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雷星瑤毫不客氣的接過,她說道:「謝謝胖哥哥。」

金大胖呵呵直笑,說道:「瑤瑤乖!」一開始,他喊瑤瑤,小姑娘直翻白眼,一路馬屁拍過來,小姑娘才算默認了。

這次搶劫的人根本就沒有埋伏,而是堵在路口,明目張胆的搶劫,一共有七個人,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那麼大的膽子,他們中最厲害的也不過是千輪師,居然敢搶一支大部分是千輪師以上的隊伍。

「放下身上的錢財,留下沙陀獸,嗯,還有這個女人也留下,其他人就可以過去了!」

齊天耀被氣得樂了,說道:「這些傢伙腦子有問題吧?」

文衍被那句女人留下惹火了,她笑嘻嘻的上前,說道:「你們要留下我?」

那群人鬨笑道:「是啊,是啊,姑娘留下!」


其中一個很猥瑣的傢伙,說道:「本大爺缺少一個暖床的姑娘,就你了,哈哈,白白嫩嫩的,很合我的口味。」

另一個傢伙道:「喂,怎麼是你的?是我們大家的!」

那群人頓時開心大笑,一個個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文衍臉色已經青了,突然冷笑了一聲。

經過這段時間的戰鬥,雷星峰很清楚,文衍已經火了,他笑著對齊天耀道:「文衍姐姐要殺人了。」

齊天耀點頭,他也知道文衍火大了,說道:「好吧,讓他們見識一下也好,我就是不明白,這些人為什麼前赴後繼,不要命出來搶劫。」

文衍猛地撲了出去,她也不說話了,直接殺了上去。

對方最高也就是千輪師,大部分都是百輪師,如何能夠和一個密輪師向對抗,瞬間就被她殺了一個,對方似乎被嚇傻了,不停的叫:「住手,住手!」

文衍爆喝一聲:「住你媽的手!殺!」

齊天耀說道:「有意思,這裡搶劫的人,每次一開始戰鬥,都喊住手,呵呵,一旦戰鬥起來,叫住手,是不是太愚蠢了……」他的話還沒有說完,文衍已經殺掉第三人了,對方毫無反抗能力,雙發差距太遠,就連雷星峰也沒有參加戰鬥的慾望。

文衍砍瓜切菜一般,也就是幾息間,就殺掉對方四人,雷星峰突然想起一件事,大叫道:「文衍姐姐,留下幾個活口!」

就這一句話,文衍又殺了兩人,剩下一個,要不是雷星峰喊得及時,估計也被她幹掉了。

一腳就踹倒剩下最後一個活口,她踩著那人,說道:「還好,剩下一個,我都快要氣得糊塗了。」用力踩著那人,她低頭問道:「你還要我留下?哼,我就算留下,你們能活嗎?」

那人已經嚇得哭了,說道:「饒命啊……你們,你們不守規矩!」

眾人圍攏過來,雷星峰蹲下身來,好奇道:「守規矩?我們要守規矩?」

那人眼淚汪汪道:「我們守路,你們闖關,只要比試贏了我們,就可以過去了,至於要殺我們啊!」

雷星峰等人面面相覷,完全不懂這傢伙說些什麼。

文衍狠狠跺了對方一腳,說道:「你要留下我是怎麼回事?」

那人哭道:「這不是開玩笑嘛,反正不許殺人,占點便宜,也不至於死人啊!」

這次大家都聽出有問題了,齊天耀道:「你們……不許殺人,是什麼意思?」

那人哭道:「我們都是各門各派出來歷練的弟子,彼此相互廝殺,只是不允許殺人,可以繳獲對方的裝備,當然輪藏空間的東西可以不動,也動不了……可,可你們……上來就殺……你,你們不守規矩……」

