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嘴角一扯,掠起一抹譏誚的笑意,戲謔道:「願賭服輸,把五萬龍幣交出來吧!」

齊道一面色漲得鐵青,心中卻是羞惱無比。

他可是堂堂聖宮聖子,今日竟輸給了一個東荒武者,豈不教人笑話!就算殺了此人,也洗刷不了這等恥辱了。

他雙瞳一眯,心中殺機狂涌,神情變得陰狠,可怖。

「你倒真有種!不過,像你這樣的傢伙,在我龍洲,可是活不久。」他壓低了聲音,語氣森寒無比。


燕塵冷哼,「這就不用你操心了,拿來吧!」


「哼!」

齊道一立時惱羞成怒,面色狠狠抽動,露出了一抹獰色。他雙拳緩緩緊握,似是已快按捺不住,心中奔涌的怒火。

從來沒有人,敢這麼跟他說話,宮內宮外,誰人見了他,不是恭恭敬敬,誠惶誠恐的。

如今,區區一個東荒武者,竟敢在他面前,如此狂妄!

霎時間,氣氛劍拔弩張。

但下一刻,齊道一深吸了口氣,暫時按捺下了怒意。

這裡可是仙石坊,不好在坊內出手,還是等出去之後,再對付此人。

他輕哼一聲,便掏出一個乾坤袋,擲到了地上。

「拿去吧!」他冷冷道。

燕塵雙瞳一眯,眸光越發森寒了幾分。

「多謝了!」

他淡淡道了一聲,便一探手,運轉元力,輕輕一攝,收取了乾坤袋。

旋即,沖那老者一拱手,便轉身往外行去。

人群緩緩分開,一道道眸光自四方掃來,皆帶了幾分森然之色。

燕塵面色如常,也不看這些傢伙,徑直邁步行去。

很快,便出了庭院,入了大廳。

人群繼續分開,讓出了一條直通門口的路。

一步,兩步……很快,便到了門口。

燕塵已能察覺到,身後升騰而起的一股股氣勁,這些人已快按捺不住了,只要步出大門,他便要迎來狂風驟雨般的襲擊。

他腳步放緩了一些,體內元力已是鼓盪起來。

再是一步,兩步,距離門口越發近了。

驀地,他腳掌一跺,借力爆射而出,如電掣一般,衝出了大門。

再一跺腳,衝天而去。

「哪裡跑!」

「快追!」

下方,傳來了一片嘈雜的聲響。接著,便是一道道振翅聲,一個個武者衝天而起,緊追了上來。

往下一看,身影密密麻麻,卻是不下百人。

其中數人,氣勢尤為雄渾,卻是武王強者。

「想跑?沒門!臭小子,快給我把寶貝交出來!」

一眾武者吶喊著,不斷加速,迅速拉近了距離。

嘖!

燕塵一咧嘴,略覺棘手。

當下,心神一動,升龍戒上,便有道道金光躍出,伴著鏘鏘之聲,組裝出一副完整的鎧甲來。

下一刻,身化金光,電掣而去。

這尊天工黃龍鎧,自帶飛行能力,可在短時間內,灌注大量元力,爆發出極快的速度來,作為逃命手段,卻是最好不過。

疾馳片刻,他便遠遠甩開了身後的武者。

他繼續飛去,直到清晨,來到了另一座城池,變幻了一番形貌。

在城中呆了半天,確定沒有被人追蹤后,他才潛回了玉靈城附近,在一處冰谷中,尋了一處山洞,棲身了下來。

他還不能離開這裡,不久之後,就是聖女冊封大典了,他準備去見一見霜兒。

霜兒如今貴為聖女,已不是他隨便可見的了,唯有趁著這機會,他才能見到她。而且,他也想將那一對手甲,以及無瑕雪玉,贈給霜兒。

一晃眼,便是數日過去了。

山洞外,寒風呼嘯,有風吹著雪花,卷了進來。

山洞深處,燕塵盤膝而坐。

在他交疊的雙掌中,托著一團金色光華,仔細一看,卻是一顆金色的珠子。

珠子晶瑩,剔透,表面有一蓬煙氣籠罩。


煙氣聚散不定,裊裊之間,受到一股無形之力的牽引,被他吸入體內。在經脈中行走一圈,便化作了純粹的元力,湧入丹田元海之中。

元海中,有六顆碩大的元晶懸浮,在一側,還有一顆正在凝形。

這幾天來,燕塵便在吸納那顆九紋地龍珠的靈氣。

地龍珠內蘊含的靈氣,隨著品質,逐漸遞增,一顆九紋龍珠,蘊含的靈氣,是四紋的數倍不止。

而按燕塵估計,這一顆九紋龍珠,效果是那顆萬靈丹的兩倍有餘。

如今,一口氣凝結了三顆元晶,還有些許剩餘,再加上剩下的三顆龍珠,完全可以凝出第七顆元晶,臻至九變七星之境。

這還是他體質異於常人,若是換做常人,這一顆九紋龍珠下去,足以凝出七八顆元晶。

就這般,又是一日過去。

隨著元力源源不斷湧來,元海之中,第七顆元晶緩緩成型。

當最後一顆龍珠,只剩下一半時,第七顆元晶終於徹底成型,達至飽和之境。

燕塵緩緩收功,散去了一身氣勢。

「呼!」

他重重舒了口氣,眼瞼一顫,睜了開來。

那一對墨瞳中,有神芒乍泄而出,在黑暗之中,燦若星辰。


他抬起雙手,用力一握,感受著體內,那洶湧澎湃的元力,不由咧嘴一笑,甚是欣喜。

從三星,一躍沖至七星之境,元力又是暴漲了一倍,實力也隨之提升了不少。

但下一刻,他便是一皺眉。

還是太慢了,那齊道一,還有龍洲的諸多天驕,早已是武王之境,他此刻才七星之境,也沒什麼好欣喜的。

更何況,在他面前,還有一道坎。

唯有儘快衝到九變九星之境,設法衝擊武王之境才行。

衝過了,前方便是海闊天空,他才有與龍洲的天驕,爭鋒的資本,否則,一切都是虛妄。

一念及此,他雙瞳眯了眯,綻出了一抹毅然之色。 聖蓮雪山,位於靈州中部。

終年積雪,乃是一處極寒之地。


在靈州,這聖蓮雪山,可謂是赫赫有名,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蓋因此處,乃是那靈州第一勢力,冰靈聖宮的山門所在。

