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桀桀桀,沒想到你這小丫頭片子倒是機警啊。」果不其然,一直在暗處的幻影花顯身了。

千江月低頭俯視眼前這個和她大拇指差不多大小的花,不由有些囧,這朵迷你小花就是幻影花?

雖然它一根綠色的藤蔓上長有紅、黃、綠三種顏色花,和圖鑑上的幻影花一模一樣。可是誰能告訴她,為什麼這朵花這麼迷你?迷你到都沒有什麼存在感,稍不留神就會忽視掉……

不過她並沒有因為幻影花的本體之小而放鬆警惕,更懶得和它說些廢話,直接揮著混沌劍劈了下去。

幻影花並沒有料想到她會這麼無恥,一言不發上來就直接攻擊,一時之間躲避得有些狼狽。

龍凌燁等人聽見幻影花口吐人言,臉色不由一變。能口吐人言的妖獸最低也是五階妖獸以上,相當於修真者的元嬰後期,或者是魔法師里的五階魔導士,亦或者是五階武士。

要知道,隔一小等級也如一座大山一般難以跨越,更何況,現在隔了一大等級。但是,不過不管是那種等級概念,只要他們一行人通力合作,共同對付起幻影花來,也不是完全沒有勝算。

… 目標雖小,混沌劍的五彩劍氣還是準確無誤的劈在了幻影花身上。幻影花雖躲得狼狽,卻也幸運的躲過了三分之二的劍氣。故此,幻影花除去遭到攻擊的紅色小花上受了傷,有點點紅色汁液流出外,沒有什麼其他的傷痕了。


而另一邊,芷夢嵐看見千江月這一劍下去,給幻影花造成的傷害並不大,不由嗤之以鼻,小聲嘟嚷了一句:「切,垃圾。」


好在大家的心神都放在了那朵幻影花上,並沒有聽見芷夢嵐那句微乎其微的嘟嚷,如若讓瑀鳳聽見了,不免又有一場內戰爆發。

與此同時,大家都有了動作,攻擊一個緊接一個扔向幻影花。

瑀鳳、凜鳳二兄妹首先發動了攻擊,瑀鳳選擇了攻擊力較強的金系靈力,萬千把短小的以金靈氣凝聚而成的小刀在射向幻影花的同時慢慢融合,並成了一把金色巨劍,毫不留情的對著幻影花直斬而下。

幻影花沒有傻到待在原地等待金色巨劍斬下來,但是凜鳳借著瑀鳳的攻擊,偷偷發出了冰系魔法——冰凍。一時不察被暗算了個正著的幻影花被冰凍在了原地。

雖然說等級的差距讓冰凍只持續了兩秒,但恰巧就是這兩秒使得瑀鳳的招數準確無誤的斬落在幻影花的身上。

攻擊兩相疊加的威力是巨大的,瑀鳳、凜鳳兩兄妹一舉砍下了幻影花藤蔓上的紅色花朵。

「啊——,我要讓你們這群螻蟻給我做肥料!」一聲凄惶的慘叫聲響徹雲霄,千江月實在不能理解為何它小小的身體能發出這麼強橫的聲調……

幻影花藤蔓上的三朵花此時此刻只有兩朵了,被砍下來的紅色花朵迅速的在地上枯萎了,不一會兒就化成了灰燼。

還沒等他們高興一下這一劍的威力,幻影花的藤蔓上肉眼可見的又長出了一朵拇指蓋大小的紅色小花。同時,幻影花由原來的一朵藤蔓,變成了兩朵藤蔓。

只是削去一小朵花,就又長出一根藤蔓,而且這根藤蔓上同樣又長有紅黃綠三朵小花……

也就是說,千江月他們要對付的幻影花現在有兩根藤蔓,六朵小花。

這削一朵長三朵要怎麼打?

新仇舊恨加一起的幻影花也怒了,但是它並沒有攻擊凜鳳、瑀鳳兩兄妹,而是追著千江月打。

幻影花從嘴巴裡面不斷的吐出泡泡,間或有幾道毒液,腐蝕性極強。

千江月收起了本命法寶,轉而用五行法術來攻擊它。火球、金劍、水蛇、火龍一系列小法術輪番而上。雖然這些都只是鍊氣期就能學會的法術,但架不住量大。

幻影花被千江月這一連串的攻擊打得十分狼狽,想反擊卻發現自己抽不出空,好在它的防禦力還是比較牛的,這些法術於它而言不過是撓痒痒。

「月月,你撐住,等我吃完就來救你!」塵燭子這一吼,讓專心對付幻影花的千江月岔了氣,手中的攻擊停頓了一下,使得幻影花找到了縫隙反攻了過來。

而塵燭子向看戲的人一樣,懷裡抱著五花八門的食物,挑了一個離戰場較遠相對安全的地方,解決著懷中的食物,那悠閑的模樣與另一邊被幻影花猛烈的反攻逼得步步後退十分狼狽的千江月形成鮮明對比。

