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個受人敬仰,一個遭人唾棄。

今日是月的第十六天,也就是正好過了那十五日的期限了。可以公羊白熾公羊家族第一天才的身份,他依舊是有資格進入藏經閣的。也就少讓端木岄小爺稍等了十五日。

十五日啊,那可是一段不斷的時日。十五日,可以干許多的事情了。

端木岄隨手拿過一本本法術武技,先是審視了一遍名字。「『霸王拳』、『棉泊掌』、『九陰火』……」看一本,隨意的丟一本。突然,他像是感應到了什麼。又將地上的法術武技給撿了起來,好好的放在了架子上面。

靠!就算是進來了,也不安生啊。沒想到這藏經閣內還有人。

來來回回,端木岄將這第一層的法術武技看了個大半。沒有心儀的,便抬步向著第二層走去了。中階法術武技,應該會好一點吧。不是他小爺嫌棄,這低階法術武技啊,那效果真真的不怎麼地。

來到了這第二層,明顯的比第一層寬闊了好多。只有寥寥的三個書架。「『枯木功』,以自身法力為源泉,藉助於法力在身體內的循環方式,達到改變自身生機的法術武技。」看著這『枯木功』的介紹,端木岄覺得,這法術武技還真是雞肋啊。這還不是一般的雞肋。改變自身的生機?有什麼用途嗎?

就在端木岄要將這本『枯木功』放回到原處的時候,腦中突然響起一個幼嫩的聲音。「主人,主人。這本『枯木功』用途很大的,主人要收起來,收起來啊。」稚嫩的聲音,不是別人,正是他端木岄空間戒指中的那枚還沒有破殼的蛋,發出的聲音。

只見那枚五彩的蛋艱難的扭動著自己的小身子,一見主人要將那本法術武技放下來,聲音那叫一個焦急。真恨不得自己從空間戒指中跳出來,將那本法術武技帶到空間戒指中。墊著它這枚蛋蛋。

「用途很大?」端木岄小爺聽到蛋的話,心中雖然有些疑問,但是仍舊將這本法術武技放到了自己的懷中。

現在時間有些緊迫,容不得他想太多。他最重要的還是看看還有沒有其它更好的法術武技了。將三個放著法術武技的書架一個個挨著看完了,有些他端木岄只看了一下名字就又放回到了原處。

懷中揣著三本法術武技,分別是最開始的那本『枯木功』,『天元破』,還有一本『地魔掌』。然後,端木岄的腳就踏上了放著高階法術武技的第三層。

********

親,明天就開始上架了。首發三萬哦。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求評論、求紅包、求禮物,各種求,有什麼要什麼,都砸過來吧! 端木岄的腳剛剛踏入第三層,腦中便迴響起一個蒼老的聲音。「熾兒,莫貪多。」這是一句忠告,也是一句警示。說完,他的氣息便消失在了藏經閣之中。剛剛小雪發現的那名隱藏在藏經閣中的人,就是那名老者。

「莫貪多?呵呵,小爺向來都是不貪多的。最多就是,在臨走的時候一把火將你這藏經閣中的法術武技給燒光了。」小爺只燒書,這富麗堂皇的藏書閣還為你留著,以備後用。看,小爺多善良啊。

但見公羊白熾一張俊美的臉頰上浮現一抹嘲諷的笑意,眼底的陰鶩讓人森然。

這第三層,只放著一張長五米,寬一米的書案。書案上四個木盒子,分別是高階法術武技:混元無經,猿武變,囚天指,石化掌。

監視自己的人走了,端木岄出手便沒有絲毫顧及了。一揮袖將書案上的四個木盒子收入自己的空間戒指中,嘴邊上的笑意邪肆。「小雪,小蜴。去,將二層和一層中的所有法術武技給小爺點上火。」

「這藏經閣太冷清了,是應該暖和暖和了。」

端木岄眼中的笑意不達眼底,陰戮的光芒看著的眼前的一切。「公羊家族,呵呵……」從口中發出的聲音陰翳。「這只是一切的開始。」

小爺說過,敢動小爺我的人,『死』,是你們唯一的終結!

突然天空之上,雷雲滾滾。『轟隆隆』的雷聲響徹在這片天地,似乎整個空間都震蕩了。傾盆大雨猛烈的下著,誰也沒有注意到這三層藏經閣的不同。

一夜雷聲不斷,閃電兇猛的像是要將天空分成兩半。可是到了第二日的清晨,天空卻是放晴了。一縷縷陽光從雲層中傾瀉而出,給大地鋪上一層七彩的光芒。

須臾,這邊的端木岄還沒有沾上溫暖的大床,休息那麼幾分鐘呢。小院里一陣繁駁的腳步聲,『轟』的一巨響,端木岄的房門不幸殞歿了。

昨晚他又是挑選法術武技,又是火燒公羊家族的法術武技。一番折騰下來,竟然一干就干到了凌晨時分。待回來之後,天空已經悄悄的放亮了。這下好不容易躺下了,這被窩還沒有暖熱呢,這誰這麼木有素質啊!!

