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是……神階強者!」秦家主因為之前感受過這股威壓,所以此時他連想都不用想就得知這絕對是隱藏在冷家的那位神秘強者。

「還真是神階!」諸葛家主的修為在裡面算是最低的,他的臉色最為難看。

「我們需要撤退嗎?」上官家主比較冷靜,他咬著牙抵抗著這股還沒有用上全力的威壓,費勁的問著秦家主。

「退什麼退!老子的兒子還在裡面呢!」雲家和紫家近乎是齊聲喊道。

秦家主也十分贊同雲家和紫家,他可就哪一個寶貝兒子,要是死在這冷家,那秦家又該誰去繼承?

想到這裡,六大家族的家主,都紛紛硬著頭皮,挺起脊梁骨,努力朝著裡面沖了進去。

只可惜,他們身為尊階,就算最不濟的也是聖階巔峰,他們自然是可以抵擋一陣神階的威壓。但是他們身後的大部隊可就沒有那個能耐了,此時都已經翻著白眼,暈倒在地上了。

沒有被威壓震死,也算是他們走運。

而被魔九曦和血煞調教的那支六十人的隊伍,此時也沒有一個人是站著的,都暈的暈,爬的爬,跪的跪,沒有一個是可以保持著站姿的。

至於秦亦他們幾個,還算是有些能耐,一個個扶著牆、扶著樹,姑且算是可以勉強站住腳了。

魔九曦已經經歷過兩次神階威壓,再一次經歷,她都感覺有些習慣了,再說剛剛才提升了心境,精神力幾乎是提升了一倍不止,在這威壓下保持站姿,還是可以的,只是暫時不能移動半分罷了。

「這灰衣老人這般無差別的發出威壓,對冷家來說也不是好事啊,冷家能有幾個可以抵擋的?十個指頭都能數的出來好嗎?」魔九曦在心裡默默嘀咕,感覺有些奇怪,難不成這人根本就不打算認真幫助冷家?那他來冷家的目的是什麼?

想到這裡,魔九曦竟然覺得心下一涼,一種預感漸漸爬上了心頭。

這人,該不會是向著自己來的吧!

還真是想什麼來什麼,魔九曦才剛剛冒出這個念想,她便猛然間直覺脊樑一震,一股可怕的氣息鎖住了自己的身軀。

尼瑪啊,這貨還真是沖著自己來的!有沒有搞錯!

動不了了!魔九曦在心裡咒罵一聲,連身都不能轉,根本就看不到身後發生了何事。

灰衣老人本來安心盤坐在房間內鞏固著自己的實力,他對冷冽天是非常放心的,覺著依冷冽天的實力對付一個黃毛丫頭應該不成問題。只是當他看到自己手腕處的佛珠斷裂以後,他的瞳孔便狠狠的縮了起來,那佛珠是冷冽天的容器,只要它斷裂,那麼便證明著冷冽天已經化為一灘黑水溶在土地里了,也就證明著冷烈天敗了!

「哼,本尊倒要親自會會這丫頭。」喃喃完,灰衣老人便敏捷的起身,雙腳穩穩的踏在地上,他也不急,而是一步一步,氣勢逼人的走出了房間,用強大的神識尋找著九曦的存在。

當他剛剛走出自己的小院,便用強悍的威壓充滿整個冷家,好讓冷家裡的所有人都動彈不得,然後他鎖定了魔九曦的位置以後,便慢悠悠的跨起了步子。

魔九曦僵硬在原地,良久良久,久到她感覺自己的雙腿都在不聽使喚的哆嗦了起來,她才猛然間聽到一個蒼老的聲音從天而降。 「是你殺了冷冽天?」森然的語氣令魔九曦的後背微微一怔。

魔九曦心裡咯噔一聲,這下也不得不焦急了起來,墨大叔怎麼還不來!按照他的實力來說,不應該是一瞬間的事嗎?!怎麼可以這麼慢,這是在讓她用生命來等他啊。


「閣下,我與冷冽天是多年以前的恩怨,現在也只是一報還一報罷了。」魔九曦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不是那麼的狂妄,而是和和氣氣的對著身後的人說道。

