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主人,你太好了,謝謝你!」幾個小傢伙感動得抱頭大哭。

這些小傢伙高興起來的時候,身上散發出來的光芒更加聖潔。

美得簡直讓人不敢呼吸,眾人驚嘆的目光望著她。

望著那個美艷的女子,他們懷疑她究竟是人類嗎?人類會有長得這麼美的女子嗎?

「等等,那怎麼好像傳說中的精魄?能夠打開新大陸的精魄!」

有人的眼光很毒,一眼就看出來了眼前的景物。

紛紛驚出聲,隨後有人欣喜的說道,「是真的嗎?這麼說來,就有人可以打開回家的路……我們就有機會可以回家了?」

「什麼!是真的嗎?我可以回家了嗎?我還有機會再回家嗎?」

眾人多半是因為多年前那一場變化而被捲入到這個大陸里。

雖然在這裡,他們混的風生水起,但是,他們也想念自己的家人,自己的根。

尤其是今天晚上來參加晚宴的人,一半都是來自那個大陸。

他們如今看到希望,自然比任何人都高興。

夜冰依此時此刻還在和精魄們更好的融合。

而眾人都在欣賞著她的美貌,和仙氣飄渺的氣質。

夜冰依微微垂眸,和在地上的帝玄胤目光短暫的接觸之後,眼神便轉移到了戚長老的身上,冷笑道:「戚長老,你說這是你的東西,你的東西為什麼聽我的話,而不聽你的話呢?」

戚長老臉色變得很難看,心中焦急不安。

他身旁的雖然兩人也一樣,心中充滿了焦慮。

快要緊張到崩潰。

畢竟如今就算和夜冰依沒有事,但單單是帝玄胤控制住他們,他們也無法動彈一下。

但是突然的,戚長老也不知道是不是緊張得過分了,慢慢的,他居然淡定下來。

揚頭看向夜冰依,眼中還閃過一抹詭秘的笑容。

冷冷的道,「你以為你得到了精魄,便就可以無法無天了嗎?你怕是還不知道吧,我們手中還有專門對付它們的一種東西,叫做乾坤寶葫蘆。」

說到這個乾坤寶葫蘆,戚長老眼中越發得意。

「你可能連聽都沒有聽說過乾坤寶葫蘆,它的本質和精魄之中的精靈一樣,它們還可以搶走精魄中的精靈,佔有它們!

它便是你手裡精魄的剋星,乾坤寶葫蘆還幫助我們守護著家園,你可知道它的威力了吧?」

夜冰依聞言微微驚訝,隨即又有些想笑,乾坤……寶葫蘆?這名字還能再滑稽一點么?

戚長老的眼神得意洋洋,聲音還越說越有底氣,「你更不知道,老夫我居然敢來到這裡,那就一定是有備而來,所以就算你把精魄給搶走了,你也不能把我給怎麼樣。」 獵獵勁風吹拂下,被半空灑下的明亮燈光照射得恍如白晝的山坳一角,齊腳踝深的草地上,一站一躺的兩個人影分外顯眼。

而在距離兩人不過十一二米遠的茂密草叢裏,一個雙眼閃爍着幽幽鬼火的乾癟怪影,正以一種四肢着地的詭異姿勢朝着他倆快速跑去。

離地數米高的半空,一個身穿警察制服的男子正在軟梯上飄來蕩去。更往上的直升機裏,一個年輕的制服女子幾乎大半個身體都探出了機艙門外。

但是可惜的是,不管是掛在半空的那個警察,還是直升機機艙裏的制服女子,因爲兩人視線一直都在那片齊腳踝深草地上的緣故,所以都沒有第一時間發現那個乾癟怪影正以一種非常快的速度在迅速靠近草地。。

而山坳裏發生的所有一切,均被距離山坳十幾公里遠外,立於一座大山頂上的人給“看”得清清楚楚。

奈何,那個傢伙是一個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所以,自是不指望他會去提醒山坳裏的人。

山坳草地上,小林中野動作還不算是很熟練的檢查了一下那把搶下來的手槍,發現裏面只剩下一顆子彈後,他撇了撇嘴,然後轉動視線看着躺在地上的德川正直挑眉說道:“你這人,實在是太陰險了!”