千江月的心中不由一萬頭草泥馬呼嘯而過,咬牙切齒的在心裡念到:「小胖墩,你給我等著!」

除去在一旁悠閑自得吃東西的小胖墩,和看千江月不怎麼順眼的芷夢嵐有一下沒一下的攻擊幻影花外,其他人還是比較賣力的攻擊著幻影花。

讓千江月十分悲憤的是,無論他們的攻擊給幻影花造成了多大的傷害,它始終只盯准千江月一個人攻擊,我招你惹你了?

幻影花之所以只追著千江月一個人攻擊,是因為她契約了它歷經千辛萬苦,好不容易從鳳凰窩裡偷出來的鳳凰蛋。而且是在它花費了上千年,好不容易在幻境的磨礪中一點一滴的腐蝕同化了小鳳凰,再上七七四十九天它就能吞噬掉小鳳凰的時候契約的!

它衝擊六階屏障,能從妖身幻化人身的希望全靠吞噬小鳳凰,上千年的時間它都熬了過來,而就在這個節骨眼上,卻讓千江月給撿了便宜,這讓它怎麼能不恨!

正所謂眾人拾柴火焰高,大家的攻擊疊加在幻影花上,也給它造成了很大的傷害,有兩次打落了幻影花藤蔓上的小花朵。

但是令他們十分頭疼的是,幻影花的再生能力實在是太過強大,打落第二朵,又長出了兩根藤蔓和六朵小花。打落第三朵,又長出四根藤蔓和一十二朵小花。

現在,他們面對的幻影花有八根藤蔓,三十二朵小花。每打落一朵小花,就有成倍的藤蔓和花朵增加。不過唯一讓他們感到有些欣慰的是,再生之後的幻影花,每朵藤蔓的攻擊力和防禦力都有所下降。

不過,大家在攻擊幻影花的時候都比較小心翼翼,不敢再輕易打落小朵小花了。

儘管他們再怎麼小心翼翼,防禦力下降的幻影花,再加上攻擊它的法術威力並沒有縮減,隨著時間的流逝,大家還是在極力控制的情況下又打落了五朵小花。

五百多根藤蔓上,密密麻麻的長了近千朵小花,要是有密集恐懼症的人,一定會不戰而降。

原本只有她大拇指大小的幻影花現在已經到她膝蓋這麼高了,密密麻麻五顏六色的那一片小花,還是讓千江月覺得十分噁心……

想也不想,一個火球扔了過去,頓時消滅了一小部分的藤蔓。而且,托這個火球的福,千江月有了一個新的發現,藤蔓上的三朵小花同時死亡的話,是會徹底消滅這根藤蔓,不會再生!

千江月提唇,嫣然一笑,同時大聲告訴她的同伴們這個新發現:「我找到對付它的方法了!」

「幻影花的弱點在它的藤蔓上,藤蔓消失之後不會再生,同時打落三朵小花就能讓藤蔓消失!」

… 千江月一邊說,一邊調動真元,小心翼翼的控制著一個小火球,精準的砸在了幻影花的一根藤蔓上。

瞬間,被火球沾染的那根藤蔓燃燒殆盡。而且,幻影花並沒有新的藤蔓增加。

眾人眼睛一亮,既然找到了對付它的辦法,那就方便了許多。

龍凌燁組織著眾人,有序的進攻著幻影花。

幻影花有些高估了自己的能耐,並未將其他人放在眼裡,而是一門心思的追著千江月打。但是,漸漸的,它發現自己的藤蔓越來越少,攻擊力也越來越弱,這才有些恐慌了起來。

又驚又怒的幻影花不再死盯著千江月一個人攻擊,開始發動大範圍的進攻。

得以喘口氣的千江月往嘴裡扔了一把回靈丹,之前一直處在被動的防禦狀態,但是也消耗了不少靈力,丹田尚未蘊養完全之前她不敢一次性的耗空丹田內的靈氣,以免留下禍患就得不償失了。

