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伊恩抬起頭,望向對方,非常直白的告訴了唐定信他的來意。

「我是來請求你答應讓唐宇成為我的伴侶。」I640 什麼?

唐定信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他還沒到會幻聽的年齡吧!

讓自己兒子做他的伴侶?

先不說聯邦之間的聯姻要走多複雜的程序,他兒子甚至都不認識這個人,談什麼伴侶!

再說,請求?有這麼請求的嗎?

殺氣騰騰的衝進別人舉辦的宴會上,與心中伴侶的父親大打出手?

伊恩·克萊蒙消失了兩年該不會是在別處受什麼精神刺激了吧!

唐定信臉色變了又變,可自己兒子到底在別人手上,他還顧忌著這點,於是並未一口拒絕,生怕會一下子惹怒對方,而是想到了通過其他方法,讓面前這位上校放棄那個不可能的想法。

唐定通道:「你這個請求太過突然,在此之前,你們連見都未見過,小宇甚至不知道你的名字。」

唐定信目光落在唐宇身上,希望他兒子能夠堅定的拒絕這個突如其來的求婚。

「我知道他的名字。」被兩人都用著期待目光盯著的唐宇突然開口,「克萊蒙上校,」頓了頓,補充道,「伊恩。」

對於比較親近的人,直接叫名字這點他是知道的。

他從心裡想要親近這個人,所以他直接說出了伊恩的名字。

當然, 抗戰之八歲團長

唐定信差點氣爆了。

他兒子怎麼了?

明明不是只相當於幾歲的小孩子嗎?怎麼突然精明起來?況且如此親密的叫著對方又是為何?難道真的私下曾有過接觸?

可他敢拿命擔保,他兒子絕對沒有見過伊恩·克萊蒙。

並不是他管教的嚴,而是他對自己兒子很關注,交了什麼朋友他都會暗地裡考察那個人的品性,以免給兒子以及家裡帶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除非是兒子昏迷這十幾年認識了他,可這簡直是個笑話。

看兒子的態度,又絕不像是對待一個陌生人。

所以,他們到底是怎麼認識的?

難道是通過網路?

一瞬間,唐定信腦中閃過無數種可能,卻還是覺得每樣都不可能。

對於唐宇雖然暫時沒想起自己卻依然對他很親近,伊恩心裡總算好受點,摩挲了一下唐宇的手背,看對方新奇的望向他。

唐定信面色不豫,暗中又捏緊了拳, 冷少掠愛:霸上小女人


他正等待時機再度出手,會客廳的門就猛地被撞開,一個身形瘦小卻衣著華麗的女人焦急的沖了進來。

「小宇,我兒,你、你要對他做什麼!」發現兒子在別人手裡,做母親的驚慌失措道。

女人的潛力是巨大的,她幾乎瞬間就做到了唐定信幾次都沒得手的事——一把拉過了唐宇,將人塞到自己身後,戒備的看向那個高大的男人。

在她眼裡,沒有什麼戰神什麼最強的男人,想欺負她兒子就得問問她同不同意。

冷靜下來的伊恩顯然也明白這一點,他想到了自己的母親,所以對於唐宇的母親沒有任何不敬的意思,在對方劈手奪人的時候,他就識相的放開了,雖然是心不甘情不願的。

蓮祺戒備的盯著面前的男人,抽空用餘光看向唐定信,問道:「怎麼回事?我剛才看到你們打了一架。」

伊恩搶在唐定信開口之前先表達了他的歉意和來意:「伯母,您好,剛才的事是我一時衝動,是個誤會,我保證,我對唐宇以及您一家,沒有任何惡意。」

「那你來到底做什麼?」

唐宇比蓮祺高了不少,此時也歪著頭看向伊恩,似乎也好奇對方的答案。

得知伊恩的目的是什麼,唐定信張了張嘴不知道該怎麼跟老婆說這件事。

伊恩開口道:「唐宇他是我的伴侶,所以我來找他。」

不止蓮祺震驚的大張著雙眼不敢置信,連唐定信也又驚又怒。

剛才不是還只是請求讓唐宇成為伴侶,怎麼轉眼就已經是了?玩他呢?

