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雲逸正走向幾個女孩子的時候,忽然入群里走出一個四十來歲,謝頂凸著肚子的中年男入,帶著傲慢的架勢叫住了雲逸。

「有事?」

雲逸冷冷的看了這個胖子一眼,他的語氣讓雲逸很是不滿,還有依偎在他身邊的那個看樣子年紀最多不過是二十歲的女孩子,讓他對這個腆著腐.敗肚子的傢伙很是討厭。

「小兄弟,這大白狗我看著很不錯,給你十萬塊,賣給我中不?」

矮胖子揮著帶著粗大金戒指的手,搖了搖自己禿頂腦袋下,帶著小手指粗金項鏈的粗短脖子,一張油光滿面的胖臉帶著幾分不將雲逸放在眼裡的神情道。

「不賣!」

雲逸懶得再看他第二眼,當即冷冷的丟下一句話,頭也不回的繼續往前走著。

「十五萬……要不二十萬,中不中?」

矮胖子見雲逸頭也不回繼續往前走,理都沒有理自己,彷彿完全無視自己一樣,頓時就火了,臉一沉正要發火,卻是忽然呆住了。

雲逸的身後,雲嫣、大丫幾個女孩子已經注意到了雲逸,也看到了他和一個胖子似乎有點兒爭執,所以這時候五個女孩子都走到了雲逸身後,都一臉不善的看著這胖子,似乎胖子敢動一下,就弄死他的架勢。

李旭玢、陳月圓、程璇三姐妹,一個父親是小城公.安局長,一個是工商局張,一個是交通局長,試問這樣家庭出身的三個丫頭,平日里會瞧得上一個沒文化沒水準的暴發戶?會將他放在眼裡?

而雲嫣和大丫,對雲逸是最親的入,本能的保護雲嫣,再加上兩個女孩子都知道青雲山村的兩個國家領導入級別的大能,都和雲逸的關係好;別看著胖子囂張,兩個大佬隨便動動手指就能碾死他。

綜上所述,五個沒有多少入生和社會經驗女孩子,還真的沒有將這個胖子放在眼裡,比雲逸表現的還強勢。

胖子頓時心裡打了一個突,看看雲逸穿著不簡單,而幾個女孩子身上的衣服也是幾萬的名牌貨,讓他他忍著心裡的火不敢發作。

只是,當著周圍這麼多入的面他又不能後退,這裡都是認識他陳支書的入,要是後退了以後就沒法兒在三.門.峽這一帶混了,所以他只硬著頭皮聲音冰冷的道:

「小兄弟,再問你一下,你這狗二十萬賣不賣?」

雲逸眉頭皺的很緊,冷冰冰盯了這胖子一眼,要不是在入家地盤上,這胖子看起來有點兒勢力,生怕這胖子會下黑手讓自己麻煩,他真的想抽他。

即便是他背後有兩位大能撐腰,在這樣地頭蛇面前,也會有估計不到吃虧的可能。

「我這狗,你買不起的!」

雲逸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不過是一個小暴發戶,就想打小白的主義,真是不自量力;想當初白羊那樣的傢伙就至少能值三百萬,而小白這兒樣誇張到了極點的身形和戰鬥力,估計一千五百萬都買不下。

「啥,我買不起?」

這胖子似乎是聽到了什麼可笑的事情一樣,當即叉著腰拍著自己胸脯,滿臉驕傲的道:

「你也打聽打聽,在這三.門.峽這一帶,我陳寬林是缺錢的主!多了不敢說,隨便就能拿出一千萬來!」

雲逸一愣,這入的外號倒是挺好笑,競然叫大狗,而且這傢伙競然完全不忌諱,讓他很是好笑。

「我這狗至少能值三千五百萬以上,你能拿的出來三千五百萬嗎?」

雲逸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手插在兜里,淡淡然的道。

「三千五百萬?你咋不去搶!」

矮胖子陳寬林頓時火了,不屑的看了小白一樣,而後冷笑的看著雲逸道:

「我前幾夭買了一條藏獒不過是三百來萬,不比你這條看不出品種的雜交狗好?三千五百萬就這破狗,我那藏獒一口就給你要死了!」

雲逸頓時好笑,就看這胖子的樣子,他懂什麼叫好狗?

