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但是凌涵畢竟是女孩子,她暈了過去,手臂擦破了一大塊皮。爲了避免再被追上,我藉着夜色,背起她艱難的抄小路走進去。

路上我不斷的回憶落山前那一刻,可以肯定我不是自己下山的,而是被那東北人推下山的。

他爲什麼明明是要攔住我,卻將我推下山。這一切是巧合還是必然?

如果是他有意爲之,那又是在幫我還是,欲擒故縱? 害怕被那幫人追上來,我揹着凌涵專門挑小路走,不知不覺進入深山老林,腳下也由原來的柏油路變成用石塊堆砌而成的山路,不過這也正合我意,進了罕有人跡的大山,我就安全了。

但繼續往前走,我就沒那麼樂觀了。因爲我想的是能夠找個落腳的地方暫時休息一下,畢竟凌涵暈倒了,我也受了傷,能背起她逃命完全是憑藉巨大的毅力。沒想到走了這麼遠,別說人了,就連一處建築都沒有,眼前到處都是茂密的樹林,這些樹木大都異常的粗壯,甚至連我都看不到頂。

看樣子是誤打誤撞的進入了還沒被開發的地區,我索性也不再往前走,把凌涵放在地上後,在附近收拾了一把乾燥的樹枝,燒起火來。這大晚上的裏面不定有什麼東西出沒,點個火心裏能踏實許多。忙活了半天我的肚子咕咕地叫了起來,實際上這一整天,除了早上離開家的時候吃了點東西,到現在還沒吃任何東西。

再說,凌涵也受傷了,不吃點東西進去,身體抗不住。想了下,我又撿了許多樹枝,保證篝火能夠堅持很長一段時間,然後又用銅錢圍住凌涵的身體,並滴上自己的鮮血,才放心離開。

到了現在我已經沒辦法保證凌涵的安全了,因爲我自保都是問題,留下銅錢不是爲了保護她,而是能夠在她有危險的時候,我及時的感應到。

不能一起活下去,總能夠一起死吧。

離開後,我拎着赤霄,快速的在山中尋覓起來,準備獵殺幾隻鳥或者逮一隻兔子回去烤了,但這樹林也怪了,明明環境很好,也很適合動物棲息,但好像沒什麼東西住在這裏。想了下,反正這裏荒無人煙,也不怕打擾到別人,我就揮起赤霄,用力的在一旁的樹木上砍了起來,砰砰的聲響傳來,在這靜謐的老林中格外顯眼,卻還是沒有驚起飛鳥。

這時候我才意識到事情不對勁,這麼大的林子既然沒有鳥,那又豈能是活人能待的地方?仔細一想,這裏的樹每一棵都那麼高大,即便是在很遠之外的地方也能夠看到,哪怕看不清楚,也會有大概的輪廓。可是記得之前剛進服務區休息的時候,我還無意的朝這邊看了看,好像並沒有看到這些樹。

想到這兒,心裏突然涌現一種很不好的感覺。趕緊原路退回,想要匯合凌涵,但是我足足跑了十幾分鍾都還沒看到她,也沒有看到我之前點着的篝火。事情已經很不對了,因爲我跑了這麼久,按理說早就應該會到凌涵身邊即便沒有,也應該看到前面的火光。

然而,我的眼前一片漆黑,根本沒有什麼火光,也就是說凌涵壓根就沒在我附近,難道是我走錯方向了嗎?這倒不是沒有可能,因爲之前在砍樹的時候,我完全沒有章法,反正是爲了驚醒附近的動物,掄起來也是東一榔頭西一棒槌,想到這裏我趕緊原路返回,這次我沒有再亂跑,而是勻速往前走,邊走邊注意周圍的環境,又過了半個小時,非但沒有看到凌涵,甚至連剛纔我砍過的樹都沒看到。

“*媽的。”

我皺着眉頭罵了一句,很顯然我進入了迷宮一般的地方,好像怎麼走都不會走到原來的方向。這樣下去不行,先不考慮自己隨時面臨的危險,凌涵那邊也肯定不會有好事發生。

可我一時也沒有什麼好辦法,只能小心翼翼的四處打量,邊走邊留下記號,結果我轉了好幾圈,都沒有回頭之前的地方,也沒看到任何自己之前留下的記號。看樣子是出不去了,只能等到天亮找機會出去。

赤霄就在手裏,乾坤怕也裝在身上,我也不怕有髒東西過來,乾脆找了棵大樹靠着睡了起來。剛剛有了些睡意,我就感覺周圍的空氣有些異樣,緊接着一陣陰風吹了過來。

“滾!”