蓮祺緩了好半天,才想到要說什麼,「克萊蒙先生,你別開玩笑了,雖然我對希克聯邦的事情不太關注,可你的事迹還是略有耳聞的。在伴侶這方面,如果我沒記錯,你已經早已有了人選,而且已經在希克聯邦公開了,你現在又來拉著我兒子說是你伴侶,這反映的可不僅僅是你的婚姻觀不正,而是你這個人的人品有問題了,我是絕對不會同意我兒子與其他人共享伴侶的!」

誰料對方完全沒被她這一番話嚇住,反而表情更溫和了一些,似乎就在等她說這些。

「是的,我在希克聯邦是有了伴侶。」伊恩看向唐宇。

對方也在看他,實際上,唐宇的視線就一直沒離開過伊恩身上。

唐宇的理解力正飛速的提升著,所以從蓮祺的話里,對伴侶的意思就有些模模糊糊的明白了,所以在得知伊恩另有其他伴侶之時,心裡還是微微有些不開心的,於是略微帶著不滿的看著伊恩。

很容易的察覺到對方的情緒,伊恩唇角放鬆的上揚了一些,說:「我的伴侶,自始至終,都只有一個人,您可以去查他的名字。」

為了較這個真,唐家兩位大人當場就查起了伊恩的全部信息,隨後自然查到了在希克的那個叫『唐宇』的人的事情。

那個唐宇,無論在外貌,還是在個人所長上都與自己兒子相差太多,唯有性格有些相似,可就因此斷言兩個只是名字相同的人是一個人,實在太過武斷了。

不過很快,兩人又收到了一份從伊恩·克萊蒙發來的視頻片段。

裡邊記錄了另一個唐宇駕駛戰神的片段。

看完那個片段,蓮祺和唐定信心裡震驚都不小。

在駕駛機甲的動作上,那個唐宇與他們兒子簡直太像了。

他們兒子雖然早早就因為不知什麼原因而昏睡不醒,可在之前,卻已經被列為聯邦重點培養的駕駛師,駕駛的技術已經相當成熟,也已經有了一套自己的路數。

而正是這些打鬥時的小細節,讓他們驚疑不定。

作為聯邦上層的他們,自然也知道海德人入侵的一些更隱蔽的事,例如他們曾經經歷過一次時空還原。

如果那種事確定為真的話,那他們兒子會出現在別人身體里,也許就……

不不,還是太讓人難以相信了。

在唐家夫婦判定彼唐宇是否為此唐宇時,伊恩也沒閑著。


除了將他存留的大量唐宇的相關信息發給他們,還聯繫上了一個人。

結束了與那個人的通話后,伊恩又返回了會客廳。

「你是想說,那個你在全聯邦宣布的戀人,就是我家的唐宇?」伊恩回來后,蓮祺面露複雜問道。

唐定信已經不作為主發言人了,對於這方面的事情,顯然他的妻子更在行一些。

「是的。」伊恩簡言道。

蓮祺回身看了看自己兒子,又看著那個篤定的男人,說:「儘管你的個人信譽很高,可光憑這些,還是無法讓我們相信。」

「我可以讓他儘快回復記憶,前提是你們信任我,將他交給我。」

蓮祺搖了搖頭,不知是否該對此抱歉,「這是個死局。小宇不記得你,所以我們沒辦法信任你,所以也不可能將他交給你。」

說著,他們一家三口就開始向外走。

如果按照伊恩直來直往的脾氣,此時恐怕已經壓著唐宇強行灌輸兩人的記憶了,可因唐家二人對他太過戒備,他甚至還無法查探唐宇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只從這半個多小時的觀察來看,並不像是單純的失憶。

