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好啊,走,直奔豬妖洞5層,G。。O。”郭子強帶上以前的英語拉長道。

“讓讓,讓讓,前面不想進的朋友,請讓讓,別擋着。”

“前面的人快進去啊,後面還有大部隊。”禮貌者着急喊着。

。。。。。。

“C,前面的快點走啊,站着廁所別**啊!”

“M..D。。前面N。T。M的S人了嗎,快點走啊,不要耽擱我去殺BOSS。”一身穿新手布衣,手拿八荒刀,劉着一頭火紅的長髮的戰士,很不爽的大罵着擋住了他前進到豬洞入口的玩家。 喂完了小雪豹,將它放會自己的房間,隨後樊洛洛便回房間打坐修鍊了。

一夜無話,第二天樊洛洛準時睜開雙眼,起床洗漱之後,楚漣卿已經把早飯做好了!

「怎麼還沒起來?」樊洛洛皺著眉頭說道。

「暑假嘛!睡個懶覺很正常!」楚漣卿說道。

「這麼懶散怎麼行?我去叫他們!」說著,樊洛洛便起身衝進了成浩的房間!

「起床了!」樊洛洛說道。

「哎呦,天哪師父,你怎麼進來了!」成浩慌張的將身旁的毛毯拉過來護住自己關鍵的部位,這貨有裸睡的習慣。

「少廢話,起床吃飯!」樊洛洛說完之後,看也不看成浩一眼,轉身離開。

「怎麼和我的不太一樣?」樊洛洛看了看自己的胸部,又看了看自己的兩腿之間,疑惑的自言自語!

「起床了!」想不通就不去想,樊洛洛又衝進了白雪皓的房間。

「我的天,幹嘛呀大早上的!」白雪皓和成浩的動作如出一轍。


「起床吃飯!」說要之後,樊洛洛推門離開。

「好像是不太一樣!」樊洛洛又自言自語道。


最後,樊洛洛推開了趙玉兒的房門,趙玉兒還是很正常的,穿著粉色的短袖睡衣和短褲,睡眼朦朧的揉了揉眼睛。「怎麼了師父?」

「吃飯了!」樊洛洛說道。

「哦!」趙玉兒打了個哈欠,伸了個懶腰,這才出了房門。

眾人吃過早飯之後,也都精神了!

「我們今天要去看房子,你們去不去?」楚漣卿問道。

「看什麼房子?」成浩問道。

「就是啊!師父,師爹,別忙活了,我這住的挺好的,不要因為我而破費!」白雪皓一本正經得說道。

「滾!」楚漣卿翻了個白眼,這怎麼一個比一個自戀。

「我們去看看隔壁的別墅,如果可以的話就把隔壁的別墅買下來給你們住!後院改建一下,以後就當你們的修鍊場!」楚漣卿說道。

「那不還是給我買的么?都一樣!」白雪皓說道。

舞弄九天 丫頭,咱們走吧!不帶他們了,否則我還怕被他們氣死!」楚漣卿拉著樊洛洛的手往外走,一邊走一邊說道。

「別呀師爹,畢竟是給我買的,我還是去看看吧!」白雪皓一路小跑著跟出去。

「就是啊!我們也去看看!」說著,成浩也和趙玉兒一起追了出去。

三人找到了隔壁別墅的房主,這家別墅已經空著好幾個月了,但是並沒有出賣的消息。


找到房主之後,楚漣卿說明了來意!

「你好,我是隔壁的楚漣卿,我看你這別墅空了好長時間了,不知道有沒有想賣的意思?我想把我的別墅擴建一下!」楚漣卿說道。

「不好意思楚先生,我這個別墅不賣!」那人直截了當的拒絕道。

「為什麼不賣?能告訴我理由么?」楚漣卿問道。

「是這樣的,這個別墅涉及到財產糾紛,所以目前還不能賣!」那人說道。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願意高價購買,絕對比市場價還有高出一倍,您看……」楚漣卿說道。

「這……是這樣的楚先生,我是這棟別墅的法定監管人,在財產糾紛沒有解決之前,這棟別墅由我暫時看管,所以我也做不了主,要不這樣,我將您的意思和幾位繼承人商量一下,若是他們同意,我自然沒有意見!」那人想了想說道。

「好,多謝!」楚漣卿點點頭。

和那人告別之後,眾人便開車去了樊洛洛的別墅,畢竟這別墅也是要賣的,所以很多東西也是要搬走的!

