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說這萬物盡啊,當然是我師傅給的了。」

「你師傅是?」



「就是那黑衣老者嘍。」

「你們不也有嗎?」尚風反問道。

「嘿嘿,俺們的自然是這朱雀宗給的啦。」阿泰憨厚的說到。

「不用說,萬物儘是你給它起的名字嘍!」林新說道。

「當然,這神袋也得有個名字吧!怎麼樣,我這名有水平吧!」

「行,你牛叉,有水平。」林新開玩笑的說到,大家也是一起哈哈大笑起來。

「說到靈珠,雅莉呢?我姐呢?」

尚風的姐姐自然就是南宮雪。

「哦,雅莉在和我姐姐聊天,至於雪姐,他去看她師傅綠巨人了。不過,我已經派人通知她們你來了,可能一會她們就來。」燕兒說到。

「咦,尚風,你怎麼回來了,還回去嗎?」玉兒問道。

「這次我只是順路來看看你們,因為此次我本是來獵獸場的,辦完事情后我自然還要回去,」隨後尚風低聲說到,「只是現在我還不知道去獵獸場幹嘛。」

師傅沒有明說讓自己去獵獸場的目標,尚風自然不知道。

「去獵獸場,要不大家一起吧?」燕兒建議道。

「尚風哥,當初咱們可是在獵獸場認識的呢。」燕兒笑著說到,似乎回想起了那天的事。

當時自己冒險去了內圈,不料被三隻巨獸圍攻,關鍵時刻尚風出手,斬殺了那三隻神獸,救了燕兒,可以說尚風是燕兒的救命恩人。

「我們去,不太好吧!」林新思索著什麼似得說到。

「就是,你師傅讓你去自然有他的道理,咱去的話,會不會影響尚風?」李東分析道。

「就是啊,燕兒,你就別湊熱鬧了。」阿泰也不贊成跟尚風一起去。

「好啊,阿泰,你也不支持我啦!」燕兒故作生氣的說到。

「燕兒,我可沒有,我只是為了你的安全,也為尚風。你要是想去,改天咱大家一起去。」阿泰慌亂的解釋道。

阿泰是那種看起來十分憨厚誠實的人,有時甚至還帶著些可愛。

「獵獸場現在恐怕是不能去了。」一個女聲在門外響起,接著,門被推開,進來兩名女子一名男子。

男的是朱斌,女的自然是朱鳳和雅莉。剛才那句話就是朱鳳說的。

「你就是南宮尚風?」朱鳳接著問道。

「嗯,你是?」尚風問道,同時尚風目光與朱鳳的相對。

「你……你……」朱鳳看清尚風面容后,不禁指著尚風說不出話來。

「龍風!」朱鳳失聲說到。

「龍風,又是龍風,我師傅以前就說我跟龍風很像,現在連這女人也說,龍風,你是誰啊?」尚風也是一愣,在心裡說到。

… 「這位是?」尚風低聲問道身邊的玉兒。

「這位就是朱雀宗的宗主,朱鳳。」玉兒低聲回應道。

「這朱雀宗的宗主也太年輕了吧!不僅年輕,還這麼性感。」看著眼前這位前凸后翹,身材豐滿的女子,尚風不禁自語道。一席緋紅色緊身衣服將朱鳳那成熟女人的身材完美的展示了出來。

「姐,聽錯了吧,他不叫龍風,叫尚風,南宮尚風,以前不跟你說過嘛。」燕兒撇著嘴說到。

「哦,是我聽錯了。」朱鳳顯然有些慌亂。

「是嗎?是聽錯了嗎?」對於朱鳳的舉止,尚風起了疑心,他認為絕不是聽錯了那麼簡單。龍風,你到底是誰?

