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難道惡魔們鬧內訌,還是納莎莉因為爭奪權力失敗而遭到追殺?」這樣的疑問緩緩的出現在馬克赫迪的腦海里,他並沒有想到可能是那頭被它認為是煉獄黑龍的生物為了捕食而追殺納莎莉。因為在他看來即便惡魔在殘忍,但上位惡魔直接也不會出現互相捕食的場面。頂多是戰敗惡魔成為對方的僕從或者直接被殺死而已,但絕對沒有一個上位惡魔會吞噬其他上位惡魔,因為這在惡魔世界是一個禁忌。雖然下階惡魔會自相殘殺,但同樣很少吞噬對方的屍體,只有在惡魔幼蟲階段惡魔才會互相吞噬。知道不少惡魔知識的馬克赫迪不會相信那隻煉獄黑龍會吞噬納莎莉,雖然煉獄黑龍並不屬於上位惡魔但它依舊受到惡魔世界的規則所約束。

不過馬克赫迪很快就發現有點不對了,因為這頭煉獄黑龍根本不管惡魔世界的規矩,那些希望攔住它替納莎莉爭取逃跑機會的惡魔幾乎沒有一個能夠躲過它的一張大嘴的。全部都是無一例外的被咬住吞噬,看到這個情況馬克赫迪感到極其的驚愕和詫異。只是他還沒來得及讓自己驚愕的嘴巴閉上,天空的納莎莉就看到了他。當然這位刀魔女王並沒有認出馬克赫迪,而是把他當做了一個普通惡魔。所以她打算利用馬克赫迪作為誘餌攔住背後緊追不捨的煉獄黑龍,讓自己有時間逃跑,因此她幾乎是高速俯衝著朝著馬克赫迪沖了過來,背後追趕的煉獄黑龍則是以更加高的速度緊追著她的屁股向下俯衝而來。

「混蛋!」看到納莎莉的動作馬克赫迪氣憤的想要罵娘,他現在的戰鬥力不見得比納莎莉強,因為他的傷勢還沒有痊癒。所以說他根本沒有辦法抵擋那頭煉獄黑龍,但是能不能抵擋現在已經不是馬克赫迪所能控制的了,因為納莎莉正在不經過他同意的情況下朝著他俯衝過來。在心底里馬克赫迪已經對納莎莉起了殺心,非常痛恨自己過去為什麼就能夠容忍對方,可惜現在一切都遲了。

雖然馬克赫迪知道自己不一定能夠打敗對方,而且搞不好還會讓自己這身肉軀交代在對方的大嘴裡,但是身為赫迪拉城主的榮耀讓他最後一刻沒有選擇躲避,而是緩緩的站立了起來。雖然他的身上布滿的泥沙和污血,雖然他的頭髮和身體幾乎好幾天沒有打理了,雖然他腹中饑渴無比兩眼昏黃全身無力,但是他還是站的筆直的彷彿一柄參天的利劍一般。在那一刻從高空俯衝下來的納莎莉看清了馬克赫迪的樣子,她幾乎下意識的嚇得要停下來,但是高速俯衝狀態下可不是說停就停的,而且最為重要的是在她背後那隻體型巨大的煉獄黑龍已經張開了大嘴準備把她連同馬克赫迪一起吞噬下去。

「該死的爬蟲!給我滾!!!滾!!」當馬克赫迪身體站直的一剎那,他的雙眼忽然狠狠的睜開,一句震動天地的怒吼從他的嘴裡咆哮著沖了出來。整個天空的雲層都因為這恐怖的音浪而直接被轟開,而俯衝下來的納莎莉幾乎是正面被音浪擊中,不斷被震的雙耳冒血而且幾乎是整個人都陷入眩暈狀態從半空中摔落了下來。至於她背後的煉獄黑龍也差不多,被馬克赫迪這恐怖的吼聲嚇的閉上了大嘴然後身體不受控制的在空中搖擺了起來,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以後擦著馬克赫迪的身體撞在不遠處的地面上。黑龍龐大的軀體彷彿墜落的飛機一樣在地上劃出了長長的一道痕迹,一直滑行了近五十米才堪堪停了下來,而這個時候它樣子已經沒有原來威猛的形象了狼狽的好像一頭喪家之犬。

等到這頭煉獄黑龍回過神來想要找馬克赫迪的時候,卻發現自己背後已經沒有人了。因為馬克赫迪已經乘著它摔倒在地的當口直接跑了,而於此同時納莎莉也乘著這個機會跟著跑了。

!#T 第86章神明降臨的序曲(中)

「你跟著我幹什麼?」馬克赫迪對著背後跟著的納莎莉大聲的咆哮著,如果他此刻還有力量他絕對會回頭一劍把這個給他帶來麻煩的nv人或者說nv惡魔給劈了。器:無廣告、全文字、更可惜他現在的力量比對方還要弱,別說殺死對方了,能夠不被對方偷襲那已經是因為馬克赫迪平常積威所致的緣故了。所以馬克赫迪很希望跟在屁股後面的納莎莉可以自己退走,因為他不想再虛弱的時候被對方偷襲。

「誰跟著你了?我只是走自己的路而已!」納莎莉還沒完全從剛才馬克赫迪震天的吼聲中恢復過來,雖然她可以看到馬克赫迪受了傷實力可能會降低一些,但是對方那一聲吼叫就把她震的七竅流血差點沒被吼死。僅僅是這一下就讓納莎莉沒有任何懷疑馬克赫迪有殺死她的實力,在赫迪拉陷入災難的時候沒有比受到一個強者庇護更加讓人感到愉悅的事情了。因此不管馬克赫迪如何呵斥,只要對方沒有拔出武器納莎莉就會一直跟在對方屁股後面。

「那你走路的時候能不能離我遠點!」馬克赫迪看著背後幾乎整個人都要貼上來的刀魔nv王感到非常的無語,當初在赫迪拉哪怕是面對馬克赫迪的威脅,這個刀魔nv王都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低聲下氣過。此刻的納莎莉像一個被嚇壞的鵪鶉多過像一個高高在上的nv王,這讓馬克赫迪非常的鬱悶。他不明白對方到底遭遇到了什麼,能夠讓一個曾經強勢無比的nv王變成一幅受驚的小兔子的樣子。

「哦!對了你要去赫迪拉城嗎?我勸你最好不要進入城市,現在裡面太危險了,那些怪物幾乎什麼人都吃!」納莎莉看著馬克赫迪在躲藏了一會兒以後竟然朝著赫迪拉城跑去,她感到非常的害怕,當然最害怕的還是失去馬克赫迪的庇護。

「什麼怪物?那隻煉獄黑龍不是你們惡魔位面的領主嗎?為什麼它會追殺你而且還想吞噬你?」馬克赫迪聽到納莎莉的話語感到一陣驚愕,因為他不明白為什麼身為惡魔的納莎莉會把煉獄黑龍稱為怪物。

「什麼煉獄黑龍,那隻大爬蟲只是一個不知道從哪裡跑出來的怪物好不?如果是煉獄黑龍怎麼會攻擊我這個刀魔nv王?再怎麼說我也是受到深淵意志承認的惡魔勛爵,屬於領主的一員。如果它真的是煉獄黑龍根本就不會來攻擊我,它就是和赫迪拉那些吞噬生命的怪物是一樣的,都是可怕的東西!」納莎莉聽到馬克赫迪的話逐漸的開始歇斯底里起來,她真的很憤怒很鬱悶,原本她看到這個類似煉獄黑龍的生物時還想依靠自己的身份去指揮對方,結果派過去喊話的手下直接被對方一口吞了。這還不算,當納莎莉被對方看到以後她悲慘的亡命生涯就開始了,從赫迪拉城區一直到遇到馬克赫迪為止,她整整被追殺了五十多公里。

「城裡現在有很多這樣的怪物?那法師塔和城主府怎麼樣?」馬克赫迪聽到納莎莉的話語感到非常的驚愕,他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安全而是法師塔和城主府現在的情況。

「不知道你的城主府估計已經毀了,法師塔倒是還在但是那裡現在已經屬於禁區了,我們這些惡魔根本不敢靠近因為那裡的力量太讓我們難受了!」納莎莉指著赫迪拉城區的中央法師塔所在的位置說道,在那裡一團淡金sè白光正在緩緩的升起並且逐步的擴散。對於赫迪拉的惡魔來說法師塔所在區域的白光和那些肆虐在赫迪拉的怪物一樣非常的恐怖,如果說被那些怪物攻擊還有可能逃生的話,那麼一旦陷入法師塔周圍那不斷擴散的白光中可是連逃生的機會都沒有。不過同樣是被幹掉,惡魔們還是希望被法師塔那些白光凈化而不是被活生生的吞噬,至少被凈化還能留下一點屍骨但是被吞噬可是連骨頭一絲都不會留下的,頂多在某些yin暗的角落變成一堆堆散發著味道的金坷垃而已。

