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其實也沒什麼,就無意間在裡面鍛造了一件盔甲。」其實木天心中有些納悶,鍛造盔甲是玄鐵滅天師的天賦,而他才剛剛達到青銅四星而已。

「我要看。」

「好吧!」木天一個頭兩個大,意念一動,一件黝黑的盔甲出現木天的身上,如果仔細看的話,黝黑之中還帶著紅色。

「好帥。」小哩兩眼放光。「我要試試結實不?」

「好啊!」木天也想看看這個怪異的盔甲到底怎麼樣。

嚴格說起來這盔甲根本不是木天鍛造的,在那段時間他什麼都沒做,一切之中就像有一雙大手都替他給做了。這副黝黑中帶紅的盔甲不知怎麼他卻是發自內心的喜歡,甚至比晉級還要讓他高興。因此他之前才會說,最大的收穫不是晉級。

「要不你脫下吧,我怕傷了你。」小哩說。

「沒事,我對我的盔甲有自信,你放心的來。」木天一副若無其事的說。

小哩也不再說話,小手一掌拍在了木天的胸口處。只聽一聲悶響,木天絲毫沒有事情的站在那裡。

「確實挺結實的,再來。」木天知道剛才那一下是小哩怕傷了他,只是試探性的攻擊。

這次小哩蓄了一會兒力,再次出擊。木天依舊淡笑著站在那裡,盔甲也沒有絲毫問題。

「怎麼可能!」小哩有些鬱悶,她算起來要比木天高了一個大階段,用了五成的力氣竟然一點用都沒有用。

「你用全力試試,放心,我應該可以抵抗。」

「真的?別看我是女孩,畢竟我比你高了一個大階段呢!」

「真的,我想看看這盔甲的防禦到底有多厲害。」


小哩心裡也想看看那盔甲的防禦力,思考了一會兒決定八成實力試試,如果盔甲出現裂痕她就立即收手。


「小心了。」小哩一掌轟出,就連周圍的空氣也發生了短暫的扭曲。木天只感覺有一顆炮彈撞在胸口,然後他整個人飛了出去,最後轟咚一聲撞在牆壁上才停了下來。

「啊!」小哩當下覺得出手太狠了,她怎麼說也要比木天高一個大階段,就算那盔甲防禦力再強也彌補不了。

還沒等她過去,木天便站了起來,嘴角有一絲血絲,笑道:「小哩果真厲害,如果不是有這盔甲我恐怕就一命嗚呼了。」

小哩一臉不可思議,仔細打量了一番,確定木天沒有事情,才開口道:「這盔甲也一點事情沒有,太厲害了。」

木天也對盔甲的防禦力很滿意,滅天師的盔甲都是會隨著主人實力增強而變強,他想等到他達到白銀級別後,抵擋黃金滅天師普通的攻擊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面他都在畫符中度過,木天之所以答應下來也是為了增長畫符水平,就算那些魔獸沒有要他也是要畫的。

不過制汁的過程都由小哩來完成,他倒是輕鬆不少。三個月左右就把那些魔獸需要的符文給畫出來了。

通過這些日子的練習,木天的畫符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橙色高級符文也能輕鬆的畫出來。至於黃色符文,他的體內的符力還不足以畫完。試了幾次,畫到一半的時候就燈枯油盡了。

至今為止距離紙璐要求的時間還有一年多,木天倒是沒有什麼壓力。他相信只要他開啟血脈,實力達到玄鐵級別,在那段時間裡面應該可以把三魂定神符文給畫完。

收了木天的符文眾魔獸都很高興,卻也有幾個惱怒的。

「步桐,我知道你對小哩是痴心一片,但現在她好像根本不理你,而且天天往那個人類那裡跑。你怎麼看?」卡羅笑眯眯的說。

步桐,二階魔獸。藍色暴龍虎族長的兒子,因為從小喜歡小哩,聽說小哩來了紙璐的宮殿便也跟了過來。

藍色暴龍虎是萬獸山脈魔獸家族中最厲害的種族之一,如果不是妖狐一族出了巔峰強者紙璐,恐怕藍色暴龍虎的族長就是萬獸山脈的王了。

因為藍色暴龍虎一族的強大,當眾魔獸知道步桐喜歡小哩之後都打消了念頭。

聽了卡羅的話,步桐臉上陰沉一片,無奈的道:「我能怎麼辦?他現在是紙璐小姐的朋友,小姐再三囑咐我們不要動他。」


「那紙璐小姐不在不就行了嗎?」卡羅陰森的笑道,「明天幾個首領開會,紙璐小姐會出去三天,這三天里我們讓那小子吃點苦頭不就行了。」

步桐一聽頓時心動,但想想又覺得不妥。「這樣不太好吧!大家都收了他的符文,到時候恐怕會幫他說話。」

「放心,有我在沒人敢說什麼。老實說,我第一眼看到那個人類就不順眼。要是你不願意動手,我就動手,小哩到時候恐怕已經心有所屬了。」卡羅循循善誘,「再說了,就算小姐事後知道些什麼,顧及藍色暴龍虎一族的勢力也不敢把你怎麼著的。」

