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武天行問了兩句,首先是關心武峰,其次才是詢問情況,這不禁讓武峰心裡很是溫暖,但一貫心志堅毅的他,包括情感同樣很堅毅,只是依然平靜地對武天行說明探知的情況。

「來的是豪豬獸群,一共有六十二頭,其中有二階豪豬王,和之前的狼王實力相差不大,都處於二階初期,按它們的速度,一刻鐘後會趕到我們這裡。」

「豪豬?那倒是了,之前那些妖狼身上的傷口,的確是被豪豬所傷。想來是兩個族群之間,爭奪此處天然洞穴發生的戰鬥,豪豬群戰敗后被迫離去,但並沒有離得太遠,或許是發現這邊戰鬥的波動,或許是不甘心失敗,所以它們返回了。」武天行聽武峰說明豪豬群的情況后,再結合狼群的情況,武天行說出了自己的推測。

武峰和武天行說話間,林中和李虎四人,也相繼結束了打坐,聚集了過來。

「你們恢復的如何?現在還有一刻鐘的時間。」武天行開口問道。

「『小回氣丹』的藥力完全煉化了,內氣大致恢復了七八成,主要看各自之前內氣消耗的多少。丹藥藥力煉化后,單憑我們打坐恢復,短時間裡也沒有太大效果。」林中回答道。

「嗯,那就大家一起商議,看看如何對付豪豬群最好。峰弟,你直接觀察過豪豬群,你先說說你的看法吧!」武天行沖林中點了點頭,再向武峰問道。

「豪豬因其肢體的特殊,其速度乃是它們的弱點。雖然成為妖獸后,它們的體積變大,對肢體的弱點有所彌補,但在長距離奔跑上並不十分有利。這也是為什麼豪豬群進入我感知範圍后,還需要兩刻鐘時間奔走的緣故。」

「所以,我認為我們可以將豪豬群分段截殺。二階豪豬王,還是交給我來來對付,大哥也單獨行動,林三哥你們四人分成兩組。」武峰稍微頓了頓,繼續道:「具體過程是這樣的,我首先襲擊豪豬王,然後向它們前行的方向逃走,豪豬群必將全力追殺於我,由於它們速度的差異,勢必會讓豪豬群的隊伍越來越長,防止它們形成合圍之勢。」

「然後,大哥和林三哥你們五人的三組,將豪豬王的隊伍分成四段,沿它們前行的反方向阻殺。而最接近豪豬王的一段,依然交給我來對付,你們各自解決目標后,便趕來助我。」

「這個策略對付豪豬的確很合適,利用豪豬的弱點,解決了我們人數的不足。只是峰弟你面對豪豬王,還要拖住最強的一部分豪豬,是否壓力太大?」武天行遲疑地問道,顯然也想明白了其中的關節。

武峰引走豪豬王,其餘豪豬也奮起直追,因為豪豬的實力差距,會讓豪豬群的隊伍拉長。如此一來,緊隨豪豬王之後的豪豬,必然是實力最強的一部分,而落在最後面的,就是實力最弱的豪豬。

將豪豬群分為四段之後,每段大致有十五頭左右,武天行等人分三組誅殺後面三段的豪豬,武峰在前面將會面對豪豬王和實力最強的十五頭豪豬。

「沒事!二階豪豬王和一階豪豬之間,會拉出很大的距離,我會讓它們相隔遠一點,才會動手斬殺豪豬王,說不定不需要你們趕來幫忙,我一個人就搞定了。」 嬌妻逆襲:改造無心老公 ,說的語氣很輕鬆,讓武天行等人也放鬆不少。

