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徐鳳年呢?他又是怎麼變成鬼的?

徐鳳年看了我一眼,似乎看出了我心裏的疑惑,接着說道。

“我被困在監牢裏,面對折磨我的惜玉,心裏也沒有了活下去的念頭,我只想一死求解脫,但是那道士並沒有放任我自殺,他不知道對我做了什麼,我空有思維卻沒辦法操控自己的身體,如同行屍走肉一般活着,而且,他還在我身上下了咒!”

“咒?什麼咒?”郭勇佳驚呼道。

“我不知道。”徐鳳年搖頭:“我只清楚那是一種非常歹毒的咒,每天都會復發一次,那感覺,就好像是有千萬只螞蟻,在不斷的啃你的骨頭,很痛很癢,可你卻偏偏沒辦法。”徐鳳年眼裏露出懼色。

郭勇佳皺着眉頭,沒有再問。

“那種生不如死的日子我至今都還記得,我不斷在心裏發誓,只要我能活着出去,我一定要他不得好死!後來,我也不知道被他折磨了多久,終於有一天,我等到了救我的人。是諸葛大人,他算出了我的位置,親自帶人過來營救我,而那個道士,似乎提前得到了風聲,帶着惜玉逃了。”

聽到徐鳳年說被救了的時候,我緊張的心情終於放鬆了下來。

同時,我也知道爲什麼徐鳳年說到這個人的時候,充滿敬畏,那是因爲救過他的命…

“我以爲等到他們來,我就可以獲救了,可我沒想到,連諸葛大人也治不了我,只說我被人下了咒,無法解開,只能等死。而且這種咒十分歹毒,不但會把人活活折磨死,甚至死後會連魂也消散在這片天地,無*回重生。”徐鳳年握了握手裏的拳頭。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就這麼死去,我要復仇,我要殺了他,更是要找回惜玉,讓她恢復正常!諸葛大人和我父親的關係很好,劉備之所以能找到諸葛大人當軍師也是我父親幫的忙,雖然那時候我父親已經戰死沙場,但是諸葛大人念在我和他有舊,還是出手幫了我,只不過救活我是不可能了,只能保我靈魂不滅。”徐鳳年突然看向我。

原來,徐鳳年就是這樣變成鬼的…

我有一座末日城 “我雖然成了鬼,但是諸葛大人還是不肯讓我去找那道士,他說我根本對付不了他,可我都已經是一個死人了,還有什麼可顧慮的?諸葛大人無奈之下把我鎮壓,直至他死後,我才被放出來。原本他以爲,鎮壓我幾十年消磨我心裏的怨氣,就能想通事情,可他卻沒有料到,自己會積勞成疾,沒過幾年就死了。而我出來以後,也沒有如他所想,反而怨氣越來越重,幻化成厲鬼,四處追尋那個道士和惜玉。”

“可是從那以後,我再也沒見到那道士,倒是惜玉,碰到過幾次,我嘗試過勸她,可是沒用,她眼裏對我只有仇恨,甚至到了後面,成了我在逃避,她在追尋我。落寞之下,我心裏有的只有當初剩下的無窮愧疚,我不敢面對她,因爲我一見到她就會想起我對她做過的惡行,雖然她變了一個人,但我知道她還是當初的惜玉,不對,應該說,她還是她,只不過她少了一樣東西!她沒有了對我的感情!”

“我始終認爲,真正的惜玉她並沒有死,或許,她一定在某個地方等着我!”

徐鳳年目不轉睛的看着我:“直至我遇到你,我就知道我這麼多年苦苦的等待是對的,你一定就是惜玉,無論是你的樣貌還是你對我的感情,我都不會感覺錯!”

我呆呆的看着徐鳳年,雖然心裏對他和惜玉的故事的曲折很感動,但…說到頭,他還是把我當成了他曾經老婆的替身。

我不知道這對我來說,是幸運,還是不幸。

總之,我很難過,我覺得沒有一個女人會去接受這樣的一份感情。

因爲沒人願意活在別人的影子下…

“對不起…我不相信什麼轉生來世…我不是你的惜玉。”這次我沒有哭,或許我在心裏,也把自己當成了剛纔的那個女人,但我還是堅信自己始終是自己。

“我叫白素,雖然我和她長得一樣,但是我對你的感情是自己的,不是她的,你明白嗎?”