呸的一聲從嘴裏吐出一口紅色唾沫的德川正直,喘着粗氣從地上慢慢翻身爬了起來。

剛纔小林中野那一腳,正中他的胸膛,胸骨斷裂不說,肋骨都不知道折了好幾根。

原本就受了重創的大逃犯,被踹了一腳後,能從地上爬起來繼續喘氣,都要嘆他一聲不僅對別人狠,對自己也夠狠了。

快穿之為你如願 急喘了幾口氣,又從嘴裏吐出一口鮮血比口水還要多的唾沫後,德川正直慘白着一張比鬼還要嚇人的臉慘笑着說道:“嘿嘿,陰險?這個世界本就是一個人吃人的世界,你不狠,就得做好被別人吃的心理準備。年輕人,你還……”

“切,難道你以爲同樣的一招我還會第二次上當嗎?”看着德川正直突然雙眼暴睜,一副吃了大驚的模樣,小林中野差點忍不住想要一槍打爆他的腦袋。

半空,看着那道乾癟怪影突然從一旁跑來,跑到一半,霍然騰空躍起,好似一隻大蜘蛛般朝兩人撲去,不管是大野雄健,還是中川蘭子,都不禁臉色大變的急聲驚叫不已。

“小心身後!”

“快躲開!

兩聲驚呼,透過呼呼風聲,以及嗡嗡噪聲,隱隱傳到了小林中野的耳朵裏,然後又看到眼前的德川正直宛如老鼠遇上了貓般惶惶然轉身就跑,他瞳孔猛地一縮,縱身就朝着左手方向斜着撲了出去。

猶在半空,年輕警察就已經感覺到一股惡風從背後朝着自己當頭壓了下來。

扭頭一看,一張乾癟的油彩鬼臉立馬侵入了眼簾。甚至在那兩隻充斥着陰氣森森的眼瞳裏,他還看到了一點淺綠色的鬼火在其中跳躍閃爍。

心臟咚咚快速調動了一下後,小林中野張口迅速吸了一口涼氣進入自己的鼻腔。剎那後,一股淡淡涼意瞬間就從整個胸腔擴散到了五臟六腑。

精神陡地一振後,他腰椎一扭,腹部肌肉一鼓,整個身體凌空旋轉一百八十度,由面向地面,眨眼間就朝向了天空。

該死的傢伙,吃我一槍吧!

暗自在心裏輕喝了一聲後,小林中野轉動手槍,頃刻間就將槍口對準了那張幾乎是近在咫尺的乾癟鬼臉。

伴隨着“嘭”的一聲沉悶槍響,渾身散發出森森陰寒氣息的灰狼,像是在快速奔跑的過程裏突然撞上了電線杆般,身體微微停滯了剎那後,整個頭部立馬高高揚起。

隱約間,好似還聽到了勁椎拉長的咔咔聲。

這手槍,威力好大!

