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啪啪啪啪!”

衆堂主問聲紛紛放下了槍,然後又都緊盯着鄭天炮。

鄭天炮又把匕首向猛虎的脖頸更進一分。

猛虎皺眉,“踢開!”

猛虎說完,衆堂主又紛紛把槍踢開,然後又緊盯着鄭天炮。

鄭天炮滿意的笑了,“你們認爲我是神經病?”

衆人滿頭黑線,難道不是嗎?

鄭天炮又說,“那就算是吧,一個人如果不瘋,如何做出瘋狂的事!”

猛虎說,“我不會把兄弟的性命讓你隨意糟蹋!”

“好!”鄭天炮突然叫道,“好一個爲了兄弟!那剛剛你殺的不是你的兄弟?”

猛虎從沒有被這樣訓過,一下子激動了,“他根本沒死!”

“嗯?沒死?”

鄭天炮剛剛明明感覺到了那人生命氣息全沒了,難道自己感覺錯了?

“哼!反正要殺要刮悉聽尊便,我猛虎絕對不是貪生怕死之輩。”

鄭天炮笑了,“跟我吧,我雖然沒有倚仗,但是我可以成爲你的倚仗。”

“你?”猛虎質疑。


鄭天炮淡然的說,“龍影小隊!”

“哼,就龍影……小隊?!!”

猛虎頓時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叫出了聲…… 章節名:第八十三章這完全是nue待獸!

而此時,那頭金焱豹被重創的神識也幾乎一瞬間恢復,同一時間,金焱豹驀地睜開了雙眼,騰地而起,原本身體上被那些人或多或少弄上的傷痕也瞬間被修復,毛色似乎更加亮澤了幾分,顯得無比威風凜凜。

金焱豹看著眼前的三人,原本剛想本能的做出狩獵的姿態,卻忽然感覺到一股無比親切的氣息,順著感覺看去,它一怔,這人,什麼時候竟然成了他的主人?

想它堂堂原獸怎麼可能成為契約獸呢!

金焱豹一怒,朝著小二猛地一吼:「吼」

只是那原本該是兇猛無比的怒吼聲,到後來聽上去卻像極了撒嬌般的吼聲。

因為契約規則的制約,對於主人,即便是平等契約,也不能有著傷害的意圖,也生不起殺意,有的,只是莫名的親切感和認同感。

金焱豹深深的鬱結了!

如果可以,它真想給自己一爪子,你說它做什麼不好偏偏抽風去折騰幾個卑鄙的人類,折騰就折騰了,為什麼今天它還偏偏追到了這裡來遇到了這三個……呃,一個小幼崽兩個雌性?

它就說那時候為什麼會突然頭痛欲裂識海受創,原來它那時候就是被偷襲了?

這才一個不注意昏迷醒來,它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個主人?

金焱豹欲哭無淚啊,它森森的憂傷了!

它忽然想起自家先祖代代傳承下來的祖訓,果然,人類都是最卑鄙最無恥最奸詐的東西,遇到他們就要狠狠的玩死,一個都不能放過,而且絕對不能小看,否則,倒霉的最後一定是獸!

這不,它今天一個沒注意玩得忘形了點就栽了吧?

金焱豹聾拉著腦袋,無力的趴到在地,別理它,讓它好好憂傷一會兒。

裊裊姑娘微微挑眉,綿綿軟軟的聲音顯得漫不經心,「唔,還滿有性格。小二,拖去一邊的空地上好好培養培養感情,既然已經是你的契約獸了,自然要好好相處相處的。」

那「培養」和「相處」四個字,裊裊咬得十分的清晰而意味深長。

小二眸底閃過一絲濃濃的興味,點頭:「是!小姐放心,我一定我和的契約夥伴好好的培養培養感情。」

小二回答同樣的意味深長。

然後,清麗無雙的少女一把拖起金焱豹的一隻腿,以一種異常彪悍的姿態直接將還沉浸在自己的悲傷小情緒中的金焱豹拖到了一旁的空草坪上,揚起纖細修長的十指,緊握成拳,然後

金焱豹被拖得極不舒服,頓時就要發怒,可一看拖著它的竟然是自己的主人,於是只能朝著小二不爽的吼了一聲,通過主僕契約問道:

「你想幹嘛……吼!」

噼里啪啦砰咚轟

「吼吼吼」好痛啊!它要向規則投訴,主人這是在欺負獸!不對,欺負就是它還有還手餘地,現在是它單方面挨揍,這完全是虐待獸!