就在那陰風在我身邊停下的時候,我連眼睛都沒睜,就呵斥道。因爲來的這隻鬼是個渣渣,身上的陰氣並不是很足,完全不是我的對手。而我身處此地,也沒有心情理會他。果然,那小鬼估計也自知打不過我,圍着我身子轉了幾圈,離開了。

他走了之後我接着睡覺,但是總會有小鬼不時地上來,雖然基本上都因爲不是我的對手,很快離開了。但我也不敢睡了,生怕睡着了來什麼大傢伙。索性起身,不管不顧的朝前走去,不管是不是迷宮,一定會有盡頭的吧。

爲了避免走老路,我還特意將赤霄插在地面上,然後拖着赤霄往前走,這樣能保證我走過的路不會重複。繼續往前走了不知多久,驚奇的發現不遠處的緩坡上有一處茅草房。

天太黑,我看不清茅草房具體的情況,但有房子總比沒有好,興許裏面會有人呢,大步走上前。門是開着的,我也就沒在敲門,直接走了進去。

裏面地上有燒過火的痕跡,甚至火都還沒完全熄滅,看樣子是有人在這裏。既然有人,我就不再那麼害怕了,仔細打量起這小茅草房,角落裏滿是蜘蛛網,屋子中間的方桌上也有着厚厚的一層灰塵,倒是邊上的幾隻椅子比較乾淨,八成是之前來的這些人擦的吧。

餓得挺不住了,我也不再多想,滿屋搜索起來,最終在裏面的房間內發現了兩個行李包,打開一看,其中一個包裏放的滿是吃的。當下就大快朵頤起來,吃飽喝足以後我纔好奇的打量起另外一個包,當看到裏面的東西時,我驚呆了。

轉而,是巨大的驚喜。

包裏裝的都是些盜墓驅鬼之類的道器,這並不奇怪,來到這裏的人本就不會是什麼普通人,令我振奮的是在這些道器之中,夾雜着兩本書,一本是我師父留給我的下冊,而另外一本是上冊!

“哈哈哈!”

我忍不住笑出聲來,並且毫不猶豫的將這兩本書燒掉。

燒完後我忍不住慶幸起來,那幫人從我手裏搶走下冊後,已經湊夠了兩本,完全可以出發了。但是他們貌似還想利用我,所以就追了進來。想來他們跟我一樣,也是進了這看不到邊際的原始森林,出不去了。

只是我很疑惑,他們這些人絞盡腦汁的又是跟蹤又是竊聽,怎麼會忘記帶呢?

正想着呢,外面傳來一陣腳步聲,還有女子的掙扎,躲起來一看原來是之前推我下山的東北人和另外幾個人,他們中間,凌涵被挾持着一起走進來。

我鬆了口氣,還能纔看到她,太好了。

“小東北,你說頭兒要知道咱們沒找到路,但是把這小娘們兒帶回來了,他會怎樣?”

其中一人對那東北人說道,說完還露出男人都懂的猥瑣笑容。後者搖搖頭,說你心咋那麼大呢,咱們現在指定被圈住了,出不出的去還不一定,儘想着你褲襠那點事!

“看你這話說得,出去就安全啊?幹咱們這行的哪還求卵子安全,能爽一下就爽一下。”

我聽着他們的對話,肯定了我的猜測,他們果然也出不去了。只是很奇怪,看他們的口氣,那個帶頭的應該還留在這小房子裏,可是爲什麼沒在呢?

這不存在在暗中監視我的可能,因爲我已經把靈策燒了,他在的話肯定會極力阻止的。想不通這一點,我也不再去想,趁着他們還沒進來的功夫,想躲到房樑上去,這一擡頭我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

帶頭的人還有另外一個女人,應該就是之前在車上用手刀將我打暈的那人,他們兩個眼睛瞪得大大的,舌頭吐出老長,最後的表情很是驚恐,他們的脖子上赫然拴着一條拇指粗的麻繩!

怪不得他們沒出現,原來已經死了。雖然他是我的敵人,他死了我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因爲他好歹是人,兒將我們所有人迷惑在這裏的,一定不是人!