感覺握着手槍的右手腕略微一沉的小林中野,仰面倒在地上的同時,不禁在心裏咋舌不已。

而年輕警察不知道的是,包括手槍在內的所有冷熱武器,可都是德川正直出高價讓刺狼傭兵團精心準備的。

就他手上這把,雖然只是美帝軍隊後勤部門軍火庫淘汰下來的二手貨,但是其威力,足以一槍打穿一頭健壯公牛的腦骨。

可惜的是,德川正直忽略了一點。那就是他花了大筆金錢買來的這幾把手槍,對於一般人來說,後坐力實在是太大了一點。

要不然的話,就憑小林中野兩人的兩把警用手槍,怎麼可能跟德川正直他們一夥打了個旗鼓相當。

如果是換做一個腕力稍強一點,射擊水平稍準一點的槍手開槍的話,他們兩個能堅持五分鐘都算是作戰經驗豐富了。

幸運的是,其中的一把手槍,現在正握在了小林中野的手上。

如果是在今晚事情發生之前,他這種剛剛纔從警校畢業的見習警察,充其量只能說射擊水平有一點點,腕力嘛,也就比成年男子稍微好一點點。

一品暖婚 但是,在吃下了那一小塊蘊含了一縷無名妖獸精元的巨獸之心,又經過一番消化徹底吸收後,他的身體,在某種程度上來說,算是發生了莫大的改變。

體力增強了大概一倍不說,射擊水準更是突突往上提升了好幾層。不說指哪打哪吧,至少在一個有限的距離內,說其百發百中也不爲過。

所以,在剛纔的剎那,小林中野射出的那顆子彈,幾乎就是直接打進了灰狼眉心的那個血洞裏。

如果此時把他的腦袋頭蓋骨揭開的話,會很清楚的看到,在子彈的動能打擊下,其大腦組織至少有四分之一都爛成了一團漿糊。

可惜的是,此時躺在地上四肢微微顫抖的乾癟暗影,並不是尋常意義上的人類身體。

所以,在身體、四肢連續抽搐了好幾下後,他猛地張開大嘴,周身散發出淡淡輕煙的慢慢從地上又爬了起來。

這個時候,掉在半空的大野雄健纔回過神來,然後一咬牙,原本緊緊抓住軟梯的雙手驟地就是一鬆。

呼呼的風聲裏,沿着軟梯徑直朝下墜的他,不一會兒就好似一塊秤砣般“咚”的一下就砸在了草地上。

與此同時,機艙裏的中川蘭子臉上滿是擔憂和焦躁地對準了手上的擴音器大聲喊道:“中野,你沒事吧?趕緊給我上來!這功勞我們不要了!我只要你好好的!” 他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入懷中,準備掏出什麼東西。

他渾身的氣勢凌人,連姿態都擺好了,雄赳赳氣昂昂。

但是他的東西還沒有拿出來,突然有一隻手比他更快,直接將他手中的東西給他搶走了。

帝玄胤邪邪一笑道:「你所說的寶貝便是這個東西嗎?」

只見他手巾拿著一個葫蘆狀的東西,在手中悠悠的把玩著。

「你,你趕緊把它給我,還給我!」戚長老一雙虎目瞪圓,激動的不得了,千萬不能讓他們將這個寶貝給拿走了啊。

這麼寶貴的東西,若是從他的手中丟了,那可就糟糕了。

家族的長老們是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甚至連帶他的家人都會出問題。

這下,戚長老是真的慌了,東西落到帝玄胤的手中,他不能不慌,這簡直比要了他的命還難受。

看到戚長老剛才還一副得意洋洋,都快拽上天了的模樣,這麼快就變成了一隻落水狗一樣,急得都快哭了,夜冰依瞬間覺得痛快多了。

她看向帝玄胤挑眉一笑,不愧是她家的親親夫君,連她在想什麼他都知道。

剛才她就想著該如何把戚長老的東西給搶走,誰知道她都還沒有動手,帝玄胤便比她更快,直接把戚長老手中的東西搶回來了。

簡直是太得人心了。

「就這麼個破酒葫蘆?」夜冰依的走到帝玄胤的身邊,和他一起打量著手上的東西。

夜冰依臉上不以為意,心中卻是在和小綠它們溝通著。

她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東西,就連聽也是第一次聽到。

聽到戚長老說這是它們幾個的剋星,她不得不關注了。

她更擔心的事情是,戚長老該不會和這件東西已經簽約了吧?