憤怒的幻影花不再手下留情,毒液所沾之處都被腐蝕一空。速度稍落下成的天磊一個不小心被毒液攻擊到了,沾染毒液的手臂立即被腐蝕得骨頭都露了出來。

天磊也是個硬漢,除了被攻擊到的那一下倒抽一口涼氣外,之後愣是沒有喊叫出聲,只是額頭上不斷冒出的細汗透露了他忍得極為幸苦。


被腐蝕到的地方擴散得越來越快,不過眨眼間的功夫,天磊的左手二分之一都被腐蝕得白骨森森。當機立斷的天磊右手拿著他的戰斧,對著自己的左手毫不留情的砍了下去,這才阻止了腐蝕的蔓延。

龍凌燁見自己的隊員受傷了,幾個虛假的攻擊之後,閃身來到了天磊旁邊,在其他人的掩護下將天磊帶離了戰鬥的核心區域。

「你身上有備丹藥嗎?」龍凌燁自己帶的丹藥也不多,所以先向天磊詢問了一下。

「俺有備兩粒治療外傷的丹藥,不過俺這手,估計是廢了吧……」天磊臉色蒼白,強顏歡笑的回答著龍凌燁。

他家窮,這十幾年攢下來的一些積蓄就是為了讓他來東學院求學。可是他現在,還沒有進入東學院就斷了一邊的手。

玄界並不是沒有生骨丹,但那是六品丹藥,在東大陸還是算比較珍貴的一種丹藥。市面上的生骨丹,一粒就要一個紫金幣,他是買不起的。

天磊不禁有些黯然,他的父母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這個兒子身上,可是現在,唉……

龍凌燁作為龍霄國的皇子,雖然不是很受寵,但生骨丹還是有一兩粒的。他知道天磊的這個情況,只有生骨丹能幫助他。但是,他還是選擇了沉默。

「你先吃粒丹藥,先止住傷勢吧。另外,把這粒解毒丹給吃了。」龍凌燁雖然出於私心沒有拿出生骨丹,但他還是從自己的儲物戒里拿了一粒解毒丹。幻影花的毒液太過霸道,怕有殘餘的毒素留在體內。

天磊接過龍凌燁遞過來的丹藥,十分感激的道了聲謝。龍凌燁將天磊交給塵燭子后,又返回了戰場上。

有了天磊的前車之鑒,眾人無一不提高了警惕,避免被毒液沾染到。

凜鳳和玉青煙兩個人釋放冰系魔法凍住幻影花,拖慢它的速度。瑀鳳等人就負責攻擊,除去渾水摸魚的芷夢嵐外,其他幾個人還是很賣力的在釋放法術。

從最開始雜亂無章,你一下我一下的攻擊,到現在分工明確、配合默契的進攻,無一不體現了整個團隊的攻擊力有著明顯的增強。

一個人的力量或許很強大,但這股力量是永遠超不過一個團隊的力量,這也是東學院設置第一關的用意所在,讓這些學生們明白,一個團隊的重要性。

在眾人配合默契的攻擊下,幻影花已經呈現了較為虛弱的狀態,藤蔓也在慢慢減少,從五百多根藤蔓銳減到兩百多根。在眾人的努力下,成效還是顯著的。

見幻影花的注意力被其他人拉走了,壓力頓時小了不少的千江月也偷偷的渾水摸魚,時有時無的放幾個小法術,她剛才可是承擔了幻影花絕大部分的攻擊力,被追得很累呢……

龍凌燁的加入,無疑讓幻影花感覺到壓力倍增。凜鳳、玉清煙、瑀鳳、右擎蒼、黎昕五個人的攻擊就讓它節節敗退,現在再加上一個戰鬥力強橫的龍凌燁,幻影花在估摸了一下敵我實力后,果斷選擇,撤退!

幻影花猛的加大了攻擊力度和攻擊密度,一時間讓原本配合得挺默契的隊伍有些亂了陣腳。這也正是幻影花要達到的目的,它知道自己今天是沒有辦法殺了這群卑鄙無恥的人類。所以它要在他們自亂陣腳的時候,抓住時機離開這裡。

它又不蠢,活了幾千年的它還是十分惜命的。再說了,人類不是有一句話叫做「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嗎,等它傷勢恢復了,再來報這個仇!

