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此刻,慕南體內的念力極速的調動了起來。全神貫注的他,容不得出絲毫的差錯。一雙眼眸,目光緊緊的匯聚在鱗片之上。



只見,那鱗片在其眼中,突然的變得緩慢了下來。眾人不禁一陣緊張,心頭替他焦慮。



下一刻,眾人皆是閉上了眼睛,他們已經可以想象那道鱗片穿透慕南的頭部,從其後腦勺飛出來,慕南的頭顱血淋淋的慘不忍睹的模樣。

不過,見場中突然沒有了任何的動靜,眾人方才緩緩的睜開眼睛。見到眼前的這一幕,眾人不禁長大了嘴巴,滿臉的難以置信!!!!

只見,那道鱗片此刻正停留在慕南眼前不到一公分的位置!從慕南那顫抖的身體可以看出,先前他一定是拼盡了全力,此刻的內心也一定十分的驚恐。



眾人皆是倒吸了一口涼氣,不明白慕南為何能夠做到這一點。

見慕南居然詭異的攔下了他的偷襲,那程昊身體一垮,頹廢到了極點,一臉的崩潰與欲哭無淚!他始終自信的認為,自己這策劃已久的一擊,一定能夠將這自傲的傢伙給打敗,然而結果卻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那鱗片凝固在半空之中片刻,落在了地上,發出了清脆的聲響。眾人這才反應過來,皆是看向滿臉陰沉的慕南,顯然這程昊三番兩次的找他麻煩已經讓他對其十分的厭惡,現在又來偷襲他,嘖嘖。

就在眾人看慕南有何舉動時,那慕南的身形已經暴射出去。雖然他體內已經力竭,不過對面的程昊現在已經是手無縛雞之力,任他宰割。

眼中露出一絲的陰狠,慕南毫不留情的朝著程昊一巴掌扇了過去。

見這慕南居然贏了還打算下狠手,程家席位上的程萬海臉色一冷,憤怒道:「好大的膽,給我住手!」

然而,慕南的身形卻是沒有絲毫的停頓,眾人見狀皆是咂舌,沒想到這小輩居然敢和程萬海那個不講理的傢伙叫板。

那程昊見慕南居然打算對他下狠手,臉上終於是露出了驚恐之色,不過已經來不及了,他使用過那一招之後,整個人的氣息萎靡至極,沒有絲毫反抗的餘地。

下一刻,慕南的身形衝到了程昊的面前,看著那令他噁心厭煩的面孔,慕南想起了這一年多以來眼前這傢伙對他的嘲諷,落井下石,絲毫不留情的一巴掌倫了下去。



眾人只聽得,慕南的手落在程昊臉上時,發出了巨大的聲響!!麵皮抖了抖,心頭暗驚,這慕南也是個狠角色,毫不留情!



那程昊臉一歪,嘴中吐出一口混雜物,兩顆牙齒以及一堆鮮血印在地上,格外的醒目!



「小輩,你居然如此陰毒,好好,今日就讓我來好好教訓你一番!」

程家席位上,程萬海突然爆發出一股氣勢,只見那程萬海直接從座位上跳了起來,身形直接掠向慕南。見狀,慕逍臉色一變,連忙竄了出去。

「我慕逍的兒子,還輪不到你來管!」

不過,那慕逍慢了一步,程萬海的身形已經迅速的到了慕南不遠處。見狀,慕南不慌不忙的抓起了一旁的程昊,往半空之中一扔,在眾目睽睽之下,猛地踹了一腳。



「啊!!!」那程昊的嘴中,發出了慘絕人寰的叫聲,讓眾人聽得頭皮發麻!

這一腳結結實實的將這已經半死不活的程昊踹向了另一個方向,眾人嘴角不停的抽搐,這慕南也太狠了吧!不過,學院之中的眾人皆是清楚,這程昊有今天的下場,全是他咎由自取。

當下,平日里被程昊欺凌的學員們,內心皆是同一個聲音:「草,踹的真他嗎漂亮!」這些學員此刻皆是一臉崇拜的看著慕南,他們可沒有和程家叫板的勇氣,不過,慕南有!!!