徐鳳年並沒有我的話露出任何傷心的表情,只是輕輕的抱住我,說道。

“我知道你是白素,我也知道你不是她,但我現在愛的也是白素,惜玉已經過去了…”

我渾身怔了怔,但隨即笑了起來,緊緊的抱着徐鳳年…

經過這一次,我才真正明白他,相互包容的兩個人,沒有任何隱情和目的感情。

這正是我想得到的!

“咳咳…我說你們能不能不要這麼煽情…”郭勇佳突然出聲。

我此時才反應過來,他也在車上,旋即輕輕放在了徐鳳年,很不好意思的看了郭勇佳一眼。

徐鳳年有些幽怨的看着郭勇佳,不過卻沒說話。

“那你當初想讓她死,是爲了啥?”郭勇佳質問徐鳳年道。

我楞了下,也看着徐鳳年,我想我知道他的想法,肯定是怕惜玉會來找我麻煩,他害怕我出了事,所以纔會…

“我一直在躲那個道士和惜玉,但是他們卻對我陰魂不散,追了我上千年,起初我以爲我找到了惜玉,肯定要把她帶在身邊不受傷害,可她是人我是鬼,肯定無法長久在一起,所以我纔會吸她身上的陽氣。”徐鳳年解釋道。

我點了點頭,他說的我都理解。

“他們追你到底要幹嘛?你要說你老婆追了你上千年是想跟你來個了斷我還相信,可那道士是人,他難道還活了一千多年不成?”郭勇佳撇了撇嘴:“再說了,你剛不是說了自打你被救出來以後,就沒見過他了,那你怎麼知道他在追尋你?”

郭勇佳似乎並不信任徐鳳年說的話,連看他的眼神都帶着質疑。

我也呆了一下,回想徐鳳年的話,聽起來很玄乎,似乎…確實有很多矛盾。

但我還是相信他的!

徐鳳年看了我一眼,轉頭對着郭勇佳說:“惜玉一直跟在那人身邊,而他們也確實一直在尋找我,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因爲惜玉的事,但是我本身就和他有恩怨,即使他沒找我,我也會找他!而且,他確實活下來了,我做了千年的鬼,他做了千年的人…” 墨九狸並沒有浪費太多的時間,去研究一個死人的事情,率先朝著面前的通道走了進去……

墨春和墨秋回過神來,也暫時壓下了心底的疑惑,隨後跟在了墨九狸的身後……

黑色的大門倒塌之後,他們面前就出現了一條漆黑的通道,一眼望不到盡頭,漆黑無比。不過,對於幾個人的實力而言,這些黑暗並不算什麼……

帝溟寒則收斂氣息,走在三人的最後面……

禁地深處

墨寶寶剛剛蘇醒過來,就發現自己被綁在一個鐵架上面,渾身被綁的跟個粽子似的,而鐵架的下面則是一片火海……

目測自己要是掉下去,估計不被摔個粉身碎骨,也會被燒的體無完膚。寶寶皺了皺好看的眉頭,有些不滿自己所在的地方……

「呵呵,沒想到小丫頭醒的挺快啊!」一道尖細的聲音在寶寶對面響起。

寶寶抬頭一看,發現自己所在是一個奇怪的地方,她被綁在的這個鐵架,是在一個巨大的深坑中,深坑的底部是燃燒的火海,深坑的周圍是空地……

此刻,空地的周圍站著滿滿的,大概有一百多個黑衣人,這些黑衣人從頭到腳都包裹在衣服裡面。除了拿著兵器的雙手以外,再也看不到一點皮膚了……

而在她的正對面則坐著一個帶著面具的黑衣男人,他的身邊分別還站在兩個男子,一個是站在面具男人左邊的,剛才說話賊難聽的藍衣男子,另一個是站在面具男人右邊的白衣男子……