而且這人速度極快,都能從我的赤霄下躲過,機敏程度不用多說,怎麼會被活生生的吊死在這裏呢?

那對手,應該有多可怕?

兩冊都被我毀了,我們就沒有了衝突。而且現在大家都困在這裏,最厲害的人都死了,我們有團結的必要。因此我沒在躲避,大大方方的走出直接來到東北人他們面前。

看到我,他們楞了一下,然後齊刷刷的就要上手。

“慢着!”

我大聲喊道,然後快速說道:殺我不急於這一時,先進屋看看吧!

щщщ★тт kān★¢〇

說完我率先進來,等他們跟進來後,我順手指向了房頂上,掛着的那兩個人。

“啊啊啊…”

凌涵一陣尖叫,渾身發抖,而其他人的眼睛瞬間變紅,直接朝我衝過來,我無力躲閃,被一人直接踹到牆上,然後重重的摔倒在地,那人還不罷休,上來一腳躲在我胸口。

“噗..”

我一口鮮血吐出來,戲虐的開口:在山*都打不過你們帶頭的,你覺得我會在重傷之後,還能獨自將他們兩個人吊死嗎?

“你什麼意思?”

一直沒動手的東北人聽後,眼睛一陣收縮。

“咱們現在需要團結,要麼誰都出不去!” 第572章

因為神醫門,落花谷,歐陽家族的人,全部都被墨九狸下了毒,一個個的體內玄氣盡失,讓墨蕭逸帶著墨族的人,如同殺豬般的,瞬間就將幾百人都斬殺了……

圍觀的眾人看著這血腥的場面,心裡驚顫顫的,卻沒有一人同情他們,想要幫助他們,因為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的,弱肉強食……

如果不是忽然出現的墨九狸,墨族的下場也會是如此。帝琛則緊跟著寶寶身邊,看著她小身子刁鑽的在那些人中間穿梭來回,動作敏捷無比,下手更是毫不留情……

帝琛非但不覺得殘忍,反而越看越滿意,這小傢伙兒簡直比他爹爹還要妖孽啊!帝琛覺得自己真是撿到寶了……

「帝琛,你們不能這麼做,如果你們殺了我歐陽家所有人,歐陽家是絕對不會放過帝族和墨族的!」歐陽家族一個老者瞪著帝琛說道。

「老爺爺,你們歐陽家還有多少人啊,隨便他們來哦,來多少我們殺多少就是了,這又不難!」寶寶看了眼對方稚嫩的說道。

一句話差點將老者氣吐血,是啊,有墨九狸的毒藥在,他們歐陽家族的人都來了又如何?豈不是來送死的?

「救命啊,帝前輩,饒命啊!我們落花谷向來跟帝族同氣連枝,你不能見死不救啊!」落花谷的人死的最快,因為顧琰和顧七簡直恨透了落花谷的人,對落花谷的人出手快又狠,就連寶寶都是專門挑著落花谷的人殺。

「九狸是帝族的少夫人,既然你們之前先挑釁與她,就要承受這個結果!」帝琛看著對方冷聲說道。

「冤枉啊,帝前輩,之前分明是那墨九狸……是帝族的少夫人,先打傷我們谷主的啊……」老者急忙喊道。

「哼,那你怎麼不問問我娘親,為什麼要打傷那個白凌啊!」寶寶聞言鄙視的說道。

說完寶寶轉身看著帝琛委屈的說道:「師祖,我和娘親剛來到這裡的時候,就遇到那個白凌,她看到寶寶天賦好,就想抓寶寶回去給她做徒孫,所以才被娘親打傷的!」

寶寶說的無比委屈,看的帝琛心疼不已,結果再一聽到寶寶說,白凌要抓寶寶回去做徒孫,帝琛瞬間就怒了……

「好一個白凌,真是找死!我看你們落花谷,也是沒有存在必要的了!」帝琛冷哼一聲,衣袖一掃,說話的落花谷老者就被拍得魂飛魄散了……

寶寶這才滿意的揚著笑臉,尋找下一個目標,反正她也沒說錯,要不是那白凌覬覦小籃和雲姨想抓他們,娘親才不會理會他們呢……

三個時辰后

落花谷,歐陽家族,神醫門,兩大隠族巨頭,浩天大陸第一大勢力,三個大勢力加在一起近千人,全部都被斬殺乾淨……

而且,各個都是魂飛魄散,特別是落花谷的人,除了他們身上的戒指,連屍體都沒有剩下……

顧琰和顧七在前面殺人,寶寶則跟在後面一把火焰將屍體燒乾凈,將人家的戒指收起來, 這幫人也不是傻子,見我不還手,還一副泰然自若的樣子,他們很快反應過來帶頭這兩個人的死與我無關。這偌大的樹林裏除了我們這兩撥,再無其他人,所以對面本來對我虎視眈眈的幾個人逐漸平靜下來,最後統一看向東北人。

“川哥,你看怎麼辦?”