灰衣老人慢慢的朝著眼前的少女渡步而去,他混沌的雙眼裡沒有絲毫的不滿,也沒有任何的怒氣,雙眸平靜的詭異,沒有一絲波瀾。

「嗯,好一個一報還一報。」灰衣老人走到離魔九曦還有十步距離左右的時候,他忽然停了下來,淡淡的說了一句。

魔九曦此時被威壓所震,不能動彈半分,而且又背對著灰衣老人,自然摸不清對方想些什麼,只能把所有的力氣都聚集在脊背上,以防對方忽然出手。

此時,魔九曦身上的魔氣已經被收斂的一乾二淨,在冷冽天快要不行的時候,她就快速的收斂了。

天魔訣本身也是非常強大的,這一收斂,頓時把剛剛釋放出的魔氣全部都吸收的乾乾淨淨,灰衣老人自然也就沒有察覺出魔九曦身上的不對勁。

「不知閣下這是……」魔九曦忐忑的問道。

「剛剛進入一階斗聖,便打敗了冷冽天,實力不錯,天賦更是逆天,十四歲的斗聖,不愧是神獸看中的人。」灰衣老人摸摸下巴,動動唇,半響才慢悠悠的開口道。

神獸?!

魔九曦心裡一稟,頓時知道身後神階的目的了,肯定是冷冽天把聞人白的事情捅給了他,而他暫時在冷家的,目的肯定也是想要得到聞人白。

不過,他也太小看聞人白了吧。雖然她不知道聞人白到底是那個級別的獸,但是如果只是神獸級別的,那麼她卻是萬萬不信的。因為小火人也是神獸,但是它和聞人白身上的氣息,簡直就是一個天、一個地,根本不能比擬。

如果這人是向著聞人白來的,那麼她心裡也就無所畏懼了。

別的東西,她可能還會怕被搶走,只有聞人白和血煞,她不怕,因為這兩人實在是太逆天了。

「神獸?小女子不明白閣下話里的意思。」魔九曦此時在對方的威壓之下,除了裝瘋賣傻來拖延時間外,她還真的想不到別的法子了。

「不明白?呵呵,沒關係,也不需要你明白。」

灰衣老人忽然笑呵呵的說道,他的話音剛落,臉上便呈現了一抹猙獰之色,手掌悄然一轉,一道無色的光芒便出現在了其掌心之中,一種驚人的波動,猛地爆發而出。

冷家的所有人,都看向了波動的所在地。

紫寒和雲飛揚滿眼的震撼之色,那裡分明就是九兒的所在之地,難不成神階去了她那裡?

想到這裡,他們的心裡再也不能平靜了,但是此時全身又被威壓所震,根本不能動彈半分。

魔九曦感覺到身後爆發出一股強悍無比的波動,她的心瞬間靜了下來,甚至還微微閉上了雙眼,整個人都冷靜的可怕。

「九兒!」

空中,忽然一抹身影閃現在魔九曦的斜上方,那是剛剛趕到的帝炎墨。

帝炎墨一臉駭然的盯著下方,那股看不見的波動此時離九兒的脊背只有幾毫米了,他就是想要挽救也來不及了。

剛剛趕到,便看到這樣一幅肝膽盡裂的場景,帝炎墨的聲音近乎於撕裂的狀態。

魔九曦雖然感覺到滿滿的危險之氣,但是在聽到帝炎墨歇斯底里的呵斥聲之後,她的心瞬間安了下來。


救星終於趕到了!

轟!

就在魔九曦心安的那一瞬間,那股驚天動地的波動瞬間便轟在了她不堪一擊的脊梁骨上。

魔九曦被轟出好長的一段距離。

身子在堅硬的地面上彈了好幾下,最後脊背朝地,在地面上搽出了一條長長的痕迹,才停下。

才剛剛停下,魔九曦便嘔出好幾口血,只是這血不再是鮮紅色的,而是紫色的。紫色的血液在黑暗裡,泛著幾縷黝黑的光芒。

帝炎墨一個閃身便到了魔九曦的身邊,他快速的把九曦撈在懷裡,雙手顫抖的餵了幾顆彈藥,才焦急萬分的問道。

「怎麼樣?快內視看看,內臟有沒有出什麼問題。」帝炎墨深知神階的力量,別看這只是隨意的一招,卻抵得上尊階的大招。

魔九曦抿緊雙唇,黑眸帶著一抹柔光看向帝炎墨緊緊皺起的俊臉,有氣無力的說道:「我沒事,就是有點疼。」

是的,確實只是有些疼而已。

這招看似輕飄飄,實則厲害萬分,剛剛被打到的時候,她都感覺整個身子被轟碎了。但是仔細一看,卻發現,身體內卻都完好無損,也沒有內傷,內臟也沒有破裂,她只是隨意一想,別能夠猜到,這估計是血脈覺醒的緣故。

因為魔族,可是出了名的耐打啊,也就是說,她現在也算是一隻「打不死的小強」了。

「哦?神階?」灰衣老人在看到帝炎墨以後,雙眉便詫異的挑起。

不是說這這個大陸上的神階寥寥無幾嗎?就算有,也是在深山老林里閉關呢嗎?怎麼自己才剛剛出招,便出來一個礙事的?