「既然如此,那我們儘快行動,不要讓豪豬群靠近我們斬殺狼群之地,不然會讓其警覺。」武天行看武峰信心十足,也就此決定下來。

一行人收拾好戰利品,抓緊時間跟著武峰行動,武峰再次成為團隊的主導者,武天行知道武峰的實力,對他也很放心。

「就由此地開始,大家分組散開,我會在此地襲擊豪豬王,引導他們追擊,斬殺最後一段豪豬的人,就留在此地。其餘兩組按照我們來的路線,相隔十丈潛伏著,具體由大哥安排吧!」武峰停下身形,對武天行幾人說道,他感覺豪豬群離得不遠了。

「老三和老五留在此地,老四和李虎兄弟跟我走。」武天行片刻不猶豫,立即安排道,隨後帶著孫海和李虎轉身回走,前去準備了。

五人中,林中實力要弱一籌,龍飛戰鬥經驗不夠豐富,但讓兩人對付實力最弱的一段豪豬群,也是足夠了。武天行真武境的修為,實力肯定比孫海和李虎兩人強,自當是對付第二段的豪豬群。

「兩位大哥,你們就在此地兩邊潛伏著。豪豬群的感知極弱,尤其是在我挑釁豪豬王之後,你們就在豪豬群剩下最後十五頭的時候,即刻出手阻斷截殺。」武峰對林中和龍飛兩人道,也讓他們各自準備好。

「沒問題,峰弟你自己要小心!」林中回應道,隨後和龍飛分散兩邊潛伏下去。而武峰,還是藏在了一棵鐵樺樹之上。

「呼嚕!」「呼!」

豪豬群早在武峰的感知下,沒有讓人片刻多等,豪豬群便在二階豪豬王的帶領下出現了。

「飛天式!」潛藏在樹桿上的武峰,見到豪豬王就要從身下樹旁經過,頓時發動了攻擊,由上而下的攻擊,只有「飛凌槍法」的「飛天式」適合,即便是纏鬥的招式,在這樣的情況下,也能加成威力。

閃爍著白色的槍茫,攜帶著懾人的鋒利,武峰的槍尖直指豪豬王的頭部。

「呼嚕!」「咕嚕!」豪豬王發現武峰的攻擊,趕緊往一旁躲開,同時嘴裡還發出不知是何意思的『呼嚕』聲。

武峰一擊不中,槍尖僅僅划斷了豪豬王身上的幾根箭刺,但這足夠激怒豪豬王了,武峰也不貪功,趕緊引著豪豬群往預定的路線逃跑。

「呼嚕!」武峰一跑,豪豬王馬上追擊,連身後的其餘豪豬,也都各自加快了速度,與武峰預料的絲毫不差。

「殺!」武峰跑出二十幾丈后,林中和龍飛兩人率先對最後一段的豪豬發起了攻擊。

「回馬槍!」武峰知道林中兩人動手后,擔心豪豬王回撤,即刻挑釁地補了一槍,然後繼續向前奔跑。但武峰奔跑的速度,一直都壓制著,僅僅保持比豪豬王快一線。

「殺!」……「殺!」

後面相繼傳來李虎和武天行的喊殺聲,這是之前約好的暗號,武峰知道後面三組都各自動上手了。現在他可以繼續跑拖住豪豬王和前面實力最強的豪豬群,也可以和豪豬王交戰,同時面對實力最強一段豪豬群的合圍。

以武峰的實力,自然是選擇後者,他的長槍便是應對豪豬箭刺最好的武器。但武峰並沒有立即對上豪豬王,而是飛身跳起,到了豪豬王的身後。

「破陣式之橫掃千軍!」武峰欲要和豪豬王一戰,自然先要逼退其餘豪豬妖獸,拉開豪豬王和其餘豪豬妖獸的距離后,武峰再次出手,直擊豪豬王。

「迎頭槍!」武峰出手也不留餘地,本著儘快解決戰鬥的目的,運轉內氣閃爍著槍茫,長槍所指便是攻擊豪豬王的頭部。

「呼嚕!」豪豬王一聲驚叫,險險地避過了武峰的長槍。

豪豬王的頭部的確不大,還可以向滿是箭刺的脊背下收縮,雖然比不上龜類妖獸完全縮頭,但也躲過了武峰絕強的一擊。

「奪命穿腸槍!」武峰或許知道豪豬王不會輕易暴露自身的目的,果斷地放棄攻擊其頭部,以奪命槍無軌跡的招式,以穿腸槍改換行跡,霸道的一槍直接避過豪豬脊背的箭刺,深深地插入豪豬王的身體。