突然那人一抖,像是想起了什麼,說道:「你……你們不是歷練的弟子?」他這才反應過來,這些弟子根本就不懂外面的兇險,還特意裝成一副壞人模樣,當真是想不死都難。

眾人都傻了,難怪有那麼多搶劫的,難怪實力那麼弱小,難怪一旦開始戰鬥,他們全都是土雞瓦狗,以齊天耀,文衍和雷星峰的實力,一起動手狠殺,他們就連解釋的餘地也沒有。

以三人的戰鬥經驗,一旦開始戰鬥,那就是你死我活的掙扎,絕對不會有一絲一毫的留情,加上三人實力高強,一個俘虜也沒有,當然不知道這裡有一大批歷練的弟子。

雷星峰道:「我還就奇怪了,你沒有看到我們和歷練弟子不同嗎?還上來說胡話?」

那人更是痛哭流涕,說道:「有弟子混在別人的隊伍中,試圖渾水摸魚,所以我們就……」

雷暴老人咳嗽一聲,說道:「都是那些門派參加這次活動?」

那人扳著手指計算,說道:「有金沙派,大鷹門……沙陀幫,青闔聯盟,毒蠍派,大寧門……」他一口氣報了二十多家門派的名字。

雷暴點頭,手指一彈,一道銀光閃過,那人頓時死在地上。

不殺都不行,一路過來,他們最少幹掉上百人,這要是透露出去,會非常麻煩,雖然雷暴老人不怕,但是這種事情,還是不要暴露出去了。

其實他們已經捅了馬蜂窩了,這一路殺過來,死了那麼多的歷練弟子,幸好他們有一個習慣,死人都是用烈火焚盡,不過隨著時間的增加,那些門派終究會察覺不對。

幾點火星飛出,七具屍體不到幾秒鐘就燒成灰燼,雷暴老人說道:「我們走,這裡不是久留之地,胖子,過來,我們最好繞一點路,並且抹去我們過來的痕迹。」

就在這時候,從遠處飛奔而來兩人。

麻煩來了。

…………

兩更結束,堅持不懈的要票票。 兩個密輪師,一看就知道,這兩人應該是門派中的重要人物,兩人的速度極快,剛看到兩人的影子,幾息間,他們已經快要到了,雷暴老人,齊玄和杜洪辰都沉默不語,神情淡然的看著飛奔而來的兩人,其他人也同樣站立不動,靜靜地等待對方到達。

雷星峰小聲道:「他們應該不是歷練的弟子,而是門派中的監督人員吧。」

雷暴老人淡淡道:「希望他們別發現什麼。」

雷星峰心裡打了一個寒噤,這話意思他很清楚,那就是這兩人若是看出什麼,那麼就別想活著離開了。

雷暴老人一直給他和藹慈祥的感覺,但自從老人傷勢好了以後,老人一些的作法讓他明白了,老人只是對他和小妹極好,對於外人,他真的是無所謂,該殺就殺,該打就打,完全無所顧忌,當然他也一樣無所謂,對於他而言,老人才是他的親人,其他也不會放在心中。

兩個密輪師在看到他們的時候,就飛奔而來,很快就來到眾人面前。

鍾重是大寧門的外門主管,洪剎飛是大鷹門的戰鷹堂的管事,兩人都是密輪師,這幾天兩人得到各自門派的指令,有很多歷練的弟子,突然就失去蹤跡,沒有任何信息,他兩人得到指令,就是保護歷練的弟子,這次歷練已經提前結束了。

兩人來到眾人面前,鍾重說道:「你們看到幾個年輕人沒有?」

齊天耀道:「沒有,我們沒有看到什麼年輕人。」他斷然否認。

洪剎飛四處張望,他突然說道:「老鍾,快過來!」

鍾重快步到了洪剎飛身邊,洪剎飛指指地面,他頓時一呆,地面上有火燒過的痕迹,他一看就知道那是火輪力發出烈火,幾乎在一瞬間,他就醒悟過來,這不是戰鬥痕迹,而是焚燒的痕迹。