要是契約了,戚長老便可以精神操控它們。

那麼小綠它們就可是危險了。

不過,她的懷疑,從看到戚長老剛才那一副焦急的模樣便打消了。

驚世帝妃:神醫七小姐 戚長老這麼著急,那肯定就是沒有和這破葫蘆契約了。

否則他直接就把破葫蘆給召喚過去了。

夜冰依在心底悄悄的說道,「這個東西,真的像他所說的,可以掌控你們的生死嗎?」

「放屁!」小綠不屑的說道,就這麼個垃圾玩意兒,還敢掌控小爺們的生死,他說只是針對那些不入流神器而已,對我們這種高級的,才沒有用。」

夜冰依聽到這裡,總算是放心了。

虧戚長老還說的有多麼神奇,沒想到,只是一個不入流的廢物罷了。

戚長老聽到他們兩個如此不看重他們家族寶貝,頓時氣得連嘴都歪了。

夜冰依晃著手中的葫蘆,看到戚長老氣憤不已的模樣,再次說道,「不就是一個破玩意兒嘛,有什麼了不起啊,你倒是說說看呀。」

戚長老差點氣得吐出一口老血。

他不能讓家族的寶貝這樣被她羞辱,他簡直恨不得上去掐死夜冰依。

但是他卻完全不能動彈一步,只得憤怒的說道,「你懂什麼!什麼都不知道還瞎說,胡說八道,這乾坤寶葫蘆看上去是簡單,但是只要念出它上面的咒語。便可以讓你們都消失!哼!」 說完之後,戚長老看到對面的夜冰依突然愣住,他後知後覺,一把捂住自己的嘴。

突然發現他自己好像闖禍了,但是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怎麼也收不回來。

夜冰依突然笑眯眯的檢查手中的葫蘆,在上面發現了一串密密麻麻的文字。

她輕輕地念出聲,眾人還沒有來得及聽到都是什麼東西,就見戚長老三個突然嗖的一下不見了。

夜冰依眨了眨美眸,也好奇的朝周圍看去,「欸?戚長老你們怎麼都消失了?你們在哪裡?難道你們在這裡么?」

她說著還一邊晃著手中的葫蘆,好不開心。

眾人看到這一幕,嘴角微抽,什麼叫得到便宜還賣乖,他們總算是見識到了。

戚長老他們本來就被夜冰依給收進了葫蘆當中。

葫蘆當中有夠控制人的東西,進去之後並不好受,再加上夜冰依搖搖晃晃,那感覺就好像地震一樣,戚長老他們就更加難受了。

戚長老大罵道,「你這個該死的女人,給我等著,總有一天老夫回來收拾你!!」

「還有,你現在最好讓我出去,否則,要是被我們七重天的人發現,到時候看看你面對的是什麼下場!」

夜冰依故意將葫蘆貼近耳朵,聽到戚長老氣急敗壞的叫罵聲音,她心聽了不怒反笑,覺得有趣極了。

高興起來手再晃一晃,戚長老等人一個個頓時頭暈眼花。

玉寒夕見到此一幕,不由有些著急了,急忙上前道。

「那個……是戚長老他們不對,做錯了事情,但是,但是你可不可以放了他們。

畢竟他們也是有頭有臉的長老人物,如今他們遭到了這麼大的羞辱,之後,他們的臉往哪擱。」

夜冰依翻了個白眼,道:「他這種人,還有臉么?恐怕他們的臉早就不知道丟到哪裡去了吧?」

她冷冷的看著玉寒夕,語氣不善,畢竟她可沒有忘記,雖然這個小子沒有傷害過她,但是綁走她的人當中,可還有他一份子。

她這個人從來不是什麼好人,更不是什麼聖母,別人對她的好,她會記得清楚,對她不好,她更是記得清楚。

玉寒夕被她說得臉色通紅,他當然知道是戚長老很過分。

但是戚長老他們畢竟是他們寒潭水境的,他又怎麼能見死不救呢?

他的聲音帶著一抹乞求,「我知道你很生氣,可是現在你已經懲罰過他們了,可不可以把他們給放出來?」

但是站在她面前的是誰?