「哈!起……嘭!」豪豬王儘管體積不小,但比起狼王來,那就不是差了一點半點,武峰的力量更是驚人,直接用長槍挑起豪豬王扔了出去,不管其掙扎,便沖向了其餘豪豬妖獸。


這一切快速之極,或許看著很輕鬆,實則不然。只是豪豬王速度不及狼王,一身箭刺又防不住長槍的攻擊,體積小掙扎的力道也小,各方面都被武峰克制,所以才敗得那麼快,那麼徹底。 豪豬王在武峰的槍下喪失了戰鬥力,其餘最強的十五頭豪豬,也不是武峰的對手。

或許在實力相近的情況下,可以憑藉數量取勝,但面對有著真武境實力的武峰,這些只相當於初武境五六層的一階後期豪豬妖獸,終究難逃被屠殺的命運。

「呼嚕!」在武峰的槍下,最後一頭豪豬也低沉地慘叫一聲,匍匐在地慢慢等著生命的流逝。

「峰弟!你……」武天行等人,幾乎也在差不多的時間裡,解決了各自應對的妖獸,相繼趕了過來,武天行看到武峰面前死去的妖獸,驚駭地問道:「峰弟,你一個人斬殺了豪豬王和這些豪豬妖獸?」

「呵呵,這些豪豬實力比不上之前的蒼風狼,而我的長槍克制豪豬的箭刺,才能夠快速取勝!」武峰輕笑著解釋道。

「峰弟你也別謙虛,你的實力大哥看不透,但大哥知道,你的實力遠遠在大哥之上,哪怕大哥現在是真武境也一樣。」武天行恢復了平靜,肅然地說道,語氣有欣慰也有苦澀。

武天行因為武峰的強大,為自己的弟弟而欣慰,但看著原本需要自己庇護的弟弟,一步步地強於自己,武天行同樣感到苦澀。

「時間也不早了,我們解決了兩個有著二階獸王的妖獸群,這鐵樺林中,也沒有什麼值得搜尋的目標了,我們抓緊時間趕到紫竹峰腳下,然後恢復內氣和體力,準備天亮之後的戰鬥!」武天行見大家都趕了過來,也不糾結於武峰實力的問題,迅速作出了下一步的安排。

鐵樺林里的三種妖獸,蒼風狼和豪豬是群居,疾風豹通常都是單獨行動。蒼風狼和豪豬最大的兩個群體都已經被他們滅殺了,鐵樺林中也確實沒有適合他們的目標了。疾風豹單個積分價值不大,而且還難以追尋蹤跡。

武峰一行人果斷放棄了鐵樺林,直接朝著紫竹峰山腳奔赴。

鐵樺林的地形雖然也有一定坡度,但和紫竹峰比較起來,那就是十足的平地了。紫竹峰不光陡峭,而且崎嶇異常,除了紮根生長紫竹的地方,其餘皆是怪石嶙峋。

在這樣的地形下,本就對武者的戰鬥不利,何況還是面對飛行妖獸紫雲鷹。

「大家都抓緊時間恢復吧!」趕到紫竹峰腳下,武天行並不急著上山,而是安排大家休息恢復。

「峰弟,你接連兩次大戰,也抓緊時間恢復。天亮之後,對紫雲鷹的獵殺,可得以你的弓箭為主要攻擊呀!」

「大哥,放心吧!還有大半個時辰,足夠我恢復了。」武峰淡笑著回應道,隨後也不多言耽擱,盤膝坐下就此開始運轉功法恢復內氣。

武峰內氣中有三成三的靈氣含量,無論消耗始終保持不變,究其原因就是靈氣和內氣之間,在相互轉化。不管內氣總量多少,靈氣始終占著三成三的比例,精血煉化的內氣弱,則靈氣轉化內氣,靈氣弱則內氣轉化。

