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聽到小花的喊聲張大牛與妻子放下手中的活跑了過來,張大牛一把推開張玄的房門,只見張玄安靜的盤坐在床上,「唉,都出去吧,不要打擾玄兒。」張大牛三人退了出去。母親輕輕閉上房門說:「玄兒是不是太辛苦了,要不你去跟他說說吧,別累壞了身子。」

張大牛嘆息一聲:「再看看吧。」看到兒子如此努力,張大牛實在是不知道如何開口。

專心修鍊的張玄自然不知道父母的擔憂,張玄不斷運轉《龜蛇吐息功》,靈力不斷增加,突然精神力微微一顫退回精神空間了,半上午的修鍊使精神力消耗很大,張玄晃了晃精神透支有點頭暈的腦袋睜開了雙眼,世界變得更加清析了,真是太美妙了,張玄壓抑不住心中的激動,一股氣流橫在胸中不吐不快。

「啊~~」張玄小口微張,一聲嘹亮的嘯聲以張玄為中心向四周散去,如虎嘯般的聲音久久不能停息。

張玄的父母被突如其來的嘯聲嚇了一跳,繼而狂喜,老兩口手掐著手激動地說不出話來。

正在修鍊中的張大壯倐的一下睜開雙眼,身形一動閃電般的奔了出去。

正在教張小龍練習刀法的張鐵柱扔下木刀朝嘯聲方向跑去。

「爹爹,等等我。」在張小龍呼喊時早已不見了張鐵柱的身影,張小龍喃喃道:「會是誰呢?張二寶嗎?張家村小輩中第二個靈徒終於出現了,可不要讓我失望啊…。。」張小龍第一個想到的是張大壯的兒子張二寶,畢竟張二寶的爹是張家村最強者。

村裡人聽到嘯聲也都朝張大牛家趕來。嗖嗖兩道身影繞過張大牛夫婦竄入屋中。

「大壯叔,鐵柱叔。」張玄叫到。

「嘿嘿,小子,不錯啊,這麼快就突破靈徒了。」張大壯說道。

張玄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大牛,恭喜啊,孩子真爭氣。」村裡其他人陸續趕了過來。

「哈哈,同喜同喜」

「哈哈」村長張青山向張大牛道過喜后說道:「大家靜靜,今天張玄突破靈徒,我們張家村後繼有人啊,今天中午殺豬祭祖,大擺流水宴,為張玄慶祝。」

「好」「好」村民們答應著,開始忙活起來,有的趕去祖屋搭祭台,有的跟著村長殺豬去了,有的去告知其他人,村裡敲鑼打鼓好不熱鬧。

張玄來到父母跟前「爹,娘。」

「哎,好孩子,玄兒終於長大了。」心情剛剛平復下來的張大牛見到張玄又激動起來。

張玄撓撓頭「爹,為什麼我一突破靈徒大家就都知道了?」

張大牛說:「還記得剛才的嘯聲嗎?一般剛突破靈徒都會長嘯,小龍突破時也是這樣的。」

「你剛剛突破靈徒靈力控制不住,心中喜悅,長嘯中不自覺的加持了靈力,如果沒有靈力加持,普通人的嘯聲是不可能如此持久的。」張大壯接著張大牛的話說道:「等下次再突破時有了這次的經驗而且靈力穩定了,就不會這樣了。」< 二人一起吃了晚飯,這才往溫泉那邊去。