步桐思考良久,最後一咬牙,「好,你說我該怎麼辦。」 在畫符空閑之餘,木天都會坐在那裡領悟五行天相之術。自從晉級到玄鐵之後,他明顯的感覺到對周圍元素的操控得心應手了。他現在最重要的就是,熟練已經會的三種,掌握剩餘的兩種。

經過幾個月的不斷領悟,他總算掌握了木元素和火元素的操控。

這天木天領悟五行天相之術的時候,意識進入到了一個怪異的地方。那個世界全部都是由金屬構成的,房屋,道路,樹木等等。木天心中一動,這裡可算是金屬最多的地方,又沒有一個人,他便大膽的在那裡隨意的操控金屬。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對金屬的認識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認知。

甚至意念一動便可輕易的讓金屬變換各種形態。

金屬世界突然間全部溶解了,變成了一望無際的海洋世界。

木天站在海洋上,卻有種感覺,整個一望無際的海洋都彷彿是他的身體一樣。他只要意念一動便可翻起巨浪,瞬間又可以讓整個海洋風平浪靜。

在他的眼裡,整個世界都是由水構成的,他坐在水面上,心靈與水達成共鳴。

很快,海洋里出現了一顆種子,經過歲月的沖洗,種子開始快速成長,很快便長成了一顆參天大樹。

由那棵大樹為中心,他的根很快覆蓋整個世界,無數的樹木從水裡生長。慢慢的,海洋不見了,代替它的是茫茫的森林。

木天站在森林裡,發現每個每一棵樹木都是一個生命。它們和人類一樣會說會笑,它們的根會帶它們領略世界的奧妙,因此它們不需要移動。

慢慢的木天發現他變成了一棵大樹,他的根,從他的腳底下開始往世界的各個角落。

他站在那裡就可以知道每個人的喜怒哀樂。一場大火從天而降,森林被烈火焚燒化為灰燼。

灰燼不知道在天地間存在了多少時間,變成了土壤,形成了大地。

大地凸起則會形成大山,凹陷則會形成谷地。他站在天地間,抬手成山,覆手為谷。


天地變化都會因為他的一舉一動而發生變化。大地存在了很長時間,土壤中慢慢形成了金屬。金屬越來越多,逐漸佔據了整個大陸。

世界又恢復了木天剛來到時的金屬世界。

金屬世界開始溶解為水,水中生木,木遇大火焚燒成灰,灰沉澱為土,土產金屬……世界在一直輪迴變化中。

木天靜靜的感受的世界的變化,慢慢的陷入了沉思之中。

卡羅、步桐領著一群魔獸氣勢洶洶的來到了木天所在的房間前面,本遇踹門而入的幾人卻被小哩攔了下來。

「你們幹什麼呢?木天正在修鍊不能被人打擾,你們若是來求符文的,明天再來吧!」

步桐氣的直咬牙,小哩這些日子已經成了木天看門的那個啥了,每天都守在門口,不讓任何人打擾,這次他是真的忍不住了。

「小哩你讓開,我找他有事。」步桐臉色陰沉的道。

「你找他什麼事啊!先跟我說,我會告訴他的。」

本來就火冒三丈的步桐這下直接火山爆發了,他一把推開小哩,冷聲道,「你別忘了你是魔獸,他是人類,我們之間水火不融。你最好有點分寸,狗男女。」

無緣無故被罵了一頓,小哩也生氣了。她在妖狐一族中地位本來就不低,又加上紙璐對她寵愛有加,在萬獸山脈中還沒有誰敢這麼對他說話的。

「步桐,你要打架不成,我可不怕你。」她說著便化為本體朝步桐撲了過去。

如果同等階段,藍色暴龍虎要比妖狐強大。換作還沒有晉級之前,小哩或許還不敢這樣說,但現在她要比步桐高了一個階段,自然不怕。

此時步桐又被憤怒沖昏了頭腦,下手根本沒有分寸,一尾巴掃在小哩的本體上面。

小哩和步桐算是青梅竹馬,撲過去也不過是想嚇嚇他,沒有想到步桐竟會對她下重手。沒有絲毫防備,她整個身體都被抽飛出去。

出手之後步桐就後悔了,但是已經晚了。一不做二不休,他走到小哩面前,恨恨的道:「魔獸是不能和人類在一起,這算是對你的懲罰。」

「步桐你混蛋,我不會饒了你的。」小哩被傷的不輕,說話的力氣都小了很多。


「哼,我這就去把那個人類給打殘。你們在一起幾個月指不定已經發生了什麼,這件事情我一定會稟報給幾位長老。」

這下小哩更加的委屈了,也有魔獸想替小哩打抱不平,但是看到卡羅那凌厲的眼神就放棄了。

卡羅不僅位於五階,而且還是妖狐最年輕的長老,得罪了它估計小命不保。這個時候眾魔獸只覺得眼前一黑,然後就聽啪的一聲,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接著就響起了步桐的嚎叫,「混蛋,誰敢打我。」

