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是嗎?這裡可是北域,不是你徐家地盤!」武峰冷笑道,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

「十大勢力,都未介入徐家恩怨,你背後的勢力,竟如此不識局面?不管何人撐腰,今日你都必死,徐洪一樣難逃!」徐龍開口道,明顯誤解武峰之言。

不過,實則虛之,虛則實之,讓對方投鼠忌器,總歸會有點好處。

「徐龍,你放過我的兄弟,我可以隨你回去!」徐洪突然說道。

徐龍不知徐洪,為何態度大變,疑惑地問道:「你要如何?」

「你們先退開十丈,讓我與兄弟道別!」徐洪回答道。

「若你識相就好!否則,以如今的局面,你們插翅難逃!」徐龍勝券在握,未曾猶豫什麼,揮手後退一些。畢竟其目的,乃是活捉徐洪。

「走!」 總管駕到 ,武峰與徐洪,同時將兩根,兩人合抱的巨木,踢入河水之中,隨即踏上巨木,借激蕩的河水,快速向東漂流。

之前徐洪出言,讓對方几人退開,乃兩人暗中合計,故意迷惑住對方。

「休逃!快追!」徐龍見這情況,頓時暴怒喝道。其心中不認為,徐洪可以逃脫,卻惱怒被戲弄。

「武兄你先走,我抵擋一陣!」見地元境武者追來,徐洪大喊道。

「好!」武峰沒有猶豫,知徐洪的手段,可以抵擋一陣,心中未太擔心。卻也先甩出一根繩子,纏在徐洪腳下巨木上,才運力擊打水面加速。

「玉符箭!」徐洪阻攔對方,踏在巨木之上,本就佔據優勢,偷襲凌空之人,自當極其便利。

「噗通!」一地元境武者,中箭掉入河中。

「誰靠近誰死!」徐洪偷襲傷敵,再次拿出玉符,同時沖對方大喊。

「徐洪,你這是自找死路!」徐龍大吼,帶著六地元境武者,沿著岸邊追擊。

剛才凌空之人,乃是幾人中,輕功最好者。可既然凌空,就再無借力點,簡直就是徐洪的活靶子。

畢竟,未達到周天境,不管身法多高深,都不能御空飛行。

「二公子,讓我來!」徐龍身邊,一武者說道,同時拿出一套弓箭。

「徐兄當心!」武峰發現對方,拉弓箭指徐洪,當即出言提醒,同時拉扯繩索,加快徐洪腳下,巨木漂流的速度。

「咻!」對方一箭落空,可箭支破空之音,在流水聲中清澈刺耳,可見其威力的強大。

畢竟,地元境武者拉弓,射殺靈武境武者,當可以一箭必殺,即便沒真要射殺……

「將管閑事那人,給我亂箭射死,徐洪要抓活的!」徐龍大喊道。

「嘭!」徐洪腳下的巨木,加速撞向武峰腳下巨木,發出一道巨響。

武峰早已料到,在巨木相撞時,就以騰空躍起,待再次落於巨木,因拉扯徐洪慢下的速度,瞬間大漲一截。

武峰險險地穩住身形,同時避過對方的箭支。

