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焰火咒罵一句第二鞭子連忙閃躲,醴陵哈哈一笑「去,搞定他!」

剛剛那鞭子里有迷藥,就不信焰火不敗!

就在焰火用火之時眼前突然一黑,焰火連忙停住腳步,「該死!」竟然……中招了!

「雅墨,水晶都那裡好像出事了,我們過去看看吧。」譚晶著急忙慌的跑到風雅墨屋子說著,好像事兒不小呢。

風雅墨點頭:「去看看。」出事兒了?什麼事兒?難道……

風雅墨沒有繼續想下去腳步加快只留一道白色影子:「晶晶,我先過去,可能是妖界的人。」

南宮沐宸還在休息,前陣子應該是太累了如果真的是妖界,風雅墨必須出面。

「妖界?怎麼又來了?雅墨你等我啊!」 除了水晶都這裡,別處都是大好晴天。

風雅墨把速度發揮到極限,不遠處那越來越力不從心的一個老頭兒,風雅墨一眼就認了出來,不是焰火又會是誰!

但是他怎麼會成這樣?

顧不得多想,風雅墨又一次把速度提升了一倍,醴陵的植物寵藤鞭直衝焰火的心臟,焰火竟然已經是無力抵抗了!

風雅墨一驚,忙開口制止:「住手!」

醴陵聽到聲音笑容不斷在臉上擴大,隨手收了植物寵焰火被風雅墨扶住:「老頭兒!」

焰火險險平安無事擺了擺手:「一不小心,中藥了!」現在好睏,渾身無力,否則焰火也不會對付醴陵都力不從心了。

小白嘰嘰喳喳的說了幾句飛到焰火面前為他施展治癒術。

風雅墨鬆開焰火,看情況焰火知道妖界來了就直接出去,而水晶都遲遲沒人出來,應該也是焰火吩咐過的。

「白狐狸你到底想怎樣!」醴陵是什麼變的風雅墨已經知道了,所以現在對醴陵,風雅墨是連名字也不叫了。

醴陵眸子一眯,身子一動就到了風雅墨面前,比風雅墨高出一頭的個子,身上燒焦的味道還未散去。

風雅墨不由揮了揮袖子,扭頭問道:「你把它烤了?一股子的肉味。」只可惜是狐狸肉,肯定不好吃!

焰火有氣無力的點了點頭:「嗯……」

「啪!別說話!啾啾!」小白用翅膀拍了焰火一下,焰火倚在一邊不再說話。

醴陵聽的一臉凶光,疾言厲色道:「風雅墨!」

風雅墨這才把頭扭了回去:「嗯?我在。」反正醴陵看不出她是木系法則師,她有什麼好怕的!而且有那逆天丹藥在手,真的不行,大不了拼了。

醴陵剛欲發作又好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突然笑道:「哈哈,好一個風雅墨,這樣,你跟本妖回妖界,本妖可以保證你不被欺負且被千萬妖供著,本妖記得,在人界好像最高的法則師也只有大法則師的等級吧,那是因為在人界的極限就是如此,除非你來我們妖界,否則,就一直停留在那裡,直到死亡。」

風雅墨假意思考的低下了頭,其實她是在想怎麼把這事兒給扯平了,難道把小呆交出來嗎?還是算了!這個想法被風雅墨瞬間否定。

「這麼好?但是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風雅墨用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嘟囔著,醴陵興許是想到上次因為靠風雅墨太近被南宮沐宸打的事兒,很聰明自覺的退後幾步回答:「當然,本妖以人格保證,本妖,說到做到。」

這話一出,風雅墨立刻搖頭,看著醴陵的眼神充滿了不相信!

這下子醴陵愣住了,難道這丫頭能看出它心中的想法不成?它其實是想把風雅墨帶回去戴罪立功,省的以後神之女找不到,自己死了。

「不行,你本來就不是人,哪來的人格?頂多狐格罷了。」風雅墨一本正經的看著醴陵,好像真是這麼回事兒似的。

醴陵被風雅墨的話噎的半死,它竟然沒有能夠反駁的話說出來?

