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樓下的囚木琴等人,還在繼續戰鬥著,三學校的實力都很牛x,但就是死他們也不會讓人在登上樓台一步。當然了,實力不強的,也登不上去。

而誅仙此時並沒有放棄,,反而更加賣力,田青青看著不晃的鐵鏈有點急了,再耽閣下去,下面的人不知道會如何的著急,當下也是拼了全身的靈力,封印這才有了些鬆動,黑色符文光芒漸暗,古陣也打開了缺口,田青青連忙出聲,道:「誅仙,快,衝破封印!」

「好!」誅仙全身散發著灼灼紅光,黑色符文劇烈顫抖,兩方夾擊之下,古陣有了崩潰的跡象。

「主人,你退開!」誅仙大聲說著,田青青急急後退,才退開沒幾步遠,一聲爆炸,黑漆漆的鎖鏈頃刻間化為粉碎。,整個樓也瞬間坍塌。

田青青護著誅仙來到了草地上。

封印終是解除,誅仙眉眼舒展,高興得眼淚直落,絕帥的臉龐上雙眸有些濕,多少年,斷裂的殘體終天可以重合,當年他任性的執念,為了愛情自行毀體,劍體分家那一刻它心如死灰,也從來沒想過找另一半,卻沒想到當初的任性,讓這另一半劍體受更多的痛苦,如今他因情而復原,那麼另一半受的傷,當然也要討回,這是他的責任,兩個靈魂終於合二而一,激動的誅仙變本體,在田青青的周圍翱翔,散發著劍神的龍嘯。


「謝謝主人再造之恩!」誅仙,一下子跪倒在田青青的面前,囚禁了這麼多年,他終於自由了,身為高傲的劍神,自由至高無上,如果不是一心想要找回本體,他也不會束縛這麼多年。他寧可玉碎也不為瓦全。

「跟我還說什麼客氣話,早就是一家人了,誅仙跟在我身邊許久,我的性格你不會不了解,起來吧。」田青青將他從地上扶起來。

「我們正式契約吧!」誅仙說著,現在的他已經是完完整整的通靈寶劍,普通的契約根本不能再成立。

「好!」田青青點頭,閉眼默念咒語,一點鮮血重新滴在誅仙的額前,兩個人的腳底都浮現起巨大的古老陣法。兩人周身縈繞的氣息架起了橋。融為一體,力量傳遞著,接著,誅仙化為紅光鑽入田青青的身體之中。銀色光柱從天降下田青青又進級了。一下子突破到了凌天界。

隨著突破的氣流。臉上的面具居然化成了塵埃。田青青沒想到自己不經意的呼吸,都照成這麼大的影響,不由得高興起來。

誅仙塔的倒下。讓本在戰鬥的學生們,不由得住了手,這突然的變故,讓他們有些不知所措,本來為了爭奪那個修鍊的名額,現今塔都沒了,還掙個屁啊。好死不如賴活著,打了好幾天,誰還拚命啊。

活著的人以不多,除了精英,當然還有聰明溜尖耍滑的。田青青收好了誅仙,立即就和囚木琴他們匯合,雖然心靈勾通知道他們都無大礙,但還是知道有人受了傷。截的另一端,原本二十五人的隊伍,經過這幾天,以損折了大半,除了囚木琴六人,還有五人。

田青青過去,看著受傷最重的是二哥祝融南和表弟軍焰,當即當前,對祝融南就醫治起來,看著田青青眼中有水氣出現,祝融南雖然很痛,但裝做無事的開口:「我沒事,這點小傷不算什麼,青兒,我知道你能治好我,呵呵,經過這一戰,我也悟到了很多,這對於我來說是件好事」

