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玼尤還沒蘇醒,但是針對它的驅趕已經開始,銀沙帝國主力,準備藉助它侵吞的能量,去進行時空的轉移,這是零諾的功勞也是黑泉放棄使徒的叛變,這一切,地球的孩子並不知道。

所以現在,銀沙帝國將搬遷,地心世界的時空會抽離,地心世界的物質將被封閉。陸陸續續的遷移,各種族群、國家、甚至部落,都要離開,包括離地球最近的小鐵人國度。

世界在自我毀滅中獲得新生,在掙扎里尋找到了新的起點!

「動手吧!」女巫零諾的聲音有几絲寒意,她感覺到了神的孩子祂亞那猶疑的眸子,綻放出的不舍。就似情人一千年的別離!

綠翠國的公主花耒,卻含淚把少年雷炎裝進了金屬的袋子。

直到祂亞的聲音,震動著空氣,落下一層花瓣雨。


「不,不能刪除他們的記憶!」他揮著黑水晶劍,隔斷著一絲絲金屬的細線,它們纏繞在米拉和雷炎的身上,仿似萬千金針把神經挑斷。

「真的不會再見了嗎?或許另一個世界。」銀哲懊惱。

「不會再見了,有時記著比忘卻痛苦!還是刪除吧!」女巫零諾飛起衣袖,神奇掃把掃過一陣黑風,傳進雷炎的身體里。

而這時,花耒也飛出藤劍,砍斷了要衝進雷炎身體里的黑焰。

「不能刪除! 靈舟 !哪怕痛苦,也要真實的存在。我們要面對經歷過的事,這才是勇士!才是密會社最優秀成員的資質。雖然他們沒有參加過什麼任務,但是不代表他們將來不會強大,不會被忽視,也許有一天,我們在異時空里,再見!」花耒細心撥開黑焰,從自己的手腕上摘下一串白色的伶仃花,套在雷炎的手腕上。

「自作多情,毫不理智!」看罷,女巫零諾不屑,這話即像對花耒說,又像在暗示神的孩子祂亞那不忍心的眼光。

銀哲沉默著看著這一切,友情似星光照亮在夜空里。

一條地心船橫空飛進銀獅堡的大廳。

在一陣沉默的視線里,又飛向茫茫的夜空,開始了再一次的旅途。

……

沒有歌聲,沒有詩篇的讚頌。

只有時空結點,跳出的迷愁。

只有別離,如星輝別在了依依不捨的心頭。——本卷完

本書首發於看書惘 第四十八章冠冕之謎

【地心日曆:古元42億年,昃月,錡日,酠時。涵納。】

一切如雲煙,散在空氣里。

在天空大地間來回漂浮的是一朵朵冬季的花朵,白白的,遮蔽著地心世界大大小小的山谷,嘩啦啦的雪水,流淌著一條長長曲折的小溪,飛鳥和沒有衰敗的樹葉在林間飛行,岩石和峭壁,硬硬直直的扮演者堅強者的角色。

