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拿出監視器截圖:「監視器拍到嫌疑人的鞋子,和你家的深色運動鞋吻合。我們能理解成,出現在監視器里,往電梯下潑東西的是你吧?」

「是。」

「那我再問一遍,你往齊妙身上潑了易燃液體嗎?」

「沒有。」

「那你潑了什麼?」

「水。」

「水?」這完全出乎尹鐸意外。

「水,我當時潑的是水。」

全場嘩然。

尹鐸言語空白幾秒:

「你為什麼潑水?」

「如之前你們聽到的,我和齊妙很不合,看見她掉進電梯里,我想教訓她,讓她出醜,就往她身上潑水了。」這的確比爭個嘴就放火燒人更讓人信服。

尹鐸沒問他:為什麼後來會被點燃。

因為他知道,戚勉一定會按甄意交代的回答:這是警方應該調查的,你們不能因為找不到犯人就把罪名扣在我身上。

他問:「你第二次去幹什麼?」

「我認為捉弄夠了,應該把她救出來。」

「你去救她?結果呢?」

「我看見她那裡著火了,很嚇人。我很害怕,就跑了。」

「不是你點的火?」

「不是。」

「你為什麼沒有報警?」

「我很害怕,沒想到。」

戚勉一開始對甄意說「人肯定死了,報警找消防也沒用」,這個回答被甄意否決。她說:你這麼想沒錯,但你這麼說就是找死。

「戚勉,證人看見你拿著打火機跑出來,你怎麼解釋?」

「我沒有。」

「你的意思是證人撒謊?」

「總之我沒有。」

尹鐸沉吟片刻,目光如鷹盯著戚勉,最終卻一笑了之:「我的問題先問到這兒。」

戚勉如釋重負地呼了一口氣,甄意卻輕鬆不起來,她知道尹鐸還沒發力。

接下來甄意問戚勉,她努力給在場的人提出了另一種可能:戚勉潑的是水,但有第三個人趁戚勉離開時,倒了油漆和汽油。

而尹鐸對證人的盤問,又給人營造出證人誠實可信,證據確鑿的印象。


大家的判斷在兩邊倒。

甄意沒理會偶爾旁聽席上的竊竊私語,精神高度集中。時間一分一秒流逝,法庭控辯進行得有條不紊,暗流涌動。很快到她盤問證人。


第一個是酒店員工小張,面對尹鐸提問時,她聲稱在換班前看見戚勉從拐角出來。

甄意:「為什麼你對戚勉印象深刻?」

「因為拐角那邊沒客房,樓梯間也在裝修,不會有人從那邊過來。」

甄意微笑:「戚勉剛好出來,你剛好看見,我可以理解為你很稱職,一直關注著客房走廊里的情況嗎?」

小張受到稱讚,放鬆下來:「我們要時刻關注客人有什麼需求。」

甄意點頭,笑容微微收斂:「3點整,你看見戚勉從拐角走回房間,那他之前從房間走去拐角的時候,你看到了沒?」

「這……」小張稍稍應付不來,「我,我看到了。」

「但你的口供里,沒向警察提到這一點。」

「我以為不重要。」

「好,你看到戚勉往拐角那邊走的時候,你為什麼不提醒他那邊沒路可去?」

「這……」小張無法回答,尹鐸提出抗議:「反對,問題無關。」

審判長點頭:「辯護人,請陳述你問題的相關性。」

甄意讓江江呈上員工手冊和照片:「手冊里提到,員工應向客人提示警示標誌,如不可吸煙,如機房重地,又比如……」她拿起酒店拐角的照片,「牆上的員工電梯及樓梯間標識。那天,樓梯間在裝修。」

審判長駁回尹鐸:「反對無效。」

甄意轉頭看小張,後者低頭搓手:

「你一開始說,因為不會有人從拐角過來,你才對戚勉印象深刻。可你看到客人從拐角過去,為什麼不提醒?」

小張有點慌亂,呼吸急促起來,忙道:「我記錯了,我沒看見他走過去,只看到他走出來。」

甄意步步緊逼:「記錯了?有沒有可能你全都記錯了,你根本沒看到他走出來?」

尹鐸:「反對,無關推論!」

審判長:「反對有效。」

影響陪審員就足夠了。

甄意換個問題:

「請問,看到戚勉從那邊出來后,你有沒有過去看?」

「去哪兒?」

「去戚勉的房間附近,去那個拐角看看情況?」

「沒,沒啊。」小張摸不著頭腦。

「確定沒有?」甄意刻意重複。

「沒有,因為沒什麼特別的事。」 邪性總裁請克制


甄意又點了一下頭:「你記得看到戚勉的具體時間?」

「是。下午3點。」

「為什麼那麼準確?」

「因為是我換班的時間。」

「監視器里顯示戚勉潑東西進電梯的時間是下午2點59分10秒。所以,和他潑完東西后離開的時間很吻合。」

「是。我就是那個時候看到他的。」

「哦,」甄意唇角一彎,這個笑容叫小張如坐針氈,她不懂這個律師分明看上去平易可親卻為何總在突然間攻勢凌厲。

而她的下一個問題差點兒叫她魂飛魄散:

「戚勉潑水之後,你難道沒聽到齊妙的尖叫?」

小張瞪大眼睛。

甄意陡然變臉,語速飛快:

「我看過你的證詞,你沒有提到這點。如果你當時看到戚勉過來,你怎麼會沒聽到齊妙在呼叫,怎麼會沒有過去查看?張小姐,你真的看到了嗎?還是說你聽到了卻沒有過去營救?那你的工作失職可大了……」

「反對……」尹鐸才開口,

可甄意不等審判長判斷,愈發疾言厲色:

「又或者說,其實你根本沒看到也沒聽到,因為你提前交班,但害怕被主管追究,所以不得不說你看到我的當事人從拐角走出來了!」

#

小張臉色慘白,無法開口。

甄意急促的發問還在大廳里激烈地迴響,庭上鴉雀無聲。

楊姿坐在一旁,直覺自己雞皮疙瘩都出來了。

「控方反對無效。」審判長推了一下眼鏡,斜眼看甄意,「請辯護人遵守法庭規矩。」

「是。」甄意頷首,「我對一號證人的問題問完了。」

「我……」小張急得臉通紅,可甄意已斷送了她發言的機會,她被引導員引離證人席。

甄意要的就是這種效果,不需要小張的辯解,讓陪審員懷疑她在撒謊,就足夠。

第二位證人是小王,她在3點零3分左右看見戚勉驚惶失措從拐角跑回房間,不久后又匆匆忙忙地從房間出來,離開酒店。

甄意語氣隨意,像在聊天,彷彿剛才那個囂張兇狠的女人不是她:「警察給你錄證詞的時候,你說你在3點零3分左右看見戚勉。」

「是。」

「為什麼時間如此精確?」

「因為我3點零5分上崗,但我提前了一兩分鐘,剛好看見戚勉從拐角跑出來。」


「之後,你過去檢查情況,發現起火,然後,你報了警。」

「是。」

「證詞中說,你還看見戚勉從房間里慌張地跑出來離開酒店?」

「是。」

甄意平和地繼續:「請陳述一下這三件事的時間順序。檢查情況,看見戚勉從拐角跑出進了房間,看見戚勉從房間跑出離開酒店。」

小王毫不費力地回答:「看見他跑進房間又跑出來,然後我去檢查情況。」

甄意似乎無意地問:「為什麼你不是在他跑進房間的時候過去檢查,而是等他離開的時候才去檢查?」

「我……」小王愣了一下,反應極快,「他進房間后,馬上就出來了。」

「嗯,你是在3點零3分的時候看見他跑進房間的。」

「是。」小王奇怪她怎麼問重複的問題。

「很快,戚勉跑出房間,慌慌張張地下客用電梯離開。」

「是。」

「然後,你去檢查情況,並報警。」

「是。」小王剛才回答過,無法改答案。

甄意走到桌邊,拿起一張紙,遞到小王面前:「這是員工電梯和客用電梯的圖像,3點2分28秒,員工電梯起火,3點10分11秒,戚勉從客用電梯下去。中間時差8分之久。可據你描述,你是看著他跑進跑出的。」

「我……」小王眯眼看清了上面的圖像,啞口無言,爭辯,「不是,我……」

甄意抬手打住:「110電話記錄顯示,你是在3點13分打電話報的警,我可不可以認為,你其實是在3點10分才看見戚勉跑出來,並非發生火災的3點3分左右。」她語氣不經意間凶了起來。

「不是。」小王被她唬住,亂了陣腳,「不是,我在上崗的時候看到戚勉跑進房間了。我的確看到他跑進跑出了。只不過我沒有以為時間過得那麼長。」

「8分鐘的時間,不是很長?你在幹什麼?而且,齊妙在火里,起初會慘叫,為什麼你沒聽到?」

小王頭上竟滲出了汗,不作聲。

甄意逼問:「王小姐,請回答我的問題,你當時在幹什麼?」

法庭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了過來,所有人都似乎在逼問。

小王臉色慘白,頭低了下去。

甄意的聲音一度度拔高:「8分鐘時間飛逝,聽不到外面的聲音,你在幹什麼?」

她重新抽出一張照片,放到投影儀上,大聲問:

「這是你們值班台的照片,電腦任務欄上有視頻播放器,主機上連著耳機。請問,當值時看電影是你們的常態嗎?當時你也是在看電影,太入迷所以沒有及時起身去一看究竟嗎?」

她嚴厲的質問還在法庭里每個人的耳朵旁震顫,現場一瞬間落針可聞,卻又在一瞬間嘈雜紛紛。

「……」小王坐立不安,「我真的看見戚勉從……」

「王小姐,回答我的問題就行,不用做引申。」甄意嚴厲打斷她,也打斷了法庭上的竊竊私語。

剎那間一片寂靜,空氣綳起了弦。

小王閉了嘴,不作聲。



怎麼會……這樣!

Previous article

「你們敢嗎?」銀髮老者絲毫沒有恐懼之意,冷哼道,「我們門主可是三魂境大圓滿的強者,如果你敢動我們這兒任何一人,最後絕對會死的很慘!」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