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下一組選手……」於新覺翻閱著記錄本,「我非常期待,蕭雨軒和沈樂然,請上場!」

唐星瀚的眼神瞬間明亮起來,他努力剋制住內心的興奮,盡量保持不喜不悅的神情。

「走了!」蕭雨軒自然的牽起了沈樂然的手,拉著她一路穿過『明星通道』,直達舞台的中央。

「哇!」

台下選手一陣驚呼,個別眼尖的女生們,瞧見了蕭雨軒在走向舞台的一瞬間,才鬆開沈樂然的小手。

同樣,這小小的細節,自然是瞞不過如雄鷹般敏銳的唐星瀚。

他蹙了蹙眉,面含怒氣。

司元明笑呵呵的詢問:「你們可不要讓大家失望,一個是網路投票第一名蕭雨軒,一個是網路投票第五名沈樂然,我很期待你們二人的合作。」

「好的,老師。」蕭雨軒禮貌的鞠躬,似乎還要說什麼。

「請開始表演。」唐星瀚斜了他一眼,直接下達命令。

蕭雨軒無奈的聳了下肩膀,沒辦法,誰讓唐總心情不好呢。

「昨晚做了一個夢,夢見天空變成粉紅,神仙給我一杯酒流進刺痛咽喉,逝去的日子,束縛自由的自由……」

沈樂然的聲音一出,全場啞口無言,只能聽見她醇厚的、略帶沙啞的嗓音,穿透靈魂般的吟唱。

蕭雨軒的歌聲一出,全場更是驚詫的不敢喘氣,男人獨有的雄性嗓音,每一句歌詞都充滿了吸引人的魔力,那磁力音色讓人無法抗拒,閉上眼睛盡情的陶醉其中。

最後的副歌部分,兩個人每人一段落,更是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震撼力。聽著他們的歌聲,畫面感一下子從腦海中迸發出來。

一曲終了,寂靜的舞台突然爆發出如雷霆般震耳欲聾的掌聲。

台下的粉絲們瘋狂的呼喊:「蕭雨軒!蕭雨軒!蕭雨軒!」

還有個別選手大喊:「沈樂然!沈樂然!沈樂然!」

但是,稀鬆的幾聲,很快就被蕭雨軒的粉絲們壓過,她們尖叫著,使出了全身的力氣,放聲尖叫。

「好了,各位!請我們的觀眾保持理智!保持安靜!」

於新覺拿著話筒大聲喊,比賽開始到現在,他頭一回需要站起身來,面向觀眾席,抬起手在空中比劃著,讓現場觀眾平息下來。

維持了整整一分鐘的紀律,才開啟投票通道,時間一分鐘。

於新覺這才坐下,不禁讚歎:「你們真的太棒了!這首歌,是比賽有史以來,最完美、最好聽的一首。我挑不出來任何問題,零瑕疵,非常好!」

司元明也不乏讚美之詞:「我建議啊,你們兩個人應該組合,現在一男一女的組合很多,而且會大火,你們的聲音搭配在一起,剛剛好,那種意境很難用語言形容,會讓人聽上去很享受。」

「這個我贊同!」蔣夢香舉了舉手,笑靨如花地望著唐星瀚,主動賣個人情,「我建議選秀結束之後,你們都簽約到唐總的公司,組合出道,我相信一定能紅!」

於新覺的心『咯噔』一下沉了沉,臉上雖然保持著欣賞的微笑,暗地裡卻盤算著:不行,不能等到決賽名次出來了,下周我就要秘密簽約他們,否則會被唐星瀚挖走。我舉辦的活動,我挖掘的明星,不能讓金頂影視傳媒公司坐享其成。

唐星瀚輕輕挑了挑眉:「我的這一票,投給沈樂然。因為這首歌的原唱是女生版本,我個人感覺沈樂然佔優勢,詮釋的更好。」

他避開了蔣夢香的『簽約人情』。蕭雨軒,他根本就不能簽! 普賢真人命令闡教弟子堅守工事,召集闡教中有頭有臉的人物回到山頂。

對於普賢真人來說,現在的首要任務是穩定闡教,普賢真人給太丙扣上了跟截教溝通的屎盆子,自己的闡教教主之位是到手了,可是普賢也知道,這個教主也不是那麼好當的。

首先太丙真人以前的嫡系不會真心實意的跟著自己,就算是其他門派中也有一些會不服自己的管束,所以現在首要的問題是趕緊穩定闡教的軍心,然後是利用這次截教圍攻闡教的戰鬥樹立在闡教中的威信。

其實在截教大軍壓境的這個時候公布太丙真人跟截教勾結並不是好時機,不過普賢也很無奈,因為闡教的各個門派在武王州大軍中都有耳目,現在估計武王州大營發生的事情這裡大部分人已經知道了,不公布也不行。

