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孫言對著小狗崽,自言自語,他的語氣充滿了冷峭,當初梵帝絕給他服用體液】,估計早就預料,孫言活不過一年。畢竟,一個三尺孩童,經歷這樣的劇變,又有多少人能存活下來,成活率根本是零。

「等著吧,不滅梵族,不需要多久,我一定會前往梵皇星的。」孫言仰望灰暗的天空,語氣堅定的如一個誓言。

這時,房間外的走廊上,出現了亞伯拉罕、老鄭和凌子的身影,三人朝這邊走來,皆是紅光滿面,看來這三天的閉關,他們都有很大的收穫。

看到站在窗前的少年,亞伯拉罕眼睛一亮,大笑道:「小言,你也閉關結束了么?怎麼樣,這三天的時間,大有收穫吧。」

「沒有,沒有。只是略有所得,亞伯大哥,你們這麼開心,想必是那東西很有用,突破大有把握吧?」孫言笑嘻嘻說道。

亞伯拉罕三人交換眼神,隨即大笑起來,甚是開懷,連道那東西真是好用,讓他們煥發了青春一樣。四人討論黃金龍獸眼的神情,就彷彿是一群男人服用了壯陽葯,在標榜自己在床上多麼威猛一般。


關於黃金龍獸眼球的事情,四人都知道非同小可,在凌子三人未晉陞十級武境之前,絕對不能讓其他人知曉。

從交談中,孫言得知老鄭三人使用了黃金龍獸眼球后,停滯多年的九級壁障都有了鬆動,恐怕年內,就會進行突破,衝擊武學大師之境。並且,其突破的把握,高達五成以上,這已是駭人聽聞的事情。

「那東西不愧是頂級獸王的專屬坐騎,一身是寶啊」孫言不禁感慨。

黃金龍獸,因外形似地球聯盟古老傳說中的龍族,從而被人們冠以這樣的稱呼。這種異獸屬於物種進化的最頂層,其幼獸就有著可怕的力量,成年的黃金龍獸屬於十級以上的恐怖存在,其真正的戰力遠遠超過武學大師。

這種異獸一身是寶,無論是皮革、骨頭、血液、牙齒,皆是製作武器、防護服的極佳材料,而最有價值的無疑是那一對龍獸眼球,其中蘊含著強大而精純的能量,據說,黃金龍獸的眼球有伐毛洗髓的神效。

現在看老鄭三人容光煥發的模樣,孫言有些認同那樣的傳言,同時不禁感慨,十級以上的異獸確實是活動的寶藏,難怪那麼無數武者想要獵殺一頭十級異獸。

或許,從這一方面來說,類人族同盟和聯盟之間,天生就是水火不容,類人族群如果足夠強大,又怎麼會放過聯盟的那些異獸。

四個人興高采烈的討論著,亞伯拉罕又道:「小言,等一會兒到我的私人儲藏室,選幾件稱手的戰痕武裝吧。」

孫言大喜過望,道:「幾件戰痕武裝?亞伯大哥,你也太大方了,那我就不客氣了。」

亞伯拉罕開懷大笑,他私人儲藏室里的東西,絕大多數都是搶劫所得,轉手送給孫言,獲得這個天才少年的好感。這種慷他人之慨的事情,亞伯拉罕自是非常開心。

孫言有些迫不及待,催促道:「那現在就去吧,對了,亞伯大哥,順便借我一間封閉安靜的密室,我要衝擊五級武境,不希望被外人打擾。」

「呃?你要突破了。」

「又要突破?你晉陞成四級武者,才不到3個月吧。」

「上次在嶺夕星,小言你才是四級武境初階吧,現在就要突破了?」

亞伯拉罕三人有些怔神,在亞伯拉罕想來,這個少年已經太了不得了,l7歲已是四級武境巔峰,又領悟武道真意,將來的前途無可限量,卻不曾想,孫言馬上就要衝擊五級武境。

17歲的五級武者,整個奧丁星域或許有很多,但是,17歲的五級武者,同時又領悟極深的武道真意,放眼整個奧丁,或許也找不出幾個來。

老鄭和凌子的感受則更加深刻,他們和孫言一起在嶺夕星上並肩作戰,很清楚那時的情況,初見這個少年時,孫言不過是四級武境初階的武者,現在前後才3個多月,就要衝擊五級武境。