「你是何人?」帝炎墨在確定魔九曦沒事了以後,他便臉色陰沉的站起身,嗓音低啞卻又帶著濃濃的殺氣。

「哼,低等大陸的人沒有資格知道本尊的身份。」灰衣老人倨傲無比的對著帝炎墨說道。

低等大陸?

魔九曦雖然盤膝在地,看似在利用冥想來緩解剛剛的那一擊,實則她的精神力卻是高度集中。

在聽到這灰衣老人說了「低等大陸」這四個字的時候,她便留了一個心眼。

帝炎墨本來就很憤怒與對方朝著九兒下手,此時他卻又說出什麼不配這等目中無人的話來,當他是死人?

****


你們的票票呢?評論呢?好歹冒個泡啊!嗚嗚嗚嗚.. 「沒有資格?你當本尊這個大陸第一高手是胡謅的嗎?」

帝炎墨冰冷的眼神之中,有著一抹令人心寒的殺意。

「大陸第一高手?」灰衣老人不屑的提起唇角,區區低等大陸的第一高手,放在他們那裡壓根就是墊底的存在好嗎?

「本尊才不管你是什麼高手,今日我找這小丫頭有事,你且速速讓開,否則別怪本尊手下不留情。」灰衣老人吊炸天的對著帝炎墨一頓炮轟。

帝炎墨冷笑的哼哼,還真是什麼東西都敢在他的耳邊嗡嗡啊。

下一秒,帝炎墨和灰衣老人好似是看出了對方神色中的意思,兩人不約而同的閃身,威風八面的站在了半空中,嚴肅的對峙著。

魔九曦感覺脊背不再那麼火辣辣的疼痛,她便快速的起身,擔憂的看了眼空中帝炎墨氣勢逼人的姿態,然後咬咬牙,朝著秦家主他們的方向去了。

灰衣老人雖然看似在和帝炎墨對峙,實則他的餘光在緊盯著魔九曦,看到她忽然起身走了,他的心下不由一急,眼神一利,揚起手就想要對魔九曦進行偷襲。

但帝炎墨是何等人物,又怎麼會讓他隨心所欲?

「哼!」

帝炎墨冷哼一聲,他也跟著灰衣老人一樣,刷的揚起手,一道深紅的靈力便直射了出去。

砰!

兩道靈力在半空中相撞,撞出一抹煞是好看的煙花。

「我不管你是那個大陸的,既然已經身在卡偌米森大陸,那麼你就算是龍也得給我卧著,是虎也得給我趴著。」帝炎墨說完,便極速跨出一步,右手之中忽然閃現了一把散發著金光的弓箭。

「火系的神階。」灰衣老人有些棘手的皺起眉頭,他是斗神,而對方卻是魔神,法師比戰士有優勢,這是每個人一出生就知道的事實。

「火系?」帝炎墨聽到灰衣老人的喃喃自語,他只是不屑地勾勾唇角,卻沒有解釋什麼。

金光閃閃的弓箭看起來體形非常的大,起碼有魔九曦那麼高的個頭,但是帝炎墨把它握在手裡,卻看起來非常的輕鬆。


金色的弓箭之上有著細膩的紋路,這些紋路根本讓人看不懂,只是遠遠看去,卻是給弓箭添上了幾分復古的美感。

而灰衣老人眼神湛湛的盯著金弓,雙唇緊緊抿起,這把弓為何這般眼熟?好似在哪裡見過一樣。

然而帝炎墨卻根本不給他任何思考的時間,他依然是赫赫的舉起了金弓,他的手微微拉了一下弓弦,一根火紅色的火焰箭矢便出現在了弦上。

終於,灰衣老人想起來了這弓他在哪裡見過了。

是在史書上,這是「玄凰弓」!是傳說中「失落的戰神」手裡的本命神器!

「玄凰弓!」灰衣老人驚訝的猛吸一口氣,為什麼?為什麼這把神器會出現在這裡,不是說它跟著戰神一起消失於天地間了嗎?為什麼會在一個這麼低等的大陸上出現?!