普賢真人有了孫懼留和慈航的支持,穩定軍心變得簡單了許多,首先闡教現在的勢力分佈是太丙真人大約佔到十分之三,已經死亡的清虛真人、普賢、孫懼留和慈航大約可以佔到十分之四左右,一些沒有正規門派或者不願加入正規的門派的散修者大約佔到十分之三。

散修者都是牆頭草,或者說他們並不關心誰當這個闡教教主,對於闡教的未來他們也不怎麼關心,之說以願意留在闡教隊伍完全是因為修鍊之時可以跟其他修鍊者交流而已,所以這些人其實沒有什麼戰鬥力,也不會對普賢統治闡教有什麼大的影響。

現在太丙真人的親信大部分已經偷偷溜掉,他們已經接到太丙及手下的千里傳音,知道留在闡教也沒有好結果,樹倒猢猻散,太丙真人門派下面本來還有一些依附的小門派,也都悄悄離開閣萊山。

其餘的在自己門派掌門的帶領下自然贊成普賢真人擔任這個闡教教主的位置,最起碼錶面上是堅決聽從普賢真人的指揮的。

普賢真人其實並不擔心山下的石璣聖母率領的截教大軍,現在山下的截教大軍金鰲島和妖靈谷合在一起也就是二十幾萬,而闡教在閣萊山的修鍊者本身就有二十幾萬,自從截教開始集結準備進攻閣萊山那時起,闡教就已經開始調集分佈在雲秦大陸的闡教中人往閣萊山聚集,等截教開始攻山之時就已經彙集了近四十萬大軍。

其實對於闡教和截教的戰爭,修鍊者的數量並不是最關鍵的,修鍊者修為才是決定勝負的關鍵,這次截教幾乎是傾巢出動,二十幾萬大軍的素質參差不齊,剛剛步入修鍊者大門的修鍊者佔了大軍的三分之二,這樣的修鍊者其實比普通人強不了多少。

而闡教就不同了,闡教不但佔據地理優勢,單單擁有飛行法寶的修鍊者就有兩三萬人,雖然在剛剛的戰鬥中損失慘重,可是數量仍舊是截教的近十倍,優勢非常的明顯。

「教主,太丙這老傢伙現在是不敢露面的,山下的截教雖然耍手段獲得了一次小勝,可是也不足為懼,倒是那個通天霸主比較讓人頭疼」孫懼留說道。

普賢真人的想法跟孫懼留一樣,他現在也在考慮怎麼對付雲龍建。

「這小子簡直太恐怖了,太丙老傢伙的伏魔煉妖陣竟然都拿他沒辦法,對付他一定要使用非常手段才行」

「非常手段是什麼手段?」

普賢揮手讓在場的闡教高手退了下去然後才靠近孫懼留的耳邊說道:「這小子既然這麼強大,對危險的警覺當然也要強於常人,一般的手段在他面前肯定是不好使,倒是有一種陣法可以試一下」

聽到普賢真人說有對付雲龍建的手段,慈航也湊了過來。

「什麼陣法?」慈航好奇的問道。

「嘿嘿,擎天柱!」普賢真人一臉的壞笑。

「擎天柱?」

慈航和孫懼留都是一頭霧水,雲秦修理者都對陣法有研究,可是孫懼留和慈航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陣法叫做擎天柱的。

「嘿嘿,你應該知道修鍊者服用純陽九轉丹后的威猛吧?」普賢真人奸笑著。

純陽九轉丹是男性修鍊者才會服用的丹藥,對剛剛步入修鍊界的普通人有奇效,可以疏通經絡鞏固根基,不過普賢真人說這話的時候不是看著孫懼留而是看著慈航。

原來服用這個丹藥的修鍊者身體如同火燒般滾燙,即便是陽痿之人服用也會瞬間一柱衝天。

慈航道人被普賢真人看得一陣臉紅,顯然是對這個非常了解:「老東西,啥時候能有個正形?」

「這種低階的丹藥用來對付通天霸主能有用?」孫懼留當然也知道這個丹藥,這也是他平時非常喜愛的一種丹藥,雖然這種丹藥對他這樣的渡劫期高手的修鍊已經沒有任何作用,可是其他的效果卻是仍舊有的。