三個男人都帶著面具,中間的黑衣男子帶著的,是一個鬼面的面具,藍衣男子帶著的好像是一個狼牙面具,寶寶看著覺得有點像豬……

只有那個白衣男子帶著的面具,是一種植物藤蔓的面具……

寶寶左看看右看看,都覺得似乎只有這三個人正常一點,雖然這人的面具有點丑,說話也難聽,但是起碼還會說話不是……

「小豬,是你們抓我來的嗎?你為什麼要抓我來這裡啊?」寶寶看著藍衣男子不滿的問道。

寶寶的話落下之後,半天一點聲音都沒有……

許久,中間的黑衣男子才哈哈哈大笑出聲……

「哈哈哈,有點意思!這個小丫頭膽量不錯!我喜歡!」黑衣男子面具后的眼神,直直的看向被綁在鐵架上面的墨寶寶說道。

「喜歡你妹!老牛吃嫩草!」寶寶撇了撇嘴在心裡說道。

「死丫頭,你叫誰小豬呢!」半天才回過神來的藍衣男子憤怒的問道。該死的,這個死丫頭,從哪裡看出來自己是豬了?

「你的面具不就是豬么?不叫你小豬叫什麼?」寶寶不雅的翻了個白眼,看白痴似的看著藍衣男子說道。

她知道這些人抓了自己,一定是為了對付娘親,或者是九樓的!她可不能給娘親拖後腿,一定要在娘親來之前,把這些人搞定了……

「該死的,臭丫頭,我這是狼,是狼知道嗎?」藍衣男子聞言一愣,隨即吼道。

「哦!」寶寶淡淡的哦了一聲,那表情,那語氣,跟她娘親墨九狸簡直像了百分百。

藍衣男子默……

這個死丫頭是什麼意思?哦?就沒了?難道她不應該說點什麼嗎?

倒是中間的黑衣人看著寶寶的眼神,越加的亮了,他現在覺得殺了這個孩子,似乎有些可惜了!這麼好玩的玩物,如果帶回去養在自己的身邊,應該是個不錯的主意……

正在這時,忽然聽到外面傳來一聲巨響……

男子的眼神一冷,對著左邊的藍衣男子說道:「帶兩個人出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藍衣男子立即應道。

接著帶著四個黑衣人,打開旁邊的石門走了出去……

「護法,是不是這禁地被人發現了?」一直沒有說話,站在黑衣人右邊的白衣男子,有些擔心的問道。

「不會,入口處有主上的陣盤!沒人能夠打開主上的陣法!」黑衣人自信的說道。

寶寶聞言心中冷笑,區區幾個陣法就想擋住娘親,真是做夢。 名門梟寵:江少的嬌妻 戰國謀妃 現在只要她想辦法把這些人放倒就行了……

不過,寶寶試了半天,發現自己的神識無法取出戒指裡面的東西了!這是什麼鬼地方啊,竟然阻隔了神識……

拿不到毒藥,她該怎麼放倒這些人啊!寶寶有些鬱悶的想著……

「怎麼了?小丫頭是不是想知道,為什麼你取不出戒指裡面的東西了?」黑衣人有些開心的問道。

「為什麼?」寶寶也不矯情,直接問了出來。

「呵呵,有意思!因為我擔心你戒指裡面。有什麼厲害的寶貝!所以,我就切斷了你和戒指間的聯繫!只要在這裡,任何空間靈器都不能使用哦!」黑衣人耐心的解釋道。他沒有沒收這個孩子的戒指,是因為他覺得一個四歲的孩子,戒指裡面根本不會有什麼寶貝。

天才地寶他見過的多了,一般的東西他都看不上眼的……

這一次,如果不是歐陽碩說,這孩子的娘親,跟凌天秘境有關係,他才懶得派人動手呢……

「哦……」寶寶聞言,又淡淡的哦了一聲,然後便不再說話了。

真以為他封閉了自己的戒指,她就不能下毒了么?真是白痴,也不問問她墨寶寶是誰……

看在他這麼認真回答自己問題的面子上,寶寶決定了,將自己剛研究出來的新毒藥,讓他們嘗試一下……

這可是她為了那些,當年給娘親下毒的女人,特別研究的呢!今天就便宜這些男人了吧……

寶寶心裡非常善良的想著……

黑衣人自然不知道寶寶心裡的想法了,不過他倒是對寶寶的娘親,越來越感興趣了!早知道,就不聽歐陽碩的話,直接將這孩子的娘親一起抓來好了……

看到寶寶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黑衣人饒有興味的沒有打擾她,他很期待這個小傢伙,等會兒還會有什麼特別的反應……