來人一張漆黑的臉,貌似是被氣的了。兩鬢斑白,可是絲毫不影響他強勢的氣息。一腳將門給踹破了,滄桑的聲音帶著一股子的忿恨。「該死的,你這個不孝的孫子!!!」老頭子那聲音很大,甚至不受控制的帶上了一股法力波動,瞬間炸響在端木岄的耳邊。

轟轟的,腦子一時間難以接受啊。

端木岄緩緩的睜開睡眼惺忪的雙眸,無辜又無語的看著一大清早就來自個屋內發瘋的老頭子。貌似,自己沒有招惹到這老頭吧?

慢慢的開口,音色帶著一絲絲的軟糯。「爺爺,有什麼事情嗎?」他甚至沒有從床上起來,半靠在床頭,一副等他老頭子走了,他端木岄還要繼續睡覺的意思。這一看,可把端木霸天氣的鬍子都翹起來了。

「不孝,不孝啊!」一巴掌拍碎了眼前的一張桌子,老臉氣的通紅紅的。就這震碎了一張桌子,他還是沒有解氣呢。吹鬍子瞪眼的,一雙幽深的紫眸就這麼看著床上的小傢伙。似乎再說,他端木霸天怎麼就有一個這樣子的孫子啊。氣死他了,肺都要氣炸了。

「爺爺,沒有事情孫子就要睡覺了哦。」端木岄看著吹鬍子瞪眼的老頭子,腦中在想,這人上了年紀,不會是得了輕微的阿莫茲海默症了吧?俗名,老年痴獃。

要不然,進門了怎麼就一句話。不孝?端木岄挑挑眉,小爺怎麼不孝了。小爺比任何人都要孝好不好。

而端木霸天一聽孫子竟然這麼說,一張老臉原本就被氣的不行,這下子更紅了。抬步瞬間就來到了端木岄的床前,老鷹捉小雞一般,惦著人就躍出了小院,而且直奔一個方向。

這一切來的太快,根本就不給端木岄一個思考的時間。下一秒回神,她已經被老頭子惦著飛出去了好遠。

惡……

看著下面的風景,端木岄的心中拔涼拔涼的了。這老頭子不僅僅是得了阿莫茲海默症,是腦子出問題了吧!就在他小爺想張口問出來的時候,只覺得身子一輕。靠!他竟然被老頭子丟出去了……

成拋物線的落地,這老頭子是想謀殺哇~。

「父親,你怎麼能夠隨意的將岄兒丟下來呢?萬一磕到了怎麼辦。」一把接住端木岄的端木嘯天心疼的看著自家的寶貝,口吻略有責怪。就連看著老頭子的目光,也怨怨的。

聽著爹爹的話,端木岄在心中大讚啊。就是,就是。萬一磕壞了小爺的腦袋,那還怎麼修鍊啊。可事實是,端木岄可能會被磕到腦袋嗎???

想他一個六階天空魔法師,會被別人隨意的一拋,就能夠摔到腦袋?除非是腦子不正常的人才會如此吧。

端木岄窩到自家爹爹的懷中,半眯著眸子。「爺爺,你究竟要做什麼啊。小爺睡的好好的,你幹嘛踹壞了人家的門,還惦著人家吹冷風。」不知道這樣,小爺會感冒嗎?

端木霸天對於自家不孝兒子的話,已經脾氣火爆了。又一聽自家不孝小孫子如此說法,更是火冒三丈。幽紫色的眸子就差變成紅色的了,手指指著端木岄,呼吸都已經不穩定了。活像得了心臟病的人兒,看的某位小爺心裡怕怕的。

「你……你……」端木霸天氣的一句話都已經說不全了。

「爺爺,息怒,息怒哇。」小爺不想當千古罪人,不想你掛掉的。說完,端木岄還很速度的跑到了端木老頭子的身邊,趕忙用小手幫忙順氣。

端木霸天一見小孫子還算不是那種沒有良心的人,冷冷一哼,怒氣沖沖的坐到了桌子旁邊。抬眸怒視眾人,大吼道:「人都到齊了,還不趕快吃飯!」為了這一頓早飯,他一把老骨頭的可是等了整整一個時辰!

