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然怎麼樣?」趙區區橫眉冷對,「早知道你看我不順眼,濫用職權這事你做的不虧心嗎?」

青年狠很的颳了她一眼,氣的臉色一變,良久,才說了一句,「牙尖嘴利,到時候有你苦頭吃的!」(未完待續。。)

… 「是嗎?」趙區區看了一眼青年背後的洛陽,輕聲說道,「那要看她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太古聖王 ,大約明白了些什麼。

瞧這兩人不對付的樣子,也知道自己是被當槍使了。

呵,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開始考試!」他瞪了一眼趙區區,回到裁判位置,開始吹哨。

手中的弓箭再次舉了起來,她瞄準靶心,用念力為小心的在空中畫了一道箭軌,如果發揮的好…這一箭下去,順著軌跡走,正中靶心應該毫無問題。

一道目光如炬,猛地看了過來。

趙區區箭在弦上,倏的射了出去。

青年盯著她,眼裡閃過幾分驚詫。


箭軌被發現了…

不過,這應該也不算作弊吧,憑著真本事呢!

簌簌十幾聲,第一道箭的成績出來了,有三人正中靶心,她是其中之一。

她舉起手中長弓,準備射第二箭,剛才的那道箭軌還在,她眯著眼睛,總感覺有些不對勁。

哨聲忽的響起。

她凝神,沒有多想。

「簌」第二道箭猛地射了出去,破空聲呼嘯而過,眼見著正中靶心,箭似乎有些不受控制的…轉了個彎。

「砰!」兩道箭碰到一起,如針尖對麥芒,岑的一聲,便同時落地。

「啊!」

驚呼聲接連響起,洛陽更是瘋了一般。目光通紅的看著她,「賤人!」

她的箭轉彎,碰落的不是別人的箭。正是洛陽的。

這下好了,新仇添舊恨,這女人不得恨死她。

不過,她的箭,為什麼會轉彎?

她無視洛陽的怒火,將目光投向若無其事的青年身上,細細的審視著他。

臉色。正常。

目光,正常。

一切,都很正常。

但合在一起就很不正常了有木有!

考場發生了這等事。不是應該過來探查一番嗎?!

「報告!」她站了出來,對著青年說道,「我要求重考!」

青年看了過來,冷聲道。「箭無虛發!」

四個字一落。旁邊的洛陽更是氣憤不已,直直的沖了過來,揚起手就準備撒潑。

趙區區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哨聲忽的響起。

最後一箭,開始了。

洛陽氣憤的跺了跺腳,轉身離去。

………

好,你既然罔顧考試規則破壞,肆意阻攔,就不要怪我下手狠了。

趙區區握著長弓的手帶著幾分熱度。淡淡的看了一眼青年。

箭軌依然在,不過已經被他動了手腳。

那就換條箭軌!

第三道箭射了出去。

空氣中多了幾分燥意。

不過一瞬間。十幾道破空聲響起,其中一道箭似乎燃燒起來,如同一團火,飛速的射向…靶心。

緋聞逃妻 噗」青年微咳,咽下嘴裡的血。

趙區區側頭,挑釁的看了他一眼。

………..

考試結束的很快。

射科結束之後,她便出了考場。


洛陽在後面緊追不捨,「喂,站住!」

趙區區當然沒有這麼聽話,走的更快。

「區區!」何所惜在不遠處招手,河間王也在旁邊。

她眸光一轉,心說洛陽與胖子,應該認識吧。

兩個人遇上…會如何?


俗話說的好,人以群分,物以類聚,胖子與何所惜臭味相投,也可以從側面證明,這人雖然長得一副混帳樣子,心地應該還是淳樸的。

而洛陽這女人…

「賤人!站住!」小姑娘出口毫不忌諱,大庭廣眾之下爆粗口。

「洛陽!」胖子也看見了自家妹子在後面的猙獰樣子,肥胖的身軀多了幾分威嚴,雙目圓睜,瞪著她說道,「你這樣成何體統?!」

洛陽氣憤難平,對著胖子的怒斥毫不理會,反而揪著趙區區不放,「本宮要殺了你!」

「……」瘋婆子。

趙區區冷冷的看著她。

「洛陽,跟我回去!」胖子雖說平時與這個皇妹不對付,但也不想在這大庭廣眾之下丟了皇家臉面。

「七哥?!」洛陽稍微平復了一下心情,看向胖子,開始告狀,「這賤人…」

「住口!」胖子斥責道,「堂堂公主殿下,禮儀都學到哪裡去了?!出口閉口都是賤人,與街上潑婦有何區別?!」

洛陽眨巴眨巴眼睛,委屈至極。

七哥不幫她,還說她像潑婦….