樹木間跳躍著神奇的聲音,閑聊著地心世界的變化。

大提琴一樣的聲音,低沉哀婉著,讓人知道,並不是什麼冬去春來的歡快。

冬日的陽光,光怪陸離地照在銀沙帝國雄偉建築銀獅堡的牆壁上,一圈圈似在腐蝕這一年都城的狂歡。

一道綠色的漾著星子的光柱,穿過層層雲梯,伸進建築的裡層,光沒有靜止,仿若永恆的神的光輝,堅挺著,斬殺邪惡的力量。

這被打亂的地心世界的時空里,大廳內,一些人群在討論,在對話,在解密曾經的歲月侵吞了的往事。

創造社的多方合上古卷,所有的派系的首領,他們各色的鬍鬚都翹了起來,色彩里是派系的區別,他們凝神看著這位巨人族的智者多方。

多方藤條的鬍鬚,已經被挽在胸前的衣襟里,滿滿的一大盤,就似一個圓球,鼓鼓的。法國女孩米拉盯著它在想些離奇古怪的事。

而此時沿著森林走來的女孩,黑噬國的女巫零諾,用奇異的掃把悄悄潛進了這座莊嚴建築。那些曾經的往事,她已經不能再改寫,即使魔法超群,也只有現實,令她沉默寡言。


少年雷炎坐在桌子邊上,他略略感到發生的事。


這個世界,很多很多的事件是沒有程序可言的,它們忽然爆發的結果,只會顯得生疏,晦澀,攪亂了你的往常的思維。

神的孩子祂亞和銀哲則站在大廳的角落裡,一直徘徊。

綠翠國的公主花耒卻手捧紫色的花環,她輕輕摘下一朵別在了地球表層女孩米拉的髮辮上,她微笑著。就彷彿又要上演一場離別。

「親愛的孩子們,世界就這樣了,我們要的,超乎了想象。時空的智慧,只有時間和空間來進一步解釋了。」多方思慮了很久還是開口講話。

五隻傳話的精靈,收好透明的翅膀,落在黑色的大理石上。

一個花布的包裹,被輕輕推開,一隻翠綠的玉佩,呈現在大家的面前。無論如何,雷炎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但是精靈們飛到了多方的耳邊,低語后,飛出了窗檯。

轉身的多方有些猶豫。

「快點,來吧!」首領傑斯說。

在椅子的下方,爬出一位老人,碎蘭婆婆。她佝僂著脊背,捶著雙腿,蹣跚地走過來。還是害怕,畏縮不前。

會議室的窗戶,被她推開,她昏花的眼睛,打量著,暮色里銀沙城的街道。街邊的房子,小的花園和尖角的籬笆,冬日的冷風呼嘯著在窗戶上閃耀,那些陰影中藏著辛酸的淚水。

碎蘭婆婆艱難地吞咽著,沒有過多的時間,銀沙城的居民或許此刻正在家裡吃著素菜的晚餐,也可能孩子們在講黑噬王邪惡的故事,居民們可能沒有注意到,這座建築里,要揭示最深的秘密。等待是多麼的危險,碎蘭,這位藍血族雙層人,一生的遭遇。

「首領們?」碎蘭遲疑。

她按著手中的一枚銀章,身上散發的蘭花的味道,也慢慢氤氳了周遭的空氣。

凌亂的頭髮,一張臉的另一半卻化了濃濃的妝。雷炎和神的孩子們都發現了,不知道出了什麼事。

「好吧,好吧……」碎蘭婆婆勾著身子,向邊上邁了幾步,又關上窗子。

「我都可以說。我還有一位老母親,她隱居在銀沙老城的舊房子里,需要照顧,事情過去后,需要一個地方住一段時間。她病了,還有點瘋癲,她需要我。」碎蘭婆婆睜著眼睛目視著多方和其他首領。

雷炎和祂亞他們好似沒有聽懂,在天頂上照射過來的光里,看見了這位年邁老人臉上的瘀傷,妝容或許是在掩飾。

「曾經花費了不少,只為了填飽肚子,不為別的,為了足夠維持一段時間,我不能和人分享那些秘密,算是秘密吧,也是存活下去的依據。」她念著,偶爾直了下腰。

多方接過另一位首領傳遞過來的一杯茶,放到她的手中。

「國王的冠冕,其實已經不再了,在也找不到了,就似老國王一樣,離開了地心世界。這是真正的秘密,新國王本身就是個謊言,廢物!蛇皮日記,裡面其實什麼也沒有,我已經不再有記日記的習慣了,雖然記過,但都在天黑之前燒了,不知道另一個自己做了什麼?可能是惡毒的魔鬼,也可能是隱居的紳士,但是我厭倦雙層人的生活,希望能毀滅這樣的族群,我不愛這樣的自己,年老了,這樣的想法更多,希望你們成全我!而另一個我,我真的不在乎了,他好也罷,壞也罷,都將隨我而去。」

碎蘭婆婆拔出劍,刺殺在自己的胸口上。一條噴泉一般的鮮血,幻化成普修的影子,瞬間也匍匐在地,湮滅在血水裡,一同死亡。

雷炎和神的孩子祂亞都怔住。

而銀能量少年銀哲卻大笑了一聲,不像他本有的性格。

「這種死亡,在保護藍血族雙層人的血脈,她怕說出不該說的話,其實那本日記,我已經通過地心世界的交通社裡社長們查閱過來,她們移居了新的時空,那是一段只有雙層人自己生活的領地,她選擇自殺是為了保護,不想說出秘密。怕銀沙帝國的士兵追殺。」銀哲說。

「那她口中說的母親,年邁的母親?」雷炎問。

「也是假的,那個年邁的母親是她自己,在她身份沒有暴露之前面他就住在銀沙老城的舊房子里,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昨晚他讓白天的她記住這些話,但是她記錯了,日記上說是抓住居民的老母親,以此要挾。因為緊張,她就胡言亂語了,這是藍血族雙層人的通病。」綠翠國的公主花耒搶話道。