見自己的兒子被慕南踹飛出去,那程萬海臉色一變,放棄了撲向慕南,直接一個轉身朝著程昊的身形接去。穩穩地接住了程昊,看了眼這奄奄一息的兒子,程萬海蒼老的臉皮抖了抖,滿臉的憤怒。

「好好,好你個慕南,哼哼,今日之事,我程家來日一定百倍償還!!」見慕逍已經擋在了慕南的面前,在加上他手上還有一個半死不活的程昊,程萬海也是放棄繼續爭鬥下去,撂了一句狠話之後,帶著程家的眾人朝著廣場外部走去。

慕逍轉過身來,看了一眼面前疲憊的少年,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對其豎起了大拇指。

「好樣的!不愧是我慕逍的兒子!」

聞此,慕南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那乖巧的模樣與先前對程昊下手時,毫不留情的模樣,形成極大的反差。 時間匆匆而過,距離那東道學院的出師儀式,已經過去了三天,但這三天給人的感覺,更多的還是那天慕南帶給眾人的衝擊。他那昔日恐怖的天賦彷彿再度的回來了。

然而,人們口中的談資除了這慕南恢復實力之事,還有他對程昊下手不留情,讓眾人記憶猶新。慕家和程家本來就不和,這樣一來,更是增加了兩家的矛盾!

但是慕南本人並不知道,現在他在那些小輩們的心目中,儼然成了英雄一般的人物,那些弱小的學員們被程昊欺凌不敢反抗,可是他卻敢直接將其打的吐血,想來當日這些平日里被程昊欺壓的學員們心中一定感到暗爽!


不過,人們這才意識到,既然慕南的恐怖天賦恢復了,那麼估計再過個十年八年,慕家又會出一個天靈境強者,那樣的話,在大荒城之中,還有哪個家族敢跟其叫板?

慕逍本身就是天靈境後期強者,實力強悍在大荒城之中可是數一數二,唯一能夠和他不分勝負的只有那同是天靈境後期的程萬海了吧!

但是人們皆是知道,從今往後,恐怕慕家在這大荒城之中的地位,會聲名鵲起,水漲船高!

這幾天的慕家之中一片歡騰,尤其是那些小輩們。因為慕南成功的保住了他靈力榜第一的位置,所以學院沒有要求收回贈與慕家的礦脈,至於下一屆學員能否挑戰成功,那都是四年之後的事情了,一個人級礦脈利用個五年也就差不多枯竭了。



慕家議事堂。

首位之上,坐著慕逍,在其一旁,幾位長老面帶笑容。大堂之內,小輩們坐在兩側。

只見,首位上的慕逍爽朗一笑,對著對面的慕南開口道。

「南兒,今日我把大家喊來,是有事情要吩咐。」

心情極好的他,臉上洋溢著平和的笑容。

聞此,慕南淡淡一笑,對著慕逍拱了拱手道:「父親有事,還請吩咐。」

見此,慕逍滿意的點了點頭,對著議事堂內的眾人開口道。

「由於南兒出色的表現,為我慕家保住了寶貴的礦脈,而今南兒學業已滿,我打算將這礦脈派給南兒管理。你們可有意見?」

慕逍平靜的掃視著大廳之內眾人的表情。只見那些之前對慕南不滿的慕宏慕凌二人,此刻一臉悻悻的低下了頭,不再說話,見此,慕逍滿意的一笑。

只聽得一旁的大長老終於是按捺不住,滿臉狐疑的看了看慕南,再轉向慕逍,頓了頓,開口道:「族長,雖然說慕南天賦已經回來,不過憑此就將家族寶貴的礦脈交給慕南,是不是太唐突了?」

聞此,慕逍臉色微微一變,露出一絲不悅,反駁道:「怎麼,難道你認為我南兒沒有這方面的能力?還是說,你能找到更合適的人選?」

聽慕逍語氣之中略顯不快,大長老臉皮抖了抖,乾笑一聲,連忙擺手道:「那倒不是,我是怕慕南從沒有這方面的經驗,會幹不好啊!」

只聽大長老一臉遲疑的解釋道,那猶豫不決的模樣,彷彿是在懷疑慕南的能力。聞此,慕逍不耐煩的擺了擺手。

「那你認為誰更合適?」

聽此,大長老老臉上露出一絲奸計得逞笑容,捋了捋鬍鬚,開口道。

「老夫認為,或許慕宏更能擔任此重任,畢竟宏兒待在家族時間比慕南要長一點,再加上這四年來宏兒一直在接觸礦脈之事,所以……」

聞此,那角落的慕宏一愣,顯然他沒想到,這大長老居然會推薦他去管理家族礦脈。

說到此,大長老停了下來,餘光撇了一眼一旁慕逍的臉色,只見那慕逍臉上逐漸的露出一絲的不快!不過,既然這大長老開口了,作為家族自然不能不顧,畢竟這家族之事,並不是他一個人所能決定。