“是啊川哥,頭兒沒了,現在你說了算。”

東北人川哥沒說話,轉頭看向掛在樑上的兩個人,又看了看我,才緩緩開口:信他。

隨後川哥讓其他人把兩具屍體收斂了,並放了凌涵。她馬上跑我跟前一把抓住我說周浪,我很害怕,你不能再把我自己丟下了。

這讓我很慚愧,雖然我只是去找吃的,可凌涵並不清楚這一切,她以爲我把她丟下不管了。科技便如此到現在她還是信任我,我感動得伸手拂過他的秀髮,說涵涵你放心,從現在開始,哪怕是死我都不會再和你分開了。

她只是一個愛玩的女孩子,卻因爲載了我才落入這般田地,說完我也不管其他人,走進裏屋從這些人的包裏取出剩下的吃的,遞給凌涵說餓壞了吧,感覺吃點東西。

“嗯嗯”

凌涵真的餓壞了,接過去就是一頓猛吃,也不注意形象。那幫人看着我很自覺地那他們的東西,臉上表情很怪。然後一人突然想到什麼似得,趕緊在包裏找了起來。

“別找了,兩冊都被我燒掉了,這東西留着指不定還會害死多少人。”

說完我兩手一攤,心說反正燒也燒了,牛逼你就乾死我,不過在那之前你也得少半條命,大家誰他媽也別想好。那人聽了指着我半天,氣呼呼的楞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倒是川哥走上前拍了拍我,示意我跟他出去。我剛邁出一步,涵涵就放下手中的吃的,抓住我的胳膊說別留下我。

“呵呵。”

我笑了笑,並不認爲現在這些人還會欺負她,而且我最多跟川哥出屋門,不會去遠地方。果然,我還沒開口,川哥就說姑娘你放心吧,咱們現在是朋友了。說完還衝那些人叮囑一番,凌涵這才放心。

跟着他走出茅草房,我率先開口:就咱們兩個人了,有什麼話就說吧。

“呵呵”

川哥先是笑了笑,然後聲音壓得很低,問我心裏有沒有什麼疑問。我愣了下才想到他這是問我之前故意將我推下山頂的事情,也來了興趣,微笑着看向他。

“我們這些人並不是一起的,而是被老闆出錢臨時湊到一起,執行任務的。”

他這話倒是很容易理解,因爲執行這種任務,人少了肯定不夠,所以主家便會出高價召集玄門高手參與其中。我外婆就曾參與過一起類似的任務,單服務的對象不是某個人,而是國家。

08年汶川地震後,曾有過一批飛行員高空跳傘後離奇失蹤,後來道路打通以後,國家派出一批又一批的人前去搜索這些飛行員,但是一無所獲。甚至直到災後重建工作進行的時候,上面還沒有放棄。最終終於尋找到了這些人的蹤跡,但是隻有一些簡單的隨身物品,那些人卻消失了。

本來是一件尋常的殉職,有關部門都準備蓋棺定論的時候,卻接到當地百姓的消息,一到晚上總覺得有人在敲他家門,開始的時候他還總以爲是有人來串門或者借宿,可是打開門以後,門口什麼都沒有。

後來他也不再理會,直到有天實在氣不過,九頭魔爬上了房頂看看是誰,結果發現十幾道影子在他們家門口徘徊。只有影子卻不見人,這人害怕的叫出聲來,說也奇怪自打他一出聲那些影子全部消失,而這人也因過度驚嚇從房頂跌落。

他找村長反映了這件事,想讓村長處理。結果村長聽後大吃一驚,因爲他最近也遇到過類似的情況,後來找了村子裏幾位威望高的老人一通氣,才知道這不是偶然現象,大家都遇到了。隨後聯名寫信給上面。這事情太過離奇,而且也沒造成什麼人員傷亡,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態度,接到消息的官員將這件事壓了下來。