要知道,武者躋身中級,也即是四級武境后,每一個境界的提升,皆需要經年累月的積累,方才有可能突破到下一層境界。

這樣的修鍊速度,確實嫉妒的讓人瘋狂。對此,亞伯拉罕三人只能感慨,絕頂天才的世界,他們是無法理解的。

如果三人知曉,孫言若非種種緣故,早在兩個月前,就能衝擊五臟蓄元的境界,恐怕老鄭三人的臉色會非常精彩。

亞伯拉罕輕嘆一聲,感慨道:「小言,你要努力呀我雖是太空海盜,幹得是刀口舔血的買賣,但是,也希望我們地球聯盟能再出現幾個你這樣的天才。那樣一來,類人族同盟的那些帝胄皇族們,就再也沒有資本,數千年來在我們地球聯盟面前耀武揚威了。」

說到這裡,這位臭名昭著的太空海盜頭子,也是禁不住一聲感嘆。 錯愛:欠你的幸福 ,可是,內心深處,亞伯拉罕始終認為自己是地球聯盟的一員。

星際大航海的這段歷史,誠然是地球聯盟的文明和科技的一次飛躍,地球人在各方面都有了極大的提升,堪稱是一場浩大的進化過程。

可是,這一過程蛻變的代價,同樣是極其昂貴和慘重的。

類人族同盟之所以放任地球聯盟入駐奧丁星域,其中一個重要原因,乃是以大武宗巫岩橋為代表,那一輩天驕們的共同努力,讓類人族同盟委員會不得不妥協。

而另一方面重要的原因,則是奧丁星域與聯盟族群的廣袤星域相臨,地球聯盟入駐這片星域,既可以充當橋頭堡,炮灰的角色,又能夠開拓奧丁星域這片不毛之地。

說起星際大航海以來的變遷,亞伯拉罕唏噓不已,他的祖先在地球上,乃是一個高貴的族群,擁有著輝煌的歷史,對於地球聯盟尤其有歸屬感。

同時,亞伯拉罕這個族群,在星際大航海時代之前,地球聯盟經歷的最黑暗年代,也曾拋頭顱灑熱血,為了地球人能夠爭得一處安生之地,幾乎犧牲了這個姓氏一大半人的生命。

「40uu多年前,奧丁星域剛剛平定,地球聯盟那一代的天驕們悉數凋零,類人族同盟逼迫我們簽署條約,並划走了奧丁星域中央地帶,那一塊最穩定而富饒的太空區域。」

穿越火線之生化槍神 ,當初能從奧丁中央地帶定居,獲得相對安定而平穩的發展契機,又何至於在大航海時代的前10uu年,被聯盟打壓的抬不起頭來。」

亞伯拉罕神情沉重,似是憶及先輩們的壯烈犧牲,以及地球聯盟經歷的種種屈辱事件,感到憤怒而傷感。

「哼類人族同盟,這些高貴的種族們根本不在乎我們的死活。」老鄭冷笑,嘲弄著說出一個事實:「你們以為歷史的真相,就像初級學院課本里教授的那樣嗎?類人族同盟和地球聯盟齊心協力,共同禦敵,在經歷漫長的戰爭歲月,終於擊潰了類人族的大敵,聯盟損失慘重,最終簽訂停戰協議。告訴你們,這些都是謊話,都是狗屁,用來粉飾天下的東西。」

「歷史的真相,在那一段最黑暗的歲月,地球聯盟只得到了類人族同盟極少的援助,完全是靠著那些超卓的先烈們,靠著巫岩橋大武宗的絕世武力,靠著白修羅先生的精密布局,靠著不動龍皇戰雲皇大人的號召力,靠著這些偉大先輩們的共同努力,地球聯盟方才在夾縫中苟延殘喘下去。」老鄭語氣冰冷,說出歷史的真相。