天已經黑了,可是溫泉那邊幾盞燈籠高高掛起,在水霧的氤氳下,看起來十分的美好溫馨。

再見這溫泉,七七的心情似乎也好了許多。

除了森林之後她都沒泡過溫泉呢,可想死她了。


可是剛要脫衣服,發現九叔叔就在一旁站著,七七突然有點不好意思的拽了拽衣角。

君北冥知道七七這是害羞呢,轉身走過去,輕輕俯身下來。

「七七,我們以後會是夫妻,這點不會變,來,我幫你。」

這意思就是沒什麼可害羞的,早晚的事情。

而且,他和七七也不知道能不能等到以後成親。

君北冥拉開七七的衣服帶子,七七臉色通紅一片,感覺今日就要入洞房似的,好吧,她其實也不知道洞房要幹什麼,但是就是沒來由的羞怯,幾乎不敢抬頭看九叔叔。

雖然以前也不是沒被九叔叔看到過,可是今日的感覺不同。

七七最近又瘦了一些,現在已經是夏日,天氣炎熱,只有外面一層衣衫,君北冥給七七脫掉之後,立馬就露出了裡面的肚兜。

七七最近又瘦了一些,兩邊的肩膀看起來弱弱的,彷彿一捏就碎,碎骨處更是明顯,看的君北冥一個恍神,心疼不已。

說好出了森林,一定要把七七給養的白白胖胖的,可是七七始終也沒有胖起來。

君北冥覺得自己根本不是一個好夫君。

現在甚至連七七的病都沒有一點辦法,只能坐等諸葛老頭的出現。

他痛恨自己的無能為力。

手也輕輕摸上七七那瘦弱的肩膀,觸手潤滑,七七的皮膚一直不錯,森林出來之後似乎更白了。

最後,七七隻穿了一件肚兜和一個褻褲下了水,水溫剛剛好,泛著一股子的硫磺味道,七七突然開心起來,彷彿回到了森林裡那個溫泉一樣。

七七水性不錯,下水之後,直接游開了。

君北冥見七七如同小魚兒一般穿梭,也忍俊不禁脫了衣服,追隨而去。

兩個人,在這偌大的溫泉池子里暢遊,彷彿是兩條歡快的小魚兒,忘記了一切煩惱。

終於,雲七七游累了,跑到岸邊休息,活動一下筋骨,她感覺暢快無比。

透著燈籠昏黃的燈光,君北冥望到七七渾身濕漉漉的,肚兜也緊緊的貼在了身上,卻看起來十分的誘人。

君北冥喉頭一動,感覺自己有了反應。

可是,他強忍了下來,想到七七現在還在病中,他就覺得自己有這反應簡直就是禽獸。

君北冥也遊了過去,可是剛到了七七跟前,七七那胸前的美景還是讓他忍不住悸動一下,終歸是上前,狠狠的吻上了七七的唇。

彷彿是赤果相依,雲七七也環抱住了九叔叔,熱烈的回應。

說真的,她害怕自己真的會一覺再也醒不過來,再也看不到九叔叔。

其實九叔叔不說,她心裡能感覺得到,她這七日睡怕是治不好了,諸葛老爺爺現在都還沒出現,一定是發生了什麼。

想到九叔叔在來溫泉之前的表情,她就覺得大事不妙。 日上中天,祭台早已搭好,祭品與飯菜也準備好了。

村長吆喝大家都站好,「跪」,村民們都跪在了地上,連張大壯與村長也不例外,「列祖列宗在上,現我張家村共有男女老少316人,其中靈者兩人靈徒三人,今第十六世孫張玄突破靈徒,張家村後繼有人,繁榮昌盛指日可待,特告知祖宗,希望祖宗保佑,保佑我張家村子子孫孫平安健康,後背興旺…」「叩首」

祭拜祖先之後大家開始吃宴,張大牛領著張玄拜見祖輩,張家村老一輩除了村長共餘七人,張玄一一拜見,除了村長,其他六人由於年事已高不經常走動,張玄也只有在過大年時拜見過幾次,這次要不是張玄突破靈徒,幾位老人也不會出來。

七叔公拿出一個野獸牙齒遞給張玄說:「這是二階靈獸風狼的牙齒,給你一個,希望你好好修鍊,不要懈怠。這顆牙齒上凝聚著本村的鮮血,也凝聚著本村的希望。當年為了捕殺這隻風狼可是犧牲過一名靈者,其他普通人更是數不清楚,那可是我們這一代僅有的一名靈者啊,這也是為什麼到現在僅剩下我們這幾個來傢伙的原因。」

張玄不解;「那為什麼要捕殺它啊,如果不捕殺它不就沒事了嗎?」

「唉,沒辦法啊,不殺它,大家都得死啊,當年你爹還跟你差不多大的時候,我記得那年冬天大雪一連下了十幾天,動物們都躲藏起來了,山裡的狼群餓極了,聚集起來在幾頭風狼王的帶領下來村裡找吃的。我們將女人和孩子藏在地窖里,成年男子和老人拚死抵抗,我們跟狼群激戰了一天一夜,最後是村裡唯一一位靈者張雲峰大哥帶領大傢伙拚死殺掉了風狼王,狼群才退去的,但是張大哥也在狼王臨死反擊下受了重傷,沒幾天就病逝了,這一戰我們一百五十多號人只剩下了三十五個,好在孩子們都保住了,我們領著孩子們艱難生存,幾年後你爹他們慢慢長大了,日子才慢慢好了起來。」七叔公說著幾個老人眼睛都濕潤了。