有此聯繫,武峰恢復內氣,可以煉化自身氣血,也可以吸納靈氣,兩相配合之下,恢復速度遠比一般人要快。何況煉化氣血為內氣,需要以大量富含氣血的食物補充,也需要一個消化的過程,在此點上武峰是佔據了絕佳的優勢。

在黎明的曙光升起,旭日的第一縷光輝,照耀在石崖島上之時,武峰一行六人,不需要誰先提醒,大家都默契地結束了打坐恢復。

「又是一天黎明到來,我們新一輪的試煉又要開始了,大家都迅速準備一下,在紫雲鷹出巢穴之時,就是我們登山獵殺的時候。」武天行率先開口道,隨後各自活動身軀,為大戰作準備。

「嘎!」紫竹峰上傳來的第一聲鷹鳴,打破了清晨的寧靜,武峰等人聽見,都相繼精神大震。

「準備上山,第一隻鷹不知巢穴何處,先不射殺。而且我們的目標是積分玉牌,抄紫雲鷹的巢穴才是重點,沒必要獵殺的時候大可不必動手。一旦動手戰鬥,峰弟你的弓箭將是第一波攻擊。」武天行迅速地作出了安排。

「嘎……嘎!」第一隻鷹出巢后,相繼有紫雲鷹飛出。紫雲鷹儘管是鷹類,儘管是妖獸,但終歸屬於鳥類。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這是鳥類世界不變的定律,勤奮的鳥類都會早起覓食,紫雲鷹也不曾例外。

「半山腰那處,上去搜尋。」武天行瞅准一隻紫雲鷹飛出的地方,立刻帶著大家上山。

「峰弟,在不與紫雲鷹戰鬥的時候,你的任務就是觀察,一是警戒我們搜尋的地方,二是留意其餘紫雲鷹飛出的地方。」上山的同時,武天行也安排了武峰的任務。

紫竹峰的地勢儘管崎嶇,但對於武峰等人來說,攀爬也並不是很困難,只是速度受到限制而已。

「嘎!」就在武天行等人搜尋紫雲鷹巢穴的時候,天空再次傳來一聲鷹鳴,武峰也在第一時間發現了那隻紫雲鷹,趕緊向武天行等人喊道:「大家準備戰鬥,是之前那隻鷹,它發現我們了。」

武天行等人聞言,趕緊準備戰鬥,在妖獸的世界里,抄其巢穴是不可饒恕的錯誤,一旦被主人發現,必然是死戰一種可能。

「嘎!嘎!嘎!」飛在空中的紫雲鷹,見到武峰六人在它巢穴附近,頓時大為急迫,一連大叫了三聲,隨後才向武峰等人所在俯衝而來。

「嘎!……嘎!……嘎!」在那空中的紫雲鷹叫喚之後,在附近的紫竹林間,陸續地傳來了紫雲鷹的叫聲,隨後在半空中顯露身形。武峰暗自記下紫雲鷹飛起的地方,心中明白之前紫雲鷹的叫聲,卻是在呼喚同類。

就在這段時間裡,武天行等人也放棄搜尋紫雲鷹的巢穴,以合圍之勢聚集在武峰身邊,謹慎地對峙著空中的紫雲鷹。一般情況下,很少有武者招惹飛行類的妖獸,畢竟飛在天上的很難誅殺,招惹到記仇的就是無窮後患。

眾人在面對飛行妖獸上,都沒有好的經驗,都期待著武峰的箭支攻擊,最好能讓其喪失飛行能力。武峰自然沒有閑著,早已經搭箭拉弓準備好了,但紫雲鷹在半空無規律地盤旋,武峰也沒有好的出手機會。