「加速離開!」武峰再次大喊,示意徐洪不要糾纏,這一段河流水面不寬,對方地元境武者,即便在岸上追蹤,速度都要勝過一籌。

對方畏懼徐洪的符箭之威,不敢太過靠近,而那射箭者對武峰的遠攻,亦能借巨木躲避。當然,這還因武峰自己,同樣是箭術高手,能大致料敵先機。

如此情況之下,武峰麻煩不斷,被人箭支追殺。徐洪一路安然……

河中漂流逃離,同時面對追殺,如此過去大半個時辰,百里落差巨大的河段,已漂流到其盡頭之處,將入九百里深水河段。

「徐兄,準備潛入水中!」武峰對徐洪喊道,地元境追在岸上,絲毫都不敢大意。徐龍的實力不足,早於追逐過程中,被甩掉不見蹤影。

徐洪清楚情況,同樣不敢大意,若因緩慢延時,極可能與對方,正面交手戰鬥。

畢竟,平緩的河水段,與激流處不同,即便不通水性,達到地元之境,亦能入水追戰。

「吼!」龍麒出現,頓時大吼。

龍麒為水陸兩棲獸族,可在陸地上時間較多,偶爾入水就更加暢快。

「龍麒,潛水向東!」武峰見徐洪坐定,趕緊對龍麒命令,不敢有絲毫耽擱。

「賊子休走!」

「嘭!嘭!嘭……」徐家地元境武者,追近見二人潛水,當即就大急大怒,幾人暴喝的同時,運靈力擊打水面,欲將二人逼出去。

不過,龍麒水中的速度,與陸地速度相當,還不受地形影響,徐家幾人發怒時,龍麒已遠遠避過。

離開數里距離后,龍麒浮上水面,因徐洪水性不好,難以長久閉氣。

「徐兄,你還修鍊水屬性功法,怎地水性如此之差?」武峰開口問道,除心中好奇之外,亦有些打趣之意。

「徐家族地,居於深山之中,沒有大江大河,更是遠離大海,自然不擅水性。」徐洪開口道。

「整個徐家之中,擅水者都不多,若非如此情況,之前對方就要入水追擊,豈能容我們一直漂流。說起來,徐某因身體屬性之故,水性倒還相對較好,可與武兄相比起來,實在不值一提……」

「以徐兄的身體屬性,與修鍊功法的屬性,多近水當會有好處!」武峰開口說道,只是當前局面,沒有過多探討。

龍麒一路狂游,怪尾飄浮轉向,四肢水中加速,到第二日上午,已離開數百里。


武峰讓龍麒停下,對徐洪問道:「徐兄,我們已行六百餘里,理當上岸北行才是!」

「先停下對比地圖,對方失去我們蹤跡,定會暗中埋伏在,通往學院的路上,對我們進行截殺。我們須在最東之處,改道北行才最安全。」徐洪開口說道。

東華學院位於青川城東,清溪谷位於青川、青嵐兩城之間,清溪河直流向東。

故而,東華學院位於清溪河以北,而東華學院占沿海三百里,其正門亦距海岸線三百里。(鼎天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時至黃昏……