洪剎飛蹲下身去,伸手在地面上摸了一下,抓起一把泥土,稍稍查看,他的臉色就變了,以的經驗,有屍體被焚燒,泥土中灰白色的骨灰碎塊。

鍾重臉色剎那間就蒼白一片,他拉著洪剎飛就想退後,當他拉住洪剎飛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已經被圍住了。

齊天耀又不傻,當洪剎飛蹲下身來,他已經暗暗下令,將這兩人圍住,既然發現了,而且他們還在現場,人是他們殺的,就算不是他們殺的,也解釋不清了,那麼唯一的解決辦法,那就是留下兩人。

雷星峰暗自搖頭,他也跟著圍攏上去,知道這兩人放不得,一旦讓兩人逃脫,估計所有門派都要來圍殺他們了。

齊玄和雷暴老人對視一眼,這個麻煩必須解決,殺兩人總比殺無數小門派要強,這點是毫無疑問的,所以兩人幾乎在對視一眼后就已經有了默契,不能讓這兩人走。

鍾重沉聲道:「你們是什麼人?」

洪剎飛更是如臨大敵,他已經看出這些人絕對不是普通人,而且實力超級強悍,他說道:「我是大鷹門的管事,洪剎飛,密輪師,為什麼要殺我們的歷練的弟子?」

鍾重道:「大寧門,鍾重,密輪師!」

兩人都是一個想法,讓對方不敢隨便動手,所以直接就擺出自己的門派和等級,一個密輪師,在修鍊者中也算達到中高等級了,當然,對於真人而言,密輪師差的太遠了,密輪師有無數,但是能夠晉級到一環真身,密輪真人,當真是少之又少,一百個密輪師,未必能夠出五個密輪真人。

所以,密輪師在修鍊者中,有相當大的威懾力,可是兩人再也想不到,這支不大的隊伍中,竟然有三個真人級別的超級高手,兩人威懾根本就沒有作用。

齊天耀根本就不解釋,也沒法解釋,難道和對方說,是因為他們來打劫,所以我們就殺了這幾個人?因此沒有人解釋,大家心裡明白,除非對方沒有來,不然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沒有任何緩和,他們唯一的任務就是留下兩人,不能讓他們逃掉。


這時候不論是齊天耀,還是文衍和雷星峰都沒有了獲取實戰經驗的想法,齊天耀說道:「抱歉,我們是什麼人,你們已經不需要知道了。」

齊玄說道:「老哥,你來,還是我來?」

雷暴不好意思出手,密輪師而已,如果他出手,那就是欺負小孩子了,他伸手道:「老弟,你請!」

齊玄點點頭,他笑道:「也好,好久都沒有動手了。」

杜洪辰道:「還是我來吧,呵呵,一直沒有動,我也不好意思了。」

齊玄說道:「好吧,既然你手癢,那就你來吧。」

三人相互謙虛,鍾重和洪剎飛臉色就白了,三人雖然收攝了各自的氣勢,但是無論從說話態度,還是輕鬆的神情,兩人都發現不妙,兩人心裡閃過一絲疑惑,難道這三人是真人?

鍾重和洪剎飛不敢繼續猶豫下去,兩人很有默契,同時爆喝一聲,分為兩個方向,猛地撲了出去。

洪剎飛衝擊的是齊天耀所在的位置,鍾重衝擊的是雷星峰所在的位置。

齊天耀喝道:「滾回去!」

兩人硬碰硬的撞擊在一起,瞬間,一聲爆響,兩人同時後退,都是密輪師,彼此輪力差不多,洪剎飛無法突破齊天耀的阻擋。

撞向雷星峰的鐘重,卻讓雷星峰吃了點苦頭,被打得連連後退,不過,雷星峰特有雷輪力,也同樣讓對方吃足苦頭,要知道雷電一向霸道絕倫,雖然雷星峰用的是最低級的雷輪力,還是成功的讓鍾重在原地顫抖了很久。

