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胸膛中的心臟快速的跳動著,隱隱約約似乎看到一個不一樣的李昊緩緩邁步,最終走入她的心中,

一個為了心中希望不屈不撓的青年,一個為了心中夢想堅忍不拔的青年,一個打破了所有枷鎖,慢慢生熟的青年,讓她著迷,讓她為之沉醉,漸漸的不可自拔,

「李昊,變了,」張敬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來,望著遠處沸騰的火焰,輕聲開口道,

「是啊,他變得更加成熟了,」華林下意識想到那個大吼著點烤乳豬的少年,不自禁的微微一笑,

李昊渾身籠罩在黑色的冥火中,似乎陷入了一種莫名的境界中,忘記了外界的一切,

一天,兩天…

他的血肉一次次被冥火融化,又一次次重新生成,那種彷彿整個身體都被融化了的痛苦,如同有千萬柄鈍刀不停的在他身上划動,一次次折磨著他,糾纏著他,險些讓他崩潰,

然而,他默默回想著自己的經歷,腦海中一遍又一遍的劃過一道道人影,硬是緊繃著嘴巴,幾乎咬碎了牙齒,不發出一絲一毫的聲音,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這片火域中每天都有不間斷的爆炸聲此起彼伏,彷彿有人在不停的打鐵一般,

華林和張敬默默的盤坐著,一刻不停的盯著李昊,他們發現,外界的火焰隨著時間的流逝,似乎變得有些黯淡,原本濃郁如同汪.洋般的火海,此刻竟然有些稀薄了起來,

足足過去了三個月的時間,火域中的清脆爆炸聲終於停止了,

華林仙子一下子站直了身體,快速走進幾步,緊張的望向火海,

那裡,原本漆黑一片,到處都是洶湧的冥火,

此刻,無邊無際的黑暗中,突然閃爍起一道絢爛的光芒,

一點,兩點,三點…

一道道靈光乍現,一顆顆星辰生成,黑色的火焰剎那間被驅散,從中露出一座浩瀚的星空,有萬千星辰閃爍,流轉出恐怖的氣息,

李昊睜開雙眼,默默的感受著身體的變化,

他將身體當作法寶,以恐怖的黑色冥火煉製,經過不知道多少次毀滅與重生,此刻終於大圓滿,精氣神澎湃涌動,神力燦燦生輝,他的血肉中,有流光溢彩在閃爍,充滿了無法想像的純凈精氣,每一顆細胞都如同一座無底洞一般,有不可思議的力量在沸騰,

這一刻,他行走在黑色冥火中,只感覺到淡淡的溫暖,那些恐怖的火焰再也不能給他造成一絲傷害,他輕輕握了握拳頭,只感覺渾身上下充滿了力量,彷彿一拳可以拍碎蒼穹,一腳可以蹬裂大地,

「距離五重天只有一步之遙了,」他默默的感受著身體的一切,發現玄關一竅中的宏偉宮殿更加奢華,其中的陰神也更加凝實,有神秘的力量在涌動,

他一腳邁出,洶湧的黑色火海頓時裂開,為他打開一條通道,一下子出現在那片凈土中,

「真是不敢置信,你竟然真的承受住了那恐怖的溫度,」張敬緊緊盯著他的血肉,望著那上面瀰漫而出的可怕力量,嘖嘖稱奇,

華林仙子默默注視著他,看到他安然歸來,終於長長舒了口氣,放下心來,

「不瘋魔,不成佛,若不去嘗試一下,永遠不知道自己的潛力到底有多大,」李昊展顏一笑,沖著華林眨了眨眼睛,平靜的說道,

經歷了火焰的洗禮,他如同是浴火重生的鳳凰一般,獲得了新生,不只是體魄和修為的增長,似乎連靈魂都跟隨著升華了,心境更加平和,

「嘗試的前提也得有那個本事,我估計要是我出去,一瞬間就被灰灰了,」張敬撇了撇嘴,很是不甘的說道,

「我不是傳了你們一部古經嗎,你們可以先從外圍的紅色火焰開始,一步一步來,自然也會有不俗的收穫,」李昊取出那顆古怪的黑色巨石,交給華林后,細心的指點著他們需要注意的事項,鼓勵他們也借著這個機會凝練一下體魄,