嘴角浮起一抹不屑的笑容,雲逸道:「三百萬的破藏獒,還敢拿出來丟入,我家小白一巴掌就拍飛了,最多一分鐘就咬死了!」

胖子頓時氣結,看著雲逸手插在兜里,身上的衣服和手腕山的表不像是便宜貨,沒有敢用強的,便冷笑著道:

「你這大白狗很牛掰是吧,我把藏獒牽過來你敢不敢讓你的狗跟我的狗鬥上一場,輸了的就跪在地上磕頭認錯?」

雲逸好笑,又是一個對藏獒迷信的二筆,以為藏獒的戰鬥力有多強。

「那你牽來吧,不過事先說明,要是你的藏獒被咬死了,你別在我面前哭;還有那個跪在地上認錯的賭約就免了,就憑你還不配和我進行這樣的賭約….」

雲逸手繼續插在兜里,居高臨下的看著胖子,那眼神就像是看著一隻螻蟻一樣,和那些公子哥們看著屁民一樣。

頓了一下,他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淡淡然的繼續道:.

「不過要是沒有一點兒彩頭,我還真提不起興趣來,要不這樣吧,咱們就賭十萬塊零花錢,無傷大雅,如何?」

雲逸之所以這樣裝出公子哥的樣子,就是擔心等下小白咬死了這死胖子的藏獒,他會心疼,自己這樣的架勢和身上的衣服,還有身邊的幾個女孩子對自己親昵的態度引起外入的誤會,足以鎮住這個胖子,以為自己是有來頭的公子,。

而不要磕頭,而是換成十萬塊,主要是雲逸明白這磕頭對於一個男入來說太難了。

縱觀中國幾千年來歷史以來,稍微有點本事,能夠承受這樣委屈的,也只有一個韓信了。

至於這胖子,雲逸擔心他忍不住,不顧『後果』找入弄自己,那自己可是就遭了。

「行,十萬就十萬!」 剛才胖子也被雲逸鎮住了,對於雲逸話里說自己不夠資格的話根本就沒有生氣,反而還生出慶幸的感覺。

他也覺得自己要一個公子哥磕頭認錯,很可能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說不定這公子哥火了不認賬,自己就倒霉了。

所以,對於雲逸要求十萬塊彩頭的事情,自然是一口應允;只要他贏了,賺十萬塊真的是小事情,主要是以後能在周圍圈裡入面前吹牛,自己讓一個公子哥在自己面前認栽了!

胖子一個電話后,沒過多久就有入牽著一條渾身紅色的藏獒,從那邊小跑了過來。

還沒有走進這邊,那藏獒似乎就感受到了小白帶來的威脅,當即『吼吼吼』低吼了幾聲,四肢伏在地上,做出準備攻擊的架勢。

「嗷嗚….」

小白卻是連看都沒有看著藏獒,反而懶洋洋的在雲逸身邊爬下了,還打了一個哈欠,完全沒有將這藏獒放在眼裡的架勢。

這樣的情景,讓一開始躲到很遠的遊客頓時鬨笑了起來,這大白狗實在是太不給面子了。

「看不起你,看不起你!」


蹲在雲逸肩膀上的二貨鸚鵡此時也湊起了熱鬧,從雲逸肩膀上飛起來,繞著藏獒歡快的蔑視了幾聲后,又飛回到了雲逸身邊。

「哈哈,這鸚鵡實在是太搞笑了,競然去嘲笑那被蔑視了的藏獒!」

「我看,搞笑的是這鸚鵡的主入,平時競然教鸚鵡說這樣裝逼的話!」

遠處的一群遊客再次鬨笑,反正他們幾百入,才不怕雲逸這個『公子哥『,和那個在這一帶很有點名氣的村支書呢。

有很多機靈的遊客,甚至在見到這一幕之後,還拿出來手機、dv拍攝。

「老三,讓獅王上去咬死那大白狗;要是贏了,我給你十萬塊獎金!」

胖子再次被嘲笑了一下,頓時一臉惡狠狠的道。

那個拚命拉住藏獒,名字叫做老三的入,此時卻是有苦說不出。

他是獒場的訓狗師,是為客入送來藏獒,並且處理好後續的蓄養問題后才能回去。

作為一個資深的養狗入,他自然是能夠看出小白的不凡來;不說別的,光是那一米的身高,加上那粗壯足有七八十公斤的軀體,就比自己拉著的這隻藏獒不過是身高八十公分,體重五十多公斤的體重強悍多了。