只是隨著時間一點點過去,寶寶始終低著頭沒有說話,讓黑衣人有些無聊了,剛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就發現自己的手下,有些不對勁了…… 徐鳳年的話讓我十分震驚,雖然我不知道他當鬼是不是和我們人一樣有壽命存活在世上,可他畢竟確實活了上千年,那道士呢?

他明明是一個人,怎麼會活上千年還不死?

這根本不可能!

“你能感覺到他?”郭勇佳追問道。

“我能感覺到,而且這裏的小鬼你也應該看到了,就是他帶過來飼養的在這的,而惜玉,也是他安排在這裏,只不過他人卻不在,但我可以肯定,他並沒有死!” 癡纏不休:冷情少爺的蝕寵 徐鳳年目露兇光,似乎對他的這個生死大敵非常在意。

“郭勇佳,你不也是道士麼?道士真的能活那麼長久?”我疑惑出聲問了郭勇佳一句。

“道士不是神仙,一樣是人,只要是人就在六道以內,脫離不出生老病死,轉世投胎的定律。”

郭勇佳臉色不太好看,而且聽他話裏的意思,明顯就是在否定徐鳳年。

只要是人,就沒有不會死的!

“要我說,那人或許早就死了,在這裏飼養小鬼的人,也不一定是你仇家,而你的老相好正好跟着這個人在一塊,所以你纔會這麼想。”郭勇佳補充了一句。

我覺得郭勇佳說的有道理,因爲我無法相信一個人會存活上千年,不管他用什麼方法我都不相信,唯一的解釋只有徐鳳年搞錯了,他的仇家早就消失在歷史的沉澱中。

徐鳳年搖了搖頭,十分堅決道:“這個人很不一般,我認爲他很有可能不是我那個時代的人,他或許是從更久遠的地方活下來的,否則諸葛大人也不會勸我不要動手…”

我和郭勇佳對視了一眼,都看出對方眼裏的不解和震驚,他朝我聳了聳肩,無奈道。

“這人不管是誰,總之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竟然把小鬼飼養在這裏幾十年禍害人,必定圖謀不小,不過從剛纔村長身上的線索來看,我能肯定這個人也是個道士,只有道士,纔會有剛纔燒你的鬼火符。”

徐鳳年突然擡頭盯着郭勇佳。

我渾身顫抖了下,難怪剛纔郭勇佳看見村長掏符的時候那麼激動,原來還真是道士在這裏飼養小鬼…

可道士不都是抓鬼的好人嗎?

“當然,雖然他們都是道士,但是不是同一個人還很難說,總之我們先回去吧。”郭勇佳說着就發動了汽車,往回開去。

開車的時候,我們都沒說話,因爲剛纔那個話題實在太沉重了,不管是徐鳳年說的那個千年大敵還有沒有活着,還是飼養小鬼的那個厲害傢伙,總之我們都對付不了,尤其是現在我和郭勇佳爲了救徐鳳年,一鍋端了這人飼養了幾十年的小鬼,他肯定不會放過我們的…

我突然想到一個離奇的念頭。

這傢伙,該不會在很多偏僻的農村裏,都在飼養小鬼吧?

我被自己突然冒出來的念頭嚇了一跳,真要這樣這人指不定養了幾千上萬只鬼。

到時候他真找上門,指揮着成千上萬只鬼來…

我一想到那個場景就感覺頭皮發麻。

“郭勇佳,道士不都是好的麼,怎麼還有壞的…”我忍不住嘟囔埋怨了一句。

打小我就看過很多電視電影,裏面的那些道士不都是正義之士,斬妖除魔麼…

怎麼同樣是道士,郭勇佳只是和我一面之緣,就一直在不留餘地的幫我,救我。徐鳳年的敵人,飼養鬼的怪人,這兩個道士怎麼就那麼壞呢?