「量少當然沒有用,可是如果量大了會怎麼樣?」普賢真人看著二人。

「服了,老夫真是服了教主了,竟然可以想出這個好主意!不知想在那裡布陣?」孫懼留豎著大拇指誇道。

「後山逍遙洞就是個好地方,到時候就可以讓這個通天霸主在洞中好好地逍遙一番了」

「哈哈哈哈!」普賢真人和孫懼留對視一眼后一陣大笑。

孫懼留明白了普賢的意思,利用陣法將大量的純陽九轉丹集中在逍遙洞,利用陣法封住洞口,只要將雲龍建引進洞中,吸收超強濃度的純陽九轉丹過量,雲龍建就會變得神智不清,就算是雲龍建不會因為超量服用而爆體而亡,對付他也就變得簡單了。

最妙的是純陽九轉丹是對修鍊的有益的丹藥,根本就不會讓雲龍建心中生出警覺,一般情況下修鍊者見到濃郁的法力元素能量首先想到的是趕緊吸收修鍊,等發現身體出現不對之後可就完了。

「嘿嘿,就這麼辦,我趕緊命令下面的人將手中的純陽九轉丹都擊中上來,先將丹藥用法力催化成霧狀封在洞中準備著」

「你們這麼一廂情願有什麼用?這小子行蹤飄忽不定,你們怎麼把他引到洞中?」慈航道人問道。

「簡單得很,山下的石璣聖母肯定跟這小子可以聯繫,只要石璣她們頂不住了,肯定會向這小子求救,到時候這小子自然就出現了」

!! 分數很快統計出來了,大屏幕上清楚的閃現著——蕭雨軒對戰沈樂然:有效票數305分比205分。

「哇!過了300分了!首位過300的選手誕生了!」

「蕭雨軒!蕭雨軒!蕭雨軒啊——」

台下的粉絲們瘋狂的尖叫,他們迷上了蕭雨軒這種實力選手,為他瘋狂,為他投票,深感驕傲。

沈樂然臉上保持著禮貌的笑容,心底卻咯噔一下子,205分能不能晉級到決賽?

哎!誰讓自己攤上了一個流量選手蕭雨軒呢?真是孽緣啊!

唐星瀚自然是心中不悅,神情沉重。

總導演的聲音在後台響起來:「好!各位!現在我們有請全部選手上台,我們依次揭曉晉級決賽的十位。」

蕭雨軒和沈樂然站在中間,40人正好站了一整排。

「讓我們先看看毫無懸念的第一名:他就是,唯一的一位選票達到300分的蕭雨軒!」

台下觀眾掌聲如雷。

「我們請蕭雨軒坐上屬於他的晉級寶座。」

在舞蹈的後方,緩緩升上來十把椅子,靠背處分別貼著1——10的數字。

蕭雨軒瀟洒的朝著粉絲們揮揮手,走到一號位坐下來。

總導演繼續說:「下面公布第二名,他就是民謠小王子——298票數郭南飛!」

「謝謝,謝謝。」郭南飛朝著觀眾鞠了一躬,笑呵呵的坐在了蕭雨軒的旁邊。

眼瞅著晉級的名額越來越少,還沒有沈樂然的名字。

唐星瀚有點坐不住了,難道沈樂然要止步於此了嗎?

應該提前讓唐果和總導演打聲招呼,告知沈樂然將要簽約金頂影視傳媒公司,這樣稍微改動一下分數,沈樂然就能順利晉級了。

唐星瀚以前是不屑於做這種背地裡的事情。

但,倘若是為了沈樂然,他願意賣個臉面。

「好,晉級席位上只剩下最後兩個,讓我們猜猜看,誰才是最後兩個幸運兒?」

「他就是——205分的沈樂然,第九名!」

沈樂然一顆提在嗓子眼兒的心,終於落下來了。

第九也好,起碼衝進了決賽,還有一輪機會。

「第十名是201分的穆惜雪。」

一直惴惴不安的穆惜雪也鬆了一口長氣。

「讓我們恭喜成功晉級的十位選手,你們是精挑細選,一場一場比拼結束,走到最後的晉級者,希望你們決賽能夠表現更加出彩。同樣,也感謝其他選手帶來的精彩演出,相信通過這段時間的學習,你們收穫良多,下次會呈現更加完美的舞台。」

節目的尾聲,總導演頒布了下個周末的決賽制度:個人對戰。


每位選手自己選定一首歌,可以是翻唱,可以是原創。

然後按照名次的倒敘,從第十名開始表演,蕭雨軒位列第一將壓軸出場。

比分同樣是現場投票佔百分之五十,網路投票佔百分之五十。

四名導師每人有五分加分權力,將在所有選手演出結束之後,每一位導師只能投票給一位選手。


最終累計的分數最高者,將冠軍出道,第二名和第三名,都將獲得一家娛樂公司的簽約合同,全面包裝打造成新一代明星。

餘下的十強,表現優異者,有可能被一些中小型的公司看中。

總導演激動地介紹著:「一首歌四分鐘的舞台,定勝負,所以這周每個人都要全力以赴,充分的準備,相信你們都有一個目標,就是奪得冠軍,加油!」

沈樂然第一次感到壓力,從參加海選到現在這一刻,她緊張過、猶豫過、茫然過。

但是,腦袋裡突然冒出來『沖第一』的想法,是頭一回。

沈樂然覺得,她對舞台的渴望,對唱歌的熱愛,在比賽中慢慢的被激活了,她似乎找到了學生時代的感覺——那種每天被夢想激勵著的衝勁兒。 截教這次進攻閣萊山實際上剛開始包括截教在內都感覺是雞蛋碰石頭的事情,不過石璣聖母倒似乎很有信心。