楚漣卿叫了個搬家公司,將樊洛洛想要的東西都搬到自己別墅的車庫裡!

「洛洛?你這是?」眾人抬頭望去,原來是徐天。

徐天看到樊洛洛很開心,但是看到搬家公司的車便面色一沉,預感到樊洛洛要搬走了!

「我要把別墅賣了!」 閃婚總裁:笙情童話

「好好的賣什麼別墅?是錢不夠花了?要是沒有錢了你可以和我說……」

「不勞煩兄弟費心了,丫頭現在是我的女朋友,別說她有錢,就是真沒錢了,還有我呢!」楚漣卿牽住樊洛洛的手說道。

「洛洛,你不能賣別墅!」徐天說道。

「為什麼?」樊洛洛問道。

「這裡有你父母的回憶,有很多你童年珍貴的東西,你要是賣了,你捨得?」徐天說道。

「抱歉,你所說的父母和回憶我都不記得了,所以這個別墅對我來說就是一個房子,和全天下所有的房子沒什麼區別!」樊洛洛淡淡的說道。

「忘了!呵呵……是啊!你都忘了!」徐天一愣,隨後自嘲的笑了笑,一切都成為了過去,唯有他徐天念念不忘!

「搬走吧!」樊洛洛見東西裝的差不多了,便說道。

「那沒什麼事我們就先走了,房子我已經交給中介了,最近可能會有很多人來看房子,要是有打擾的地方我先和你說一聲抱歉!」楚漣卿說道。

「走吧!」隨後,楚漣卿沖著樊洛洛溫柔的說道。

「小子,我記得我警告過你,離我師父遠點,一樣你別忘了!」成浩走到徐天面前,用只有兩個人能夠聽到的聲音說道。

「成浩,不上車還等什麼呢?」楚漣卿說道。

「來了!」成浩笑著喊到,隨後轉過頭用手指指了指徐天的胸口,轉身而去。

「剛才那是什麼人啊?」白雪皓看著車內的氣氛如此沉重,不由得小聲向著成浩問道,同時趙玉兒也豎起了耳朵。

「是個壞人,一個想要傷害師父的壞人,你們都記著,這個傢伙一定要防著,若是我不在的話,這傢伙想要靠近師父,你們一定要阻止!」成浩小聲說道。

「可是我看著不像啊!我怎麼覺得這男的喜歡師父?」白雪皓小聲問道。

「別的你別管,反正我今天說的話你們都記住就行,保護師父,徒徒有責!遇到這個滾蛋,都離遠點!」成浩說道。


「明白!」趙玉兒認真的點點頭。

「了解!」白雪皓也認真的點點頭。 站在一個岔道口,林桐犯難了,設計這個墓室的人真是鬼催的,三個入口,走哪邊呢?

林桐心中肯定這是一個超級宏大精密的機關墓室,自己跟同伴被分開兩層了,如果想要跟他們會和倒是很簡單,一直站着等轉回來就是了,只是不知道要轉多久,不過這個時間肯定大於二十四小時,林桐身上除了半瓶水外沒有任何可食用的東西,雖然他是修士,兩週不吃不喝也能勉強保持體力,但是誰知道要在這鬼地方待多久,跟同伴會和也沒有出路,不如先來探探路,自己不見了,以大哥的性格肯定不會在那乾等,即使等機關重疊回去了也未必能找到他們。

這裏的環境已經跟原來的通道不同了,木質的門框看上去堅實依舊絲毫不像已經存在了幾千年的古物,三個通道像三扇礦井一樣烏起碼黑,林桐左左右右看了幾遍也覺不出有什麼不同的。

“這不合規定!哪有把地宮當迷宮設計的!”林桐叫嚷,可惜沒有哪怕一隻螞蟻搭理他,林桐的喊叫聲在走廊迴盪了一圈就消失了,摸了摸石牆,感受着牆面上的顆顆粒粒,林桐喃喃:“靠,還有吸收噪音功能。”

