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竟然有這等神奇的功法!」葉澤濤不由得吃驚。神識繼續毫不客氣地探查整理著,很快便將守護者運行的這一套功法了解清楚了。

這是一套極為神奇的功法,葉澤濤簡單地總結了一下,就是能夠將雙方的實力拉平到某種程度上。並且始終能夠保持著略勝一籌的狀態。


在這種狀態下,對手比自己實力弱小的話,那能量的消耗會大幅度的降低;對手的實力強,或許會有更多的消耗,但肯定是更加合理的,不會有多少浪費。

「前輩,這功法叫什麼名字?」葉澤濤忽然開口問道,臉上的笑容十分燦爛。

「無限增幅術!」

守護者淡淡地說道。冰冷的眼神盯著葉澤濤,彷彿是在看著一隻獵物。

葉澤濤默默地念叨著這五個字,竟然在瞬間決定將能量的運轉按照這個來運轉。

似乎是很有默契的,守護者竟然沒有出手,而是頗有興趣地看著葉澤濤施展。

葉澤濤的神識一直都放在守護者的身上,自己的身體按照無限增幅術的運轉方式來運作,很快便掌握了主動權。

當無限增幅術成功運轉的一瞬間。葉澤濤就明白了太多。他終於知道為什麼守護者能夠輕鬆地擋下他的攻擊了。

因為他利用無限增幅術的附加功能,已經可以做到用同等能量來對抗,能量恰到好處。

同等能量的爆發威力相同,這樣一來,便不會有誰受傷,當然,前提是進攻的能量不會發生自爆。

不對!

葉澤濤眉頭縮成了山峰,他覺得自己還有什麼東西給遺忘掉了。

再次細心地感受了一下,葉澤濤看著守護者的眼神漸漸變得慎重了起來。這無限增幅術的威力絕對不止這麼一點!

葉澤濤用相同的手段,接連擋下來守護者的十八次攻擊。當他要抵擋十九次攻擊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身子一震,強烈的虛弱感傳來。

仔細地一看,葉澤濤明白了無限增幅術的作用機理。

這時候,守護者實在是看不下去了。直接一巴掌揮出,一道光華避無可避地打入到了葉澤濤的腦海中。讓他徹底明白了什麼是無限增幅術。

無限增幅術,理論上可以把自身的實力與對手實力無限的拉近,甚至能夠扯平。

而碧血丹魂給自身增幅能量就是源於這種增幅術,施展無限增幅術是需要消耗碧血丹魂的,需要將碧血丹魂轉化成能量,然後才可以實施。當碧血丹魂消耗光了,那就需要消耗自身的機能,來視線無限增幅,這就相當於是一種透支行為。

「好傢夥,原來如此!那豈不是說明無限增幅術是更高版本的碧血丹魂,是源頭嗎?這一份禮物的確是夠大了。」葉澤濤深吸了一口氣,努力平息著自己的激動。

有了這無限增幅術,他幾乎可以變得無敵了,就算是遇到強者又如何?大不了把雙方之間的實力無限拉平,然後儘快解決對手就可以了。

想到這裡,葉澤濤直接收手了,對著守護者重重地鞠了一躬,道:「謝前輩!」

「行了,別他么的在這裡跟老子假惺惺的,老子說了要給你一份大禮,你要是丟了老子的臉,老子肯定會收拾你!就算是你死了,也別想好過!哼哼!」守護者冷哼一聲,罵罵咧咧地說道。

說完,守護者一揮手,直接將第三關給結束了。

當兩人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時候,眾人還沉浸在錯愕之中,他們真的不理解為何守護者這般容易地便將無限增幅術給了葉澤濤。

「行了,既然你的第三關已經過去了,我們能夠做的已經做到了,你就快點滾蛋吧!記住,等你下次來的時候,千萬別打擾老子睡覺,否則的話,哼哼,我會讓你後悔的!」守護者背負著雙手,看都不看葉澤濤一眼,直接向著他出現的方向走去,幾步下來已經消失了,唯獨聲音還在天際之間飄蕩著。