「這些怪物到底是什麼?它們從哪裡來的?」聽到納莎莉的話語馬克赫迪嘆了口氣,雖然他知道城主府失去他守護絕對沒有辦法撐下去,但是聽到自己曾經的家被毀滅他還是很難受。

「不知道但是聽說是從法師塔跑出來的,那幫法師比我們惡魔還狠,竟然放出這麼恐怖的生物。呵呵,好像你的城主府也是毀在一個怪物手裡的,那個怪物身高至少在十米一身皮膚全是藍sè的。恩,就是那邊散發著閃電的地方,那個藍sè的巨人用一雙大腳把你的城主府全拆掉了!」當看到馬克赫迪聽到自己城主府被毀掉時lu出的傷心表情,納莎莉心裡感到一陣愉悅被追殺的鬱悶情緒彷彿一下子少了很多。但是納莎莉可不會笑出來,因為他知道自己要是惹怒了馬克赫迪可能會被拋棄的,現在她最為害怕的就是失去保護,能夠殺死曾經的惡魔領主那位胡力格里斯的馬克赫迪無疑是整個赫迪拉最為強大的存在。當然納莎莉並不知道,她以為依靠的馬克赫迪現在事實上是外強中乾的存在,別說遇到那頭煉獄黑龍他就得跑,哪怕現在來一個普通的八階惡魔他也得跑路。

「法師塔?」聽到納莎莉的話語馬克赫迪呆了一下,他不明白為什麼這些怪物會來自法師塔。如果說這些怪物是來自惡魔們的地下世界通過召喚出現的,那麼馬克赫迪還能稍微理解一下,但是偏偏它們是從法師塔出來的,這就讓他難以理解了。

但是難以理解歸難以理解,馬克赫迪非常清楚自己現在需要做的是什麼,他必須找點食物吃然後處理一下身上的傷口。雖然他這樣的存在傷口癒合的速度非常的快,但是在赫迪拉無論凡人如何的強大一旦傷口感染也只能抓瞎了。比如現在馬克赫迪就面臨很嚴重的問題,他的傷口出現了潰爛,雖然不是很嚴重但是如果讓傷口繼續潰爛下去那麼他就永遠別想恢復了。因為出現潰爛的地方不是別的,正好是他的翅膀。最讓馬克赫迪鬱悶的造成潰爛還是胡力格里斯給他留下的傷害,對方的力量還在不斷的侵蝕著他的翅膀讓他一直難以恢復實力。此刻馬克赫迪需要找到一些yào物清理下翅膀上的傷口,最好把潰爛的地方徹底的割除掉。

當然馬克赫迪最先要做的事情是讓自己的肚子不再飢餓,只有擁有充足的食物他才能快速的恢復體力,才能儘快的讓傷口復原。但是以現在赫迪拉城區的狀態,他想要找到食物的幾率並不高。所以他把目光盯向了背後一直跟隨的納莎莉,尤其是對方那鼓鼓囊囊的腰間更是他目光的重點。

「有沒有吃的?」這是馬克赫迪在瞪了納莎莉半天以後吐出的唯一一句話,他並不知道他那如同餓狼一般的目光差點沒把刀魔nv王給嚇死。

當馬克赫迪一把奪過納莎莉空間口袋中的食物和飲水,毫無風度的大吃大喝之時,陳凱他們第二次從封閉的法師塔二層走下了樓梯。當然這一次他們下樓可不是出去探路的,而是要用最快的速度把那兩扇破碎的大mén收集起來運回法師塔二層,jiāo給幾位師重新鑄造。畢竟法師塔總不能沒有一閃大mén,而且加上大mén以後法師塔就會徹底的封閉,暫時看起來要比原先安全一些。

雖然陳怡的光環力量把法師塔中基本上只要存在的惡魔和邪惡生物都驅趕走了,但是陳凱他們踏入法師塔一層的時候還是很小心。因為他們害怕那個yin影凶獸會突然從自己的影子里跳出來把他們吞了,畢竟他們不知道躲藏在yin影中的yin影凶獸會不會受到神聖力量的傷害。

當他們第二次踏上滿是骨灰的法師塔一層時,周圍的情況依舊沒有太多的變化,唯一的變化估計是地上多了一些惡魔的骸骨。當初那兩頭惡魔獸的屍體已經被老法師們封存到實驗室里了,雖然它們的血液擁有奇特的瘋狂力量,但是老法師還是希望能夠研究出造成它們詭異進化的原因。

看著地上那幾個惡魔骸骨空dong的眼神,陳凱眼睛一陣chou搐。雖然在遊戲世界見到了不少這樣的骸骨,但是每次看到這些頭骨他還是忍不住會感到一陣頭皮發麻。不過他沒有太多的時間去關注地上的頭骨,因為他們必須以最快的速度把跑去把大mén收拾起來,然後運送回去重新鑄造。只不過鑄造完成後,那高達十米,寬度超過五米的金屬大mén要怎麼豎立起來,那就不是陳凱能夠管得到的事情了。但是即便是把這些金屬大mén收集起來也不是一件什麼容易的事情,雖然大mén有些地方已經被踩踏的破碎開來了,但是即便是最小的碎塊也有十幾公斤重。至於那些體積比較大的碎塊,基本上每一塊都在幾百公斤以上,需要兩三個人一起才能扛得動。

幸好法師塔中現在其他的沒有,但是卻不缺少力氣比較大的難民。在確定法師塔一層沒有什麼怪物以後,大量的難民紛紛在老法師們的催促下戰戰兢兢的爬下樓梯,人挑肩扛的把大mén的碎塊都給運上了法師塔二層。當然還有大量的惡魔屍骨和骨灰被運送了上去,不僅僅是老法師們沒有忘記,那些難民們也沒有忘記要用惡魔的骨灰熔鑄大mén。

大量的骨灰被老法師們投進那些金屬大mén碎塊融化而成的金屬當中,這些骨灰大部分在被丟進去的一瞬間直接變成了焦黑的灰燼,但是還是有幾具惡魔的骸骨沒有被燒焦,不斷的在金屬融化的液體中不斷的沉浮著。看著巨大坩堝中上下浮動的骸骨,陳凱他們有種máo骨悚然的感覺。幸好在陳怡釋放光環的時候,所有負面情緒都會被徹底的安撫,因此他們頂多看著那些骸骨獃滯一下而已卻不會感到害怕。

雖然陳凱他們對於幾個老法師整出可以熔鑄幾噸重金屬的坩堝感到非常不可意思,但是對於他們的鍊金術水平還真的不敢恭維。陳凱再怎麼說也算是一個半吊子的鐵匠,他不敢說了解鍊金術但沒見過豬跑豬rou總還是吃過。在原大陸鍊金術發展速度遠高於赫迪拉這個原始的與世隔絕的地方,至少從鍊金術使用的魔法陣上面就可以看得出來。別看老法師們掌握了高達十二階的魔法陣,但是他們擁有的鍊金術法陣還是最為原始的三角型結構。而原大陸的煉金法陣已經發展的圓形六星芒結構了。雖然許飛掌握的鍊金術魔紋不見得比老法師們高超,但是他掌握的六星芒煉金法陣卻要比老法師們刻畫的等邊三角形法陣要高級多了。至少從節省魔力和煉金物塑造成型方面,六星芒擁有無以倫比的優勢。

所以許飛非常直接用自己掌握的六星芒煉金法陣資料和老法師們進行了jiāo換,從索隆師手裡換到了一個七階奧術瓦解shè線。對於許飛來說估計這是他這輩子做的最划算的一筆買賣了,七階法術在原大陸的售賣價格至少是五萬枚金幣,而且還必須擁有法師協會導師級勳章認證才能夠擁有購買和學習的資格。最重要的一點原大陸並沒有七階奧術版的瓦解shè線,這個瓦解shè線屬於赫迪拉法師獨有的法術。當赫迪拉徹底和原大陸開放以後,老法師索隆才知道自己做了一筆多麼虧本的買賣,但是那時候許飛他們早就已經跑到不知道哪裡去了。

在抹去原本的三角型煉金法陣以後,老法師們用新得到了六星芒煉金法陣重新刻畫了一個巨大的煉金陣圖。至於老法師能夠如此快速的掌握許飛拿出來的鍊金術資料,那還得益於許飛本身鍊金術等級不高,擁有的資料全部都是比較基礎的東西,而老法師們最為缺少的也正式這些基礎的知識。藉助這些知識他們可以快速的掌握原大陸huā費千年才發展起來的鍊金術,那些和赫迪拉鍊金術知識不同的地方迅速的被這些老法師理清nong懂,同時結合赫迪拉傳承千年的古代鍊金術知識讓老法師們的鍊金術在不到一小時的時間裡拔高了一個層次。

古代煉金魔紋和原大陸現代煉金魔紋結合的結果會產生什麼樣的碰撞?陳凱他們不知道,他們只知道這一次煉製出來的法師塔大mén絕對不是一件普通的東西,因為在他們這些玩家的目光中還沒完成的大mén就在散發著淡淡的紫sè光芒。

「我x不是吧?又是一件聖造一級的特殊物品?」費雲的話語在隊伍頻道里響起的時候,讓陳凱他們想到了當初在森林中那兩個散發著淡淡紫sè光芒的木桶和水瓢。那幾件東西和也這團巨大的金屬溶液一樣,散發著淡淡的紫sè光芒,屬於特殊用途的聖造器。當然這扇大mén絕對不是什麼武器,因為陳凱還沒聽過有人用兩扇大mén當做武器的。