知道他在安慰自己,田青青終是忍不住淚落了下來。他們總是捨命保護她,總是因為自己受傷

「青姐,看你難過,我的傷更疼了」軍焰在一旁齜牙咧嘴的樣子,總是讓田青青破啼而笑。

剩下的另五人看到田青青治傷的手法,而經過治療后,傷勢力嚴重的站都站不起來的祝融南,居然一下子好了大半,讓他們也不由得對這新來的學妹刮目相看,對於田青青送過來的丹藥也是不拒絕,靠,傻瓜才拒絕,這可是天品的丹藥,一粒就抵萬金。本來有點不高興的幾人被迫成了田青青的擋箭牌,好處都讓她一個撈去了,可如今到是一點怨言都沒有了,這小學妹可是天品藥劑師,和她交朋友,性命可就多了一層保證,指不定哪天,就會求到她,就算在整個神龍學校,天品醫師也是鳳毛麟角,而且有那麼一兩個也是鼻孔朝天,高高在上,可輕易不和人交朋友的。

看著這漂亮的小師妹,幾個大老爺們就是想生氣也生氣不起來啊。

看著田青青恢復了本來的面目,大家也是恢復了自身的樣子。而五位學長也不在意,倒是和他們交起了朋友。而這五位朋友,田青青認為交得太值了,他們能撐過這幾天,說明他們每一個人的實力都是棒棒噠。

而明天鏡更是神龍學校僅次於東玄月的人。他不僅長得儀錶堂堂,更有一身正氣在身,讓大家一見,就覺得如見故人。

回時不象去時,大家以是有說有笑,而這明天鏡更是和軍焰勾肩搭背的,成了要好的知己,過後田青青才知道,軍焰之所以受那麼重的傷,原因是他為了救明天鏡,用身體擋住了那飛來的暗刀。

一個學校出來的,難免手望相助,男人之間的友誼本就比女人的迅速。回去的時間雖然不長,但他們以成了無話不說的朋友,而心細的王若千,以打探到了囚的主體最有可能在的位置。精靈森林。天茺大陸,最恐怖的所在,也是最多寶物的所在,也是集命於一身,不知有多少的修鍊者把性命留在了那塊土地上,成為了精靈森林裡新的精靈。聽明天交所說

「精靈森林,做為天茺大路的最重要的寶曠,有四大門派統一守護,每三年也是四大門派會各派出一小隊的精銳前往,全十去九不回,大多數都是進去的人全體滅亡。最近的五十年,最二十支分隊進去,居然一個生還的人都沒有出來,傳說裡面出了一個精靈神。。一個專吸男人元陽的精靈神,進去的男人,死之後,全部**丟失,成了太監」。

聽到這,鄧寶強打了個冷戰一副受不了的樣子說道:「那哪是精靈,那不是妖精,而且是變太的妖精」

別打差明兄你繼續說,凌霄霄捂住寶強的嘴

明天鏡看著感情好的親朋友,繼續開口:「而在十年前,四大門派在各派全部精銳進去后,卻還是一人沒有走出來,四大門派就再也沒派人進去,就守在那裡。」

「明兄,既然精靈森林以封了起來,為何東玄月學長居然去了精靈森林」田青青問道

「額你繼然知道玄月學長去了精靈森林」明天鏡有點驚訝的說道,這可是很少人知道的秘密

是連成月老現告訴我的。

聽了田青青的話,明天鏡點了點頭。

「東玄月是盡幾百年來,難得得修鍊奇材,大家以為我的實力不錯了吧,我這神龍學校的第二名,卻在東玄學生長的手上走不過三招」

「三招」凌霄霄驚呼,這東玄月的實力可要比他還要高上的籌呢。

明天鏡不好意思的嘿嘿:「說是三招,其實東玄學長要用全力,我怕是一招也走不過去」

大家聽了不由得對這東玄月起了好奇之心。

「以東玄學長的實力,當年本就可以畢業,誰知這東玄學長,就耗在這不走,每次畢業考試都拒考,而我呢,連東玄學長一招都不如,他還去考試,我也就沒考」明天鏡用手下意識的摸了下鼻子不好意思的說道