閉上雙眼,林桐打定主意——瞎蒙。

原地轉了三圈,林桐向前一步走進了右邊的通道,他是修士,還不至於轉到後面或者轉到牆的方向。

剛剛走進去林桐又竄了出來:“哦,是右邊,右邊就右邊吧,看來跟右邊很有緣。”再次進入右邊的通道。

… …

林桐的心性改變了許多,或者說成長了許多更爲貼切一點,感謝祖宗,這次真的是祖宗保佑了,這次雖然走火入魔差點丟了性命但是鞏固了道基,提升了道行,修行起來事半功倍,又得了鎮派六寶中的伏魔金牌,威力之大,可以跟分神期的大高手硬抗,這可是實實在在的跨級挑戰,有了伏魔金牌,林桐布出的九雷誅魔陣威力能提升好幾個檔次,若是讓林桐把陣布成了,就算是分神後期的牛人不用法寶的情況下也能困住,當然沒有哪個牛人到了分神後期還沒有趁手法寶的,困住分神後期高手的可能無限接近零,但是林桐就是樂意這麼想。

通道不長,幾分鐘後林桐就走到了盡頭,這也就是說,右邊是錯誤的。

“我就知道會是這樣。”林桐挑了挑眉毛, 重生九零做大佬

“咿?好重的死氣!”看着盡頭的牆面,林桐眼中閃過一絲興奮,有死氣從牆面透過來了,有東西正在接近不過不是什麼硬茬子,正好試試自己的伏魔金牌。

也不用青冥劍,林桐伸直左掌,暗紅色的光芒好似遊蛇一般纏繞在林桐手掌,林桐的手掌也漸漸成了暗紅,手掌周圍的空間陣陣扭曲一股熱浪充斥在通道內。

牆面一鼓,似乎有什麼東西要鑽出來,林桐嘴脣一翹隨時準備給出來的東西致命一擊,牆內的東西似乎感應到了危險,掙扎着向回撤去。“哼,想走?!”

“先把命留下吧!”左掌夾帶着熱浪向牆面一打,一道紅芒呈螺旋狀自林桐掌心竄出瞬息打入牆內,林桐輕笑一聲,收了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牆面慢慢融化,成塊的石磚已經成了岩漿,好像機油一樣緩緩流出,石牆破開了一個直徑一米多的溶洞,一團焦黑的東西還在裏面燃燒着,已經無法辯解是什麼東西了。

“總算碰到個符合邏輯的東西了,我就說嘛,這地宮又不是火星人造的,再厲害也是死物,道爺早晚要破了它。”沒有同伴跟着,林桐也少了一些顧及,完全可以全力出手,對於馬教授的囑咐林桐一直有點不以爲然。

儘量不要用超自然的東西,這些學者雖然多少了解一點,但是仍舊要力求普通,這讓林桐很想不通,這似乎是很沒有必要的,很古怪的要求,不過他是主戶,林桐必須聽他的,現在既然沒見到他,自然是怎麼方便怎麼來。

這次林桐選了中間的通道,既然右邊不行,那按照邏輯分析左邊肯定也不行(此乃小林同志自己的邏輯,大家別跟他計較),這個地宮似乎遠比自己想象的要大,越大的工程就越容易出漏洞,自己一定要在同伴們把食物消耗光之前找到他們並且帶他們出去。

二選一,很幸運的,林桐選對了,一路上雖然遇到些許機關,有一段還差點被射成刺蝟,但是總算是選對了,從通道口出來,眼前的一切不可謂不震撼。

好像一條黃龍臥地一般的長道呈螺旋狀矗立在一所巨大的空間內,林桐從通道出來時站的位置就是龍頭,從龍頭往龍尾看去恐怕不下兩千米高,就好像一根盤龍柱,放在一口大缸裏,四周的牆壁應該是巨石砌成的,上刻各種吉祥圖騰,龍頭之頂的圓狀頂更是雕刻成了一副八卦圖,黑白兩色,不知道是用什麼材料做的。

林桐眉頭緊緊皺到一處,這可能是人類造的嗎?人類可能造出這種建築嗎?有誰會有如此大智慧?這又要花費多少?這真的是周武王的墓嗎?

這些問題困擾着林桐,這裏沒有一絲修士的氣息,顯然不是仙家運用大法力做成,也不應該是一座墓穴,如果周武王修建這樣的地宮來當自己的墓穴,那商紂可就算是一個節儉君主了。

難道馬教授被人騙了?那什麼人要騙他呢?那個蔡飛虎?有必要嗎?顯然是沒必要的。本來的通道雖然震撼但是還能接受,但是這前後的差別未免太大了,讓人懷疑兩者根本沒有關係。

林桐取出青冥劍御劍而行,沿着螺旋的長道一直向下而去,周圍本該一片漆黑,但不知道爲什麼雖然沒有任何照明工具,林桐卻能看清周圍的事物,跟林桐本身沒有關係,是這個空間,怎麼說呢?雖然有些黑,但是就像是傍晚一樣,神奇的讓林桐麻木。