多方深沉的點點頭。

「那國王的冠冕?」祂亞也驚訝。

「的確不在了,冠冕們已經被圖卡琪魔納女王收回去了,在新的時空,要發揮新的作用。」首領傑斯拿起精靈們運來的玉佩。

許久,大家沉浸在往事了,地心世界銀沙城的往事,可以堆疊成山。

「以後,還要對抗黑噬,玼尤?」米拉撿起飛進窗口的一片雪花問道。

長嘆一聲,多方和其他派系的首領收拾好案前的古書卷,緩緩離去。

當紫鑽石頭巾的士兵,把碎蘭的屍體拖走後,空曠的大廳安靜了許多。

綠翠國公主的一陣芳香的起舞,所有的花朵,大大小小的,飄在了空中,一縷縷香氣,輕輕眩暈著地表少年雷炎和米拉的神智,接著,他們昏昏睡在大理石的椅子上。

只有細碎的水晶的聲音,撞擊著牆壁。

女巫零諾現身在大廳里,他注視著黑水晶少年祂亞,她黑紗裙的搖曳里,是一層層黑色的牡丹花的瓣,點綴在乾淨的世界里,分外扎眼。

祂亞凝神在地表女孩米拉的臉上,那藍色眸子微閉著,似個熟睡的嬰兒,她捲曲的棕色的長發,彷彿可以編製出千年的記憶,藍色手帕還在胸口的衣袋裡。

銀哲忽然頹廢地坐在鑽石的椅子上,一籌莫展。

這一切該如何離去,如何開始呢?

密會社招募的事情,好像早已經被淡忘,兩個地表孩子的再次到來,也只是開了眼界,沒有執行什麼特殊的任務,雖然是成員,但是卻沒有任務,密會社這個宇宙里極其神秘的組織,它的做法,曾令四千多歲的孩子們猜忌。

而現在,他們的任務是送地表少年雷炎和米拉離開,這個地心不在打算和地球表層的人類有更多的接觸。神秘的地心世界,神秘的時空,準備關閉,準備開啟下一輪宏偉的搬遷計劃。

玼尤還沒蘇醒,但是針對它的驅趕已經開始,銀沙帝國主力,準備藉助它侵吞的能量,去進行時空的轉移,這是零諾的功勞也是黑泉放棄使徒的叛變,這一切,地球的孩子並不知道。

所以現在,銀沙帝國將搬遷,地心世界的時空會抽離,地心世界的物質將被封閉。陸陸續續的遷移,各種族群、國家、甚至部落,都要離開,包括離地球最近的小鐵人國度。

世界在自我毀滅中獲得新生,在掙扎里尋找到了新的起點!

「動手吧!」女巫零諾的聲音有几絲寒意,她感覺到了神的孩子祂亞那猶疑的眸子,綻放出的不舍。就似情人一千年的別離!

綠翠國的公主花耒,卻含淚把少年雷炎裝進了金屬的袋子。

直到祂亞的聲音,震動著空氣,落下一層花瓣雨。

「不,不能刪除他們的記憶!」他揮著黑水晶劍,隔斷著一絲絲金屬的細線,它們纏繞在米拉和雷炎的身上,仿似萬千金針把神經挑斷。

「真的不會再見了嗎?或許另一個世界。」銀哲懊惱。

「不會再見了,有時記著比忘卻痛苦!還是刪除吧!」女巫零諾飛起衣袖,神奇掃把掃過一陣黑風,傳進雷炎的身體里。

而這時,花耒也飛出藤劍,砍斷了要衝進雷炎身體里的黑焰。

「不能刪除!記著沒有什麼不好!哪怕痛苦,也要真實的存在。我們要面對經歷過的事,這才是勇士!才是密會社最優秀成員的資質。雖然他們沒有參加過什麼任務,但是不代表他們將來不會強大,不會被忽視,也許有一天,我們在異時空里,再見!」花耒細心撥開黑焰,從自己的手腕上摘下一串白色的伶仃花,套在雷炎的手腕上。

「自作多情,毫不理智!」看罷,女巫零諾不屑,這話即像對花耒說,又像在暗示神的孩子祂亞那不忍心的眼光。

銀哲沉默著看著這一切,友情似星光照亮在夜空里。

一條地心船橫空飛進銀獅堡的大廳。

在一陣沉默的視線里,又飛向茫茫的夜空,開始了再一次的旅途。

……

沒有歌聲,沒有詩篇的讚頌。

只有時空結點,跳出的迷愁。

只有別離,如星輝別在了依依不捨的心頭。——本卷完


看書蛧小說首發本書 第四十八章冠冕之謎

【地心日曆:古元42億年,昃月,錡日,酠時。涵納。】

一切如雲煙,散在空氣里。

在天空大地間來回漂浮的是一朵朵冬季的花朵,白白的,遮蔽著地心世界大大小小的山谷,嘩啦啦的雪水,流淌著一條長長曲折的小溪,飛鳥和沒有衰敗的樹葉在林間飛行,岩石和峭壁,硬硬直直的扮演者堅強者的角色。