孫言默然不語,如果換做以前,他或許會感到憤懣和不可思議。可是,二歲前的記憶復甦后,他覺得這並不稀奇,從他的舅舅梵帝絕身上,孫言就清晰感受到帝胄皇族的冷漠和無情。

類人族?說到底,也不過是類似的種族而已,拋開相似的外貌、血統,那些高高在上的類人族群,並不比聯盟善良多少。

不過,歷史往往就是如此矛盾,正是因為那樣殘酷的環境,地球聯盟中才湧現出一批驚才絕艷的偉大天才。

那一段最黑暗的時代,也正是地球聯盟偉大人物湧現的時代,或許,正是最壞的時代,造就了一群最優秀的天才們吧。那個群星與月爭輝,驕陽震懾星空的歲月,大概只有百年前的第四次斯諾河戰爭前後,方才能夠與之媲美。

只不過,第四次斯諾河戰爭前後的那一段歲月,持續的時間實在太短,那麼多卓越的武者、將領們,尚未能徹底燃燒光和熱,便犧牲隕落,只能在史冊中尋找他們的蹤跡。

「沒錯,小言,你要加倍努力」凌子神情嚴肅,道:「我生平遇到的武學天才中,你小子排在第一位,又如此年輕。你要加倍努力修鍊,爭取有一天晉陞稱號武者,將那些帝胄皇族的天才們一個個打成豬頭,打得連他們爸媽都不認識。」

孫言暗中苦笑,哥哥我,也曾是那些帝胄皇族天才的一員呢,並且,可能還是最強的那一個。 不由的,孫言想起了風鈴雪,想起了林冰嵐學姐,想起了許久不見的貝隆,想起了谷風星上驚艷出眾的洛塵,還有洛山市的那個灰白頭髮少年……

「即使沒有我,我們地球聯盟現在的年輕一代,也一定能將那些帝胄皇族的天才打成死狗的。」

少年微笑起來,那抹笑容飄散在煙雨中,那眉角湮沒在風雨中,透出一股純凈的顏色,猶如蘊含了一片天地。

老鄭三人有些怔神,他們感到在這個少年身上,正在發生某種變化,彷彿一隻蠶繭破裂,舒展出一對美麗的蝴蝶翅膀。

作為黑骷髏海盜團的首領,亞伯拉罕的私人儲藏室很大,遠遠超乎了孫言的想象。

亞伯拉罕的私人儲藏室從堡壘的地下第三層開始,一直到地下第十三層結束,每一層佔據的面積,幾乎相當於一個中級學院儲藏室的總和,並且,裡面收藏的物品價值之高,亦是遠非中級學院可比,讓孫言大開眼界,連連感嘆真是超級狗大戶。

從地下第三層,一直到地下第十三層,孫言用了足足一整天的時間,將亞伯拉罕的私人儲藏室逛了一遍,他雙手也抱滿了各種各樣的物品,單是戰痕武裝就有78件。

看著少年意猶未盡,似乎還想繼續掃蕩的模樣,亞伯拉罕臉部的線條抽搐著,他沒想到這個少年不客氣起來,還真是一點不客氣。這是想將他的私人儲藏室掏空么?

原本,亞伯拉罕覺得孫言雖是武學奇才,但是,終究是年輕,眼力必定沒那麼好。就算把他的私人儲藏室逛一遍,拿走十幾件戰痕武裝,那也是不疼不癢,由此結交一位這樣的少年,何樂而不為呢?

畢竟,身為一名頂級的太空海盜,亞伯拉罕是深知狡兔三窟的真諦的。他的私人儲藏室里,誠然存放著很多極品,但是,經過天衣無縫的偽裝后,很少會引起別人的興趣。

可是,當孫言踏進儲藏室,便是眼睛一亮,徑直走到一個武器架前,拿起一把樣式普通,黯淡無光的匕首時,亞伯拉罕就知道自己走眼了。

那可是一把級的赤火合金戰匕,由修鍊至陽功法、戰技的武者使用,能夠得到30威力增幅。

亞伯拉罕的心在滴血,級的合金武器很常見,對於他這種身家的太空大盜來說,根本不放在眼裡。可是,一把級的戰痕武器,那可是有價無市的寶貝。

當初為了做足偽裝,封住這把戰痕匕首的赤火氣息,亞伯拉罕耗費了10天的時間,才將這把赤火合金戰匕偽裝好,看起來像一把d級的普通匕首。

但是很明顯,這些絕妙的偽裝,在孫言眼中形同虛設,竟是一眼被看穿。

巧合,這一定是巧合亞伯拉罕只能這樣安慰自己,同時,他心中也覺得正常,若非是送出級赤火合金戰匕這樣價值的東西,又怎麼能獲得這個少年的長久友誼呢。

然而,亞伯拉罕的自我安慰僅持續了片刻,當孫言又一次拿起一把級碎金戰刀時,這位太空大海盜頭子眼前一黑,差點一頭栽倒在地,為了那把級碎金戰刀,他當初還受了致命傷呢,差點一命嗚呼。