五叔公接著說:「不幸中的萬幸,狼群不僅攻擊了我們村子,附近的村子也都遭到了狼群的襲擊,有幾個村子被狼群覆滅了,倖存的村子損失也都很大,不然不用狼群,光周圍的村子,就把我們滅亡了。」

張玄問:「五叔公,周圍的村子怎麼了?他們為什麼要滅亡我們呢?」五叔公摸了摸張玄的頭:「孩子,你想想,我們與周圍的村子都在白狼山附近打獵,如果我們滅亡了,他們不就有更多的獵物了嗎?唉,人心險惡啊,玄兒,你記住了,如果將來你出去千萬不要相信任何人啊。」

「五叔公,我記住了。」張玄說。幾個老人露出欣慰之色。

村長說:「張玄啊,你修鍊出的是什麼靈力啊?」「我也不知道啊。」張玄撓了撓頭。村長說:「今天我就跟你說一下靈力的劃分,待會兒到村裡的寶庫中挑選一些適合你的心法和靈技。」

「村長,你不是不是靈者嗎?你怎麼知道靈力劃分呢?」心直口快的張玄直接問了出來。

村長乾咳一聲:「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啊,你們修行呢,主要分為土火水風四系,當然還有一些極少的屬性比如木系了,冰系了等等。恩,大壯你來測一下張玄的屬性。」

張大壯說:「玄兒,你盡你最大力量來打我,注意運用上靈力。」張玄二話不說運起靈力朝張大壯打去。

「彭」的一聲張大壯絲毫未動,張玄反倒退後了兩步:「大壯叔,你真厲害,我什麼屬性啊。」

張大壯說;「有一個壞消息,一個好消息,你先聽哪個?」

張玄說:「先聽壞的吧。」張大壯說:「你的靈力屬性是火屬性,我們村只有一部人級初階的火系功法《火鴉功》。」

「呼呼,嚇死我啦,我還以為我修鍊出了問題呢,那好消息呢?」「好消息就是村裡僅有的一部人級高階靈技是火系的,連我修鍊的靈技也僅僅是人級中階的,沒辦法,誰讓我不是火系的呢?」

張玄想了想問:「那我要修鍊《火鴉功》嗎?」張大壯說:「《龜蛇吐息功》是沒有屬性的,好處是任何屬性都可以修鍊,壞處是速度比較慢,《火鴉功》是火系的但是也僅僅是一部人級初階功法快也快不了多少,你覺得呢?」

張玄說:「那小龍哥呢?」張大壯說:「小龍跟我和他爸一樣都是土系的,我們村有一部人級中階的土屬性功法,他自然會修鍊更高級一點的。」

張玄說:「雖然都是人級初階功法,但《火鴉功》不是更快一點嗎?我修鍊《火鴉功》。」

「聰明,不要看快一點點,天長日久下來積累的就多了。」張大壯說道「走,我們去寶庫看看去。」

一行三人向祖屋走去,說是寶庫,不過是祖屋裡面的一間屋子罷了,一進屋子一個書架映入眼帘,上面零零散散放著十幾本書。

村長說:「張玄啊,這就是本村的寶庫,你不要小看這十幾本書,這可是我們張家村幾百年的積累啊,放到外面確實不算什麼,但是在這白狼山附近,我敢說我們張家村的心法靈技是最全的。你想看什麼自己拿,選好了,讓你大壯叔指點指點。」

張玄走過去一看《龜蛇吐息功》《厚土訣》《雲燕三閃》《象甲功》《纏絲手》《爆炎手》《火鴉功》…。看到火鴉功張玄頓了頓,《火鴉功》是必選的,這是這裡唯一一本火繫心法,張玄拿起《火鴉功》說道:「大壯叔,除了《火鴉功》,我還要選哪一本?是《爆炎手》嗎?」

張大壯點了點頭,張玄又拿起了《爆炎手》問:「這麼多功法放在這裡不會被偷走嗎?《爆炎手》是這裡最珍貴的一本書吧?」


張大壯傲然道:「這些都是手抄本,其他村子也都有自己的功法,犯不著因為這些功法跟我們結仇,畢竟我是白狼山附近唯一一位高階靈者。玄兒你記住了,所有功法同級的情況下心法最重要,身法靈技次之,再之後是防禦靈技最後是輔助靈技和攻擊靈技,所以這裡最珍貴的是人級中階身法靈技《雲燕三閃》和人級高階的《爆炎手》,但是《雲燕三閃》是風系靈技,我們誰都用不了,對你來說最珍貴的就是《火鴉功》和《爆炎手》,只有能用上的才是最珍貴的,用不上的即使是天級心法也不如人級心法重要。」