樹木間跳躍著神奇的聲音,閑聊著地心世界的變化。

大提琴一樣的聲音,低沉哀婉著,讓人知道,並不是什麼冬去春來的歡快。

冬日的陽光,光怪陸離地照在銀沙帝國雄偉建築銀獅堡的牆壁上,一圈圈似在腐蝕這一年都城的狂歡。

一道綠色的漾著星子的光柱,穿過層層雲梯,伸進建築的裡層,光沒有靜止,仿若永恆的神的光輝,堅挺著,斬殺邪惡的力量。

這被打亂的地心世界的時空里,大廳內,一些人群在討論,在對話,在解密曾經的歲月侵吞了的往事。

創造社的多方合上古卷,所有的派系的首領,他們各色的鬍鬚都翹了起來,色彩里是派系的區別,他們凝神看著這位巨人族的智者多方。

多方藤條的鬍鬚,已經被挽在胸前的衣襟里,滿滿的一大盤,就似一個圓球,鼓鼓的。法國女孩米拉盯著它在想些離奇古怪的事。

而此時沿著森林走來的女孩,黑噬國的女巫零諾,用奇異的掃把悄悄潛進了這座莊嚴建築。那些曾經的往事,她已經不能再改寫,即使魔法超群,也只有現實,令她沉默寡言。

少年雷炎坐在桌子邊上,他略略感到發生的事。

這個世界,很多很多的事件是沒有程序可言的,它們忽然爆發的結果,只會顯得生疏,晦澀,攪亂了你的往常的思維。

神的孩子祂亞和銀哲則站在大廳的角落裡,一直徘徊。

綠翠國的公主花耒卻手捧紫色的花環,她輕輕摘下一朵別在了地球表層女孩米拉的髮辮上,她微笑著。就彷彿又要上演一場離別。

「親愛的孩子們,世界就這樣了,我們要的,超乎了想象。時空的智慧,只有時間和空間來進一步解釋了。」多方思慮了很久還是開口講話。

五隻傳話的精靈,收好透明的翅膀,落在黑色的大理石上。

一個花布的包裹,被輕輕推開,一隻翠綠的玉佩,呈現在大家的面前。無論如何,雷炎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但是精靈們飛到了多方的耳邊,低語后,飛出了窗檯。

轉身的多方有些猶豫。

「快點,來吧!」首領傑斯說。

在椅子的下方,爬出一位老人,碎蘭婆婆。她佝僂著脊背,捶著雙腿,蹣跚地走過來。還是害怕,畏縮不前。

會議室的窗戶,被她推開,她昏花的眼睛,打量著,暮色里銀沙城的街道。街邊的房子,小的花園和尖角的籬笆,冬日的冷風呼嘯著在窗戶上閃耀,那些陰影中藏著辛酸的淚水。

碎蘭婆婆艱難地吞咽著,沒有過多的時間,銀沙城的居民或許此刻正在家裡吃著素菜的晚餐,也可能孩子們在講黑噬王邪惡的故事,居民們可能沒有注意到,這座建築里,要揭示最深的秘密。等待是多麼的危險,碎蘭,這位藍血族雙層人,一生的遭遇。

「首領們?」碎蘭遲疑。


她按著手中的一枚銀章,身上散發的蘭花的味道,也慢慢氤氳了周遭的空氣。

凌亂的頭髮,一張臉的另一半卻化了濃濃的妝。雷炎和神的孩子們都發現了,不知道出了什麼事。

「好吧,好吧……」碎蘭婆婆勾著身子,向邊上邁了幾步,又關上窗子。




「其實也沒什麼,就無意間在裡面鍛造了一件盔甲。」其實木天心中有些納悶,鍛造盔甲是玄鐵滅天師的天賦,而他才剛剛達到青銅四星而已。

Previous article

孫言對著小狗崽,自言自語,他的語氣充滿了冷峭,當初梵帝絕給他服用體液】,估計早就預料,孫言活不過一年。畢竟,一個三尺孩童,經歷這樣的劇變,又有多少人能存活下來,成活率根本是零。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