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王,三長老雖不是神界實力最高的,但也不能小覷。」接著墨語的話,墨言說道。

對於兩人的話語,冥焱都沒有出聲,只是靜靜地坐著。

諾大的殿堂,只有冥焱與墨言、墨語三人,顯得十分的孤寂。

不知過了多久,冥焱沖著墨言、墨語揮了揮手,示意他們下去。

兩人相視一眼,均是對冥焱的信任,信任王不會拋棄他們,信任王能帶領他們重鑄曾經的輝煌。

默默地退出了大殿,兩人都沒有發出一點的聲音。

一時間,空蕩的大殿就只剩下了冥焱一人。

從椅子上起身,冥焱慢慢從高台走下,一下又一下的腳步聲在大殿中顯得十分的響亮。

終於,冥焱走到了台下,從不遠處的窗戶向外望去,冰冷的紫眸閃過一絲的柔情。

苦笑一聲,輕聲說道,「看來,我還是沒辦法一直陪伴你啊……」

焱的聲音很輕,輕的好似一陣風就能吹走,話語里的苦澀與不舍,讓聞者險些落淚……

……

[熱,門.小-説.網]天辰學院,風若璃的住處。

冥焱緊閉的雙眼陡然睜開,紫色的眸子閃過一絲的苦澀,低頭看著懷中的小人兒,眸中的不舍更甚。

從飽滿的額頭到精緻的眉眼,一路往下,冥焱看得很是認真,像是要把眼前的人兒永遠記在心裡一樣。

忽然,深情的紫眸對上了一雙如夜空般深邃的黑眸,冥焱微微一怔,轉眼,又搖搖頭,唉,自己真的是什麼都瞞不住她啊。

「你要走。」沒有疑問,只是陳述一個事實,風若璃看著月光下那異常俊美的容顏,淡淡的說道。

「是啊。」冥焱微微一笑,並沒有否認。

風若璃看著眼前的笑臉,心裡忽然覺得很是苦澀。

伸手撫上那刀削一般的容顏,微微一笑,「早點回來。」

沒有不舍與抱怨,僅僅四個字,早點回來,就像是一位妻子在家等待自己的丈夫回家一般,充滿了溫馨。

伸手環住風若璃的腰肢,冥焱在輕輕的吻在了風若璃的額頭上,輕聲說道,「等我。」

「嗯。」風若璃點點頭,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冥焱,直到冥焱化作星星點點的微光消失在自己眼前,才回過神來。

溫和一笑,風若璃起身站在床前,輕聲說道,「我等你……」

這一夜,看來是睡不著了……

……

果然,就像聖翼飛之前所說,學院還沒有正式開學,風若璃一大早就起床來,可沒有人知道,其實她一晚上都沒有睡覺,對於冥焱,就像冥焱了解自己一樣,自己同樣了解他,他的每一個動作,自己都能猜出他的心思。

早在昨晚他睜眼的一瞬間,自己就行了,因為,自己感受到了他那不舍與苦澀的情緒。

冥焱不舍,自己又何嘗不希望他能留下。

可是,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指責,就像自己,父母還等著自己,自己怎能停下腳步,冥焱也有他的指責。

但是,自己會努力變強,和他一起面對所有困難。

微微嘆了一口氣,風若璃走在學院的小道上,看來,沒有冥焱在身邊,自己還真的是有些不習慣啊。

「救命啊!救命!」不遠處一陣呼救聲突然傳來過來。

聲音雖小,只有站的距離近些才能聽到,可是,風若璃憑藉著異於常人的耳力,卻能清楚的聽到遠處傳來的聲音。

腳步微頓,便又若無其事的散步。

風若璃秉承的就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沒人會喜歡管閑事,除非是傻子,在風若璃眼中,那些英雄救美的人,都是吃飽了沒事幹的,對於那些與自己無關的事,自己才懶得理會。

「哥,就我!」

「沒用的,寧承羽那個窮光蛋早就走遠了,沒人會來救你的,就算你叫破喉嚨也沒用。」

「……」

聽著這句話,風若璃嘴角不自然的抽了抽,下一句是不是來個人再說一句,放開那女孩,讓我來!

呵呵,不過,寧承羽?好熟悉。

停下了腳步,風若璃左手托腮,在腦海中回想了一下這個名字,啊!有了!