這一日,聖宮山門大開,有賓客絡繹不絕,自四方而來。

今日,卻是聖宮舉行聖女冊封大典的日子。

這聖宮,下分兩宮,一為聖子宮,皆為男性,另一個,則為聖女宮,皆為女性。聖子宮設有聖子之位,而這聖女宮,則有聖女之位。

一男一女,各自是二宮最為傑出的傳人,也是聖宮的門面。

每一代聖子,聖女,皆是絕世的天驕,萬眾矚目。

這一代聖子,很早便立了,在聖宮培養下,早已名揚龍洲,登上了那龍英榜,只是那聖女,卻遲遲未定,一拖便是好幾年。

前些日,聖女出世的消息傳開后,著實轟動了整個靈州。

而關於聖女,也有些小道消息傳出,令得眾人驚訝萬分。

據傳,這聖女乃是東荒來的。

在眾人印象中,這東荒,不過是處偏僻,蠻荒之地,因而,初聽得消息時,只覺難以置信,還以為是玩笑。

此後,聽說了這位聖女身懷的武魂之後,眾人這才釋然。

冰天聖母這一武魂,可是不輸於三大聖龍之一,冰雪神龍的武魂,身懷這等絕世武魂,的確有資格坐上聖女之位。

此外,還聽說,這聖女更是傾城之貌,引得世人議論紛紛。

雪,漫天紛揚。

天地間,一片銀裝素裹。

雪中,行來了一人,撲簌撲簌,踩著厚厚的積雪,一步步走來。

寒風,越吹越猛烈,掀起兜帽,露出底下那一張俊逸的面龐。一對墨瞳奕奕,清亮有神。

走了片刻,他腳步一頓,卻是聽得半空中,傳來了破空聲。

抬眼看去,一道道身影在雪中疾馳而過,掠向了前方。

顯然,也是趕來參加大典的武者。

聽說,這一次,聖宮廣發請帖,邀請了靈州各大勢力,連蒼州,天州的不少勢力,也在受邀之列。

「呼!」

燕塵輕吐了口氣,收回目光,朝著前方探去。

透過風雪,已能看見不遠處,那一座雄峰的剪影。

那兒,便是聖蓮山了。

這聖蓮山,不同於燕塵以往所見的山峰,並不高峻,但極是雄偉,其上覆蓋皚皚白雪。

再行片刻,便至聖蓮山腳下。

前方,出現了一座山門。

山門巍巍,由冰雪雕琢,刻有朵朵冰蓮。

此刻,山門上空,橫亘了幾艘飛舟,正有道道身影落下,通過山門,朝著內里走去。

燕塵腳步一頓, 我,中國隊長

這請帖,還是他從一個名為高陽散人的傢伙手中盜來的。

沒有請帖,可是連山門都進不去,也是考慮到這一點,燕塵才去盜了一張,真正的高陽散人,已被他打暈,丟在了洞中。

這高陽散人,修為並不高,但是,卻是個頗有名氣的丹師,所以,才能得到聖宮的邀請。

行了幾步,便至山門前。

門前,一左一右,立了一位聖宮弟子,皆著一襲白衣,英氣勃勃。

見得走來的身影,兩人抬眼一看,不由怔了怔,他們卻是發現了,眼前此人,身上根本沒有半分龍氣,卻不是龍洲武者。

「你是……」

一人遲疑著道。

燕塵抬起頭,咧嘴一笑,道:「家師高陽,因故有事,所以不能來參加大典,便由我這徒弟,代師父他老人家,前來道賀。」

武傲九霄 ,有些愣了。

燕塵笑著,遞出了那一張請帖。

那人接過,仔細看了看,再是抬眼,將燕塵上下打量了一番。

這高陽散人,怎麼會有一東荒弟子?

他皺了皺眉,眸中閃過一抹狐疑之色。




「難道惡魔們鬧內訌,還是納莎莉因為爭奪權力失敗而遭到追殺?」這樣的疑問緩緩的出現在馬克赫迪的腦海里,他並沒有想到可能是那頭被它認為是煉獄黑龍的生物為了捕食而追殺納莎莉。因為在他看來即便惡魔在殘忍,但上位惡魔直接也不會出現互相捕食的場面。頂多是戰敗惡魔成為對方的僕從或者直接被殺死而已,但絕對沒有一個上位惡魔會吞噬其他上位惡魔,因為這在惡魔世界是一個禁忌。雖然下階惡魔會自相殘殺,但同樣很少吞噬對方的屍體,只有在惡魔幼蟲階段惡魔才會互相吞噬。知道不少惡魔知識的馬克赫迪不會相信那隻煉獄黑龍會吞噬納莎莉,雖然煉獄黑龍並不屬於上位惡魔但它依舊受到惡魔世界的規則所約束。

Previous article

武天行問了兩句,首先是關心武峰,其次才是詢問情況,這不禁讓武峰心裡很是溫暖,但一貫心志堅毅的他,包括情感同樣很堅毅,只是依然平靜地對武天行說明探知的情況。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