看著消失了的守護者,葉澤濤深吸一口氣,深深地鞠了一躬。

他脾氣火爆,愛罵人,愛動手,可卻是用另外一種方式在教他,這一份恩情,難以回報。

封靈抽空轉了回頭,說道:「行了,這裡沒你的事兒了,快點走吧,大人剛睡的時候最沉最死,我們可以盡情的折騰,你快走,不要浪費時間!」

這……

葉澤濤苦笑一聲,道了一聲謝,轉身向著來處走去。

光華一閃,葉澤濤重新走入了萬幻之門。(未完待續~^~) 從萬幻之門出來,葉澤濤最想做的事就是閉關一段時間,對於自己這些日子所接受的東西進行一系列的整理和感悟。

可葉澤濤剛剛接觸到了外面的人,眾人紛紛過來請示問題,就讓葉澤濤徹底放棄了想要閉關的想法。

面對著海量的公文,葉澤濤也表現出了工作狂人的特質,幾乎晝夜不停批示公文。有了葉澤濤的親身示範,長老院就跟一台發動機一樣,瘋狂的運轉,不管是誰都兢兢業業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

好不容易處理完了積壓的工作,葉澤濤感覺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天龍星也必須像藍星帝國一樣,有一個高效的管理團隊。

如果丘文和和沙行平能夠在這裡就好了,這是兩個處理軍政事務的好手,有他倆帶起一個班子,天龍星應該能夠高效運轉。

其實,所有的一切,落實到最後,所需要的就是人才!葉澤濤在百忙之中,帶領著笑雨,火伯,郭鼎,楊傲塵這幾個天龍星最德高望重的人物還有長老院長老一起去視察天龍星軍政學院。

經歷了救治笑雨和搬運靈脈兩件事情,無論是郭鼎還是楊傲塵,對於葉澤濤的能力已經是高度認可了。而且復活之後的笑雨,對於葉澤濤的態度是鼎力支持的,這就讓郭鼎兩人更加支持葉澤濤了。

當視察到天龍星軍政學院的時候,眾人被軍政學院的景象給感動的一塌糊塗。

在院長金龍的帶領下,全體的軍政學院學員,聲勢浩大發動了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活動。其實各部門給這個軍政學院的配給。就是一塊場地,加上一些行軍帳篷和日常的伙食最低標準。

在金龍接手之後,也有不少的學員因為耐不了這裡的清苦而開了小差,但大多數的學員還是留下來。在金龍的領導下開闢出菜地和種植糧食的田地。

所有的學員都住在行軍帳篷中,所有的課業全部是在露天環境下進行授課的,在授課之餘,還要進行軍事訓練。不得不說。所有學員的日子過的是十分清苦的。

金龍沒有避諱遇到的問題,按照秦軍的老規矩,上級視察只說問題不講功勞,把存在的問題跟葉澤濤詳細介紹了一遍。

葉澤濤聽了不覺眉頭緊鎖,要解決的問題太多了,現在最要緊的就是安撫一下金龍。

「金院長,在艱苦的條件下,總會有意志不堅定的人會脫離條件不好的團隊。這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無法解決的問題。

這個責任並不在你,你已經儘力了。其實,跑了也好,跑的都是意志品質薄弱的人,對我們的事業沒有忠誠感和長遠認識的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反而是純潔了我們的隊伍,這一點也應該認識到。」

沒等金龍開口,火伯嘆息道:「金院長,你辛苦了,在如此惡劣的條件下,你能夠做到這些就不錯了。我知道,培養人才,就是一個砸錢的買賣,在這一段時間裡,我們確實沒有盡到我們的責任。但是我想。這個情況將不再發生了。」

葉澤濤點頭道:「這是天龍星人才儲備的大事件,關係到天龍星的未來和發展。這樣,今天我們就在這裡現場辦公,對於軍政學院碰到的事情。現場發現,現場解決!」

這個提議。就連郭鼎和楊傲塵都鄭重點頭表示同意。說實在的,那些在露天學習和訓練的學員,一個個黑黑瘦瘦,深深刺痛了每一個人的心。要知道,這可是天龍星和藍星族的未來啊。

雖然這些學員所代表的階層已經發生重大改變,但誰都知道,這已經是個不可阻擋的趨勢了。天龍星因為某些變故,已經積重難返,如果不做出傷筋動骨的改變,恐怕真的要亡族滅種了!

經費,人力,物力!

