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七七猛然想到了那道白光,還有葉紫緊張的神色,總感覺不對勁。

就算再喜愛一件東西,也不該那麼緊張,緊張到根本不顧自己的性命了。

而且,那道白光是在太奇怪了,就是夜明珠也發不出那樣的光芒來吧?

諸葛止卻是眉頭一皺,似乎想了想。

「是有一個鐲子,她從年輕的時候就戴著了,到現在還在戴嗎?」

諸葛止也想到了那個鐲子,葉紫喜歡那個鐲子似乎並不是什麼秘密。

「是啊,我看到她還戴著,而且很寶貝,只是我就不明白了,明明那鐲子也不好看,她怎麼就戴了一輩子啊。」

聽諸葛爺爺這麼說,七七更是奇怪了。

直覺告訴她,那個鐲子非同尋常,說不定就是什麼秘密武器,能夠當武器用的。

可是若真的能夠當武器,而且很厲害,那次跟九叔叔對決,她為什麼不用?

越想越奇怪。

「誰知道呢,那老太婆古怪的很,許是就喜歡那樣丑不拉幾的東西。」

諸葛止鬍子一抖,也是想不通,當初他第一次見那鐲子,也覺得十分丑。

女孩子都是喜歡那些亮麗的首飾,偏偏她喜歡那個黯淡無光的。

「或許吧,只是眼光問題嗎?」

七七嘀咕一句,看來諸葛爺爺也不知道那鐲子有什麼不同尋常的地方。

也許真的是她想太多了。

諸葛止也是不明白七七怎麼想到了那鐲子,仔細回想,那鐲子似乎也沒什麼特殊之處。

一個鐲子,還能幹什麼? 蕭家這一屆的潛龍大戰就以這種驚心動魄的方式落幕,即便是距離大戰已經過去了十日,蕭家子弟們仍然還有著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那個有史以來最大的廢柴,竟然成了第一潛龍?

蕭讓當場殺掉蕭戰,蕭遠潼自然是怒氣滔天,當場就欲把蕭讓斃於掌下,但蕭遠山這蕭家第一人又豈會同意?

蕭家老大老二直接就因為蕭讓大打出手,最後以蕭遠潼吐血昏迷結束。

至於那枚為第一潛龍準備的碧玉丹,也被蕭遠山強勢交給了蕭讓。

當然,蕭讓殺死蕭戰後也在擂台上任蕭家子弟挑戰,結果無人能敵,是名副其實的第一潛龍。

蕭讓橫掃潛龍大戰後,長老團也沒再對他喊打喊殺,畢竟不論以前蕭讓再怎麼廢物,至少他現在不是。

不光不是廢物,還取得了潛龍大戰的第一,成為蕭家第一潛龍。


蕭家大院,也是修建的極為闊大雄渾,充滿了粗獷、豪放之風,在大院一處極為安靜的廂房內,蕭讓正盤腿坐在床上,頭頂隱隱有乳白色的光芒四射而出。

良久,光芒散去,蕭讓慢慢睜開了雙眼,嘴角露出一抹有些無奈的笑容來,「整整十天,終於把這枚碧玉丹完全煉化,但吸收了這麼龐大的藥力,我還是在胎息一重,看來我突破比旁人要難上太多。」

