西沒有說,可是在場的所有人,都已經聽出來了安德魯西話中的意思。(未完待續。。)

… 戴維整個人,忽然像被抽光了所有力氣一般,似乎連站,都有些站不穩。

這個結果,實在讓他難以接受。

相比戴維,萊蒂維婭倒是平靜了很多,她默默退回兩步,拉住了戴維的手。靈魂傷勢的嚴重,她其實比誰都清楚,這些時日,她早已感覺到,自己的精神狀態,一天比一天差,識海中也不時響起「嗡嗡」的聲音,伴隨著陣陣刺痛。今天安德魯西的一番話,只不過是再次確認了這一結果而已。

她現在已經沒有了別的想法,只想在這最後的時光,好好陪在戴維身邊,享受人生最後的快樂。

見到戴維一副失魂落魄,雙目都有些空洞的樣子,一旁的蕾妮心中也極為不忍,她忍不住朝著安德魯西恭聲道:「安德魯西大人,這……萊蒂維婭的傷勢,真的無法救治了么?您能不能想個辦法……」

「唉……」安德魯西輕嘆了一聲,「小夥子,你也不要傷心,我雖然無法確定能不能救治這小姑娘,倒可以嘗試一下。只是,你不要抱太大希望才好,另外,如果……我是說萬一有什麼意外,可能……小姑娘的靈魂傷勢,會進一步加劇。」

他看著戴維與萊蒂維婭二人,緩緩道:「試與不試,你們自己決定。」

戴維沒有說話,只是深深的望了萊蒂維婭一眼。萊蒂維婭朝戴維笑了笑,鬆開了戴維的手。

又一次走上前,萊蒂維婭聲音很輕,卻十分堅定道:「安德魯西大人,我願意試一試。」

「好吧!勇敢的小姑娘,願主保佑你!」安德魯西做了一個光明神教特有的禱告動作。朝萊蒂維婭道,「來吧,小姑娘,坐在地上,將識海放開,什麼也不要想。過程可能會有些疼痛。你要忍住。」

萊蒂維婭點點頭,依言盤膝坐在了地上。安德魯西也將水晶球收起,自己坐到了萊蒂維婭的對面兩米處,他伸手一抹,一本厚厚的書籍,出現在他手中。

書籍看上去很是古舊,皮質的封面上,刻滿了各種魔法花紋。也許是經常使用的緣故,書籍邊角都被磨得有些發白。不過安德魯西捧在手中,卻彷彿捧著世間最珍貴的寶物一般,眼神中充滿了狂熱。

安德魯西緩緩閉上了雙目,一股輕微的精神力,纏繞在書籍上。整本書頓時發出淡淡的魔法波動,與此同時,書本脫離了安德魯西的雙手,慢慢朝萊蒂維婭的頭頂飛去。

飛到萊蒂維婭頭頂之後。書本便靜止不動,只是懸浮在空中。不停地轉動。同時一道白色光柱,從書本上射出來,將萊蒂維婭整個籠罩在其中。

安德魯西口中念念有詞,右手將佩戴在自己脖頸中的銀白色項鏈摘了下來,左手在項鏈末端的十字架上輕輕一點。

十字架忽然光芒大放,無數如米粒大小的銀色魔法符號。密密麻麻在十字架周圍浮現,又像飛蛾撲火一般,從四面八方朝著空中的書本飛過去。

銀色魔法符號,飛到書本附近,便圍繞著書本旋轉起來。隨著銀色魔法符號越來越多。整個書本外,彷彿被包裹上了一件由銀色符號做成的外衣,有著說不出的神秘。

這時候,安德魯西口中的聲音愈發急促,而圍繞在書本周圍的銀色魔法符號,已經變成了一股洪流。隨著安德魯西的一聲低喝,銀色符號洪流中,忽然分出了一絲細小的絲線,從萊蒂維婭頭頂,湧入了她的體內。

而隨著銀色魔法符號的湧入,萊蒂維婭的俏臉上,頓時浮現出痛苦的神色,秀眉輕顰,長長的睫毛微微顫抖,似乎在忍受著巨大的痛楚。

就在此時,安德魯西將手中的項鏈朝空中一拋,項鏈穩穩停在了半空。安德魯西雙手迅速的做了幾個動作,就見空中的銀色符文,忽然爆散開來,紛紛落到萊蒂維婭頭頂,讓萊蒂維婭整個人,像是戴上了一條潔白的絲絹。緊接著那些銀色符文,好似流水一般,滲入到了萊蒂維婭的頭部。

萊蒂維婭臉上的痛楚之色更加強烈,整個人都有些微微顫抖,她銀牙緊咬,口中忍不住發出輕微的痛苦呻吟,嘴角都沁出了一絲血跡。

見到萊蒂維婭的樣子,戴維又著急又心疼。不過他卻也知道,如今正是施法的關鍵時刻,自己萬萬不能打擾。他雙拳攥得緊緊的,彷彿這樣做,能夠分擔一下萊蒂維婭的痛苦。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隨著銀色魔法符號不停地由十字架上湧出,安德魯西的臉色也變得漸漸有些蒼白。很顯然這種治療靈魂的方式,是需要極大的毅力與無比的細心,稍有疏忽便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饒是安德魯西已經進入九級紅衣主教的境界,卻也極為吃力。

反倒是對面的萊蒂維婭,在經歷了一段時間的痛苦折磨之後,此時她的臉上已經恢復了安詳與寧靜。白色光芒照在她的身上,她靜靜坐在那裡,看上去竟有著說不出的聖潔與高貴。

就這樣,整整一個小時的時間,眼見安德魯西的臉色,已經變成了和頭髮一樣的灰白色,整個人也像老了十歲一般頹廢時,空中的十字架,終於停止了輸送銀色魔法符號,發出一陣輕鳴,回到了安德魯西的手中。

安德魯西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望著對面書本周圍依然在不斷滲入到萊蒂維婭頭部的銀色符號,臉上露出些許笑容。

見到安德魯西的表情,戴維與蕾妮對望了一眼,皆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驚喜。安德魯西這個表情,至少表明,這一次施法應該有效果。

至於效果到底如何,戴維現在也不敢問,只能看著所有銀色符文全部滲入到萊蒂維婭的頭部。而在最後一個符號消失之後,萊蒂維婭頭頂的書籍,也開始緩緩飛回到安德魯西的手中。

將書籍收回到空間戒指當中,安德魯西緩緩站起身來。

「安德魯西大人,萊蒂維婭的傷勢……」沒等戴維說話,旁邊的蕾妮便急急說道。

「有了些效果。」安德魯西灰白的臉上洋溢著笑容,「雖然依舊無法治好小姑娘的靈魂創傷,可小姑娘如今的靈魂,已經被我穩定下來。至少在很長的時間內,不會再出現靈魂逐漸衰敗的情況了。」

「多謝安德魯西大人!」戴維在一旁驚喜道,雖然與自己所料的結果相差很大,可也總算是這些日子以來,戴維所聽到的最好消息了。再看到安德魯西如今的模樣,戴維清楚,這老人的確已經儘力,他實在也無法再苛求什麼。


武天行問了兩句,首先是關心武峰,其次才是詢問情況,這不禁讓武峰心裡很是溫暖,但一貫心志堅毅的他,包括情感同樣很堅毅,只是依然平靜地對武天行說明探知的情況。

Previous article

鄭硯道:「不能。」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