杜洪辰喝道:「你們都退下,我來!」

一拳就打在鍾重的胸口,其實這要得益於雷星峰的雷輪力,鍾重還在顫抖,就看到一個人一拳打來,他手腳遲鈍,根本就難以反抗,不由得大叫,他極度不甘心,他身上的密環鎧發出耀眼的光芒,無論如何,他要抵擋住這一擊,他拚命將輪力注入密環鎧。

杜洪辰輕飄飄的一拳,眼看著鍾重的密環鎧彷彿紙片一樣碎裂,這一拳直接打在鍾重的胸口,他眼睜睜的看著拳頭接觸到胸口,緊接著無比的痛楚湧來,眼前一黑,就被這一拳活活打死。

只是一拳就幹掉了一個密輪師,杜洪辰長嘯一聲,沖著洪剎飛撲去。

洪剎飛的瞳孔急劇收縮,他真的被嚇住了,同為密輪師,他簡直難以置信,鍾重竟然毫無反抗餘地,被人一拳當場打死,他心裡閃過一個念頭,不由得大叫道:「住手,你是真人,不能對我出手!」

杜洪辰已經撲到他的面前,就聽他說道:「笨蛋!去死吧!」

洪剎飛根本就不敢抵擋,他閃身向著側面衝去,他心裡唯有一個念頭,逃!

啪!

又是輕飄飄的一拳打在洪剎飛的背心。

洪剎飛將自己輪力全部集中在背上的密環鎧上,瞬間,密環鎧碎裂,和鍾重不同,他將所有的輪力都集中在背部,雖然密環鎧還是破碎,但是也將大部分力量分散開來,接著這一拳的衝擊,他整個人就像是斷線風箏一般,直接越過圍困人群,落到外面,他雙腳落地,猛地向前撲去。

杜洪辰道:「聰明的傢伙,不過,你逃不了!」

洪剎飛一口血噴出,他知道自己內臟已經碎裂了,全靠他的輪力支撐,他揚手打出一隻輪器。



那個輪器發出嗚嗚的聲音,瞬間就飛上高空,轟然在空中炸響,這是敵襲和救援的信號,而且是最嚴重,最高等級的信號。

雷暴老人喝道:「幹掉他!」

杜洪辰臉色頓時赤紅一片,他覺得自己從來沒有難看過,被人羞辱了,他頓時瘋狂起來,向著洪剎飛撲去,罵道:「去你媽的混蛋,老子碎裂你!」

洪剎飛踉蹌著奔跑了幾步,他突然明白了,自己是不可能逃掉了,想到自己已經發出了信號,臉上不由得露出猙獰的笑容,他轉身看著撲來的杜洪辰,說道:「我們大鷹門……是不會放過你的!」

杜洪辰揚手一掌就劈下來,他罵道:「笨蛋,原本死你一個,現在要死你一個門派!」

洪剎飛突然醒悟過來,這群人身份絕對有問題,自己這個信號是禍是福還真不好說了,臉上露出極度不甘,被杜洪辰一掌劈死。

雷星峰苦笑,杜洪辰說的不錯,這人就是笨蛋,若是他就這麼無聲無息死了,大家也許彼此相安無事,可是一旦確認他們就是兇手的話,引來大批的人馬圍攻,天知道要死掉多少人,以他們隊伍中高手,一般中小型的門派,還真是不夠看,尤其隊伍中,還有一個超級高手,一個超級大魔頭,惹怒他的後果,就連雷星峰也不敢想象。

雷暴老人說道:「好了,我們走。」

齊玄道:「這兩具屍體燒掉!」

齊天耀說道:「交給我!」 眾人快速收拾了一下,銷毀所有的痕迹,金大胖不敢繼續帶著他們從預訂的路走,而是轉向,向著另外一個方向而去,最少他們需要從另外一個方向進入泰朗夜寨。