「咳咳……你放心,本妖真的說到做到,既然說定了,那你現在就跟我走吧。」醴陵用咳嗽來掩飾自己的尷尬,無論如何風雅墨都不能給放了!

焰火的意識恢復了不少,把小白抱在懷裡后焰火再次站在了風雅墨身邊,小聲問道「南宮那小子呢?」

「他在睡覺,不知道這裡發生的事。」

焰火點了點頭,再次把小白遞給風雅墨:「去,你一邊兒呆著去,看老子把他們都收拾了!」還想把他的寶貝徒弟騙到妖界?!想都別想!

風雅墨眉頭一挑,「你說的。」說完風雅墨就挪了下位置,把最前面留給了焰火。

「焰火院長,當真要阻止我們妖界嗎?!」醴陵呵斥道,竟然沒事了? 「臭丫頭,還不快走!」焰火又以一人之力擋下了那幾百個妖,這次的分身更多,十來個!而且分身都可以用法則力!

風雅墨看的入神,她現在也才塑造了兩個,已經極限了。而且還只是空有其表,就算跟本人動作一致,可是卻只有動作,沒有能力!

風雅墨啊了兩聲,走?哪走去?

「哼,焰火!你這是逼本妖血洗了水晶都是嗎!」醴陵一聲令下一人站在高處看著下面的情況,說出去的話是赤裸裸的威脅。

突然,只見醴陵從懷裡摸出一個口哨之類的東西放在嘴邊,吹響之後風雅墨把感知放大,竟然!周圍竟然還有妖!聽到口哨的聲音都快速聚集了過來!這可是又來了好幾百啊。

風雅墨汗顏心中有了想法,「老頭兒,別因為我牽扯太多,你回去。」


焰火不說話,醴陵卻說話了:「現在才說這些話?晚了!只要你與水晶都有關係,只要你不跟本妖離開,那麼從今日開始,本妖每日都來這裡殺上幾人,本妖倒要看看,誰還忍的住!」

風雅墨臉色漸漸冷了下去,一團火焰朝醴陵腳下打了過去:「你敢!」囂張狂妄的氣息一時間充斥在風雅墨身邊,這醴陵倒是好猖狂的口氣!

醴陵不緊不慢的躲了過去:「本妖有何不敢?」看來醴陵是鐵了心要抓住風雅墨了。

風雅墨臉上的冰霜比剛剛『更勝一籌』。

焰火同樣冷哼一聲:「那倒要看看妖界有沒有這個本事了!」別以為焰火這個副院長是白當的。

醴陵笑笑不說話直衝水晶都的大門,抓了自己的手下扔在結界上,看似隨意死了兩妖,可是也不知道他到底做了些什麼,那大門結界竟然破開了!

隨後醴陵手呈爪型吸力十足,一連串的動作不過數秒,一男一女兩個水晶都學員被他一邊一個抓在了手心裡。

焰火眸子一眯:「看來,你們妖界的心思已經很明確了。」他還有什麼好顧忌的?!

不過醴陵用自己手下的妖來砸開結界,也真的太殘忍了。

「啊!院長!救命啊!」

待這兩人被醴陵抓在手裡,那結界再次合上,風雅墨上前兩步冷臉道:「醴陵,你最好放開他們。」

醴陵不以為然的笑笑:「本妖若是不呢?怎麼,殺我不成?區區三級四重法則師敢跟本妖叫囂?你且說,走,是不走!」又是赤裸裸的威脅。

風雅墨絕色的小臉看著醴陵手裡兩個一級法則師突然變的毫不在意:「可能你不知道,我,最討厭威脅。」

「丫頭!」焰火也怕真的出事,這好歹也是他們學院的學員啊,不過還是晚了。

醴陵挑了挑眉頭微微有些興奮:「好!」話音落下,兩條藤鞭毫無預兆的爬上了那一男一女的脖子,眼看就要……

風雅墨看準時機,腳下一動,一個迴旋踢,小白也適當了吐出一口火焰,醴陵招架不及,那兩人被風雅墨接住扔給了焰火。

「今日起,我,風雅墨,自願離開水晶都,從今往後,水晶都所有人的姓名與風雅墨再無瓜葛,至於你,醴陵,你不是想要帶我走?找得到我再說!」風雅墨輕飄飄留下這句話,速度快的只留下一片的風塵,醴陵手上的青筋暴起:「給本妖追!都給本妖去追!」在它眼皮子底下跑到了?那他以後還怎麼有威信可言!