「不知道鑄造完成以後大mén會有什麼附加效果?」帶著這樣的疑問所有人都靜靜看著空中那不斷閃爍的金屬溶液,十七個師一起動手用鍊金術鑄造一扇大mén,僅僅是這個名頭就可以嚇死一大群人。在其他人獃獃的看著不斷成型的大mén雛形時,陳怡卻再一次到了祈禱釋放光環的時間。原本她可以休息更久的時間,但是隨著任務時間逐步的臨近,系統奇怪的要求也越來越多,其中最為詭異的一條就是陳怡必須不斷地進行祈禱釋放光環力量為生命nv神的到來提供準確的坐標。這就導致陳怡逐漸失去了休息的時間,她必須抓緊一切時間恢復自己的魔力然後進行祈禱釋放光環力量。因為系統告訴她她必須在生命nv神降臨的時候在方圓一公里內造就一片絕對安全和聖潔的區域,所以在兩天她把任務要求告訴陳凱他們以後,所有人都沉默了幾分鐘然後朝著天空豎起了中指。

因為他們知道這是一個絕對坑爹的任務需求,什麼叫做絕對安全?在赫迪拉還有什麼地方是安全的,天空中飛舞的赫迪亞斯天空龍連神聖力量都不怕,哪怕是在陳怡的光環範圍內它都可以自由的飛行,根本就無視光環對它壓制力量。如果不是因為法師塔周圍沒有食物了,估計它會一直逗留在這裡,但是哪怕它飛走了也不代表對方不會回來。所以說這個絕對安全的地方,在陳凱他們聽起來就是扯蛋。至於絕對聖潔,同樣很扯蛋,因為赫迪拉的環境使得陳怡必須無時無刻不使用光環力量才能保證某個區域內沒有帶著邪惡氣息的紅光。一旦她光環力量消失,那麼天空中揮灑下來的紅sè光芒會迅速的把所有物品再次沾染上一層邪惡的力量。

但是為了完成這個該死和cào蛋的任務,陳凱他們不得不再次請求矮人法師奎石把外面那殘破的魔法陣移動到法師塔的頂端,再次修復以後jiāo給陳怡使用。小丫頭幾乎是在一百多個人的保護下進行祈禱的,藉助魔法陣的力量她的光環效果被再次擴大直接籠罩了赫迪拉法師區周圍近兩公里的範圍。無論是天空散落的紅光還是地上的惡魔血液都在她加持的神聖力量下完全的消融,逐漸的把整個區域改造成一個充滿了神聖力量的區域。當陳怡再一次進行祈禱的時候,正好是法師們鑄造大mén最為關鍵的時候,大量的神聖力量從法師塔頂樓逐步的蔓延下來,緩緩的飄落到所有人的身上。不但讓人感到非常的安心和舒服,身體中的傷痛也逐步的緩解著。這主要是因為陳怡在釋放光環作為生命nv神的道標的時候,逐步獲得了nv神力量的加持,使得釋放的光環力量逐步帶上了nv神特有生命神域的氣息所致。

在這種力量的作用下法師塔的大mén緩緩的從金屬溶液變成兩扇融刻著各種huā紋的金屬大mén,在大mén上那些沒有融化的高等惡魔骸骨不斷的蠕動著組成一個個惡魔的樣子被融入大mén當中。於此同時大量的神聖力量彷彿受到某種指引一樣緩緩的湧入大mén當中,受到這一種突入起來的變化印象,陳怡的魔力不受控制的往外傾瀉著,原本可以堅持十幾分鐘的魔力以極高速度流失著,頂多也就可以撐不到一分鐘而已。至於那些支持魔法陣的魔晶也因為經受不住魔力的大量流失而不斷的碎裂,不過魔晶的碎裂卻釋放了大量的力量減輕了陳怡的消耗。T 第87章神明降臨的序曲(下)

此刻守在陳怡身邊的陳凱並沒有發現陳怡的異樣狀態,他整全身貫注的看著由費雲提供的視野共享視頻。txt電子書下載,觀看本書最新更新)這種狀態只能是同團隊內的玩家使用,而且還必須是友好程度達到某一個階段才行。玩家之間和原住民之間一樣有友好度顯示的,只不過玩家的友好度功用不明,而原住民的友好度卻可以讓玩家獲得對方的信任以此來獲取任務。

不過玩家之間的友好度也不是完全沒用,至少現在陳坤可以藉助費雲共享視野的功能,觀看法師塔大mén的煉製狀態,而且和現場觀看沒有什麼兩樣。唯一麻煩的就是在啟用這個功能以後,他就不能關注其他的事情了,也就沒有發現陳怡臉sè的異樣。

他唯一看到的就是大量淡金sè的光芒從天而降的場面,原本進入最後階段的鍊金術煉製的大mén在這股力量的作用下再次發生著變化。金屬大mén上那些形成的畫面和文字在剛剛浮現出來的一瞬間再次消失,恢復到原本金屬溶液的樣子,隨著大量神聖力量的融入新的文字和畫面再度浮現。一條條充滿了瑰麗奇偉的紋路在陳凱他們以及老法師們驚愕的目光下緩緩的浮現,看著那些不斷浮現的紋路,陳凱腦海中的某個記憶彷彿瞬間被打開了。他開始不斷翻找自己的視頻記錄庫,從中找尋和大mén上類型的畫面。

「果然是這個!我就知道有這一段!!!」陳凱看著視頻畫面中那緩緩開啟的金sè大mén的樣子,對照著此刻發生在法師塔二層煉製大mén的樣子他很容易的就可以看出那些紋路類似的地方。在陳凱視頻庫中調出來的是曾經生命神殿的大牧師們利用陳怡的力量召喚天國之mén,讓生命nv神分身降臨的大mén。上面的紋路被原住民稱之為神紋,也就是只有神明的力量才能勾勒的奇瑰紋路。因為這些紋路雖然看起來沒有任何的奇異的地方,但是仔細觀察卻會發現它們都是若隱若現的,每個人看到的紋路都會產生不同的變化。有一些是極其詭異的,但是有一些卻是充滿了神聖氣息的。

比如說此刻陳凱看到的紋路就帶著非常神聖的氣息,哪怕他是藉由費雲的視野共享看到的也是一樣,但是擱在費雲眼裡這些紋路就比較奇怪了。因為他的職業使得他看到的都是帶著yin暗的神紋路線,當然所謂的yin暗是相對於陳凱看到的充滿光彩的神聖力量而言的。當這些奇異的神紋蔓延到那些惡魔骸骨附近的時候,所有的紋路彷彿忽然中斷了一樣但是仔細觀察卻發現那些神紋開始組成一段段鎖鏈纏繞在骨骼之上。在所有的神紋纏繞完畢以後,原本一動不動的惡魔骸骨忽然彷彿擁有了生命一般不斷的掙紮起來,它那由骸骨組成的手臂想要爬出金屬大mén的溶液,但是最終卻被金sè神紋組成的鎖鏈拖拽了回去。

在短短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裡所有惡魔骸骨都經歷了這樣詭異的變化,每一個骸骨在被拖拽回大mén以後就徹底的固定了起來,擺出一幅幅恐怖哀號的樣子。看著這些畫面陳凱感到極其的驚愕,因為他覺得這個場面實在太過詭異了,畢竟組成那些鎖鏈可是神紋屬於善良神明的特殊紋路。但是現在這些畫面卻給陳凱一種極其詭異的感覺,彷彿整個大mén都在一瞬間從神聖轉向邪惡了。但是當大mén徹底完成以後,陳凱忽然發現那種邪惡的感覺全都消失了,彷彿大mén上那些惡魔骸骨本來就應該是那副樣子,充滿了虔誠的哀號祈求拯救的樣子。



不過陳凱現在有很大一個疑問,那就是高達十米的大mén要怎麼才能運到法師塔一層安裝起來。9vk。首發當他帶著這個疑問抬起頭來的時候,卻發現原本應該繼續進行光環釋放的陳怡搖晃著從地上坐了起來。她的面sè極其的蒼白,全身上下被汗水浸透了。

「丫頭你怎麼了?」陳凱看著陳怡的樣子感到非常的奇怪,因為在前段時間她釋放光環可沒有出現這種情況過。在陳凱心裡忽然想到是不是系統又給出了什麼cào蛋的任務需求,導致陳怡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不知道怎麼回事剛才我的魔力忽然被大量的吸收,差點沒把我給吸幹了!!」陳怡喘著粗氣回答著陳凱的問題,像她這樣極其沒有淑nv姿態的喘氣不是累到一定程度那是不可能出現的。

「魔力被大量吸收?剛才?」陳凱聽到陳怡話語忽然呆了一下,然後轉過腦袋拉出了剛才的視頻記錄,他發現陳怡魔力大量被吸取的時候正好是法師們用鍊金術鑄造大mén的時刻。也就是說造成大mén出現這種詭異變化的原因就是陳怡釋放光環的緣故,但是他不明白新出現的大mén到底有什麼樣的用處。

「老四!大mén的屬xing鑒定出來了嗎?」看著癱坐在地上依靠yào劑補充魔力的陳怡,陳凱直接用隊伍頻道聯繫上了在法師塔二樓的費雲。只不過費雲的話語讓陳凱稍微呆了一下,因為那在他們視野中散發著淡淡紫sè光芒的大mén竟然在費雲的鑒定里僅僅是普通物品,唯一的屬xing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極其堅固。不知道是因為費雲的鑒定水平太低,還是他掌握的知識不夠全面的緣故,在他的視野里大mén就是一扇普通的用金屬構造的大mén。只不過製作他的手法比較高級,屬於一件用鍊金術創造出來的高級金屬大mén。