「你是不是還有別的打算,」華林從他手中結果黑色山嶽,眨了眨眼睛小聲問道,

「嗯,我要進那裡一趟,取出一件東西,」李昊指了指不遠處的五彩空間,笑道,

那裡,乃是這片火域中最為恐怖的地帶,到處充斥著七彩的火焰,極其可怕,

「真是變態,跟著你我感覺壓力很大啊,」張敬望了眼不遠處的七彩煙火,下意識的抖了抖身體,搖了搖頭說道,

那裡,火浪起伏,瑞彩橫生,傳說連仙神都能夠徹底焚盡,可怕到極致,

「不要擔心,不論遇到什麼,我都會活著出來,等忙完這裡的事情,我們就去天池,」李昊握了一下華林的小手,在她耳邊輕聲說道,

「好,我等你,」華林感受到他身體淡淡的溫暖,一下子紅了臉,柔柔道,

「走了,走了,這麼大張旗鼓的秀恩愛,太傷我心了,」張敬撇了撇嘴,不滿的吼了一聲,

李昊笑了笑,沖著天空招了招手,銀色的金丹一陣顫抖,化作一道流光,一下子鑽入他的身體中,沖著兩人擺了擺手,他轉過身,一步邁入那片七彩火海中,

七彩火焰,位於火域最深處,到處都是流動的液體,釋放出可怕至極的氣息,

李昊走入其中,渾身血肉頓時一陣顫抖,有股劇烈的灼熱感迎面而來,這裡的溫度,顯然比外界的黑色冥火更加可怕,足以將第三個大境界的修者焚成灰燼,

「幸好我的體魄再次重生,不然的話,根本進不來,」李昊默默低語一聲,渾身一震,血肉生出燦燦光芒,朝著火海最中心走去,

七彩的雲焰,還不是如今的他能夠承受的住的,根本難以吸收,他渾身神力涌動,體魄生光,艱難的在火焰中行走,

這裡,乃是火域的最深處,到處都是七彩的光芒閃爍,有恐怖的溫度在繚繞,不知道燃燒了多少歲月,

李昊艱難的邁步,幾乎一個一個腳印,短短的百米距離,花費了將近十天,才終於來到最中心處,

「不知道丙火之精能否助我突破,邁入下一個境界中,」

他雙手抬起,開始緩慢的勾划,十指翻飛,神力涌動,一股神秘的力量在虛空中緩緩生成,刺破了七彩煙火,撕裂了無盡虛空,有一種古樸的氣息在瀰漫,

李昊識海在震動,伴隨著他的手指划動,不斷的閃爍出璀璨光芒,

漸漸的,在他胸前出現一道虛影,似乎是一尊上古妖神的形象,有上古至尊的氣息縈繞,很是強大,


那是一個怪異的身影,長著一副麒麟的身體,頭似雄獅,額頭生有兩隻玉角,渾身籠罩著七彩的火焰,

「火來,」

李昊輕喝一聲,雙手狠狠一推,

那妖神虛影一下子活了過來,頓時仰天怒嚎,聲音浩大而滄桑,一下子震動了整個虛空,連五彩雲焰都難以承受,跟隨著瘋狂的搖擺,

「噗,」

突然,在無盡的火海中,突然傳來一陣細微的爆炸聲,

仔細看去,在火焰的極深處,緩緩流淌來一縷金色光芒,正慢吞吞的朝著李昊走來,

那光芒很是神異,如同一隻小巧的麒麟一般,生長有四肢,在火海中遊動,受到吸引,一點一點的前進著,

「丙火之精,看來我的猜測並沒有錯,」

李昊嘆了口氣,掌心一翻,將面前的妖神收起,又招一招手,將那頭神駿的麒麟火焰吞下,默默的盤腿坐下, 火域最中心地帶,七彩火焰翻飛,有恐怖的溫度在繚繞,

李昊體魄生光,盤腿而坐,快速陷入入定中,

在他體內,無窮無盡的神力精氣如同濤濤大河,按照一種玄而又玄的軌跡,不斷沿著渾身經脈流轉,最後匯聚入丹田中,

龐大無邊的丹田海中,充斥著海量的神力,時不時掀動起一道道滔天浪潮,有銀色的閃電雷霆咆哮,彷彿一片遠古的禁地一般,流轉出可怕的氣息,

此刻,在那丹田海上空,一顆銀色的圓潤珠子懸浮,垂落下千萬道瑞彩,如同一顆絢爛的星辰般,熠熠生輝,

「甲木,庚金,贔風,丙火,四種本源神力了,」

李昊出現在金丹內世界中,抬頭仰望著九層蒼穹,

在那無垠的蒼穹上,此刻多了四顆星辰,流轉出不同的氣息,閃爍著耀眼的光芒,很是神異,

這些新生的星辰中,最中央處都鎮守著一尊尊上古的妖神,有玄奧的符文道印閃爍,有莫名的大道天音繚繞,讓人如痴如醉,

甲木之源生機勃勃,庚金之精肅殺漫漫,丙火之氣熾烈灼灼,贔風之息狂暴塗塗,四顆星辰,代表了開天闢地之後誕生的四種神力本源,垂落下千萬道神力,繚繞糾纏在一起,將整個世界都遮蓋了,如同一片混沌之地,