這個不孝的孫子!一想到讓他等了整整一個時辰罪魁禍首,端木霸天就隻眼中冒火。

聽到老爺子的話,端木岄嘴角抽搐啊。如此大動干戈,就是為了捉他來這裡吃早飯???眼角瞅著自家爹爹和大哥之間的那個位置,很明顯,是為他留下來的。


靠!

這一大家子的人,不會都在等他來了吃飯吧……

端木岄想到這裡,小心臟顫抖啊。我說爺爺啊,您老餓了就先吃唄。小孫子又不會餓壞,至於嗎?非要將人給掂過來。而且還踹壞了人家的屋門。

拂拂自己衣角上的褶皺,一身黑袍襯著端木岄英俊的臉頰更加的耀眼。優雅的坐下,拿起筷子,吃著桌上面的食物。在他們一家三口面前的,是端木逸塵親手做的飯菜。因為他知道,其他人做的,有可能不符合他家岄兒的胃口。

再說了,這三年以來,他已經習慣了。

「岄弟,來,這幾樣都是你最喜歡的菜。多吃點。」端木逸塵加了一塊排骨放入端木岄的碗中。香氣四溢,真是將桌子上其他的菜色給比了下去。

聽到端木逸塵的話,端木老頭子冷哼一聲,臉色難看。瞧瞧,瞧瞧,這就是他家的乖孫子!不先來孝敬他這個爺爺,就只知道他端木岄!真是不孝啊。

端木岄正吃著大哥夾過來的排骨,聽到老頭子的哼哼,還有那明顯是妒忌的神情,心底悲催鳥。我說端木爺爺,你想吃就直說唄,你不說出來,誰知道哇~。

人心難測,君心更難測啊。頭頭的腦子就是十八彎,彎啊彎,受苦的還是自己的肚子……

端木岄雖然心中是這麼想的,可是臉上的笑容那叫一個諂媚啊。好歹也是爺爺嘛,小爺華夏的優良傳統很好。夾起一塊排骨,不惜千辛萬苦的放入端木霸天老爺子的碗中。還在老爺子鄙視外加不是很情願的目光中,笑著問道:「爺爺,好吃嗎?」

明明就是很想吃,還擺出這樣子一副神情。惡寒,真不是一般人哇。端木岄笑的明媚,似乎沒有看到他老爺子的不高興。

良久,都將排骨吃完了,端木霸天才悠悠的說道:「嗯,還不錯。」

只是一句不錯,就吃掉了他小爺六塊排骨了……

端木岄臉色暗黑,欲哭無淚。總共哥哥做出來的排骨也沒有超過十塊的啊,這個老頭子真是……心中咬牙切齒的,心中決定了,下次一定不給他吃了!

一頓早飯下來,端木一族心情各異。

因為端木霸天非要等端木岄這小子來吃飯,眾人心中都有少許的掂量。還有猜測,為什麼老爺子非要等,而不是不等。

吃完了早飯,就在端木岄想要起身回去修鍊的時候,老爺子點名,將他和自家大哥留了下來。

********

親,首發三萬哦。求首訂哇……

上架了,也許很多的親們會放棄《邪凰葯尊》。但是,血可以保證,這文的走向一定走出大眾文的方向!血會加油的! 「塵兒,聽說你已經是一階天空魔法師巔峰了是嗎?」老頭子一臉的笑容,笑如菊花啊。看的一旁的端木岄心中狠狠的顫了一把。

「是的,爺爺。」端木霸天聽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轉頭看向了自家的小孫子。「岄兒呢?」雖然他能夠看透小孫子的修為,可是他心中總是覺得怪怪的。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懶散的伸了一個懶腰,半磕著紫眸。手中一撮橙色的法力騰升而起,腳下一方三芒星法陣,法陣中間三道玄奧的紋落游弋。端木岄沒有說話,可是卻已經說出了他的修為。三階入門魔法師。

端木霸天看了自家小孫子的修為,發現沒有什麼可懷疑的地方。一切都很正常。可是……,他沒有將疑問說出來。繼而又看向端木逸塵。「塵兒,修鍊有法術武技嗎?」都已經是一階天空魔法師巔峰了,想必自家的兒子應該是教了寶貝孫子法術武技了吧。點點頭,端木霸天覺得這樣是應該的。

果然,端木逸塵的話也沒有讓其失望。「父親給的『通天拳』,孫兒已經練習透徹。『炎火功』也已經煉到了第十層。只是,結界之術,孫兒只能勉強達到地系。」說起結界,端木逸塵不免皺了皺眉頭。