所有的一切,都圍繞這三個問題展開了。

楊傲塵主動請纓,把經費的問題攬在了自己的身上,向葉澤濤表示,自己馬上下山籌款,不籌集到足夠的款項,自己絕不回九龍山。

見楊傲塵下了軍令狀,郭鼎把人力物力的事情攬了下來。

郭鼎是九龍山長老院的原首席長老,培植的勢力遍布天龍星,各種學員所需的建築材料,各種的裝備,還有軍政學院所需要的龐大的建築人力,都必須要從各個城邦中調取。

這可不是下一道命令就能夠實現的,如果僅僅是命令,下面可以找出一百個理由說無法辦到,而郭鼎這樣的人出馬,各城邦再怎麼不願意,也只能是乖乖把所需的各種人力物力奉上。

說干就干,楊傲塵和郭鼎兩個馬上收拾了一下,帶著幾個護衛就出發了。

葉澤濤跟火伯商量,看看能不能通過藍星族留下來的傳送捲軸,從修真大陸把沙行平和丘文和給接過來。

天龍星必須要走正規化建設的道路,從最高權力到最基層的權力,應該是服從領導,相互制約互相扶持扶助的良好互動機制。

在這個機制下,所有的權力部門會通力合作,各自發揮出自己的領導作用,把天龍星的所有事物完全導引到一個高效的軌道上。

而實現這樣的權力分配,需要的是有經驗的高級領導人才,只有在有經驗的高級人才在成體系的管理系統運作下,才能夠實現權力的高效改造。

火伯聽了,不覺連連點頭嗎,葉澤濤這些日子所做的一切,讓火伯對於葉澤濤越來越有信心,對葉澤濤的話,葉澤濤的想法,都已經到了深信不疑的地步。

既然葉澤濤想要從修真大陸調人,火伯表示,自己一定要把這個任務給完成好。

笑雨見葉澤濤看看自己沒有說話,知道葉澤濤也有任務交給自己,只不過因為自己的身份地位太顯赫了,葉澤濤一時間不好意思開口。

想到這裡,笑雨笑道:「小葉,不,葉長老,在輩分上,我或許比你高出很多。但是,不管是輩分多高的人,都要按照藍星族人的規矩來。你是長老院首席長老了,我也就必須無條件聽從你的命令。你有什麼想法,就直接下命令吧。」


葉澤濤慨然笑道:「前輩,現在天龍星四面楚歌,最迫切的問題就是缺少超級高手坐鎮。天龍星已經幾十年沒有出現破壁期的高手了。現在已經有了大的靈脈群,我想,請您親自挑選,給咱們天龍星培養出超級高手。只有這樣,天龍星的危機才能夠稍稍得到緩解。」

笑雨點頭道:「是啊,一個星球富庶只不過虛假的繁榮。只要一場惡仗,就會使繁榮富庶變成窮山惡水,沒有破壁期的高手坐鎮,什麼都是虛假的。保不住自己的成果,即便是再富有有能有什麼用呢?」(未完待續~^~) 對於葉澤濤想要培養出超級高手的想法,笑雨給予了充分的肯定。

葉澤濤讓笑雨在天龍星整個範圍內挑選有天賦的人才,不管挑到多少人,全部集中到九龍山,採取公平公正公開的方式進行遴選,然後由笑雨拍板,帶領有資質的人選到靈脈群進行修鍊。

笑雨慨然應允,帶著葉澤濤賦予的使命下山,去尋找有資質的人群。

把所有巨擘一般的人物打發走,葉澤濤回到了九龍山,召集長老院剩餘的長老,一邊處理日常工作,一邊進行組織學習。

現在,長老院的長老必須要走出去,遊歷天龍星的各個角落,及時發現問題,及時彙報,並作出初步的處理意見。根據這些來自於第一線的彙報,本著尊重一線人員意見的原則,長老院在做出相應的處理結論。

讓葉澤濤始料未及的是,出去的長老反饋回來最多的就是基層腐敗,出現權力交易,官商勾結,侵害普通民眾的事件。

由此而衍生出的問題,是非常複雜的,最高權力機構下達的指令,到了基層基本上就是一紙空文,所有的決定,都由基層權力做出,在自己的地盤上,就是自己說了算,想怎麼做就怎麼做。