一陣沉悶的重擊聲伴隨著金焱豹慘絕人寰的慘叫聲頓時響徹了山谷。

小三聽的頭皮直發麻,偷偷轉頭不敢再去看那個正在實施暴力的少女,偷偷咽了咽口水,又瞧了瞧自己的小身板,在對比了下金焱豹那強壯健碩的體魄,聽著耳邊一聲比一聲凄慘一聲比一聲漸漸衰弱下去的慘叫聲,默默抖了抖,小三在心底下了個決定,以後不但小姐不能惹,就是小二大姐也是不能輕易招惹的!

小三在心中默默流淚,話說,她曾經那個溫柔賢淑的春蘭姐姐到底到哪裡去了哪裡去了哪裡去了啊啊啊……

而那原本慘烈的吼叫聲,到了最後已經只剩下一種近乎求饒的弱弱低吼聲。

而小二卻始終沒有停止用她的小粉拳往金焱豹身上盡情的招呼。

直到兩刻鐘后,讓人心跳加速的聲音(想歪自動面壁去)終於漸漸雨收雲散。

小二終於冷冰冰的吐出三個字:「服不服?」

「吼」似乎快要斷氣般微弱的低吼聲低低傳出,與此同時小二的識海里傳入一個同樣虛弱的聲音,「服……」

小二靜靜的看了一眼被她已經揍得面目全非的金焱豹,忽然朝著它伸出一隻秀氣修長的小手,嚇得金焱豹猛地一抖,趕緊猛地用爪子捂住臉一個勁的求饒:「我錯了主人,我真的錯了,主人別再打了!」

嗚嗚,它都被揍毀容了,主人竟然還想往它臉上招呼,真的毀容了還要不要獸活啊?它以後找不到母豹子給它生豹寶寶了怎麼辦?

「起來吧。」小二眼睛一抽,她忽然覺得有什麼不對勁,不過此時既然已經收復了這隻金焱豹她心中歡喜,倒沒有多想其他,依舊伸著手道:「把爪子給我,我拉你一把。」

忽然想到什麼又突然板起臉來,不放心的警告道:「不過,你可要記住了,從此以後你就是小二的獸了,也同樣的我的夥伴戰友,你與我並肩作戰,我自然也會護著你的,但是,你可別給我丟臉!」

原本趴在地上抱著頭裝死的金焱豹立馬抬頭,一雙眼睛里寫著滿滿的感動,它剛剛還以為從此以後就拜託不了被卑鄙的人類奴役的命運了,誰叫它技不如人呢?但是它聽到了什麼,它的主人竟然說它是她的夥伴戰友?它們原獸從來對於善意和惡意都感覺得十分清晰的,主人說得是真心它能感受得到,它的主人竟然真的沒有和其他卑鄙的人類一樣把它當作戰鬥的工具獸型的兵器甚至危急時刻的擋箭牌,而是真正的夥伴,這……這真是太讓獸感動了!

唰的一下揚起爪子小心的收回利爪生怕傷害了自家主人粉嫩的小手,直到被小二一把好不溫柔的扯著爪子拉起來金焱豹還在暈暈乎乎的感動不已。

小二翻了個白眼,她這隻契約獸,是不是有點太二了點?竟然這麼容易感動?那她要是現在想要把它騙去賣了它豈不是屁顛屁顛就跟著去了?