結界師,不僅僅可以封印活物,死物。更加可以以自己施展的結界防禦其他人的攻擊。結界師之分為四個等級,地繫結界師,天繫結界師,玄繫結界師,光繫結界師。

結界師每一個等級的突破,不僅僅需要法力修為,更加看中機遇。也許你的修為已經達到了聖域魔法師了,可施展出的結界也許還是地系。可如果你機遇好,也許你的修為只是入門魔法師呢,可施展出來的結界也許就是最高等級的光系。

能夠成為一名結界師,也是一個人從一出生就被賦予的物質。可是由於結界師是人本身無法控制的,所以一般的就算是擁有能夠施展結界之術的人,也不會將其放在心尖上。只認為是雞肋的罷了。

端木霸天聽到孫子的話,只是眉毛微微的動了一下。「結界之術急也急不來,只能看天意了。塵兒,除了這兩門法術武技,還有練習其他的嗎?」

端木逸塵搖了搖頭,有些嘆息。「爹爹還給了幾本,可是塵兒愚笨,悟不透。」

法術武技,只有一一嘗試、練習,才能夠挑選出適合自己的。不適合的,縱算你練習個八年十年的,依舊還是不會。所以,挑選一本合適自己的法術武技是最難的一件事情了。而且還是非做不可的一件事情。

聽完了端木逸塵的話,端木老頭子將目光又放在了自家小孫子端木岄的身上。眼神示意,他也說說自己的答案。

端木岄接收到老頭子的眼光,心中鬱悶。「小爺忘記還有法術武技這一茬事情了,還不曾修鍊。」那口氣中怨念,十分的深沉哇。

「忘記了?」端木霸天眉毛挑了挑。依他看,是這小子根本就沒有將修鍊一事放在心上吧!不然為何到了如今的年紀了,還只是一個三階入門魔法師!一想到這小孫子十三歲了還只是一個三階入門魔法師,他心中的怒火就一下子『噌』的冒上去了。轉而又想到,這小傢伙在自己去踹門時,還躺在床上睡覺呢,心中更加氣憤了!回答個話,還『小爺』?這個一點也不求上進的小兔崽子!!!

端木岄看到自家的老頭子看著自己的目光越來越不善了,似乎有火焰暴動。像極了今天早上來踹門時的模樣。一個移步,已經穩穩的站在了自家大哥的身後一步的位置。


相信如果老頭子要是真的動手了的話,自家的大哥一定會保護好自己的安全的。

「爺爺,你叫我和大哥來,究竟有什麼事情啊。問題也問了,答案也給了。如果沒有情事了,小爺要走了。」小爺到了現在還困呢,要回去補覺啊。

慵懶的打了一個哈欠,一雙眼睛似乎已經困的不想要睜開了。看的老爺子真恨不得打他一個大嘴巴子,叫他小兔崽子不爭氣!

可是如果他要是真的打了,端木霸天神色一暗。想必他那個兒子會和他吹鬍子瞪眼吧。說不定一想不開,又做出不孝子的離家出走的道路。

他寶貝他這個兒子的態度,比對他自己的親爹他,還要好的多。

想到這裡,端木霸天看向自家小孫子的眼光就更冷了。他就想不通了,這小兔崽子有啥么好的啊。自己的兒子是自己生的,咋就這麼稀罕這小傢伙了。

「如果你再在老子這裡稱『小爺』,信不信老子扒了你的小皮。」小爺,小爺,這小兔崽子以為他是誰啊!端木霸天老頭子的臉色很黑,似乎是有火發不出來,只能憋出這麼一句話。

冷哼一聲,老爺子怒喝。「兩個小兔崽子,跟爺爺我去藏經閣選擇要修鍊的法術武技!」這口吻痞氣十足,讓人真的不敢恭維啊。

而一旁無辜的端木逸塵也無語啊。爺爺,你這是怒火牽連啊。不過對象是岄兒,他也甘願被牽連啊。

端木一族的藏經閣,位於北苑的一片竹林之後。這也是一座三層的閣樓,外表給人一種古樸悠揚的氣息。厚重的大門用的是金色的漆料,威武,霸氣十足。

只是一個放書的地方,還真是奢侈啊。

端木岄懶散的看了看藏經閣,彷彿他就沒有骨頭一樣。看他這副德行,端木老頭子的脾氣又上來了。一揮袖,金色的大門打開,將他們兩個孫子輩的傢伙丟入門內。一甩袖,大門關上。老頭子的聲音傳入他們兩人的耳中。「沒有選出兩本合適的法術武技,不準出來!」

哇!