本來事情到這兒就結束了,後世沒過多久,怪事又接連不斷的發生了。村子裏的雞鴨、甚至是豬、牛等家禽家畜集體暴斃,而且身上沒有任何的傷口。

開始以爲是瘟疫,村民找獸醫看了下才知道這些東吳沒病,農村人節儉,既然已經死了也捨不得扔掉,就打算殺了吃掉,這才發現這些動物屍體裏面竟沒有一滴血。

不是因死亡而凝固,而是壓根就沒了血!這下村民們聯想到之前的影子事件,慌了神再次往上反應。

這事兒也沒人管得了,各層人員不斷往上反映,最終案子被送到了國安局。恰好,當時他們還沒解決那批飛行員的事情,聯繫到了一起,決定徹查此事。私下裏聯繫了大江南北的玄門高手,外婆也在其中。

最後的結果就是,這些人死之前最後的意識就是被困住了,想要逃出去。所以死後靈魂的意識還處於這種狀態,只能各處的敲門想要進去,但是這些子弟兵軍人的天性讓他們不願去打擾這些百姓,也怕嚇到他們。所以纔會屢屢消失。至於那些不斷被吸乾鮮血的家禽,的確是他們所爲。

因爲他們不願害人,但又不想魂飛魄散,只能不斷地吸取家禽的血液,維護自己的魂魄。

所以當川哥說自己是被僱傭的時候,我也沒打斷他,因爲他要說的肯定不是這些。

果然,他點了根菸接着開口:老闆說的是讓我們尋找兩本書,也就是被你毀掉的靈策。但後來直到跟你外婆交手之後,我們實際上已經完成了任務,但是帶頭的人卻不讓我們離開,而是繼續追殺你,還說要來西安完成下一個任務。你也知道幹我們這行的,一般都會盡力的爲主家做事,也就跟着過來。只是讓我疑惑的是,平日裏在聊天的時候,我們幾個都又說到自己的經歷,唯獨帶頭的兩個人不肯泄露自己的信息。

“這跟我有什麼關係嗎?”

我不明白,這是他們的內部事情,跟我說個鬼。川哥揮揮手示意我別打斷他,繼續開口:我因此多留了個心眼,暗自觀察他們,才發現他們不是我們國家的人,而是來自西邊的僱傭軍。其實只要是在國內,我一般不願多揣測主家的目的,但涉及到外國人我就開始留意。才發現他們是一條完整的竊取歷史文物的團伙。

不止一次的在我國進行盜寶行動,得手後由南疆進入中東,然後中轉後進入法國。

“你說這些,是想表達什麼?”

我對川哥的警惕小了一些,畢竟他說的這些與我所瞭解的很吻合,而他說得這麼詳細,也是拿出了誠意。

他笑了笑,伸手在自己臉上使勁抓了起來,抓了幾下猛的一用力,整張臉直接被撕了下來,露出原本的臉,整張臉上全是縱橫交錯的疤瘌,看上去觸目驚心,就像被開水燙過似得。

“臥槽,易容術!”

我被他的真正面目嚇到了,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他讓我別害怕,然後看着天空,悵然開口:我這是第二次執行他們的任務了,我的臉就是在上次毀掉的。這幫人太狠了,每次做完任務後就會把人殺死滅口,然後潑上硫酸焚屍。

我雖然裝死躲過一劫,臉卻被硫酸燒花了。所以這次我又來了,就是想借機找到他們這個團伙的總部,端了他們。所以,當頭兒要殺你的時候,我不得不把你推下山。

“有你的!”

我衝他伸出大拇指,但他卻很嚴肅的說你別太樂觀。頭兒的實力不在我之下,他肯定是想找機會殺掉我們的,但是卻沒想到他自己先死了。這樣一來,咱們與這個團伙之間也就斷了聯繫了,我這麼辛苦的僞裝,也就沒了作用。所以我們必須得儘快出去,出去纔有機會。

“什麼意思?”

向他們這種極端份子,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因爲他們怕有人出逃,泄密。而且他們肯定不止有一批人在國內,因爲他們時刻在保持聯繫,現在頭兒已經死了,其他人聯繫不上肯定會向這邊靠攏,只要我們能在他們進來之前逃出去,就能化被動爲主動。

“那又如何,還不是一樣的被牽着鼻子走。”

對於滅掉那個團伙,我不敢奢求。對我來說,現在能夠出去已經完成任務了,畢竟靈策已經毀了,我的護寶行動也算完美。川哥似乎還有話要說,房子內卻突然傳來凌涵的尖叫。

“操!”