當費雲用鑒定技能掃視完整個大mén以後,獲得了這麼一個讓他覺得坑爹的系統說明無論他如何不相信這些話語,但是事實就是這樣。因此費雲感到非常的鬱悶,但是卻有沒有任何的辦法。當大mén鑄造完畢以後,幾個老法師雖然感到非常的疲累,但是他們更多的是興奮。因為他們也看到了那極其詭異的畫面,同時對於大mén上浮現出來的拿下神奇紋路感到非常的感興趣。可惜無論他們如何的刻畫,那些紋路總是形似而神不似,甚至同一個地方的紋路刻畫一邊以後第二邊就變成另一個樣子。甚至幾個老法師同時刻畫一個地方,畫出來的紋路也是各不相同,但是有一點這些老法師敢肯定那就是刻畫這些紋路極其耗費jing神。當索隆老法師第七次刻畫某一個紋路的時候,他忽然感覺自己的腦袋有點犯暈,差點直接一頭栽在地上。

看到索隆老法師的樣子,所有師都停下了手頭的動作,但是當他們想要站起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也是兩眼模糊好像普通人大腦供血不足的樣子。雖然法師的身體很虛弱,但是絕對不會出現這種供血不足的情況,因為法師的大腦結構是最為特殊的。如果普通人還會頭腦血栓中風等疾病困擾的話,那麼法師絕對不會犯上任何和腦袋有關的疾病。所以說老法師們這種情況絕對不是大腦供血不足的緣故,而是因為他們的jing力消耗過度的緣故。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們僅僅是刻畫這些紋路就會疲勞?」矮人法師奎石捂著自己的腦袋奇怪的問著,事實上不僅僅是他其他老法師也是帶著同樣的疑問。不過老法師們雖然腦袋中布滿了疑問,但是並不妨礙他們明確接下來的工作,那就是把這扇大mén安裝到法師塔那破碎的mén檻上。可惜幾位老法師此刻jing力疲乏,他們連一個最為簡單的法術都沒有辦法釋放,更別說把這扇大mén縮小然後安放到大mén上了。因此法師塔的大mén又得繼續在毫無遮攔的dong開中,度過一個不怎麼安穩的夜晚。

整個赫迪拉幾乎還是在火焰與慘叫中經過這個夜晚,雖然陳怡的光環力量在赫迪拉暗紅sè的光芒下給了整個世界一片光明的區T 全文字無廣告第88章那緩緩開啟的金色門扉(上)

在這些老法師分贓完畢以後,陳凱他們才知道這些銀色的靈魂結晶也就是最純凈的靈魂結晶到底是什麼。.對於陳凱他們來說或者對於大部分原住民來說普通的靈魂晶石是可以提升實力的,但是會導致基礎不穩固,因為普通的靈魂結晶也就是陳凱他們以前獲得的經驗晶石里擁有很多的雜質。

雖然這些經驗晶石對於玩家來說沒有太大的副作用,頂多也就導致玩家升級過快然後武技技能等累計更不上等級而已,但是對於原住民來說這些經驗晶石中的雜質會影響他們的靈魂,甚至讓他們在今後的歲月中出現幻覺,導致進階失敗的幾率變大。所以大部分原住民或者說有能力獲得靈魂結晶的人也都不怎麼會去使用,在原大陸的話神殿還是有辦法祛除靈魂結晶中的雜質,但是祛除以後一塊可以讓玩家獲得三百萬經驗的靈魂結晶最多就剩下三十萬經驗值而已。

不過即便是被神殿用特殊手段凈化的結晶也不是適合所有的原住民,至少大部分原住民還是不怎麼習慣使用這種據說是由靈魂構成的結晶石。只有魔門戰爭爆發的時候,法師們才會用惡魔的靈魂煉製靈魂結晶大量的出售,但是那種結晶雜質更加的多含有大量的影響人神智的破碎靈魂力量,連神殿的凈化手段都無法消磨掉。但是偏偏這些晶石可以被玩家使用,所以魔門中積累下來的晶石成了一種新的獎勵品,準備獎勵給那些未來在魔門戰鬥中做出突出貢獻的玩家。

但是無論是魔門的靈魂結晶也就是經驗晶石,還是在赫迪拉陳凱他們得到的經驗晶石都無法和此刻老法師們捏在手裡的純凈的靈魂結晶相比。因為那些經驗晶石僅僅能夠讓普通的玩家使用,或者在玩家等級提升到六階以後就沒有效果。想對來說魔門的晶石稍微高級一些,至少它們可以在玩家達到六階以後依舊可以使用,而赫迪拉的晶石由於沒有經過煉製僅僅能讓玩家升級到六十級而已。

至於老法師們那捏著如同性命的純凈靈魂結晶則屬於另一種東西,對於玩家來說可以說是聖品級的物品,只要一塊晶石可以直接讓玩家提升一級等級。當然是六十級以下的狀態,六十級到七十級則是半級,再往上沒增加一階少一半。不過這種晶石用來升級那絕對是浪費,因為對於原住民來說這是唯一可以增加他們靈魂純度的東西,只要有這麼一塊晶石基本上一個九階高等導師跨入師那是鐵板上釘釘的事情了,哪怕是師一級的使用一塊晶石也可以讓他們更加快速的跨入下一個層次,更容易的進階傳奇級師。

正是因為這種效果使得這些老法師們捏著晶石的樣子彷彿一匹匹惡狼一樣,對於他們來說除了延長壽命的誘惑以外,成為一個傳奇師是他們最希望成就的事情。只不過他們也清楚這個世界上沒有白吃的午餐,一旦他們使用這些純凈的靈魂結晶也許就要和那位製造這些靈魂結晶的神明捆綁在一起了。至於製造這些晶石的神明是誰,幾位老法師哪怕用腳丫子也可以猜到就是釋放光環力量的小丫頭背後站著的那位。但是他們現在也沒有太大的選擇,赫迪拉城區的情況讓他們明白一個很嚴重的事情,那就是以他們現在的實力已經無法在赫迪拉的城區立足了。隨著那些逃出法師塔的惡魔獸吞噬的生命越來越多,它們的實力越來越恐怖,幾個老師在這段時間並不是坐在法師塔中發獃而已,他們還通過各種手段觀察那些怪物,尤其是那十三頭身上攜帶者魔紋的頂級怪物。這十三頭怪物被這些老法師們認為是最可能成長為大領主級生物的怪獸,而且其中以第一頭飛出法師塔的赫迪亞斯天空龍最為強大。.

如果不是藉助陳凱他們提供的望遠鏡再附加新的鷹眼術老法師們根本無法看到可以隱沒入雲層的天空龍,而且最為恐怖的是原本體長不過十米的天空龍在經過這幾頭以後體長已經超過了三十米。如果僅僅是體長也就算了,但是這頭天空龍讓老法師們感到恐懼的還不僅僅是它的體長而是它達到三十米以後進化狀況,原本全身漆黑的它在體長達到三十米以後身體表面的顏色慢慢的由黑轉白最後演變成一身銀色的狀態。當然演變成銀色以後,它的樣子就和那頭冥王的坐騎歐里西斯的天空龍兩樣了,但是成為銀色的赫迪亞斯天空龍變得更加的變態。因為它剛剛完成進化就用赫迪拉二十分之一的城區作為自己新生的禮物,恐怖的真空風暴從它雙翼中揮灑出來形成一道貫穿天地的巨大龍捲風,直接摧毀了赫迪拉西南角那二十分之一的城區。

當然事實上西南角那片城區也不能說是完全毀在赫迪亞斯天空龍的手裡,因為在它釋放出真空風暴的時候,那片城區已經不剩下什麼東西了。但是那恐怖的真空風暴卻讓幾個老法師感到了強烈的危險,因為那已經是近乎於天地的力量了,對於法師們來說不成為傳奇就永遠都無法對抗世界,只有成為傳奇才能擁有站在世界頂端的力量。雖然幾位老法師聯合起來以後絕對不會恐懼那頭怪物,但是論起單挑的實力對方足以秒殺他們當中任何一個,畢竟法師的身體太過脆弱了即便是幾位老法師全力防禦也不一定能扛得住真空風暴那恐怖的威力。所以對於這些老法師來說早日提升自己的實力才是正途,畢竟他們在赫迪拉活了那麼多年,對於赫迪拉世界的規則非常的清楚。

當然陳凱他們也不是完全沒有好處拿的,在幾位老法師把那些大塊的靈魂結晶瓜分以後,剩下的一些散碎的小結晶就被分給了陳凱他們。這些晶石中與蘊含的經驗值並不多,但是數量卻不少,粗粗一數竟然有三十幾顆。可惜最小的一顆結晶碎片僅僅蘊含了不到一萬點經驗值,而最大的一顆也不過三十萬經驗值而已,看著這三十幾顆結晶碎片陳凱他們感到非常的糾結。幾個人商量了一下以後發現這些晶石如果分開了使用那根本就是浪費,而集合在一起用又不夠一個人升級的,所以顯得非常的雞肋和可惜。

「可惜沒黑到一塊完整的靈魂結晶,不然就可以快速的升一級了!」費雲看著被老法師們貼身收藏的結晶感到非常的眼熱,事實上如果不是這些細碎結晶對這些老法師們沒用,估計陳凱他們連一塊小碎片都拿不到。