「得了吧,明學長,誰不知道你不走,是因為影學姐,影師姐沒畢業,你捨得這神龍學校才怪呢」一個知道明天鏡老底的學長揭短到。

「額,哪個影師姐」鄧寶強八卦道

「千山暮雪,知影向誰去?影學姐當然是梅知影學姐了」聽到梅知影三個字,田青青不由得怔了一下,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凌霄霄

看到凌霄霄的表情也閃過一陣愕然,心裡也不由得暗思,沒那麼巧吧,在這能碰到凌霄霄的大嫂,那個愛凌霄霄愛到恨意的狼女子。(未完待續。。)

… 「就你多嘴」顯然說話的學生和明學生感情不錯,應該是哥們了叫孫不二

「這梅學姐,不單人長得漂亮,而且善良,單純的就象個不食人間煙花的仙子,可是我們明天鏡學長的心上人,而且我們明學長是她的救命恩人,兩人形人不離,是人人羨慕的道侶」孫不二一邊說,一邊趕緊跑得離明天鏡學生遠遠的。


聽他這麼一說,田青青和凌霄霄都不由得吐了口氣,看來這梅知影,不是那個梅知影。

明天鏡看著離他遠遠的孫不二,也不由得笑了,這傢伙,和自己從小長到大的,自己還真拿他沒辦法,這次來誅仙塔本來沒有他什麼事,可他怕他有危險,硬是不顧自己的性命求老師跟來了,他能有什麼辦法。

想到梅知影,他不由得看了一眼田青青「田學妹,我有一件事,還想請教你」

「明學長,你說,我知道的定會知無不言」田青青道

「十年前,我救下知影時,她好象喪失了記憶,她不知道自己從哪裡來,也不知道還有什麼親人,這些年,我找了很多的藥師都沒能治好她,學妹,可知還有什麼方法能喚起她的記憶」

田青青聽了,直直的看著明天鏡「學長現在認為梅學姐過得不幸福嗎?還是梅師姐,特別想回憶起從前的事」

「梅兒,到不是特別想想起,我只是覺得萬一她有什麼親人,她的親人得多擔心她。她雖然現在過得幸福,但我總是覺得有些不足」明天鏡細慮的開口道

『學長又怎知她的過往是幸福的,若是不幸福的,她若是想起,不是讓她陷入到痛苦當中,這世間的事沒有太過完美的,或是太過完美的,就會招天嫉的,所以我認為學長把握現在的幸福不是很好嗎?」田青青緩緩開口

明天鏡聽了田青青的話,半響「學妹說的事。是我太不知足了。梅兒這樣挺好的,謝謝學妹了」

田青青搖了搖頭。

明天鏡又開口道:「東玄月學長的實力應該在神龍門也是數在前排的,所以當他象校長申請去精靈森林時才會通得過」

大家聽了點了點頭,看來他們的實力還是太弱了。還得加強了。

回到住處。幾個大老爺們卻拋開了田青青湊到了一起。囚木琴屏閉了和田青青的心靈:「青兒現在的實力越來越強,照這樣下去,我怕。她的功力又將失去,連續三次失去,她就會徹底成為廢人,以失去一次法力的她,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得了再一次失去法力」

「就沒有別的辦法嗎」軍焰急到


「目前還沒有,軒轅烈焰那邊也沒有消息,我們得想辦法,不讓她修鍊的太快,可是又有什麼方法能阻止她的修鍊呢?」

「轉移她的注意力,我這有一塊上好的神品原礦,現在她有了誅仙神兵,而大哥卻沒有趁手的兵器,我想。。嘿嘿青兒不會不幫忙的,煉這把神劍,我想怎麼也得花去她三個月的時間,三個月後,我們在想辦法」

