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師姐,多謝你。」呂陽默默地在心底說道。

兩人回到府中,各自回房,呂陽摸了摸下巴,向新房走去,那裡正有六個千嬌百媚的女子等著他,心情自是不必多說。

「公子,你來了。」

剛入房門,卻見是青梅六女如過去一般,坐在那裡等候著他,只是今rì與平常不同,她們所穿衣裳,是大紅的喜袍,而房中也點著紅燭,張燈結綵,極為喜慶。

「奴婢給公子更衣。」青梅眼中帶著一絲喜意,有些嬌羞,但同時也期待無比地說道。

陽點了點頭,張開手臂。

第二rì,呂陽帶著七星衛,和呂青青一起來到城中廣場。

獄界時常yīn雲籠罩,不見天rì,眾人只能依照天空的亮光模糊判斷時間,不過此時天光大亮,便是沒有到正午,也該差不多了。

其他子弟多有前來,依著彼此之間的熟悉程度,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處,呂陽認識的呂牙等人還沒有來,便先與呂青青站到一邊,與其他人保持距離。

「師弟,昨晚可還滿意?」閑著無事,呂青青幽幽地問了一句,說不出的酸泛。

「師姐,你不要生氣,我納她們為妾,也是為了你啊。」呂陽哭笑不得,也不知她心裡是否介懷,只好說道。

不過他這話聽來荒謬,卻是直白得不能再直白的大實話,他納妾,還真是為了呂青青,更為是了大易呂家。i

需知呂陽並非呂氏親族,而是附庸奴僕,因功擢升,賜主家姓而改其名。

當他結識呂青青,並且與呂青青走到一起,合籍雙修之後,經由呂宥默許,便是半個蒼茫呂家之人了。

蒼茫呂家乃是由大易一脈繁衍,反過來入主大易,亦是名正言順,所以,他又是半個大易呂家之人。

以他如今的年齡和修為,與嫡系四小姐的結義姐弟關係,以及受七世祖器重,在葬星海和獄界中掙下的家業……種種情況綜合考量,便是入主大易,成為下一代家主,問題也不大,若說大易皇族,也只是勝在庶族眾多,凡間勢力強大而已。若論修士根基,仙門人脈這些根本xìng的東西,絕對不是呂宥和呂陽之敵。

不過呂陽的後代不能像他一樣寄人籬下,若要娶呂青青為妻,也必定要有自己的基業,開峰辟府,自成一脈,勢在必行,而想要開峰辟府,繁衍子嗣,培養庶子,也是必然。

子嗣從何而來,還不是靠的娶妻納妾?

不說修真界,便是連根xìng低劣的凡人,禮法規矩也同樣如此。

呂青青看了他一眼,卻不言語,側頭思索著什麼。

呂陽苦笑,也只好溫言相勸,讓她不要太在意此事。

呂陽道:「我收她們,也只算是水到渠成而已,身為我房中侍婢,實際早就是半個妾侍了,有喜好此道的,第一天就能收房,而數十年時間下來,女人更是不知幾許,還請師姐勿怪。」

「你說這個,難道還真想三宮六院,妃嬪三千不成?」呂青青瞥了他一眼,卻是突然笑道,「好了,我也不是無理取鬧的蠻橫千金,又怎麼會怪你?」

「這就好,這就好。」呂陽訕然道。

「師弟,你可有想好,怎麼安排她們?她們都沒有修鍊至先天的根本,將來多半是不能長隨你左右的,而凡人之壽不過百年,韶華之年,怎敵得過時光匆匆?」呂青青忽然想起一事,又問道。

「這個我也聽人說了,若是遇到無情的修士,用完之後順手就拋,也不去管這些事,而我不是無情之人,自然要照顧她們周全,不過,為她們延年益壽我是真的沒有辦法,也不可能幫她們晉陞到先天秘境,還是想辦法為她們每人取一枚不老丹,使其不致容顏衰老便是。」