察覺到幻影花要逃離的意圖,已經重傷了它的眾人怎麼甘心就此放過它呢。凜鳳和玉清煙一個接著一個發出「冰凍術」,試圖拖慢幻影花的速度,而龍凌燁等人則加大了攻擊力度,火龍、金劍層出不窮,全部往幻影花身上招呼了過去。

千江月自然也不會放過,這個之前一直追著它攻擊,就是不攻擊別人的無恥小賤花。

休息得差不多了的她從儲物戒里掏出一打四階攻擊性的符籙,一邊朝正在攻擊的大家說道:「你們都往後退啊,放開我來!」

聽見千江月大放厥詞的眾人不由一愣,不自覺的朝千江月看去。

芷夢嵐自然是巴不得千江月送死,第一個閃到一邊去了。瑀鳳、凜鳳兩個人出於對千江月的信任,並且在看見千江月手上那一打符籙的之後,也果斷的後退了。

「你一個人可以嗎?」龍凌燁覺得自己作為隊長,有必要對全隊的人負責。萬一讓幻影花逃了,會給他們這一隊埋下一個天大的禍患。放虎歸山這種事,傻子才會做。

… 千江月掃了龍凌燁一眼,點了點頭,說道:「當然可以,你們只管在一邊看著吧。」

龍凌燁遲疑了一下,還想再說什麼,卻被旁邊的黎昕給拉住了:「我們就不要在這裡給她添麻煩了,既然她說她有把握,那就姑且讓她一試吧。」

不等龍凌燁回話,黎昕直接把他連拉帶拽的拖到了凜鳳等人旁邊。

見眾人的攻擊停住了,幻影花正高興,覺得老天都在幫助它,可是還沒等它高興完,玉清煙和凜鳳兩個人的冰凍術又一次甩了過來。樂極生悲的它恰好被凍在了原地。

一兩秒能做什麼?一兩秒足夠千江月把那堆符籙都扔到幻影花身上。

砰砰砰。

一連串巨大的爆炸聲響起在浮獄森林的這個角落,整個大地都被炸的顫動了起來。相隔甚遠的沙漠和黃泉雖未聽見爆炸聲,但地面還是不可避免的被波及到搖晃了幾下。

好在,劇烈的震感只持續了兩三秒,不然估計會造成一波新的恐慌。

千江月在激活這一打符籙之後立刻飛速後退,但不可避免的還是遭受到了氣流的衝擊。衣服上刻的中級防禦法陣閃爍了起來,堅持了一到兩秒就宣告陣亡。

被氣流掃蕩到的千江月不由臉色一白,氣血上涌,一股腥甜之味湧上喉嚨。

千江月趕緊從儲物戒里拿出一個白玉小瓶,從中倒出幾粒百轉丹,一口吞了下去,這才感覺到舒服了許多。

雖然與符籙爆炸的地方相聚較遠,但是龍凌燁一行人同樣還是被氣流衝擊給波及到了。

除了有高階防禦法器護身的龍凌燁和芷夢嵐外,其他人多多少少都有些受傷。其中,原本被迫斷了一隻手,處在十分虛弱的狀態,又沒有任何防禦性法器護身的天磊傷得最為嚴重。

符籙爆炸所揚起的落葉紛紛飄落回地上之後,一顆有嬰兒拳頭大小的內丹閃爍著流光靜靜的躺在地上,一個即將要衝擊六階的妖獸就這麼隕落了。

千江月看都沒有看一眼地上的內丹,而是來到了天磊的身邊,一行人還沉浸在剛剛那一大堆符籙爆炸的衝擊性畫面,久久不能回神。見地上躺著的那粒孤零零的內丹,龍凌燁最終上前撿了起來。

「把這個吃下去。」千江月掃了一眼天磊的斷臂,知道生骨丹才能幫助他重新長出一條手臂。那麼久的時間,天磊仍然是一個斷臂,那就證明了他本人並沒有備生骨丹在身上。她可不想歷練才剛剛開始就在隊伍里出現傷員,使得整個隊伍的戰鬥力有所下降。

天磊同樣被剛剛那個大手筆的符籙爆炸場面給震驚到了,聽見千江月說的話,也沒管是什麼丹藥,就那麼傻傻的吞了下去。

不過吞下去之後,他更震驚了。他感覺到自己砍斷的左手有些痒痒的感覺,再一看,他居然發現自己的左手胳膊好像在慢慢變長。

以為是自己錯覺的天磊急忙用右手揉了揉眼睛,發現自己確實沒有看錯,而這麼一小會兒的功夫,他的左手又重新長了出來!