只是契約都已經下了,想反悔好像有點遲了,還是算了吧,忍忍就過去了,到時候要是實在太二,大不了她把它直接往契獸空間里一關不放出來就是了。

不再理會依舊沉浸在感動氛圍中的二貨豹,小二走回裊裊的身前,道:「還請小姐給金焱豹賜名。」

金焱豹此時也已經反應過來,小二說話的時候,它正好屁顛屁顛的跟了過來,聽到這句話,它頓時不樂意了,朝著小二低吼道:「吼吼吼吼……」

小三眨巴了下眼睛,對於這隻好騙的二貨豹忍不住逗弄道:「喲,你要說人話我們才聽得懂啊,你這獸語誰知道意思啊?」

裊裊雖然聽不懂,卻不妨礙她十分容易就猜到了金焱豹的意思,頓時對著金焱豹忽然勾起唇角,眉眼彎彎笑的甜美無比,道:「你是對我給你取名有點意見?」

小二和小三見此狀態立馬刷刷齊齊後退三步,她們絕對看見了小姐身後唰的伸展開一對純黑的惡魔的翅膀,奢華而魅惑,引誘人沉淪墮落。

二貨豹雖然憑著動物的本能察覺到一股異常的危險,卻顯然對於在它眼前的裊裊這個毫無壓迫感的人類小幼崽沒有放在眼裡。

於是,它十分贊同並且用一種算你還識相的目光看著裊裊,低低吼了聲,算是表達了自己肯定了裊裊的猜測的意思。

不過,金焱豹對於眼前這個軟軟的人類小幼崽甜甜的乖巧的笑容還是很有好感的,於是,它又朝著裊裊低吼了兩聲。

唯一能毋須猜測便直接憑藉契約聽懂的小二唇角狠狠的抽了抽。

這隻二貨豹竟然敢跟小姐說它原諒她不跟她計較?

作為二貨豹的主人,小二在心底默默嘆了口氣,為自己新收的契約獸默哀了三秒,然後果斷轉頭,不想去看它慘烈的結局。

裊裊的笑容愈加甜美了幾分,她忽然眼珠一轉,想到了被她忽視了N久的某物的存在,忽然意念一動,從契獸空間里瞬間召喚出已經陷入沉睡的某蜘蛛。

同時綿綿軟軟的聲音已經傳入噬骨蜘蛛的識海里,猶如晴空驚雷,炸得正在沉睡的噬骨蜘蛛猛地一個撲騰下意識遵從裊裊的招呼從契獸空間撲了出來,一出來便是眨巴了一下帶著金屬光澤的眼睛,幾隻爪子一下子便抓住了裊裊的衣角,眼帶驚喜渴望的訴說自己的思念之情:「主人啊!你可終於想起了小骨頭我了啊!小骨頭我在契獸空間里多悶啊!主人啊,小骨頭對你的思念那是猶如江洋海水滔滔不絕啊!主人你可千萬不要想不開再送我進契獸空間啊!主人你想想小骨頭我堂堂九階原獸怎麼能一直呆在契獸空間里啊!那是絕對不能啊!小骨頭一定要與主人並肩作戰同生共死生死相隨不離不棄海枯石爛……」

某蜘蛛顯然是被裊裊遺忘得此時已經連那個它一直以沉默抵抗的十分不霸氣的稱呼都自稱得十分心甘情願了,它心底已經決定,只要主人以後不再把它忘記在不見天日的契獸空間里它發誓它什麼都會聽從主人的吩咐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龍影小隊,風靡全世界的殺手組織,只要接手,就沒有失敗的!

猛虎自然知道,他能和溫迪合作,自然能夠了解到淺顯的世界勢力。

“那…那啥,我沒聽清,什…什麼小隊?”

他暗自吞了口唾沫,還是不太確定的問了一遍,畢竟若是有龍影小隊的支持,還怕他龍門?誰敢惹這個殺手組織?什麼時候你還在做春夢的時候就讓你淫笑的離開人世,想到這裏,不由得讓人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你沒聽錯,龍影小隊,我是副隊長。”

鄭天炮淡淡的說道,原來小隊的威名都這麼有用了。早知道就直接把小隊名號擺出來,省的如此麻煩。

“咕咚……”

猛虎使勁的吞了口唾沫,“這樣?你是要我坐鎮A市,做你們的代言人?”