「你還想黑?你沒看那些法師恨不得把所有結晶都據為己有啊?有這些就不錯了,知足吧!」許飛望了一眼正在收起結晶的師們,然後把目光再次投向了那扇大門。

「對了老四你們把結晶給我送上來,陳怡那丫頭剛好缺這些經驗值升級!」在許飛把目光投向那扇詭異的法師塔大門時,陳凱的聲音忽然從隊伍頻道里響起。相對於呆在一樓見證大門整個變異過程的費雲他們來說,藉助視野共享看到全部情況的陳凱更加悲催,因為他看的不是直播而是轉播。不過也正因為陳凱呆在陳怡身邊,也就可以幫助耗盡魔力的陳怡進行餵食讓她緩緩的恢復消耗的魔力,但是這個時候坑爹的系統提示卻告訴陳怡她只有十五分鐘休息時間,需要繼續進行祈禱不然任務將無法完成,而陳怡現在這個時候魔力已經耗盡了在十五分鐘內根本不可能再次積攢起釋放一個光環所需要的魔力。在這個時候唯一能夠讓陳怡繼續完成任務的辦法就只有一個,那就是儘快的升級。

雖然陳怡藉助光環的力量依靠殺死一些惡魔獲得了大量的經驗,甚至比陳凱他們更早的進入五十九級大關,但是到了後面想要進入六十級卻還差很多的經驗值。事實上如果不是剛才她提供魔力開啟了法師塔一層那扇詭異的大門,幫助自己的神明獲得了大量的靈魂從而得到了一定的經驗獎勵,估計她距離六十級相差的經驗還要更加的多。至於生命女神招引那麼多的靈魂幹什麼,那就不是陳凱他們可以了解的了,但是總歸不會似乎把這些靈魂磨成粉吃掉。畢竟如果她真的需要把這些靈魂磨成粉的話,那麼法師塔門口就不會有那些靈魂結晶存在了。

事實上系統安排的這些步驟也存在著很多的陷阱,因為陳凱他們發現所有的靈魂結晶經驗值加起來幾乎是剛剛和陳怡缺少的經驗值相合的。也就是說哪怕少掉一塊最小的碎片,陳怡都無法在短時間內升級到六十級,從而導致任務失敗。可以說如果費雲他們提前使用了一塊碎片,那麼陳怡的任務就會失敗,同樣的如果陳凱沒有讓費雲把靈魂結晶給陳怡使用,陳怡同樣會因為魔力不足無法釋放光環導致任務失敗。可以說這是系統給玩家完成任務的道路上埋下的一個地雷,一旦爆炸玩家付出的努力就會直接變成流淌的河水一去不返。

費雲幾乎是氣喘吁吁的從法師塔一層攀爬四百多級樓梯跑到陳凱身邊把那些靈魂結晶交給他,或者說是交給陳怡才對。別看費雲是個盜賊跑起來很快,但是攀爬樓梯和跑路是兩回事情。看不到盡頭的樓梯對於玩家的精神壓力是非常巨大的,尤其是法師塔的樓梯更是如此,因為一些法師喜歡把各種魔法陷阱布置在法師塔的各處,雖然這個時候大部分陷阱都已經關閉了,但是一路爬上來費雲還是被兩個沒有關閉的奧術閃電陷阱給炸到,結果就變成一幅爆炸頭的樣子。當然費雲估計這些陷阱應該是不久前剛剛成為法師學徒的那幫傢伙布置的,不然費雲可就不是變成爆炸頭,而是整個人炸成粉碎了。

當然如果費雲真的被炸死了,估計陳凱要提著刀去找那些布置陷阱的學徒拚命了,畢竟費雲身上攜帶的可是完成任務的關鍵東西,要是他被幹掉了那麼陳怡的任務絕對就黃了。即便費雲最後安然的把結晶送到了,在看到費雲那全身冒煙的樣子以後陳凱也決定一定要挨個把那些不幹好事的法師學徒揍一頓。不過在那之前,他最為關心的還是陳怡的情況,畢竟如果陳怡不能升級的話那麼在剩餘不到五分鐘的時間裡她也就沒有辦法再次找東西恢復自己的魔力了。畢竟她身體中還存在著近一個小時的藥物抗性,不然哪裡需要什麼經驗晶石,只要灌入一瓶魔力藥劑就可以恢復足夠的魔力了。

陳怡的升級幾乎沒有任何一絲奇異的地方,平淡無奇的再一陣金色的光芒中達到了六十級,既沒有系統通知也沒有什麼獎勵。畢竟她不是第一個進入六十級的玩家,在她之前已經不知道有多少位玩家進入六十級了。雖然玩家升級的經驗需求很高,但是遊戲中高經驗的任務並不少,很多玩家有大把的機會獲取大量的經驗來進行升級,自然比窩在赫迪拉的陳凱他們升級速度更為快一些。事實上陳凱他們藉助經驗晶石的升級速度已經不慢,但是他們畢竟不是在原大陸這個主流的遊戲世界,所以等級提升沒有那裡快,最重要的是為了完成陳怡的任務他們可是在廢舊神殿里窩了近半個月。這段浪費的時間擱在原大陸,足可以讓他們在整個城市中換取大筆的經驗值了,甚至搞不到接到一個大型任務可以讓他們獲得大量升級的機會了。

達到六階的陳怡和其他玩家一樣,直接獲得了十級的屬性點,而這一次這些屬性點同樣按照上一次玩家正式轉職那樣自動分配著。當然你也可以選擇手動分配,但是需要進行一個重新挑戰自我的任務,基本上在哪一個等級你都可以進行一次自我挑戰的任務從而進行洗點。但是並不是說完成任務就可以重置所有的屬性點,屬性點重置是根據玩家在任務中表現進行的,如果任務失敗了不但沒有辦法重置屬性點,搞不好還會扣掉一兩點屬性。幸好第一次挑戰自我的任務是很簡單,所以大部分玩家還不至於會遭遇到倒霉的屬性點扣除這個坑爹的場面,但是第二次任務就要困難很多很多完成的玩家都沒有得到較高的評價,獲得可以重置的屬性點也不多。正因為第二次任務非常的困難,所以很多玩家非常珍惜第一次屬性點重置的機會,不到萬不得已他們絕對不會去進行這樣的任務。

陳怡自然不需要進行屬性點重置,因為她沒有發現現在的加點方式有什麼不妥。所以她也沒有進行過什麼屬性點重置任務,也不想進行這樣的任務,因為陳怡的戰鬥可不高。最重要的她現在也沒時間進行什麼屬性點重置,她需要快點跪坐到魔法陣再次進行祈禱和光環釋放,因為系統提示她光環釋放的間隔時間只剩下不到一分鐘了。看到一道淡淡的金色光環再次從陳怡的身體里散發出來,陳凱和費雲都鬆了一口氣,被電到全身冒煙的費雲更是直接一屁股趴在了地上,但是很快他就再次跳了起來,因為他看到陳凱的臉色忽然變了,同時也看到空中光環籠罩區域那些逐漸飄散出來的靈魂。

「尼瑪這不是坑爹嗎?」無論是陳凱還是費雲此刻都有一種朝著天空豎中指的衝動,因為陳怡那好不容易藉助升級恢復的魔力竟然再一次以極高的速度傾瀉出去。哪怕陳怡她升級的時候魔力值增加了近500點,哪怕她升級的時候魔力幾乎恢復到全滿的狀態,但是大量湧出的魔力陳怡的臉色依舊快速的由紅轉白。

「丫頭撐住啊!我讓老四去一樓了,哪怕是搶也要從那些老混蛋手裡搶到一塊純凈的靈魂結晶,你放心你絕對會是我們隊伍里等級最高的!」陳凱看著陳怡那由紅轉白的臉色非常的心疼,他很清楚魔力被從身體中抽出來的感覺,雖然說普通施法時調動魔力那是如同溪水流淌一般輕鬆,但是大量魔力被汲取的感覺絕對要比抽血更加的痛苦,因為你會感到自己的魔力源也就是腦海一陣陣的抽痛。

在陳凱說話的當口,費雲幾乎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氣在樓梯上狂奔著,不過下樓可不比上樓。上樓的時候你只要腳不踩空那絕對不會滾下去的,而且上樓時腳步踩空的可能性也不高。但是下樓只要你腳步多跨一下,那絕對是一場災難。尤其是法師塔這個擁有四百多及樓梯的地方,一旦踩空基本上和摔死這個下場沒有太遠的距離了。幸好費雲是一個盜賊,而且還是掌握了一個高級戰鬥步伐的盜賊。雖然他那個步伐不見得有陳凱熟練,但是比起趙鐵柱無疑要熟悉多了。因為他現在幾乎就是用這個步調在衝刺,每跨出一步直接從第十三階樓梯跳躍到了轉角平台上,所以他下降的速度是非常快的。在不到三分鐘的時間裡就從法師塔的九層樓頂,沖回了一層大門口,而且正好趕上那些純凈的靈魂結晶誕生的那一刻。

「閃開!那是我的!!」看著幾個老法師再次把手伸向地上的靈魂晶石,費雲第一次朝著這些師大聲的吼叫著,然後以極快的速度沖向地面一把抓起掉落在地上的靈魂結晶,隨後在幾個師獃滯而又憤怒的眼神中跑掉了。