武峰與徐洪兩人,橫穿數百里密林,終到學院正門外。

兩山嶺的峽谷間,巨大的石門屹立,石門橫樑長五丈,上下為寬約兩丈,其上陽刻「東華學院」四個大字。四字意境幽深莫測,同時彰顯威勢神奧。

「非鬼斧神工,難建此景象!」遙望四個大字,武峰仰嘆不止。

「前面當為東華門,東華學院的山門。」徐洪出言提醒道,比武峰顯得鎮定。


這非心境的問題,只因眼界見識之差。

武峰出身東北域的視野,難與中域徐家子弟相比,即便徐洪只是旁支子弟,可其處於中域經歷不凡。

武峰進入東玄洲,已有數月的時間。可其見識不過止於青川城,天妖城無法與青川城相比,青川城無法與東華學院相比。

當然,這相比之處,非單以面積而言,而從綜合來比較。

「沒來東華學院,如何都想不到,學院竟如此壯觀!」武峰不禁連連嘆言。

東華學院臨海,南北佔地六百里,東西佔地三百里,依山勢建高牆,婉若山嶺長城。高牆之上陣法防守,外面只見雲霧裊繞。

武峰與徐洪兩人,於距海三百里處,轉向往北方而行,經東華學院南側,一路趕到正門外,見得城牆三百里,帶給武峰的感覺,唯有深深的震撼。

不可思議的山嶺高牆,詭異強大的雲霧陣法。東華學院的面積計算,鬼斧神工的山門建築……

「武兄。你現在如此嘆息,等真進入學院時,只怕會更加驚異!據徐家記載,東華學院的門庭,乃十大勢力中,較普通的存在。」徐洪開口笑道。

「較普通的存在?」武峰驚言問道,明顯不太相信。

「正是!十大勢力至今,傳承上萬年月。初建近古時期,上萬年的積累,常人無法想象!如此一座山門,完全不算什麼!」

「就是徐家,始建於五千年前,已發展為山中大城!」徐洪淡淡地解釋。

武峰聞其言語,談到徐家之時。已完全為淡漠,儘管還會提起,卻只是種習慣。

「東華學院,東西三百里,南北六百里,面積十八萬平方里。可以容納多少學生?」武峰繼續問道,更像是在感嘆。

東華學院的面積,雖還不如青川城,可青川城既為城,就不是單一勢力。

「武兄。你的計算可不準確!」徐洪笑道。

「一路行來,東華學院的城牆。皆建於山嶺之上。東華學院內部,同樣山地起伏,實際面積將近,三十萬平方里。」

徐洪的說法,當為外人對東華學院,大致的推測。具體的面積,只有東華學院,高層的人知曉。即便其中的學員,都無法完成計算。

「三十萬平方里?」武峰駭然道。

「當然,這三十萬平方里,有三分之一區域,乃學院核心直系,非學院公共地帶。」徐洪繼續道。

「可二十萬平方里,已同樣巨大無比,其中有多少學員?」武峰驚駭退去,心中依舊疑惑。

「東華學院,每年招生兩千,若非特殊情況,每個學員學習三十年,三十年累積六萬人。」徐洪出言解釋,繼而問道:「武兄,你既要進入東華學院,難道未查探學院情況?」

「的確沒有,還未來得及!武某奉師命進學院,之前對其一無所知。」武峰迴答道。

對徐洪言中,學員學習三十年,武峰倒覺得正常。

靈武境武者,三百年壽元,地元境武者,五百年壽元。數百年光景,三十年時間,的確不算什麼。

武者三十年中,修為不得寸進,亦是大有人在。

「如此就來學院,武兄當為第一!」徐洪感嘆道,或有打趣之意。

武峰言語不假,其進入東玄洲,本就一無所知。對大部分情況,獲知於常山幾人,或是地圖與記載。

而常山幾人的見識,同樣都還遠遠不夠。

而至青川城后,忙於藥鋪事宜,亦未再去打探。對東華學院之事,至今都還不清楚。

「東華學院中,學員三十年畢業,共可累計六萬人,即便在其間殞落,或各種情況退學,亦在四萬人之上。」嘆息之後,徐洪見武峰的神情,乃是當真不知曉,就仔細對其解釋。

東華學院招生,永不改變的規則,就是年齡與修為,其餘考核可調整。

三十歲之下的真武境,五十歲之下的靈武境,都可以參加學院考核,通過則可以進入學院,兩個年齡標準各千人。

東華學院內部,共分十個級部,分別為新生一年級、二年級、三年級,乃以進入學院的時間,按學年劃分出的級部。

三年以上的學員,劃分真武一級,為真武境一、二層的學員。真武二級,為真武境三、四層的學員。


以此類推,真武三級,靈武一級,靈武二級、靈武三級。

如此,共計九個級部。之上為入學不到三十年,就突破至地元境的武者,直接稱為地元級。

「這其中,竟有如此多的情況!」武峰再次嘆息,隨之繼續問道:「即便四五萬人,學院內部都還很空曠吧?」