這枚碧玉丹,乃是蕭家內門弟子所提供,蘊含的藥力極為龐大,足以讓胎息三重突破到四重,但蕭讓煉化了碧玉丹,卻還是原地踏步。

之所以這樣,那是因為碧玉丹的龐大藥力,九成都被那詭異的石頭僧吸收,真正屬於蕭讓的,一成都不到。

神識在那看起來更加栩栩如生的石僧上掃了掃,蕭讓長嘆道,「普通的胎息一重煉化了這碧玉丹,足以連續破兩個境界到達胎息三重了,僧哥啊,你胃口到底多大?」

世間事向來都是福禍相依,石僧給予蕭讓強大的戰鬥力,使得他在一重的時候就能跨兩個小境界滅殺三重,但相對應的,他想要突破晉級,就比一般的武修困難太多。

不過雖然境界上沒變化,他的實力卻提升了至少兩倍,因為石僧右手處的金紙又被撕開了一點點。


好像一片金紙只有一篇武道經譯,這次撕開沒再冒出金字,但當蕭讓心念一動之間,讓這石頭「分身」和「本體」重合之時,他的右掌,石頭化的程度更大了。

他殺蕭戰的時候,右掌也僅僅是蒼白而已,那看起來更加像某種病,沒人會聯想到石頭,但現在,他的右掌好像已經塗抹了一層石粉。

「不行,這實力還不夠!」

煉化碧玉丹之後,蕭讓隨便找了些食物裹腹,就再次閉關,開始修鍊起苦海悲指。

這麼一練,就又是整整十天,廂房內,蕭讓整個人身上都好像多了一股凌厲的氣息,使得他整個人看起來猶如一把利劍。

「給我碎!」

嘴裡發出一聲低喝,蕭讓左手成鷹爪的五指猛的一握。

啪啪啪啪······

隨著他這一握,一股極強的壓力在他掌心產生,使得他掌心登時就發出一連串清脆的音爆之聲。

嘩啦啦······

距離蕭讓三尺外的牆壁,忽然就好像是失去了水分的沙堆一樣,轟然崩塌開來。

這一幕若是讓其他人看到,肯定會吃驚的張大嘴巴,因為這牆壁根本就不是被打倒,而是被一握拳給震倒的!

和凡人相比,武修太過於強大,舉手投足都具有毀滅性的力量,打爛一堵牆根本就是小事,但蕭讓卻是離著牆還有三尺的距離!

而且他也不是靠拳風,也不是靠類似於獅子吼那種音波武技,而是單純的靠氣勢,握拳那一刻那有我無敵的滔天氣勢!

光是握拳的氣勢就把牆給震碎,若是這樣的拳頭打在人身上,那是多麼恐怖的威力!

蕭讓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狂喜之色,「成了,五指互通,終於將苦海悲指練到大成!現在的我再對上那蕭戰,應該可以輕鬆取勝。」

潛龍大戰上,蕭讓殺死蕭戰其實運氣佔了很大成分,畢竟誰也不會想到一個胎息一重的廢柴會突然發難,發難的對象還是高了他兩重的胎息三重。

同樣,更加沒人想到蕭讓有著遠超境界的實力。


如果蕭戰提前知道蕭讓的實力,一開始就拿出實力和蕭讓戰鬥,那蕭讓的勝率,連三成都不到。

但是現在,石化更上一層樓和苦海悲指大成的蕭讓再碰到蕭戰,蕭戰就算底牌盡出也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該離開了,小小的蕭家,根本不足以讓我成長,只有宗門那龐大的資源,才有可能填滿我氣海里的那尊大神!」

蕭讓從被自己握拳震碎的那堵牆處出去,大步往蕭遠山的廂房走去,他要去辭行。

當蕭讓向蕭遠山表明自己要再去宗門的時候,蕭遠山慈祥的道,「讓兒,好男兒志在四方,去吧,以前的你碌碌無為,而今你一朝崛起,也到了該展翅翱翔的時候了。」

蕭讓的眼眶有些濕潤了,「父親!」

蕭遠山眼中亦是濃濃的不舍之色,伸手摸著蕭讓的黑髮,沉聲道,「去吧孩子,不過你要記住,不管發生什麼,為父永遠是你的後盾!」

蕭綺雪兩隻眼睛紅紅的,大聲道,「讓哥,這次我要和你一塊去,我也要加入你的宗門!」

蕭讓臉上罕見的浮現出溫柔的神色來,柔聲道,「雪兒,你已經突破了胎息二重,山河社稷圖也可運用自如,是可以去宗門闖一闖了,不過你不要去巨闕宗。」

蕭綺雪不解的道,「為什麼啊?我難道就差到通不過巨闕宗外門考核的地步了嗎?」

蕭讓笑道,「雪兒,巨闕宗即將要掀起一片腥風血雨了,那可不是修鍊的好地方。」

蕭綺雪皺皺可愛的眉頭,「怎麼會呢?那可是天象城最大的宗門之一了,怎麼會腥風血雨了?」

「以前確實不會,不過很快便會了。」蕭讓嘴角的笑容忽然變得有些殘忍了起來,「因為,我馬上要去那了啊!」

他的目光,遙遙看向了那座天劍山,天劍山上便是巨闕宗山門所在,「蕭戰已死,秦紅丸,下一個,就是你!」

!! 沐北冥也聽說了七七去葉家的事情,立馬趕了過來,他是不放心七七的。

本來說好第二天才去的,沒想到這丫頭竟是提前去了。

好在七七沒有任何問題,聽到還把葉紫給氣的半死,他總算放了心。

他的七七啊,他就說是越來越聰明了。

不過提到了鐲子的事情,沐北冥也是一陣狐疑,感覺有什麼貓膩。

既然她那麼緊張那鐲子,就拿來好了。

他就不信用鐲子和她的雙腿都換不來一個鮫魚淚。

「九叔叔,你說讓去偷啊。」

七七想了想,偷這個詞還真是有些不好。

「對付這種人,自然得用非常手段。」

沐北冥卻是不以為意,什麼江湖道義在遇到七七的事情上,都是狗屁。

「哈哈,對,對付這種人,就得這樣。可是這鐲子戴在她的手上,聽諸葛爺爺說,她常年都不離身的,怎麼偷出來呢?」

七七倒是為難了,難道洗澡都不離身嗎?