「嘎!」遠處又一紫雲鷹飛來,像是在回應之前的紫雲鷹,發出一聲長長的叫聲,之前的紫雲鷹聽見后,稍微停頓了一下。

「咻!」就在這個時候,武峰的箭支射出,直向第一隻紫雲鷹的頭部衝去。


之所以射擊頭部,並非是武峰想要一擊絕殺,而是要有足夠的把握傷到紫雲鷹。但凡飛行妖獸,飛在空中都不能直接後退,遇到危險也只能向前面和左右閃避,向左右閃避需要極快的反應速度和控制力,通常情況下都是往前面躲開。

武峰射擊紫雲鷹的頭部,就算箭速極快,也難以命中其頭部,若能夠傷到其它地方,就是很好的情況了。畢竟,這是飛行類妖獸獨有的優勢,或許他們戰力不強,但飛在空中就讓地面上的對手無可奈何。

「嘎!」那紫雲鷹再次發出一聲鳴叫,但聲音卻沒有了之前的嘹亮,而是嘶啞中帶著痛苦。同時其身體也開始偏偏倒到地向地面墜落。

正是武峰的箭支,射中了紫雲鷹,本來目標是紫雲鷹的頭部,因紫雲鷹向前閃避的同時,也在向左側躲開,那一箭便直接射穿了紫雲鷹的右翅。

作為飛行類妖獸,紫雲鷹的實力並不強大,其身體的防禦也很弱小,遠遠比不上之前的蒼風狼和豪豬。武峰的箭支,射不穿豪豬的身體,卻可以射傷弱小的蒼風狼,現在射殺紫雲鷹,自然不是很難。

「老四、老五衝過去,斬殺紫雲鷹!」武天行看到紫雲鷹落向地面,迅速下令向其落地的方向靠近,準備攻擊將其斬殺。但他只安排了兩個人,因為之前被第一隻紫雲鷹召來的其餘幾隻紫雲鷹,也相繼靠近了。

「嘎!嘎!」相繼靠近的其餘紫雲鷹,自然也發現了它們的同伴受傷落地,頓時發出叫聲,像是在呼喚詢問一般。

武峰自然不會去揣測紫雲鷹叫聲要表達什麼意思,手上的弓已滿弦,箭支也瞄準了目標,全神貫注地準備著,只要有一個適當的機會,就會發動攻擊。

「咻!」又是一箭出。

「嘎!」隨後傳來一聲紫雲鷹的慘叫。

連續兩隻紫雲鷹手上落地后,天上盤旋著的紫雲鷹也變聰明了,頓時飛得更高一些,還發出更大的呼喚聲,連連引得更遠處傳來紫雲鷹鳴叫的回應。

不用說,這些紫雲鷹是在繼續召集幫手。鷹類雖然一般單獨生活,但也自成一個群體,面對危險時,往往都會聯合成群。

武峰等人對這樣的情況,並沒有感到意外,附近山頭最多不過十多隻紫雲鷹,他們還是有足夠的信心取勝,只是那些紫雲鷹飛得太高,一時間兩方便僵持了下來。

「就這麼對峙下去,可不是辦法呀!要是其餘試煉武者都趕到紫竹峰后,我們也就沒有什麼優勢了,積分可是在紫雲鷹的巢穴里,到時難免我們出力別人獲利。」武天行開口說道,這段時間他們已經解決了落地的兩隻紫雲鷹,對現下的情況也看的清楚。

「箭支往高空射擊,射程和速度都會受到很大的影響,以現在紫雲鷹飛起的高度,弓箭很難對其有殺傷力啊!」武峰迴應道,對這種情況也頗為無奈。

「要不這樣,我們暫時不必理踩這些紫雲鷹,直接搜尋它們的洞府,等到這些紫雲鷹向我們攻擊時,我們再作出反擊。」林中提議道,對於這方面,需要的是經驗,繞是以林中擅於計謀的聰明頭腦,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不行!」武峰直言否決了,然後解釋道:「現在紫雲鷹,足有十三隻,其中八隻是一階後期妖獸,如果它們突然一起向我們攻擊,我的弓箭根本應付不過來。」