「的確!不過,其中學員住處,理論講習處,實戰訓練地,都佔據大量地方。尤其是實戰訓練地,更根據各修為布置,佔用面積更是巨大。」徐洪回答道。

隨即話鋒稍轉,說道:「據聞東華學院中,有一個專供學員,進行試煉的寶塔,乃為天階靈武器,更有奇特的妙用。只是徐某對其,同樣知曉甚少。」

恰在這時,與兩人相距不遠處,幾人在議論著:「今天為九月六日,離九日還有兩天,明日當該公布出,具體選拔的標準……」

「徐兄……」武峰正要詢問徐洪。

徐洪出言道:「東華學院,每年的求學者,有數萬人,實際入門兩千。除去年齡修為的標準,還要以其它各種條件,來進行對學員的篩選。」

「為避免學員投機取巧,提前針對考核去練習,每次入學考核的項目,都是提前一兩日公布。」

「竟要如此考核!學院真是煞費苦心!」武峰再次嘆息,隨即自語道:「或許正需要這樣的要求,才能培養出優秀的武者。」

黃昏落日沉去,天色漸漸暗下。武峰與徐洪兩人,亦去找過夜之地,身處東華門附近,不必為安全擔心。

東華學院,不收地元境武者。於選拔學員期間,東華門五十里範圍,禁止地元境入內,同樣禁止戰鬥……(鼎天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便在其間殞落,或各種情況退學,亦在四萬人之上。」嘆息之後,徐洪見武峰的神情,乃是當真不知曉,就仔細對其解釋。


東華學院招生,永不改變的規則,就是年齡與修為,其餘考核可調整。

三十歲之下的真武境,五十歲之下的靈武境,都可以參加學院考核,通過則可以進入學院,兩個年齡標準各千人。

東華學院內部,共分十個級部,分別為新生一年級、二年級、三年級,乃以進入學院的時間,按學年劃分出的級部。

三年以上的學員,劃分真武一級,為真武境一、二層的學員。真武二級,為真武境三、四層的學員。

以此類推,真武三級,靈武一級,靈武二級、靈武三級。

如此,共計九個級部。之上為入學不到三十年,就突破至地元境的武者,直接稱為地元級。

「這其中,竟有如此多的情況!」武峰再次嘆息,隨之繼續問道:「即便四五萬人,學院內部都還很空曠吧?」

「的確!不過,其中學員住處,理論講習處,實戰訓練地,都佔據大量地方。尤其是實戰訓練地,更根據各修為布置,佔用面積更是巨大。」徐洪回答道。

隨即話鋒稍轉,說道:「據聞東華學院中,有一個專供學員,進行試煉的寶塔,乃為天階靈武器,更有奇特的妙用。只是徐某對其,同樣知曉甚少。」

恰在這時,與兩人相距不遠處,幾人在議論著:「今天為九月六日,離九日還有兩天,明日當該公布出,具體選拔的標準……」

「徐兄……」武峰正要詢問徐洪。

徐洪出言道:「東華學院,每年的求學者,有數萬人,實際入門兩千。除去年齡修為的標準,還要以其它各種條件,來進行對學員的篩選。」

「為避免學員投機取巧,提前針對考核去練習,每次入學考核的項目,都是提前一兩日公布。」

「竟要如此考核!學院真是煞費苦心!」武峰再次嘆息,隨即自語道:「或許正需要這樣的要求,才能培養出優秀的武者。」

黃昏落日沉去,天色漸漸暗下。武峰與徐洪兩人,亦去找過夜之地,身處東華門附近,不必為安全擔心。

東華學院,不收地元境武者。於選拔學員期間,東華門五十里範圍,禁止地元境入內,同樣禁止戰鬥……(鼎天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九月初的深夜,空中彎月暗淡,林間蟲鳴不休。


東華門外山間,各避風的地方,隱有火光閃現。

武峰靜坐火堆邊,雖不為安全擔心,可同樣不敢大意,與徐洪輪流警戒,選擇值守上半夜。

其心緒早已平靜,對之前的追逃戰,沒什麼可總結處,不禁想起傳送令,對其上陣紋好奇,心中暗自想道:「究竟在哪裡見過?總覺得極為熟悉……」

「傳送令?傳送令,令……」武峰仔細回憶,驀然低語驚道:「聖使令!聖使令之上,有相似的陣紋!」




「什麼?」邱孝雲一聽有些迷糊了,因為他清楚地聽到常浩說的是「就住在我們總部」,而不是「被抓到我們總部」。難道你們這些人居然還請江宏回來做客嗎?

Previous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