看來這個鐲子真的很重要。

「我讓銀寶去拿吧,它一定有辦法。」

這件事交給銀寶最合適不過了。

銀寶一旁聽到,也立馬點頭,它這些日子沒找到鮫魚淚的蛛絲馬跡,正立功心切,能為七七辦一些事情,它心裡也好受點。

對,讓我去讓我去,就是把她的胳膊給弄斷,我也一定把那鐲子給取下來。

七七聽了銀寶的話,嘴角一抽,感覺銀寶也有點兇殘了。

銀寶叫了一聲,迫不及待的跑遠了。

這時,春蘭卻是來稟告說是諸葛臨來了。

諸葛臨不等他們回應,直接闖了進來。

「北冥大哥,七七。。。。」

一聲急切的呼喊,幾乎摔了個狗啃屎。

「你能不能慢點,有事也不能這麼著急啊。」

七七無語了,這諸葛臨怎麼比她還要冒失。

「我當然著急了,我諸葛家出大事了,急死我了。」

諸葛臨一聲吆喝,累的氣喘吁吁的,平復了好半天終於緩過氣兒來。

「出什麼大事了?」

七七不解,看諸葛臨這樣子,好似真的很不好。

「北冥大哥,七七,你們還真是神了,我發現了,我終於發現了,我們諸葛家的確有問題。」

諸葛臨滿臉的崇拜,感覺這沐北冥和雲七七簡直聰慧絕頂,怎麼都沒去過他們家的兵器廠就知道有問題了?

他可是查了這麼多天呢。

「我們購入的玄鐵和產出的兵器根本不成比例,就是近兩年的事情,有幾個月,玄鐵用的特別多,但是卻沒有產出那麼多兵器,你說奇怪不奇怪?」

「你們猜想的可能是真的,我們或許根本沒收到那麼多的玄鐵,但是卻有驗收單子,我們諸葛家這是出了內鬼啊。」

「但是,我不明白的是,這些玄鐵去哪兒了?他們若是想用玄鐵直接去沐家買就是了,為何要通過我們諸葛家,還偷偷摸摸的!」

諸葛臨怎麼都想不通這個道理,恨不得立馬就把這一切查清楚。

查到這些,他也是久久不能平靜,完全不知道要怎麼做了,所以立馬就來找北冥和七七了。 「這件事,你沒有聲張吧。」

沐北冥看了看諸葛臨,想到他這急性子,皺了皺眉毛。

能多寫驗收單,還能蓋印戳,這個人在諸葛家的兵器廠怕是不止是管事的那麼簡單。

不知為何,一個人的形象躍入他的腦海中。

「沒有沒有,查到這些問題,我立馬就趕過來了,還真不敢聲張,北冥大哥,你說會是誰呢?這件事也不知道大哥知道不知道。」

諸葛臨覺得自己有必要告訴大哥一下,這些年都是他在管兵器廠,應該對廠里的情況更了解一些,說不定能查出什麼。

「諸葛臨,是這樣,你大哥管理兵器廠不是一年兩年了,豈能看不出這個問題?你都能在這幾天時間內發現問題呢。」

七七想了想,忽然來了一句這個,然後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似乎想到了那諸葛成。

那個男人,對妻子十分愛護,而且對長輩孝順,又對弟妹親切,看著就是一個聰明的人,不可能不知道的啊。

「不不不,大哥又不會每次收貨都親自去查看,那些人做的隱秘,若是不仔細去查,真的是看不出來的,我也是得到了你們的提醒,才刻意去查了這方面的事情才發現問題。」

諸葛臨慌忙為自己的大哥辯解。

大哥那麼聰明,若是提醒他一下,他說不定一天時間就查到了,只是沒人提醒而已。

七七卻是看了九叔叔一眼,倆人都從對方眼裡看到了無奈。

這諸葛臨顯然是會意錯了,他們不是在說他的大哥無能啊。

而是在懷疑啊。。。。。

諸葛臨也太信任自己的大哥了,不過似乎那諸葛成的確看起來是老好人一個,或許真的是跟諸葛臨說的那樣,只是沒仔細去管而已。

「你說的對,可能他真是沒察覺,但是這件事最好還是不要被人知道,哪怕是你大哥,也暫時不要說。」


七七還是覺得要謹慎一些。



原來,剛才鍾啟耀接到一個電話,電話里,是他的一名保鏢。

Previous article

「下一組選手……」於新覺翻閱著記錄本,「我非常期待,蕭雨軒和沈樂然,請上場!」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