夜冰依又豈能是他一兩句話就能夠說得動的?

夜冰依的眼眸越發冰冷,沒好氣的說道,「玉寒夕,你再敢說一句,信不信老娘也把你關進去?」

玉寒夕頓時閉口不言。

他對夜冰依很了解,當然知道她這個女人絕對能夠說得出就做得到。

他轉過頭,向軒轅子凌求救。

軒轅子凌卻彷彿沒看到似的,畢竟他可不想把自己也卷到這場戰鬥當中。

畢竟他了解夜冰依的性子,難道他便不了解嗎?

何況,他和她的關係,好像比他還要更慘,他要是得罪了這個女人,更是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大山頂上,陳志凡眼裏劃過一抹幽幽光澤的呢聲喃語:“真是一個天真的女人。如果那個年輕警察真聽你的,今晚就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

停頓片刻後,他眉頭一挑又輕聲自語道:“不過看這情況,事情差不多快要完結了。還剩兩次機會,就看你們誰能抓住了。”

明總每天想發糖 山坳邊上,挺身躍起的小林中野忽地嘴裏痛呼了一聲。卻是之前在軟梯上同灰狼打鬥時,被他狠咬了兩口的傷口又開始往外滲出了鮮血來。

緊咬着腮幫子,年輕警察將槍口對準了那道總算是直立站了起來的乾癟身影。

下一秒,他兩眼微微一凝,卻是看到大野雄健從乾癟身影的背後悄悄摸了過來。

爲了吸引乾癟身影的注意力,小林中野忽地高舉右手晃了晃手上的槍大聲問道:“我們糾纏了這麼久,還不知道你,或者你們叫什麼名字?”

眉心一個大拇指粗的圓洞裏,緩緩流淌出紅白交織半凝固物質的灰狼,渾身飄散出淡淡輕煙的陰聲說道:“名字只是一個代號而已,說與不說又有什麼意思。警察先生,不如我們各退一步,你和你的同伴離開,我們只要德川正直留下就行。”

變理智了?可惜,身爲一名警察,怎麼可能同犯罪分子或者逃犯妥協。前輩,就看你的了。

兩眼微微一亮的小林中野,注意到大野雄健已經接近了三步範圍以內,然後高高揚起手上的一把鐵扳手,對着似有所覺打算回頭的他狠狠就砸了下去。

四處亂吹的勁風下,一道沉悶的響聲過後,灰狼那乾癟的身形一個踉蹌就一頭栽倒在了地上。

“前輩,你怎麼又下來了?”幾步迎上前去的小林中野,嘴裏不無埋怨的說道,“你連槍都沒有,可是很危險的。”

“咱倆可是搭檔。”揮舞了一下手上沾有斑斑血跡的扳手,大野雄健一臉正色的回道,“有危險,當然是要一起面對了。對了,這傢伙這回總該死了吧,腦漿都跑出來了。”

說着,他探頭往趴在地上,腦袋癟了一大半的乾癟身影瞅了幾眼。

“誰知道到底死沒死。”按下心中激盪情緒的小林中野搖了搖頭苦笑着說道,“我剛纔一槍都打進他腦子裏了,結果還不是又站了起來。要是有刀的話,我都想現在就把他的腦袋給割下來了。”

“誰說不是吶!”大野雄健同樣一言難盡的搖頭嘆息着說道,“唉,真不知道這個傢伙是什麼樣的存在?就像是打不死的蟑螂一樣!”

小林中野扭頭看了身後一眼後,把手上的手槍遞了出去沉聲說道:“前輩,這槍給你,把德川正直那個傢伙給抓過來。把扳手給我,我試試能不能徹底解決這個怎麼都打不死的鬼東西。”

那徐鳳年呢?他又是怎麼變成鬼的?

Previous article

隨着更鑼聲的急響,小巷內的居民們紛紛提着木桶和銅盆從屋裏衝了出來,直奔起火的小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