「等她們離世了,子女也該早已長大chéngrén,兒孫自有兒孫福,我們身為修士,卻是不宜過多插手世俗。」呂陽說道。

這也是一般修士與凡人相處的辦法,無論是親,戀人,還是子女,一旦仙凡有別,便是再難回頭了。

「也只好如此了。」呂青青聽完,默然應道。

仙凡有別,終究不是一句空話。

兩人談了一陣,忽見呂牙等人向著這邊走來,呂陽伸手招了招,道:「這邊。」

「呂陽師兄。」呂牙等人面露喜sè,紛紛走了來。

他們身後各自帶著幾名死士,盡皆玄衣青帶,默然挺立,也不前,就站在四周背手jǐng戒。

這是族裡提及的要求,要他們帶門人前往西界門,無論做什麼事情,都必須要可靠的麾下部屬才行,而最可靠的,當然就是死士了。

他們也不擔心所帶部屬不足,因為他們決定和呂陽一起行動,可以借勢而動。

「你們怎麼來得這麼慢,就快要到時間了。」呂陽看了看五人,說道。

「我們府中有不少雜務需要處置,哪及得師兄逍遙自在。」呂牙笑道。

「不說這個了,他們來了。」呂陽神sè微動,向遠處看去,卻見是數名氣息深沉的族中修士,向著這邊飛來。

為首者是一名面相依稀有些熟悉的修士,手執一柄金sè長劍,落在了廣場zhōngyāng的高台之。

「劍符令至,如世祖親臨,所有呂家子弟聽令。」

眾人聞言,神sè一懍,三五成群攀談的不攀談了,倚欄側立,或者乾脆蹲坐在地的,也站起來了,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地挺直身軀,神情肅穆,注視著高台之的這名修士。

這個時候呂陽才認出來,這名修士正是當初世祖身邊,有資格坐那六座玉椅的六位族老之一,人稱飛龍長老。

飛龍長老朗聲道:「所有人登船,前往西界門,出發。」

他當空拋出一枚小巧的木印,這枚木印迎風即長,很快便化作一艘巨大的寶船,雕龍畫鳳,極盡華美,但在華美的同時,龐大的身軀帶著巨大的yīn影懸浮,給底下的人帶來了巨大的壓力。

這艘寶船浮在空中,便如巨獸一般,有著遮天蔽rì的威勢。

「我們去。」呂陽看了看,帶著呂牙等人,向面飛去。


不久之後,所有呂家子弟都飛了去,而寶船也緩緩開動起來,然後,速度漸漸變快,竟似一道流光,飛速向遠方遁去。

彷彿一道利箭劃破長空,長長的虹尾,橫亘整個天際。

「好快的船!」

寶船中,呂陽等人盡皆如履平地,卻不是自身運起法力抵擋罡氣,而是因為寶船本身的法陣有保護之效。

他們只見到四周一片渾青,絲毫看不清眼前的景物,也不知道快到了何等的地步。

「這般是破空舟,據說是飛龍長老的在一座古仙墓穴所得,每息能飛十萬里。」

「什麼,十萬里?等閑修士平常也就是一rì飛縱萬里,十萬里的地界,需要十rì行程,竟然瞬息之間就能飛到了。」

「是啊,再有六息,便萬里了,快要能趕得光!」

聽到旁人的說話,眾子弟不由得盡皆駭然,但在同時,也不由得生起了一股深深的驕傲。

這是他們呂家的長輩,這是他們呂家的法寶,能夠坐在如此的法寶之,也是他們的機緣。

「好啊,有了這樣的寶船,本來需要大半年才能飛到的西界門,很快就能到了,不過每息十萬里並非是這座寶船的平常速度,想要發揮到如此境地,也是極耗法力的,若不是緊急,也只以這艘寶船的低速飛行。」

「就算是低速,也比其他飛舟類法寶快不知多少倍了,我看,我們一天之內,必定能夠到達西界門。」呂陽靜心感受了一下,又再問了一聲煉天鼎中的丁靈,以她的神識,可以察覺到,這艘寶船正在以比低階修士快百倍的速度破空飛行。