闊河東岸搶灘戰的勝利和閣萊山南側空中力量的對決兩戰兩勝,截教弟子情緒高漲,可是這時石璣聖母反而又不在想著進攻,命令部隊趕緊在山下構建起防禦工事來了,搞得大家有些莫名其妙。

石璣聖母可不是會被一兩場小勝就沖昏頭腦的人,她知道,截教這些年受到闡教打壓,雙方的實力懸殊太大了,現在離最後的勝利還遠著呢,想盡一切辦法殺傷闡教的有生力量才是眼下最實際的戰術。

這麼多年一直處在被動挨打的局面讓石璣聖母對於防禦非常有心得,一番布置之後就等著闡教下山來攻。

石璣聖母知道闡教一定會派兵攻下山來,闡教吃了這麼大的虧,如果截教按兵不動,闡教肯定會按耐不住。

這才是石璣聖母最初的想法,截教的實力大防禦戰都要費點心思,打攻堅戰取勝的可能性幾乎為零,別看闊河搶灘戰和不久前的空中戰鬥截教都獲得勝利,可是這點勝利給闡教帶來的打擊只是從心裡上有點作用而已,闡教仍舊是佔據著絕對優勢。

防禦戰是最有效的殺傷對方有生力量的戰法,所以石璣聖母嘴中的目的就是要獲得這個戰術效果。

正如石璣聖母所想,闡教出動了,大批擁有飛行法寶的修鍊者在空中組隊從山頂沖了下來,而地面的修鍊者則是在山道之上集結,隨時準備衝下山來。

一般來說修鍊者之間的戰爭不會像這次闡教和截教的對決這樣首先派出修為較高的修鍊者戰鬥,先是修為低下的修鍊者作為炮灰,最後是擁有飛行法寶的的修鍊者作為定音之錘敲定勝局才是傳統的戰術。

可是這次戰爭因為閣萊山險要的山道卻打破了這種常規,闡教可以利用天險防禦,截教也不是傻子,現在截教的防禦陣地就在山道出口,闡教的隊伍根本就沒有空間展開大規模陣型,狹窄的山道最多可以一次通過十幾二十人而已,這樣的山道截教利用幾門法力集束炮同樣可以輕鬆守住。

闡教出動擁有飛行法寶的修鍊者的目的就是奪取山道下方的一片空地,控制了這片空地,山上的闡教大軍才可以在山下整理隊形,布置進攻截教的陣法,發揮出人數多的優勢來。

「法力集束炮準備!」玉朗看著從山頂俯衝下來的闡教修鍊者趕緊下達了命令。

黑壓壓的闡教修鍊者就像是一團快速移動的烏雲,眨眼間已經到了截教陣地的斜上方。


在截教看來,闡教如此密集的陣型簡直是跟過來送死沒有什麼兩樣,對付法力集束炮最好的是使用分散陣型,只有這樣才可以盡量減少傷亡。

「發射!」

隨著玉朗的一聲令下,截教的幾十門法力集束炮同時開火了,幾十道光束般的法力束流射了出去!

闡教修鍊者的陣容非常密集,這麼密集的陣容根本就不可能躲得開法力集束炮的攻擊,法力集束炮是修鍊者用來攻擊堅固工事或者像船艇的,威力大到可以完全洞穿闡教的陣容,眼看著闡教又要再次被大規模殺傷!

難道闡教真是傻子?當然不會,修鍊者中不可能有智商低的人,智商低怎麼可能領悟修鍊功法?

又或者闡教是想使用人海戰術耗光截教的法力集束炮的法力?可是這跟傻子有什麼分別,雖然法力集束炮的發射次數截教只能保證三輪,可是這三輪下來,闡教要造成多大的傷亡?

答案瞬間揭曉了,就在截教法力集束炮發射的瞬間,孫懼留大吼了一聲:「結盾陣!」


七七猛然想到了那道白光,還有葉紫緊張的神色,總感覺不對勁。

Previous article

「這本是一個殺他的最好機會,這次錯過,也許就沒有下次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