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沒想到是此人!”

北辰星俊臉一沉,劍眉深深蹙起,似乎極爲避忌般,僅僅看了一眼便不敢再多看,“那六人中身形異常高大,滿頭青色白色長髮,額前有極深皺紋,猶如猛虎皮紋的中年大漢,名叫胡鐵。

此人年約七十,十年前便是名震南郡的大先天四氣境巔峯強者。

修煉《霸虎刀訣》,一身霸虎刀法極爲凌厲霸道,如今恐怕是已經突破到大先天五氣境。

由於打架是出了名的不要命,還有一身功法的緣故,人送外號瘋虎!

而他最出名的不僅是個人修爲,還有他一手組建的霸虎戰隊,雖然僅有六個成員,但除他之外的五人,有兩名大先天,三名小先天巔峯武者,各個都是心狠手辣的高手。

沒想到,這次竟然是他盯上了張兄。

也難怪,除了這頭無法無天的瘋虎,南郡也沒幾個人敢如此追殺宗門弟子了!” 「送給你!」

蛋蛋伸手接了過來,「謝謝!」

道過謝之後,從裡面找出兩朵最漂亮的。

一朵給了君皇,「奶奶,這個花好看,送給你!」

「謝謝蛋蛋!」君皇抱著蛋蛋便是一吻,此時關久久正好端著菜出來。

「兩個小寶貝兒,可以洗手吃飯了噢!」

蛋蛋便馬上跑到關久久的身邊,抬起頭望著關久久,笑道:「媽咪,送給你!」

而另外一朵很漂亮的送給了關久久。

「謝謝寶貝兒,媽媽親一個!」言罷,關久久便蹲了下來,直接的吻了蛋蛋的小臉頰,小傢伙馬上便害羞的低著頭,小臉紅通通的。

「天那,太萌了,君上邪,借我玩幾天吧!」真是太可愛了,這樣被親了一下,小臉便紅通通,一臉害羞的模樣,那小嬌羞的樣子,可真是讓人喜歡到了心底去了。

真是覺得好爽啊!

「你做夢!」君上邪冷不丁的來這麼一句,隨後便起了身,讓阿秋把他們的花給放到花瓶里,便帶著兩個小傢伙去洗手了。

「君上邪,你們倆一次得兩嗎?」關久久還真是覺得有些好奇,若真是如此的話,那麼還真是有點兒的幸運。

「幻兒是我和久久領養的。」夫諸看了一眼幻兒,幻兒很乖巧,可以看得出這個孩子,以前經歷了不少的事情。

幻兒自從被領養之後,從來都沒有哭鬧過,現在雖然跟著阿秋一起睡,但是阿秋每天都那麼精神,就可以確定,幻兒夜裡很安穩。

而且吃飯也乖,都不用人來喂,可能是以前在張倫家裡被打成了這個樣子,小小的孩子這麼早就當了家。

君上邪有時候看了也心疼,以前可能不會,但是有了蛋蛋之後,他怎麼可能會不心疼呢?

畢竟有時候,有些孩子是真的很討人喜歡。

所以在君上邪看來,幻兒的討人喜歡,其實還是帶著一些原因的。

要不是以前過得太不舒服,那麼現在幻兒也不可能這麼懂事。

「你什麼時候這麼好心了?」

「我的好心不是做給你看的。」言罷,已抱著兩個小孩子站著洗了手,拿著毛巾給他們擦乾淨手之後。

「很香了!」然後接著他們二人出了洗手間,夫諸也趕緊的洗了個手。

「這次見你,真的跟上次有了很大的變化。」若非他確實是君上邪,她還真的認不出來,這個男人還是她所認識的那個人呢。

「那是自然,這些都是要留給老婆看的,你怎麼可能那麼容易看到。」說著,他們已來到了餐廳里,君上邪把兩個孩子給抱了上去,夫諸隨便的坐了一個位子,君皇會在主位上,而夫諸很明事理的坐到了君皇的對面,而把兩個小孩子對面的位子,留給了關久久。

這樣才是合適的。

「真是豐盛啊,在翼望山可吃不到這麼多的好東西。」關久久的動手很快,沒一會兒滿滿一桌的菜便出爐了,雖然不是她一個人做得,但是小半個小時,廚房裡就忙好了,的確不容易啊。

「你們先吃,我把湯盛出來就行了。」關久久微微一笑,將手裡的菜放了下去,便又轉身進了廚房。

「你找了一個好老婆,好好的珍惜吧!」 夫諸最後說的那句話,關久久並沒有聽到,直至晚餐結束,看著外面已經漆黑一片的夜色,夫諸想來也差不多了。


便起身打算告辭,翼望山上還有那麼多的事情,她也沒有過多的時間留在這兒浪費。

「夫諸啊,晚上留下來過夜吧,跟姨母好好的聊聊天。」君皇接著她,還真有點兒不想讓她現在就走呢。

「姨母,我抽空再來看你,你知道翼望山的事情多,我走不開啊!」還有太多的事情,她得要趕緊的回去處理,若是可以留下來,她也想留下來跟他們好好聊聊,更何況有著蛋蛋這麼一個可愛的小傢伙呢?