還沒回過神來,身體就早一步做出了反應,身影一閃,就消失在了原地。

寧承羽,不就是當初在江城那個寒冰傭兵團的那個人嗎,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個人,畢竟,對於寒冰傭兵團,自己還是很有好感的,聽著那些對話,好像被欺負的那個人,是寧承羽的妹妹吧。

轉眼間,風若璃就來到了事發地點,只不過,風若璃並沒有在第一時間現身,而是隱藏在一棵樹上,觀察著現在的情況。

樹下不遠處只有兩三個人,一個女孩,兩個男子,女孩坐在地上害怕的看著對面的兩個男孩,而那兩個男生則是一臉奸笑的朝著地上的女孩走去,嘴裡還說著髒話。

看著這樣的情形,風若璃是一陣的無語,絕境、女孩、壞人,這不都是英雄救美的前景嗎?現在貌似就差一位英雄了,之後就是女子對英雄一見鍾情,然後就對上了眼。

天啊,這都是什麼狗血劇情。

甩了甩腦袋,把腦海中的其他心思甩出去,一個閃身,就落在了樹下。

也沒注意,那兩個男生已經走到了女生的面前了,如果此時在不出現,恐怕那女生就要來個魚死網破了。

著地后,風若璃並沒有說什麼住手之類的話,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裡,連頭都沒有抬,可是,就是這樣無聲的站著,卻是最大的威脅。

背對著風若璃而站的兩名男生莫名的感覺到了一股涼意,背脊一僵,緩緩轉過身來。

只見一少年立於樹下,微長的劉海遮住了少年的臉龐,黑衣隨風而楊,藍色的曼陀羅花隨著衣擺的擺動若隱若現,魔魅而又風華。

少年緩緩抬起了腦袋,那張令天地都黯然失色的臉龐就那樣暴露在兩名男子眼前,兩人瞬間倒吸了一口涼氣,天啊,他們還從未見過如此絕色的少年,甚至比天辰第一美男藍落塵還要美上幾分。

地上的少女見到風若璃之後,也愣了,甚至忘記了自己的處境,眼中只剩下了那一抹風華絕代的身影。

「滾。」

一個『滾』字,打破了四人之間沉靜的氣氛,那兩個男子回過神來,目光不善的盯著風若璃,腦海中卻在想著一些不良的信息,如果把對面的那名男子給賣了,說不定還能賺一大筆錢,畢竟,現在有些人是好男色的,自己雖然不好這口,但別人喜歡,不是嗎?

兩人對視一眼,均看出了對方眼裡的深意,頓時,看向風若璃的眼神更加的徹骨了。

風若璃一眼就知道他們在想些什麼,怒極反笑,這一笑,又使得兩人沉浸在那迷人的微笑里,回過神來,更加堅定了心中的想法,他們本身就不是什麼有錢的人家,能進入天辰學院,更是難得的機遇,如今,那人給自己布置的任務沒有完成,也是要被逐出學院的,還不如現在先賺一筆,這樣以後就不用愁了。

想明白之後,兩人便朝著風若璃走來,嘴裡還說著一些髒話。

「小子,今天碰到我們,算你倒霉,你還是乖乖給我們走一趟吧。」

「就是,我們會替你找一會好人家的。」

「……」

坐在地上少女此刻就算是再迷糊,也明白了那兩個男生話語中的含義,頓時,臉色一白,顧不上害怕,對著風若璃大喊道,「小哥哥,你快跑啊!」

風若璃對於女孩的話,恍若未聞,淺笑著看著兩名男子想自己走進。

這兩名男子也是被利益給沖昏了腦袋,居然忘記了之前感受到的危險的氣息,偏偏還傻乎乎的找虐。

兩人都是武者,邊走,便把鬥氣聚集在手中,即使面對風若璃那麼瘦弱的少年,他們還是選擇謹慎的一些為好,眼看著兩人就要朝著風若璃的手臂,少女大驚。

也顧不上自己是不是有那個實力去救風若璃,狼狽的起身,快速的朝著風若璃撲了過去。

而風若璃就那樣站著,一動不動,臉上依舊是那天使般的淺笑。

不了解風若璃的人一定會覺得,風若璃被嚇傻了,而只有與風若璃簽訂契約的幾小隻才知道,這哪是天使的微笑啊,這分明是惡魔的微笑才對。

------題外話------

你若不離,我便不棄,大家請多多支持! 還沒等少女撲到那兩名少年,只見黑芒一閃,兩名少年就倒飛出去,少女錯愕的停在了原地。

風若璃抬步,微笑著走向躺在地上的少年,溫和的說道,「把我賣了?嗯?」


此時,風若璃的聲音十分的溫柔,但只有當事人知道,那語句里包含的冷意有多麼的滲人,兩名少年這時才知道,自己得罪了一個什麼樣的惡魔。

「對不起,求求你放過我們,放過我們。」其中一個男子見狀,連忙爬起身來,跪在風若璃面前,懇求的說道。

[熱,門.小-説.網]