慕逍眉頭微皺,旋即轉過身來,對著一旁的其他兩位長老開口道:「兩位長老怎麼看?」

見慕逍徵求他倆意見,那兩位長老對視一眼,只見大長老給他倆使了個眼神,雖然不明顯,不過還是被不遠處的慕南給看在了眼裡。慕南心頭一笑,略微感到無語:「這大長老也是可愛,當別人都是瞎子么?」心中暗自嘀咕道。

慕逍一臉陰沉的看著這一幕,顯然這大長老想擺他一道,只見那二長老捋了捋衣袍,開口道。

「老夫認為…」

「等一下。」

就在那二長老打算說話之際,大廳之內一道聲音響起,眾人循聲望去,只見慕南從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來。


見狀,大長老臉色一變,旋即露出一絲笑容:「慕南,我知道你心裡不服氣,雖然論實力,慕宏比不上你,不過論管理能力,慕宏肯定比你強!」

只見那大長老義正詞嚴的解釋道,聞此,慕南眉尖一挑,搖頭一笑。

「我想,大長老你是誤會了,慕宏想要管理那處礦脈,就讓他管理去吧。」


聽到慕南的回答,三位長老不禁一愣,沒想到慕南居然會主動的讓出管理礦脈之位。一旁的慕逍也是一愣,一臉不解的看向自己的兒子。

只見,慕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朝著幾位長老以及慕逍開口道。

「上次出城遊玩,運氣有點好,一不小心發現了一個地級礦脈,火雲石。」



只見那大長老拿著茶杯的手突然一抖,茶杯摔在了地上,發出刺耳的聲響!那渾濁的老眼露出了狂喜,死死的盯著慕南道。

「什麼,你再說一遍?」

見狀,慕逍微微一笑:「南兒說,他發現了一個地級礦脈!」

資歷最深的大長老,自然知道這地級礦脈的意義,家族的那處礦脈不過是人級礦脈,而慕南嘴中的卻是地級礦脈!!

深吸了一口氣,滿臉震驚的他彷彿是看到的稀世珍寶一樣,看著慕南,眼中的充滿的讚賞。

一旁的兩位長老也是欣慰的看著慕南,心頭有些歉意,先前他們還打算算計一番慕逍,沒想到慕南不僅不計較,還說出了這天大的好處和他們分享!


慕逍此刻的心情極好,看來家族之中靈石缺乏的困難終於是得到了解決!


「三位長老,這地級礦脈,便由我南兒管理,你們意下如何?」

慕逍瞥了一眼一旁的三位容光煥發的長老,冷聲道。三位長老見狀,連忙賠笑著點頭,如果現在他們還有意見的話,估計其他的族人都會有意見!

家族之中的那些小輩們,滿臉崇拜的看著慕南,沒想到他一回來,就解決了他們修鍊困難的問題!

將這些都看在眼裡的慕南淡淡一笑,雖然在他落魄的時候,這些人並沒有給自己多大的幫助,不過說到底大家都是一家人。

沒必要和他們計較太多…… 大荒城的早晨,整個街道再度的喧鬧了起來。

慕家。

「快點快點,真磨蹭。」

只見一個中年族人,正在訓斥著那些青年。那些青年正費力的抱著從家族倉庫中搬出的木材等東西,往門口的馬車上裝去。

慕南將地級礦脈這一天大的好消息帶到了族中,經過仔細的盤問,幾位長老得知,這地級礦脈並不在大荒城的附近,而是在西北側三十里的一處荒涼隱蔽的地方。

因此,第二天一大早,便是派眾多的族人,搬上家族中的一些建築材料,打算儘快的趕到那塊地級礦脈,安頓下來,以免夜長夢多,被其他人捷足先登!

慕南起了個大早,此刻正在幫忙眾人搬著木材,那中年族人見慕南絲毫沒有族長兒子的架子,臉上露出了敬意。心中感慨道:還好老天爺有眼,沒有讓小少爺這麼繼續落魄下去。

約莫過了大半個時辰,慕逍邁著闊步從內堂之中走了出來,一臉笑容。看向那正忙碌著的慕南,搖了搖頭:「這小子。」

不過,眼中的稱讚之色卻是不言而喻。

見慕逍走了過來,慕南方才停下,此刻他已經是滿頭大汗,擦了擦臉上的汗水,慕南呲牙一笑:「父親,差不多了。」

慕逍寬厚的手掌拍了拍他的肩膀,欣慰道:「好樣的!」

這一次去那地級礦脈,由他親自帶隊,畢竟這礦脈價值不菲,萬一半途之中被人給發現了,以他的實力,應該沒有什麼閃失。而且,此次前去人不能太多,多了會引起其他幾大家族的注意。