隨後,孫言從地下第三層,一直逛到地下第十三層,不經意拿起一把武器,便是d級以上的戰痕武器,這讓亞伯拉罕臉色漆黑,差點就能滴出水來。


「小言,選擇戰痕武裝,應該選擇符合自己修鍊的功法、戰技特性,不要這樣盲目呀使用不稱手的戰痕武器,很可能適得其反,容易受到武器中印刻戰痕的反傷。」亞伯拉罕終於按捺不住,這樣說道。

走眼了,真是大大走眼了啊

亞伯拉罕心中哀嘆,他沒想到孫言眼光如此毒辣,竟能分辨出儲藏室里的這些精品、極品,他可不敢再讓這個少年繼續選下去,否則,這座儲藏室的好東西就要去掉一半了。

之所以建造這樣龐大面積的儲藏室,亞伯拉罕就是要掩人耳目,將真正的寶物隱藏其中,以一些常見的珍品來混淆視聽。他的這種做法,也是很多武道家族、世家慣用的方法,谷風星上辰家的倉庫也是同樣。

一個龐大儲藏室的真正寶物,絕不會有太多的數量,否則,也就不能稱之為真正的寶物了。

不過,如果亞伯拉罕知曉,孫言曾在辰家的倉庫里,也於過同樣的事情,差點惹得一位稱號武者,神秘的辰管家出手追殺,恐怕心裡就會平衡許多。

旁邊,老鄭和凌子忍著笑意,沉默不語,兩人存著看好戲的心思。

關於孫言身上的種種驚人之處,老鄭和凌子深有體會,這個少年在很多方面,已不能看作是一個少年人。武道天賦超凡、心思八面玲瓏、臨危不亂、處變不驚,又擁有一種絕塵的豪武,這些種種特質綜合起來,已讓孫言能夠叫板很多老一輩的高手,他唯一欠缺的,或許就是武境上的修為。

聽到亞伯拉罕這樣說,孫言面露難色,亞伯拉罕的語氣中固然透著不情願,但所提的建議很正確。

「亞伯大哥,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我就是不知道選擇哪一種戰痕武器,所以,想都帶回去,測試一下那一件最得心應手。」孫言臉色犯難,他也很為難呀。


都帶回去,那還得了亞伯拉罕心中哀嚎,這樣絕對不行,如果儲藏室里的戰痕武器都被捲走,那他的身家立刻就要縮水一大半。

老鄭和凌子死命憋著笑,能看到亞伯拉罕這樣吃癟,實在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亞伯拉罕嘆了一口氣,黑著臉,說道:「小言,你要是把這裡的戰痕武裝都帶走,那亞伯大哥我就要破產啦這樣吧,你說一說最擅長的戰技,亞伯大哥我幫你參考一下。」

「最擅長的戰技?」孫言不禁苦笑,現在的問題,就是出在他最擅長的戰技上。

以現在孫言掌握的戰技,如果選擇一件戰痕武器的話,必定是以發揮【四靈封龍印】的威力為基準,可問題難就難在這裡,因為這門戰技太特殊了,乃是以鎮龍樁】為總綱,融合四種武道真意,從而爆發出恐怖絕倫的威力。

想要為這樣一門戰技,配上一件戰痕武器,那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或者說,極為困難。