於是大家打定了足意,去找田青青了。

因為一次的誅仙塔之行,今年神龍學校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

大家打定了足意,要延緩田青青修鍊的步伐,打定了足意去找田青青了。

田青青看到神品原石,本就高興,聽說要給囚老大打神劍,想到自己煉器一直沒有突破,當即也就高高興興的答應了,有一把護體靈劍,囚,更能安全些不是。

這把劍,田青青加了魂力,整整打造了一百天,才算完成,拿著自己的心血,在得到大家一致的誇獎后,祝融南卻遞上來了一塊神鐵,「青兒,有大哥的,不能沒有二哥的吧」就這一句話,田青青就拒絕不了。

雖然不知道這哥幾個在搞什麼鬼,卻知道,他們不論做什麼都是為了她好。 限時約愛:甜妻,不預售 :「是不是二哥的做完了,還有三哥的,三哥的做完了,還有四哥的,然後是五弟的,最後還是給寶強哥也煉上一支啊」

「青姐,你怎麼知道我們打算的」軍焰老實的開口道.。一開口就露出餡了。

凌霄霄打了他一個爆粒:「五弟,你什麼時候能長個心眼啊。青妹你別聽他的,我想我們倒是不稀罕什麼寶劍,只是那劍若是你練的,我們以後修鍊會更回賣力和開心」

「對對對,我也是這個意思」反應過來的軍焰也附合的說道

「好吧,把你的要煉的礦石都拿出來吧,不會那原礦的材料都要我出吧」

「當然,我們早準備好了」。。。

雖然田青青煉器的速度越來越快,可架不住要煉的多啊,全忙伙完,一年的光景也就沒了。

轉眼也就到了全校畢業考試的日子。田青青雖然沒怎麼煉,也沒怎麼上課,可還是順利的畢了業。只是那成績,可並不太十分出色,可也是讓很多人刮目相看了,則本來優秀的凌霄霄等人畢業考試也是不顯山露水,也算不得十分的優秀

在考試的那一天,田青青也是見到了梅知影,果然還是舊人,卻沒想到如今的梅隻影以不象從前的極端有人寵愛讓她和從前完全的不一樣。而明天鏡對她又十分呵護,在這神龍學校過得到是平平靜靜,神龍學校呆不過十年,而明天鏡和梅隻影也畢了業,對於梅知影能找到幸福,凌霄霄和田青青俱是由忠的祝福。

在考試的時候,田青青始終都沒有見到神龍學校的風雲人物東玄月。這讓田青青對這個神話不免得有些遺憾。

畢業的學生,可以加入神龍門。也可以留校當實習老師謀得一件差事。

而田青青等人俱是選擇加入了神龍門,因為他們要去精靈森林,想要進精靈森林,必需得先進神龍門。

這一年多,王若千等人私下接解過龍飛和百里渡等人,但他們和梅隻影一樣,都失了憶,對他們都是不認識,幾番努力后,大家不得不接受了現實。本是朋友現在卻成了陌生人。讓他們心裡還是有些難受。

此次畢業加入門派考試過了的有五十多人。五十多人中當然不是每個都會得到重用的。

而帶他們進神龍門的卻是兩個熟悉的,龍飛和百里渡

大家跟著兩位老師渡江走進了神龍島內部,這座島嶼以神龍門的名字來命名,稱為神龍島。

一邊走著。眾人將眼前的情況盡收眼底。 他的手很撩人 。這島嶼的龐大遠超他們的想象。一路走了許久都不曾遇到半個弟子,這就證明前邊那麼廣闊的範圍都不是神龍門的內部。


在眾人的滿心震撼下,終於在一座建筑前停了下來。看著這建築。田青青的那漆黑的瞳眸中浮現了一抹光彩。

全部由晶石堆砌而成,真是大手筆啊。

龍飛老師面無表情的轉過頭來,道:「就是這裡邊了,你們自行選擇加入哪個分區吧!」


此時,田青青等人正處於一處大殿之中。富麗堂皇的大殿中明亮異常,那巨大的明珠將裡邊照的極為亮堂。然而,這大殿的四周則分別有著五處櫃檯,而在每個櫃檯的旁邊都豎立著一塊牌匾。