「是!大人!」

風雅墨的前半句話還在焰火耳邊盤旋,這丫頭……早就有了離開水晶都的心思,現在為了不連累他們,竟然這時候宣布了嗎?

「臭丫頭……」可是其他四人都沒有出關,焰火要顧住大局,相信以臭丫頭的能力,她可以逃掉的,這丫頭從來不做沒有把握的事。

「焰火院長?雅墨呢?」很不巧的,譚晶這個時候才趕到。 就這樣子跟水晶都撇清關係了……

風雅墨一路繞路在這水晶都外成片的樹林里。妖界的人不斷追隨。

「啾啾主人,我們再等等,很快就有人來了!」

此刻風雅墨一直在糾結一件事,是暴露實力還是繼續隱藏?但是結果還是隱藏吧!

「對了!」身後的動靜說明妖界的人離自己越來越近,風雅墨意念一動一個分身就跑了出來!

為了更加逼真風雅墨在分身里又注入了一半的法則力。

對於這樣的情況,就是風雅墨爹媽出現了也很難認出哪個是分身了!

風雅墨對分身說道:「靠你了!」

那分身一開始就是無神的站著,隨著風雅墨在她眉心滴了一滴血液後分身身子動了動,只聽分身淡淡的說道:「好。」

她竟然有了自己的意識?!

風雅墨愣了一下,這還是第一次真正的用分身呢。

分身勾起一抹風雅墨嘴角經常出現的弧度:「你們先躲起來。」

嗖!分身說完就跑了!有風雅墨法則力的支撐,果然沒多久妖界追上之時就一點也不疑惑的直追分身而去。

風雅墨蹙眉想著剛剛的情況,怎麼分身也有意識了?風雅墨坐在大樹之上,小白也表示不解。

從空間里拿出那本書籍,翻了一會兒,「啾啾主人你看。」小白用翅膀指了書上一個位置,那裡寫到,分身若有意識,盡量不要動用,否則有可能會被分身奪了真身,被奪真身的幾率是萬分之一。

之所以有分身出現,那麼真身的血,一定不一般。創建這本書的人看來就是出現過這樣的情況,在最後註明了一下。

「呀,主人,先別說血怎麼怎麼樣,這裡說如果有意識的分身不建議真身使用啊。」小白看到重點說著,那剛剛……

分身奪真身是什麼意思?風雅墨小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沉思了一下,萬分之一,管不了這麼多了。

「墨墨。」南宮沐宸看著樹上一臉沉思樣子的風雅墨喊了一聲,怎麼睡一覺還要出事呢?而且這丫頭又不告訴他!

見南宮沐宸臉色微微有些不好風雅墨心虛的摸了摸鼻子:「南宮。」合著小白說一會兒就有人救了,說的是南宮沐宸了?

「呼……應該,行了吧……」分身消耗法則力太厲害,自己身體里的法則力消耗的同時,風雅墨的法則力也在不斷消逝。

分身看情況差不多了,因為有自我意識,自己便自作主張幻化成了火焰,離風雅墨太遠,她也不可能回去了,所以便自毀了自己,省的被別人發現。

「該死!找!」醴陵看著這樹旁邊的一小攥火焰額頭青筋再次暴起,「不管付出什麼代價!翻遍這裡也要找到!」否則以後他就真的沒有威嚴可言了!

「是醴陵大人!」


搜索還在繼續,但是風雅墨卻早就不在這裡了。

那火焰越來越小,儘管是在樹邊,樹也沒有被燒成什麼樣,沒多久,火焰便全部熄滅。

風雅墨感覺到自己的法則力不再流逝,就已經知道那分身已經結束了她的生命了。

接下來的日子,風雅墨安安穩穩的呆在將軍府,等待出嫁!