「好吧,翼望山的事情重要,我有空的時候也去看你。」君皇心想,她走不開,那麼她最近也閑得很,自然是可以去看看她。

「臭小子,把你兒子借我玩幾天吧!」看著蛋蛋真是打心底的喜歡,真是想要帶回翼望山,好好的蹂躪一下。

「你做夢,先不說我不捨得,我媳婦也不會捨得的。」他是絕對不會同意讓蛋蛋跟著她去翼望山,雖然以蛋蛋的身體,不會有任何的傷害,但是翼望山那種地方,還是不去比較好。

「小傢伙,跟姑姑去翼望山玩吧!」見君上邪不同意,她便直接轉戰到了蛋蛋。


「爹地和媽咪去嗎?」蛋蛋回頭看著關久久和君上邪。

「寶貝兒,爹地和媽咪要上班,去不了哦!」君上邪搖搖頭,他可沒有時間,也不可能會帶著蛋蛋一起去。

而且關久久現在還不了翼望山的那些陰氣。

「那我也不去!」見他們倆都搖頭,蛋蛋自然是不會去,而且他還要陪著幻兒,他並不知道翼望山到底是什麼地方,但是見爹地好像不是很喜歡的樣子,他也覺得還是不要去比較好。

萬事都沒有留在爹地媽咪的身邊來得更重要。而且最近媽咪開始上班之後,陪他的時間就越來越少,所以晚上的時候,他可是巴不得的可以跟著關久久多待一會兒。

以解一天到晚的思念之情。

「好吧,小傢伙不去的話,那我也就不強求了。」人家都說不去了,那麼她還能強迫著帶他去不成?

雖然做生意的時候,無論這個人同不同意,她都有法子逼得他們同意,可是蛋蛋不一樣,她又不要蛋蛋的壽命,如果想這小傢伙的時候,她再來看看蛋蛋,那不就可以了?還能來這吃蹭飯,晚上這飯菜還真的挺好吃的,關久久手藝也不錯。

陰九行 夫諸,別忘了答應我的事!」君上邪想起換魂的事情。

「放心吧,既然同意了,就不會繼續幫ktlly害久久,你放心就行了,怎麼說她也是我弟妹對吧!不過你得要小心雨師妾,雨師妾可未必不會幫她啊!」

雨師妾為人太毒了一些。她若真的對關久久下手的話,只怕任何一個人都無法阻止得她,所以他們倆人還是得要多加的小心,絕對不會讓雨師妾有機會下手。 “瘋虎!”

黎蠻目中殺機一閃,雖然很想衝下去拔了這頭瘋虎的皮,拆了他的骨,但他知道,絕對不能衝動。

否則的話,於事無補不說,反而壞事。

如果他一個人在還好說,讓燭龍出手全部擊殺便可,但燭龍曾經說過,絕對不能暴露他的存在。

但凡有人知道兩者間的關係,勢必不留活口。

想及說這些話時燭龍獨眼中閃過的厲芒,黎蠻就不敢冒險觸碰燭龍的底線。

之前能現身擊殺鬼面宗師,也是看在黎蠻身處死局的份上,否則他絕不會出現。

再者,當時燭龍對着北辰星三人,沒有露出真身和特異的獨眼,即便是曾經見過一次的陸雪,當時也是情勢危急,驚鴻一瞥而已!

“等,就在這兒等,等張兄他們出現,或者等瘋虎一行打破那片碎石,我們再跟進去。

至少,現在可以確定,張兄他們是安全的!”

北辰星拍了拍黎蠻肩頭,示意他稍安勿躁。

“嗯!”

黎蠻強抑下心中不安,使自己冷靜下來等待機會。

這一等,並沒有多少時間,瘋虎六人組便開始動了。

一名疑似大先天五氣境巔峯的存在,震懾力着實太大,甚至不比三階巔峯黑甲巨鱷差。

哪怕瘋虎的實力不如黑甲巨鱷,可對付兇獸,他們可以聯手用計,但對付瘋虎卻不行。

瘋虎是戰鬥起來瘋狂,卻不是傻,而且還有兩名大先天、三名小先天手下。

如果頭腦一熱衝上去硬碰硬,絕對會出現死傷。

無論是張朝昌四人,還是北辰星三人,黎蠻都不想看到出現傷亡,所以,他必須忍!