「靠!費老四不帶你這麼害人的!!」看著費雲那一溜煙跑路的樣子,以及那幾個老法師想要吃人的面孔,許飛覺得自己的身體都不屬於自己了。

!#

(全文字電子書免費下載)T 全文字無廣告第89章那慢慢開啟的金色門扉

費雲不知道自己那一爪子撈到了多少結晶,但是他能夠猜得出來絕對不少。字電子書免費下載)因為如果只有一兩顆的話,背後那些老法師的殺氣就不會那麼的濃重了,當然也不排除即便是只有一顆那些老法師一樣會抓狂到要殺人。不過最終老法師們因為體力的緣故,以及為了爭搶剩下的靈魂結晶暫時沒有找費雲的麻煩,但是費雲卻被自己人找了麻煩。

「媽的!費老四你丫的想要害死我們是吧?你想害我們間接說啊,用不著這樣嚇我啊!你丫的差點沒把我嚇的尿褲子!!」許飛的聲音咆哮著在費雲的耳邊響起,同時響起的還有趙鐵柱類似的咆哮。

「別介!兩位老哥又不是我要搶的,你們在罵人之前能不能先問清楚情況,要是陳丫頭沒有這幾塊結晶升級,我們的任務就完蛋了好不?你們以為我不要命啊?要不是為了任務,我至於冒著被那幾個老法師活劈的風險去搶那幾塊結晶?」費雲的聲音雖然很平穩,但是在狂奔中的他幾乎每踏出一步都會喘著粗氣,如果不是體力還充足鬥氣消耗也不是很大,估計他現在已經沒有力氣說話了。

「那你也不能搶啊?和那些老傢伙們商量一下拿幾塊不行嗎?」許飛此刻已經縮在法師塔一層的某個角落裡,他生怕自己會被某個沒搶到靈魂結晶的老法師氣憤之下一個法術給轟死。

「商量?那個要不你現在和那些法師商量一下看看那些把結晶看的比性命還重的法師會不會願意讓出幾塊出來?估計他們恨不得我們任務失敗,終究誰也不願意自己腦門上站著一個隨時能夠向他們拉屎的高等存在,不過貌似生命女神不會做那麼每品的事情!」費雲的話雖然粗俗了一些,但是也不是沒有道理。終究對於赫迪拉的法師們來說,如果能夠選擇的話他們寧可赫迪拉永遠都處於封閉的狀態,終究誰也不知道和原大陸連通以後他們會遭到什麼樣的對待,是被當做魔化的人類屠殺還是被當做下等奴僕利用。終究赫迪拉的人類有一些或多或少身體都被邪惡力量魔化過,留下了大量魔化的體征。所以說如果有可能的話,幾位**師還是希望保持赫迪拉的封閉,至少在他們準備好之前能夠保持封閉。當然那也許僅僅是費雲的個人想法,但是誰也不知道這個想法到底會不會變成真的。

所以在聽到費雲的話語以後,許飛一下子沉默了,他不敢去賭那些老法師腦海中的真正想法,但是他並不知道當這些老法師在選擇拿起那些靈魂結晶的時候已經沒有辦法選擇後路了。因為即便陳怡的任務失敗,一旦這些老法師使用靈魂結晶用以晉陞到傳奇**師,那麼他們也變相的被捆綁成為生命女神的屬下。所謂拿人家手短,吃人家嘴軟,哪怕麵皮再厚的老法師也不認為自己在遭到生命女神這樣好處以後還能**著臉無視對方的要求。終究哪怕他們真正進階為傳奇**師,面對一個神明也不見得能夠打得過對方。

即便赫迪拉的老法師們坐擁一個十二階的魔法陣,但是面對一個高階主神哪怕是十三階魔法陣也只一個渣渣。當然幾位老法師們並不知道他們腦海中的生命女神實力和歷史記錄中的生命女神是有差距的,終究上個紀年破滅的時候雖然生命女神沒有隕落,但是和她同屬於女神三姐妹的自然女神阿爾蒂婭陷入沉睡,另一個大地女神安法拉最近也被整的睡了過去以至被搞得自己的神殿都陷入了衰弱狀態。

當然安法拉的運氣可比她的妹妹阿卡蒂婭好多了,至少她的神殿還屬於主神殿,而阿卡蒂婭的神殿已經只剩下寥寥無幾的幾座了,取而代之的是她的從神月亮女神薇歐拉的神殿佔據了原來屬於她的神殿。現實上現在大部分盜賊和弓手都是月亮女神的信徒,主要是因為月亮總是出現在晚上而盜賊則生活在陰影當中,而弓手則愈加簡單因為月亮女神的神職中有狩獵這一個神職,自然也就成了弓手的守護神。當然遊戲中並不是沒有狩獵女神,但是狩獵女神的神殿是依託於自然女神的神殿存在的,在自然女神沉寂的時候狩獵女神的神殿也就自然不復存在了。不過有人說自然女神包括她的那位從神狩獵女神都已經掛了,當然關於這一點誰都不會在公開場合說明,因為那樣會招來德魯伊的怒火。全文字無廣告

當然對於赫迪拉的法師們來說,他們沒有辦法選擇其他的神明,這主要是因為陳凱他們幾個不夠給力,沒有像陳怡那樣召喚到自己的神明關注自己。不過這也並不能全怪陳凱他們,終究無論是陳凱還是蘇婉,亦或者是趙鐵柱都僅僅是把神術當做戰鬥的輔助手段而不是唯一的手段,他們對於神術的理解其實和法術差不多,但是即便神術在某些結構上和魔法類似但它本質是神明賜予的特殊法術。單單是法術發動時就和那些魔法有本質的區別,至少陳凱使用神術就不需要吟唱複雜的咒語,僅僅需要吟唱一段祈禱詞就能夠了到了後面神術釋放更是變成只需要幾個字句就能夠進行施法了。所以很多玩家忽略了神術的另一個本質,那就是它是和神明溝通后賜予的法術,玩家應當努力提高對神明虔誠信仰度和對自己所屬神明的親密度,這樣才能讓神術的能力愈加的大。


現實上形成陳怡現在被系統壓迫的不得不持續不斷釋放神術的主要原因,還在於她沒有在任務進行的三十天里持續的進行祈禱和施法光環進行空間坐標定位。因為這一點系統並沒有給陳怡進行提示,它僅僅是要求陳怡儘可能多的祈禱並且使用神術,但是卻沒有要求她大範疇的釋放神術給生命女神進行空間定位。所以也就導致她必須在幾天時間裡在系統提示下完成空間坐標所需要的要求,也就導致她必須不斷的持續釋放光環力量。如果不這樣做的話,生命女神也就無法尋找到陳凱他們所在的位面,也就會導致任務的時間無限的被延長。以至會導致生命女神不再願意搜索陳凱他們所在的位面,終究她沒有那個閑工夫對付一個處於惡魔世界的位面。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生命女神已經把該收的好處都收了,對於她來說得到如此眾多的靈魂充作神國的祈禱者已經是一筆非常划算的事情了。至於能不能拯救自己的信徒,那就是另外一筆事情了,如果能夠打開位面之門的話她會很願意降臨下來。雖然現實上在打開靈魂大門的那一刻,生命女神已經能夠間接降臨到赫迪拉這個世界了,但是每個神明都是有脾氣的。這一次導致陳怡被系統整的那麼慘,其實也是生命女神的惡作劇,終究她為了搜索陳怡的位置花費很大力氣,如果陳怡在過去經常性釋放崇高力量充當坐標的話那麼她也就不用找的那麼辛苦了。所以說導致陳怡那麼可憐的原因,一部分還在於女神的惡作劇。

當費雲氣喘吁吁的爬到法師塔頂端的時候,他已經沒有力氣了。腦袋上被電流激起的爆炸頭此刻還保留著,但是已經比原來的樣子愈加的難看了。當他把不知道多少塊靈魂結晶交給陳凱的時候,最想做的事情是找個地方趴一下,可惜他剛剛想要躺下,腦袋堪堪倒在地上就看到一個長著鬍子的老頭正陰沉著臉看著他。


「額!不是吧?有必要追到這裡來嗎?」費雲看著面前的老法師感到腦門上的汗水開始涓涓的流下,尤其是看到索隆**師那翹起的鬍鬚的時候那小心肝霎時以一百八十邁的速度再騰躍著。

「小子!你要是不給我一個合理的註釋,哪怕你那生為旅者能夠復活的身體也必將被我的法術轟成渣!!」老法師索隆面帶嚴肅的表情,那眼角閃爍的奧術光芒清楚的告訴費雲他並不是在說笑的,如果費雲無法給出合理的結實那麼他必將成為第一個被大裂解幹掉的玩家。

「那個你看看靈魂結晶被誰用就知道我為什麼要拿了!!」費雲非常沒有骨氣的把手指指向正在吸收靈魂結晶的陳怡,雖然費雲用手抓了一大把,但是完整的靈魂結晶並不是那些散碎的碎片體積是比較大。完整的純凈靈魂結晶是一顆顆成八面菱形的白色小水晶,體積大概相當於二十到二十五克的水晶石。費雲一把抓下看似抓的很多,但是全部加起來也不過是五顆結晶而已,但這已經足夠陳怡升級兩級了。不過她還沒奢侈到一次性就升級兩級,僅僅吸收了兩顆結晶完成升級以後就坐在那裡大量的進食恢復體力。