「是啊是啊,只要大人放過我們,就是您讓我們當牛做馬,我們都心甘情願。」另一名少年也跟著附和道。

風若璃沒有出聲,只是笑著看著地上的兩人。

「大人啊,我家上有父母親人,下有兄弟姐妹,還等著我出人頭地,求大人發發慈悲吧。」見風若璃不為所動,其中一名男子又接著說道,甚至還擠出了一滴眼淚。


「我家裡還有一位八十多歲的老母親等著我回家呢,求求大人放過我吧,我們再也不敢了。」另一名男子見此,也跟著打出親情牌,可憐的說道。

站在不遠處的少女聽到兩人的話語,瞬間就想起自己身在老家的外婆,頓時感從心起,開始憐憫起地上不斷懇求風若璃的兩名少年。

「小…小哥哥,你能不能放過他們。」少女見兩人越哭越狠,頓時,貝齒一咬,看著風若璃輕聲說道。

風若璃聞言,瞥了少女一眼,沒有說話,只是眯眼看著地上的兩人。

這兩個人一看就知道是在演戲,偏偏這個傻姑娘還不知道,女孩就是心軟,見到幾滴眼淚就忘記之前受的苦。

顯然,風若璃忘記了,她自己就是女生。

風若璃沒有說話,可那兩名少年說話了,眼見著面前的少年軟硬不吃,只有把目光投向了向自己求救的少女。

「對不起,我們再也不敢了,你就讓這位大人饒了我們吧。」一名男子對著少女懇求的說道,臉上的淚痕清晰的應在少女眼中,頓時,那一顆少女心碎成了一片。

哥哥說過,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見兩人都流淚了,少女便堅定了放過他們的決心。

「小哥哥,放過他們吧。」這一次,少女的語氣不再是懇求,而是十分的堅定。

風若璃扭頭,看著少女的眼睛,少女也不甘示弱的與之對視,一道清冷,一道堅定而又帶著懇求。

片刻,風若璃收起了臉上的微笑,抬步,轉身就走,只是餘光掃了一眼身後的兩名男子。

自己本就不是多管閑事之人,既然她讓放人,那我就放,只是,以後再出什麼事,就與自己無關了。

見那名黑衣少年走了,地上的兩名男子頓時鬆了一口氣。


少女看著風若璃的背影,牙齒緊咬下唇,似有些委屈。

「小葉子!」

忽然,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少女收起看向風若璃的目光,朝著發聲處望了過去。

兩名少年對視一眼,瞬間就明白了彼此的含義,那就是,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哥!」

少女朝著發聲處大聲的回應了一聲。

再次扭過頭,少年早已走遠,就連背影也看不到了,連帶著地上的兩名男子也跟著消失不見了。

一陣腳步聲從草叢中窸窸窣窣的傳了過來,少女轉身叫了一聲,「哥?」


「小葉子,你跑到哪去了?我找了你好久。」

還沒見人影,就聽見哥哥熟悉的聲音傳了出來,少女忽然覺得鼻子微酸,眼淚也很沒出息的流了出來。

「真是的,亂跑什麼。」隨著一聲抱怨的響起,從草叢中鑽出一個人影,這人不是別人,正是當初在江城的傭兵晉級賽上的寧承羽。

看見自家哥哥的身影,少女再也忍不住了,飛快的撲在寧承羽的身上。

「呦,這是怎麼了,誰欺負我家小葉子了?」寧承羽還沒有開口,身後的草叢中便又傳出一道戲謔的聲音。

若是風若璃在場的話,就會知道眼前之人是誰。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和寧承羽一起參加比賽的百里晨焱,身後還跟著默不作聲的夢籬墨和另一名男子。


「發生什麼事了?」寧承羽沒有理會好友的調侃,擔心的問著眼前的寧承葉。

寧承葉低頭啜泣著,眼睛微紅,顯然是剛剛哭過,見此,百里晨焱也收起了之前的戲虐,就連夢籬墨也抬眼看向了寧承葉。

「沒…沒什麼,就是兩個不認識的男生想要欺負我。」寧承葉哽咽的說道。

「什麼!居然有人敢欺負我百里晨焱的妹妹,告訴我,是哪個不要命的!」寧承羽作為寧承葉的親哥哥,都還沒有開口,反倒是百里晨焱大吼道。

寧承羽皺眉,沒有出聲,只是那緊握的拳頭說明著眼前之人內心的憤怒。

「哥,已經沒事了,有一個很漂亮的小哥哥救了我。」寧承葉見不得自家哥哥把所有的心事都埋在心裡,趕緊握住寧承羽身側的拳頭,急忙說道。

「欺負你的人在哪?」這時,一直沒有開口說話的夢籬墨,說出了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

欺負你的人在哪?眼前只有寧承葉一人,那寧承葉說的那兩個人去哪了?不會是被那個漂亮的小哥哥給帶走了吧?呵呵,怎麼可能。

「是啊,那兩個混蛋在哪,哥哥替你教訓他!」百里晨焱豪氣的說道。

寧承羽此刻也看著寧承葉,眼底的憤怒不加掩飾。




周星雲也識趣的沒再言語,和秦陽繼續向山上走。只不過再次和星耀閣主龐千山匯合的時候,龐千山看到秦陽手上這枚星戒,臉色就似乎變了一下,彷彿極其肉疼。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