那都是發生在瞬間的事情,等眼前看到的時候,眾魔獸便看到步桐飛出了十幾米,極為狼狽。

「我在替你你家長輩教訓你,以後再敢狗嘴裡吐不出象牙就不會這麼簡單了。」

木天不知道什麼出現在小哩的身邊,手放在她的身上,為她梳理體內紊亂的符力。不一會兒小哩的眼睛便恢復了神采。

小哩幻化成人形躺在木天懷裡,眼睛淚汪汪的。

步桐在木天手裡吃了虧,更加的憤怒了,指著兩人道,「還敢說你們沒有姦情,我要殺了你。」

小哩再次幻化成本體護在木天的身前,她剛才沒有防備才會被步桐重傷,真打起來她倒是不怕。

步桐已經處於二階巔峰,再加上藍色暴龍虎身體和力量的優勢,就是一般的三階魔獸也沒有把握勝過它。只是青銅四星的木天根本不是對手,這讓小哩很生氣。

「讓女人保護有什麼本事,是男的就出來跟我打一場。」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木天已經可以聽懂魔獸的語言了,知道步桐說的什麼。

「你的實力比他高了這麼多你好意思說,你想打架我陪你打。」小哩越來越生氣,步桐明顯是來找事的,她又怎能看不出來。別人怕步桐,她可不怕。

步桐臉上陰沉,小哩越是護著木天,他就是越生氣。但又沒有辦法,小哩是妖狐一族上一代族長的唯一女兒。

他知道上一代妖狐一族的族長是為了妖狐一族而死,因此整個妖狐一族都很寵溺小哩,現任的妖狐一族的族長紙璐以防萬一更是把她放在身邊。

剛才傷了小哩如果傳出去,他恐怕就會受到妖狐一族的譴責。雖然藍色暴龍虎比妖狐厲害,但他畢竟低了小哩一個階段。

這個時候卡羅出手了,後面的尾巴突然身長,卷著小哩到了一邊。步桐感激的看了卡羅,直接朝木天撲了過去。

步桐位於二階巔峰,相當於青銅五星,比木天高了一個等級。眾魔獸都感覺木天小命不保,小哩更是使勁的掙扎,但無奈卡羅比她的實力強太多了,根本無法掙脫。

「步桐,我告訴你,如果你敢殺了木天,我發誓,我與你不共戴天。」

木天現在的身份為紙璐的朋友,步桐本來是不敢下殺手的。但是小哩這麼一威脅,他是拼著藍色暴龍虎一族和妖狐一族決裂也要殺了木天。

面對步桐強大的力量木天不敢和他硬碰硬,抬手間幾道土壁從地下穿出。通過那次的領悟,他現在對五行元素的操控已經得心應手,真正達到了形隨心動。他發現就算沒有達到玄鐵級別,他也可以不用手印便可以操控各種元素。