金大胖特意交代,這一路盡量不要殺人,也不要驚動任何人。

越過大道,眾人進入一片稀疏的林子中,剛剛進入樹林,就發現有人向著他們剛才停留的地方而去。

小心隱藏著,眾人非常安靜的在樹林中行走,外面此起彼伏的長哨聲,那是此地特有的聯絡方式,雷暴老人臉色明顯不好,按照他的脾氣,才不管發現不發現,直接殺過去就完了,誰擋誰死,可是看著雷星峰和雷星瑤,他微微嘆口氣,也就是算了,畢竟不是他一個人。

連夜趕路,直到第二天,他們踏上另外一條大路,這條路進入泰朗夜寨,就代表了他們幾乎消除了嫌疑。

金大胖突然想明白了,立即下令,讓他的士兵換上普通人的衣褲,他們來的路,難怪會被歷練的弟子誤會,因為他們是從蠻人部落強行闖過來的,那是一條死路,當然沒有人來往,他們出現被誤會也就很正常了。

他們原本就已經靠近泰朗夜寨了,經過連夜趕路,到了另一條路,天色已經大亮,大路上可以看到不少行人和車隊,還有沙陀獸組成的隊伍。

雷星峰笑道:「這條路還是人走的,前面那條路,人影也見不到一個,呵呵。」

金大胖道:「當然,你也不想想我們是走上那條路的,除了我們,還有誰會走?呵呵。」

雷星峰道:「阿爺,我們去泰朗夜寨,有沒有具體的地址?」

雷暴老人點頭道:「嗯,我有一個老朋友在那裡,還有一些朋友……也許已經趕到了。」他的語氣有點感慨。

雷星峰稍稍思索,也就明白了老人為什麼感慨,他受傷后,也許就沒有打算再見到以前的朋友了,這次竟然重新出來,還能見到以前的老朋友,有一些感慨很正常。

當天中午,他們這群人終於進入泰朗夜寨。

這是一片巨大的空地,有無數的帳篷和簡易破舊的茅屋,和磨金城一樣,這裡髒亂差,臭氣熏天,地面上垃圾成堆,沒有人打掃,還有大片的水坑,散發著腥臭的味道。

雷星峰難以置信的看著,說道:「阿爺,這就是泰朗夜寨?我的天啦,太臭了吧!」

雷星瑤也捂著鼻子,說道:「阿爺,哥哥,臭!」

雷星峰笑著抱起雷星瑤,說道:「你哥我可不臭,瑤瑤,忍著點啊。」

齊玄,杜洪辰也同樣驚訝,這裡實在太亂了,剛剛走入,就看到路邊一具屍體,似乎是剛被人砍死。

雷暴老人笑道:「這裡雖然亂,雖然臭,但是對於某些人而言,這裡就是一個好地方,呵呵,這裡是泰朗夜寨的外圍,我們要穿過這裡,越過前面的樹林,前面還應該有一條河。」

雷星峰稍稍觀察,說道:「咦,這裡不是沒有普通人嗎?」

雷暴老人笑道:「當然,他們不算普通人,都是逃犯,這裡官府管不到,修鍊者也同樣不管,所以這裡無法無天,在這裡,如果有人惹你,唯一的手段就是殺掉對方,當然,如果實力不行,那就被殺掉。」

文衍道:「前輩,那只是普通人之間的殺戮吧,和我們修鍊者沒有什麼關係。」

雷暴老人道:「修鍊者之間也差不多,沒啥不同的,就是展現的力量不同,修鍊者的殺傷力更大而已。」



孫言對著小狗崽,自言自語,他的語氣充滿了冷峭,當初梵帝絕給他服用體液】,估計早就預料,孫言活不過一年。畢竟,一個三尺孩童,經歷這樣的劇變,又有多少人能存活下來,成活率根本是零。

Previous article

「現在哪有什麼時限?」江辰沒好氣地道「江辰已經能夠自由穿越天壑,想待多久,就能待多久。你儘管去找芝麻胡混吧,重色輕友的傢伙,早點弄出一個小望舒,江辰也能當叔叔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