「宗主大人好。」尚風問候道。

「什麼大人,那樣多生分,你跟燕兒一樣,叫我姐姐就行了。」朱鳳一臉和善的說到。

「就是啊尚風,我們都是叫的姐姐。」玉兒眨著明亮的眼睛說到。

「嗯,那我以後就叫你鳳姐吧!」

「尚風,想不到你竟然拿到了火靈珠。」這時,雅莉拿起火靈珠說到。

「這,只能說是個意外吧。當然,也全虧了焚寂會會長焚人空前輩了。」

「尚風,聽說你要去獵獸場?」朱鳳問到了正題上。

「嗯,我此次從天族大陸出來就是要去獵獸場的,是我師傅讓我去的。」尚風如實說到。

「那你師傅有沒有說什麼,讓你去獵獸場幹什麼?」朱鳳繼續問道。

「沒有,師傅只是告訴我讓我來獵獸場,其他的沒說什麼。」

「我勸你暫且不要去那獵獸場了,因為現在那裡可是高手密布。」

「怎麼了,獵獸場發生什麼了嗎?」尚風焦急的問道。

「你聽說過神獸火鳳凰嗎?」這時朱斌開口問道。

「沒有。」眾人一起搖頭說到。

「神獸火鳳凰據古書記載,每六百年出現一次,出現的地點也是不確定的,而今年有人在獵獸場目睹了神獸火鳳凰,這就意味著神獸火鳳凰出現在了獵獸場內。」

「據古書記載,神獸火鳳凰掌握著一種極為厲害的武技,準確的來說是一段初級聖技。」

「聖技?!」尚風他們不禁說到。

高品真技已是很難尋找,更別提聖技了,雖說聖技是一品,但怎麼說也得比高品真技要強。

聖技不像真技那樣分品數,而是分級數。真技有十品,一品二品到十品,聖技有三級,初級,中級,高級。

「這神獸火鳳凰是遠古神獸,掌握的那初級聖技自然很強。所以,有很多人都想要拿到火鳳凰的聖技。」

「要想得到火鳳凰掌握的初級聖技,有兩種辦法,第一,它們願意傳授給你,你自然可以得到,第二種方法,殺掉它們,獲得它們的真元,自然可以得到那段聖技。」

「第一種方法自然可以忽略因為它們怎麼會把聖技平白無故送給一個外人呢。所以說人們果斷採取了第二種方法——殺掉神獸,獲得聖技!」

「神獸火鳳凰的修為怎麼說也是在龍聖二級以上,它們可是很難對付的,所以各宗族各門派都派出了龍聖境界的高手,實力強大的宗族甚至派出了十多名龍聖境界的高手。」

「我們朱雀宗僅僅派了十名龍聖界的高手。說實話,只是讓他們去看看,能得到最好,得不到的話也不強求,損失一名龍聖境界的人可就說不過去了。」朱鳳說到。

「呵呵,僅僅?十名龍聖境界的高手,這還少?」尚風不禁為這些大宗門的實力汗顏。有的宗門甚至一位龍聖境界的人都沒有呢,她這隨便就能出十名,實力的差距啊!

「朱斌大哥,你說『它們』,難道神獸火鳳凰不是一隻?」尚風疑問的問道。

「神獸火鳳凰,猛一聽,都會覺得是一隻神獸,實則不然。這神獸火鳳凰是合稱,是兩隻神獸的合稱,神獸火鳳和神獸火凰。火鳳為公,火凰為鳳,兩者相輔相成。」

「朱斌大哥,按照你這麼說的話,神界的人豈不是要獵殺兩隻龍聖境界的神獸?」尚風問道。

「沒錯,所以各方出動的龍聖境界的高手很多。」

「可是聖技只有那麼一個,殺死神獸火鳳凰后,真技該歸誰呢?」尚風說出來了一個極其現實的問題。

「誰強歸誰。殺死神獸火鳳凰后,那些龍聖境界的強者會為聖技而互相搏殺,活到最後的那位就會獲得。」

「所以我才下令讓我朱雀宗的人能拿就拿,不能拿就算了,沒必要丟掉性命。」

「天哪,龍聖境界的人對戰,那豈不是獵獸場會被蕩平?甚至波及到以外的區域?」尚風想象到了那種場景。

「按理來說有這個可能。所以那獵獸場的上方被天帝派人施展了一座陣法在上面,這陣法很強,是由五名龍聖一階的高手合力布置而成的。」

「說到天帝,對於這件事,天帝不管嗎?」尚風接著問道。

「天帝確實不管。天帝都不管了,那別的人自然也不說什麼了。」朱斌說到。

「尚風,你師父該不會讓你去獵獸場的目的是拿到那火鳳凰的聖技吧?」朱鳳問道。

「這……我也不知道,應該不會吧!他老人家肯定也知道這麼多龍聖境界的人去了,我在龍羅四級的跟那龍聖界的人搶東西,那我還有活路啊!」尚風認為師傅的目的不可能是讓自己去拿那聖技的,畢竟這東西可是吸引了不少人。

「那你還去嗎?」朱鳳問道。

「鳳姐,我還是要去的。既然師傅讓我去,那肯定不會是害我,無論如何我都要去那。」尚風堅決的說到。

「我也改變不了你的目的,既然你要去,我會跟我朱雀宗那幾位長老說,讓他們適時保護你。」朱鳳說到。

「那我先謝謝你了。」尚風笑著說到。

「行了,你們幾個聊聊天吧,我們就先出去了。走吧,哥。」說完,朱斌和朱鳳已經推門出去了。

而尚風不知為何內心震了一下,感覺到了不對。「哥?鳳姐叫朱斌大哥哥?不對吧?」

在關上門的那一刻,朱鳳看了尚風一眼,關上了門,心裡道,「龍風,他真的不是龍風嗎?」

「或許吧,或許是我認錯人了,畢竟長得相似的人不是沒有。」

晚上,有月。

皎潔的月光傾撒下來,灑在朱雀宗那緋紅,磅礴的建築上。

「咚咚咚~」,敲門聲傳來,打破了寂靜的夜空。

月光照在了敲門人的臉上,是尚風。敲門的是尚風,而尚風敲的是誰的門呢?玉兒的?自然不是,開門的是個男子,男子正是朱斌。

「朱斌大哥,這麼晚來敲你的門,沒有打擾你吧?」尚風眨著眼睛問道。

「尚風啊,快進來做。怎麼,找我有什麼事情?」朱斌不但沒有生氣,反而很高興。

朱斌的房子不是多麼的富麗堂皇,很普通,跟普通的房間差不多,不,甚至可以說還不如普通房間呢。像朱斌這樣在朱雀宗有地位的人怎麼會住這種房間?