見狀,田青青分別走到每個牌匾旁看了片刻,牌匾上所寫著的正是每個部分的特點。挨個看過之後,田青青才知道原來神龍門中還有著這麼多的類別。

神龍門一共由五個部分組成,分別是靈丹閣、百草園、煉器閣、制甲坊和凌天閣。

靈丹閣,毫無疑問便是煉製煉製丹藥的藥師所處。在那裡,可以學習煉丹之術,各種突破之用的丹藥對於修鍊者而言還是很有作用的,這麼龐大的神龍門,其丹藥消耗數量之龐大可想而知。

因而靈丹閣在神龍門中是極其重要的組成部分,煉丹技術高超的藥師地位更是尊崇。

神龍門丹藥的需求如此之大,這些藥材自然不可能從外邊採購。否則就算底蘊再深厚的神龍門也不可能經得住這樣的消耗。也正因此,就有了百草園的存在。

百草園中種植著很多藥材,其藥材的種類超出眾人的想象,基本上不是千年難得一遇的藥材,在這裡都能夠找得到,百草園的修鍊者平時負責的就是打理葯田。

煉器閣則是煉製各種武器,據說天音門煉器閣所煉製出的武器很是不錯。天音門內部弟子所需要的武器都是由煉器閣所煉製。

制甲坊,顧名思義便是製造皮甲。對製造皮甲感興趣的修鍊者都會前往制甲坊。可以說,這四個部分的地位都同等重要,相比而言,便是百草園學習不到什麼東西。

不過百草園的修鍊者比其他三處的修鍊者時間更為充足些,他們有著更多的時間去自行修鍊。不論是煉製丹藥,煉製武器,還是製造皮甲,這些都是義務製造的。

神龍門給你這樣好的修鍊資源,你自然也要付出些許。凌駕於四個部分之上的便是凌天閣。凌天閣的修鍊者不需要處理其他的瑣事,只需要一心一意的修鍊,來追求武道。

他們的修鍊資源甚至於比其他四個部分的修鍊者還要豐富。因而,五個部分之中,實力最為強橫的便是凌天閣。但云凌閣卻不是那麼好進入的,沒有一定的潛力和實力是不可進去的,剛來的修鍊者更是沒有半點可能。

除非他們能夠在神龍門十年舉行一次的比武大賽上獲得突出表現,才有可能進入凌天閣。饒是如此,大多數的修鍊子弟也不可能成功通過。凌天閣的修鍊者,其地位在神龍門中是最高的。畢竟神龍門,最注重的還是武力。

而凌天閣內部還分內閣,十大長老,內閣大人等

看完這一切后,田青青等人相互對視了一眼,一旁的百里渡則是笑著等待他們幾人的決定。對於他而言,不論他們選擇哪個方面,對他都沒有影響。

哪怕他們的天資很好,想要短時間內在神龍門內冒出頭來那也是不可能的,但相信只要給他們足夠的時間,往後獲得好成績還是不難。

「我選擇百草園。」田青青緩緩道,原本最適合她的時靈丹閣,畢竟她在這些個部分中,最擅長的便是煉丹。可她的煉丹術在逆天神冊的幫助下,已經不需要跟著別人學習,以何必在哪招人嫉呢。

百草園,或許大家對此都不感興趣,但對她的作用是最大的。她可以趁機多獲得一些藥材種子,從而充實春回大地的葯田,豈不是最佳?