「之所以現在那些紫雲鷹沒有對我們發起攻擊,是因為我們所處位置特殊,背靠一面山壁,前方也有部分紫竹擋住,紫雲鷹數量太大反而不好施展。如果我們到了寬闊一點的地方,空中的紫雲鷹會全部同時向我們攻擊。」

武峰沒有參加之前獵殺兩隻紫雲鷹的戰鬥,在射出兩箭射落兩隻紫雲鷹后,他都一直觀察著上空紫雲鷹的情況,對形勢要遠比武天行和林中幾人要看得明白。 地對空的僵持,往往是處於地面的一方無計可施,不管實力多麼厲害,不能飛行就是最大的劣勢。

武峰說明原因后,武天行和林中都相繼沉默,一時間也沒有好的提議,更別說解決問題了。

「你們有多餘的備用弓箭嗎?」就在這時,李虎開口問道。

「沒有。」武峰搖了搖頭,適合他使用的弓箭很少,目前的看看合用,他也沒有準備備用的弓箭。

「不知李虎兄弟要弓箭何用?」林中開口問道,然後在眾人疑惑的目光下,解釋道:「在大哥和峰弟閉關那段時間,我們打探到試煉要面對飛行妖獸,倒也準備了一把弓和一些箭支。」

離天大聖 我本是獵戶出身,也習有不差的弓箭之術,只是沒有準備弓箭。若有稱手的一套弓箭,我和武峰兄弟兩人,應該可以破去紫雲鷹的第一波攻擊,後面大家就可以從容應對了。」李虎淡淡地說道,配合他的冷漠,倒也讓人信任。

「李虎兄弟看看這套弓箭是否合用?」林中也乾脆,直接從儲物戒里拿處一套弓箭,遞給了李虎。

「一百斤的拉力,常規型號,這弓倒也適合我使用。不過,這種力道的弓箭,也只能近距離阻擊,不可能向武峰兄弟那樣高空遠程射傷紫雲鷹。」李虎試著拉了拉弓箭,直言說道:「這弓箭我可以在不用內氣的情況下拉滿,強度再大一些的弓箭,反而不適合我使用。武峰兄弟的弓箭之術,也讓人佩服,我不能與之相比,只能輔助攻擊。」

「李虎大哥謙虛了,多一張弓多一支箭,就多了一份力量。一共就只有十幾隻紫雲鷹,倒也不必擔心了。」武峰笑著說道。

「既然如此,我們就開始搜尋紫雲鷹的巢穴,同時作好戰鬥準備。」武天行決定道。

眾人小心翼翼地行動起來,他們都明白,在他們靠近紫雲鷹巢穴的時候,紫雲鷹會發起攻擊。在比較開闊一點的地方,紫雲鷹同樣會發起攻擊。那時他們不僅需要防禦,還要抓住機會反擊。

接下來的時間裡,有了武峰和李虎兩人持弓箭警戒,武天行四人搜索紫雲鷹的巢穴,配合起來自然輕鬆了許多。

其中幾次紫雲鷹的襲擊,都被眾人聯手打退,紫雲鷹被殺的殺、傷的傷,漸漸地很少有紫雲鷹襲擊他們。即使他們找到紫雲鷹的巢穴,進入其中的時候,紫雲鷹也只是在空中長長地嘶鳴幾聲。