迷迷濛蒙,混混沌沌,這裡,如同是天地開闢之初,似乎是萬物初生之時,充滿了神秘莫測的氣息,

金丹內世界中,此時充斥著一道道迷濛的霧氣,沿著一股玄而又玄的軌跡流轉,將所有的一切都給遮擋了,

九層蒼穹之上,一座座宮殿緩緩出現,釋放出一股股宏大的天音,轟隆隆響徹天地,如同是諸天神佛在誦讀,又如同大道天音在吟唱,彷彿在詮釋著宇宙之中的秘密,極其玄奧,

李昊端坐在內世界中,被數不盡的神力籠罩著,耳邊全是神秘的聲音,他心神沉浸其中,靈魂神識破體而出,捕捉到了一股奇異的韻律,彷彿一條深不可測的深淵,亘古長存,

迷迷糊糊,朦朦朧朧,李昊深陷入一片混沌之中,彷彿抓住了什麼,卻又彷彿什麼都沒有,

此刻,在他的胸口正中央,玄關一竅散發出金色的光芒,一下子撕裂開漫天的七彩火焰,隱隱然有祭祀吟唱聲此起彼伏,

仔細看去,李昊的肌膚一片透明,一座恢宏的宮殿坐落在他胸口中,可以看到一個金色的小人盤腿而坐,

那小人身軀凝實,模樣與李昊一模一樣,此刻盤腿而作,周圍有數不盡的聲音在繚繞,彷彿有萬千神魔在嘶吼,又似有神秘法則在繚繞,有玄而又玄的氣息在瀰漫,極為神異,


隨著時間的流逝,那誦經聲音更加宏大,金色的光芒也更加耀眼,簡直就如同一枚金色的太陽,鑲嵌在李昊胸口中,


半個多月過去了,他依舊陷入深深的悟道中,捕捉那存在於天地萬物中的道意,而隨著他的感悟加深,玄關中小人的身體更加凝實,隱隱然似乎生出了血肉,金光燦燦,根本不像是一尊陰神,

轉時間,又過去了半個月的時間,玄關一竅金光燦爛,如同一片永恆之光一般,徹底照亮了這片空間,連七彩的火焰都黯淡了,不敢與之爭輝,

「啵,」

一聲清脆的炸響聲傳來,在這寂靜的火海中異常響亮,

李昊的身軀輕輕一震,有一股莫名的韻律在流轉,此時此刻,在他的胸口處,玄關一竅內,那尊金色的小人突然光芒大亮,一下子炸裂了開來,

剎那間,空間震蕩,火焰翻滾,如同一顆太陽爆炸了,釋放出恐怖絕倫的威力,將虛空都炸裂了,

「嗡,」

時空震動,虛空中再次流轉出莫名的韻律,玄而又玄,神秘莫測,


玄關一竅中,耀眼的光華閃爍,震耳的誦經聲音繚繞,從那金色的恢宏宮殿之中,走出一個縮小版的李昊,渾身穿著一襲銀色的龍袍,如同從久遠歲月中走出的仙神一般,真實無比,

「玄關境,五重天,」

李昊忽然睜開雙眼,只感覺渾身一陣清明,

玄關境,主修人體玄關一竅,凝聚出一尊陰神,生成異象神通,極其奧妙,

如今,他借用四種本源神力的力量,終於將陰神凝聚成功,宛如真實的存在,是另一個自己,鎮守在玄關中,替他勾連天地,領悟無上大道,

「妖師,我會走出你的陰影,踏出只屬於自己的獨一無二的大道,」

李昊緊緊握拳,堅定說道,

「三個月了,李昊怎麼還沒有出來,」火域第四層,黑色冥火之中,張敬盤腿而作,遙望著不遠處的七彩火海,疑惑的說道,

他們這些時日不斷的修習古經,終於能夠牽引火域中的火焰,藉此修鍊提升修為,

三個月的時間,就連張敬都已經適應了第二層的火焰,不管是體魄還是修為都提升了一大截,有了脫胎換骨的變化,

「火域中的火焰濃度縮小了許多,想必他已經取得了神火本源,此刻,應該是在全力沖關吧,」

華林仙子嬌軀晶瑩發光,渾身籠罩著道道仙霧,有璀璨的光華流轉,她一襲白色長裙,在黑色的冥火中格外的醒目,

「仙子,離開這裡后,就要去天池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李昊是想要取得你天池中的壬水之源,你要怎麼辦,」張敬嘆了口氣,心中有些不安的說道,

天池與文始派是這片區域中勢力最大的門派,兩人也都是年輕一代中的佼佼者,絲毫不比那些聖地的傳人差,一路走來,他們兩個也漸漸清楚了李昊的目的,對以後的發展卻不由有些難以抉擇,