御劍而行確實很快,這根“盤龍柱”設計十分巧妙,龍頭部分的直徑有五十多米,到了尾部卻不過十多米了,頭重腳輕竟然能穩穩的矗立千年而不倒,真可謂是巧奪天工,不過這是建築學的問題,林桐也不打算研究。

地面竟然又是一個太極圖,比頂上的稍小一點,盤龍柱正立其中,其中暗含至理,但不是林桐所關心的,林桐關心的是眼前這個人,或者說是眼前這具屍體。

手中一把56式自動步槍,帶着防毒面具,身着迷彩服,林桐摸了一下這人的脖頸,身體還有溫度,顯然是剛死不久的。摘下防毒面具,看相貌應該是個中年人,體格健壯,兩眼圓睜,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受了過度驚嚇,嘴還微張着,撫閉了圓睜的雙眼,林桐注意到這人脖子上帶了個東西,用手拉了拉,一個黑色的小牌子扯了出來,上刻倆個小字:摸金。

“盜墓賊嗎?嗯?!”林桐摸向這人的後腦,軟軟的,似乎沒有骨頭一般,但卻沒有傷口。

“被什麼東西打碎了。”

… …

P.S 熱烈慶祝第八十章出現,呵呵,是個吉利數字,大家多多訂閱啊! 當年,紫微教的幾個內門弟子活活將張痕的爺爺折磨至死,逼的那個小村的村民們背井離鄉,那一切姜小凡親眼所見。這個門派實在太囂張了,名為正道第一,可是實際上卻比所謂的邪惡魔道還要無恥。

「轟!」

紫微教太上長老打出強大的神通,額上青筋直跳。

「哼!」

姜小凡神色冷漠,夷然無懼。

祖器神印懸浮在他頭頂,金剛琢綻放熾烈的霞光,直接擊碎了空間。

浩瀚的威壓不斷從兩件祖器之內擴散而出,上震蒼穹,下盪九幽,壓得紫微教這個玄仙八重天的太上長老都不敵,節節後退,狼狽不堪。

「咚!」

虛空彷彿被敲響了,可怕的神威如神海般翻滾。

一己之力催動兩大祖器,將玄仙八重天的紫微教太上長老逼的不斷後退,這一幕看得諸多修士目瞪口呆,滿臉不可置信之色。在他們看來,這簡直像是夢幻一般,不少修士在不斷的揉弄眼睛,這就是狠人的威勢嗎?

「該死的,滾開!」

紫微教太上長老怒吼,目眥欲裂。

因為在另一片空地上,張痕像是野狼一般,雖然看似還有些稚嫩,但是身上所透發出的氣息卻非常強大,根本就不像是一個剛剛邁入人皇境的小修士。就這麼短短片刻間,已經有兩尊人皇長老死在了他的手中。

「滾!滾啊」

紫微教太上長老大吼。

這些可都是紫微教的支柱,是核心力量啊。

如果再這麼下去,他帶出來的這十幾尊人皇級的長老十有**會全滅在這裡。紫微教的核心力量啊,上一次已經被姜小凡折損的七七八八了,如今再也經受不起這樣的損失了。

「我說了,今天讓他收回一些利息……」

姜小凡神色冷淡,右手一揮,金剛琢猛然壓下。

他知道張痕心中充滿了仇恨,這股仇恨已經憋了三年了。如今仇人當前,若是再如此隱忍下去,他擔心會影響自己這個弟子未來的修道路。

玄仙八重天的紫微教太上長老,張痕絕對擋不了,就算給他一件祖器也不行,所以他來擋住。而其它十幾人都是人皇,同為人皇,張痕傳承了他的道經仙術,他相信他可以斬殺他們全部。

如若不然,那就不配作為他的弟子!

「你!」

紫微教太上長老惱怒,然而當他眼光繞到姜小凡身後時,臉龐頓時就扭曲了。因為在那片戰場中,又有一尊人皇三重天的長老死在了張痕手中。

「啊!」

這位玄仙八重天的強者發瘋一般的怒吼,聲威駭人。

「哼!」





姬無敵說道:那裡面太過兇險了,我進去尚且性命不保,更何況是你呢。」

Previous article

「真是調皮。」流陵勾起唇角,右手指點在腿上,隨口說了一句,「既然她不喜歡,朕也不強迫。就把項圈連著她的腦袋一併摘了吧。」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