“你很聰明。”鄭天炮嘴角上揚,今天他的情緒變動起伏很多次了,不過露出笑意還是第一次,“不過你只是侷限於A市?”

“咚咚咚咚!”

猛虎心跳陡然加速。

誘惑!天大的誘惑!

試問一個混跡黑道的,哪個不想做大?哪個不想擴張勢力?

鄭天炮拋出的這顆重磅**已經炸響,猛虎已然心動。

“好!成交!”猛虎伸出右手。

鄭天炮也耿直的握了上去,恰在這時,他感覺到猛虎的手陡然加大了力度,他皺緊了眉頭,猛地用力……

“咔嚓……啊!!”

隨着清脆的咔嚓聲,猛虎頓時慘叫起來,各堂主見此狀況,紛紛上前欲圖拉開鄭天炮。

“住手!”

猛虎突然叫道,那些堂主都是停下了身形,猛虎鬆開了右手,手掌只是輕微呈雞爪形,只是手掌的各個關節脫臼,掌骨並沒有損害。

猛虎暗暗吃驚,這種力度,這種技巧,絕非用蠻力就能完成的。

“我服了。”

猛虎這次是真心服輸了。

“我討厭別人挑戰我的耐性。”

鄭天炮這話說的極其平淡,沒有一絲情緒波動,但聽在猛虎耳中,卻是像深淵裏的惡魔在耳邊索命。

猛虎一咬牙,看向衆堂主,指着鄭天炮說,“從今天起,這就是我們的大哥!”

堂主們一聽,頓時慌了,突然讓他們易主實屬困難。


“老大!”

“閉嘴!我不是你們的老大!”

猛虎狠狠地瞪了衆人一眼。

不過那些堂主面紅脖子粗的吼道:“不行,我們不服!”

“啪!”

猛虎一拍桌子,“不服也得服!你們……”

“等等。”鄭天炮突然打斷猛虎,看向衆堂主,“你們要怎麼才服?”

其中一個堂主說道:“除非你打贏我們!”

其餘的堂主也附和道:“對,打贏我們才行!”

猛虎瞥了一眼鄭天炮,他也想知道鄭天炮到底有多強。

鄭天炮說道:“剛剛你們集體開槍都打不到我,你們說,我的實力如何?”

衆人又一次啞然,不過立即又有人反駁道:“你剛剛一直在大哥身後,那只是立體影像而已……”

“對,沒錯!”

鄭天炮抿了抿嘴脣,那的確是立體影像,是小黑才研發不久的逃生裝置,只是迷惑而已,不過要讓他們理解還是有些困難,畢竟鄭天炮自己也不明白。

“好吧,那你們一起上,用槍也可以。” 章節名:第八十四章逆天尋寶能力

不帶這麼忽略獸獸身心健康的啊!

要知道,獸也是需要戰鬥的,不能關在契獸空間里當裝飾品啊!不對,那是裝飾品都算不上,裝飾在身上還有人可以看見說不定因為它的實力就直接忌憚了,但是關在契獸空間誰知道有它這麼一個獸啊!


它感覺它都快被世界遺忘了!這是多麼讓一隻渴望戰鬥的獸抓狂的事兒啊!

顯然,某蜘蛛已經快被關瘋了!

「閉嘴!」裊裊忽然淡淡瞥了它一眼。

兩個字,成功讓原本抓住裊裊衣角死不放手打算來一個賴著主人也死不回去契獸空間的噬骨蜘蛛身子一抖,爪子一僵,直挺挺的跌落在地,發出沉悶的一聲重響,「砰咚!」

小二抬頭望天,小三握爪激動的看著自家小姐,小姐威武!




“那你的本體現在在哪裏?”白玉心問道。

Previous article

胤禛被他爽快的回答一噎,他沒想到少年如此無賴,一想到自己曾接二連三的被他戲耍,心中的鬱悶惱怒當即爆發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