轟隆隆!

瘋虎六人組在巨石堆上來回梭巡一番,沒有找到入口後,便開始全力出手攻擊。

先天武者已經足以打碎巨石,尤其是大先天高手,一劍將巨石切開並非難事。

冒險者常年都是過着刀口舔血的日子,他們可捨不得花費極大代價購買一批一次性使用的火雷彈或者天雷彈。

也就只有盧冠耀那等‘土財主’,才捨得使用。

吼吼!

驀然,驚雷般的虎嘯自山谷中涌現,接着狂風驟起,大半個山谷飛沙走石。

只見一陣青白色光濛濛的真氣,閃動着暴虐恐怖的瘋狂威壓,隱隱然竟猶如一頭抽象的巨虎,猛的衝入到巨石中。

轟轟!

爪撲、牙咬、掃尾,那些堅硬的巨石猶如豆腐般被掃碎,根本擋不住!

六人合力,足足用了大半天,才破開了一道入口!

“果然已經突破到了大先天五氣境巔峯,這股氣勢,雖然很強,但他本身武意絕對沒有突破到化境,至多剛剛突破圓滿。

如果張兄沒有受傷,我和他聯手,再加上小師弟,未必不能與他正面一戰!”

北辰星面色一凜,估量了下雙方實力,發覺還是有不小的差距。

雖然對方僅有六人,但自己一方高手太少,三人聯手對付一個瘋虎,其餘六人要對付兩個大先天、三個小先天,怎麼算都有不小的差距,極爲冒險。

但無論是出於宗門道義,還是雙方的交情,這一戰必不可免!

“他們進去了!”

黎蠻雙面微眯,死死盯着進入山洞的六人,便要衝下去。

“不要衝動,瘋虎雖然瘋狂不假,但卻是老牌冒險者中拔尖的存在。

任何風吹草動,都瞞不過他,跟的太緊,一旦暴露,不僅我們危險,反而會還了張兄他們。

現在最好的結果, 還不是讓我成了王 ,聯手與瘋虎對抗,如果讓他忌憚退走最好。

如果不成,再死拼!”

北辰星拉住黎蠻,沉聲叮囑道。

“好!”

黎蠻鋼牙緊咬,耐着性子等待,暗中卻思索起對策,“既然是進了閃動,勢必有視覺死角。

如果在裏面,讓燭龍出手,解決幾個對手,甚至將瘋虎殺死,威脅豈不是迎刃而解?”

他的腦子不笨,轉了個彎兒便想到一個折中的辦法!

等了一會兒,黎蠻終究沒有按耐住,自懸崖上一躍而下,衝向山洞。

“哎!”

北辰星嘆了口氣,三人聯袂衝了下去。

但他們都理解黎蠻的心情,畢竟張朝昌四人對他同樣重要,有着割捨不開的兄弟情義。

“龍哥,拜託你了!”

黎蠻第一個衝到洞口,在視覺死角中,讓燭龍迅速進入山洞內。


“原來這裏面別有洞天!”

北辰星三人來到洞口處。


瘋虎等人打開碎石時沒有受到攻擊,他們已經隱約猜到了。


否則,張朝昌四人怎麼也不會退到這裏面,沒有什麼山石能夠擋住大先天巔峯武者,退入一處沒有後路的山洞中,豈不是成了甕中之鱉?

“我剛剛在外面看了下,有幾道交手的痕跡,看樣子,他們運氣很好,在被追上時,交手了幾次,便發覺了這處洞穴,然後退了進來。

貌似是用天雷彈,將洞穴炸塌,擋住了瘋虎等人!”

冷清寒曾經用過火雷彈,對這類東西還算熟悉,很快便找到了蛛絲馬跡。

“走!”

黎蠻知道天雷彈出自林欣之手,也只有這財大氣粗的商行之女才能用的起這玩意。

但此時,可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

咔嚓!

就在黎蠻衝進略顯昏暗的洞窟之時,驀然提到了什麼,由於太過擔心,他根本沒防備,而且也沒看到前面有什麼,直接就絆了上去。

“等一下,有東西!”

黎蠻感到手臂和腳踝處一陣火辣辣疼痛,低頭一看,竟是出現了一絲血痕。

“這是……魔雲絲!”




唐龍雙目之中迸射寒芒,一字一字的道:「少武團戰!」

Previous article

「不然怎麼樣?」趙區區橫眉冷對,「早知道你看我不順眼,濫用職權這事你做的不虧心嗎?」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