張玄說:「我知道了大壯叔,那我們村有這麼珍貴的功法就沒有然來搶嗎?。」

張大壯臉色一暗:「珍貴是對於我們來說的,在外面也就《雲燕三閃》與《爆炎手》能拿的出手去,但是在外面只要花錢就能買到,甚至能買到地級功法。」< 她覺得她可能是真的好不起來了,或許會跟奶娘一樣,死去,然後永遠的離開了九叔叔。

「九叔叔,我們成親吧。」

終於,君北冥鬆開了一些,雲七七得以喘息,一個抬頭,眼睛亮晶晶的,充滿了希望和懇求。

她不想到死了,都還沒嫁給九叔叔。

什麼到十五歲才能成親,她現在已經快十五歲了,她覺得可以成親了。

她想要在死之前嫁給心愛的九叔叔,然後跟九叔叔洞房,這樣死了也無憾。

雖然她也不知道真正的洞房意味著什麼。

但是她知道成親之後,她和九叔叔就會成為夫妻,是一體的,是最親的兩個人。

所以,七七突然冒出了這個想法,並且無比懇切的要求著。

君北冥卻是渾身一愣,望著這如此懇求的七七,內心五味陳雜。

是七七發覺了什麼嗎?

一定是的,不然七七不會突然冒出這麼一個想法。

君北冥持久沒有說話,似乎陷入了思索。

他也很想立馬娶了七七,讓她變成自己的妻子。

可是這樣的話,豈不是證明七七真的是沒救了?

他不希望七七會這麼認為。

雖然他現在也是焦灼萬分,甚至也覺得七七可能真的會離他而去,有那麼幾次,他也冒出要娶七七的想法。

可是,這樣真的可以嗎?

雲七七見九叔叔不回答,卻是輕輕拉住了九叔叔的手。

「九叔叔,我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早晚我們都是要成親的,可是萬一我若是真的治不好呢?」

「所以,九叔叔,七七不想有遺憾,就是死,七七也要以九叔叔妻子的名義死去,可以嗎?」

「難道是九叔叔不想娶七七嗎?九叔叔,好不好嘛?」

到最後,七七竟是開始撒嬌起來,一直晃動著君北冥的胳膊,這動作讓君北冥想起了第一次見到七七的模樣。


彷彿還是當年,七七還是那個孩子,就那麼晃動著他的胳膊,晃得他心底一片柔軟。

一瞬間,他心軟如雲,狠狠的抱住了七七。

「好。」

只一個字,便答應了七七。

是他想的太多,到頭來還不如七七明白。

他本來就是個不理世俗的人,七七更是如此,為何要注意別人的目光,又為何要想那麼多。

他也不想讓七七有任何的遺憾,更不想讓自己有任何的遺憾。

七七早晚都是他的妻子,又何必在乎早了這兩個月?

就如七七所說,萬一真的沒有辦法醫治,豈不是讓他們兩個都遺憾?

雖然這種萬一,他絕對不允許。

也罷,就為愛再瘋狂一次。

「明日,明日我們就成婚,就在這個別院,只是,七七,我們的成親儀式,九叔叔不想只有我們兩個,我要讓整個天下都知道。」

既然是成婚,自然不是小打小鬧,更不能偷偷摸摸的。

雖然不合規矩,他也要告訴天下人,雲七七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是他君北冥用命在呵護的女人。

「好啊,不過,只要一些必要的人來就好了,有些大臣什麼的七七不喜歡,就不要讓他們來了,七七要跟正常新娘子一樣,美美的嫁給九叔叔。」 聽張大壯這麼一說,張玄流露出對外界的嚮往:「真想到外面看看啊。」

張大壯不知想到了什麼神色一動:「玄兒真想去外面看看?」


「恩,只有去外面見識一下,才能夠在修鍊上走的更遠。」張玄說道。

張大壯說:「去了外面,可就很長時間不能回家了,而且外面不僅修鍊辛苦,而且人心險惡啊,說不定哪天就沒命了。」

張玄猶豫了一下,但還是堅定的道:「我要去看看,玄兒不怕苦不怕累。」

張大壯說:「好,玄兒只要刻苦修鍊,一定有機會出去的。走,跟我去外面,我來指點你一下。」



無數漆黑的烏鴉凝聚成為一隻巨大的體型,遮天蔽日的翅膀瘋狂的朝著陳宇扇動而來。

Previous article

在這第一層幾乎沒有空出來的座位。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