在很多的地方,甚至出現了極度奢華的背離最高權力的情況,就像是國中之國一樣,地方上的城主一級別的權力機構,儼然成了土皇帝。

除了象徵性向最高權力繳納應盡的義務,根本就不把最高權力放在眼裡。

對於這種狀況。九龍山長老院義憤填膺,紛紛表示要嚴懲這樣的地方惡霸,如果不這樣做的話,這些地方性的勢力。就會形成藩鎮割據的狀況。

對此,葉澤濤選擇了隱忍,因為在短時間內,自己還抽不出足夠的人手做這件事情。

葉澤濤深諳權力之道。像這種行為,是必須要除惡務盡的。如果在人手不夠的情況下倉促出手,就只能是虎頭蛇尾,不了了之。

這對於最高權力來說,那就是一種自墮威信的做法。葉澤濤要等,等人手全部到位再說。因而葉澤濤命令出去巡視的長老,務必要低調調查,一切都秘密進行。先掌握足夠的證據再說。

葉澤濤等待的就是火伯三老的回歸以及丘文和和沙行平的到來,沒有這些德高望重的大佬支持,對付貪腐就少了一種道義上的支持。

最先回來的是楊傲塵,他走了一圈,找了自己的舊部,你一些我一些就把所有的錢款給湊齊了。郭鼎幾乎是腳前腳後跟楊傲塵回來,他也是找到自己曾經扶持過的人。把軍政學院所需的各種物資和相關人員湊齊,回來複命。

葉澤濤把出巡長老反映上來的情況跟郭鼎兩人說了一下,這兩人表現得十分謹慎。因為涉及到的人員,都有著錯綜複雜的關係,以彙報上來的人的罪行來看,殺頭都不為過,但這可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的事情啊,一個不謹慎,就會引起天龍星權力機構的動蕩的。

郭鼎兩人的表現,也在葉澤濤的預料之中。不管怎麼說。這兩個傢伙腦子中保守的味道很濃,對天龍星進行傷筋動骨的大改造,他們不但猶豫,甚至可能是相當抵觸的。

葉澤濤沒有給這兩人講大道理。而是選擇冷處理,反正這事情已經通報給你們了。至於以後會有什麼樣的手段應對,也算是提前讓他們有個心理準備。

最大的驚喜,就是火伯把沙行平和丘文和給帶過來了。可想而知,葉澤濤見到了這兩位老戰友該是多麼的高興。

葉澤濤把自己的情況跟這兩人粗略一說,再把金龍帶來,把酒言歡。

在談及天龍星的事物的時候,丘文和認為,現在天龍星積重難返,即便是建立起來禁軍和軍政學院這樣的強力機構,也必須要進行自上而下的每一層的大改組。

現在,這樣的大改組所需要的就是一個良好的契機。

幾人正討論熱烈的時候,忽然瞿煥章過來,神色異常凝重讓葉澤濤到長老院去。

葉澤濤知道,這恐怕是出大事了,趕緊趕到了長老院。

除去下山的長老,所有長老全部到位,火伯三老也在其中,面色都異常凝重。

火伯遞給了葉澤濤一份簡報,葉澤濤接過來一看,頓時火冒三丈,氣得當時就拍了桌子。簡報上的內容是,下山的一位長老,在調查東獄城城主曾廣貪墨的事件中,被人暗殺於東獄城之外。

目前被殺長老的隨從正要求曾廣交出兇手,但是,曾廣不置可否,連派人都懶得派,一句責成相關部門調查就把人給打發走了。

葉澤濤怒不可遏,點指著簡報咆哮道:「反了,反了!這是什麼行為?明目張胆殺人滅口!連長老院的長老都敢殺,還有什麼是他們不敢幹的?」

火伯也是火氣不小,但他看葉澤濤簡直要失去理智了,趕緊勸慰道:「葉長老,現在情況未明,還是不要輕易下結論為好。」

葉澤濤冷笑道:「對,沒有證據確實不要輕易下結論!既然是長老院的長老在東獄城殞命,咱們長老院要是不做出點表示,那咱們長老院的人也就太不值得尊重了。」

說到這裡,葉澤濤猛然大喝道:「瞿煥章!」

瞿煥章趕緊走到葉澤濤的身邊躬身施禮道:「葉長老,有什麼吩咐。」

葉澤濤一字一句說道:「瞿長老,帶領二百衛隊成員,馬上趕赴東獄城,跟長老院出巡的人員取得聯繫,徹查出巡長老被殺一事!」

郭鼎沉吟一下說道:「葉長老,這樣恐怕不好吧?一般來說,這是在地方地頭上出的事情,理應由地方進行處理,咱們既是是派人過去,也應該是文職人員,派出這麼多的衛隊,勢必會引起東獄城的不滿啊。」