「雅墨,下次別丟我一個人啊。」

譚晶再次開啟絮絮叨叨的模式,讓風雅墨直捂耳朵。

「知道了……」

「還有啊雅墨,你怎麼可以就那樣說離開水晶都啊,好多人都知道妖界因為你才去找麻煩,這下你徹底回不去了……」就算風雅墨當時救下了那兩個人,也還是……

風雅墨不以為然的瞄了譚晶一眼:「說完了?」

譚晶愣愣的點頭:「差不多……」


風雅墨打了個哈欠:「好了……說完睡覺吧,我都快困死了。」

對於這個結果風雅墨已經猜到了,比起讓焰火他們為難,不如自己說出來。也好過最後被驅逐不是?再說了,焰火又不是真的那啥,你懂的! 一大早,風雅墨被兩個侍女從床上拽了起來,風雅墨用了一刻鐘回憶為什麼把她拽起來,用了一分鐘清醒,用了一眨眼看那兩個侍女。

啊想起來了,今日是成婚的日子!

南宮沐宸最近為了這些忙東忙西不讓她幫忙,她竟然差點忘記了!

平常風雅墨從來不用那些胭脂水粉什麼的,但是今天例外。

「王妃,奴婢幫你打理。」

一個時辰后,見她著一襲大紅色喜袍拖地長裙,裙子領口開的恰到好處,露出性感的鎖骨,面似芙蓉,眉如柳,比桃花還要媚,還要美的眼睛十分勾人心弦,肌膚如雪,一頭黑髮挽成高高的美人髻,滿頭的珠在陽光下耀出刺眼的光芒,鮮紅的嘴唇微微上揚,好一個絕美的女子。

因為是成婚,風雅墨頭頂上又被強加了鳳冠,雖然有些重,但是確實效果很好,雍容華貴又不失高雅,風雅墨就如那脫塵的仙子,真是應了那句話,此女只應天上有。

侍女看的都失了神,有些膽怯的摸了摸風雅墨的小臉,隨後又意識到自己的舉動有多以下犯上:「奴婢知錯!」撲通一下跪在地上,只是她手中那絲滑的感覺,還真是夢幻留戀。

風雅墨擺擺手:「無事。」透過銅鏡風雅墨看著這張魅惑眾生的臉也有些恍惚。

「時辰差不多了,你們好……」

「歐買噶!卧槽,雅墨天吶!」譚晶匆匆忙忙的從外面趕來,一身略微繁雜正式的藍衣長裙看起來多了一絲淑女,當然,這個感覺前提是譚晶別說話。

天已經大亮了,風雅墨揉了揉發疼的腦袋蓋上蓋頭上了馬車,一股似有似無的氣息讓小白從空間出現。

「啾啾主人,好像不太對勁!」

到達目的地還要小半個時辰,那是南宮沐宸獨一無二的王府,不過中途要過一片沒有房屋的街道。

八抬大轎,最前頭是敲鑼打鼓的一群人,皆是一身喜慶,風雅墨的轎子在中間,最後頭則是六十六個法則師護航,可真是好大陣仗。譚晶算是客人,不能跟在風雅墨轎子那,所以提前去王府了。

風雅墨蓋頭下的美眸一眯把小白摟在懷裡:「沒事。」他們敢來她就敢上。

風雅墨不知道,就是因為她的這個想法和決定,造成了之後的一系列悲劇。

趁這最後的幾日風雅墨又塑造了兩個分身,也就是現在有三個,所以風雅墨認為,不會出什麼大風大浪。

而且南宮沐宸怎麼會允許這個時候出事?

「砰!」一聲輕微的響聲,轎子和應聘隊沒什麼驚訝的,應該是受過訓練,但是風雅墨也是現在才感覺到,原來周圍已經被南宮沐宸他們布下了結界,誰能破的了啊。

「大人,此處已經布下了結界,今日便是回妖界之日了,請問大人現在要如何行動?」

結界外眾妖不斷徘徊,看來醴陵對風雅墨並沒有死心,是準備最後一搏了。

「給我合力破開!」找不到神之女他回去一定會吃不了兜著走,但如果把風雅墨這女子帶回去,也許就不用被處罰的那麼狠。而且植物寵一定還在風雅墨手裡!

「是!」


「薛大哥,你……」

Previous article

「你說這萬物盡啊,當然是我師傅給的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