木天相信一般的玄鐵滅天師沒有比他對元素掌握更熟練的。

他還是小看了藍色暴龍虎的爆發力,惱羞成怒的步桐將藍色暴龍虎身體的強悍和力量的霸道全部發揮了出來。

幾道土壁在步桐的衝撞下全部粉碎,緊接著又朝木天撞去。

眾魔獸都不對木天抱有任何希望,小哩在那裡嗷嗷大哭,卡羅冷笑著,借步桐之手就算殺了木天,紙璐也怪罪不到他的頭上。

木天眉頭微皺,從地下竄出無數粗壯的樹根,將步桐龐大的身體給團團包圍,就算步桐的力量再大,也沒能掙脫。

他心裡捏了一把汗,藍色暴龍虎的力量果然強大,如果不是這山脈里樹木眾多,他恐怕根本困不住步桐。

自己畢竟是人類,在魔獸眼裡是死敵。他知道步桐後面的勢力,也不想得罪藍色暴龍虎一族,讓紙璐為難。所以他便暫時困住他,等紙璐過來后處理。

可木天不知道紙璐現在根本沒有在宮殿裡面,他體內的符力越來越少。他知道紙璐雖然任性,但在關鍵時候還是比較可靠的。

木天意識到了紙璐應該不會在宮殿里,不然不會放手不管的。步桐冷笑一聲,體內的力量驟然爆發,纏繞在他身上的樹根全部被震的七零八落。

木天暗叫不好,下一瞬間,步桐的粗壯有力的尾巴已經掃在了他的身上。

嘭的一聲,木天被擊飛幾十米之遠。

眾魔獸都認為木天不死也得重傷,藍色暴龍虎的強悍,就是它們魔獸遭受那一擊也不好受,更不要說是人類了。

小哩是真的怒了,三條尾巴上能量越來越密集。困住她的卡羅首先感覺到不妙,立即鬆開她,退後了一些。如果被三尾尾崩直接擊中,就算是他也得受傷。

其他魔獸也發現了小哩的異樣,當看到那尾巴上的紅色光球時全部都退開了。尾崩是妖狐一族特有的符術,殺傷力極大,這裡的魔獸無論誰被擊中都不好受。

「小哩,我們這麼多年感情,你當真要為了一個人類對我下殺手?」

步桐看到小哩的尾崩之時,便知道事情已經很嚴重了。妖狐一族只有到關鍵時刻才會使用尾崩,這已經說明小哩極其的憤怒了。

「在你對他下殺手的時候,我們便已經恩斷義絕。」小哩的聲音冷酷無情,如刀子一般割著步桐的心。 「小哩,你不要出手,我來教訓教訓他就行了。」就在事情一發不可收拾的時候,木天的聲音從遠處響起,然後一個身穿黑色盔甲的男子出現在了眾魔獸的面前。

小哩眼睛一亮,看到木天沒事心裡的石頭總算落了下來。對步桐的怒意也消了不少,他知道只要尾崩甩出去,便意味著和藍色暴龍虎一族為敵。

她尾巴上的紅色光球慢慢消散了開來,眾魔獸也鬆了口氣,如果小哩和步桐打起來,恐怕將會牽連妖狐一族和藍色暴龍虎一族的戰鬥。那個時候整個萬獸山脈都會動蕩不安。

「小子,你說要教訓我?我倒要看看你憑什麼。」沒有了小哩尾崩的威脅,步桐也放下心來。但是小哩對木天的袒護,已經讓他憤怒到了極點。他在心裡暗暗發誓,今天有我沒他。

小哩跳到木天身前,道:「步桐位於二階巔峰,以藍色暴龍虎的強悍,就算是你們人類的玄鐵滅天師也不一定能夠贏,不要逞強,我帶你離開。只要紙璐小姐回來就沒事了。」

「小哩,你先變成人形,我給你說個事。」小哩雖然不知道木天要幹什麼,還是照他說的變成了人形。眼睛一直盯著步桐,只要他有所舉動,就立即帶木天離開。

她想木天讓他變成人形的目的就是不讓她插手。根本沒有在意他幹什麼。突然感覺脖子一熱,扭頭一看,卻是木天的嘴唇印在了她的脖子上。

小哩的臉上瞬間泛起紅霞,脖子上的疼痛讓她不禁的呻吟了一聲,在眾魔獸聽起來卻更像是享受……

「木天你幹什麼咬人家啊,很疼的。」小哩蚊子般的聲音響起,沒有絲毫生氣的意思。

「對不起弄疼你了,接下來你就在旁邊看著,我幫你教訓教訓那個傷了你的人。」

眾魔獸這才發現木天的氣勢發生了很大的改變,實力竟然比剛才一下子提高了很多。

「好。」這次小哩沒有拒絕,像個小女人一樣聽話的站在了一旁。步桐看的都要瘋了,他們的關係難道真的已經發展到那一步了?

木天感覺了一xiati內符力的變化,發現這次沒有像以前的那樣提高一個大階段,這次只達到了玄鐵三星左右的實力。

這也就說明一個問題,隨著他實力的增強,血脈的作用會越來越小,甚至後來會完全不起運用也說不定。

「小子,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步桐發瘋似的朝木天沖了過去,他和小哩這麼多年,還不曾有過那樣的接觸,而這個人類卻做到了,這讓他的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打擊。

「那你去死吧!」木天融合了二十次的千璇猛然擊在步桐龐大的身軀上面。

步桐冷笑的臉瞬間凝固,龐大的身體緊接著飛了出去,鮮血一路噴洒,像個洒水壺一樣。最後重重的摔在青石板上,沒了動靜。




「這是……神階強者!」秦家主因為之前感受過這股威壓,所以此時他連想都不用想就得知這絕對是隱藏在冷家的那位神秘強者。

Previous article

玼尤還沒蘇醒,但是針對它的驅趕已經開始,銀沙帝國主力,準備藉助它侵吞的能量,去進行時空的轉移,這是零諾的功勞也是黑泉放棄使徒的叛變,這一切,地球的孩子並不知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