郭勇佳正在抽菸,聽了我的話似乎被嗆到了,狠狠的咳嗽了兩聲,車子隨着他的抖動一下子就熄火了。

我嚇了一跳,還以爲郭勇佳出了什麼事…

“咳咳…白素,什麼都是雙面性的,有女人就有男人,有好人,這當然也有壞人,我不知道你是怎麼理解道士這個詞的,總之有好有壞。”郭勇佳解釋了一句,接着啓動車子開了出去。

我暗自點了點頭,本來還想再問那飼養鬼的傢伙會不會在很多地方養了很多小鬼,但我怕郭勇佳等會嚇到了,車子一偏,摔倒懸崖底下就不好了,還是回去了再問他吧。

不過我的好奇心並沒有就此打住,我拉了拉徐鳳年的手,輕聲問他。

“那惜玉是不是和你一樣,也是千年鬼魂?也是滅不了的嗎?”其實我問這句話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單純的好奇。

徐鳳年皺着眉頭,不知道是不願意告訴我,還是他也不知道。

我盯着他看了半天,他才幽幽說道:“這個我倒是真不知道…”

“嘿,那個叫惜玉的,不是什麼千年鬼魂,就是一普通的小鬼,只不過活的久,她和徐鳳年不一樣,徐鳳年被諸葛亮不知道用了什麼法子,弄了一個不滅的魂,這可不是一般小鬼擁有的待遇…”即使我說話很小聲,但是車裏空間就那麼大,郭勇佳聽了我問的話出聲解釋了句。

總裁的小辣椒 “那爲什麼惜玉能和徐鳳年一起活了這麼多年?”我追問道。

“這個說起來麻煩,一隻鬼能不能一直存活在世上也是要看運氣的,古時候道士多,抓鬼抓的兇,所以不會有很多類似徐鳳年這樣活了這麼久的鬼。”

郭勇佳剛說完,徐鳳年就點頭道:“沒錯,我逃避惜玉的這些年裏,確實還被很多厲害的道士追殺過,那時候根本不講究什麼,他們見到鬼就抓,我雖然被抓過幾次,但他們拿我沒辦法,只能鎮壓起來,我每次都是死到他們死了,才能跑出來…”

我一愣,覺得徐鳳年的話有些哭笑不得,他居然這些年都是這麼過來的…

“不過到了現在,道士越來越少了,我也不用到處流浪漂泊。”徐鳳年笑了下。

郭勇佳回頭撇了撇嘴道:“你老相好倒也厲害,這麼多年下來還平安無事。”

徐鳳年沒接話。

“看車看車,不要亂回頭。”我把郭勇佳的頭扭了回去。

就這樣,車子迴歸了平靜。

我把身子躺在座椅上,把頭靠在徐鳳年的懷裏,跟他說着一些私密的瞧瞧話。

郭勇佳似乎也聽得到,總是在一邊偷笑…

我沒理會他,倒在徐鳳年的懷裏,慢慢的昏睡了過去。

我做了一個夢,在夢裏,我看到一個非常矮小的背影。

我一眼就看出來,這是一個小孩子,可是他的頭卻異常的大,比正常人大了一整圈,和他瘦小的身子完全不成比例。

而且他身上穿的衣服很髒,很破爛,就好像是乞丐穿的衣服。

我心裏一動,這肯定是個被父母拋棄的畸形兒。

我有些心酸,以前,我和範範逛街經常看到街上有許多缺胳膊斷腿的孩子在乞討,只要我有見到,我都會給他們一百。

這或許不多,但我衷心希望他們能填飽肚子,不用過的那麼累。

我慢慢走到他面前,才發現原來他在哭…

他無邪的大眼睛裏滿是淚水,正和我四目相對。

“小弟弟,你怎麼了?”我幫他抹了一下臉上的淚水。

“姐姐,我迷路了,找不到家…”小孩子邊哭邊說道。

我有些心疼,摸了摸他的頭:“小弟弟別哭了,你家在哪裏,姐姐帶你回去。”說着,我拉起了他的手。

終於,童言率先出手了。

Previous article

「主人,你太好了,謝謝你!」幾個小傢伙感動得抱頭大哭。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