如是趕路,一路飛越高山重重,荒原無數,因為天有著無盡神雷的緣故,並沒有飛得太高,而遇到一些難以穿行的山脈,也不得不繞行躲開,一些獄城的附近,更是不敢貿然接近……

七轉八折之後,眾人已然分不清,自己到哪裡了。

不過他們都知道,引領行程自有長輩cāo心,自己也無需多慮,只等到達目的地后依令行事便可。

於是,眾人也都放下心來,各自在船閑聊,或者修鍊。

又再一rì之後。

「轟隆……」

「轟!」

漫天的炸雷,吸引了眾人的注意。

「這……」

「這是哪兒?」

眾人眼中皆是驚詫,因為他們發現,此地荒僻單調,竟是一片野外地帶,早已不在城中了。

原本被法陣阻擋的雷霆,此時也出現在眾人眼前,時不時地降下,轟鳴之聲不斷。

「我們停下來了,可是到了西界門附近?」有呂家子弟反應過來,連忙問道。

一整rì的飛行,他們都沒有聽到雷聲,只有被法陣阻擋的罡風撕裂餘波,而船體靜止下來之後,漫天的雷聲才能傳到他們耳中。

「不錯,在這裡的前方一萬里,就是逍遙島,黃泉門,血魔教,尚元宗四大魔道門派聯合鎮守的界門所在,那裡也有不少魔道高手,能夠感應到我們氣息,再不停下,就要被他們察覺了。」

飛龍長老走了出來,傲立船首,向眾人說道。

「族老。」

「族老。」

眾人本來各自閑談,議論著如今的情況,見到他出現,紛紛行禮。

「兒郎們,家族派你們在此,另有指令,你們現在的任務,就在留在船,靜觀其變,如果有用到你們的時候,自會有人轉達,不過,等候的同時,也不能過於懈怠,全都給我打起jīng神來,該鍊氣的鍊氣,該準備的準備,明白沒有?」

他雖然沒有吐露這次集結的真正意義所在,但話里行間,卻透露著一股大戰將至的嚴肅。

有些消息不太靈通的子弟,這時候也回味過來了,家族好端端地把他們帶來此地,卻是留在三千裡外不動,顯然是要執行特殊使命的。

西界門是魔道掌控之地,難道……

不少人紛紛驚覺:「難道,家族要和魔道開戰了!」

「西華劍尊!白家老祖!呂家老祖!」

轟隆隆!

此時,萬里之外的西界門空,一個悲憤的聲音響起,震動天地。

發出這個聲音的是一名全身染血,彷彿經歷過一場絕世大戰般的修士。

這名修士身的氣息異常奇特,行止之間,波光流轉,竟是達到了極為高明的五氣朝元之境,全身法力,不但通玄,而且還圓滿大成,達到了不可思議之先天圓滿之境。

這是一名和呂家七世祖一般,先天大圓滿的修士,甚至於,在大圓滿修士之中,都是佼佼者。

「小輩,你不是我們對手,還是儘早放棄,如若你識相,乖乖撤去大陣,我等還可以饒你一條xìng命,甚至於,收你為門人,保你一生榮華寶貴……」

宏大的聲音彷彿滾滾雷霆,在雲層之中響起。

「呸!枉你們還是前輩高人,竟然以三打一,聯起手來欺壓我一人,當真以為我血魔教是好欺負不成?」

話雖如此,這修士卻是無奈,他身的法力氣息早已衰弱至微不可察,如果不是先天圓滿的境界奇特,也許早已連大陣都無法支撐,身體也無法浮起,就要從天空掉落下來。

但即便如此,他的身體也達到了油盡燈枯的邊緣,渾身鮮血不斷噴涌。

他身的元氣,開始飛散,點點清光猶如夏夜之中的螢火蟲,不斷飛散。

他眼中的神采猛然黯淡下去,忽然面如死灰。

「長老!」

在他身下,是一座城,這座城池雖然比不呂家建造的石城那般龐大,但卻也有數百萬人口,城市周邊,也有凡人村鎮,一切都似模似樣。

只是此時,保護整座城池的大陣破碎,蛋殼一般的清光護罩,無數裂紋如實質般湧現,彷彿一張又一張的蛛網。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個護罩要堅持不住了。

