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抱歉,這天靈草再多靈石,我都不換」

但姜龍才不會管這些,他認定的東西,自然不會輕易交給他人。當即,也是極為果斷地搖了搖頭。

先不說前者是不是什麼好人,而是這天靈果對於現在的迫切想提升修為的姜龍來說,極為重要。

有它,就可迅速突破人脈境六重。

無它,難也。

「看你的服飾也是青玄宗內門弟子,莫非你不知道我是誰?」

姜龍的話,明顯讓青年臉色沉了沉。

於高傲而言,拒絕,就是打臉。

更重要的是,他是與人打賭,說在半柱香的時間內就會取回這天靈果。


所以,這天靈果他無論如何都要拿到。

否則,等他回去定會被取笑。

「你是誰?」

姜龍詢問道。他以前一度呆在外門,對於內門中的人,可以說是知之甚少。

不知其人,並不意外。

而聽見姜龍的詢問,青年面色更黑了。


「段……雲……」

他冷聲冷眼答道。

「段雲?青玄宗內門四大弟子之一,玄武堂第一天才?」

姜龍聽過這個名字。

「知道就好」在聽見姜龍這般嘀咕,青年似乎非常享受,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他目光緊緊地盯著姜龍,企圖想要從前者身上看到一絲絲懼怕。

但他註定要失望了。

聽到這個名字,姜龍絲毫沒有懼意,隨後,卻還淡然一笑,道:「那又怎樣?」

那又怎樣?

這四個字一出,段雲的臉算是徹底黑了。

「不識抬舉」


段雲清冷一哼。腳下一蹬,玄武鎧甲在其體表微微顯現,這一刻,大地,都為之轟然一陣顫動。

姜龍有些無語。

這些從小嬌生慣養的人,難道就容不得半點反抗?

但凡只要說個不字?就要動手?

饒就是神界的他,地位更尊崇了不知多少倍,也沒有這種心性吧。

強者,是勇氣,是毅力,是克制。

而絕不是傲慢與狂妄。

「倒也算不上不識抬舉」

姜龍淡然一笑。而後,手掌伸出,在其掌心,便可見一顆早已枯萎的果實。然後,道。「只是很不巧,你來晚了一步」

其實,早在前者楊言要天靈果的剎那。

姜龍未雨綢繆,就悄悄施展了聚神訣,從而吸收了天靈果中的精元。

直到此刻,天靈果已不再。

有的,只有一個枯果,毫無用處。

「什麼?不可能,我剛剛還明明看見它在你手中」

見到那殘渣般的天靈果,段雲陡然一愣。

從完好到殘渣。

這其中的過程,不過短短几句話的時間而已。

他無法明白,姜龍是怎麼做到的。

「段雲兄,區區一棵天靈果讓你耗費這麼久還沒拿到,你這也太遜色了吧。」

正在這時,樹林中又出現了三道身影。

兩男,一女。

同樣,也身著青玄宗內門服飾。

這些人,氣勢也是不凡。

姜龍在宗門時,聽人提及,那就是內門最強三人,一個月前一同進入了這萬獸山脈中歷練。


現在看來,那四人便是這四人了。

段雲,玄武堂第一天才。

夢水靈,朱雀堂第一天才。

風縱海,風浩的大哥,青龍堂第一天才,此時的他,背負一把長劍,器宇軒昂。

剛剛說話的,正是他。

至此,姜龍心中暗暗慶幸,幸好這幾人還不知道風浩之事,否則,指不定會鬧出什麼動靜來。

而當姜龍的目光落到第四個人的身上時,卻又陡然一怔。

「林露?」

這人不是別人,分明就是林露。

姜龍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這個小鬼頭。

他們怎麼走到一起了?他表示萬分不解。

他正打算說些什麼,但那段雲的話,卻制止了他。「風兄,你也知道,這天靈果一般都會有妖獸守護,剛剛我跟正解決那妖獸的時候,沒想到卻被這小子給鑽了空子,直接偷走了天靈果。否則,區區天靈果,怎會耗我如此多時間。」