看著瘋狂的往肚子里塞著糕點的陳怡,老法師很清楚的知道那兩顆靈魂結晶究竟被誰使用了。說實話在那一刻老法師很想一記大裂解把陳怡給轟死,終究在他看來讓一個六階的牧師使用這種純凈的靈魂結晶那就是一種浪費。但是他也清楚如果他真的用一記大裂解把陳怡個轟了,那麼下一刻被轟死就是他了,因為他已經感覺到一個可怕的存在即將降臨這個位面。雖然陳凱他們看不到,但是身為一個**師,尤其是一個號稱學識最為豐富的奧術**師。索隆老法師能夠用自己已經死掉了幾百年的老母親的表面發誓,他在陳怡的背後看到一個巨大的金色光影,而這個光影就是那個即將降臨的恐怖存在。所以他這個時候也就只能看著陳怡手裡的靈魂結晶嘆氣而已,然後用眼神狠狠的怒視了一下費雲慢慢的從法師塔上空飄了下去。

費雲在老法師離開以後迅速的從地上跳了起來,因為他知道老法師已經離開了,而且不在打算追究他搶奪靈魂結晶的事情了。因而他把背包中私藏的靈魂結晶間接掏了出來,這一次掏出來的數量也不少足足有五顆。因為費雲在抓取靈魂結晶的時候是用兩隻手抓的,每一隻手抓取的數量都差不多。因為他出手的時機抓取的比較好,那些老法師們根本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完整靈魂結晶在一刻形成,他們只看到一塊塊結晶和碎片掉落在地上,並不知道究竟有多少數量。因為這一次被釋放出來的靈魂中惡魔的靈魂佔據了多數,所以形成靈魂結晶數量也比較多,因而老法師們才沒有看仔細。不然如果只形成了兩顆靈魂結晶,哪怕陳怡背後此刻站著的是真正的神明老法師也會動手開搶,頂多他搶到手以後間接用傳送法術逃走罷了。

看著費雲貢獻出來的幾顆靈魂結晶,陳凱差點沒把眼睛給瞪出來。他怎麼也想不到費雲的膽子竟然會那麼大,不但從老法師們眼皮子底下搶到了靈魂結晶,而且一搶還是十顆。

「你小子還真的不怕死啊!」陳凱看著一臉訕笑的費雲,如果索隆**師知道費雲搶走了十顆靈魂結晶,估計怎麼也得再次從法師塔下面衝上來才對。不過陳凱並沒有把結晶拿來自己使用,他把所有的結晶都塞到陳怡的手裡,因為誰都不知道後面會不會再次出現現在的情況。

當陳怡在恢復了一定體力以後,再次在系統的倒計時中進行祈禱,一道淡金色的光環慢慢的從她的身下魔法陣中飄蕩開來。金色的光環在空中不斷的激蕩,形成一道道瑰麗的漣漓。這是陳凱他們第一次看到這種情況,而形成這種情況的陳怡自己也呆住了,因為她發覺原本的任務時間在自己釋放光環的那一刻霎時歸零,系統間接提示她任務以及完成,生命女神莉莉安即將降臨這個位面。可惜讓陳怡鬱悶的是,她獲得經驗獎勵卻非常的稀少。唯一的好消息就是生命女神的寬恕這個技能已經完全屬於陳怡了,但是赫迪拉聖女這個稱號卻取消了,因為赫迪拉這個位面並不是受神明控制的位面,而且最為重要的是在赫迪拉還沒有一個完整的生命神殿存在。即便陳怡成為赫迪拉的聖女,也無法遭到神殿的保護,一個沒有神殿的聖女是沒有任何作用的。

所以說這一次陳怡完成任務獲得的好處並不多,以至能夠說少得可憐,和她付出的代價以及陳凱他們一起付出的代價相比實在太不成比例了。唯一算是一個好消息的估計就是生命女神的寬恕這個技能了,原本2000點魔力消耗現在降低到了1500點,這讓已經擁有大量魔力值的陳怡能夠連續釋放好幾個這樣的神術。

不過有沒有獲得什麼好處已經不是陳怡在意的重點了,她現在唯一在意的是自己的魔力再次不受控制的往外傾瀉著,地上那些老法師們貢獻的魔晶石在折騰了幾次以後最終承受不住衝擊在一陣陣啪啪聲中碎裂了。魔晶中蘊藏的最後的力量在釋放出來的一霎時間接衝進了陳怡的光環當中,隨著光環的不斷波動慢慢的在虛空中飄蕩著。一點點粉碎的金色粒子在陳怡光環當中不斷的生成,同時陳怡的光環籠罩範疇也從原來的兩公里銳減到不到一公里,並且還在以每秒五十米的速度縮減著。僅僅不到十秒的時間,原本範疇達到兩公里的光環就只剩下不到一百米的籠罩範疇了。

在光環不斷縮減的同時,那些漂泊的金色粒子慢慢的朝著陳怡的頭頂匯聚過去,在她的頭頂形成一個巨大的不斷旋轉的金色魔法陣。看著那個熟悉的魔法陣,陳凱能夠非常清楚的猜到接下來魔法陣上空會形成什麼,百分之一百是一扇巨大的金色光門,因為上一次生命女神的分身降臨就是依靠這個一模一樣的魔法陣,只不過上一次是好幾個神殿大牧師一起釋放並且提前準備好魔法材料,而這一次則是陳怡一個人。看著那不斷旋轉的金色魔法陣,陳凱覺得自己估計過不了多久就能夠回到原大陸了,尤其是看到一扇巨大的金色門扉慢慢的從魔法陣中升起時,他心中的感覺愈加強烈。終究陳凱已經收購了赫迪拉這個地方,那紅色的天空和炎熱的環境,以及周圍充滿惡意的目光讓他難以忍耐。雖然法師塔的生活還算能夠,但是這種寄人籬下的日子可不是陳凱希望過的,現實上不僅僅是他其他人也和陳凱一樣。如果不是赫迪拉的環境太過操蛋,他們也不會那麼強烈的希望陳怡能夠完成任務,然後藉助神明的力量讓他們能夠回到原大陸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陳怡的魔力已經開始逐步的見底了,但是魔法陣依舊沒有停止運轉,因為天空中那扇巨大的金色門扉才堪堪升起不到一半而已。近五十米高的門扉僅僅是這扇金色大門的一半,陳凱在看到那恐怖的光門一霎時已經呆住了,因為他無法判斷這扇大門到底有多高,已經升起來的部分是不是大門的一半。但是他很清楚一點,那就是如果陳怡的魔力再被不斷的吸收的話,那麼她就會被完全的吸**干。

「丫頭!馬上使用經驗晶石,升級!快點!」陳凱看著陳怡痛苦的樣子就知道她已經撐不住了,馬上在隊伍頻道中大聲的提示她。聽到陳凱的大吼陳怡馬上回過神,用僅存的理智打開了背包空間使用了兩顆經驗晶石。雖然大部分時候經驗晶石需要捏在手裡使用的,但是並不是說一定要捏在手裡才能使用,只不過陳凱他們覺得這樣使用經驗晶石也就是靈魂結晶比較靠譜。但現實證明即便是放在背包里,這些晶石也是能夠被使用的,只需玩家需要就了。在一陣金色光芒閃過以後,陳怡等級從六十一升級到了六十二,間接超過了原大陸排行第一的玩家。不過她剛剛恢復的魔力,在出現在魔力槽中一霎時就開始傾瀉而下,間接注入了光環力量當中。這種被抽血的痛苦讓陳怡非常的難受,好幾次她都想要放棄施法算了,可惜她現在已經是騎虎難下了只能憋屈的繼續忍著。

在陳怡的魔力即將第二次見底,她忍不住想要再次升級來恢復魔力的時候,天空中那扇近百米高的巨大門扉總算是完全的完成了。恐怖大門屹立在赫迪拉正中央的天空當中,淡淡的金色光芒混合著恐怖神明威壓逐步的在赫迪拉這個位面彌散開來。那些靠近法師塔的難民在看到金色門扉的一霎時,全都開始趴在地上祈禱起來,在不到一秒的時間裡這些難民就從無信者變成了生命女神的淺信徒,以至好幾個老頭老太太間接變成了狂信徒,那面容上瘋狂朝拜的樣子陳凱估計讓對方此刻抱著**包跑去炸惡魔他都會當機立斷的去。

在陳凱舉著望遠鏡看著地上那些難民發獃的時候,在發覺哪怕自己不使用魔力天空中的魔法陣也能夠自主運轉的陳怡間接癱坐在了地上。她的小臉已經完全的成了青白色,現實上如果再過那麼一秒,她的魔力就會完全的見底。那時候如果她不依靠升級來恢復魔力,那麼她就會被吸干魔力而死,魔力上限永久性的降低一截。

看著天空中不斷旋轉的魔法陣,陳怡心中總算是鬆了一口氣。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已經完成的大門沒有開啟,但是她還是覺得生命女神即將降臨。在陳怡躺在地上休息的時候,天空中那扇巨大的金色門扉在一陣陣轟鳴聲中慢慢的開啟,大門每移動一寸,周圍的虛空就會布滿一寸寸細小的空間裂縫,一陣陣類似玻璃碎裂的聲音在陳凱他們耳邊不斷的響起讓人的腦袋一顆都無法安靜下來。