「這三個聲音背後是什麼人物,竟然如此強橫?」

「一擊,只是一擊啊,整座城池的守護大陣就裂了!三人聯手,真有那麼強大?」

看到這一幕,眾人也跟那圓滿修士一般,面如死灰,只是他們並不知道那三人身份,甚至連他們的身影也未曾得見,更多的是無謂的猜測。


或許他們根本不會想到,這次來犯的三個敵人,竟然就是西華劍尊,白家老祖,呂家老祖,三位道境的巨擘!

雖然僅僅是一具陽神化身降臨,但也不是等閑先天能夠抵擋得了。

能夠抵擋三人聯手一擊而不死,這名先天圓滿的魔道長老,也實在足以自傲了,或許正是因為如此,三人才停了下來,開口招攬。

「眾弟子聽令,凡我血魔教弟子,全數以jīng血祭煉之力,引燃潛力,注入陣基!」感受到自身壽元的飛速流逝,滿身鮮血的長老突然開口大喊。

「轟!」

他的身體猛然炸開,化成一條通體猩紅的血龍,猛地對著天空張開了大口。

雲層中,三個巨大的身影悄然浮現,萬千雷霆在他們身後如蛇涌動,但奇怪的是,所有yīn魂鬼祟之物都極為懼怕的神雷,卻彷彿無視他們一般,仍然不斷地向著下方的法陣劈去。

似實還虛,道懸虛空! 第505章撕毀盟約下

此時,出現在這裡的三尊人影,並非是三位道境巨擘本尊親臨,而是一具陽神化身。

所謂化身,如皓月當空,照之江河則為一輪,而照之池塘,又是一輪,天下江河,池塘無數,則化身無數。


這些化身實力不強,依著距離本尊的遠近,用心的多寡,呈現不同的境界,有的全身毫無一絲法力,弱小如凡人,有的則為先天修士,擁有一定的神識和法力,而有的已經領悟虛空,達到虛境,更有圓滿以大成高手,甚至是同為道境的化身。

如果一名道境巨擘全力祭煉某一化身,把畢生jīng修的所有法力與神通灌注其中,甚至有可能,這尊化身比本尊還要厲害。

這名顯現出血龍法相的魔道長老神情嚴肅,巨大的眼瞳驟然緊縮,彷彿蓄勢待發。

「沒用的,我們這三尊化身,乃是圓滿境界,更有晉陞道境之後的天道體悟加持,你絕不會是對手。」穿行於漫天雷光之中,巨大的聲音從天邊飄來。

血龍身軀不安地扭動,他心裡知道,對方所言的確不虛,道境乃是先天之的境界,修成陽神,奧妙無窮,不要說這三尊化身為先天大圓滿境界,即便是先天一重,也有可能擁有某種特別的能力,而這種能力,絕不是其他同樣先天一重的修士所能比擬的。

「我不會讓你們得逞的……」血龍蜷縮著身軀,滾滾元氣在他身涌動,突然騰的一聲,彷彿火焰一般熊熊燃燒起來。

地面,眾血魔教弟子全都眥目yù裂:「長老!」

「沒用的,已經停不下來了……」一名尚元宗的長老感嘆道,「古寒他祭出的是無量血海大神通,全身jīng氣化為血海,漫天靈氣為己所用,瞬間爆發出數倍於本身的力量,但這股力量,卻不是他現在這種境界所能駕馭的。」


轟轟轟!!

Previous article

他讓著舒氏,只是因為自己當年的愧疚,沒想到她居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出手,要害他的阿琛!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