「我希望找到一件戰痕武器,最好是拳套,能夠至少承載兩種不同的力量吧,隨便哪兩種都可以。」孫言斟酌著話語,這樣說道。

「至少承載兩種不同的力量?」

「隨便哪兩種都可以?」

「小言,你確定?」

亞伯拉罕、老鄭和凌子同時驚呼,三人的神情瞬息萬變,甚至透出一股驚懼和亢奮的情緒,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孫言說的很隱晦,可是,老鄭三人皆是人精,又如何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凡是戰痕武裝,絕大多數無外乎五種類型,對應五行的金、木、水、火、土,能夠給修鍊相應功法、戰技的武者,提升極大的增幅。

而孫言的暗示,則是任何兩種不同的力量都可以,也即是說,這個少年最拿手的殺手鐧,很可能是五形兼備,甚至於,這個少年本身就掌握了兩種以上的武道真意。

老鄭三人頭皮一陣發麻,他們自認生平閱人無數,但是,這樣驚才絕艷的少年武者,真是生平之僅見,難以想象將來會走到哪一步。

亞伯拉罕一聲嘆息,喃喃道:「至少承載兩種不同的力量么?小言,不是亞伯大哥我吝嗇,我這裡還真沒有這樣珍貴的戰痕武器啊」

「能夠承載兩種以上不同力量的戰痕武裝,極為罕見,單是材料就難以開採尋覓。其鑄造的過程,就更加的麻煩,需要至少兩位稱號武者同時進行,這其中還有很大的失敗率。難,難」

亞伯拉罕連連搖頭,無奈道:「這種類型的戰痕武裝,至少是h級以上的品質,咱於了這麼多年的買賣,還沒碰到過一隻這樣的肥羊。如果是能夠使用這種武器的武者,我也不敢去招惹,那至少是頂級的武學大師,戰力相當恐怖

老鄭和凌子同時點頭,戰痕武裝和元能武器不同,後者再經歷「科武再興」的風潮后,一些低級的元能武器已能夠量產。可是,戰痕武裝則截然不同,至少是武學大師中的頂級強者,方才能夠進行鑄造戰痕武裝。

一般來說,級以下的戰痕武裝,皆是單屬性,並且,絕大多數是由武學大師鑄造。如果是手眼通天的人,還能弄到這樣的一些武器。

然而,級以上的戰痕武裝,基本都是由稱號武者鑄造,印刻有強大的戰痕,對使用者的增幅極大。

這種品質的戰痕武器,則是真正的有價無市,那些稱號境界的絕世武者,又怎麼可能為外人鑄造一件戰痕武器。哪怕有些流落到外界,絕大多數也是殘次品,真正的價值大打折扣。 凌子搖了搖頭,苦笑道:「一件承載兩種以上不同力量的戰痕武裝,哪怕是偽戰痕武裝,我也沒見過有人出售。這種東西,太稀有,況且,能夠擁有這種武器的人,恐怕連萬年武道世家也不願輕易得罪。」

孫言默默點頭,他明白凌子三人的意思,這個儲藏室的戰痕武器,沒有一件適合他使用的。他其實之前,就已明白這個情況,只不過,身為一名武者,誰不想擁有一件戰痕武器,誰不想擁有一架元能戰機呢?

「唉,也只好如此。亞伯大哥,有質量不錯的合金拳套么?送給我一件吧。」孫言一邊說著,一邊將手裡的物品遞給亞伯拉罕。

亞伯拉罕想了想,眼睛一亮,似是記起了什麼,道:「小言,你等我一下,或許有樣東西,你會用得上。」

抱著一堆戰痕武器,亞伯拉罕匆匆而去,他首先要把這些寶貝藏好,孫言這次可真是嚇壞了他。以後務必要做好完美的偽裝,否則,真若是碰到那些星際大盜,這座儲藏室很可能被洗劫一空。

良久,亞伯拉罕拿著兩件東西過來,一件是一雙級合金拳套,另一件是一塊白色的石頭。


「小言,再沒有稱手的戰痕武器之前,這一雙拳套先湊合著用吧。」亞伯拉罕將拳套遞過去。

這一雙拳套很精緻,其實是手套的外形,戴在手上,有一種堅固而彈性的感覺,完全沒有束縛雙手的感覺。

孫言戴著這一雙拳套,揮舞了幾下,發覺極為合適,這種級拳套的材料很珍貴,其中採用的一半材料,皆是鑄造戰痕武器的材質。唯一的區別,這一雙拳套在鍛造過程中,並沒有印刻戰痕。