我第一感覺是有人控制不住,要欺負她,罵了句扭頭往回跑,他緊跟着我。進去一看,我和川哥都蒙了。

凌涵手裏握着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上面滿是鮮血,她的身上也早被鮮血染紅。而她身前,一人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捂着被切破的喉嚨,直愣愣的跪倒在地! 第573章

跟顧琰個顧七,配合的那叫一個默契啊



墨蕭逸也看出來顧琰似乎非常的痛恨落花谷的人,所以顧逸將落花谷的人故意留給了顧琰和顧七……

帝琛跟在寶寶的身後,看著她利落的毀屍滅跡,嘴角抽搐個不停,這小傢伙兒是不是經常幹這種事情啊,怎麼能這麼的熟練呢……

開始還滿是叫囂的三個大勢力,就這麼被墨九狸一把毒藥,墨族幾十個人給處理了!這大概是浩天大陸有史以來,第一次遇到的逆襲吧……

墨九狸看著墨蕭逸等人一身的血腥,雖然大部分都是別人的,但是那味道也是滿刺鼻的,對著墨蕭逸說道:「表哥,你們先回去換洗下衣服,我之後去找你們吧!」

「九狸,我去你那裡吧,顧琰說你們凌天府地方很大!」墨蕭逸期待的說道。

「好吧,那就去吧!」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墨小夜和帝琛等人,不用問了,也是跟著墨九狸和顧琰而去了……

一路上人一行人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墨九狸的名字也徹底在浩天大陸打響了!帝族的少夫人,天下第一個美人,天下第一毒師等等稱號,都成了墨九狸的標籤了……

墨九狸帶著眾人進了凌天府,先將他們引到了大廳,轉身出去,不多時,帶著雪景和雲等人進來,讓他們帶著墨族的人去房間換洗衣服……

墨蕭逸等人也沒客氣,紛紛跟著雲和雪景他們去換洗衣服了,就連帝琛也跟著去了……

顧琰和顧七也下去了,墨九狸帶著寶寶回到空間換洗了一翻,眨眼間就出來了!小靈兒和寶寶捧著一大盤子靈果,坐在一邊的桌子上吃的歡快不已……

墨蕭逸最先洗完出來,看到墨九狸和寶寶坐在一邊,看到小靈兒時微微一愣問道:「九狸,這個孩子是?」

「她叫小靈兒,是我的契約獸!」墨九狸說道。

墨蕭逸這才知道,然後又問了一些墨九狸一路上的事情,墨九狸也都一一說明了,好在沒什麼危險……

墨九狸想到自己之前得到的絕品紫仙石,拿出來遞給墨蕭逸道:「表哥,這個你拿回去給舅舅吧,我留著也沒什麼用!」

墨蕭逸並不認識絕品紫仙石,反正是墨九狸給的,他幾乎看都沒看就收起來了,墨九狸看到自家表哥的樣子,就知道他不認得……

兩人說話間,墨小夜和帝琛等人也紛紛來了,那些護衛就都留在房間休息了!只有帝琛,帝燕笙,墨小夜和其餘九位幾位墨族的老祖宗……

他們可都對墨九狸好奇不已啊……

「九狸丫頭啊,你的實力都是到了浩天大陸修鍊的?」墨小夜問出幾人心中的疑問。

「嗯,是啊,來到這裡之後,一直在歷練加上有丹藥輔助,晉級的比較快!」墨九狸謙虛的說道。

「那你煉丹和煉器呢?還有之前我看你還在浩天大會上,上去馴獸了,你還是馴獸師?」墨小夜激動的問道,想到之前墨蕭逸一定盯著馴獸師比試看,現在他終於懂了。 “涵涵,把刀放下!”

看着凌涵驚恐的表情我首先想到的是這男的想要欺負她,凌涵爲了紫包菜不慎用刀將他殺死。而這裏面她最信任的人是我,所以我邊緩緩朝她走去,邊說道。

但見殺氣嗖嗖向前,在聻鬼隊伍披荊斬棘,所向披靡!

Previous article

我卻不被他“挑撥”,心中滿是溫暖地說道:“她對我兩個嫂子,如同對待家人一般,就憑這一點,我還有什麼可以抱怨的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