在陳凱他們捂著耳朵痛苦不已的時候,那扇金色的大門完全完全的開啟了。在大門展開的一霎時,大量金色的崇高力量從大門中澎湃而出,間接驅散了天空中那火紅非常的雲層,一陣金色的光輝從破開的雲層中照射下來把整個法師塔都印照成了金色。

[email protected]#

字電子書免費下載) 第90章那慢慢開啟的金色門扉(下)

當天空中那扇金色的大門完全開啟的一剎那,整個赫迪拉彷彿在一霎時陷入了極其安靜的狀態。txt電子書下載**當然如果沒有那恐怖的轟鳴聲的話,也許這個安靜會愈加的名副其實一些。但是在陳凱他們捂著耳朵痛苦不已的時候,恰恰覺得耳朵里的轟鳴聲是不應該存在的,或者說周圍應該是安靜的才對。現實上在後來陳凱他們才知道那震撼耳朵的聲音其實是空間穩固的一剎那產生的次聲波,之所以導致他們感覺整個世界都在轟鳴的情況,則是因為這些次聲波是因為空間被強行打開產生的,整個空間都在產生抖動自然也就給人一種轟鳴不已的錯覺。

在聲音停下的一霎時,一道道金色的光圈慢慢的從光門下方的魔法陣中擴散出來。每一道光圈彷彿是一道道恐怖的衝擊波,不斷轟擊著已經破碎不堪的赫迪拉,即便是再堅固的岩石房屋也在上空被光圈掃過以後霎時崩解。不過令人驚訝的是縮在房子里的那些人類卻沒有遭到一絲傷害,但是那些惡魔就倒霉了。它們好不容易躲過了惡魔獸的捕食,但是卻在這個幾乎覆蓋性的光環攻擊下間接被轟成了粉末。

在這一霎時所有人都清楚了神明的力量,僅僅是一個光環攻擊就轟碎了近萬的惡魔,能夠說只需在赫迪拉城區範疇內實力低下的惡魔都在被光圈掃過一個停滯在了空中,隨後在一陣陣轟鳴中爆成一堆堆血霧。沒有人知道到底有多少惡魔在一次攻擊中死去,但是在後期清理城區的惡魔屍體時,至少翻撿到了上萬隻惡魔犄角。至於這些犄角到底是被光圈幹掉的,還是過去那些惡魔獸幹掉的誰都不知道,但是有一點能夠肯定那就是即便是這些金色的光環力量都無法幹掉一隻惡魔獸。雖然大部分惡魔獸被光環力量打的痛苦不已,以至不得不退出赫迪拉城區,但真正死在光環之下的怪物卻極細的稀少。

當第一道光環掃過赫迪拉的城區帶走大量惡魔生命以後,第二道光環經隨著第一道擴展出來,那些在戰鬥受傷的人類在光環的力量慢慢的恢復,傷口幾乎在轉霎時就開始癒合,以此類推的第三第四道光環都是充滿恢復力量的生命光環。幾乎在光環籠罩赫迪拉城區以後,整個赫迪拉就再也沒有病痛,大部分人類傷患都獃獃的從地上站了起來看著自己身上癒合的傷口不住的發獃。當然莉莉安並沒有展現那種能夠讓人斷肢重生的神術,如果說有的話也就是趙鐵柱這個幸運的傢伙,作為旅者的他即便是六階的生命神術也能夠讓他的手臂重重生長出來。只是這一次他生長手臂比較痛苦,因為他斷裂的手臂上那根鏈錘還沒取下來。結果可憐的趙鐵柱就慘了,幾乎是在痛不欲生的可怕痛楚中排出了連接著肩膀的鏈錘,然後在一陣血肉模糊的狀態下慢慢的長出了他的右手臂。

等到趙鐵柱的手臂生長出來的時候,他的生命值也差不多快要見底了,這還是在不斷遭到神術治療的情況下。如果沒有光環力量的治療,估計趙鐵柱在鏈錘被排出體外的那一刻就會因為失血過多掛掉。所以等到手臂長出來的那一刻,趙鐵柱基本上沒有一絲獲得手臂的喜悅,反倒是一種逃離苦海的解脫,隨後間接眼睛一閉睡了過去。經歷過痛苦的趙鐵柱並不知道自己睡過去那一下到底錯過了什麼,每當陳凱他們提起他睡過去以後發生的事情,趙鐵柱總是覺得後悔不已,因為他錯了一個歷史性的時辰而這個時辰哪怕在今後的遊戲里也是極細少見的雄偉場面。

當趙鐵柱睡過去的那一刻,天空激蕩的金色光環慢慢的停止了,同時天空中開啟的金色大門中也逐步傳來了一陣陣異樣的響動。彷彿是一雙高跟鞋在踩踏著堅實的地面一樣,噠噠的聲音不斷的撞擊在陳凱他們的心頭。陳凱兩眼直視著虛空中的金色大門,在他的眼裡這扇剛剛生成不久的光門有一種它原本就在那裡的感覺。對於這種情況已經了解到某些空間學問的陳凱自然知道是怎麼回事,因為整個光門已經和赫迪拉的空間完全的連接在了一起,也就是說即便生命女神離開了這扇大門也能夠成為一個連接赫迪拉和其他世界的通道。

只是陳凱看著天空中高高的光門嘆了口氣,因為這扇光門距離地面實在太高了,足足有一百多米而且還是距離法師塔頂端的高度。如果換成地面的話那麼至少有五六百米高,在不會飛行法術的情況想要走上這扇大門基本上沒有可能的,而且要是從大門口摔下來那麼砸在地上的人絕對是間接摔成肉泥。所以說在沒有發生特殊事件的情況下,陳凱他們想要藉助這扇光門離開赫迪拉簡直就是痴人說夢。最為重要的是他們根本不知道這扇光門可能通向哪裡,如果是傳說中那無盡的星界那麼走進光門的人絕對會變成一具屍體的。

只不過讓陳凱奇怪的就是那不斷傳來的高跟鞋的聲音,雖然陳凱他們遊戲里已經呆的太久了,久到他們都覺得自己已經開始要和現實世界脫節了。但是這種高跟鞋的聲音他們是不會忘記的,因為遊戲里也有不少女孩子喜歡穿著高跟鞋在城市裡閑逛,以至還有穿著水晶鞋四周走的。遊戲中水晶的價格不高,而且全是天然無暇的水晶加工成鞋子以後只需釋放一個堅固術,就能夠讓鞋子成為能夠行走而不碎的東西了。當然陳凱能夠肯定那慢慢走來的人穿著的絕對不是什麼水晶鞋,因為他不認為哪個女神會蛋疼的穿著那種鞋子四周走。當然陳凱愈加關懷的還是生命女神究竟長什麼樣子,終究當初在晨曦聖山陳凱並沒有看到神明真正的樣子。

陳凱不斷的在腦海中幻想著生命女神究竟長得什麼樣子,但是無論他如何想象都無法準確的把對方的臉龐描述出來,以至他連自己所在的神殿晨曦之主奧羅拉的樣子也無法描述。陳凱總是覺得自己清楚的記住每個神像的樣子,但是真的要在腦海中回憶的時候他僅僅能夠看到自己的主神是什麼樣子而且還記不清對方臉龐。陳凱不明白這到底是為什麼,因為他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現實上如果不是系統不斷的警告也許陳凱已經要懷疑自己信奉的到底是不是晨曦之主了,因為他竟然發覺自己無法回憶起所屬主神的樣子。

「囧,竟然連懷疑一下都會形成信仰下降,而且還搞得神術暫時被封禁,我這是倒了什麼霉啊!」看著技能欄中幾個已經顯示無法使用的技能,陳凱簡直有種以頭搶地的鬱悶感。因為僅僅是心頭產生了對晨曦之主形象的懷疑,就導致信仰程度下降,最終差點得到星辰騎士的職業。這是陳凱第一次發覺信仰這個問題,現實上也是玩家當中第一次因為信仰波動而差點得到職業。

「話說這個事情要怎麼處理?難道要面壁思過默念幾百米聖言?」陳凱看著第一次浮現出現了信仰標度,原本他是堪堪達到了晨曦之主信徒這個標度的,但是現在刻表已經轉移到了淺信徒的標度。這種轉變導致陳凱得到了使用神術的能力,如果繼續讓信仰流失的話陳凱就會真的得到自己的職業,從而成為一個普通的劍士。在陳凱抓著自己頭髮苦惱的時候,天空中那不斷響起的響聲慢慢的停了下來,所有人都知道那個行走在虛空中的神明已經到來了,因為他們看到了在光門內慢慢浮現出來的淡淡影子。

可惜陳凱他們所在的位置正好是光門的正下方,因而他們沒有辦法在第一時間裡看清神明的樣子。也正因為這樣在他們的腦海中還存留著一絲對神明的敬畏,至少目前看是這樣的。



她胸膛中的心臟快速的跳動著,隱隱約約似乎看到一個不一樣的李昊緩緩邁步,最終走入她的心中,

Previous article

他嘴角一扯,掠起一抹譏誚的笑意,戲謔道:「願賭服輸,把五萬龍幣交出來吧!」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