對於田青青的回答,囚木琴等人毫不驚訝。早在看到百草園的時候,他就已經猜測到青兒會去那裡。

「我去制甲坊。」囚木琴淡淡道,他製造皮甲的技術此刻只能算上一般,之前並沒有足夠的時間去製造皮甲,現在有這機會,正巧好好學習一番。

一同畢業的李大海驚訝的看著田青青和囚木琴,他還以為他們會選擇進入同一個地方呢,沒想到竟然不這麼選擇。

「我去靈丹閣。」

出乎意料的,鄧寶強選擇了前往靈丹閣。看著他那堅定的模樣,眾人誰都不曾說話。鄧寶強既然做了這樣的決定,那自然是有著他的想法。

「我去煉器閣。」凌霄霄猶豫了片刻,說道。他倒也沒有什麼特別想去的地方,既然大家都分佈在不同的地方,那自己也就這麼辦吧。

「我也去煉器閣。」祝融南說道,不論是煉丹還是種植藥草,對於他而言都不大合適。身為大老爺們的他還是喜歡煉器,而他對煉器也有一定的基本。此時,王若千和李大海也作了自己的決定,「我去制甲坊。」皮甲的作用不小,一張好的皮甲便相當於一張護身符,他以往就對製造皮甲有著不小的興趣,自然不會放過。

明長鏡為了和梅知影在一起,居然也選擇了百草園。而同樣先擇百草園的是軍焰,幾個人總得有人看著青姐,反正做為妖皇的他是什麼也不想學。(未完待續。。)

… 明長鏡為了和梅知影在一起,居然也選擇了百草園。而同樣先擇百草園的是軍焰,幾個人總得有人看著青姐,反正做為妖皇的他是什麼也不想學。

見大家都已經做好了決定,百里渡也是笑著點點頭,道:「既然你們都決定好了,便跟著諸位師叔前往你們日後的修鍊地點吧。」

聲落,四位修鍊者也是從櫃檯里走出來,朝著眾人微微一笑后便帶著眾人離開。眾人朝著龍飛和百里渡深深行了一禮,旋即一同離開。

眾人出了大殿之後便分道揚鑣,在這偌大的神龍島中,這距離的極遠。

田青青跟在師叔的身後,一路朝著的百草園走去。

「說說你們幾位,怎的想要加入百草園?在這百草園工作,可並不能學到太多的技能,將來也不能得到什麼重視」程佑洺緩緩出聲問道,三十歲平凡的面容上浮現著淡淡笑容,看起來很是舒心。

聞言,田青青應道:「程師祖,不瞞你說,我對其他三種都沒有什麼天賦,去了估計也討不得好,倒不如賴百草園。種植藥材,我還會上些許。」

根據先前和程佑銘德交談中,田青青也是知道了神龍門中沒有什麼師兄師弟的稱呼。如若對方實力比自己強上一級,便稱之為師叔,強兩級便成為師叔,以此類推。

若是換作田青青以往的實力的話,應該喊程佑洺師叔。可因為實力還不曾完全恢復,只得喊他師祖,著實讓人無奈。當然,一旦她的實力超過程佑洺,程佑洺便是得喊她師叔。這也算是神龍門對實力的區分吧。

聽著田青青的話,程佑洺呵呵一笑,道:「你還真是誠實的緊,其實不少人都抱有這樣的想法。 禁寵 ,男子數目極少,我就屬於比較特殊的。」

「原來如此。那程師祖為何想要到這百草園來?」田青青不禁問道。先前她也猜想百草園中,女修鍊者的數目極多,畢竟種植草藥這樣瑣碎而又需要時刻注意的事情,也只有女修鍊者會有這樣的細心和耐心。

「我原先並不是百草園的。而是從靈丹閣借調過來的。不過時間一長。靈丹閣的人估計都把我給忘記了。沒有人召我回去,我也就只能一直在百草園呆著了。」程佑洺的面上浮現了一抹無奈之色。




段天狼冷淡的說道,他不答,林楓能如何。

Previous article

雲逸正走向幾個女孩子的時候,忽然入群里走出一個四十來歲,謝頂凸著肚子的中年男入,帶著傲慢的架勢叫住了雲逸。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