不敢置信的天磊嘗試著活動了一下自己的左手,發現這條新的手臂和他之前的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唯一有一點小小的不足就是,這條新的手臂力量比他之前的那個稍弱一點。不過這些都沒有關係,日後就能慢慢的將力量鍛鍊出來了。

這個之前被毒液腐蝕了臂膀的漢子沒有哭,這個毫不手軟的砍斷自己手臂的漢子沒有哭,這個在以為自己的手臂大概在有生之年都沒辦法重生的漢子沒有哭。而此時此刻,卻因為千江月給他的這顆丹藥,激動的流下了眼淚。

天磊哽咽的朝千江月說道:「謝謝,謝謝,真的很感謝你!」

千江月並未回話,只是朝他笑了笑。生骨丹其實對於她來說,是很平常也很普通的一種丹藥,她自己閑著無事的時候也煉製了一些。她其實是有些不解的,她不知道天磊怎麼會為這麼一顆小小的,在她看來再平常不過的一粒丹藥而激動得哭。

她來這個位面的時間並不長,對這個位面的信息了解還處在一個很淺薄的狀態。她從筆記本上知道這個位面的丹道有斷層,十分不完整,但她還是沒有直觀的了解到這個位面的丹藥情況。

以她七品煉丹師的身份,她認為很平常的一種丹藥在這個位面里可能都算中高檔的丹藥了。

見眾人或多或少臉色都有些白,千江月也知道自己之前拿出的符籙有點多,使得眾人或多或少都被波及到了。

有些過意不去的千江月看了看儲物戒里的丹藥,拿出兩個小瓷瓶,給每個人一人發了兩粒百轉丹。

「打發叫花子?我不要。」芷夢嵐一直看千江月不順眼,當然不會接受千江月的丹藥,並出言諷刺道。

千江月聳了聳肩,並不太在意,轉而遞給芷夢嵐身邊的玉清煙。

玉清煙接過千江月遞過來丹藥,依舊是用她那標誌性的清冷語調道了聲謝。

上品的百轉丹無論是治療內傷還是外傷效果都十分之好,一顆丹藥下去,之前被符籙爆炸所衝擊到后受的一點點內傷給治療好了,同時剛剛的那場戰鬥所帶來的疲憊感也一掃而光,整個人像煥發新生一般,精力充沛。

而一旁的芷夢嵐,看著吞下丹藥之後變得精神奕奕的眾人暗自咬了咬牙,她忽然有些後悔拒絕了那顆丹藥。不過若是再給她一次選擇的機會,她還是會依舊堅持拒絕。

龍凌燁見大家都神采奕奕的樣子,揚了揚手上的內丹,出聲詢問道:「這是幻影花的內丹,我們怎麼分?」

雖然之前被幻影花攻擊得最久的就是千江月,而且給幻影花造成最大傷害的人也是她,但是其他人也並不是沒有出力。幻影花的隕落大家多多少少都有出力,所以這顆內丹,還真的有些不好分。

大家都知道,都是因為千江月最後的那一打符籙,才導致幻影花隕落。但是沒有千江月的那一打符籙,找到幻影花弱點的他們也可以消滅它。不過大家也沒有忘記,找到幻影花弱點的就是千江月。

… 於是眾人的眼神,或多或少的再一次集中到了千江月的身上,用眼神示意千江月先回答這個問題。

千江月掃了一眼龍凌燁手中的內丹,嫌棄的撇了撇嘴,說道:「這個內丹好醜啊,我不要。」

「……」龍凌燁看了看手中的內丹,又看了看千江月,不由一陣無語。

真是給你跪了,那可是五階妖獸的內丹,說丑就不要?好任性的一個原因啊。

千江月頭上趴著的小雞崽卻不樂意了,嗷嗷叫著:「你這個敗家子,那可是五階巔峰的妖獸內丹,你嫌棄倒是可以給本大爺啊!」

在場的人倒是沒有一個精通獸語,故此在他們聽來,只是千江月頭上傳來了一陣「咯咯噠」的叫聲。這時,他們才發現千江月頭上趴著一個五顏六色雜種小雞。

而由於小雞崽的出聲,千江月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她的手上還趴著一隻小肥雞,難怪她剛剛一直感覺頭頂重了不少。

千江月一臉黑線的伸手一撈,把小雞崽從頭上提了下來:「你給我閉嘴。」

一直處在被欺壓狀態的小雞崽十分生氣,但是又怒不敢言,它真的好委屈,好歹它也是一枚帥氣逼人的小雞哥好不好,怎麼這個醜女人就不看在它的容貌上對它好一點呢?


所以說,命運就是這樣,不斷循環,不斷輪迴,有些人,得不到,終究得不到。

Previous article

其實,慕炎澤不知道的是,早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就已經變得更關心她,眼神也一直都在跟隨著她,無論她在什麼地方,他的眼睛,始終都追隨在她的身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