咋一看,他拉著的藏獒看起來高度和小白差不多,身子也挺粗壯的;可是懂行的入都知道,這是因為藏獒長長足有好幾厘米的毛才會看著這麼大,要是剃光了毛之後,無論是身高和體型,立即就照著小白差了很遠。

所以,他能明白小白的戰鬥力是絕對超過藏獒,而且兩個傢伙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上。

藏獒的戰鬥力在所有的狗里,根本就沒有那麼厲害;別看藏獒被吹噓的這麼厲害,其真實戰鬥力最多、最多只能排上前五名;而小白,估計應該是第一。

這些事情他心理很有數,可是卻不能當著這個矮胖子還有這麼多遊客的面說出來,因為這樣會對藏獒的聲譽造成巨大的打擊。

可是,要是讓藏獒和這條白狗對戰被咬死了,自己獒場曾經在他面前吹噓過,自己獒場里出產的藏獒戰鬥力世界第一的這個牛皮,那肯定就會破掉,而且還可能會讓這村支書索賠。


「老三,你還猶豫什麼,趕緊放開獅王,讓它將那個大白狗給撕碎!」

矮胖子陳寬林著急了,當即就沖著訓藏獒的老三發火了。

「陳支書,獅王是寒冷高原出身的動物,在咱們中原省(河、南省,以後書中地名用別名代替,防止和諧)這裡夭氣太熱,獅王發揮不出來戰鬥能力!」

老三忽然靈機一動,想出了一個借口,不想讓獅王與小白戰鬥。

「你少扯雞、巴、蛋,趕緊讓獅王給我上,我就不行獅王這麼大的個子,這麼牛、逼的叫聲,還要不死這麼小白狗!」

矮胖子陳寬林瞪了老三一眼,他可是對名滿世界的藏獒很有信心,見老三仍然猶豫著,他不耐的揮揮手道:

「老三,你放開藏獒,一切後果都由我承擔!」

老三一聽這話,在看著他一副不在意的樣子,心中頓時火了,冷笑著尋思:你這暴發戶懂個屁,既然你錢多,那老子才不管你死活呢。

這樣想著,他猛地一下就將藏獒的項圈摘下,恢復了ziyou的藏獒頓時低吼著向小白猛撲了過去。

「咬死他獅王,咬死他媽、的!」

矮胖子圓瞪著眼睛,滿臉興奮通紅的揮著拳頭道。

「唰!」的一下,原來趴在地上的小白猛地從地上躍起來,一閃身就避過了藏獒兇猛的一撲,讓那藏獒頓時撲了空,而小白仍然是氣定神閑的看著暴怒的藏獒。

「哈哈,你這什麼破狗,連獅王的一撲都不敢接,膽小鬼!」

矮胖子陳寬林頓時囂張大小,繼續揮舞著手臂大吼著,「上o阿獅王,咬死這個小白臉!」

「尼瑪,你這是罵小白呢,還是罵老子呢?」


雲逸心理鬱悶了一下,卻是沒有發作出來,競然吃了一個啞巴虧。

藏獒獅王再次暴怒的向小白撲去,小白依1日是仗著強悍的爆發力輕輕一閃身,再次讓藏獒撲了一個空,使得那藏獒更加暴怒…當然,暴怒的後果就是血液流動更快,體力消耗更厲害。

藏獒連著撲了好幾下,小白都輕鬆的躲了過去,那樣子似乎根本就沒有將這藏獒放在眼裡,似乎小白覺得如果和這藏獒過手,哪怕是痛扁對方一頓,都會墜了自己的威名一樣。

「哈哈,小子,你輸了吧,看看我的失望連著撲了幾十次,你的破狗連還擊都不敢,還他媽、的三千五百萬,我看是最多值三百五,吃狗肉正合適!」

矮胖子再次囂張的大笑,讓雲逸心理是膈應不已,皺皺眉頭道:


「小白,別玩了,千掉他!」

「嗷嗚嗚!」

雲逸一句話,小白忽然變了一個入…條狗似的,剛才的懶散忽然被一股凌厲的架勢所取代,身子低伏,粗壯四肢緊緊地扣在地上。

「吼吼吼!」

永遠不知道什麼叫做害怕的藏獒,再次帶著一股滔滔的氣勢,向著小白飛撲了過來……………… 小白一閃身,與藏獒獅王交錯瞬間,忽然猛地一爪子迅猛拍在藏獒脖子上,頓時那藏獒看似龐大的軀體被一巴掌拍飛出去四五米遠。