房間里沒有富家子弟玩的古董,瓷器,字畫,反而是堆滿了書籍。

看到了尚風的疑惑,朱斌不待尚風問,自己就說到,「怎麼,看到我的住處很驚訝?」

「嗯,朱斌大哥,是有點。」尚風低著頭說到。

顯然,朱斌大哥肯定有什麼難處。

「一方面是因為我自己的要求,另一方面是因為我的修為不行,是個廢人。」朱斌很是坦然的說到。

「朱斌大哥,你怎麼是廢人呢?」尚風反駁道。

尚風心裡也知道,因為在與徐虎徐狼發生矛盾時,徐狼就說朱斌是個廢物,這麼多年了,修為停滯不前,只在龍斗二級,至於原因,尚風也很想知道。

「三十多歲,龍斗二級,不是廢人是什麼,我十多年前就是這個修為,現在還是。」朱斌說到這,苦笑幾聲。

是無奈是不甘,是憤怒?亦或都有。

「我唯一可以讓我有臉呆在朱雀宗的資本就是我的醫術。雖然我的修為不高,在修真上被定義為廢人,但我慶幸我在醫術上的造詣要比別人高,正因為如此我才有臉呆在這朱雀宗里。」

朱斌大哥醫術高超是尚風所見識過得。而朱斌大哥的醫術在神界也是揚名的。人們讚歎朱斌醫術的高超,同時為他修為的不再提升感到惋惜。

「其實以前,我也是修真天才的,二十歲時進入了龍吟一級,族人對我給予厚望,而我也是有希望成為朱雀宗的宗主的。人生道路不是一番豐順的。」朱斌自己講起了自己的故事。

「十多年前,我和我爹及其他一些長老被人圍困,危在旦夕。關鍵時刻,一位蒙面高手忽然出現,為我們解了危機。可是,意外發生,有人偷襲那位恩人,恩人沒有注意,為了救恩人,我擋在了恩人面前,因此我受到了重擊,丹田被刺破。」

「後來,那恩人使用特殊的手段抱住了我的丹田,那一刻,我的修為也是從龍吟一級降到了龍斗二級。自那以後,我就成為了一個廢人,一個修真毫無天賦的廢人了。」

「就這樣,我失去了繼承宗主的資格,後來讓我那妹妹,也就是現在的朱鳳繼承了宗主之位。也許是因為因禍得福吧,雖然修為停滯不前,但我在醫術方面的技術卻是得到了很大提升漸漸,我在神界雖以修真廢材出名但同時又以醫術高超聞名。」朱斌說到。

「那,那位蒙面人呢?」尚風好奇的問道。

本是蒙面人是朱雀宗的恩人,這樣一來朱斌又成了蒙面人的恩人,事情總是這樣,變化不定。

… 「不知道,自那以後就沒出現過?消失了吧!」朱斌似有些無奈的說到。

「他無需愧疚,因為他救了我們族人的性命,且……且保住了我的丹田,這很不錯了。」朱斌又笑了幾聲。

「所以現在的朱鳳比你小,原本是你當宗主的。我就感到了有些不對。因為按理說宗主繼承是由大到小,我還奇怪一個比你小喊你哥的人為什麼會繼承宗主之位而不是你。現在我是明白了。」

「我知道自己修真無用,於是就潛心研究關於修真的書籍,現在我正在鑽研遠古書籍,上面記載了關於神獸火鳳凰的知識正好你明天要去,那我就給你在細說細說。」說著,朱斌已是坐下,翻開了一本書。

……


「對了朱斌大哥,您現在能把左雀翅空出來讓我練習練習真技嗎?」

「嗯,可以。」朱斌毫不猶豫的答應了。雖說朱斌修為不高,但作為宗主的哥哥,說話還是有一定權利的。

出乎尚風意料的是,朱斌想要和自己一起去。因為他想看看尚風現在的實力。因為他知道尚風這傢伙的實力肯定比龍羅境界的人都要強。

左雀翅大擂台,空無一人。

之所以沒有人,不是因為沒人在這練習,而是因為這裡被尚風借用了,朱斌把在這修鍊的人安排到了右雀翅,所以這裡才會空無一人。

左雀翅和右雀翅是朱雀宗專門用於練習的地方,場地很大,每一處都有個大的擂台。

左雀翅,又來了,上次來這的時候自己還是龍羅一級,那時被薩真人輕而易舉的打出來大擂台,可是現如今呢,薩真人還能把自己打出擂台嗎?尚風知道不能了,但是尚風仍舊希望那樣,因為那樣的話證明薩真人的實力依然很強悍。

不過尚風知道這是不可能得了,對著這擂台,尚風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怎麼了?」朱斌問道。


焰火咒罵一句第二鞭子連忙閃躲,醴陵哈哈一笑「去,搞定他!」

Previous article

不過他的情況並不一樣,畢竟他是主動接觸死氣的,而且他接觸的還是比普通死氣,還要更加恐怖的死氣之源。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