現在也非是紫雲鷹產卵的時候,紫雲鷹也沒有收藏的習慣,洞里什麼都沒有,而武峰他們的目標只是積分玉牌。或許那些紫雲鷹就是發現了這一點,才沒有與他們不死不休地死碰。

很快地,他們搜尋完了所在的山頭,轉戰向其它山頭。石崖島南北為長,但紫竹峰卻是東西走向,山峰蜿蜒的長度,正好是島的寬度,足有近百里。


武峰他們原本在比較偏東的地方,現在則是向西邊「清掃」……

「李虎兄弟的弓箭之術,和峰弟也有得一比呀!幸好有你和峰弟的配合,我們才能夠如此輕鬆啊!」轉戰其餘山頭的途中,武天行感嘆地對李虎說道,他們之所以如此順利,李虎也確實居功不小,他的話也算是對李虎的一種肯定。

眾人一開始都不知道,李虎的箭法並不比武峰遜色多少,只是李虎是速度型武者,自身力量不行,而弓箭的強度不夠,所以沒有武峰的箭射程遠和有殺傷力。

「哪裡!比起武峰兄弟來,我的箭法可是差遠了。不過我們現在,可以從容地挑戰一個山頭的紫雲鷹沒有困難了,倒也是一件好事。」李虎謙虛地說道。

「李虎大哥可別客氣,小弟也不是小氣人。弓箭之道,若論殺傷力,自然是力量、速度、精準度三者兼備;若單說對弓箭之術的掌握,射箭速度和準確度,才是真的本事,在這兩方面,李虎大哥可是一點不差。」武峰由衷地開口說道,對於李虎的箭術,他也是很敬佩的。他同樣知道李虎沒有經過系統的學習,而是從小打獵的經驗,而且在成為武者后甚少使用弓箭。

「弓箭之道本是殺伐之道,只有能夠殺傷對手的,才是真正的入道,而非是靶場比試,只要射中就行。當你面對敵人的時候,你的箭能夠射中敵人,卻不能射傷敵人,那又有何意義?」李虎嚴肅地說道。

繼而又言:「弓箭本就適合力量強者,對於武者來說,雖然運轉內氣能夠加強力量,但需同時精準地控制內氣運行,其中難度又加大了不少。所以,天生力量大者,或者後天身體力量強者,對於弓箭之術,有絕佳的優勢。而我之所以在成為武者后,放棄了弓箭之術,究其原因就是我體質不強,修武也是走力量型路線。」

武天行等人聽了李虎的話,或許只是覺得有道理,並沒有太深的感覺。武峰心中卻是猛然一震,似有感悟一般,隨後認真地對李虎說道:「多謝李虎大哥指教!」

「說什麼指教,我也只是一些自己的看法罷了,武峰兄弟能夠悟到什麼,也是你自己的機緣,我的話不過是湊巧罷了。」李虎不以為意地說道,語氣一如既往地平淡,並沒有什麼波動。

由於只是趕路,即便山地崎嶇,他們的速度也很快。趕到另外一座山頭后,他們憑著完美的配合,直接尋找紫雲鷹的巢穴,招惹出紫雲鷹之後,就按著之前的方式戰鬥。

總裁非愛勿歡

武峰一行六人的組合,順利地席捲了紫竹峰大部分地方的大部分積分玉牌,與紫雲鷹的戰鬥也越來越少。但他們後面趕來的試煉武者,卻沒有那麼「好運」,全部受到了紫雲鷹報復性地「招待」。

不過,武峰他們一行在時間上也抓得很緊,他們登到紫竹峰峰頂時,後面快的也才到紫竹峰半腰,而大部分隊伍,卻剛剛趕到山腳下。

翻過紫竹峰,就是雲霧谷的範圍,由於其中白色霧氣的緣故,在紫竹峰的另一面,並沒有紫雲鷹築巢生活。武峰等人登上紫竹峰頂上,其他試煉武者才剛剛趕到紫竹峰腳下,他們倒也可以暫時放鬆一下。


他嘴角一扯,掠起一抹譏誚的笑意,戲謔道:「願賭服輸,把五萬龍幣交出來吧!」

Previous article

… 「薩米麗姐姐,蕾妮姐姐這麼早,將我們都叫到一起,有什麼事情?」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