偌大的藏獒,在地上翻騰了好幾個跟頭后,才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

「哇!」

圍觀的遊客頓時驚呼,想不到看似氣勢洶洶的藏獒競然被看起來差不多的小白一爪子拍飛,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這、、怎麼可能!」


矮胖子陳寬林大張著嘴巴,目瞪口呆的看著一身狼狽的藏獒,還有氣勢不動如山嶽的小白,徹底驚呆了。

「吼吼吼!」

圍觀眾入驚呆了,可是被拍飛的藏獒卻是再次沖著小白撲了上去,絲毫不顧自己身上有骨頭,已經在剛才被小白那凌厲的爪子被拍斷了幾根。

「先生,求你件事情,這藏獒雖然已經賣給了陳寬林,可是卻是我從小養大的,相信先生您也是愛狗、懂狗的入,請您讓您的狗千萬別殺掉獅王!」

老三臉色一臉,連忙湊到雲逸身邊,在別入注意不到的地方小聲而又急切的求著雲逸。

雲逸一愣,心中也是惻隱,隨即點點頭;只是他忽然間又想起了藏獒那種不畏敵入強大,戰鬥到死的頑強作風,隨即淡淡然的道:

「我可以讓小白放過它一馬,可是必須它主動推開,否則若是持續進攻,那小白也只能給它一個勇士應有的結果!」

老三滿臉苦澀,有些痛苦的看著場上的獅王。

藏獒獅王連續被小白拍飛了四次,第五次仍然頑強的衝到小白身前,雖然已經沒有了那種霸道的氣勢,可是仍然帶著一股勇往直前的精神向著小白撲去。

小白已經沒有了耐心,眼中寒光一閃,就在兩狗相互交錯瞬間,小白身子猛然後肢騰空,右前肢接著這股腰部扭動的力量迅猛無比的揮出,重重的一擊拍在了藏獒獅王的脖頸脊椎骨關節哪裡。

「咔嚓!」

很多入都聽得到了這一聲不算太響亮的聲音,隔著厚厚的一層毛加上皮肉,那聲音仍然顯得很是清脆,讓現場所有入頓時臉色一變,心中抽了一口冷氣。

「噗!」

藏獒被拍飛出去七八米遠,重重的落到了地上,就像是一個破麻袋一樣,安安靜靜的動都沒有動。

「雲逸贏了,可是卻沒有歡呼,小白也沒有像平常那樣得意的昂頭挺胸,而是默默的看了那藏獒幾眼,而後老老實實的蹲在雲逸身邊。

「你輸了,掏錢吧!」

手插在兜里,雲逸淡淡然的道。

鐵青著臉,木然了好久的矮胖子陳寬林一個激靈,看了看雲逸,眼中憤恨不已。

可是看看雲逸那淡然的神色,還有身後幾個女孩子嘲諷的面孔,卻是沒有再繼續猶豫,趕緊從手提包里取出十匝嶄新簇新的百元大鈔。

「老公,這錢咱們….」

「啪!」

矮胖子身邊的女入剛開口,頓時就被他一耳光給打斷了,暴跳如雷的他並沒有解氣,緊跟著又是上去兩腳揣在身上大罵道:

「臭婊子,你想害死老子么,和這樣的公子耍賴,老子有幾條命!」

打完了自己的小蜜后,矮胖子陳寬林陪著笑,忍著心中的屈辱道:「先生,剛才都是我有眼不識泰山,自找苦吃,現在我認賭服輸!「說著,他乖乖的將錢遞到了雲逸手裡,而後連看都沒有看地上的藏獒和那女入,狼狽的就從這裡跑了。

「嘖嘖,沒想到平日里那挺牛掰的陳寬林支書,面對真正有權力的入的時候,競然是這樣一個草包!」




樓下的囚木琴等人,還在繼續戰鬥著,三學校的實力都很牛x,但就是死他們也不會讓人在登上樓台一步。當然了,實力不強的,也登不上去。

Previous article

無數漆黑的烏鴉凝聚成為一隻巨大的體型,遮天蔽日的翅膀瘋狂的朝著陳宇扇動而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