葉澤濤聲色俱厲說道:「連長老都殞命,地方上是不是要有一個說法?就沖著保護不力這一件事情,就能夠治曾廣的罪!」

說到這裡,葉澤濤長吸一口氣,平復了一下胸中的怒氣說道:「瞿長老,你的目的是查探長老院長老的死因,抓住兇手,但是你的突破點卻不在這上面。記住,要從東獄城的貪腐問題入手,順藤摸瓜,所有的答案自然就會大白於天下了。」


瞿煥章領命而去,葉澤濤對長老院的所有人說道:「關於各方勢力所出現的貪腐問題,想必大家已經看到了足夠的資料。現在,因為我們的調查,地方上已經做出了各式各樣的反應,但我沒想到會有人選擇這麼極端的方式!」

葉澤濤看了眾人一眼,接著說道:「這個問題,想要和平處理已經是不可能的了。」(未完待續~^~) 包括火伯在內,所有人聽了葉澤濤這話都是忍不住心頭一震!是要見血才能夠平息事端了!

九龍山長老院所代表的,是整個天龍星的利益,全體藍星族人的利益。

因而,任何形式的敢於挑戰長老院權威的行為,都將被視為不服從管理的行為,是傷害天龍星,傷害藍星族的惡劣行為。

葉澤濤覺得,有必要抓住東獄城事件大做文章,以東獄城事件為藍本,對所有的城邦進行一次大徹查。

徹查的主要工作就是以貪腐為重點,對於那些以權力換取自己的奢華,換取自己的利益的基層權力機構,一定要給予毀滅性的打擊。

雖然這樣的行動有可能會造成一定的動蕩,但對於天龍星的長遠反戰來看,這無異於壯士斷腕的壯烈行徑。

葉澤濤對於具體行動的思路,就是把長老院的大部分長老分成四個小組,以一個大長老席位的長老帶領六名普通長老為一個巡視組,沿著九龍山的方向,向四面無死角無遺漏進行巡視。

在每個巡視的地方,巡視組要主動接近普通的民眾,傾聽民眾的聲音,對於民眾反映的事情,歸檔予以一一解決。

對於各方勢力存在的問題,要做到絕不庇護,絕不敷衍,發現問題就要及時解決問題。對於貪腐,對於存在對上級命令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現象予以從重從快打擊。

為了防止意外,葉澤濤命令金龍把軍政學院的學員,挑選出品質優秀。能吃苦耐勞的人選編入到巡視組中,一方面讓他們熟悉業務,另一方面也讓他們通過接觸具體工作儘快成長起來。

聽了葉澤濤的布置,郭鼎和楊傲塵就覺得腦後直冒涼風。真沒想到。葉澤濤竟然能夠下這麼大的決心,用這麼重的重手!

很明顯,在高層的長老院中,葉澤濤採取了大換血的方法取得了成功。可要是在天龍星整個星球上推行這一切,能不能做到相對平穩的過度,郭鼎和楊傲塵這心裡真是沒底。

斟酌了半天,郭鼎說道:「葉長老,你對於貪腐的痛恨和決心,我是絕對沒有任何異議的。可是,手段這樣激烈,難道就不怕相關勢力破罐子破摔。出現暴力的反彈么?」

葉澤濤凝重說道:「郭老,說句實在的,如果沒有到山窮水盡,我也不願意進行這樣的運作。從反映上來的情況和對於貪腐的經驗來看,天龍星各城邦的貪腐已經是成規模成建制大型窩案了。只要是向著反貪腐,這樣的風暴遲早是要來臨的。」

說到這裡,葉澤濤真有些痛心疾首。仰天嘆息道:「郭老,楊老,還有諸位長者們,天龍星出現這樣的問題,有人性中貪婪的問題,也有制度上的問題。我們已經沒有時間來進行按部就班的治理了。

七義嶺事件,明顯就是我們的敵人進行的恐怖活動,也就是說敵人對我們已經要進行全面打擊了,我們這個時候不處理好內部的事務,等到敵人大股來襲。我們在忙於內困。什麼都晚了。攘外必先安內!我們已經沒有不同下決心的理由了。」


周星雲也識趣的沒再言語,和秦陽繼續向山上走。只不過再次和星耀閣主龐千山匯合的時候,龐千山看到秦陽手上這枚星戒,臉色就似乎變了一下,彷彿極其肉疼。

Previous article

「可是,為什麼呢?」邦妮委屈的問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