這老頭子是犯病了,強人所難啊。這要是一兩個月都沒有選出最合適自己修鍊的法術武技,他難不成要餓死小爺和大哥???

嘖嘖,真是的。小爺還想上街上打聽打聽公羊白痴哪裡的情況呢。

他公羊一族的藏經閣被燒了,不知道會如何收場啊。

口中吹著小曲,端木岄從空間戒指中取出被子和孺子,然後直接打地鋪,閉上眼睛休息去了。見到他這樣子做,那正在翻看法術武技的端木逸塵,還特意過來為自家的弟弟蓋好了被子。

生怕地上涼,他凍著呢。

這要是老頭子在這裡,真的會鼻子氣歪掉的!不孝的孫兒,不爭氣的敗家子哇!!!

大半日過去了,除了最初的兩個小時,其他的時間端木岄都在那個奇異的空間修鍊玄心決。雙眸猛然睜開,眼內似乎有著赤色的光芒閃爍。一瞬間而已,便恢復成了原本幽深的紫色。

端木岄伸伸懶腰,右手肘著臉頰,盤腿坐著。一雙美眸看著仍舊在翻看法術武技的大哥,開口道:「哥,你有找到合適修鍊的法術武技嗎?」

來來回回都是這第一層,低階的法術武技真的有這麼好看?「大哥為什麼不去第二層看。第二層放著的應該是中階的法術武技才對。以哥哥一階天空魔法師的修為,要選擇也選擇中階或高階的法術武技來修鍊啊。」

就像是大哥已經練習熟練了的『通天拳』,便是中階法術武技。而那『炎火功』,便是高階法術武技。

「呵呵,岄兒已經醒了。那就和大哥一起上二層吧。放你一個人在這裡,大哥心裡可是很不放心的。」端木逸塵臉上的笑容宜人,就像他端木岄永遠還是一個需要他照顧的小孩子一樣。看的在場的某人,身體華麗的僵硬了。

不過嘴角轉而勾起一抹邪肆的弧度,張口便道:「那小爺就陪大哥一起吧。」

『咯吱』『咯吱』的聲音迴響起在這藏經閣中。端木岄聽著這聲音,真的害怕自己和大哥一不小心將這裡的木質台階給踩斷啊。這要是踩斷了,不知道那個脾氣火爆的老頭子會如何呢……

想到這裡,端木岄的身子狠狠的顫抖了一把……

不是他小爺害怕那個老頭子啊。實在是那個老頭子的所作所為,實屬不是正常人能夠做出來的。小爺今個不就是睡了個懶覺嘛,其實還沒有睡成,便被踹飛了門。我說,按門的錢不是還是老頭子你出啊,真是敗家!

那可是要好幾個錢的。

而且,他小爺最討厭看那老傢伙糾結的模樣了。表裡不一的老頭子,很討厭啊……

所以,端木岄小爺的腳步放的可是非常的輕的,就差下面是一顆蛋了,生怕弄破了它的皮,蛋皮。

來到了這藏經閣的第二層,果然空間是比第一層寬敞許多哇。嗯,法術武技相比於公羊家族的,還略微多了一些。他端木逸塵是一本一本很認真的在挑選,而端木岄卻是弔兒郎當的瞅一眼名字,然後丟的到處都是的。反正也用不著他小爺自個收。

很快,地上便被堆成小山狀了。而端木逸塵下意識的伸手去摸下一本法術武技的時候,很奇迹的摸空了。抬眸一看,才發現,後面的架子上全部都變成空蕩蕩的了。而地上,卻有小山一座。旁邊,還躺著一臉了無生趣的端木岄。 看到如此狀態,端木逸塵苦笑了一下。「岄兒,爺爺可是發話了,我們必須每人選出兩本適合修鍊的法術武技才可以的。不然不給吃飯!」

一邊說著,一邊將地上的東西重新放回到架子上。順便裝了一本在懷中。

「大哥已經選好一本了嗎?那我們去第三層挑選吧。如果修鍊的法術武技階層過低,交手的時候會吃虧的。」如今他手中已經有幾本合適修鍊的法術武技了,所以他準備在老頭子來的時候,胡亂拿兩本充充數就好。

當然,如果這第三層中有讓小爺他更喜歡的話,他也是不介意揣懷中的。

台階同樣是『咯吱咯吱』的響個不停,聽的端木岄小爺的心跳加快了許多。心中想著,哪天了,一定要將這裡的台階給燒了!

丫的,讓你欺負小爺。


陳非大喜道:「二十米,溫秘書長,二十米還有得救!快,快!」

Previous article

靈道調侃,「只用房間嗎?人用不用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