這句話說完,姜龍當時就不痛快了。

這尼瑪也太不要臉了吧。

「呃,是嗎?」

風縱海表情微微變化。然後,眼神平平淡淡地落在姜龍身上。道:「這位兄弟,坐收漁人之利,這似乎不厚道吧?」

「厚道?他睜著眼睛說瞎話,顛倒黑白,莫非就叫厚道?」

姜龍毫不客氣地指著段雲,冷冷笑道。

他自然不會因為對方強大,就懦弱得去承認。

「你什麼意思?」

段雲臉上有些掛不住,臉色都青了。

「什麼意思,你自己心知肚明。」

姜龍大氣凜然,無所畏懼。

他雖然懂得隱忍,但他也絕不是那種隨便任意宰割的羔羊。

「哈哈,莫非你是說是段雲想要坐收漁人之利?」

風縱海大笑了起來,語氣中,滿是一種對姜龍的蔑視。

「很好笑嗎?」

姜龍反駁道。

「水靈師妹,你相信這小子的話嗎?」

風縱海轉而向夢水靈問道。

這夢水靈長得一般,但無形間,倒也有一股輕渺飄忽之感。

此時的她聽見風縱海問話,當即就極為武斷地搖了搖頭,道:「據我所知,這處峭壁下,每年都會長出一枚天靈果。而且,這天靈果會有著鐵嘴鷹守護。要想得到它,就是我們,都有點兒困難。更別他只有人脈境五重的實力了」

一席話,肯定了段雲的實力,卻否定了姜龍的陳詞。

聽得這些話,姜龍冷冷一笑。「誰說等級低,就無法做到?井底之蛙才會有如此之言。」

姜龍毫無避諱的直言直語。

「你……」

夢水靈本想說些什麼,但欲言又止。

不得不說,她剛剛的回答確實有些片面了。

天下之大,無奇不有。

等級低,並不代表就不能出奇制勝。

越級挑戰,勝利也經常可見。

因此,用井底之蛙來形容他剛剛的話,合情合理。

「沒有實力,卻要狂妄,是要付出代價的」

風縱海眉頭緊皺,冷冷而道,像姜龍這等不識抬舉的人,他可很久沒見到過了。

必要的話,他不介意出手教訓教訓。

此話一出,場上的氣氛立即變得白熾化。

彷彿只要再爭幾句,一場腥風血雨就會立即引爆。 局面有點僵硬。

不過,姜龍也不是那種吃軟怕硬之人。

被人反咬一口后,還要被人踩在頭上,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過,正當他要再度開口之時。只見那林露悄悄湊近夢水靈,然後不知道在她耳邊說了些什麼。

反正,姜龍還未開口,那夢水靈就搶先一步,道:「縱海師兄,露兒說,這小子是她的朋友。我看其中定是有什麼誤會。既然大家都是同宗弟子,不如以和為貴。我看這件事,就此罷休吧」

「既然水靈師妹都這麼說了,那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吧」

段雲自然不想這件事再發展下去,萬一露陷,結果只會讓他更加尷尬。所以,在夢水靈說完后,他也彷彿是終於找到了一個合理的台階,當即也就順之走了下去。

對此,那風縱海也只是聳了聳肩,表示無所謂。

他們無意,但姜龍的表情卻暗了下來。

什麼叫做「就這麼算了」?

這句話的意思是,段雲他大方,不跟姜龍計較?

姜龍怎麼會服?

只見他冷漠地笑了笑,然後,語氣生冷地道:「親兄弟還明算賬。既是同門師弟,我看還是將事情弄清楚的好,否則以後也還好相見。」

他的話說完,對面幾人都不禁愣了愣。

然後,他們的第一反應就是,姜龍這也太不知好歹了。

特別是那夢水靈,她愕然一笑,隨即沖著林露搖了搖頭。

那般樣子,彷彿在說,姜龍太不識時務,她也沒有辦法了。

「臭小子,別給臉不要臉」

段雲怒了。

如此時刻,姜龍還這般理直氣壯地要弄清事實,無疑更顯得是他理虧了。

若是平常,他早就動手了。

哪還有姜龍說話的機會。

但現在不可以,他若動手,只會更加說明是他不敢理論。

是他虛心。

夢水靈可是他心愛的姑娘。



伊恩抬起頭,望向對方,非常直白的告訴了唐定信他的來意。

Previous article

「薛大哥,你……」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