「這一雙拳套,至少能使我的實力提升一成,果然,武者還是需要一件稱手的武器呀」孫言不由感慨,很是滿意。

「你用的稱手就行。」亞伯拉罕呵呵一笑,將那塊白色石頭遞過去,「小言,這塊石頭送給你,將來你如果要自己鑄造戰痕武器,或許能夠用得上。」

「咦,這是什麼石頭?」

「好奇怪的石料,如此堅固,裡面似乎蘊含一種罕見的金屬,太堅硬了

老鄭和凌子拿著這塊白色石頭,揣測著石料的種類,卻是聞所未聞。這塊白色石頭四四方方,有半尺長寬,卻是輕若無物,同時,石質極為堅固,任孫言等人如何用力敲打,也難以損壞分毫。

敲打時,發出一種咚咚的空靈聲,極為奇異。問及這塊白色石頭的來歷,亞伯拉罕露出無奈的神情,將得到的過程娓娓道來。

「其實事情經過很簡單,好多年前,我的海盜團洗劫一艘宇宙飛船,發覺竟是聯盟偽裝的戰艦。這種偽裝的戰艦雖然少,但是,我也遇到過很多次,想來是與奧丁星域境內勢力勾結,暗地裡運輸的貨物。碰到這些雜碎,咱們黑骷髏海盜團自不會客氣,將那艘戰艦上的聯盟趕盡殺絕,清掃了裡面的東西

「那艘宇宙飛船,其實是聯盟的物資運輸戰艦,裡面存放了大量的武器,也不知是要運輸到何方。這塊白色石頭就是當時發現的,因為極為奇特,質地太堅固,又無法分割,我覺得很有意思,就保管起來。」

老鄭摸著下巴,揣測道:「既然是在聯盟的戰艦上發現的,這種石頭的產地,恐怕是在聯盟的勢力範圍內,其他地方根本沒有。想要弄清楚這白石的資料,恐怕相當困難。不過,單從質地上來說,這白石應該能作為鍛造戰痕武器的材料。」


關於戰痕武器的鑄造材料,老鄭三人僅知道級以下戰痕武器的一些常見鑄造材料,至於級以上的戰痕武器鑄造,那是稱號武者才能接觸的領域。只有晉陞成武學大師,方才有途徑知曉相關的絕密資料。

不過,作為鑄造戰痕武器的材料標準,其中極重要的一條,則是材料的堅硬度。

這塊白石異常堅硬,亞伯拉罕想盡辦法,也無法進行分割,這就符合鑄造戰痕的關鍵條件。至於其他方面,則需要慢慢的測試,一位武者想擁有一件稱手的戰痕武器,原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有些武學大師、稱號武者為了獲得一件合適的戰痕武器,往往需要自己進行鑄造,搜集材料、進行鑄造等等過程,耗費的時間之長,往往達到數百年。

孫言接過這塊白石,向亞伯拉罕表示感謝,剩下的一件事,就是真正的閉關,衝擊五級武境。不過,在此之前,孫言並不急著馬上閉關,他還有一些事要做,他要四處遊覽一番,平息心境,再衝擊五級武境。

深夜,黑骷髏海盜團的大本營,這顆奇異的機械星球燈火通明。

白天的大雨,將一棟棟金屬建築洗刷一新,夜幕降臨,每一棟金屬建築皆亮著燈光,灰濛濛的天空被燈光照耀,折射出一縷縷閃光。

毫無疑問,這是一顆奇特的星球,四周充斥擺放的事物,很多是社會上嚴令禁止的,卻在這裡隨處可見。

街頭巷尾,路上的行人皆是帶著殺氣的太空海盜,有些人當街放蕩形骸,有些人則目不斜視,旁若無人的走過……,這裡瀰漫的氣息,皆帶著一股子血腥、罪惡。




玼尤還沒蘇醒,但是針對它的驅趕已經開始,銀沙帝國主力,準備藉助它侵吞的能量,去進行時空的轉移,這是零諾的功勞也是黑泉放棄使徒的叛變,這一切,地球的孩子並不知道。

Previous article

雷星瑤毫不客氣的接過,她說道:「謝謝胖哥哥。」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