所以,略微點了十來個精幹強壯的族人,拖著幾輛馬車,慕家眾人很低調的大荒城的一處偏門出去。由於掩飾的很好,城中的人大概會認為慕家中人不過是出去獵殺魔獸。

以往,每個月大荒城之中的家族都會出去一趟,到那距離學院最近的一個峽谷之中,獵殺魔獸。因此,見慕家十來個人出城,並沒有引起其他人的特別注意。

慕逍眾人出了城門之後,開始改變了方向,朝著慕南所說的西北側方向趕去。一路上,沒有遇到絲毫的阻礙。由於慕逍精心挑選的這些都是身強體壯,耐力較好的,所以三十里路沒有絲毫的停歇,小半日的功夫便趕至。

來到了這片荒地,慕逍等人一陣疑惑,看向慕南。只見慕南淡淡一笑,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之中,朝著一個方向走去,手上拿著從家族之中帶出來的工具,在地上挖了一通。

片刻之後,一道寬闊清晰的洞口,呈現在眾人的眼中。只見眾人臉上皆是露出欣喜,迫不及待的超則會洞內走去。慕逍見狀,搖頭一笑,也是跟了進去。

這洞中並不是大家想像的那番,在經過片刻的下沉之後,繞了好幾個彎,方才看見前方的一處明亮。

來到了岩洞之中,眾人的嘴巴緩緩的長大!就連慕逍本人也是被這一幕給愣住了,他從沒有見過火屬性這麼強烈的礦脈!看著這黯淡發光的火雲石,慕逍心頭大喜:這東西可真是寶貝啊!將這火雲石拿在手上,呢喃道。

緩緩的平復內心的震驚,慕逍指揮著族人在這地上搭建其一個十分寬曠的圍場,將這一片礦脈給圍了起來。圍牆足足有一丈高。

十來名健壯的族人足足話了將近半個月的功夫,方才搭建完成。這半個月來,慕南每天一直待在礦脈下的岩洞中修鍊。待他走出了岩洞時,目睹著外面這高大的圍牆,以及一些簡陋的房屋,不禁嘴巴長大,沒想到自己的族人還有這等的本事。

見慕南出來,慕逍笑著走了過來,看他一臉的震驚,解釋道:「呵呵,你有所不知,這些族人們,修為雖然不高,不過蓋房子的本事可是不小!」

見狀,慕南也是笑了笑,這樣一來,他就放心了,既然這礦脈已經被族人佔據,就不用擔心其他家族的人來搗亂!

「不過,這人手也太少了吧。」旋即,慕南點出了一個問題。

「呵呵,這一點我早就考慮到了,今日早上,我已經派一名族人回去通告,叫長老再度派幾十個族人過來,順便帶一些馬車和麻袋。」聞此,慕逍微微一笑,一臉的精明。

再度在這上面待了片刻,慕南回到了岩洞之中,裝了上百枚火雲石到黑玉之中,見此,他體內的吞天獸一臉的無語,這傢伙現在是財大氣粗,花地級靈石,眼睛都不眨一下!

見黑玉之中的火雲石應該能夠自己用一段時日,慕南來到了慕逍身旁,撓了撓頭,開口道。

「父親,你看最近不怎麼忙,我也不需要做些什麼,我就先回去一下,過幾天再來,如何?」

見慕南一臉的不好意思,慕逍眯著眼,心中琢磨著:這小子打什麼鬼主意。

「你這小子,就知道你不喜歡管理這些事,之前在族人面前想要你接管,是不想家族資源完全的被大長老控制,我已經通知風兒,叫他過明天過來了。」

只見,慕逍臉色一冷,佯怒道。

見狀,慕南面色一喜,急忙開口道:「那我就先回去了。」

「快滾。」見慕南那一臉欠揍的模樣,慕逍笑罵道。

告別了慕逍,慕南朝著大荒城趕去,他感受體內的符心隱隱的有股波動,好久沒有藥草的蘊養,符心修鍊最近沒有多大的進進展。因此,他想到那當日在交易坊中,用火雲石換得的靈異藥草。於是急忙的趕回去,看看那人那裡還有沒有類似的藥草。




「是嗎?這裡可是北域,不是你徐家地盤!」武峰冷笑道,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

Previous article

「王,三長老雖不是神界實力最高的,但也不能小覷。」接著墨語的話,墨言說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