帝炎墨雙眼一眯,他也沒想到對方居然還能認出自己的武器,按理來說知道這玄凰弓的人應該在極少數才對。

火紅炫目的箭矢在弓弦上蓄勢待發,只要帝炎墨微微一鬆手,這箭矢絕對會朝著灰衣老人射出。

而玄凰弓最令人恐懼的一點便是百發百中,不管持它的人箭術好還是壞,只要是它看上的人,拉開弓弦的那一瞬間,你內心想要射中之人,那這玄凰弓必然會射中。

灰衣老人快速的在腦海里過了一遍對玄凰弓的介紹,他知覺心下一涼,朝後連跳幾步,然後雙手間忽然閃現了一個黑乎乎的盾。

「九星盾?」帝炎墨驚訝的挑眉,沒想到對方也有些家底,居然還有這等神器。

這盾和玄凰弓一樣,甚是巨大,但是灰衣老人卻能很輕鬆的將它提起。而且它也如自己的名字一般。

黑乎乎的盾面上,繞著一圈五角星,數起來正好有九個。

除了這九個五角星,在就沒有其他任何的裝飾了,看起來簡單極了,就是不起眼的圓形盾。這樣理解的人,往往就是大錯特錯,因為九星盾看起來不起眼,埋沒在一堆廢鐵里都無人問津的那種外表。

但是恰恰相反的是,它擁有極其強大的防禦功能,神階的靈力完全可以輕輕鬆鬆的抵擋,要不怎麼會是神器?

神器可是每個大陸都鳳毛麟角的存在,不管是高等大陸、中等大陸還是低等大陸,神器都是極其珍貴的存在,而天階上品靈氣就已經是非常珍貴的了。

帝炎墨很清楚自己玄凰弓的來歷,所以他也不稀奇,只是這九星盾卻是非常特殊的一件神器,它是唯一一件可以不用契約,就能使用的神器,而這神秘人到底是從那裡找到的?

「看來你也不是孤陋寡聞之人。」灰衣老人得意洋洋的舉了舉手裡的九星盾,這神器可是他在多少年前走了****運,意外得之,雖然契約沒有成功,但好在可以使用。

「嘖嘖,根本就沒有被神器承認,得意個什麼勁?」帝炎墨無可救藥的搖搖頭,他說完,眼神忽然一變,冷笑一聲,手裡的弓弦忽然一松。

火紅色的箭矢如流星一般,嗖的一聲,飛了出去。

灰衣老人就算手裡有九星盾,也不能心安,他的眼中,掠過一抹驚慌之色,顯然面對傳說中的玄凰弓,他還是底氣有些不太足。因此也只能一咬牙,手裡的九星盾高高舉起,脖子很沒出息的縮了進去。

咚!

巨大的悶響聲在空中忽然炸響,巨大的九星盾被灰衣老人一把甩飛了出去。

原來是玄凰弓的後勁太大,雖然沒得以讓灰衣老人受傷,但是卻射飛了他手裡的九星盾。

九星盾落在地面上,再次產生巨響,掀起了無數的灰塵。

灰衣老人心裡一緊,雙眼緊緊盯著地面的九星盾,生怕被人撿走,因為就算九星盾跟了他有些年頭了,但是九星盾卻一直不承認他,所以導致契約一直都沒有成功。

現在要是隨便出現一個人,都能把九星盾撿走的。

想到這裡,灰衣老人也不在管對面的帝炎墨,而是一臉慌亂的想要下去撿九星盾。

帝炎墨那裡會給他這個機會?那九星盾本來就可以說是自己的剋星,他又不是腦子進水了,會大發慈悲的讓他撿起盾再來對付自己?!這種事想都不要想!

帝炎墨再次舉起玄凰弓,其實要使用玄凰弓必須得調用非常龐大的靈力,所以這玄凰弓也是有限制的,一天只能使用三次,也就是說,只能射出三箭。

而自己剛剛已經射出一箭了,現在這麼好的時機,就算要冒著浪費一箭的機會,他也不能放棄。

嗖!

一道氣勢磅礴的火紅箭矢再次自玄凰弓上飛出,它的速度快到恐怖,只是一個瞬間,便狠狠地射穿了灰衣老人的左胸。

灰衣老人雙眸不可置信的瞪向空中的帝炎墨,他的身子迅速的朝地面掉去。

砰!



丫的,憋屈了這麼長時間,總算可以弄死這小子了!

Previous article

「其實也沒什麼,就無意間在裡面鍛造了一件盔甲。」其實木天心中有些納悶,鍛造盔甲是玄鐵滅天師的天賦,而他才剛剛達到青銅四星而已。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