伊恩一邊思考著幫助唐宇的方法,一邊在想該怎麼樣取得唐宇父母的信任。

直到他看到對面那一家三口互動的一個小細節。

唐宇已經被蓮祺拉遠,確保他聽不到他們的談話。

他看到蓮祺和唐定信都在對唐宇說著什麼,唐宇一面看他,一面撥浪鼓似地搖頭。

兩人極力的進行著類似勸說的工作,直到唐宇面露不快,狠狠的搖著頭,還向他的方向邁了一小步。

伊恩笑了笑,他想到辦法了。

想要搞定唐宇的父母確實有難度,身居高位的人通常是不受威脅的。

他不如乾脆反其道而行之,只要唐宇的心在他身上,其他都很好辦。

伊恩抬步,向唐家三人走去。

唐定信和蓮祺雙雙戒備的看著他。

伊恩不為所動,站到恰好的距離上,向著唐宇伸出一隻手,用他所能表現出的最大的溫柔帶著清晰可查的誘哄語調,說:「唐宇,如果你還在意我,就過來,跟我在一起。」

這些都是在蟻族空間里,唐宇曾說過的話。

他相信唐宇不會忘記他,只是暫時想不起而已。

果然,他說了那句話之後,唐宇顯得有些迷茫,「伊恩?你在哪?」


「在你面前,……走過來。」

「小宇,我們還沒弄清楚……」蓮祺邊說著就要去拉唐宇,卻沒想到他乖順的兒子會突然跑起來。

她兒子好歹也是駕駛師出身,雖還未恢復到身體全盛時期,可也不是她能拉得住的,一轉眼,自己兒子就跑別人懷裡去了。

而這一次唐定信則是皺著眉,卻並未阻攔唐宇。

可以看出來面前的上校是真的在意著他的兒子,所以何不給他一個機會?

男人永遠是理解男人的。

唐宇撲到伊恩懷裡之後,又慢慢清醒過來,露出更迷茫的神色,顯然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

他的心裡有個聲音叫喊著,過去,過去!快靠近他!

於是等他回神,發現他已經在這位叫做伊恩·克萊蒙的人懷裡了。

擁抱的感覺有些熟悉,甚至比擁抱母親的感覺還要熟悉還要美好,似乎他們曾經如此親密的擁抱過,甚至,比這樣的距離還要更近,更親密……

這樣想著,唐宇在自己還不太懂的情況下,已經抬著頭,輕輕的將一吻,印在微微錯愕的男人唇上。

熟悉的味道……I640 兒子一眨眼又在別人手裡,唐家二老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好在奪回所有權的上校態度比之前還要恭順,又一次保證了對唐宇沒有一絲一毫惡意,並且絕對是真心相待。

他的心情有多好,唐家兩位的心情就有多壞。

親眼目睹了自己兒子上趕著吻了別人,簡直心塞的要死。

在他們眼裡,兒子還是個不諳世事的小孩啊。

幾個人最後終於達成了一致,先回去唐家。

回合制烏龜

回去的路上,唐宇看到了站在宴會廳外廣場上的戰神。

金色的機甲霸道的矗立著,也許是著陸的力氣太大,腳底已經深深凹陷進去,壓裂出來的縫隙一直延伸到進門的台階處。

金色的光芒也一陣一陣閃耀的柔光,不時照亮唐宇的臉頰。

他的眼中浮現出一絲迷茫。

見戰神似乎對唐宇有些影響,伊恩問他:「想上去嗎?」

唐宇點頭,隨後說出了讓在場三人都震驚的話:「我駕駛過它。」

唐家兩人是吃驚,兒子居然說駕駛過戰神?

戰神自始至終可是只聽說過有兩個人駕駛過,除了眼前這位上校,再有就是……

唐定信和蓮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不可思議。

伊恩則是驚喜,拉著唐宇的手都控制不住更為用力:「你想起什麼了?」

唐宇轉頭看他,似乎在思考,慢慢說道:「你……」他左手按住胸口,看得出來對自己將要說出的話也很詫異,「在我這裡邊。」

聽到這麼奇怪的話,伊恩卻沒露出絲毫不解,反而將手蓋在對方手背上,輕聲道:「是的,你都會想起來的。」

唐宇一定是想起兩人共同駕駛戰神時的事情了。

見伊恩沒否定他,唐宇感覺受到了鼓勵,立刻眉開眼笑。

看著自己兒子傻笑,蓮祺無奈的搖頭,問唐定信:「你相信那位克萊蒙上校說的話嗎?那名程序師是我們的兒子?」

唐定信看著前邊越貼越近的兩個人,良久,說道:「有件事,我沒告訴過你。」

萊斯的韓松曾對他說過那名叫唐宇的程序師能夠駕駛戰神,當時他就有些奇怪。

因為他曾聽喬先生說過,精神力至少要上千,才能夠駕駛戰神。


「這本是一個殺他的最好機會,這次錯過,也許就沒有下次了。

Previous article

「抱歉,這天靈草再多靈石,我都不換」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