「嗚嗚」她也不是受委屈就憋著的人,見著這情況,想也不想就哭了出來,聲音還不小。

眾人臉色一黑。

何所惜悄悄的拉著胖子問道,「你妹妹有十六歲了吧?」

十六歲的大姑娘眼淚說來就來…

這也太…傻帽了吧。

何所惜毫不留情的嘲笑了胖子,「有這樣的妹妹,操碎了心吧。」

胖子臉色有些不好,何所惜說的不錯,洛陽這樣的性子,的確讓人操碎心,可操心的人從來不是他。

是他的好父皇!

洛陽小時候,性子還沒有如此惡劣,只是那年遇上了橫瀾月,受了欺負。

本來小孩子之間打打鬧鬧沒什麼大不了,可中間總有人竄到說橫瀾家勢力如日中天,連皇族都可以不放在眼裡。

父皇雖說當時付之一笑,表面看不出來有什麼波瀾。

私底下,卻是對洛陽有求必應,嬌慣著她。

似乎是要補償她在橫瀾月那裡受的欺負。

也許是一時的無心舉動,洛陽卻是越發受不得委屈。

一遇到事情,便只有她說話的份。

這麼些年,洛陽性格在汴樑上層圈裡已經被劃上一個大大的叉了。

十六歲的姑娘到現在,也沒有一個願意娶。

都說皇帝的女婿不好當,特別是當這個公主性子還如此惡劣,市場行情就更不好了。

好吧,扯遠了。

「洛陽,跟我回去。」胖子使了個眼色給後面的侍女。

幾個侍女上前來,輕聲哄道,「公主,快回宮吧。」

回宮?

洛陽聲音戛然而止,看著趙區區,多了幾分厲色。

是了,回宮,她要跟父皇說這件事,一定要將她關入牢房,好好折磨一番!

「你等著!」她放完狠話,聽話的上了馬車。

「見笑了,見笑了。」胖子尷尬的笑了笑,隨即說道,「考試已結束,後天公布成績,今日我請客,大家一起去蓬萊隔好好吃一頓,如何?」(未完待續。。)

… 有人請吃飯,她自然不會拒絕。

正是傍晚時分,冷風愈加寒冷,雪花飄零,街道人行漸少。

乘著馬車去了蓬萊閣,剛進門就聽見一道諂媚的聲音傳了過來,「哎呦,七王爺,您來了。」

胖子看來也是常客,背著手上前,說道,「既然看見本王了,還不快去準備一間上房,再上一桌好酒好菜!」

老闆在一旁搓著手,很不好意思的笑著。

胖子看出了他的為難,踹了一腳過去,「怎麼,擔心爺不給錢?」

「哪能啊!」老闆連忙說道,「是這樣的…今天,今天可能有點不方便。」

「有什麼不方便?蓬萊閣今天要倒閉了?」

聞言,老闆哭笑不得,只能如實說道,「實在不好意思了,七王爺,今天蓬萊閣被人包場了。」

胖子氣憤道,「哪個混帳東西!居然敢幹這種事?一間房間不夠吃嗎?」

身為宋國七王爺,別看平時嘻嘻哈哈,喜歡罵人,內里還是挺懂事的,比如,他從不會欠帳,也不會鋪張浪費,更不會是非不分,但這些懂事的前提是要…他心情好,心情不好了,還是會變成一個暴脾氣,依著性子來。

今天本來是想請趙區區她們吃一頓飯,增進一下感情,鞏固一下友誼,順便將今天洛陽乾的事情淡而化之,一系列的小目的結果到了蓬萊閣門口全部泡湯。

老闆告訴他有人包場了。

包你妹妹的!

「是哪個混賬乾的?」胖子怒吼,火氣蹭蹭往上冒。

老闆愁眉苦臉。小聲說道,「是橫瀾世子和靳公子。」

「誰?」胖子耳朵有些不好,聽見這蚊子哼哼的聲音愈加不爽快。直接加粗了嗓門,「你說是哪個混帳?」

老闆臉色煞白,一時間躊躇不定。

今天是倒了什麼霉!

怎麼就遇上了七王爺這蠻不講理的,若是其他人,知道蓬萊閣關門了,自然會去京都另一家酒樓,也不會為這等微末小事為難與他。

可偏偏是河間王。宋國皇子中最橫的滾刀肉。

「王爺,要不這樣,您今天去對面那條街的御嵐軒?酒錢我們付?」老闆好聲好氣的商量著。「你覺得呢?」

胖子冷笑,「看不起爺?」

老闆嚇得冷汗一滴,忙道,「不敢不敢。王爺說笑了。」

「既然沒這個心思。那就趕緊讓我們進去!」說來說去,還是繞道這問題上了。

老闆想死的心都有了。

可他依然堅持拒絕著,「是這樣的…蓬萊閣有包場的規矩,誰包了那就是誰的場子,我們也不好意思破壞這規矩不是。」


“沒想到是此人!”

Previous article

「歐陽師兄來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