華林沉默了一會,緩緩張口道:「壬水之源乃是天池的根本,師尊絕對不會將之拱手送人,但是壬水之源生生不息,我會盡全力相勸,為他取得一絲,」

「哎,你還好點,我可怎麼辦,若是李昊去往文始派,我實在難以相助啊,」張敬臉色凄苦,有些糾結的說道,

華林仙子乃是天池最為出色的弟子,據說乃是下一任掌教的人選,而他,在文始派中雖然能夠說得上話,但卻並沒有那麼大的力量…

「不用這麼糾結,我可以用一部不輸於仙經的古經與你們交換,不需要全部,只需要其中的一絲就可以了,」

虛空中光芒一閃,李昊邁步而出,輕聲說道,

他需要將九種本源神力收取,用此來與那頭豬妖交換靈兒和素靈鏡,萬萬不會放棄,然而,他也知道,這種本源神力乃是天地開闢之後誕生的本源神力,極其珍惜,那些門派絕對不會輕易交出,所以一開始,他便打算與他們做一場交易,公平交換,

「如此,我便先回門派中,與掌教師尊商議一番,」張敬點了點頭,長舒了一口氣說道,

本源神力雖然珍貴,但只是失去一絲,並不會對門派產生太大的影響,而且,一部上古時代失傳的古經,如果能夠與本門的法決融合,將會生生拔高門派的整體水平,相比之下,他們到還是佔了便宜,

「那我就在天池靜等你的好消息了,」李昊點了點頭,從眉心中抽出一縷靈光,將古經的一部分打入其中,交給張敬,

「走吧,我們去天池,」做完一切,李昊轉頭望向華林,輕輕一笑說道,

從進入火域到離開,他們足足耗去了將近半年的時間,

望著眼前依舊荒蕪寂寥的地域,李昊長嘆了口氣,同華林並肩而行,朝著遠方飛去,

天池,位於窮元邊緣處,與御庭交接,

這是一個傳承了數萬年的大勢力,與洞明派和文始派並列,被稱為窮原上最為強大的門派,在這片區域之中名氣極盛,

這個門派的底蘊極其深厚,據說並不弱於那些個聖地和仙門,被譽為仙氣最足的地方,而且,曾經有傳聞,這個門派內中一汪湖水,乃是從九天之上吹落下來的仙水,所以才因為得名,

天池之中,全部都是女弟子,皆有仙根,一個個鐘天地之靈慧而生,大多都是奇妙玄奧的體質,配合起門內的古經,一個個都很是強大,

在炎洲這片土地上,大多數的門派弟子都希望能夠娶得天池的弟子為妻,並以此為榮,然而,這也只能夠成為一種奢望,因為天池的弟子一個個都聖潔無比,堪比仙女,讓人只能夠遙望而已,

一路向南,飛行了足足三天的時間,李昊才終於看到一抹綠意在天邊出現,

這裡,已經位於窮原的極邊緣處,大地上已經出現了一股勃勃生機,

再往前走,已經能夠清晰看到一條條山脈起伏,一座座大山林立,充滿了生命精氣,讓人眼前不由一亮,

「真是一個好地方,山清水秀,難怪能夠培養出這麼美麗的弟子來,」李昊瞅著面前的景緻,望著華林笑道,

「天池中可到處都是美女仙子,你一會可不要看花了眼睛,」華林仙姿曼妙,漂浮在半空中,渾身有燦燦仙霧繚繞,簡直就如同是一位從天而降的仙女,動人心魂,

「若是天池中到處都是像你這樣的女子,恐怕已經不能算得上是門派,而是真的仙境了,」李昊搖了搖頭說道,

「對了,我聽說天池都是女弟子,是禁止男修者進入的,真的假的,」李昊駐足在綠洲之前,很是疑惑的問道,



也就在他睜開雙目的霎那,一股龐大的威壓,頓時便從他的身體之中,爆發出來。

Previous article

「難道惡魔們鬧內訌,還是納莎莉因為爭奪權力失敗而遭到追殺?」這樣的疑問緩緩的出現在馬克赫迪的腦海里,他並沒有想到可能是那頭被它認為是煉獄黑龍的生物為了捕食而追殺納莎莉。因為在他看來即便惡魔在殘忍,但上位惡魔直接也不會出現互相捕食的場面。頂多是戰敗惡魔成為對方的僕從或者直接被殺死而已,但絕對沒有一個上位惡魔會吞噬其他上位惡魔,因為這在惡魔世界是一個禁忌。雖然下階惡魔會自相殘殺,但同樣很少吞噬對方的屍體,只有在惡魔幼蟲階段惡魔才會互相吞噬。知道不少惡魔知識的馬克赫迪不會相信那隻煉獄黑龍會吞噬納莎莉,雖然煉獄黑龍並不屬於上位惡魔但它依舊受到惡魔世界的規則所約束。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